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律论著 菩提道次第广论卷七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9年12月02日 · 最后由 443028295 回复于 2019年12月02日 · 22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十二缘起

第二由十二缘起门中思惟分四:一、支分差别 二、支分略摄 三、几世圆满 四、此等摄义

今初(支分差别)

十二缘起支中。

初无明者,如《俱舍》云:“无明如非亲实等。”此亦如说怨敌、虚诳,非惟遮无亲友、谛实,及异亲、实,是说亲友、实语相违所对治品。如是无明,亦非仅遮能对之明及明所余,是明相违所对治品。此中能治明者,谓正明了补特伽罗无我之义。此相违者,谓补特伽罗我执萨迦耶见。此乃法称论师所许。无著论师兄弟则许倒执实义、蒙昧实义二中后者,总谓邪解、未解二心之中,为未解心。然此相违能治上首,则同许为觉无我慧。又此愚蒙,《集论》中说略分二种,谓业果愚及真实义愚。初能招集堕恶趣行,后能招集往乐趣行。

行即是业。此有非福业能引恶趣,及能引善趣业。后复有二,谓能引欲界善趣之福业,及能引上界善趣之不动业。

识者,经说六识身。然此中主要,如许阿赖耶者,则为阿赖耶,如不许者,则为意识。此复若愚从不善业起苦苦果,造作增长诸不善业,此业习气所熏现法之识者,是因位识。由依此识,未来世中于恶趣处结生之识者,是果位识。如是由于无我真实义愚增上力故,未如实知善趣真苦,妄执为乐,即便造集福、不动业。尔时之识,是因位识。由依于此,遂于欲界上界善趣结生之识,是果位识。

名色中名者,谓受、想、行、识非色四蕴。色者,若生无色,惟有色种而无实色,除此余位羯罗蓝等色,如应当知。

六处者,若是胎生,由其最初识入精血,为羯罗蓝,与名俱增,成眼等四处,身与意处,于羯罗蓝位而有。若是化生,结生之时,诸根顿起,无此渐次。卵生湿生,惟除住胎,余者悉同。是《本地分》所说。由是因缘,成就名色得身自体,成就六处成身差别,是为成就能受用者。五有色处者,于无色中无。

触者,谓由根境识三种和合,取诸可意、非可意、中庸三境。说六处缘者,亦表境识。

受者,谓触取三境,顺生三受,谓苦乐舍。

爱者,谓于乐受起不离爱,于诸苦恼起乖离爱。说“由受缘生爱”者,是从无明和合触缘所生之受而能生爱,若无无明,虽有诸受,爱终不生。由是因缘,触是境界受用,受是生受用或异熟受用,若此二圆满,即为受用圆满,其中三界有三种爱。

取者,于四种境起四欲贪,谓欲著于色声等欲尘,及除萨迦耶见余诸恶见,恶见系属恶戒恶禁,及萨迦耶见,是为欲取、见取、戒禁取、我语取。

有者,谓昔行于识,熏业习气,次由爱取之所润发,引生后有有大势力。是于因上,假立果名。

生者,谓识于四生最初结生。

老死中老者,谓诸蕴成熟转变余相。死谓弃舍同分诸蕴。

(二、支分略摄)

第二支分略摄者。

如《集论》云:“云何支分略摄?谓能引支、所引支、能生支、所生支。能引支者,谓无明、行、识;所引支者,谓名色、六处、触、受;能生支者,谓爱、取、有;所生支者,谓生、老死。”

若尔,引生两重因果,为显有情一重受生因果耶?抑显两重耶?若如初者,则已生起果位之识,乃至于受,后生爱等不应道理。若如第二,则后重因果中缺无明、行及因位识,前因果中缺爱、取、有。

答:无过。谓能引因所引之法,即能生因之所生起。所引已生,即于此立生、老死故。

若尔,何为说两重因果耶?

答:为显引果苦谛,与生果苦谛相各异故。前者于所引位惟有种子,自体未成,是未来苦。后者已生苦位,现法即苦。又为说明果之受生有二种因,谓能引因及此所引生起之因,故说二重因果。如《本地分》云:“问:识等至受及生、老死,若是杂相,何故说为二种相耶?答:为显苦相异故,及显引生二差别故。”又云:“问:诸支中几苦谛摄,及现法为苦?答:二,谓生及老死。问:几苦谛摄当来为苦?答:识乃至受诸种子性。”是故,能生之爱与发爱之受二者非是一重缘起。发爱之受,乃是余重缘起果位。

四相当知能引所引。一何为所引,谓果位识乃至其受,共四支半。二以何而引,谓依无明之行。三如何而引,谓于因位识中熏业习气之理。四所引之义,谓若遇爱等能生,堪能转成如是诸果。

三相当知能生所生。一以何而生,谓以爱缘取。二何为所生,谓生老死。三如何而生,谓由行于识所熏业习润此堪能,令有大力之理。《缘起经释》中,以生一支为所生支,老死则为彼等过患。

由是由愚业果无明起不善行,于识熏建恶业习气,令其堪成三恶趣中果时之识乃至于受。次以爱取数数润发,令彼业习渐有势力,于当来世恶趣之中感生老死。

又由愚无我真实义无明,起欲界摄戒等福行,及上界摄奢摩他等诸不动行,于识熏习妙业习气,令其堪成欲界善趣及上界天果位之识,乃至其受。次以爱取数数润发,令其业习渐有势力,于当来世诸善趣中生起生等。

如是十二有支,复于烦恼业苦三道,悉皆摄尽。如龙猛菩萨云:“初八九烦恼,二及十为业,余七者是苦。”《稻秆经》说:“十二有支摄为四因,谓无明种者,于业田中下识种子,润以爱水,遂于母胎生名色芽。”

(三、几世圆满)

第三几世圆满者。能引所引支之中间,容有无量劫所间隔,或于二世即能生起,无余世隔;其能生支与所生支二无间隔。速者二生即能圆满。如于现法新造天中顺生受业,即于现法满二支半,谓无明行及因位识,临终以前圆满爱取及有三支,于当来世圆满所引四支及半,并圆所生二支分故。迟久亦定不过三生,谓其能生及一所生并三能引,各须一生,诸所引支于所生支摄故,能引能生中间,纵为多世间隔,然是其余缘起之世,非此缘起之世故。此未别算中有之寿。

如是已生诸果支时,然而全无实作业者及受果者补特伽罗之我。

如前所说从惟法因支起惟法果支。由不了知生死道理,于彼愚蒙妄执有我,求我安乐,故造三门善不善业仍复流转。故从三惑起二支业,及从彼业出生七苦,复从七苦而起烦恼,又从烦恼如前而转,故三有轮流转不息。龙猛菩萨云:“从三出生二,从二而生七,从七复生三,数转三有轮。”

若正思惟,由如是理,漂流生死,即是最胜厌离方便。

从无量劫造集能引善不善业,异熟未出,对治未坏,今以爱取而为滋养,由此增上,则当漂流善趣恶趣。诸阿罗汉昔异生时,虽造无数能引之业,然无烦恼,解脱生死。若于是理获决定解,则于烦恼执为怨敌,于灭烦恼能发精进。

第二由十二缘起门中思惟分四:一、支分差别 二、支分略摄 三、几世圆满 四、此等摄义

今初(支分差别)

十二缘起支中。

初无明者,如《俱舍》云:“无明如非亲实等。”此亦如说怨敌、虚诳,非惟遮无亲友、谛实,及异亲、实,是说亲友、实语相违所对治品。如是无明,亦非仅遮能对之明及明所余,是明相违所对治品。此中能治明者,谓正明了补特伽罗无我之义。此相违者,谓补特伽罗我执萨迦耶见。此乃法称论师所许。无著论师兄弟则许倒执实义、蒙昧实义二中后者,总谓邪解、未解二心之中,为未解心。然此相违能治上首,则同许为觉无我慧。又此愚蒙,《集论》中说略分二种,谓业果愚及真实义愚。初能招集堕恶趣行,后能招集往乐趣行。

行即是业。此有非福业能引恶趣,及能引善趣业。后复有二,谓能引欲界善趣之福业,及能引上界善趣之不动业。

识者,经说六识身。然此中主要,如许阿赖耶者,则为阿赖耶,如不许者,则为意识。此复若愚从不善业起苦苦果,造作增长诸不善业,此业习气所熏现法之识者,是因位识。由依此识,未来世中于恶趣处结生之识者,是果位识。如是由于无我真实义愚增上力故,未如实知善趣真苦,妄执为乐,即便造集福、不动业。尔时之识,是因位识。由依于此,遂于欲界上界善趣结生之识,是果位识。

名色中名者,谓受、想、行、识非色四蕴。色者,若生无色,惟有色种而无实色,除此余位羯罗蓝等色,如应当知。

六处者,若是胎生,由其最初识入精血,为羯罗蓝,与名俱增,成眼等四处,身与意处,于羯罗蓝位而有。若是化生,结生之时,诸根顿起,无此渐次。卵生湿生,惟除住胎,余者悉同。是《本地分》所说。由是因缘,成就名色得身自体,成就六处成身差别,是为成就能受用者。五有色处者,于无色中无。

触者,谓由根境识三种和合,取诸可意、非可意、中庸三境。说六处缘者,亦表境识。

受者,谓触取三境,顺生三受,谓苦乐舍。

爱者,谓于乐受起不离爱,于诸苦恼起乖离爱。说“由受缘生爱”者,是从无明和合触缘所生之受而能生爱,若无无明,虽有诸受,爱终不生。由是因缘,触是境界受用,受是生受用或异熟受用,若此二圆满,即为受用圆满,其中三界有三种爱。

取者,于四种境起四欲贪,谓欲著于色声等欲尘,及除萨迦耶见余诸恶见,恶见系属恶戒恶禁,及萨迦耶见,是为欲取、见取、戒禁取、我语取。

有者,谓昔行于识,熏业习气,次由爱取之所润发,引生后有有大势力。是于因上,假立果名。

生者,谓识于四生最初结生。

老死中老者,谓诸蕴成熟转变余相。死谓弃舍同分诸蕴。

(二、支分略摄)

第二支分略摄者。

如《集论》云:“云何支分略摄?谓能引支、所引支、能生支、所生支。能引支者,谓无明、行、识;所引支者,谓名色、六处、触、受;能生支者,谓爱、取、有;所生支者,谓生、老死。”

若尔,引生两重因果,为显有情一重受生因果耶?抑显两重耶?若如初者,则已生起果位之识,乃至于受,后生爱等不应道理。若如第二,则后重因果中缺无明、行及因位识,前因果中缺爱、取、有。

答:无过。谓能引因所引之法,即能生因之所生起。所引已生,即于此立生、老死故。

若尔,何为说两重因果耶?

答:为显引果苦谛,与生果苦谛相各异故。前者于所引位惟有种子,自体未成,是未来苦。后者已生苦位,现法即苦。又为说明果之受生有二种因,谓能引因及此所引生起之因,故说二重因果。如《本地分》云:“问:识等至受及生、老死,若是杂相,何故说为二种相耶?答:为显苦相异故,及显引生二差别故。”又云:“问:诸支中几苦谛摄,及现法为苦?答:二,谓生及老死。问:几苦谛摄当来为苦?答:识乃至受诸种子性。”是故,能生之爱与发爱之受二者非是一重缘起。发爱之受,乃是余重缘起果位。

四相当知能引所引。一何为所引,谓果位识乃至其受,共四支半。二以何而引,谓依无明之行。三如何而引,谓于因位识中熏业习气之理。四所引之义,谓若遇爱等能生,堪能转成如是诸果。

三相当知能生所生。一以何而生,谓以爱缘取。二何为所生,谓生老死。三如何而生,谓由行于识所熏业习润此堪能,令有大力之理。《缘起经释》中,以生一支为所生支,老死则为彼等过患。

由是由愚业果无明起不善行,于识熏建恶业习气,令其堪成三恶趣中果时之识乃至于受。次以爱取数数润发,令彼业习渐有势力,于当来世恶趣之中感生老死。

又由愚无我真实义无明,起欲界摄戒等福行,及上界摄奢摩他等诸不动行,于识熏习妙业习气,令其堪成欲界善趣及上界天果位之识,乃至其受。次以爱取数数润发,令其业习渐有势力,于当来世诸善趣中生起生等。

如是十二有支,复于烦恼业苦三道,悉皆摄尽。如龙猛菩萨云:“初八九烦恼,二及十为业,余七者是苦。”《稻秆经》说:“十二有支摄为四因,谓无明种者,于业田中下识种子,润以爱水,遂于母胎生名色芽。”

(三、几世圆满)

第三几世圆满者。能引所引支之中间,容有无量劫所间隔,或于二世即能生起,无余世隔;其能生支与所生支二无间隔。速者二生即能圆满。如于现法新造天中顺生受业,即于现法满二支半,谓无明行及因位识,临终以前圆满爱取及有三支,于当来世圆满所引四支及半,并圆所生二支分故。迟久亦定不过三生,谓其能生及一所生并三能引,各须一生,诸所引支于所生支摄故,能引能生中间,纵为多世间隔,然是其余缘起之世,非此缘起之世故。此未别算中有之寿。

如是已生诸果支时,然而全无实作业者及受果者补特伽罗之我。

如前所说从惟法因支起惟法果支。由不了知生死道理,于彼愚蒙妄执有我,求我安乐,故造三门善不善业仍复流转。故从三惑起二支业,及从彼业出生七苦,复从七苦而起烦恼,又从烦恼如前而转,故三有轮流转不息。龙猛菩萨云:“从三出生二,从二而生七,从七复生三,数转三有轮。”

若正思惟,由如是理,漂流生死,即是最胜厌离方便。

从无量劫造集能引善不善业,异熟未出,对治未坏,今以爱取而为滋养,由此增上,则当漂流善趣恶趣。诸阿罗汉昔异生时,虽造无数能引之业,然无烦恼,解脱生死。若于是理获决定解,则于烦恼执为怨敌,于灭烦恼能发精进。

此中朴穷瓦大善知识,专于十二缘起有支净修其心,依道次第,思惟流转还灭[1]。此复是说,思惟恶趣十二有支流转还灭,为下士类。次进思惟二善趣中十二有支流转还灭,为中士类。如是比度自心推想曾经为母有情,亦皆由其十二支门漂流生死,发生慈悲,为利彼故,愿当成佛,学习佛道,为大士类。

(四、此等摄义)

第四此等摄义者。

如前所说,由业惑集增上力故,生起苦蕴生死道理,及特由其十二有支转三有轮,于斯道理善了知已,正修习者。能坏一切衰损根本极重愚暗。除遣妄执内外诸行从无因生及邪因生一切邪见。增盛佛语宝藏珍财,如实了知生死体相,便能发起猛利厌离,于解脱道策发其意。是能醒觉诸先修者能得圣位微妙习气最胜方便。

如是亦如《妙臂请问经》云:“于愚痴者,以缘起道。”《稻秆经》说:“善见缘起,则能遮除缘前后际,及缘现在一切恶见。”龙猛菩萨云:“此缘起甚深,是佛语藏宝。”

毗奈耶教中说第一双(即舍利弗和目犍连)所有现行,谓时时中游观五趣,游观之后还赡部洲,为诸四众宣说彼等所有众苦。诸有共住、近住弟子不乐梵行,即便引彼付第一双,请为教诲。二人受已教诲彼等,得教授已,爱乐梵行,便能证得殊胜上德。大师见此,问阿难陀。启白其事。佛曰:一切时处,不能遍有如第一双,应于门房画生死轮,分为五分,周围当画十二缘起流转还灭。其次乃兴画生死轮。

又为仙道大王寄佛像时,于下绘写十二缘起流转还灭而为寄之。大王受已,至天晓时,结跏趺坐,端正其身,住对面念,善观缘起二种道理而证圣果。

(二、彼生起之量)

第二生此意乐之量者。如是由于苦集二谛及其十二缘起支门,详细了知生死体相,欲求证得舍离生死及寂灭苦因[2]。虽才生此,亦是出离意乐。然惟尔许犹非止足,如《六十正理论释》云:“处于无常炽然大火三地之中,如入火宅决欲超出。”又云:“如囚欲脱狱”等。如前所引,谓如误入炽然火宅及堕牢狱,不乐彼处,能生几许欲脱之心,即当发生如彼心量。次后更须令渐增长。

又此意乐如霞惹瓦说:若仅口面漂浮少许,如酸酒上所掷粉面,则于集谛生死之因,见不可欲亦仅尔许。若如是者,则于灭除苦集之灭求解脱心,亦复同尔,故欲正修解脱道心,亦惟虚言。见他有情漂流生死所受众苦不忍之悲亦无从起,亦不能生有大势力策发心意无上真菩提心,故云大乘亦唯随言知名而已。故当取此中士法类,以为教授之中心而善修习。

[1]“思惟缘起流转还灭,著道次第”此句应改为“依道次第,思惟流转还灭”。

[2] 此句原文“欲舍生死,欲彼寂灭,及欲证得”应当改为“欲求证得舍离生死及寂灭苦因”。

共收到 2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12月02日 07:32
96

除邪分别

(三、除遣于此邪执分别)

第三除遣此中邪分别者。

若作是云:若于生死修习厌患令心出离,则如声闻堕寂灭边,于生死中不乐安住,故修厌患,于小乘中可名为妙,然诸菩萨不应修此。《不可思议秘密经》云:“诸菩萨者,为欲成熟摄受有情,于生死中见大胜利,非于涅槃见如是利。”又云:“若诸菩萨,于生死行境生怖畏者,堕非行境。”又云:“薄伽梵,声闻怖畏生死行境,菩萨返应周遍摄受无量生死。”

此是倒执经义,成大错谬。经说不应厌离生死,此义非显由于惑业增上力故,漂流三有生老病死是等诸苦不应厌离,是显菩萨为利众生,乃至生死最后边际,擐披誓甲学菩萨行,虽总众生一切大苦,一一刹那降自身心,然不由此厌离怖畏,于广大行勤发精进,于生死中不应厌离。如是月称论师亦云:“众生众苦无余尽至,尽生死边,刹那刹那种种异相损害身心,然不因此而起恐怖。众生众苦一时顿至,尽生死际,发大勇进。刹那刹那悉能生起一切众生一切种智无量无边珍宝资粮。知此因已,应当更受百千诸有。”为证此故,引彼诸经。

又于三有见为胜利之理者,即彼经说:菩萨精勤义利有情,如于此事所发精进,如是其心而获安乐。故不厌患三有之义,是于生死义利有情不应厌患,当于此事而发欢喜。

若由烦恼及业增上漂流生死,众苦逼迫,尚不能办自己义利,况云利他,此乃一切衰损之门,较小乘人极应厌患,极应灭除。若由大悲愿等增上于三有中摄取生者,则应欢喜。此二不同。

若未如是分别如前宣说,则此说者,若有菩萨律仪,《菩萨地》说犯一恶作,是染违犯。恐繁不录。

故见三有一切过失,虽极厌离,然由大悲牵引意故,不断三有者,是为希有。若见三有盛事,如妙天宫,爱未减少,借利他名而云“我等不舍生死”,智者岂能将以为喜?《中观心论》亦云:“见过故非有,悲不住涅槃,利他具禁行,而安住三有。”

又《菩萨地》说百一十苦,是于一切有情发大悲之因,由见如是无边众苦,心生恒常猛利不忍。而云“于生死不稍厌患”,极为相违。

若于生死心善出离,次见有情皆自亲属,为利他故入三有海,此道次第亦是《菩萨观行四百论》之意趣。月称论师于彼释中亦详明之,如云:“由其宣说生死过患,令意怖畏求解脱者,为令决定趣大乘故,世尊告曰:诸苾刍,有情类中,不易可得少数有情,经于长夜流转生死,不为汝等若父若母儿女亲族随一处所。”了知世尊如斯言教,菩萨为以大乘道筏,度脱无始流转生死,为父母等诸亲眷属——无依无怙诸众生故,安忍跃入。

无上密咒亦须此理,如圣天《摄行炬论》云:“以此次第,应当趣入极无戏论行。其次第者,谓修行者最初当念无始生死所有大苦,求涅槃乐,遍舍一切猥杂,下至王位自在,亦当修苦想。”

96

解脱正道

(四、抉择能趣解脱道性)

第四抉择能趣解脱道性者。

如室利胜逝友云:“沉溺三有流,苦海无边底,喜掉无厌畏,何物在我心?贫难求护坏,离及病老衰,入恒炽然火,觉乐宁非狂?”又云:“噫世具眼盲,虽现前常见,后仍不略思,汝心岂金刚?”当自策励,修习生死所有过患。如《七童女因缘论》云:“见住世动摇,如水中月影,观欲如嗔蛇,盘身举头影。见此诸众生,苦火遍烧然,大王我等乐,出离往尸林。”依正世间刹那不住,灭坏无常,犹如水月为风所动。诸欲尘者利小害大,等同毒蛇身所现影。又见五趣炽然三苦大火烧恼。由见是故,厌舍三有,生如北方孩童之心,欣乐欲得出离解脱。北方孩童者,传说北方炒面稀贵,于日日中惟食蔓菁。孩童饥饿,欲食炒面,向母索之,母无炒面,给以生蔓菁,云“我不要此”。次给以干蔓菁,亦云不要,次给以新煮者,又云不要,更给以熟冷者,亦云此亦不要,心不喜曰:此都是蔓菁云。如是我等见闻忆念世间安乐,一切皆应作是念云:此是世间,此亦世间,此皆是苦,非可治疗,发呕吐心。

如是思惟“昔从无始漂流生死”,厌患出离,及思“今后仍当漂流”,令实发生畏惧之心,非惟空言。如《亲友书》云:“生死如是故当知,生于天人及地狱,鬼旁生处皆非妙,生是非一苦害器。”生生死中乃是一切损害根本,故当断除。

此复要待灭除二因,谓烦恼业。此二之中,若无烦恼,纵有多业亦不受生;若有烦恼,纵无宿业率尔能集。故应摧坏烦恼。坏烦恼者,赖修圆满无谬之道。

此中分二:一、以何等身灭除生死 二、修何等道而为灭除

今初(以何等身灭除生死)

如《亲友书》云:“执邪倒见及旁生,饿鬼地狱无佛教,及生边地蔑戾车,性为騃哑长寿天。随于一中受生已,名为八无暇过失。离此诸过得闲暇,故当励力断生死。”是须于现得暇满时断除生死,生无暇中无断时故,如前已说。大瑜伽师云:“现是从畜分出之时。”博朵瓦云:“昔流尔久未能自还,今亦不能自然还灭,故须断除。断除时者,亦是现得暇满之时。”

此复居家,于修正法有多留难及有众多罪恶过失,出家违此,断生死身出家为胜,是故智者应欣出家。

若数思惟在家过患、出家功德,先已出家令意坚固,未出家者安立、醒觉妙善习气。此中道理当略宣说。

其居家者,富则守护劬劳为苦,贫则追求众苦艰辛,于无安乐愚执为乐,应当了知是恶业果。《本生论》云:“于同牢狱家,永莫思为乐。或富或贫乏,居家为大病。一因守烦恼,二追求艰辛,或富或贫乏,悉皆无安乐。于此愚欢喜,即恶果成熟。”是故执持众多资具,求无喜足非出家事,若不尔者,居家无别。

又居家者与法相违,故居家中难修正法。即前论云:“若作居家业,不能不妄语,于他作罪者,不能不治罚。行法失家业,顾家法岂成,法业极寂静,家事猛暴成。故有违法过,自爱谁住家。”又云:“骄慢痴蛇窟,坏寂静喜乐。家多猛苦依,如窟谁能住。”应数思惟如是等类在家过患,发愿出家。

复应愿以粗劣衣钵乞活知足,于远离处净自烦恼,为他供处。如《七童女因缘论》云:“愿剃除发已,守持粪扫衣,乐住阿兰若,何时能如是?目视轭木许,手执瓦钵器,何时无讥毁,于家家行乞?何时能不贪,利养及恭敬,净烦恼刺泥,为村供施处?”

又应希愿用草为座,卧无覆处霜露湿衣,以粗饮食而能知足,及于树下柔软草上,以法喜乐存活寝卧。“何时从草起,著衣霜湿重,以粗恶饮食,于身无贪著?何时我能卧,树下柔软草,如诸鹦鹉绿,受现法喜乐?”

房上降雪,博朵瓦云:“昨晚似于《七童女因缘》所说,心很欢喜,除欲如是修学而无所余。”

又应希愿住药草地流水边岸,思惟水浪起灭无常与自身命二者相同,以妙观慧灭除我执——三有根本、能生一切恶见之因,背弃三有所有欢乐,数数思惟依正世间如幻化等。“何时住水岸,药草满地中,数观浪起灭,同诸命世间?破萨迦耶见,一切恶见母,何时我不乐,三有诸受用?何时我通达,动不动世间,等同梦阳焰,幻云寻香城?”此等一切,皆是希愿作出家身,作此诸事。

伽喀巴云:“若能以大仙行,住苦行山间,始为文父真养子。”霞惹瓦亦云:“于诸在家事忙匆时,应披妙衣往赴其所,令彼念云出家安乐,则种未来出家习气。”

《勇猛长者请问经》亦云:“我于何时能得出离苦处家庭,如是而行,何时能得作僧羯摩、长净羯摩、解制羯摩、住和敬业?彼当如是爱出家心。”此说在家菩萨应如是愿。此之主要为慕近圆。《庄严经论》云:“当知出家品,具无量功德,由是胜勤戒,在家之菩萨。”如是非但修行解脱、脱离生死,叹出家身,即由波罗蜜多及密咒乘修学种智,亦叹出家身最第一。出家律仪,即三律仪中别解脱律仪,故当敬重圣教根本别解脱戒。

(二、修何等道而为灭除)

第二修何等道而为灭除者。

如《亲友书》云:“或头或衣忽然火,尚应弃舍灭火行,而当励求无后有,因无余事胜于此。应以戒慧静虑证,寂调无垢涅槃位,不老不死无穷尽,离地水火风日月。”

应学宝贵三学之道,其中三学,数定有三。

初观待调心次第数决定者:谓散乱心者令不散乱,是须戒学;心未定者为令得定,谓三摩地,或名心学;心未解脱为令解脱,是谓慧学。由此三学,诸瑜伽师一切所作,皆得究竟。

观待得果数决定者:谓不毁戒果,是为欲界二种善趣,毁犯之果,是诸恶趣;心学之果,谓得上界二种善趣;慧学之果,即是解脱。总其所生,谓增上生及决定胜。初有上下二界善趣,故能生法亦有二种。此二即是《本地分》说。

又诸先觉,待所断惑亦许三种,谓破坏烦恼、伏其现行、尽断种子,故有三学。

次第决定者,《本地分》中引《梵问经》显此义云:“初善住根本,次乐心寂静,后圣见恶见,相应不相应。”此中尸罗是为根本,余二学处从此生故;次依尸罗能得第二心乐静定;心得定者见如实故,能得第三成就圣见,远离恶见。

三学自性者,如《梵问经》云:“应圆满六支,四乐住成就,于四各四行,智慧常清净。”此中戒学,圆满六支。具净尸罗,守护别解脱律仪,此二显示解脱出离尸罗清净。轨则所行俱圆满者,此二显示无所讥毁尸罗清净。于诸小罪见大怖畏者,显无穿缺尸罗清净。受学学处者,显无颠倒尸罗清净。

四心住者,谓四静虑。此于现法安乐住故,名乐成就,是为心学。

四谓四谛。各四行者,谓苦中无常、苦、空、无我,集中因、集、生、缘,灭中灭、静、妙、离,道中道、如、行、出。达此十六有十六相,是为慧学。

若导寻常中士道者,此应广释于三学中引导之理,然非如是,故修止观心慧二学,于上士时兹当广释,今不繁述。

当略宣说学戒之理。此中最初当数思惟尸罗胜利,令其至心增长欢喜。如《大涅槃经》云:“戒是一切善法之梯;戒是根本,犹如地是树等根本;戒是一切善法前导,如大商主是为一切商人前导;戒是一切法幢,如帝释幢;戒毕竟断一切罪恶,及恶趣道;戒如药树,治疗一切罪恶病故;戒是险恶三有道粮;戒是甲剑,能摧烦恼诸怨敌故;戒是明咒,能除烦恼诸毒蛇故;戒是桥梁,度罪河故。”龙猛菩萨亦云:“戒是一切德依处,如动不动依于地。”《妙臂请问经》云:“一切稼穑依于地,无诸灾患而生长,如是依戒胜白法,悲水灌浇而生长。”应如思惟。

若受不护,过患极重。如《苾刍珍爱经》云:“或有戒为乐,或有戒为苦,具戒则安乐,毁戒则成苦。”此说受学通于胜利、过患二品,是故亦应善思过患,敬重学处。

如何修学之理者,四犯因中,无知对治者,谓当听闻,了知学处。放逸对治者,谓于取舍所缘行相不忘忆念,及以正知率尔率尔观察三门,了知转趣若善若恶;依自或法增上力故,羞耻作恶是为知惭,恐他讥毁羞耻为愧;及由怖畏恶行异熟怀恐惧等,当如是学。不敬对治者,谓于大师师所制立、同梵行所,应修恭敬。烦恼炽盛对治者,应观自心何烦恼盛,励修对治。

若不如是策励修学,思“违越此许其罪轻微”,于诸佛制放纵而转,当获纯苦。如《分别阿笈摩》云:“若于大师大悲教,起轻微心少违犯,由是而获苦增上,折篱失坏庵没林。现或有于王重禁,违越而未受治罚,非理若违能仁教,如医钵龙堕旁生。”故应励力,莫为罪染。

假设已染,莫不思虑而便弃舍,当如佛说还出罪犯,励力悔除。《梵问经》云:“于彼学寻求,及勤修彼行,终不应弃舍,命难亦无亏。常住正行中,随毗奈耶转。”《成就真实尸罗经》云:“诸苾刍,宁可离命而死,非可毁坏尸罗。何以故?离命而死,惟令此生寿量穷尽。毁坏尸罗,乃至百俱胝生,常离种姓,永失安乐,当受堕落。”此具因说,故当舍命而善守护。若不能尔,则应审思“我剃须发披坏色衣,空无所义”。如《三摩地王经》云:“于佛圣教出家已,仍极现行诸恶业,于财谷起坚实想,贪诸乘具及象车,诸不殷重持学处,此等何故而薙头?”

若欲逃出有为生死、趣解脱城,坏戒足者,非仅不能实行,反当流转生死,众苦逼恼。并及譬喻如《三摩地王经》云:“若人为诸盗贼逼,欲活命故而逃避,如其人足不能行,仍为贼执而摧坏。如是愚人毁净戒,而欲脱离诸有为,由戒坏故不能逃,为老病死所摧坏。”

故此经又云:“为著居家服,我所说学处,尔时诸苾刍,亦无此学处。”为近事说五种学处圆满守护,苾刍亦无。若于此时精修学处,其果犹大,故应策励。即此经云:“若经俱胝恒沙劫,净心以诸妙饮食,伞盖幢幡及灯鬘,承事百亿俱胝佛。若于正法极失坏,善逝圣教将灭时,昼夜能行一学处,其福胜前俱胝倍。”

又若念云“毁犯可悔”,无后不犯防护之心,放逸转者,说可还出,如食毒药。如《弥勒狮子吼经》云:“慈氏,末世末劫后五百岁,有诸在家出家菩萨出现于世,彼作是云‘悔除恶业能无余尽,造作众罪造已当悔’,增上毁犯而不防护,我说彼等是作死业。云何为死?谓如人食毒,此亦同彼,命终之后,颠倒堕落。”又云:“慈氏,于此圣法毗奈耶说为毒者,谓诸违越所制学处,故说汝等莫自食毒。”

若具别解脱律仪,应以如是道理守护,密咒亦然。如《妙臂请问经》云:“佛我所说别解脱,净戒调伏尽无余,在家咒师除形相,轨则诸余尽当学。”此说虽诸在家咒师,除出家相、羯摩、轨则少分遮罪,尚如调伏所出而行,况出家咒师。

又能成就密咒根本,亦是尸罗。《妙臂请问经》云:“咒本初为戒,次精进忍辱,信佛菩提心,密咒无懈怠。如王具七宝,无厌调众生,如是咒成就,七支能调罪。”《曼殊室利根本续》云:“念诵若毁戒,此无胜成就,中悉地亦无,又无下成就。能仁未曾说,毁戒咒能成,非趣涅槃城,境域及方所。于此愚恶人,何有咒能成?此毁戒有情,何能生善趣?且不得天趣,又无胜安乐,何况佛所说,诸咒岂能成?”

康垅巴亦云:“若年饥荒,一切事情皆至粮麦,如是一切皆绕于戒,当勤学此。又戒清净,不思业果必不得成,故思业果是真教授。”霞惹瓦亦云:“总有祸福皆依于法,其中若依毗奈耶说,无须改易、内心清净、堪忍观察、心意安泰、边际善妙。”善知识敦巴云:“有一类人依律毁咒,依咒轻律,除我尊长教授,无余能使调伏为咒助伴,及令密咒为调伏伴。”

觉沃亦云:“我印度中,凡有大事或忽然事,集诸受持三藏法师,问三藏中不曾遮耶?既抉择已,于此安住。我毗迦玛拉希拉诸师,则于其上,更须问云:菩萨行中不曾遮耶?不违彼耶?安欲根本随持律转。”

如是戒净,又如内邬苏巴云:“现在于内与烦恼斗,惟此为要。不斗烦恼,戒不能净。若尔不生伏断烦恼定学慧学,当须毕竟漂流生死。”又如前说认识烦恼,思彼过患、离彼胜利,以念正知而为防慎,烦恼稍出,即应用矛数数击刺。此复自心随何烦恼生已无间,视如怨敌与之斗战。若不尔者,初起忍受非理作意,令其资养成无可敌,惟随彼行。

如是励力纵未能遮,亦当速断莫令相续。应如画水,莫如画石。如《亲友书》云:“当了知自心,如画水土石,烦恼初为上,乐法应如后。”若于法品,与上相违。《入行论》亦云:“我应记恨此,与此共战争,如是相烦恼,除能坏烦恼。我宁被烧杀,或被断我头,然于烦恼敌,终不应屈敬。”

善知识朴穷瓦亦云:“我虽忽被烦恼压伏,后我从下而为切齿。”博朵瓦闻之曰:“若能如是,当下即退。”

世庸怨敌,一次摈逐,遂居他方,待得力时仍来报怨。烦恼不同,烦恼于身,若能一次拔出根本,无往他方,亦无报复,然由我等不能精勤破坏烦恼之所致耳。《入行论》云:“摈庸敌出国,摄受住他方,养力仍返报,烦恼敌不尔。烦恼为惑慧眼断,遣离我意能何往,岂能住余返报我,惟我志弱无精进。”

女绒巴云:“烦恼起时不应懈怠,当下应以对治遮除。若不能遮,应即起立设曼陀罗及诸供具,供养祈祷尊长本尊,次缘烦恼,忿怒念诵,即能折伏。”朗日塘巴亦云:“彼又云移动住处,劲举项颈,亦能折伏,可见彼与烦恼斗争。”

此复应如阿兰若师云:“昼夜惟应观察自心,岂有余事?”依此而行,乃能生起。又传说大觉沃一日随见几次,尔时定问“生善心否”。

此诸烦恼如何断者。

谓痴罪重,极难远离,为余一切烦恼所依。彼之对治,多修缘起,善巧生死流转还灭。若能修此,则五见等一切恶见悉不得生。

嗔与现后二世大苦,断诸善根,是大怨敌。如《入行论》云:“无罪能如嗔。”故一切种莫令生起,励修忍辱。若不生嗔,则于现法亦极安乐。如《入行论》云:“若能励摧嗔,此现后安乐。”

贪爱能令先造一切善不善业渐增势力,能生生死。又欲界者,从受用境触缘生受,味著生爱,应多修习内外不净及贪欲尘所有过患,而正遮除。世亲大阿阇黎云:“鹿象蛾鱼蝇,五类被五害,一害况恒常,近五何不害?”

又易生难离,谓爱四事利誉称乐,及于此等四相违品意不欢喜,当修对治。此复总修生死过患,特修念死,即能退除。

慢于现法最能障碍当生之道,及是当来奴贱等因,故应断除。断除道理。如《亲友书》云:“当数思惟老病死,亲爱别离及诸业,终不能越自受果,由对治门莫骄慢。”若于四谛三宝业果获得定解,则不复生疑惑随眠。

又睡眠、昏沉、掉举、懈怠、放逸、无惭、无愧、妄念、不正知等诸随烦恼最易生起,障修善品,当知过患修习对治,率尔率尔令渐微劣。其过患者。如《亲友书》云:“掉悔嗔恚及昏沉,睡眠贪欲并疑惑,应知如是五种盖,劫善法财诸盗贼。”《劝发增上意乐经》云:“若乐睡眠与昏沉,痰癊风病及胆疾,其人身中多增长,令彼诸界极扰乱。若乐睡眠与昏沉,集饮食垢腹不清,身重容颜不和美,所发言语不清晰。”又云:“若乐睡眠与昏沉,其人愚痴失法欲,凡稚退失一切德,退失白法趣黑暗。”《念住经》云:“诸烦恼所依,独一谓懈怠,谁有一懈怠,彼便无诸法。”《集法句》云:“若行于放逸,即坏凡夫心,如商护财货,智当不放逸。”《本生论》云:“舍惭为天王,意违于正法,宁瓦钵蔽衣,观敌家盛事。”《亲友书》云:“大王应知念身住,善逝说为惟一道,故当励力勤守念,失念则坏一切法。”《入行论》云:“虽诸具多闻,正信乐精进,由无正知过,而令有犯染。”不能如是断诸烦恼及随烦恼,然当不顺烦恼,不执彼品,视如怨敌,是为现在必不容少。故应励力摄对治品,破除烦恼,清净自内所受尸罗。

大觉沃弟子吉祥阿兰若师谓内邬苏巴云:“智然,后有人问汝弟子众‘以何而为教授中心?’则定答为‘已发神通或见本尊’,然实应说‘于业因果渐渐决定,于所受戒清净护持’。”故修之成就,当知亦是无明等惑渐趣轻微。

能感现后二世纯大罪苦,谓与他斗争,然于尔时一切众苦,舍命强忍,其伤疤等返自显示,谓此即彼时所伤。若断烦恼发精进时,忍耐苦行,极为应理。《入行论》云:“无义被敌所毁伤,若尚爱为身庄严,为大义故正精进,小苦于我岂为损?”若能如是战胜烦恼,乃名勇士。战余怨敌如割死尸,虽不杀害自亦当死。《入行论》云:“轻蔑一切苦,摧伏嗔等敌,胜此名勇士,余者如斩尸。”故又如论云:“住烦恼聚中,千般能安住,如野干围狮,烦恼不能侵。”道所治品,莫令侵害,而当胜彼。

已说共中士道次第。

菩提道次第广论卷七终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