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言祖语 永觉和尚广录卷第九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9年11月22日 · 35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嗣法弟子 道霈 重编

  法语上

  示本照上座

  本来成佛。因甚自取沉沦。本有家珍。何故抛却外走。祇为一念生迷。致使百非俱集。由是甘受波吒。不能自出。正如人在梦中。受大苦恼。摆脱不得。若道是有。分明是梦。若道是无。现今受苦。忽然老鼠翻盆。破梦而出。则梦中之事。更不必论其有无。又况乎舍之取之哉。上座梦中之事种种非一。苦恼亦非一。要取取不得。要舍舍不得。日以继日。岁以继岁。无有觉时。则苦恼亦无有已时也。应知。处这境界。无有别方。得个摆脱。祇要识得渠是梦。识得渠是梦。岂更有人。于已梦之事。而作取舍之想。动哀乐之情哉。然睡盖既深。要醒亦良不易。曾记得。先佛有一偈。曰假借四大。以为身心。本无生因。境有前境。若无心。亦无罪福。如幻起亦灭。上座能将此偈。常持不辍。深究其旨。有朝磕着触着。则大梦必醒。管取呵呵大笑去也。既到这般田地。不用问人。任你独居也得。领众也得。纵横自在。出没无方。又何论琐琐细末哉。余居荷山八载。唯得上座往还最稔。今有鼓山之行。乃从予求法语。夫法本无法。语有何语。凡有语言。尽非实义。但仁义道中。未可以无言也。乃为谆谆如此。他日大梦醒后。唯无呵骂为幸。

  示某上人闭关

  余闻。古之学道者。博参远访。陆沉贱役。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百苦无不备尝。并未有晏坐一室。闭关守寂。以为学道者也。自入元始。有闭关之说。然高峰闭死关于天目。乃是枕子落地后。非大事未明。而画地以自限者也。入明乃有闭关学道之事。夫闭关学道。其最初一念。乃是厌动趋寂者也。祇此一念。便为入道之障。况关中既不受知识钳锤。又无师友䇿励。痴痴守着一句话头。如抱枯桩相似。日久月深。志渐靡力渐疲。话头无味。疑情不起。忽然转生第二念了也。甚至身坐一室。百念纷飞者有之。又何贵于关哉。今上人既发心入关。便当具真实心。发决定志。将生死二字。贴在额头上。勇猛向前。更勿拟议。如一人与万人敌相似。我若不杀死他。他必定要杀死我。苟不?命杀出。岂有自活之日哉。直须一日紧过一日。一月紧过一月。逼来逼去。如老鼠入牛角。则自有活路去也。

  示惟谦上人

  我尝谓学道之士。第一要信得及。第二要放得下。第三要守得坚。有此三要。方可学道。何谓信得及。信得我本来是佛。不少一毫。又信得佛祖垂下一言半句。等闲如倚天长剑。必能断人命根。有此实信。方可䇿进。若稍涉狐疑。䇿进无由。所以要个信得及。何谓放得下。人被许多虚名浮利恩爱业缘种种牵缠。如铁城铜锁。无能自解。必须勇猛奋发。一切斩断。再不复顾。方可䇿进。若稍有留恋。必遭绊倒。所以要个放得下。何谓守得坚。缘人一时感激向前。亦似信得及放得下。但恐遭逆顺二风吹将去。则信者不信了也。放得下者。依旧要担取去了也。所以要个守得坚。具上三者。然后看一句话头。不管生不管死。不管闲不管忙。尽力提撕日久岁深。自然瞥地。此是历代诸祖已行的路。上人勉之。

  示黄孟扬居士

  众生所以不能出生死者。只是个迷。何谓迷。以其妄识横起。见有外境也。既见有外境。则有好丑。既有好丑。则有爱恶。既有爱恶。则有取舍。既有取舍。则有善恶。既有善恶。则有果报。善极生天。恶极沉地。总属轮回。无有休息。今要破此外境。首要断此妄识。此妄识从无始劫来。根深蒂固。岂可容易。然此妄识。全无实体。所以亦非难断。若得本光一透。便可立破。古人有于一言之下。立地承当者。非是诳语。但众生根机迟钝。未能顿悟。所以历代祖师。教人看个话头。看话头者。非可悠悠地过去。直须切上加切。勇猛向前。如单枪匹马。遇着三军围绕。直须?命杀出。若稍迟缓。有能自活者哉。每日应种种缘。虽无刻暇。而此话头。不可间断。或遇缘打失。便要鞭起。参来参去。日久岁深。忽然疑情顿起。内不见有五官百骸。外不见有山河大地。惟是一个话头。绵绵密密。到此地位。更须大加精彩。忽尔㘞地一声。则话头破矣。话头破则前境破。前境破则生死破。斯时也。依旧青山绿水。一任地狱天堂。便好向人说本来是佛可也。说无净无秽可也。说无佛无众生可也。若妄识未灭。分别千差。贪嗔痴慢。炽然不息。乃向人说无佛无众生。则魔种邪气耳。此话头未破之时。工夫逼拶得紧。或见种种异境。或生种种异解。并是妄识作怪。便当一刀挥断。待得㘞地一声。自然千妥万当。若初做工夫时。势必难上。盖是昏散。二魔习熟难遣耳。虽千做不上。万做不上。决定要做上。如古人所谓。愚公移山者焉。捱来挨去。自然工夫渐熟。自有到家之日。众生无始劫来。许多苦楚。甘自承当。这些小难处。却攒眉怕怖。是谓愚也。若谓不消。恁么别有一法可出生死。即是外道家法。暂时自诳。终入轮回。何也。以渠迷情未破故也。

  示丁元辟居士

  灵光独耀。迥脱根尘。此二句太说尽了也。若能于此会去。山僧安敢饶舌。其或未然。且打葛藤去。众生灵光。本无遮障。怎奈迷情妄起。由是内有六根。外有六尘。根尘对立。妄识横生。作好作恶。起善恶业。因业受报。六道轮回。如汲井轮。波波劫劫。头出头没。无有已时。诸怫愍之。为说大法总之。要明个灵光独耀而已。若灵光不昧。根尘顿泯。心忘境寂。圆照无外。觉体如如。其名曰佛。若其光未露。须是有个方便。方便者。非是求人讲说。非是穿凿经书。非是多作福田。非是闭目死坐。但于日用中。剔眉睁眼看。个如何是本来面目。不得计难易。论远近。亦不得愁我根机迟钝。虑我业障深重。只管向前做去。日久岁深。忽然撞着。始知饭是米。做灯便是火。这些说话。好付丙丁了也。呵呵。

  示伯驹上人

  众生为无明所覆故。心境对立。心境对立故。百非交起。然心本无心。境本无境。但由无明作障故。心境妄现。如空中华。祇缘眚生耳。既云本无。岂可评量。仁者乃欲论其异。论其同。果可得乎。非独异同不可得。即言本无。异同果可得乎。如今能知本无者。是谓心。所知本无者。是谓境。心境历然。所谓本无者。又安在乎。即如仁者所问。不思议境乃天台观法。彼教谓。一念具三千性相。即空即假即中。是谓不思议境。然已云境。乃是对观立名。若观谛不忘。总居门外。有甚好智者耶。即使观谛双忘。方称入门。望祖师门下事。犹隔江在。可轻引之以为比拟哉。仁者此去不必扯动葛藤。但专其心。锐其志。向本参上。深锥痛劄。不到不休。有朝摸着鼻孔。依旧山青水绿。冬寒夏热。心耶境耶。不道不道。

  示刘孔学茂才

  世谓。周孔之道。宜于经世。释迦之道。宜于出世。各择所宜而宗之。是浅之乎论二教者也。夫使周孔无出世之实德。则所谓经世者。非杂于功利。必束于名相。何世之能经。使释迦无经世之实用。则所谓出世者。非堕于邪计。必局于自私。何世之能出。故知。经世出世实无二。道实无二心。周孔盖得释迦之妙用。以弘经济。释迦盖得周孔之密印。以证涅槃。世俗徒执其外迹而二之。如冰炭之不相入。则亦未之深考也。公今既欲措于大道。更不必论其异。论其同。随举圣贤一则。语言上深穷到底。但不可落情识。如孔子曰。予欲无言。子贡曰。夫子之言性与天道。不可得而闻也。可知。不是情识上事。若得情忘识绝。则本来巴鼻自然现露。非言语可以形容。既得此巴鼻。儒也可。释也可。非儒非释亦无不可也。勉之。

  示缘生上人

  诸法从缘生。亦复从缘灭。此灵山老人偈也。知法从缘生。则法无自性。法无自性。则非灭非生。非灭非生。则体本自如。体本自如。则言有性者妄也。言无性者亦妄也。即言体本自如者。亦无非妄也。虽然。恁么说去。恁么解去。还当得悟也未。既有路可上。更高人也行。须是言语道断。心行处灭。亲证一回。始知从前所说。玄上玄妙上妙。是甚么。热碗鸣声。思之。

  示若水上人

  近日宗风扫地。魔鬼兴妖。到处妄称知识。冬瓜印子。妄相印可。互相牵引入无间狱。看来反不若一专崇戒行者。犹有成佛之因。山僧至此。事不获已。说黄道白。看来也是一场败缺。但区区之意。乃欲于冥冥长夜中。令诸人窥见一线光明。然魔党炽盛。独力奈何。所冀高明。从真实参究中透出。从言语不到处悟入。不可落在鬼窟中。不可绊在葛藤内。任白马坑。垂手直过。纵黄龙关。掉臂而行。未是丈夫之事。况祇学虚头胡喝乱棒。他日大有事在。若水上人。性素朴茂掩关三载。遍阅大藏。可谓有道精勤者。但未知有向上一窍。如老鼠入饭瓮。毕竟无出身处。须将三载所阅。放教无半点字脚。然后以坚固志。奋勇猛力。向一则公案上。力参力究。不许作知解。不许求讲说。不许将心待悟。不许自生退屈。但恁么做工夫。自有透脱之日。回视一大藏教。无一非单传直指。西来大意矣。勉之。

  示无安上人

  净土一门。别无巧说。祇要这一句佛号。时时不断。念念不忘。不要管是理持。是事持。这一句子纯熟。如云开日露。事也了。理也了。更有一句事理不到的。也了但今日念佛者多。生西者少。其故何哉。祇为你口说极乐。意恋娑婆。如何去得。所以念佛人。须持起一把金刚宝剑。将许多闲情。一截截断。方有趋向分。又有一等人。才念佛又愁不悟道。却要参禅。心挂两头。功不成就。全不知。念佛也是这心。参禅也是这心。参禅参得到的。念佛也念得到。昔苏东坡。初参禅无入处。后见东林总。总曰。你的障与诸人不同。须是死心。念一个佛号始得。东坡依之。单持阿弥陀佛。久之得入。乃述偈曰。溪声便是广长舌。山色无非清净身。夜来八万四千偈。他日如何举似人。渠是什么聪明人。乃能死心于此得入。今人才识。得之乎。也者便说我是高明人。怎肯守着这愚法。看来真自愚也。上人若肯信受。便请加鞭。更勿踌蹰。斯为善耳。

  示尔袾上人

  汝要我明白开示么。殊不知我宗门中。实无委曲处。实无隐讳处。皆是明明托出。祗为你自生障蔽。所以。白云万里。若是个没意智汉子。自然如镜照镜去也。如昨小参云。曲如箭。直如钩。小是海。大是沤。蚯蚓蓦过东海。跛鳖跳上云头。已是满盘托出。怎奈你却疑三疑四。不能直下领荷。如今向汝道。直如箭。曲如钩。大是海。小是沤。神龙蓦过东海。玄鹤飞上云头。你还信得么。信得便请领去。

  示密因上人

  清净本然。云何忽生山河大地。教中道。祇是个妄明一生。便见有山河大地。妄明不生。则山河大地。无非清净本然。这个道理。教中太煞明了。当时长水难道不知如何。竟抱疑不释。往参琅玡觉。便问云。清净本然。云何忽生山河大地。琅玡便凭陵答云。清净本然。云何忽生山河大地。问也恁么问。答也恁么答。因甚长水便悟去。须知宗门中。别有长处。无非要坐断你知解。脱释你名言。令你直下领略。现量亲证。若祇如教中恁么道。虽解得十分明白。怎奈山河大地。依旧障塞眼睛。清净本然。依旧白云封褁。正如说食不能饱人。何以故。为渠祇以比量识心。依著名言揣拟。如隔墙见角。比之为牛。隔山见烟。比之为火。岂是真实哉。今上人。但于琅玡答处。常常提起。看他是个甚么道理。他时后日忽然捉败。琅玡却向鼓山门下。吃痛棒去。勉之。

  示太雅上人

  昔孙思邈曰。胆欲大而心欲小。智欲圆而行欲方。此语非独在世法中。为名言。即在佛法中。亦为名言。凡有志于学佛者。首要一个大胆。直将成佛作祖。为己分内事。一切人天小乘。俱非所愿。况区区声色之末乎。有此大胆。方有趣向分。虽有大胆。而无小心。则粗率卤莽。其流至于猖狂自恣。未得谓得。未证谓证。自以为高。而实卑。自以为进。而实退故。须一个小心。有小心。方能韬光敛彩。潜思密究。深造而至于自得也。深造而至于自得。则灵光浑圆。照满十方。更无偏滞之执。若未能至于自得。则东倚西靠。右牵左扯。如猕猴上树。无自繇分。无自繇分。岂有出生死分耶。故智欲其圆。智光既圆。其行必方。非智外有行。行外有智也。率此本圆之智。全无隐僻之碍。自无不方之行矣。若行而有未方者。必其智有未圆。或习气未净也。智有未圆。固当勉力参究。打破最后一结。若习气未净。更须照。管保任。如古人牧牛之说。未可纵他犯人苗稼。到得如露地白牛。趁亦不去。方可任他出门耕翻大地去也。雅上人以绢来请法语。彼年少力强。有志斯道。而千里之行。慎于跬步。故为详之。

  示印朗上人

  凡要参禅。须是先要打叠得。意根下十分干净。方有趣向分。若意根下。有许多不净的意思。纵饶用工真切。而病根必乘间而发。必然别有境界现前。十个五双。落在魔道。虽因缘到时。亦多出世。称善知识。而心必毒。如蛇猛。如虎媚。如狐狡。如兔专。逞人我。妄起生灭。一朝报尽。入地狱如箭射。故知。必先要个干净心肠。既有此心肠。逢着一则。机缘过不去。便须勇猛向前。直要究明。不悟不已。决不可将知解揣摩。他是什么道理。若暂起此念。便隔千里。何也。为这个不是知解边事。为无始劫来。被知解埋没故。今日教你参话头。正是要你意识不行。庶天光忽露得。见本来面目。若一用知解。则缘木求鱼。决无得理。既自己不可揣摩。亦不可求人说破。何以故。为这个不是言语上事。的要亲证。若他人口上说破。我便将识心领略。则重增埋没了也。但只要时时提起。念念追究。如寻个要紧物相似。穿衣吃饭时。迎宾送客时。随众作务时。并如是寻讨。不暂放下。寻来寻去。忽然㘞地一声。身心世界。一切平沉。一段圆光。辉天鉴地。本无向背。亦无中边。千七百则。是什么臭烂葛藤。三千诸佛。是甚么野狐精魅。到此之际。顺行逆行。天亦莫测。左之右之。圣亦难知。有何三界可出。圣位可安也。是谓大丈夫之事。切宜自勉。

  示圆照上人

  上人讳慧日。字之。曰圆照。夫日轮在天。靡有不照。而广厦重楼。飞檐碍日。则其照弗能及。高峰峻壁。倒影成阴。则其照弗能圆。暗云昏雾。迷翳弗开。则其照弗能现。日落西岭。星月争辉。则其照弗能全。是日之照。非天下之至明也。所谓天下之至明者。必其无地弗照。无时弗照。非外境可得。而蔽之。而无思无为。自然圆照一切。此释氏所谓圆照三昧。而观音之八万四千手眼。不足以喻其广也。若欲入此三昧。但将一个庭前柏树子。着力看。渠是个什么道理。莫生卜度。莫生知解。一味拍盲做将去。有朝。虚空中涌出日轮顶门上。突开正眼。是之谓圆照也。勉之。

  示一如上人

  内而父母所生。血肉身分。外而山河大地。明暗色空。总祇一如。更无别有。无你悟处。无你迷处。无你向处。无你背处。三世诸佛。无立地处。十界依正。无安着处。祇为你妄起知见。便向无中造有。结暗中之杌鬼。现空里之干城。由是。三界六道。如汲井轮。头出头没。而所谓一如者。不可得而见矣。必须假着一则无义味话。令汝实参实究。忽得一念不生。自然全体呈露。百如千如。祇是一如。更无不周不遍。通天彻地。大用显行。直向毗卢顶上。打个觔斗。抚掌大笑。说甚么。达摩祖师唤来洗脚。揩背亦何不可。

  示照远上人

  人人具有一大光明炬。本自照天照地。无远弗届。与诸佛诸祖。无二无别。特为妄想尘劳所蔽。不能发露。所以必须学力磨之。何谓学力。盖是将生平意气精神。四大血力。悉住在一句话头上。不容有丝毫走作。久之非独意气精神四大血力。凝作一团。即大地山河。以及十方虚空。亦皆凝作一团。如一个铁丸子相似。有朝逢缘遇境。忽铁丸子。爆开迸出。达摩眼睛。则山河大地。总一大光明藏。说甚千七百则。臭烂葛藤。三百余会。拭疮疣纸。悉皆照破。无半点字脚。共为照也。不亦远乎。

  示自参上人

  禅之道尚参。参之为义也。非师长所能诏。非兄弟所能代。非客气所能杂。非外形所能拘。唯在自心之力。勇猛直前。如关壮缪单刀匹马。直入百万军中。斩其渠魁。岂不伟哉。但稍计其难易。虑其远近。忧其成败。则自且不立。况参乎。至于自不立。则客气得而乘之。而自杂矣。外形得而拘之。而自局矣。至于杂且局。虽师长兄弟。日从而䇿励之。其何能之。有忆。昔人有一偈曰。学道须是铁汉。着手心头便判。直取无上菩提。一切是非莫管。参之义其如是乎。上人字自参。执纸来求法语予。但为拈此。令其顾名思义。力而行之。其于道或庶几焉。

  示忠求居士

  净土法门。千妥万当。不容拟议。且此一句。佛开口便道着。有何难念。然举世之念佛者多。往生者少。其故何也。祇为娑婆念重故也。譬如万斛之舟。正欲乘风张帆。有瞬息千里之势。你若向舟头。钉一桩。不肯拔去。其能进否。所以。虽日念佛。而西方尚远。往生无分。今念佛人。若能将娑婆世界上。一切恩爱。一切产业。一切冤债。一刀两断。不复回顾。但祇随缘过日。任运而行。单单祇靠着一句佛号。动静苦乐。一切境中。不许暂离。昼夜无间。如珠走盘。圆活自在。则虽身在五浊。便已神栖九莲。又何待弥陀放光。观音劝驾。而后往生哉。伏惟信受。是幸。

  示持平慧度二上人

  龙之跃也。必於潜雷之厉也。必于复机之发也。必于寂气之舒也。必于翕广而推之。天地之撰。神明之德。万物之情。其屈伸往复之机。靡有不如是者故。古来学道之士。必贵凝其神。一其志。覃其虑。锐其精。然后可以造忘言之奥。[淴-心+口]无思之致。而圣人之能事。可庶几焉。若夫矜狂浮露。其光外炫。躁竞奔驰。其神外分。则非独声色足以汨其心。名相足以浊其智。而重玄极妙之思。反成鸩毒。适足以自戕其慧命而已。余杭之龙门山。以石为关。陡绝天半。迥隔尘寰。飞鸟不度。盖跫音弗及之境也。有二除馑士。筑室宴坐其中。皆出于真寂之门。虽各具一知半解。而无矜狂浮露之态。躁竞奔驰之状。韬锋肃气。穆然以居。研穷大事。必求至于古人之域。而路途茶饭。化城几席。非其所安矣。兹执卷来索余。一言为赠。余谓。古人鼻孔。多得于激发之余故。具大志者。必须万里茧足。朝夕参请。不敢以一室自局。然古亦有退处一室。而疑团扑落者。如南阳之击竹。茶陵之堕驴。龙须之落枕。皆孑处重云。形影相吊。而逢缘触发。卒以偿遍参之宿债毕。生平之大愿又安在。参请之力哉。良以其神凝。其志一。其虑覃。其精锐。即是而求之。鲜有弗获者。况清风一坞。明月一林。鸟啭枝头。泉鸣涧底。未尝不深谈实相。善说法要也。上人勉旃。

  示心观上人

  心是何物而可观。观是何物而观心。能所既分。面目斯失。愈观而愈远矣。盖众生各具佛性。祇缘渠妄识分别故。障云日深。灵光日锢。无有出期。我祖师门下。首禁分别。祇将一句无义味话。令你啮嚼。不许作解会。不许落口吻。日久岁深。功穷力到。忽然情忘识绝。则如云开日现。水到渠成。辉天鉴地。耀古烁今。而丈夫之能事毕矣。若情将忘而未忘。识将绝而未绝。坐此胜妙境界中。得少为足。妄称了事者。十尝八九。殊不知认假作真。祸根非小。须知。此中虽玄中玄妙上妙。要未能忘能所。心境毕竟相待。学人善能察知。一坐坐断。直穷到底。方是丈夫汉也。观心之义。固如是耳。

  示心涵上人

  昔达摩大师。初来震旦。示教外别传之旨。犹虑此土信者不及。乃以楞伽四卷为证。古德云。此经以佛语心为宗。无门为法门。夫既无门。则无可窥伺处。无可趣向处。无可领略处。惟得出一身白汗者。自然默契。如人在空中。不作有门想。不作无门想。不作门内想。不作门外想。古人云。折合还归炭里坐。意殊深矣。若夫公案上参详。功夫上逼拶。时时瞥然。得个入路。此尽是光影中事物。途路上茶饭。未为了当。何以故。为渠有禅可悟也。盖公案上。许多玄妙道理。不出有能见之心。所见之理。心与理毕竟未忘。则此心非实。乃缘境之分别。此理非实。乃识变之妄影。其视心忘境绝。洞彻法源者。奚啻天渊也。昔兴阳剖将入灭。大阳勘之曰。那事作么生。剖曰。匝地红轮秀。海底不栽花。若到恁么田地。庶几称本分衲僧也。虽然有等闻恁么道。便云。我会也。我会也。恐又在海面上。栽花去也。上人勉之。

  示四弘上人

  佛祖之道。如日中天。而盲者弗见。岂日之咎哉。如三祖云。至道无难。惟嫌拣择。但莫憎爱。洞然明白。满盘托出了也。怎奈你要承当早落憎爱。又如盘山云。心月孤。圆光吞万象。光非照境。境亦非存。光境俱亡。复是何物满盘托出了也。怎奈你要领略早居心境。若闻恁么举。心精吻合。亦无能合所合之迹。识浪顿澄。言诠独脱。谓之为悟。亦成谤语。况说临济曹洞耶。其或未能。且依样画猫儿去。将古人一句无义味话。着实参去。使你爱憎之念顿消。心境之迹顿泯。自然云开日现。水到渠成。赵州关云门寨。可一笑而破矣。如未到这般田地。且须着急。勿生第二念可也。然我今日。更有一句子。不要你用许多功夫。不要你用许多商量。且道是甚么句。珍重。

  示润如上人

  或谓。宗门但贵知见。不尚操履。不知。所谓但贵知见者。以知见外。别无操履也。若别有操履。则其知见。犹未真在。此如暗室中。忽然一灯。但贵灯明。岂更除暗。若有暗可除。则其明亦未明矣。近日缁流类。多以狂解当之。贪嗔炽然。乃曰。我宗门中。但贵知见。不尚操履。此则波旬之见。入地狱如箭射矣。上人辞匡山涉长江。顺流而下。遍参知识。切莫逐浪随风。堕入魔境。须是向自己脚跟下。真参实究。直得圣凡情尽。虚空粉碎。菩提尚不可得。何况烦恼。涅槃尚不可得。何况生死。是之谓真知见。亦即是真操履也。上人勉旃。

  示无参上人

  参之为言。微矣哉。不可以杂心取。不可以泯心合。不可以名言究。不可以境相寻。惟是究明大事一念。歉歉然。如有所失。亟亟然。如有所求。使其神凝。其气翕。其精奋。其志锐。自然纷杂之尘顿清。暗蔽之云顿净。譬如提灯觅火者。当其觅时。亦不胜无火之苦。一旦知灯是火。其欢喜为何如。久之不独无失火之苦。亦且无得火之喜。乃至煎汤炊食。焚泽燎原。亦不见有火之功矣。是之谓无参。若也安然自放。而曰我不须参。天生成的木杓。世间曾有几乎。上人勉之。

  永觉和尚广录卷第九

共收到 0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11月22日 09:12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