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禅修 修习止观坐禅法要讲述·诃欲第二

443028295 · 发布于 2020年01月16日 · 26 次阅读
96

智顗大师(智者大师)述 宝静法师讲

诃欲第二

所言诃欲者,谓五欲也。凡欲坐禅,修习止观,必须诃责。五欲者,是世间色、声、香、味、触。常能诳惑一切凡夫,令生爱著。若能深知过罪,即不亲近,是名诃欲。

所言诃五欲者,谓诃去色声香味触之五欲也。欲乃希须为义,因此五欲,为地狱之五条根,若欲坐禅修习止观者,必须诃斥之。谓眼所见之好色,耳所听之好声,鼻所嗅之好香,舌所尝之美味,身所贪之好触,皆令人贪著,常能诳惑一切凡夫,令生爱著;若能深知过咎,即不亲近,以其五欲皆能获罪,既不亲近,则无此过咎,无此过咎,则不欲诃而自诃矣。

一诃色欲者。所谓男女形貌端严,修目长眉,朱唇素齿,及世间宝物,青黄赤白,红紫缥绿,种种妙色,能令愚人见则生爱,作诸恶业。如频婆娑罗王以色欲故,身入敌国,在淫女阿梵波罗房中;优填王以色染故,截五百仙人手足,如此等种种过罪。

第一诃斥色欲。当知诃之一字,即是用功夫之要道,入门之正轨,须以种种方法诃斥之。所谓男女形貌端正严好,修目即长眉,朱者红也,素者白也,所谓丹唇皓齿,明眸善睐,种种可爱可悦之色相,愚人视之,遂生贪爱,此为贪爱男女之形色有情之正报。还有一种人,对于有情男女之爱,染心很淡泊,不生执著,而爱世间种种可尊可贵之宝物,谓金银琉璃珊瑚琥珀等七宝,及一切青黄赤白红紫缥绿五光十色,种种微妙殊胜之色相,若智者观之,了达原是虚妄,不生贪爱,而愚人遂生爱染,因迷惑故,从此作诸恶业,深造累劫之祸殃。如频婆王事,即是引证,是王以贪爱色欲故,不顾国家之重,甘愿身入敌邦,独处于淫女阿梵波罗房中。又如优填王,以爱乐色染故,遂截五百仙人手足,造大重罪。当知古今多少英雄汉,谁不于此茫茫欲海中,为恩爱奴,作色情魔,所谓汝爱我心,我怜汝色,恩爱酬缪,旷劫相缠,无有了期。悲夫!色欲之害人,实甚于猛兽横流,吾侪凡夫,应当猛省而诃斥之。

二诃声欲者。所谓箜篌筝笛,丝竹金石音乐之声,及男女歌咏赞诵等声,能令凡夫闻即染著,起诸恶业。如五百仙人雪山住,闻甄陀罗女歌声,即失禅定,心醉狂乱,如是等种种因缘,知声过罪。

二诃声欲,亦分有情无情之不同:所谓无情之箜篌筝笛,丝竹金石音乐之音声,如今发明风琴钢琴之声,及有情男女歌美音声,或娇媚妖词,或淫声艳语等,种种可乐之音声,皆令凡夫闻即染著,起诸恶业。如五百仙人,雪山修道,闻甄陀罗女歌声,即失禅定,心则如醉如狂,扰乱不休。又如提波延那仙人,闻舍脂夫人之软语,遂起欲念而失神通。自古迄今,因声欲而堕落者,不胜枚举,修行之人,即须诃弃之,决不可被声尘所迷。

三诃香欲者。所谓男女身香,世间饮食馨香,及一切薰香等,愚人不了香相,闻即爱著,开结使门。如一比丘在莲华池边,闻华香气,心生爱乐,池神即大诃责,何故偷我香气。以著香故,令诸结使卧者皆起,如是等种种因缘,知香过罪。

此第三种诃香欲。大凡世人,多为香气所迷,因鼻嗅香气,则神识昏迷,此从鼻根造罪。男女身香,或有自然之身香,是夙世因缘。如一比丘尼以往昔诵经,因诵经功德,故口中常生兰花香气;又如一老比丘,因诵法华经故,满身常发旃檀香气,此为宿昔善因所感。或世间饮食馨香,及一切草木薰香,乃至人间所造之妖艳粉水种种香气,愚人不了,如此种种之虚妄香相,闻即生贪爱染著,从此开结使门,沦溺深坑。如一比丘在莲华池边,闻华香气,心生爱乐,池神即自池中出,大诃责之:‘何偷我香。'比丘应曰:‘彼在家人,将莲华攀折蹈踏不堪,而汝未之言,吾仅闻其香,诃责乃尔。'池神曰:‘彼乃白衣人,满身罪恶,故无可言,尔乃比丘,明理之辈,正如白玉无瑕玼,岂可因贪著此香而沦溺。'遂力劝勉之,比丘始心伏,足见香尘不可爱著,令诸结使卧者皆起。言结使者即烦恼惑,如绳之缠结然,卧起者谓本来降伏为之卧,今又重发故曰起也。有如是等种种因缘,知香过罪须急去舍之。

四诃味欲者。所谓苦酸甘辛咸淡等,种种饮食肴膳美味,能令凡夫心生染著,起不善业。如一沙弥染著酪味,命终之后,生在酪中,受其虫身,如是等种种因绿,知味过罪。

此为五欲中第四诃味欲。以用功人,对于色声香味触之五欲,视为外贼,能劫自心之家宝,宜急远之,勿可贪著。言味者,有五味,即苦酸甘辛咸淡等种种饮食肴膳美味,此等众味,能令凡夫之人,心生爱著,起不善业。审观举世人群,谁非为贪口腹,而残杀生命,或网捕水陆空行,以自供口味,或偷劫他财,以偿其舌欲。大矣哉!味欲之为患也,伤天害理,断大慈悲,勿过于斯。如古有沙弥,染著酪味,命终即堕落酪中,而为酪虫。修行者。应当知其过罪,而诃除之。

五诃触欲者。男女身分柔软细滑,寒时体温,热时体凉,及诸好触,愚人无智,为之沉没,起障道业。如一角仙因触欲故,遂失神通,为淫女骑颈,如是等种种因缘,知触过罪。

第五诃触欲。此触欲最为厉害,为生死之根本。经云:‘一切众生,皆以色欲而正其性命。'因前四欲,各有界限,色属眼一部分,声属耳一部分,香属鼻一部分,味属舌一部分,谓四根对四尘,各有所受。惟此触欲,则周遍全体,所言触欲者,谓男女身分,柔软细滑,互相按摩,及寒时体温,热时体凉,及其他种种之殊好妙触,无智慧之愚人,为之沉没,能障碍行者之道业。如从前有一角仙,为触欲而失神通,发恶愿感天不雨,后被淫女诱惑触欲失通,骑其头颈,是知触欲之过罪,至大且危,可不慎哉!

如上诃欲之法,出摩诃衍论中说。

古有一道者,每于水边林下做工夫,虽久而未获益,一夜见一乌龟,自水中出,时当夜深人静,月明星稀,有一野干,往取食之。啮其头,即缩其头,啮其脚,即缩其脚,彼野干咬之疲劳,而于乌龟丝毫勿损,野干于是他往。道人从此开悟,了知野干者何?即外五尘之境也;乌龟者何?即喻我修行人也,首尾四肢者,即我人之内六根也。因为我等众生,从无量劫来,六根常攀揽六尘,不肯收摄一处,故累生累劫,冤受轮回,枉遭生死,故为野干所搏食,若能学得乌龟法,则生死不了而自了矣!道人乃云:‘近来学得乌龟法,得缩头处且缩头。'为修行者,当于此为龟镜。

复云:哀哉众生,常为五欲所恼,而犹求之不已。

哀哉,悲叹之辞。众生者,即六道一切众生,常常被五欲之尘境所迷惑,看不透,识不破,不但不能弃舍,而且求之无厌,故名求之不已。此数句,正显五欲魔力,实为至剧。

此五欲者,得之转剧,如火益薪,其焰转炽。五欲无乐,如狗啮枯骨;五欲增诤,如鸟竞肉;五欲烧人,如逆风执炬;五欲害人,如践毒蛇;五欲无实,如梦所得;五欲不久,假借须臾,如击石火。智者思之,亦如怨贼。世人愚惑,贪著五欲,至死不舍,后受无量苦恼。

此下明五欲害人之相:若得此五欲,则复转剧,犹如火之益薪,其焰更炽盛。五欲无乐,正如狗之啮枯骨然,枯骨无肉,啮之何益,但众生颠倒,不肯放弃。须知五欲增诤,如鸟竞肉。又复应知,五欲烧人,如逆风之焚猛炬;五欲害人,如履践毒蛇;五欲无实,如梦中所得之境,五欲不久,假借须臾。如可爱之色,看过之后,当即消灭;可爱之声,听过即无;乃至可爱之触,皆不常久,刹那即殒。又如石火电光,转瞬即灭。若以智慧之人思之,亦如怨贼仇人,但世人不了,妄生贪著,至死不舍,后受无量苦恼。当知色如热金丸,执之则烧;声如涂毒鼓,闻之必死;香如憋龙气,嗅之则病;味如沸蜜汤,尝之则烂;触如卧狮子,近之则啮。又云:‘香味颓高志,声色伤躯龄,远之易为士,近则难为情。'诚如是,其五欲之过患,为何耶?思之思之!

此五欲法,与畜生同有。一切众生,常为五欲所使,名欲奴仆。坐此弊欲,沈堕三途。我今修禅,复为障蔽,此为大贼,急当远之。

当知五欲之法,不特人道独有,余如鬼畜天仙亦复有之,以其有五根故。由此观之,三界六道,一切众生,常为五欲所使役,则名为欲爱奴仆,坐此弊欲,沈堕三途。因为常坐此粗弊欲中,为五欲所障蔽,遂堕于地狱饿鬼畜生之三途。言三途者:地狱之中,上火彻下,下火彻上,终岁为火所烧煮,名为火途;于畜生道中,大小互相吞啖,彼此饮血茹毛,是名血途;饿鬼道中,为大力鬼王,种种刀杖之打掷,是为刀途。我今既已修禅,复为五欲所障蔽,此为大贼,急当远之。

如禅经偈中说:

生死不断绝 贪欲嗜味故 养冤入丘冢 虚受诸辛苦

身臭如死尸 九孔流不净 如厕虫乐粪 愚人身无异

智者应观身 不贪染世乐 无累无所欲 是名真涅槃

如诸佛所说 一心一意行 数息在禅定 是名行头陀

凡夫众生,无量劫来,常处于六道轮回。生死不能断绝者,即因贪著五欲,嗜好五味。当知五欲虽是尘境,而别有种滋味,凡夫众生,若尝之后,即难弃舍。试观世人,何者不贪可爱之色,可听之声,以及可嗅可尝之香味。因贪恋五欲之味,故生死不断绝,正如养冤入丘冢,虚受诸辛苦,徒受劳碌奔波而已。然贪五欲之人,身臭如死尸,九孔常流不净之物,如眼有眼垢,耳有耳污,鼻有鼻涕,小大便利,常流不净。如厕所之虫,于粪中游戏快乐。人之贪著五欲,亦复如是。以其看不破识不透,故云愚人身无异。当知我人之自身,外面观之宛然一清净之体,其实臭秽不堪,正如一美花瓶中,藏诸粪秽,一旦瓶破壳穿,则诸秽物,溢流于外,厌之不极矣!智者应当观察,身心不可贪著。若于世间之乐,无累无所欲,如是则无挂碍;无挂碍,即无恐怖,无恐怖,即能远离颠倒梦想,是名真涅槃,即是清净实相,亦云不生不灭,即我人之自性清净心是。因我人之自心,终日妄想纷飞,生灭不停。所谓转寂静而为妄动,将不生灭而生灭,于是则与本有之清净涅槃,非背而背。是故应知:如十方三世诸佛之所说,欲想舍迷途而登觉岸,转烦恼而入正轨,远弃五欲,收摄六根,无他,只须一心一意而行,内收摄于六根,外不攀揽六尘,专心一意,阿那波那,数出数入,从一至十,由十至一,久之妄念自能归一,自心即能清净。如是即入于禅定,是则名为抖擞精神,行头陀行。

暂无回复。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