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眼藏 禅宗颂古联珠通集卷第十三

443028295 · 发布于 2020年01月16日 · 24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宋池州报恩光孝禅寺沙门法应 集元绍兴天衣万寿禅寺沙门普会续集

  祖师机缘

  六祖下第三世之四(南岳下第二世之四)

  【增收】洪州泐潭常兴禅师。(嗣马祖)因南泉来见。师面壁而坐。泉抚师背。师曰阿谁。曰普愿。师曰如何。曰也寻常。师曰。汝何多事。 颂曰。

  面壁堆危引客过。问谁那更问如何。道寻常已成多事。检点侬家事更多。(西岩惠)。

  【增收】汾州大达无业国师(嗣马祖)僧问。如何是佛。师曰。莫忘想。 颂曰。

  王令威严谁敢拟。纤毫才动铁轮随。时人只见锥头利。几人能见利头锥。(懒庵需)。

  无业示众曰。若有一毫头圣凡情念未尽。未免入驴胎马腹里去。白云端曰。直饶一毫头圣凡情念顿尽。亦未免入驴胎马腹里去。瞎汉但恁么会。 颂曰。

  无业何太切。白云何太孤。胡须将谓赤。更有赤须胡。(南岩胜)。

  一道如弦直。心亲手更亲。箭穿红日影。方是射雕人。(鼓山圭)。

  【增收】信州鹅湖大义禅师(嗣马祖)因唐宪宗诏入内论议。法师问。如何是禅师以手点空。法师无对。帝曰。法师讲无穷经论。祇这一点尚不奈何。师却举。顺宗问尸利禅师。大地众生如何得见性成佛。利曰。佛性如水中月。可见不可取。师谓帝曰佛性非见必见。水中月如何攫取。帝乃问。如何是佛性。师曰。不离陛下所问。帝默契。 颂曰。

  因地而倒因地起。离地求起无是理。不离所问语虽亲。认着依前还不是。(枯禅镜)。

  说理谈真面紫宸。鹅湖大义枉劳神。由来佛性难名邈。争似君王默契亲。(天目礼)。

  空中一点是个甚么。直饶讲无限经论。其奈不识者行货。虽然价重须弥。也被君王识破。(尼闲林英)。

  【增收】潭州三角山总印禅师(嗣马祖)示众曰。若论此事。贬上眉毛早已蹉过也。麻谷便问。贬上眉毛即不问。如何是此事。师曰。蹉过也。谷乃掀倒禅床。师便打 长庆代云。悄然。 颂曰。

  正令威严断不容。星移斗转觅无踪。将军勒起当头马。杀气纷纷衮黑风。(呆堂定)。

  【增收】三角示众曰。凡说法须用应时应节。时有僧问。四黄四赤时如何。师曰。三月杖头挑。曰为甚么满肚皮贮气。师曰。争奈一条绳何。曰如何得出气去。师曰。直待皮穿。 颂曰。

  平地安身未肯休。花阴柳径逐时流。放教满肚无闲气。始信渠侬得自由。(慈受深)。

  【增收】三角因僧问。如何是三宝。师曰。禾豆粟。曰意旨如何。师曰。大众欢喜奉行。 颂曰。

  三角对酬禾豆粟。龙宫海藏难收录。空门曾问疏山僧。便道如今粥饭足。(大洪遂)。

  池州鲁祖山宝云禅师(嗣马祖)师寻常见僧来便面壁。南泉闻曰。我寻常向师僧道。向佛未出世时会取。尚不得一个半个。他恁么驴年去玄觉云。为复唱和语不肯语 保福问长庆。祇如鲁祖节文在甚么处。被南泉恁么道。长庆云。退己让于人。万中无一个 罗山云。陈老师当时若见。背上与五火抄。何故。为伊解放不解收 玄沙云。我当时若见。也与五火抄 云居锡云。罗山若沙总恁么道。为复一般别有道理。若择得出。许上座佛法有去处 玄觉云。且道。玄沙五火抄。打伊着不着。 颂曰。

  人来面壁坐颙颙。不话多端说异同。亲切不教心外觅。免将明暗呼盲聋。秋霜博地生寒暑。鲁祖垂慈不用功。(汾阳昭)。

  老倒禅门传鲁祖。见僧面壁亲垂顾。个中若是丈夫儿。剔起眉毛便回去。(佛印元)。

  鲁祖三昧最省力。才见僧来便面壁。若是同心达道者。不在扬眉便相悉。(梁山冀)。

  祖师面壁播诸方。无限禅人谩度量。无事晚来江上立。数株寒柏倚斜阳。(琅玡觉)。

  坐断千山与万山。劝人除却是非难。池阳近日无消息。果中当年不目观。(翠岩真)。

  面壁咸言上上机。衲僧到此拟何之。直饶截断千江水。也落宗门第二槌。(海印信)。

  鲁祖孤风振四维。僧来面壁少人知。南泉提起驴年事。且道如今是甚时。(白云端)。

  鲁祖当年不用功。逢僧面壁显家风。若遇上乘同道者(请续此一句 黄龙新)。

  堪笑池阳老古锥。僧来面壁拟何为。大都端正人男女。清净不劳红粉施。(草堂清)。

  虽然不是作家。好恶他家自识。吃拳还似打人。面赤不如语直。(黄龙震)。

  鲁祖山前古路通。熙微一迳没西东。杜䳌声里春光老。零落桃花藉地红。(普融平)。

  无弦不弹有曲谁听。匏土革木宫商自正。寥寥千古少林人。也道九年传此令。(佛心才)。

  池阳何处得扪摸。后代商量涉异途。古人刚地成多事。试问如今会也无。(龙门远)。

  【续收】虎径龙泉绕行岩。凤栖霜倚鹤和杉。谁人会得宗师意。纽转乾坤好不参。(克符道者)。

  鲁祖见僧面壁。此理何妨径直。时人更莫斟量。祇者不劳心力。中间或闻一类。强言正是相为。非唯谤他古人。亦乃困于上智。会得祖师现前。不会也难逃避。(永明寿)。

  南泉黑豆未生时。喃喃终是泄天机。休向未生全晓悟。日出东方月落西。(药山昱)。

  池阳面壁许谁知。万古孤峰对落晖。才见攒眉便回去。早知不是丈夫儿。(懒庵需)。

  鲁祖逢人面壁。老大慵懒追随。后之参徒罔测。一向打瓦钻龟。(水庵一)。

  叶落江头一望长。几茎乔木倚斜阳。曾经巴峡猿啼处。铁作心肝也断肠。(简堂机)。

  背前面后扬家丑。揭地洪音师子吼。分付仙陀知不知。法身午夜藏北斗。(足庵鉴)。

  家财丧尽没丝毫。祇个一身犹恨多。却向池阳最深处。杀人空手不持刀。(石庵玿)。

  无目仙人揣骨头。暗中摸索认王侯。价高毕竟无人买。冷却构栏懡㦬休。(雪庵瑾)。

  日暖佳人刺绣迟。紫荆枝上啭黄鹂。欲知无限伤春意。尽在停针不语时。(南叟茙)。

  人来面壁成何事。争得心开见本源。空劫已前诸佛子。话头不举自然圆。(横川珙)。

  【增收】鲁祖因僧问。如何是不言言。师曰。汝口在甚么处。曰某甲无口。师曰。将甚么吃饭。僧无语 洞山云。他又不饥。吃甚么饭 雪窦云。好劈脊便棒。这汉开口了合不得。合口了开不得。 颂曰。

  得因失有是在非边。根源未断枝派相连。不言言口何在。转得身来难下载。一帆风过洞庭湖。对面须知已违背。(月堂昌)。

  【增收】唐州紫玉山道通禅师(嗣马祖)因于頔相公问。佛法至理乞师一言。师曰。若问须去情谓。公曰便请。师曰。但问将来。曰如何是佛。师召于頔。公应诺。师曰。更莫别求。 颂曰。

  如何是佛。更莫别求。相随来也。四大部洲。(月林观)。

  【增收】紫玉因于公一日问。如何是黑风吹其船舫漂堕罗刹鬼国。师曰。于頔客作汉。问恁么事作么。于失色。师指曰。这个便是黑风漂堕罗刹鬼国。于作礼而谢。 颂曰。

  就身打劫壮吾曹。唤得贤侯智眼高。忿色不知何处去。珠回玉转透云袍。(南岩胜)。

  【增收】五台山隐峰禅师(嗣马祖)一日辞祖。祖曰。甚处去。师曰。石头去。曰石头路滑。师曰。竿木随身逢场作戏。便去。才到石头。遂绕禅床一匝振锡一下。问。是何宗旨。头曰。苍天苍天。师无语。回举似马祖。祖曰。汝更去。见他道苍天苍天。便嘘两声。师又去。一依前问。头乃嘘两声。师又无语。归举似马祖。祖曰。向汝道石头路滑。 颂曰。

  石头路险人难到。到者方知滑似苔。两度三回虽蹋倒。满身泥水又归来。(虚堂愚)。

  唱彻黄金缕。重吹紫玉箫。倚楼人不见。风过树头摇 □□□。

  【增收】隐峰因南泉把净瓶与师曰。净瓶是境。你不得动着境与我将水来。师将净瓶倾水于泉面前休去 归宗曰。邓隐峰也是乱潟。 颂曰。

  南泉特地指瓶。隐峰便来潟水。两人自不识羞。掘地深埋自己。(照堂一)。

  南泉不指净瓶。隐峰何曾潟水。从教打瓦钻龟。佛法不在这里。(鼓山圭)。

  眼中无翳休挑刮。镜上无尘不用磨。信脚出门行大路。横担拄杖唱山歌。(径山杲)。

  【增收】磁州马头峰神藏禅师(嗣马祖)上堂谓众曰。知而无知。不是无知。而说无知 南泉曰。恁么依师道。始道得一半 黄檗曰。不是南泉驳他要圆前话。 颂曰。

  从头数到一二三。倒数却成三二一。直饶善会大衍算。掐指巡文数不出。(中庵空)。

  【增收】潭州华林善觉禅师(嗣马祖)裴相国访师问曰。师还有侍者否。师曰有。只是不可见客。曰何妨。师乃唤曰。大空小空。唯二虎自庵后出。裴见之惊悚。师语二虎。有客且去。二虎于是哮吼而去。曰师作何行业感得如斯。师提起数珠曰。会么。曰不会。师曰。老僧常念观世音。 颂曰。

  常念观音力伏猛兽。道眼通明万缘何有。良哉大士时时垂手。念兹在兹安乐长寿。(龙门远)。

  新罗渤海竺干此土。月白风清三界独步。对境无心驯庵有虎。忽然提起数珠时。谁识当阳第一机。奇奇敌胜还他师子儿。(南堂兴)。

  【增收】乌臼和尚(嗣马祖)因玄绍二上座参。师乃问二禅客发足甚处。玄曰江西。师便打。曰久知和尚有此机要。师曰。汝既不会。后面个师僧祇对看。绍拟近前。师便打曰。信知同坑无异土。参堂去。 颂曰。

  乌臼分明棒有眼。这僧直是眼无筋。假饶打着百千个。切莫将伊挂齿唇。(照堂一)。

  赤身挨白刃。死中还得活。一箭自迷踪。万车齐丧辙。(鼓山圭)。

  烈焰不容蚊蚋泊。大海那堪宿死尸。任是三头并六臂。望风无不竖降旗。(径山杲)。

  镆铘在握当堂坐。拟欲冲前便丧躯。纵使机锋如电拂。到头未免病栖芦。(懒庵需)。

  【增收】乌臼问僧。近离甚处。曰定州。师曰。定州法道何似这里。曰不别。师曰。若不别。更转彼中去。便打。僧曰。棒头有眼。不得草草打人。师曰。今日打着一个也。又打三下。僧便出去。师曰。屈棒元来有人吃在。曰争奈杓柄在和尚手里。师曰。汝若要山僧回与汝。僧近前夺棒打师三下。师曰。屈棒屈棒。曰有人吃在。师曰。草草打着个汉。僧礼拜。师曰。却与么去也。僧大笑而坐。师曰。消得恁么消得恁么。 颂曰。

  呼即易遣即难。互换机锋子细看。劫石固来犹可坏。沧溟深处立须干。乌臼老乌臼老。几何般。与他杓柄太无端。(雪窦显)。

  相见不虚图。分明付与渠。汝醉我扶起。我倒汝相扶。交互为宾主。相将入帝都。高歌大笑九衢里。天上人间我唯尔。(佛性泰)。

  【增收】石臼和尚初参马祖。祖问。甚处来。师曰。乌臼来。曰乌臼近日有何言句。师曰。几人于此茫然在。曰茫然且置。悄然一句作么生。师乃近前三步。曰我有七棒寄打乌臼。你还甘否。师曰。和尚先吃。某甲后甘。却回乌臼。 颂曰。

  石臼发脚太迟。马祖开口太早。十字街头要钱。须是打他栲栳。(月堂昌)。

  【增收】石臼因僧问。如何是地藏手中珠。师曰。你手中还有么。曰不会。师曰。莫谩大众。复颂曰。不识自家宝。随他认外尘。日中逃影质。镜里失头人。 颂曰。

  贪观天上月。失却手中桡。石臼山下路。归计转迢遥。觌面光辉日。拍手笑吾曹。且道笑他个甚么。为人不得力。(佛灯珣)。

  丧尽自家宝。何须问外尘。万缘俱照破。方见本来人。(涂毒策)。

  【增收】本溪和尚(嗣马祖)一日坐次。庞居士至。师才顾视。公以拄杖画一圆相。师近前踏却。士曰。与么不与么。师亦画一圆相。士亦近前踏却。师曰。与么不与么。士抛下拄杖而立。师曰。来时有杖。去时无杖。曰幸目圆成。徒劳侧目。师抚掌曰。奇哉奇哉。一无所得。士拈杖便行。师曰。看路看路。 颂曰。

  砖子来瓦子掷。拳头来脚尖趯。子细点检一场狼藉。先贤为榜样。今人为法则。莫学相似禅。青天轰霹雳。个中若是惺惺汉。馊饭残羹谁肯吃(咄)。(大圆智)。

  起模画样弄精魂。拂迹除踪更见人。行到水穷山尽处。满天云散月华明。(瞎堂远)。

  十九条平路。终无一局同。欲分先后手。侧目辨来踪。(正觉显)。

  各呈见解。互逞机锋。石火莫及。电光罔通。抛下拄杖而立。不同草草拈起拄杖便行。亦岂匇匇者里着得只眼。许你亲见庞公。(石溪月)。

  【增收】本溪因庞公问。丹霞打侍者意旨如何。师曰。老老大大见人长短。曰为我与师同参。所以借问。师曰。若恁么从头举来共你商量。曰老老大大不可共你说人是非。师曰。念公年老。曰罪过罪过。 颂曰。

  一对铁槌如绵团。一双乌鸦如白鹤。忽然狭路相逢。不免将错就错。(佛鉴勤)。

  【增收】亮座主(见马祖)讲经论因参马祖。祖问。见说座主大讲得经论。是否。师曰不敢。曰将甚么讲。师曰。将心讲。曰心如工伎儿。意如和伎者。争解讲得。师抗声曰。心既讲不得。虚空莫讲得么。曰却是虚空讲得。师不肯便去。将下阶。祖召曰座主。师回首。祖曰。是甚么。师豁然大悟。便礼拜。曰这钝根阿师礼拜作么。师曰。某甲所讲经论。将谓无人及得。今日被大师一问。平生功业一时冰释。礼谢而退。乃隐于洪州西山。更无消息。 颂曰。

  几年错谓将心讲。谁信虚空讲似流。蓦唤回头方瞥地。西山一去绝踪由。(本觉一)。

  马师瞎却亮师眼。一入西山更不返。我有三十二藤条。寄与山中这担板。(东山空)。

  昨夜月初明。柴门犹未闭。苗儿捉老鼠。引得狗儿吠。(懒庵枢)。

  却是虚空解讲经。驴鸣狗吠一般声。郡楼昨夜冬冬鼓。不是知音不解听。(白杨顺)。

  弓弦难结鸳鸯纽。御道那栽栗棘蓬。堪笑香严饶舌老。今年犹胜去年穷。(正堂辩)。

  却是虚空讲得经。雨花狼籍晓风清。赚人深入西山后。多少阇黎又错听。(闲极云)。

  镇州金牛和尚(嗣马祖)每日自作饭供养众僧。至斋时舁饭桶到僧堂前。作舞呵呵大笑曰。菩萨子吃饭来 长庆因僧问。古人抚掌唤僧吃饭意旨如何。庆云。大似因斋庆赞。僧问大光。未审庆赞个甚么。光作舞。僧礼拜。光云。这野狐精 东禅齐云。古人自出手作饭。舞了唤人来吃。意作么生。还会么。祇如长庆与大光。是明古人意。别为他分㭊。今问上座。每日持钵掌盂时。迎来送去时。为当与古人一般。别有道理。若道别且作么生得别来。若一般恰到他舞。又被唤作野狐精。有会处么。若未会。行脚眼在甚么处。 颂曰。

  白云影里笑呵呵。两手扶来付与他。若是金毛师子子。三千里外见譊讹。(雪窦显)。

  拳中十指展缩自由。菩萨吃饭莫笑金牛。有意气时添意气。不风流处也风流。(地藏恩)。

  金牛作舞也奇哉。抚掌相招吃饭来。若谓因斋成庆赞。都卢笑杀老黄梅。(佛国白)。

  菩萨子吃饭来。一唤令人眼豁开。却忆上方曾打鼓。亲持铁钵诣天台。(长灵卓)。

  长连床上狐屎尿。三圣堂前狗吠春。跳出金牛窠窟子。月明照见夜行人。(佛眼远)。

  【续收】襕衫席帽积尘埃。柳巷花衢去复来。拈得旧时毡拍板。逢人遍爱舞三台。(佛心才)。

  丝来线去分明过与。若不相谙如何验取。因斋庆赞和泥土蹈袭。只言呈作舞野狐精。七星利剑血长鲸。(圆悟勤)。

  堂前事事已办。只欠开口吃饭。一饱能忘百饥。说甚因斋庆赞。识得当面主人翁。眉毛决定遮双眼。(佛鉴勤)。

  钟鼓声声已唤斋。堂前作舞老公家。虽然一钵充饥困。不觉牙生满口沙。(懒庵枢)。

  鸩鸟落水鱼鳖死。毒龙行处草木枯。坐中若有江南客。休向人前唱鹧鸪。(简堂机)。

  作舞金牛错用心。唤人吃饭笑忻折。黄金自有黄金价。何必和沙卖与人。(天目礼)。

  【增收】崧山和尚(嗣马祖)因与庞居士吃茶。士举橐子曰。人人尽有分。为甚么道不得。师曰。祇为人人尽有。所以道不得。曰阿兄为甚么却道得。师曰。不可无言也。曰灼然灼然。师便吃茶。士曰。阿兄吃茶。为甚么不揖客。师曰谁。曰庞公。师曰。何须更揖。后丹霞闻乃曰。若不是崧山。几被个老翁惑乱。一上士闻之。乃令人传语霞曰。何不会取未举橐子时。 颂曰。

  未提橐子已前。衲子难为下觜。识得这个灵苗。不向黄泉作鬼。不作鬼何准拟。一拳拳倒黄鹤楼。一踢踢翻大海水。(南堂兴)。

  七碗清风生两腋。一回举着便惺惺。相逢不用轻相揖。须要当头道姓名。(正觉显)。

  【增收】崧山与庞公见众僧择菜次。师曰。黄叶即去。青叶即留。士曰。不落青黄又作么生。师曰。道取好。曰互为宾主也大难。师曰。却来此间强作主宰。曰谁不与么。师曰是。曰不落青黄就中难道。师笑曰。也解与么道。士珍重大众。师曰。大众放你落机处 佛鉴云。庞公当时若下得一转语。方得话圆。且道。下得什么语。当时但道。某甲亦放过长老蹉过处。且道。甚么处是蹉过处。诸人捡点得出么。若捡点不出。山僧更与你注破。乃颂曰。

  蹉过处甚分明。无耳僧人子细听。但得白云消散尽。夕阳斜照数峰青。

  不落青黄道取好。互为宾主也大难。珍重众僧便下去。后回相见作何颜。(大圆智)。

  胶投漆水和乳。一卷一舒全宾全主。谁言不落青黄。就中要人道取。谁道取分付。镬汤熟蒸烂煮。(佛性泰)。

  【增收】则川和尚(嗣马祖)因庞居士相看次。师曰。还记得见石头时道理否。曰犹得阿师重举在。师曰。情知久参事慢。曰阿师老耄。不啻庞公。师曰。二彼同时又争几许。曰庞公鲜健且胜阿师。师曰。不是胜我。祇欠汝个幞头。士拈下幞头曰。恰与师相似。师大笑而已。 颂曰。

  初见石头久参事慢。阿师老耄庞公鲜健。一顶幞头机锋互换。大笑呵呵风和日暖。(正觉显)。

  【增收】则川与庞居士摘茶次。士问曰。法界不容身。师还见我否。师曰。不是老僧洎答公话。曰有问有答盖是寻常。师乃摘茶不听。士曰。莫怪适来容易借问。师亦不顾。士喝曰。这无礼仪老汉。待我一一举向明眼人。师乃抛却茶蓝便归方丈雪窦云。则川只解把定封疆。要且不能同死同生。当时好与捋下幞头。谁敢唤作庞居士。 颂曰。

  相逢相识谩相邀。碧水溪深隔断桥。无限说辞殊不听。急扄门户更徒劳。(保宁勇)。

  二老机关谁共委。幞头捋下发髼松。山深不记来时路。仿佛猿啼碧涧中。(懒庵枢)。

  二八佳人巧画眉。穿帘入户意如痴。空劳笑语相调戏。白发山翁肯采伊。(宝叶源)。

  【增收】则川一日在方丈内坐。居士来见乃曰。只知端居丈室。不觉僧到参。时师垂下一足。士便出行三两步却回。师乃收足。士曰。可谓自由自在。师曰。我是主。士曰。阿师只知有主。不知有客。师唤侍者点茶。士作舞而出 南堂兴拈云。好则川亦好庞公。看他两作家恁么相见。如二龙玩宝。两无相伤。所谓入林不动草。入水不动波。到这里方知有自由自在分。且道。是什么得恁么灵验。(良久)复颂曰。

  衲子怀中宝。文星袖里珠。夫子步亦步。夫子趋亦趋。

  又颂曰。

  则川善唱居士能舞。云既从龙风亦从虎。师子颦呻象王回顾。北斗藏身月宫趁兔。踏破草鞋不移寸步。乐行不如苦住。富客不如贫主。趍前退后说来端。舞袖高歌却回去。(正觉显)。

  【增收】忻州打地和尚(嗣马祖)自江西领旨。常晦其名。凡学者致问。唯以棒打地示之。时谓之打地和尚。一日被僧藏却棒然后致问。师但张其口。僧问门人曰。祇如和尚每日有人问便打地意旨如何。门人即于灶内取柴一片掷在釜中。 颂曰。

  请问吾师皆打地。问处虽殊理不殊。古人总在斯门入。早是慈悲曲为渠。(般若柔)。

  紫府山前真正事。拄杖常擎在手中。南北问津无限众。唯将打地报盲聋。(汾阳昭)。

  棒棒打着地。始信无虚弃。祇见凿头方。失却锥头利。(慈受深)。

  端坐似无为。逢人却打地。吓得虚空神。走入波斯鼻。(福州宝寿乐)。

  【增收】江西椑树和尚(嗣马祖)一日因。道吾从外归。师问。甚么处去来。曰亲近来。师曰。用簸这两片皮作么。曰借。师曰。他有从汝借。无作么生。曰祇为有所以借 后曹山闻举乃云。一子亲得。 颂曰。

  从来父子不相离。石女何劳更问伊。昨夜寒岩无影木。白云深处露横枝。(丹霞淳)。

  【增收】椑树卧次。道吾近前。牵被覆之。师曰作么。曰盖覆。师曰。卧底是坐底是。曰不在这两处。师曰。争奈盖覆何。曰莫乱道。 颂曰。

  椑树卧起。道吾盖覆。一喝当头。掀翻路布。(圆悟勤)。

  相逢不相避。个里聊游戏(喝一喝)反天覆地。(大圆智)。

  【增收】石林和尚(嗣马祖)见庞居士来。乃竖起拂子曰。不落丹霞机。试道一句子。士夺却拂子。却自竖起拳。师曰。正是丹霞机。曰与我不落看。师曰。丹霞患哑庞公患聋。曰恰是。师无语。士曰。向道偶尔。 颂曰。

  担东过西。移前作后。马首千差。佛面百丑。(月堂昌)。

  作家相见别无道理。彼既摇头此亦摆尾。头尾相应须存终始。多少杜撰禅和。一向拨波求水。(佛鉴勤)。

  【增收】潭州秀溪和尚(嗣马祖)因谷山问。声色纯真如何是道。师曰。乱道作么。山却从东过西立。师曰。若不恁么即祸事也。山又从西过东立。师乃下禅床方行两步。被谷山捉住曰。声色绝真事作么生。师便打一掌。山曰。三十年后要个人下茶也无在。师曰。要谷山这汉作甚么。山呵呵大笑。 颂曰。

  楼前巧燕双双语。林上娇莺对对飞。因看古人无义语。等闲又得一联诗。(佛鉴勤)。

  两阵交锋笑似嗔。双眉倒卓眼生筋。溪山云月谁为侣。南北东西绝近邻。(瞎堂远)。

  【增收】浮杯和尚(嗣马祖)一日。凌行婆来礼拜。师与坐吃茶。婆乃问。尽力道不得底句分付阿谁。师曰浮杯无剩语。曰未到浮杯不妨疑着。师曰。别有长处不妨拈出。婆敛手哭曰。苍天中更添冤苦。师无语。曰语不知偏正理不识倒邪。为人即祸生。后有僧举似南泉。泉曰。苦哉浮杯。被这老婆摧折一上。婆后闻笑曰。王老师犹少机关在。澄一禅客逢见行婆便问。怎生是南泉犹少机关在。婆乃哭曰。可悲可痛。一罔措。婆曰。会么。一合掌而立。婆曰。伎死禅和如麻似粟。一举似赵州。州曰。我若见这臭老婆问教口哑。一曰。未审和尚怎生问他。州便打。一曰。为甚么却打某甲。州曰。似这伎死汉不打更待几时。连打数棒。婆闻却曰。赵州合吃婆手里棒。后僧举似赵州。州哭曰。可悲可痛。婆闻此语合掌叹曰。赵州眼光烁破四天下。州令僧问。如何是赵州眼。婆乃竖起拳头。僧回举似赵州。州作偈曰。当机觌面提。觌面当机疾。报汝凌行婆。哭声何得失。婆以偈答曰。哭声师已晓。已晓复谁知。当时摩竭国。几丧目前机。 颂曰。

  掌内摩尼曾不顾。谁能护惜娘生裤。浮杯不会老婆禅。直至如今遭点污。(径山杲 三)。

  电光石火尚犹迟。伎死禅和那得知。转面回头拟寻讨。夕阳已过绿梢西。

  眼光烁破四天下。婆子拳头无缝罅。当机觌面事如何。猛虎脊梁谁解跨。

  动弦别曲。叶落知秋。拟议不来。休休休休。(中庵空)。

  行婆能击涂毒鼓。远近闻之皆胆怖。唯有南泉与赵州。同死同生殊不顾。阿呵呵。伎死禅和不奈何。(佛性泰)。

  年少行藏独倚楼。一家女子百家求。只因不入浮杯网。对镜看看白尽头。(笑翁堪)。

  【增收】潭州龙山和尚。(亦云隐山嗣马祖)洞山与密师伯经由。见溪流菜叶。洞曰。深山无人。因何有菜随流。莫有道人居否。乃共议。拨草溪行五七里间。忽见师羸形异貌。放下行李问讯。师曰。此山无路。阇黎从何处来。洞曰。无路且置。和尚从何而入。师曰。我不从云水来。曰和尚住此山多少时耶。师曰。春秋不涉。曰和尚先住。此山先住。师曰不知。曰为甚么不知。师曰。我不从人天来。曰和尚得何道理便住此山。师曰。我见两个泥牛斗入海。直至于今绝消息。 颂曰。

  泥牛入海无消息。天上人间何处觅。谓言春去秋复来。步步乘骑得渠力。(保宁勇)。

  拨草瞻风海上游。海山深处叶随流。相将行到水穷处。果见厖眉老比丘。这比丘冷啾啾。清风为线明月为钩。一合乾坤作钓舟。孤峰绝顶垂纶坐。不风流处也风流。(南堂兴)。

  眼目高低鼻孔横。浅深轻重不多争。蚊虻虿上挨肩入。鸑鷟牙根借路行。便把长河搅酥酪。敢将粟柄作禾茎。隐山未是潜身处。出没任他乌兔更。(瞎堂远)。

  禅宗颂古联珠通集卷第十三

共收到 0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01月16日 08:14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