实修验证 月溪法師講無始無明

137294921 · 发布于 2018年06月16日 · 最后由 137294921 回复于 2018年06月16日 · 49 次阅读
96

破無始無明法門   破無始無明法門有三種,就是奢摩他、三摩缽提、禪那,奢摩他中國譯作寂靜,就是六根齊用破無始無明,三摩缽提中國譯作攝念,就是一根統領五根破無始無明,禪那中國譯作靜慮,就是修大乘的六度第五度靜慮,六根隨便用一根破《圓覺經》云:「善男子,若諸眾生修奢摩他,先取至靜,不起思念,靜極便覺,如是初靜,從於一身至一世界,覺亦如是,善男子,若覺遍滿一世界者,一世界中有一眾生起一念者,皆悉能知,百千世界,亦復如是,非彼所聞一切境界,終不可取。」   此示修奢摩他時,不起雜念,單用至靜一念,往下直看,功夫成熟,無明窠臼打破,便見佛性現前,自一身以至一世界,無非佛性,佛性遍滿一世界,此世界中有一眾生起一念者,皆同於佛性,故曰「皆悉能知」,百千世界,莫不皆然,此乃修奢摩他之情形也,至於外道邪師所言一切境界,皆不可取信。   《圓覺經》云:「善男子,若諸眾生修三摩缽提。先當憶想十方如來,十方世界一切菩薩,依種種門,漸次修行勤苦三昧,廣發大願,自熏成種,非彼所聞一切境界,總不可取。」   修三摩缽提時,先要明白諸佛菩薩皆用般若三昧,自修自證,用意根統率五根,單刀直入向內看,功夫成熟,無明窠臼叻的打破,便可看見佛性,此乃修三摩缽提明心見性之方法,至若外道邪師所說境界,不足取信。   《圓覺經》云:「善男子,若諸眾生修於禪那,先取數門,心中了知生住滅念,分劑頭數,如是周遍四威儀中,分別念數無不了知,漸次增進,乃至得知百千世界一滴之雨,猶如目睹所受用物,非彼所聞一切境界,終不可取,是名三觀初首方便,若諸眾生遍修三種,勤行精進,即名如來出現於世。」   修禪那時,六根並用,往內直看,功夫成熟,觸著機緣,無明窠臼打破,便可明心見性。有由耳根音聲而悟道者,有由眼根見色相而悟道者,一根還源,則六根皆解脫矣。如香嚴聞擊竹而明心,靈雲見桃花而悟道是也,其他諸根,莫不皆然,先住滅念,皆知落處,行住坐臥,不離真如,一頭了知,則頭頭無不了知,一念了知,則念念無不了知,乃至百千世界一滴之雨,亦皆灼然了知,此修禪那明心見性之法也,參禪用功即是此法,六根還源,佛性現前,便是如來出世。

破無始無明用功   破無始無明用功,用六根的隨便那一根,我們南瞻部洲(即是這個地球)的人,以眼耳意三根為敏利,如用眼根,眼睛就不向外看,而向內看,其餘五根也不攀緣外境,清清靜靜的看,向腦筋裏面來看,看來看去,看到山窮水盡的時間,達到黑黑暗暗、一無所有的無明境界,這時不可停止,再向前看,看得多,叻的一聲,無明就會破的,無明一破,豁然貫通,柳暗花明又一村,徹天徹地的看見佛性了。或者六根齊用,清清靜靜的將一切外緣放下,眼根反觀觀自性,耳根反聽聽自性,鼻根反聞聞自性,舌根反嘗嘗自性,身根反覺覺自性,意根反念念自性,這樣的用功得多,機緣成熟,叻的一聲,就會破無明見佛性的。又或者隨用一根統攝五根,好比用一主帥,統領兵將來進攻敵人一樣,譬如用意根來做主將,帶領其餘五根向無明窠臼來進攻,眼耳鼻舌身都歸到意根上去,放下萬緣,清清靜靜的起一個純靜的思想,來向心裏去研究,研來研去,研究得多,功夫純熟,叻的一聲,無明就會破的。又或者我們沒有時間靜坐用功,就無庸收攝六根,眼由他看,耳由他聽,意由他想,但是於其中要執持一個念頭,來照顧佛性,不論何時何地,片刻不忘,好似失去寶珠,必定要將他尋獲一樣,如此觀照,機緣一到,叻的一聲,也可以見佛性。   經裏邊說:「善男子,此三法門,皆是圓覺親近隨順,十方如來因此成佛,十方菩薩種種方便,一切同異,皆依如是三種事業,若得圓證,即成圓覺,善男子,假使有人修於聖道,教化成就百千萬億阿羅漢辟支佛果,不如有人聞此圓覺無礙法門,一剎那頃,隨順修習。」考查古今禪宗明心見性的人,歷史事蹟,通通照此三個法門修的。   《大寶積經》中,文殊菩薩說:「佛性從煩惱中求得」。參禪、參話頭、參偈頌、參公案,大乘用功名目雖然不同,意思是一樣的,參話頭最要緊的是下疑情,單刀直入,一定會悟。   如參念佛是誰,就先明白念佛的是從無始無明起來的,假如不起念,是無始無明,非是佛性,識取自己本來面目,本來不起念,如如不動,念佛與本來佛性不相干,二六時中,向身內識取本來佛性,不要向外求,識來識去,因緣時至,叻的一聲,無始無明一破,豁然貫通,就可以見本來佛性。無始無明,禪宗叫做無明窠臼,又叫黑漆桶底。   如參本來面目在那裏,宜先明白,起念是無始無明,不起念亦是無始無明,空無所有是無始無明,本來面目,如如不動,向無始無明那裏識取,識來識去,因緣時至,叻的一聲,無始無明一破,豁然貫通,就會見著本來面目。   如參萬法歸一,一歸何處,宜先明白所謂萬念從無始無明起,三界唯心,萬法唯識,心指見聞覺知,識指認識,萬法從本法自性生,如如不動,亦不起念,見聞覺知,將萬念歸一念,向無始無明識取本來面目,識來識去,時機一到,叻的一聲,豁然貫通,就可以看見萬法從自性生。   如參父母未生以前,那一個是自己本來面目,宜先明白父母未生以前,是中陰身,一念不覺入母胎,父母未生以前非佛性,明白中陰身受生死,因未見佛性故,如何方能見佛性?父母未生以前是中陰身,父母既生以後是見聞覺知的靈性,明白本來面目,識取後,永不入輪迴胎胞,此人因破無始無明窠臼遮障,我們就從無始無明識取,因緣時至,叻的一聲,無始無明一破,豁然貫通,本來面目自性即出現,明心見性後,話頭就用不著了。   禪宗是頓教,一悟便悟,不分階級漸次,一般人主張參禪要破本參、重關、末後關,名破三關,乃是後人偽造本參、重關、末後關,〈傳燈錄〉均未有,三關之說分兩種,出在古祖師公案,黃龍三關、高峰三關。黃龍三關,「人人盡有生緣,上座的生緣在何處?」正當交鋒,卻復伸手曰:「我手何似佛手?」又問諸方參請宗師所得,卻復垂腳曰:「我腳何似驢腳?」名黃龍三關。高峰三關語驗學者,大澈底人,本脫生死,因甚命根不斷?佛祖公案。只是一個道理,因有明有不明?大修行人當遵佛行,因甚不守毗尼?名曰高峰三關。三關之語,是祖師接引學人用的機鋒轉語。   參禪與參話頭,等機緣成熟,叻的一聲,無明窠臼已破,見佛性,明心見性後,有明眼善知識,則尋訪明眼的善知識來印證,如沒有明眼的話,就找〈指月錄〉、〈傳燈錄〉、〈五燈會元〉、《維摩經》、《華嚴經》、《楞伽經》等,細看作印證方可。   古來將佛性認識清楚,將斷妄念不是佛性且不能見佛性,將以前如神秀根本錯誤之見解推翻,其彰彰可考者,有三人焉,一是六祖,觀上文所載與神秀之辯,已闡發無遺。二是神會,〈證道歌〉云:「誰無念,誰無生,若實無生無不生,喚取機關木人問,求佛施功早晚成。」其不主張止滅之功,昭然若揭。三是中峰,其主張正與六祖神會一貫,歷言斷妄念不是佛性,所著〈中峰廣錄〉,斑斑可考,學者自行查閱,當可瞭然矣。   上述三位祖師,將斷妄念不是佛性,說得明明白白,見諸辯論與著作,能將相傳錯誤之觀點揭出,因三位祖師已見佛性,故言之諄諄,惟是相傳因何有此錯誤?六祖是不從文學悟證的,神會與中峰,則文學修養極深,亦未將其誤點,實從老子《道德經》脫胎而來之源流分晰,就管見所及,則其從老莊周易之道理,貫入佛說,似無疑問,以大乘方法論,則老莊周易是哲學,與佛法相離頗遠,惟對於中乘小乘之見解,則有貫通之處,學者當自參證,觀此則佛法與哲學不同,可無爭論,修行有淺深之別,三乘祇歸一乘,願一切眾生,勤於精進可也。   古今來各祖師之明心見性者,尚不止上列三位,其他可查〈傳燈錄〉、〈指月錄〉、〈五燈會元〉,便可了然無遺,非可虛構也。

共收到 1 条回复
96

永斷無明 方成佛道   《圓覺經》云:「永斷無明,方成佛道。」觀此可知欲成佛道,須斷無明,毫無疑問,但所言無明,是斷妄念無明?抑為無始無明?當成問題,無明有二,上文已引窺基法師之說證明,此言無明是何無明?《圓覺經》詳言:已成佛道,則六根、六塵、四大、十二處、十八界,乃至八萬四千陀羅尼門,一切清淨。可知不是斷六根六塵,不是斷妄念無明,而是斷無始無明,無始無明一破,則六根六塵所有一切,皆為佛性,此明心見性所以為最大成就也。   茲將古人破無始無明見佛性最簡單最方便之法,約略舉之。眾生本具佛性,經已明言,但此性為無明窠臼遮閉,須利用六根,如何可將無明窠臼打破?可用眼根向無明窠臼直觀,可以用眼根向無明窠臼直想,以破無始無明,如釋迦牟尼佛見明星而見佛性,是從眼根,六祖聽《金剛經》而見佛性,是從耳根,其他如子湖聞月下之蛙、圓悟聽日中之雞、溈嶠撥火、洞山渡溪、靈雲見桃花而更不疑、香嚴聞擊竹而忘所知、德嶠遇紙燭之滅、會通逢布毛一吹,皆是頓觸,一悟而見佛性,我們足參證以破無始無明者也。   假設我們見佛性後,即生法身淨土(亦名常寂光淨土),遍滿虛空,四維上下,十方世界,法身即淨土,淨土即法身,永久不壞,世界壞法身亦不壞,假如未見佛性亦可往生西方,西方是報身淨土,到了西方淨土,仍須再修,待無明一破,見了佛性,始生法身淨土,《大般涅槃經》,弟子問佛生於何處?釋迦牟尼佛答之曰:「我今安住常寂光。」是可證也。   問:「祖師語錄中見迦葉、阿難、馬鳴、龍樹、達磨、五祖、六祖、百丈、馬祖等千百人皆是證道的人,未曾說過「我是某人化身、某人應世」種種的神話,或說「我死了生於東方、西方」。又問:「假如有一人證道後,發願生西方,或東方否?」   答:自古及今悟道的人,當下見自性,自性遍滿十方淨土,自性遍滿虛空,淨土亦遍滿虛空,東南西北、四維上下、十方世界都在自性之內,都在淨土之內,這個淨土是指法身淨土,叫常寂光淨土。我今設一比喻,喻如中國,北平如西方世界淨土,南京如東方世界淨土,西方東方之淨土叫作報身淨土,報身淨土者是私有的,如同娑婆世界是業報之穢土,痛苦甚多,西方東方及他方淨報之淨土無痛苦,淨報之淨土亦非法身真淨土,在淨報之淨土修到見性之後,自性法身始生法身淨土,法身淨土喻如太陽,太陽一照,則十方世界皆見,故見性後,則生東生西盡成兩頭話,兩不相干了,娑婆世界、東方、西方、他方世界中,有見自性者,其所證的法身淨土,乃是一般無二的。淨土分為四種:常寂光淨土,如太陽之光,遍滿虛空,十方世界皆有,是真淨土,又叫法身淨土,凡聖同居淨土、方便有餘土、實報莊嚴土,這三種淨土是報身淨土,是淨報報身得來,如同我們這個娑婆世界,是業報得來的穢土一樣,我們這個穢土是假的,那三個報身淨土亦是假的,那三個淨土東方西方十方世界皆有,四種者一真三假,假如見自性後,則不受後有,所言「某人化身、某人應世」,乃是世俗謬說神話,一人說假,萬人傳真也。

最上乘佛法   佛法三乘,祇有一乘,中小乘是方便眾生之說,上文已詳言之,又有最上乘,《金剛經云:「如來為發大乘者說,為發最上乘者說。」最上乘者,亦名佛乘,其餘《維摩經》、《華嚴經》、《大梵天王問佛決疑經》、《大般若經》、《楞伽經》、《無量義經》等,經中均有最上乘之佛法,乃明心見性之後,直示真如佛性,發揮絕對妙理,就是第六度般若禪。   最上乘者,就是第六度般若禪,佛法在本來自性上說,本是無言、無說、無佛可成、無眾生可度、無生死可了、無涅槃可證,但有言說,都無實義,言語道斷,心行處滅。德山和尚云:「窮諸玄辯,若一毫置於太虛,竭世樞機,似一滴投於巨壑。」語言文字聰明智慧,一概都用不著,故釋迦佛說法四十九年,未曾說著一字,最上乘法,是唯證與證,乃能知之,是過來人的話,既證到後,宇宙山河,世間萬物,都在佛性光明之下。說一譬喻,未見性前,上明不暗,本來佛性譬如太陽,無始無明譬如烏雲、太陽本來光明,不能發現,因被烏雲遮障,我們用功打破無始無明窠臼,譬如大風吹散烏雲,烏雲一散,太陽光明遍滿宇宙,充塞十方,太陽譬如佛性,宇宙萬物在佛性中,故古人云:什麼是佛?石頭瓦塊、露柱燈籠、翠竹黃花、青山綠水,無一不是佛性,故釋迦牟尼佛於靈山會上,拈花示眾,迦葉微笑,佛云: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實相無相,微妙法門,不立文字,教外別傳,直指人心,見性成佛。最上乘法,如兩個同鄉人見面時,所說鄉土風光,唯他二人如甜如蜜,旁人聽之,如龔如啞,最上乘法,唯過來人與過來人所講乃知,末證悟的人聽見證悟的人東說西說,千萬不可毀謗,古人云:毀謗般若,罪過無邊,假如你未悟,怎麼說,通不是,假若你悟後,怎麼說都是,證悟後,心中七通八達,從自已胸襟中流露出來,說般若禪,教外別傳,直指人心,見性成佛,和盤托出,或瞬目揚眉、問東拉西、嗔喜打罵、說是說非、擎拳舉指,或行棒行喝、豎拂拈槌,或持叉張弓、踢球舞笏,或拽石搬土、打鼓吹毛,或一默一言、一噓一笑,乃至種種方便,皆是親切為人,然祇為太親故,人多罔措,瞥然見者不隔絲毫,其或沉吟,迢迢萬里,欲明道者,宜無忽焉,祖祖相傳,至今不絕,只怕不悟,不怕悟後無語。   最上乘之佛法,百丈祖師有透三句之方法,分為初句中旬後句,例如《金剛經》:「如來說三十二相,即是非相,是名三十二相。」此三句,如來說三十二相是初句,即是非相是中句,是名三十二相是後句,初句是肉身,中句因佛性是如如不動,無言無說,一法不立,佛性未有三十二相,故中句是佛性,由佛性發露出來,通是佛性,故後句代表佛性,能將三句透過,便是最上乘法,百丈能發揮此種妙理,於佛乘最為有功,能了解此義,則世尊之拈花,即非拈花,是名拈花,臨濟喝、德山棒、趙州茶、雲門餅,均同此理,可資參證者也。   問:「每聽人言,有很多和尚在家人,坐著十天八天不吃飯,名為入定,是何道理?」答:「我今將智隍禪師故事相告,智隍禪師廣居長坐,亦策禪師造庵問云:『汝在此作什麼?』隍曰:『入定。』策云:『汝云入定,為有心入耶?抑為無心入耶?若無心入者,一切無情草木瓦石應合得定,若有心入者,一切有情含識之流亦應得定。』隍曰:『我正入定時,不見有有無之心。』策云:『不見有有無之心,即是常定,何有出入?若有出入,即非大定。』隍無對,良久曰:『師嗣誰耶?』策云:『我師曹溪六祖。』隍云:『六祖以何為禪定?』策云:『我師所說,妙湛圓寂,體體如如,五陰本空,六塵非有,不出不入,不定不亂,禪性無住,離住禪寂,禪性無生,離生禪想,心如虛空,亦無虛空之量。』語見《壇經》,假如見性之後,自性是如如不動的,行住坐臥穿衣吃飯,一切應酬,都是定中,才是大乘定。」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