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眼藏 禅宗颂古联珠通集卷第十一

443028295 · 发布于 2020年01月14日 · 55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宋池州报恩光孝禅寺沙门法应 集元绍兴天衣万寿禅寺沙门普会续集

  祖师机缘

  六祖下第三世之二(南岳下第二世之二)

  南泉问黄檗。定慧等学明见佛性是否。檗曰。十二时中不依倚一物。师曰。莫便是长老见处否。檗曰不敢。师曰。浆水钱且置。草鞋钱教谁还。 颂曰。

  两阵交锋战不难。埋兵调斗何人晓。只解轮锵趁势来。丧身失命有多少。(海印信)。

  猎猎奔驰势不休。草深风劲更堪愁。翻身师子无寻处。空使行人说路头。(佛慧泉)。

  昨夜银蟾夸箕尾。蓦然一阵天风起。卷尽千重万重云。碧空寂寂凝如水。(佛鉴勤)。

  问答分明已切磋。几人于此见譊讹。少年曾决龙蛇阵。老倒还听稚子歌。(龙门远)。

  【续收】水乳不分。菽麦难辨。担带病深。改移功浅。十二时中不依倚。明见佛性有此理。浆水钱在草鞋里。(月堂昌)。

  李下不得整冠。瓜田岂可纳履。行藏自要分明。免见傍人说你。(懒庵怄)。

  【增收】南泉因僧问。师归丈室将何指南。师曰。昨夜三更失却牛。天明失却火(五灯会元作天明起来失却火)。 颂曰。

  昨夜三更失却牛。天明起来失却火。腰未系兮鞋未穿。面不洗兮头不褁。(保宁勇)。

  奴颜婢膝走人间羞见羊裘七里滩。文叔虽为天子贵。子陵元作故人看。(希叟昙)。

  丈室端居无隐乎。更何言语可名模。失牛遭火分明道。还觉眉毛在也无。(宝叶源)。

  南泉因东西两堂各争猫儿。师遇之。白众曰。道得即救取猫儿。道不得即斩却也。众无对。师便斩之。赵州自外归。师举前语示之。州乃脱草履安头上而出。师曰。汝适来若在。即救得猫儿也。 颂曰。

  两堂上座未开盲。猫儿各有我须争。一刀两段南泉手。草鞋留着后人行。(汾阳昭)。

  两堂俱是杜禅和。拨动烟尘不奈何。赖得南泉能举令。一刀两段任偏颇。(雪窦显 二)。

  公按圆来问赵州。长安城里任闲游。草鞋头戴无人会。归到家山便即休。

  手把狸奴定死生。禅人空使口相争。赵州救得成何事。恰似天明打五更。(佛印元)。

  提起两堂应尽见。拈刀要取活狸奴。可怜皮下皆无血。直得横尸满道途。(白云端 二)。

  狸奴夜静自舒张。引手过头露爪长。王老室中巡逻了。狼忙走出恐天光。

  雪刃含光射斗牛。不唯天地鬼神愁。命根落在南泉手。直下看看两段休。(保宁勇 二)。

  狸奴头上角重生。王老门前独夜行。天晓不知何处去。楚山无限谩峥嵘。

  一刀两段南泉令。当头高着赵州关。劈面若无宗正眼。又随流水落人间。(照觉总)。

  狼烟起处看兵机。不是将军孰辨伊。两段一刀垓下令。威风千古霸雄基。(圆通仙)。

  当机不荐眼如痴。岂辨锋铓未露时。日暮草鞋头戴去。暗中拊掌笑嘻嘻。(成枯木)。

  作者纵横斩万机。赵州头戴草鞋时。当台宝鉴无私烛。离匣金刀岂乱挥。(罗汉南)。

  伯牙之弦。鸾胶可续。调古风淳。霜月可掬。南泉南泉。龙象继躅。(佛心才 二)。

  草鞋头戴与谁论。四海无风浪自平。解道曲终人不见。江头嬴得数峰青。

  五色狸奴尽力争。及乎按剑总生盲。分身两处重相为。直得悲风动地生。(龙门远 二)。

  安国安家不在兵。鲁连一箭亦多情。三千剑客今何在。独许将军建太平。

  要得狸奴觌面酬。浑如钳口锁咽喉。一刀两段从公断。直得悲风动地愁。(佛灯珣 二)。

  堂前饭店重新贩。屋里扬州胜外求。头戴草鞋高跨步。晚春江景也风流。

  斩了猫儿问谂师。草鞋头戴自知时。两堂不是无言对。只要全提向上机。(疏山如)。

  南泉提起为诸人。自是诸人眼不亲。付与赵州呈好手。拈来觌面便翻身。(楚安方)。

  【续收】捕鼠有功人竞爱。霜刀挥处罢相争。太平本是将军致。不许将军见太平。(石[(工*几)/石]明)。

  缩水酒越浓。负心人越穷。铁刚刀自利。不用苦磨砻。草鞋头戴今何在。我见牵来劈面舂。(阐提照)。

  石里藏金谁辨别。游人但见藓痕斑。却被石人窥得破。铁船载入洞庭山。(雪窦宗)。

  放去若雷奔。收来如掣电。不识李将军。徒学穿杨箭。(南堂兴 二)。

  赵州牙如剑树。南泉口似血盆。两个无孔铁槌。打就一合乾坤。释迦老子不会。问取弥勒世尊。

  手握乾坤杀活机。纵横施设在临时。满堂兔马非龙象。大用堂堂总不知。(胡文定公安国)。

  南泉提起下刀诛。六臂修罗救得无。设使两堂俱道得。也应流血满街衢。(广德光孝慜)。

  提起分明斩处亲。落花飞絮扑行人。头戴草鞋出门去。四月圆荷叶叶新。(槜李楶)。

  青蛇提起血腥臊。几个男儿有胆毛。直下血流犹未觉。举头还见铁山高。(简堂机)。

  南泉一刀斩了。赵州戴履摩挲。虽然子承父业。满地老鼠奈何。(典牛游)。

  当日临崖看浒眼。至今观水忆南泉。赵州头戴草鞋去。渔翁腰带好牵船。(龙牙言)。

  克己堂前开饭店。股肱屋里贩扬州。头戴草鞋呈丑拙。凑成一段好风流。(或庵体)。

  手按吹毛岂易为。两堂要活死猫儿。赵州上树安身法。多少傍人眼搭眵。(别峰印)。

  南泉挥剑斩猫儿。杀活唯凭作者知。权柄一朝如在手。分明看取令行时。(尼无著总)。

  草鞋头戴有譊讹。诸老机锋会得么。道泰不传天子令。时清休唱太平歌。

  一刀两段绝譊讹。天下禅和不奈何。头戴草鞋重漏泄。知恩者少负恩多。(木庵永)。

  赵州若在。倒行此令。夺却刀子。南泉乞命。(无门开)。

  尽力提持只一刀。狸奴从此脱皮毛。血流满地成狼籍。暗为春风染小桃。(无准范)。

  一刀成两段。释得二僧争。草鞋头戴出。猫儿无再生。(横川珙)。

  【增收】南泉因僧问讯叉手而立。师曰。太俗生。其僧便合掌。师曰。太僧生。僧无对。 颂曰。

  合掌太僧。叉手太俗。撒手出门。山青水绿。换步移身振古风。木人共唱无生曲。(大洪遂)。

  南北东西无不利。令人深爱老南泉。眉毛厮系如相似。鼻孔辽天不着穿。(龙门远)。

  南泉示众曰。王老师要卖身。阿谁要买。一僧出曰。某甲买。师曰。他不作贵价。不作贱价。汝作么生买。僧无对 卧龙代云。属某甲去也 禾山代云。是何道理 赵州代云。明年来与和尚缝个布衫。 颂曰。

  王老明明要卖身。一时分付与傍人。可怜天下争酬价(请续此句 佛印元)。

  贵贱非同价不常。个中交道没商量。赵州布衫应时用。一任闲人说短长。(泉太道)。

  南泉铺席大开张。差宝希珍压市行。竞买虽多酬价少。至今天下错商量。(野轩遵)。

  卖身王老难为价。贵贱俱非不易酬。若使当时无退悔。唤来分付与园头。(海印信)。

  王老哀哉不惜身。临危将卖与何人。若无令子轻酬价。往往一年空过春。(保宁勇)。

  【续收】不作贵兮不作贱。翻覆高低隔一线。利害分明说向人。怜悧衲僧见不见。(呆堂定)。

  南泉与归宗麻谷。同去参礼南阳国师。先于路上画一圆相曰。道得即去。宗便于圆相中坐。谷作女人拜。师曰。与么则不去也。宗曰。是什么心行。师乃相唤曰。不去礼国师 玄觉云。只如南泉恁么道。是肯底语。不肯语 云居锡云。比来去礼拜国师。南泉为甚么却相唤回。且道古人意作么生。 颂曰。

  国师欲见义多般。圆坐端居拜请看。不去同音闻便解。久经行阵夺旗幡。(汾阳昭)。

  由基箭射猿。绕树何太直。千个与万个。是谁曾中的。相呼相唤归去来。曹溪路上休登陟。复云。曹溪路坦平。为什么休登陟。(雪窦显)。

  三人同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翠岩真)。

  三个同人去选官。偶值清风明月夜。或吟或咏或弹琴。夜静更䦨犹未舍。忽觉天明归去来。他时自有知音者。(海印信)。

  漫漫大地盈尺雪。江湖一片难分别。渔父披蓑月下归。谁道夜行人路绝。(保宁勇)。

  三人礼拜南阳去。半路抽身信已通。休论东西与南北。此心千里自同风。(草堂清)。

  巧夺豪拈浪苦辛。谁能于此辨疏亲。落花芳草空歧路。细雨斜风不见人。(旻古佛)。

  珍重南阳好在哉。三人半路不空回。道存目击犹多事。若遇知音请举来。(云岩因)。

  同气相求事可论。一回见面一欢情。两行何处闲文字。一队谁家好弟兄。(龙门远)。

  同坑无异土。千古少人知。月下休相唤。还从旧路归。(开福宁)。

  南泉麻谷与归宗。道眼元来总不通。去礼国师瞻相好。区区只到半途中。(疏山如)。

  【续收】手携花鼓到城根。反着麻鞋过短门。笑把柴头书古字。大家来步月黄昏。(月堂昌)。

  野店斋余聊问津。作家竿木镇随身。相逢尽道休官去。林下何曾见一人。(尼无著总)。

  气直语直。眼亲手亲。峰峦竞秀。红紫争春。神通妙用施呈尽。要见国师犹隔津。(且庵仁)。

  金针绣出玉鸳鸯。石女擎来不覆藏。刚被木人偷眼觑。至今两两不成双。(万庵柔)。

  各将财本去经营。上国如天好趁晴。未出门时先算帐。如何得到凤凰城。(虚堂愚)。

  圆相中间坐底谁。便施女拜各呈机。国师道大遍天下。未许寻常人得知。(横川珙)。

  【增收】南泉玩月次。赵州指月问曰。何时得恁么。师曰。王老师二十年前亦恁么来。曰只今作么生。师便归方丈。 颂曰。

  剑落寒潭谩刻舟。霜花浪急使人愁。若凭言语论高下。嬴得南泉一默酬。(虎头上座)。

  赵州捧出菱花镜。王老亲拈白玉槌。一击当阳令瓦碎。此心能有几人知。几人知。两个分明是赤眉。风前月下扬家丑。笑倒灵山老古锥。(慈受深)。

  皎月团团丽碧天。赵州王老玩阶前。二人心眼俱相似。光彩从来共宛然。(本觉一)。

  剑落寒潭谩刻舟。霜花浪急使人愁。渔翁罢钓归深坞。一只鸳鸯落渡头。(上方岳)。

  【增收】南泉因赵州问。道非物外。物外非道。如何是物外道。师便打。州捉住棒云。已后莫错打人去。师曰。龙蛇易辨。衲子难谩(联灯录与此稍异。乃示众云。道非物外。物外非道赵州出问。如何是物外道。师便打。州捉住云。和尚莫打某甲。已后错打人去在。师掷下棒云。龙蛇易辨衲子难谩)。 颂曰。

  软缠藏锋入阵来。尽将擒下眼瞠开。死生一决英雄士。文武双行将相才。(保宁勇)。

  龙蛇能易辨。衲子最难谩。性净秋空阔。心清巨海宽。天涯毫末见。世界掌中观。万法不为侣。西江一吸干。(南堂兴)。

  【增收】南泉住庵时。有一僧到庵。师向其僧道。某甲上山。待到斋时作饭自吃了。送一分来山上。少时其僧自吃了。却一时打破家事就床卧。师待不见来。遂归见僧卧。师亦去一边而卧。僧便起去。师住后曰。我往前住庵时。有个伶俐道者。直至如今不见。 颂曰。

  吹毛剑利。逆水波清。丈夫志气。不顺人情。君征塞北。我伐西秦。千古万古。共乐升平。(南堂兴)。

  短裤长衫白苎巾。咿咿月下急推轮。洛阳路上相逢着。尽是经商买卖人。(虚堂愚)。

  斩猫机用未为过。犹胜厨中打粥锅。才有此心招此报。恶人无奈恶人何。(宝叶源)。

  【增收】南泉谓座主曰。你与我讲经得么。主曰。和尚为某甲说禅。某甲与和尚讲经。师曰。不可将金弹子换银弹子去。 颂曰。

  盘走珠兮珠走盘。当机脱略好生观。世人知贵不知价。信手拈来也不难。(正堂辩)。

  南泉因僧问。和尚百年后。向什么处去。师曰。山下作一头水牯牛去。曰某甲随和尚去。还得也无。师曰。汝若随我。即须衔取一茎草来。 颂曰。

  类中难辨要分明。戴角披毛卒未醒。衔取草来方定动。头头物物自真灵。(汾阳昭)。

  行履从来异类中。不知头角与谁同。若衘水草时相见。摆尾摇头四野风。(佛印元)。

  异类中行得自由。拽穿鼻孔卒难收。草枝衔得相逢处。高卧深云任白头。(佛慧泉)。

  南泉在山上刈茅次。有僧问。南泉路什向么处去。师拈起镰子曰。我这镰子是三十文钱买。曰我不问这个。南泉路向什么处去。师曰。我用得最快。 颂曰。

  茆镰使得快如风。三十青蚨建大功。南泉向上路难到。到者方知触处通。(照觉总)。

  茆镰三十文钱买。觌面高提第一筹。直下便知归去路。也须更上一层楼。(圆通仙 二)。

  拨草瞻风探祖禅。谁知草里有南泉。分明一句无私语。彻骨风生天地寒。

  王老真机迅若风。示人方便孰能通。茆镰举起神锋露。惊得泥牛过海东。(智海清)。

  问路分明指路头。青蚨三十不轻酬。用时最快无机巧。无味之谈塞众流。(真如喆)。

  我这镰子用得快。当时三十文钱买。南泉门下路歧通。寄语行人着精彩。(天童觉)。

  匇匇禅客问南泉。款段徒劳痛下鞭。今日为君重漏泄。翩翩孤雁下遥天。(道场如)。

  【增收】南泉曰。三世诸佛不知有。狸奴白牯却知有。 颂曰。

  吃官酒卧官街。当处死当处埋。沙场无限英雄汉。堆山积岳露尸骸。(大沩智)。

  三世诸佛不知有。一一面南看北斗。狸奴白牯却知有。戴角擎头师子吼。四棱塌地又团栾。八角磨盘空里走。拟推寻劈脊搂。拈得鼻孔失却口。为问普化一头驴。何似子湖一只狗。(圆悟勤)。

  三世诸佛不知有。老老大大外边走。眼皮盖尽五须弥。大洋海里翻筋斗。(径山杲 二)。

  狸奴白牯却知有。瀑布不溜青山走。堪笑无端王老师。错认簸箕作熨斗。

  越鸟巢南枝。胡马嘶北风。狸奴并白牯。寸步不曾通。千山都坐断。万派尽朝东。天王才合掌。那吒扑帝钟。(或庵体)。

  野老祭江神。乞儿打筋斗。莫作两般看。等是扬家丑。(村翁铦)。

  【增收】南泉鲁祖杉山归宗四人。离马祖处去各住庵。于路分袂处。师插下拄杖曰。道得也被这个碍。道不得也被这个碍。归宗拽拄杖打师一下曰。只是者个。王老师说什么碍与不碍。鲁祖曰。只此一句大播天下。宗曰。还有不播者么。祖曰有。宗曰。作么生是不播者。祖作掌势。 颂曰。

  同门曰朋。同志曰友。同门同志。始终相守。长大分离。得缘好丑。同条生也大家知。同条死也谁知有。一句分明播天下。无味之谈塞人口。(大圆智)。

  难兄难弟。一二三四。同母而生。个个相似。竿木随身。逢场作戏。莫言碍塞不得。一句播天播地。(佛鉴勤)。

  碍与不碍。龙吟雾起。播与不播。蝇附骥尾。南北东西。千里万里。俊哉。(正觉显)。

  【增收】南泉巡堂次。牵一头牛入堂。首座以手拊牛背一下。师便休去。赵州以草二束。放在首座前。 颂曰。

  等将草料好供看。何故皮毛要一般。惹起群中相似者。翻令头角不完全。(宝叶源)。

  【增收】南泉访百丈。丈问甚处来。师曰。江西来。丈曰。还将得马大师真来么。师曰。只这是。丈曰。背后底?。师拂袖便去。 颂曰。

  八面当风祇这是。拂袖之谈动天地。堪爱卖身王老师。不作贱兮不作贵。(龙门远)。

  兄难兄弟难弟。马祖真只这是。撼动西江十八滩。水面无风波自起。(石溪月)。

  【增收】南泉因赵州问。明头合暗头合。师便归方丈。州到僧堂前曰。堂头老汉。被我一问。直得无言可对。首座曰。莫道和尚无语。自是上座不会。州便掌曰。这一掌本是堂头老汉吃 五祖戒云。正贼走却。逻贼人吃棒。又云。南泉当断。返招其乱。 颂曰。

  大事当阳已皎然。十分须是更周圆。堂中上座黑如漆。冷地为谁吃暗拳。(保宁勇)。

  【增收】南泉示众曰。王老师自小养一头水牯牛。拟向溪东牧。不免食他国王水草。向溪西牧。亦不免食他国王水草。如今不免随分纳些些。总不见得。 颂曰。

  溪东去溪西去。难免官家苗税赋。直饶随分供输。未解牵牛去住。(杨无为)。

  垂垂杨柳暗溪头。不问东西却自由。几度醉眠牛背上。数声横笛一轮秋。(懒庵枢)。

  南泉水牯自天然。随分些些任变迁。大笑一声天地窄。更无佛法与人传。(月林观)。

  不放溪东西。随分纳些儿。冷暖只自知。分明说向谁。(木庵永)。

  南泉水牯忘鞭索。南北东西共一家。王税及时都纳了。牧童横笛远山斜。(天目礼)。

  不如随分纳些些。唤作平常事已差。绿草溪边头角露。一蓑烟雨属谁家。(铁牛印)。

  【增收】南泉一日因斋次。乃自将生盘去。首座前出生。时杉山坚和尚为首座。乃曰无生。师曰。无生犹是末。师才行数步。座乃召曰。长老长老。师回顾曰。作么。座曰。莫道是末。 颂曰。

  古老巡堂亲掠生。渡水行舟不易耕。莫道无生犹是末。纤毫不了乱纵横。(智门祚)。

  【增收】南泉问座主。讲得甚么经。曰弥勒下生经。师曰。弥勒甚么时下生。曰现在天宫未来。师曰。天上无弥勒。地下无弥勒。洞山举问云居。居云。天上无弥勒。地下无弥勒。未审谁与安名。洞山被问。直得禅床振动。乃云。吾在云岩曾问老人。直得火炉振动。今日被子问。直得通身汗流。 颂曰。

  禅床惊振被搽糊。惹得儿孙不丈夫。拄杖劈头连打出。也教知道赤须胡。(龙门远)。

  【增收】云居悟云。昔日东山和尚谓众曰。天上无弥勒。地下无弥勒。十字街头被人唤作贼。且道此人被他唤作贼。欢喜则是。烦恼则是。元来也不欢喜亦不烦恼。何故。为伊有个着到处。乃颂曰。

  被人唤作贼。吞声便饮气。虽然言语恶。真个好滋味。不向如来行处行。丈夫自有冲天志。

  上天下地无弥勒。安名立字是何因。黄金自有黄金价。终不和沙卖与人。(文殊道)。

  【增收】南泉因赵州问。离四句绝百非。请师道。师下座归方丈。州曰。这老和尚每常口爬爬地。及其问着。一言不措。侍者曰。莫道和尚无语好。州便打一掌云。这一掌合是王老师吃。 颂曰。

  离四句绝百非。作者相谙识得伊。跳下禅床便归去。从他鹞子搏天飞。(智门祚)。

  南泉一日不赴堂。侍者请赴堂。师曰。我今日在庄上吃油糍饱。曰和尚不曾出入。师曰。汝去问庄主。者方出门。忽见庄主归谢。和尚到庄吃油糍。 颂曰。

  咄哉王老师。赤穷身也卖。吃些油糍归。至今被人怪。(典牛游)。

  不出方丈门。已到庄上坐。好一饤油糍。至今咬不破。(万庵如)。

  骑虎穿市过。把火去偷猪。主人开眼睡。邻舍叫失驴。(卍庵颜)。

  偷吃油糍。卖弄口觜。年老成魔。谩神[言*赫]鬼。(潜庵光)。

  阿魏无真。水银无假。老倒南泉。可知礼也。(复庵封)。

  杭州盐官齐安国师。(嗣马祖)一日唤侍者曰。将犀牛扇子来。者曰破也。师曰。扇子既破。还我犀牛儿来。者无对 投子代云。不辞将出。恐头角不全 资福代作圆相。心中书牛字 石霜代云。若还和尚即无也 保福云。和尚年尊。别请人好。 颂曰。

  犀牛扇子用多时。问着元来总不知。无限清风与头角。尽随云雨去难追。(雪窦显)。

  可怜一柄犀牛扇。谩道曾遭已破除。无限清风随手处。卓然头角出寰区。(白云端)。

  扇子破索犀牛。圈栾中字有来由。谁知桂毂千年魄。妙在通明一点秋。(天童觉)。

  老师底死索犀牛。用处其谁得自由。侍者不知头角具。鼻根绳索被他收。(祖印明)。

  明月冷相照。清风卒未休。盐官无限意。何用觅犀牛。(草堂清)。

  犀牛扇子用多年。历掌清机授手传。头角不全收拾取。雨余风月满长川。(佛灯珣)。

  【续收】扇上犀牛从古画。索来既破要元牛。纵教戴子重描出。不是当时那一头。(胜因戏鱼静)。

  炎暑蒸人汗似汤。盐官用底岂寻常。轻摇休问犀牛在。拈出清风宇宙凉。(虎丘隆)。

  犀牛扇子有来由。几度拈来几度休。荷叶乱倾珠的皪。一番雨过碧溪头。(懒庵枢)。

  扇子分明都破了。盐官却又索犀牛。须知侍者难开口。无可还他即便休。(天目礼)。

  【增收】盐官一日谓众曰。虚空为鼓。须弥为椎。甚么人打得。众无对 有人举似南泉。泉云。王老师不打这破鼓 法眼别云。王老师不打。 颂曰。

  南泉王老太无端。却逐盐官作乐官。西祖令严行禁止。免他禅会错欣欢。(南岩胜)。

  虚空为鼓。须弥为椎。要打便打。莫问是谁。(应庵华)。

  国师费力置面鼓。犹胜涂毒万千千。解打南泉非好手。至今天下勿声冤。(野牛平)。

  【增收】盐官因僧问。如何是本身卢舍那。师曰。与老僧过净瓶来。僧将净瓶至。师曰。却安旧处着。僧安了复来问。如何是本身卢舍那。师曰。古佛过去久矣。 颂曰。

  两手分明过净瓶。不知身已在隍城。直饶便具金刚眼。也较沩山半月程。(上方益)。

  鸟之行空。鱼之在水。江湖相忘。云天得志。拟心一丝。对面千里。知恩报恩。人间几几。(天童觉)。

  庐山归宗智常禅师。(嗣马祖)一日刬草次。有讲僧来参。忽见一蛇过。师以锄断之。僧曰。久向归宗。元来是个粗行沙门。师曰。你粗我粗。曰如何是粗。师竖起锄头。曰如何是细。师作斩蛇势。曰与么则依而行之。师曰。依而行之且致。甚处见我斩蛇。僧无对。 颂曰。

  庐岳宗师接上机。斩蛇特地施慈悲。高茆座主惊忙怕。却道粗心错是非。(汾阳昭)。

  大用纵横掣电机。烁迦罗眼尚胶?。迷徒梦里争唇吻。却忆随他去一随。(海印信)。

  千寻竿上翻筋斗。大海波心掷钓钩。大体还他肌骨好。不搽红粉也风流。(南华昺)。

  【续收】斩蛇却非小小事。直是教他脱苦轮。座主高茆心未泯。如何胡乱妄通言。(横川洪)。

  【增收】归宗示众曰。吾今欲说禅。诸子总近前。大众进前。师曰。汝听观音行。善应诸方所。僧问。如何是观音行。师弹指曰。诸人还闻么。曰闻。师曰。一队汉。向这里觅个什么。以拄杖打趁。呵呵大笑归方丈。 颂曰。

  无学弹指超。圆通耳根净。透出闻不闻。妙哉观音行。棒头指出金刚王。险恶道中为津梁。(圆悟勤)。

  【增收】归宗因泥壁次。白舍人来。师便问。君子儒小人儒。白曰。君子儒。师乃打泥盘一下。白遂过泥与师。师接得便使。(良久云)莫便是快俊底白侍郎否。曰不敢。师曰。祇有过泥分。 颂曰。

  堂堂非是小人儒。得得深云访隐居。已与过泥殊不耻。更何言外见亲疏。(宝叶源)。

  【增收】归宗因小师辞。乃问甚处去。曰诸方学五味禅去。师曰。诸方有五味禅。我这里只有一味禅。僧便问。如何是和尚一味禅。师便打。僧曰。会也会也。师曰。道来道来。僧才开口。师又打。 颂曰。

  五味与一味。吃了须噫气。金轮峰下令行时。凛凛清风诚可畏。(石[(工*几)/石]明)。

  私酝香醇价又轻。至今官路少人行。归宗一味如连苦。蹉过丛林几后生。(长灵卓)。

  【增收】归宗因僧问。如何是玄旨。师曰。无人能会。曰向者如何。师曰。有向即乖。曰不向者如何。师曰。谁求玄旨。又曰。去无汝用心处。曰岂无方便门令学人得入。师曰。观音妙智力能救世间苦。曰如何是观音妙智力。师敲鼎盖三下曰。子还闻么。曰闻。师曰。我何不闻。僧无语。师以棒趁下。 颂曰。

  三声鼎盖普门开。苦海劳生唤不回。九十春光今又半。空飞花片点莓苔。(绝岸湘)。

  【增收】归宗因僧问。如何是触目菩提。师翘足曰。会么。曰不会。师曰。三个见在。一任选取。 颂曰。

  触目菩提不撒沙。示渠三个更周遮。衲僧相见呵呵笑。春鸟喃喃骂落花。(海印信)。

  归宗因江州刺史李渤问。尝闻须弥纳芥子。渤则不疑。芥子纳须弥。莫是妄谈否。师曰。人传史君读万卷书。是否。曰不敢。师曰。身如椰子大。万卷书向甚么处着。李俯首而已。 颂曰。

  放开日月明。把定乾坤黑。一劄不回头。满地生荆棘。龙宫海藏兮非多。石火电光兮非急。君不见。紫霄峰下墨池边。八骏如风追不及。(佛慧泉)。

  芥纳须弥特地疑。琴书抛下扣禅扉。忽闻万卷难藏处。瞥转神机唯自知。唯自知。丹桂和根拔得归。(佛心才)。

  芥纳须弥验祖风。清机历历妙难穷。要知万卷书来处。跳出当人智鉴中。(禾山方)。

  【续收】用尽自己心。笑破他人口。八角磨盘空里走。金毛师子变作狗。喝一喝。(雪堂行)。

  万卷诗书。一时头角。才跨宗门。便施谋略。古归宗。真老作。只顾满弯弓。不知谁见双雕落。绝毫绝厘。如山如岳。堂堂气宇冠儒林。浩浩清风播寥廓。(痴禅妙)。

  【增收】韶州乳源禅师(嗣马祖)上堂。西来的的意不妨难道。大众。莫有道得者。出来试道看。有僧出才礼拜。师便打曰。是什么时节出头来。后人举似长庆。庆云。不妨不妨 资福代云。为和尚不惜身命。 颂曰。

  祖意西来岂易量。抬眸已是错承当。阇梨不解知时节。开眼堂堂入镬汤。(此山应)。

  西来的的意何如。举唱多怜在半途。勾贼到门还破贼。信知身佩辟兵符。(赵善期通判)。

  禅宗颂古联珠通集卷第十一

共收到 0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01月14日 06:07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