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眼藏 指月录 (八)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9年11月22日 · 31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指月录卷之八

六祖下第三世

洪州百丈山怀海禅师

福州长乐人王氏子。儿时随母入寺拜佛。指佛像问母曰。此为谁。母曰佛也。师曰。形容与人无异。我后亦当作佛。丱岁离尘。三学该练。参马大师为侍者。檀越每送斋饭来。师才揭开盘盖。马大师便拈起一片胡饼示众云。是甚麽。每每如此。经三年。一日侍马祖行次。见一群野鸭飞过。祖曰。是甚麽。师曰。野鸭子。祖曰。甚处去也。师曰。飞过去也。祖遂把师鼻扭。负痛失声。祖曰。又道飞过去也。师於言下有省。(雪窦颂。野鸭子。知何许。马祖见来相共语。话尽云山水月情。依然不会还飞去。却把住。道道)却归侍者寮。哀哀大哭。同事问曰。汝忆父母耶。师曰无。曰被人骂耶。师曰无。曰哭作甚麽。师曰。我鼻孔被大师扭得痛不彻。同事曰。有甚因缘不契。师曰。汝问取和尚去。同事问大师曰。海侍者有何因缘不。契。在寮中哭。告和尚。为某甲说。大师曰。是伊会也。汝自问取他。同事归寮曰。和尚道汝会也。教我自问汝。师乃呵呵大笑。同事曰。适来哭。如今为甚却笑。师曰。适来哭。如今笑。同事罔然。次日马祖陞座。众才集。师出卷却席。祖便下座。师随至方丈。祖曰。我适来未曾说话。汝为甚便卷却席。师曰。昨日被和尚扭得鼻头痛。祖曰。汝昨日向甚处留心。师曰。鼻头今日又不痛也。祖曰。汝深明昨日事。师作礼而退 师再参侍立次。祖目视绳牀角拂子。师曰。即此用离此用。祖曰。汝向后开两片皮。将何为人。师取拂子竖起。祖曰。即此用离此用。师挂拂子於旧处。祖振威一喝。师直得三日耳聋。未几住大雄山。以所处岩峦峻极。故号百丈。四方学者麏至。一日谓众曰。佛法不是小事。老僧昔被马大师一喝。直得三日耳聋。黄檗闻举。不觉吐舌。师曰。子已后莫承嗣马祖去麽。檗曰不然。今日因和尚举。得见马祖大机之(应作大)用。然且不识马祖。若嗣马祖。已后丧我儿孙。师曰。如是如是。见与师齐。减师半德。见过於师。方堪传授。子甚有超师之见。檗便礼拜。

沩山问仰山。百丈再参马祖因缘。此二尊宿。意旨如何。仰曰。此是显大机大用。沩云。马祖出八十四人善知识。几人得大机。几人得大用。仰云。百丈得大机。黄檗得大用。余者尽是唱导之师。沩云。如是如是 汾州云。悟去便休。更说甚麽三日耳聋。石门云。若不三日耳聋。争得悟去。汾州云。我与麽道。较他石门半月程 东林总云。当言不避截舌。当罏不避火迸。佛法岂可曲顺人。东林今日向骊龙窟内。争珠去也。百丈大智。不无他三日耳聋。汾州石门。争免个二俱瞎汉。只这三老。还曾悟去也无。良久云。祖祢不了。殃及儿孙 又汾阳颂云。每因无事侍师前。师指绳牀角上悬。举放却归本位立。分明一喝至今传 雪窦拈云。奇怪诸禅德。如今列其派者甚多。究其源者极少。总道百丈於喝下大悟。还端的也无。然刀刁相似。鱼鲁参差。若是明眼汉。瞒他一点不得。只如马祖道汝向后开两片皮将何为人。百丈竖起拂子。为复如虫御木。为复啐啄同时。诸人要会三日耳聋麽。大冶精金应无变色。圈悟勤云。雪窦道诸人要见三日耳聋麽。大冶精金应无变色。这语句沉却多少人了也。雪窦要出气。露一机一境。千古万古扑不破。诸人且莫错会好。大慧杲。自泐潭准和尚处。将谒圈悟勤。过张无尽。一日无尽谓曰。余阅雪窦拈古。至百丈再参马祖因缘曰。大冶精金应无变色。投卷叹曰。审如是。岂得有临济今日耶。遂作一颂曰。马师一喝大雄峰。深入髑髅三日聋。黄檗闻之惊吐舌。江西从此立宗风。后平禅师致书云。去夏读临济宗派。乃知居士得大机大用。且求颂本。余作颂寄之曰。吐舌耳聋师已晓。追胷祇得哭苍天。盘山会里翻筋斗。到此方知普化颠。诸方往往以余聪明博记。少知余者。师自江西法席来。必能辨优劣。试为余言之。大慧曰。公见处与真净死心合。张曰。何谓也。大慧举真净颂曰。客情步步随人转。有大威光不能现。突然一喝双耳聋。那吒眼开黄檗面。死心拈云。云岩要问雪窦。既是大冶精金应无变色。为甚麽却三日耳聋。诸人要知麽。从前汗马无人识。祇要重论盖代功。张拊几曰。不因公语。争见真净死心用处。若非二大老。难显雪窦马师尔。

住后。马师寄三瓮酱至。师集众上堂。开书了。拈拄杖指瓮曰。道得即不打破。道不得即打破。众无语。师打破归方丈 马祖一日问师。甚麽处来。师曰。山后来。祖曰。逢着一人麽。曰不逢着。祖曰。为甚麽不逢着。曰若逢着。即举似和尚。祖曰。甚麽处得这消息来。曰某甲罪过。祖曰。却是老僧罪过 有僧哭入法堂来。师曰。作麽。曰父母俱丧。请师选日。师曰。明日来一时埋却 沩山五峰云岩侍立次。师问沩山。并却咽喉唇吻。作麽生道。山曰。却请和尚道。师曰。不辞向汝道。恐已后丧汝儿孙。又问五峰。峰曰。和尚也须并却。师曰。无人处斫额望汝。又问云岩。岩曰。和尚有也未。师曰。丧我儿孙。

雪窦颂云。却请和尚道。虎头生角出荒草。十洲春尽花凋残。珊瑚树林日杲杲。和尚也并却。龙蛇阵上看谋略。令人长忆李将军。万里秋空飞一鹗。和尚有也未。金毛师子不踞地。两两三三旧路行。大雄山下空弹指。

师每上堂。有一老人。随众听法。一日众退。唯老人不去。师问。汝是何人。老人曰。某非人也。於过去迦叶佛时。曾住此山。因学人问。大修行人还落因果也无。某对云。不落因果。遂五百生堕野狐身。今请和尚代一转语。贵脱野狐身。师曰。汝问。老人曰。大修行人还落因果也无。师曰。不昧因果。老人於言下大悟。作礼曰。某已脱野狐身。住在山后。敢乞依亡僧。律送。师令维那白椎告众。食后送亡僧。大众聚议。大众皆安。涅槃堂又无病人。何故如此。食后师领众。至山后岩下。以杖挑出一死野狐。乃依法火葬。师至晚上堂举前因缘。黄檗便问。古人错祇对一转语。堕五百生野狐身。转转不错。合作个甚麽。师曰。近前来向汝道。檗近前打师一掌。师笑曰。将谓胡须赤。更有赤须胡。时沩山在会下作典座。司马头陁。举野狐话问。典座作麽生。座撼门扇三下。司马曰。太粗生。座曰。佛法不是这个道理。

真净颂云。不落藏锋不昧分。要伊从此脱狐身。人人尽道休官好。林下何曾见一人 真如喆颂云。大冶洪罏。烹佛烹祖。规模熔尽。识者罔措 僧问径山杲云。大修行人还落因果也无。前百丈道不落因果。为甚麽堕野狐身。径云。逢人但恁麽举。僧曰。祇如后百丈道不昧因果。为甚麽脱野狐身。径云。逢人但恁麽举。僧云。或有人问径山。大修行底人还落因果也无。未审和尚向他道甚麽。径曰。向你道逢人但恁麽举。杲复有颂云。不落不昧。石头土块。陌路相逢。银山粉碎。拍手呵呵笑一场。明州有个憨布袋 雪峰道圆禅师。依积翠日。宴坐下板。闻二僧举野狐话。一云不昧因果也未脱得野狐身。一云不落因果又何曾堕野狐来。师闻之耸然。因诣积翠庵。渡涧猛省。因见南公叙其事。未终涕交頥。南公令就侍者榻熟睡。睡觉忽起作偈曰。不落不昧。僧俗本无忌讳。丈夫气宇如王。争受囊藏被盖。一条楖[木*栗]甚纵横。野狐跳入金毛队。南公见为之助喜。

问如何是奇特事。师曰。独坐大雄峰。僧礼拜。师便打 普请钁地次。忽有一僧。闻鼓鸣。举钁头大笑便归。师曰。俊哉。此是观音入理之门。师归院乃唤其僧问。适来见甚麽道理便恁麽。曰适来肚饥。闻鼓声归吃饭。师乃笑。

镜清云。当时沩山有此一僧。鼓山云。当时沩山无此一僧 圈悟勤云。这僧洪音大振。直得一千五百人大善知识眼目定动。及乎勘证将来。却打个背翻筋斗。若不是沩山。争见汗马功高。后来道有此一僧。只得一半。道无此一僧。只得一半。今日板声钟声鱼声鼓声齐振。或有个拍手呵呵大笑。直向伊道。观世音菩萨来也 此章或列于沩山章。故诸师皆云沩山。此从传灯录。

僧问西堂。有问有答即且置。无问无答时如何。堂曰。怕烂却那。师闻举乃曰。从来疑这个老兄。曰请和尚道。师曰。一合相不可得 师谓众曰。有一人长不吃饭不道饥。有一人终日吃饭不道饱。

临济示众云。一人在孤峰顶上无出身之路。一人在十字街领亦无背面。那个在前。那个在后。不作维摩诘。不作傅大士。珍重。又云。有一人论劫在途中不离家舍。有一人离家舍不在途中。阿那个合受人天供养。妙喜拈临济语云。贼身已露。

云岩问。每日区区为阿谁。师曰。有一人要。岩曰。因甚麽不教伊自作。师曰。他无家活。

云岩煎茶次。道吾问。煎与阿谁。岩曰。有一人要。曰何不教伊自煎。岩曰。幸有某甲在。又药山问云岩。作甚麽。岩曰担屎。山曰。那个聻。岩曰在山。曰汝来去为谁。岩曰。替他东西。山曰。何不教并行。岩曰。和尚莫谤他。山曰。不合恁麽道。岩曰。如何道。山曰。还曾担麽。

师令僧去章敬处。见伊上堂说法。你便展开坐具礼拜。起将一隻鞋。以袖拂却上尘。倒头覆下。其僧到章敬。一依师旨。章敬云。老僧罪过。

黄龙新云。百丈逞尽神通。不如章敬道个老僧罪过。

僧问。抱璞投师。请师一鑑。师曰。昨夜南山虎齩大虫。曰不谬真诠。为甚麽不垂方便。师曰。掩耳偷铃汉。曰不遇中郎鑑。还同野舍薪。师便打。僧曰。苍天苍天。师曰。得与麽多口。曰罕遇知音。拂袖便行。师曰。百丈今日输却一半。(佛鑑云。虽得一场荣。刖却一双足)至晚侍者问。和尚被这僧不肯了便休。师便打。者曰。苍天苍天。师曰。罕遇知音。者作礼。师曰。一状领过 赵州参。师问。近离甚处。曰南泉。师曰。南泉近日有何言句。曰未得之人直须悄然。师曰。悄然一句且置。茫然一句作麽生道。州进前三步。师便喝。州作缩身势。师曰。大好悄然。州便出去。

或作州曰未得之人直须悄然。师便喝。州作怕势。师曰大好悄然。州作舞而出。

师有时说法竟。大众下堂。乃召之。大众回首。师曰。是甚麽。

药山目之为百丈下堂句。

上堂。灵光独耀。迥脱根尘。体露真常。不拘文字。心性无染。本自圆成。但离妄缘。即如如佛 问如何是大乘顿悟法要。师曰。汝等先歇诸缘。休息万事。善与不善世出世间一切诸法。莫记忆。莫缘念。放舍身心。令其自在。心如木石。无所辨别。心无所行。心地若空。慧日自现。如云开日出相似。但歇一切攀缘。贪嗔爱取垢净情尽。对五欲八风不动。不被见闻觉知所缚。不被诸境所惑。自然具足神通妙用。是解脱人。对一切境。心无静乱。不摄不散。透过一切声色。无有滞碍。名为道人。善恶是非俱不运用。亦不爱一法。亦不舍一法。名为大乘人。不被一切善恶空有垢净有为无为世出世间福德智慧之所拘繫。名为佛慧。是非好丑是理非理诸知见情。尽不能繫缚。处处自在。名为初发心菩萨。便登佛地 问对一切境。如何得心如木石去。师曰。一切诸法本不自言空。不自言色。亦不言是非垢净。亦无心繫缚人。但人自虗妄计着。作若干种解会。起若干种知见。生若干种爱畏。但了诸法不自生。皆从自己一念妄想颠倒取相而有。知心与境本不相到。当处解脱。一一诸法当处寂灭。当处道场。又本有之性不可名目。本来不是凡。不是圣。不是垢净。亦非空有。亦非善恶。与诸染法相应。名人天二乘界。若垢净心尽。不住繫缚。不住解脱。无一切有为无为缚脱心量。处於生死。其心自在。毕竟不与诸妄虗幻尘劳蕴界生死诸入和合。迥然无寄。一切不拘。去留无碍。往来生死。如门开相似。夫学道人。若遇种种苦乐称意不称意事。心无退屈。不念名闻利养衣食。不贪功德利益。不为世间诸法之所滞碍。无亲无爱。苦乐平怀。粗衣遮寒。粝食活命。兀兀如愚如聋。稍有相应分。若於心中广学知解。求福求智。皆是生死。於理无益。却被知解境风之所漂溺。还归生死海里。佛是无求人。求之即乖。理是无求理。求之即失。若着无求。复同於有求。若着无为。复同於有为。故经云。不取於法。不取非法。不取非非法。又云。如来所得法。此法无实无虗。若能一生心如木石相似。不被阴界五欲八风之所漂溺。即生死因断。去住自由。不为一切有为因果所缚。不被有漏所拘。他时还以无因缚为因。同事利益。以无着心应一切物。以无碍慧解一切缚。亦云应病与药 问如今受戒。身口清净。已具诸善。得解脱否。师曰。少分解脱。未得心解脱。亦未得一切处解脱。曰如何是心解脱及一切处解脱。师曰。不求佛法僧。乃至不求福智知解。垢净情尽。亦不守此无求为是。亦不住尽处。亦不欣天堂畏地狱。缚脱无碍。即身心及一切处皆名解脱。汝莫言少分戒身口意净便以为了。不知河沙戒定慧门。无漏解脱。都未涉一毫在。努力向前。须猛究取。莫待耳聋眼暗面皱髮白。老苦及身。悲爱缠绵。眼中流泪。心里慞惶。一无所据。不知去处。到恁麽时节。整理手脚不得也。纵有福智名闻利养。都不相救。为心眼未开。唯念诸境。不知返照。复不见佛道。一生所有善恶业缘悉现於前。或欣或怖。六道五蕴俱时现前。尽敷严好。舍宅舟船车轝。光明显赫。皆从自心贪爱所现。一切恶境。皆变成殊胜之境。但随贪爱重处。业识所引。随着受生。都无自由分。龙畜良贱亦总未定。问如何得自由分。师曰。如今得即得。或对五欲八风。情无取舍。悭嫉贪爱。我所情尽。垢净俱亡。如日月在空。不缘而照。心心如木石。念念如救头然。亦如香象渡河截流而过。更无疑滞。此人天堂地狱所不能摄也。夫读经看教语言。皆须宛转归就自己。但是一切言教。祇明如今鉴觉自性。但不被一切有无诸境转。是汝导师。能照破一切有无诸境。是金刚慧。即有自由独立分。若不能恁麽会得。纵然诵得十二韦陀典。祇成增上慢。却是谤佛。不是修行。但离一切声色。亦不住於离。亦不住於知解。是修行。读经看教。若准世间是好事。若向明理人边数此是壅塞人。十地之人脱不去流入生死河。但是三乘教。皆治贪嗔等病。祇如今念念若有贪瞋等病。先须治之。不用求覔义句知解。知解属贪。贪变成病。祇如今但离一切有无诸法。亦离於离。透过三句外。自然与佛无差。既自是佛。何虑佛不解语。祇恐不是佛。被有无诸法缚。不得自由。以理未立。先有福智。被福智载去。如贱使贵。不如先立理后有福智。若要福智。临时作得。撮土成金。撮金为土。变海水为酥酪。破须弥为微尘。摄四大海水入一毛孔。於一义作无量义。於无量义作一义。伏惟珍重 夫语须辨缁素。须识总别语。须识了义不了义教语。了义教辨清。不了义教辨浊。说秽法边垢拣凡。说净法边垢拣圣。从九部教。说向前众生无眼。须假人雕琢。若於聋俗人前说。直须教渠出家持戒修禅学慧。若是过量俗人。亦不得向伊与麽说。如维摩诘傅大士等类。若於沙门前说。他沙门已受白四羯磨讫。具足全是戒定慧力。更向他与麽说。名非时语。说不应时。亦名绮语。若是沙门。须说净法边垢。须说离有无等法。离一切修证。亦离於离。若於沙门中剥除习染。沙门除贪瞋病不去。亦名聋俗。亦须教渠修禅学慧。若是二乘僧。他歇得贪瞋病去尽。依住无贪将为是。是无色界。是障佛光明。是出佛身血。亦须教渠修禅学慧。须辨清浊语。浊法者贪瞋爱取等多名也。清法者菩提涅槃解脱等多名也。只如今鑑觉。但於清浊两流。凡圣等法。色声香味触法。世间出世间法。都不得有纤毫爱取。既不爱取。依住不爱取将为是。是初善。是住调伏心。是声闻人。是恋筏不舍人。是二乘道。是禅那果。既不爱取。亦不依住不爱取。是中善。是半字教。犹是无色界。免堕二乘道。免堕魔民道。犹是禅那病。是菩萨缚。既不依住不爱取。亦不作不依住知解。是后善。是满字教。免堕无色界。免堕禅那病。免堕菩萨乘。免堕魔王位。为智障地障行障故。见自己佛性。如夜见色。如云佛地断二愚。一微细所知愚。二极微细所知愚。故云有大智人破尘出经卷。若透得三句过。不被三段管。教家举喻。如鹿三跳出网。唤作廛外佛。无物拘繫得渠。是属然灯后佛。是最上乘。是上上智。是佛道上立。此人是佛。有佛性。是导师。是使得无所碍风。是无碍慧。於后能使得因果福智自由。是作车运载因果。处於生不被生之所留。处於死不被死之所碍。处於五阴。如门开。不被五阴碍。去住自由。出入无难。若能与麽。不论阶梯胜劣。乃至蚁子之身。但能与麽。尽是净妙国土不可思议。此犹是解缚语。彼自无疮。勿伤之也。佛疮菩萨等疮。但说有无等法。尽是伤也。有无管一切法。十地是浊流河众。作清流说。竖清相说浊过患。向前十大弟子。舍利弗富楼那。正信阿难邪信善星等。个个有榜样。个个有则候。一一被导师说破。不是四禅八定。阿罗汉等。住定八万劫。他是依执所行。被净法酒醉。故声闻人闻佛法。不能发无上道心。所以断善根人无佛性。教云唤作解脱深坑可畏之处。一念心退。堕地狱犹如箭射。亦不得一向说退。亦不得一向说不退。祇如文殊观音势至等。却来须陁洹地。同类诱引。不得言他退。当与麽时。祇唤作须陁洹人。祇如今鑑觉。但不被一切有无诸法管。透三句及一切逆顺境得过。闻百千万亿佛出世间。如不闻相似。亦不依住不闻。亦不作不依住知解。说他这个人退。不得量数。管他不着。是佛常住世间。而不染世法。说佛转法轮退。亦是谤佛法僧。说佛不转法轮不退。亦是谤佛法僧。肇公云。菩提之道不可图度。高而无上。广不可极。渊而无下。深不可测。语也垛生招箭。言鑑觉犹不是从浊辨清。许说如今鑑觉是。除鑑觉外别有。尽是魔说。若守住如今鑑觉。亦同魔说。亦名自然外道说。如今鑑觉是自己佛。是尺寸语。是图度语。似野干鸣。犹属黐胶门。本来不认自知自觉是自己佛。向外驰求覔佛。假善知识说出自知自觉作药。治个向外驰求病。既不向外驰求。病瘥须除药。若执住自知自觉。是禅那病。是彻底声闻。如水成氷。全氷是水。救渴难望。亦云。必死之病。世医拱手。无始不是佛。莫作佛解。佛是众生边药。无病不要吃药。药病俱消。喻如清水。佛是甘草和水。亦如蜜和水。极是甘美。若同清水边数。则不着不是。无是本有。亦云此理是诸人本有。诸佛菩萨唤作示珠人。从来不是个物。不用知渠解渠。不用是渠非渠。但割断两头句。割断有句不有句。割断无句不无句。两头迹不现。两头捉汝不着。量数管汝不得。不是欠少。不是具足。非凡非圣。非明非暗。不是有知。不是无知。不是繫缚。不是解脱。不是一切名目。何以不是实语。若为雕琢虗空。作得佛相貌。若为说道虗空。是青黄赤白作得。如云法无有比。无可喻故。法身无为。不堕诸数。故云圣体无名不可说。如实理空门难凑。喻如大末虫。处处能泊。惟不能泊於火焰之上。众生心亦尔。处处能缘。惟不能缘於般若之上。参善知识。求覔一知一解。是善知识魔。生语见故。若发四弘誓愿。愿度一切众生尽。然后我始成佛。是菩萨发智魔。誓愿不相舍故。若持斋戒修禅学慧。是有漏善根。纵然坐道场。示现成等正觉。度恒沙数人。尽证辟支佛果。是善根魔。起贪着故。若於诸法都无贪染。神理独存。住甚深禅定。更不昇进。是三昧魔。久躭玩故。至上涅槃离欲寂静。是魔业。若智慧脱若干魔网不去。纵解百本韦陁经。尽是地狱滓。若覔如佛相似。无有是处。如今闻说不着一切善恶有无等法。即为堕空。不知弃本逐末。却是堕空也。求佛求菩提。及一切有无等法。是弃本逐末。祇如今粗食助命。补破遮寒。渴则掬水吃。余外但是一切有无等法。都无纤毫繫念。此人渐有轻明分。善知识不执有有执无。脱得十句魔语。(师语录中又云。秖如今但无十句。浊心贪心爱心染心瞋心执心住心依心着心取心恋心。但是一句各有三句外。个个透过三句外。但是一切照用任听纵横。但是一切举动施为语默啼笑。尽是佛慧。未审十句浊心即十句魔语否。要当不外此意)出语不繫缚人。所有言说不自称师。说如谷响。言满天下无口过。堪依止。若道我能说能解说。我是和尚。汝是弟子。者个同於魔说。无端说道。目击道存。是佛不是佛。是菩提涅槃解脱等。无端说一知一解。见举一手竖一指。云是禅是道。者个语繫缚人未有住时。祇是重增比丘绳索。纵然不说。亦有口过。宁作心师。不师於心。不了义教。有人天师有导师。了义教中。不为人天师。不师於法。未能依得玄鑑。且依得了义教。犹有相亲分。若是不了义教。祇合聋俗人前说。祇如今但不依住一切有无诸法。亦不住无依住。亦不作不依住知解。是名大善知识。亦云惟佛一人是大善知识。为无两人。余者尽名外道。亦名魔说。如今祇是说破两头句。一切有无境法。但莫贪染。及解缚之事。无别语句教人。若道别有语句教人。别有法与人者。此名外道。亦名魔说。须识了义教不了义教语。须识遮语不遮语。须识生死语。须识药病语。须识逆顺喻语。须识总别语。说道修行得佛。有修有证。是心是佛。即心即佛。是佛说。是不了义教语。是不遮语。是总语。是升合担语。是拣秽法边语。是顺喻语。是死语。是凡夫前语。不许修行得佛。无修无证。非心非佛。亦是佛说。是了义教语。是遮语。是别语。是百石担语。是三乘教外语是逆喻语。是拣净法边语。是生语。是地位人前语。从须陁洹向上。直至十地。但有语句。尽属法尘垢。但有语句。尽属烦恼边收。但有语句。尽属不了义教。了义教是持。不了义教是犯。佛地无持犯。了义不了义教尽不许也。从苗辨地。从浊辨清。祇如今鑑觉。若从清边数。鑑觉亦不是清。不鑑觉亦不是(此处有脱误)清亦不是。不清亦不是。圣亦不是。不圣亦不是。见水浊说水浊过患。水若清。都无可说。说却浊他水。若有无问之问。亦有无说之说。佛不为佛说法。平等真如法界。无佛不度众生。佛不住佛。名真福田。须辨主客语。贪染一切有无境法。被一切有无境惑乱。自心是魔王。照用属魔民。祇如今鑑觉。但不依住一切有无诸法世间出世间法。亦不作不住知解。亦不依住无知解。自心是佛。照用属菩萨。心心(应衍)是主宰。照用属客尘。如波说水。照万象以无功。若能寂照不自玄旨。自然贯串於古今。如云神无照功。至功常存。能一切处为导师。众生性识。他为未曾踏佛阶梯。是黐胶性。多时黏着有无诸法。乍吃玄旨药不得。乍闻格外语。他信不及。所以菩提树下。四十九日。默然思惟。智慧冥朦难说无可比喻说众生有佛性。亦谤佛法僧。说众生无佛性。亦谤佛法僧。若言有佛性。名执着谤。若言无佛性。名虗妄谤。如云说佛性有。则增益谤。说佛性无。则损减谤。说佛性亦有亦无。则相违谤。说佛性非有非无。则戏论谤。始欲不说。众生无解脱之期。始欲说之。众生又随语生解。益少损多。故云我宁不说法。疾入於涅槃。向后返寻过去诸佛。皆说三乘法。向后假偈说。假立名字。本不是佛。向渠说是佛。本不是菩提。向渠说是菩提。涅槃解脱等。知渠担百石担不起。且与渠一升一合担。知渠难信了义教。且与渠说不了义教。且得善法流行。亦胜於恶法。善果限满。恶果便到。得佛则有众生到。得涅槃则有生死到。得明则有暗到。但是有漏因果翻覆。无有不相酬献者。若欲免见翻覆之事。但割断两头句。量数管不着。不佛不众生。不亲不疎。不高不下。不平不等。不去不来。但不着文字。隔渠两头。捉汝不得。免苦乐相形。免明暗相酬。实理真实亦不真实。虗妄亦不虗妄。不是量数物。喻如虗空不可修治。若心有少许作解。即被量数管着。亦如卦兆。被金木水火土管。亦如黐胶五处俱黏。魔王捉得。自在还家。夫教语皆三句相连。初中后善。初直须教渠发善心。中破善心。后始名好善。菩萨即非菩萨是名菩萨。法非法非非法。总与麽也。若祇说一句。令众生入地狱。若三句一时说。渠自入地狱。不干教主事说到。如今鑑觉是自己佛。是初善。不守住如今鑑觉。是中善。亦不作不守住知解。是后善。如前属然灯后佛。祇是不凡亦不圣。莫错说佛非凡非圣。此土初祖云。无能无圣为佛圣。若言佛圣者亦非。九品精灵龙畜等类。及释梵已来。皆能通变。上品精灵亦知古今百劫时事。岂得是佛。如阿修罗王身极长大。敌两倍须弥山。与帝释战时。知力不如。领百万兵众。入藕丝孔里藏。通变辩才不少。他且不是佛教语。节级奢缓升降不同。未悟未解唤作贪瞋。悟了唤作佛慧。故云不异旧时人。祇异旧时行履处 问斩草伐木掘地恳土。为有罪报相否。师云。不得定言有罪。亦不得定言无罪。有罪无罪。事在当人。若贪染一切有无等法。有取舍心在。透三句不过。此人定言有罪。若透三句外。心如虗空。亦莫作虗空想。此人定言无罪。又云。罪若作了。道不见有罪。无有是处。若不作罪。道有罪。亦无有是处。如律中本迷煞人。及转相煞。尚不得煞罪。何况禅宗下相承。心如虗空。不停留一物。亦无虗空相。将罪何处安着 古若有今。今亦有古。古若有佛。今亦有佛。如今若得。直至未来际得。祇如今一念。一念不被一切有无等法管。自古自今。佛祇是人。人祇是佛。亦是三昧定。不用将定入定。不用将禅想禅。不用将佛覔佛。如云法不求法。法不得法。法不行法。法不见法。自然得法。不以得更得。所以菩萨应如是正念於法。罄然独存。亦无知独存之法智。性自如如。非因所置。亦名体结。亦名体集。不是智知。不是识识。绝思量处。凝寂体尽。忖度永亡。如海大流尽。波浪不复生。亦云如大海水无风帀帀之波。忽知帀帀之波。此是细中之粗。亡知於知。还如细中之细。是佛境界。从此初知。名三昧之顶。亦名三昧王。亦名尔焰智。出生一切诸三昧。灌一切诸法王子顶。於一切色声香味触法刹土。成等正觉。内外通达。悉无有阂。一色一尘。一佛一色。一切佛一切色。一切尘一切佛。一切色声香味触法亦复如是。一一徧满一切刹土。此是细中之粗。是善境界。是一切上流知觉闻见。亦是一切上流出生入死。度一切有无等。是上流所说。亦是上流涅槃。是无上道。是无等等呪。是第一之说。於诸说中最为极深。无人能到。诸佛护念。犹如清波。能说一切水清浊深流广大之用。诸佛护念。行住坐卧若能如是。我时为现清净光明身。又云。如汝自等语等。我亦如然。一佛刹声。一佛刹香。一佛刹味。一佛刹触。一佛刹事。悉皆如是。从此上至莲花藏世界。纵广总皆如是。若守初知为解。名顶结。亦名堕顶结。是一切尘劳之根本。自生知见。无绳自缚。所知故繫。世有二十五。又散一切诸烦恼门。缚着於他。此初知。二乘见之。名为尔焰识。亦名微细烦恼。即便断除。既得除已。名为回神住空窟。亦名三昧酒所醉。亦名解脱魔所缚。世界成坏定力所持。漏向别国土都不觉知。亦名解脱深坑可畏之处。菩萨悉皆远离 为求无上菩提涅槃。犹是邪愿。於自己五阴。被人割截。都无烦恼。亦无一念生彼我心。若依住无一念。将为是。此名法尘垢。十地之人脱不去。流入生死河。而彼心持我慢。识逐利名者。云我得一切无碍。祇是自狂 此土初祖云。心有所是。必有所非。若贵一物。则被一物惑。信被信惑。不信又成谤。莫贵莫不贵。莫信莫不信 问如何是有情无佛性。无情有佛性。师云。从人至佛。是圣情执。从人至地狱。是凡情执。祇如今但於凡圣二境。有染爱心。是名有情无佛性。祇如今但於凡圣二境。及一切有无诸法。都无取舍心。亦无无取舍知解。是名无情有佛性。祇是无其情繫。故名无情。不同木石太虗黄花翠竹之无情。将为有佛性。若言有者。何故经中不见受记而得成佛者。祇如今鑑觉。但不被有情改变。喻如翠竹。无不应机。无不知时。喻如黄花。又云。若踏佛阶梯。无情有佛性。未踏佛阶梯。有情无佛性。

大小百丈。作小乘见解。莫是未曾见南阳。

未悟未解时名母。悟了名子。亦无无悟解知解。是名母子俱丧 一切言教。祇是治病。为病不同。药亦不同。所以有时说有佛。有时说无佛。实语治病。病若得瘥。个个是实语。治病若不瘥。个个是虗妄语。实语是虗妄语。生见故。虗妄是实语。断众生颠倒故。为病是虗妄。祇有虗妄药相治 圣地习凡因。佛入众生中。同类诱引。化导同渠。饿鬼肢节火然。与渠说般若波罗蜜。令渠发心。若一向在圣地。凭何得至彼共渠语。佛入诸类。与众生作船筏。同渠受苦。无限劳极。佛入苦处。亦同众生受苦。佛祇是去住自由。不同众生。佛不是虗空。受苦何得不苦。若说不苦。此语违负。等閒莫说错说佛神通自在不自在。且惭鬼人。不敢说佛是有为是无为。不敢说佛自由不自由。除赞药方外。不欲得露现两头丑陋。教云。若人安佛菩提置有所是边。其人得大罪。亦云。如不识佛人前。向渠与麽说无过。如无漏牛乳。能治有漏病。其牛者不在高原。不居下隰。此牛乳堪作药。高原喻於佛。下隰喻於众生。如云如来实智法身。又无比(应作此)病。辩才无碍。升腾自在。不生不灭。是名(应作明)生老病死。疼痛[病-丙+习][病-丙+习]。是暗吃菌羹患痢疾。而终是暗为藏明头迹。明暗都遣。莫取无取。亦无无取。他不明不暗。王宫生。纳耶输陁罗。八相成道。声闻外道妄想所计。如云非杂食身。纯陁云。我知如来决定不受不食。第一须具两隻眼。照破两头事。莫祇带一隻眼。向一边行。即有那一边到。功德天黑暗女相随。有智主人二俱不受。祇如今心如虗空相似。学始有所成。西国高祖云。雪山喻大涅槃。此土初祖云。心心如木石。三祖云。兀尔忘缘。曹溪云。善恶都莫思量。先师云。如迷人不辨方所。肇公云。闭智塞聪独觉冥冥者矣。文殊云。心同虗空故。敬礼无所观。甚深修多罗。不闻不受持。祇如今但是一切有无诸法。都不见不闻。六根杜塞。若能与麽学与麽持经。始有修行分。者个语逆耳苦口。可中与麽作得。至第二第三生。能向无佛处。坐大道场。示现成等正觉。变恶为善。变善为恶。使恶法教化十地菩萨。使善法教地狱饿鬼。能向明处解明缚。能向暗处解暗缚。(又云从色界向上。布施是病。悭贪是药。从色界向下。悭贪是病。布施是药。又云。从人至佛是得。从人至地狱是失。是非亦然。三祖云。得失是非一时放却)撮金成土。撮土成金。百般作得。变弄自由。於恒沙世界外有求救者。婆伽婆即披三十二相。现其人前。同渠语音。与渠说法随机感化。应物殊形。变现诸趣。离我我所。犹属彼边事。犹是小用。亦是佛事门中收大用者。大身隐於无形。大音匿於希声。如木中之火。如钟鼓之声。因缘未具时。不可言其有无。傍报生天弃之如涕唾。菩萨六度万行。如乘死尸过岸。如在牢狱厕孔得出。佛披三十二相。唤作垢腻之衣 无善缠。无恶缠。无佛缠。无众生缠。量数亦然。乃至都无一切量数缠。故云佛是出缠过量人。贪爱知解义句如母爱子。惟多与儿酥吃。消与不消。都总不知。此语喻十地受人天尊贵烦恼。生色界无色界禅定福乐烦恼。不得自在神通飞腾隐显。徧至十方诸佛净土听法之烦恼。学慈悲喜舍因缘烦恼。学空平等中道烦恼。学三明六通四无阂烦恼。学大乘心发四弘誓愿烦恼。初地二地三地四地明解烦恼。五地六地七地诸知见烦恼。八地九地十地菩萨双照二谛烦恼。乃至学佛果百万阿僧祇诸行烦恼。惟贪义句知解。不知却是繫缚烦恼。故云见河能漂香象 若执本清净本解脱。自是佛。自是禅道解者。即属自然外道。若执因缘修成证得者。即属因缘外道。执有即属常见外道。执无即属断见外道。执亦有亦无。即属边见外道。执非有非无。即属空见外道。亦云愚痴外道。祇如今但莫作佛见涅槃等见。都无一切有无等见。亦无无见。名正见。无一切闻。亦无无闻。名正闻 文殊是七佛祖师。亦云是娑婆世界第一主首菩萨。无端作见佛想闻法想。被佛威神力故。左降二铁围山。不是不解。特与诸学人作标则。令诸后学人莫作与麽见闻。但无一切有无等法。有无等见。一一个个透过三句外。是名如意宝。是名宝华承足。若作佛见法见。但是一切有无等见。名眼翳。见所见故。亦名见缠。亦名见盖。亦名见孽。祇如今念念及一切见闻觉知。及一切尘垢祛得尽。但是一尘一色。总是一佛。但起一念。总是一佛。三世五阴念念。谁知其数。是名佛[门@(幅-巾)]塞虗空。是名分身佛。

师尝云。但有举心动念。尽名破戒。此念云何名分身佛。天魔波旬。覔菩萨一念起处。便拟扑倒。此起念处可覔否。若不可覔见佛闻法底。文殊云何降二铁围山。

信着一切法。名信不具。亦名信不圆。亦名偏信不具。故名一阐提。如今欲得蓦直悟解。但人法俱泯。人法俱绝。人法俱空。透三句外。是名不堕诸数人。是信法者 佛是缠外人。无纤毫爱取。亦无无爱取知解。是名具足六度万行。若要庄严具。种种皆有。如不要则亦不失他。使得因果。福智自由 问从上祖宗。皆有密语。递相传授如何。师曰。无有密语。如来无有秘密藏。祇如今鑑觉语言分明。覔形相了不可得。是密语。从须陀洹向上。直至十地。但有语句。尽属法之尘垢。但有语句。尽属烦恼边收。但有语句。尽属不了义教。但有语句。尽不许也。了义教俱非也。更讨甚麽密语 供养者。净三业。前际无烦恼可断。中际无自性可守。后际无佛可成。是三际断。是三业清净。是三轮空。是三檀空。云何比丘给侍於佛。所谓不漏六根者。亦名庄严。空无诸漏。林树庄严。空无诸染。花果庄严。空无佛眼 问语也垛生招箭。言既垛生。不得无患。患累既同。缁素奚别。师云。但却发箭。涂中相拄。如其相差。必有所伤。谷中寻响。累劫无形。响在口边。得失在於来问。却问所归。还被於箭 问大通智胜佛。十劫坐道场。佛法不现前。不得成佛道。如何。师云。劫者滞也。亦云住也。住一善滞於十善。西国云佛。此土云觉。自己鑑觉滞着於善。善根人无佛性。故云佛法不现前。不得成佛道。触恶住恶。名众生觉。触善住善。名声闻觉。不住善恶二边。不依住将为是者。名二乘觉。亦名辟支佛觉。既不依住善恶二边。亦不作不依住知解。名菩萨觉。既不依住。亦不作无依住知解。始得名为佛觉。如云佛不住佛。名真福田。若於千万人中。忽有一人得者。名无价宝。能於一切处为导师。无佛处云是佛。无法处云是法。无僧处云是僧。名转大法轮。

僧问临济。大通智胜佛。十劫坐道场。佛法不现前。不得成佛道。未审此意如何。乞师指示。济云。大通者。是自己於处处达其万法无性无相。名为大通。智胜者。於一切处不疑。不得一法。名为智胜。佛者。心清净光明透彻法界。得名为佛。十劫坐道场者。十波罗蜜是。佛法不现前者。佛本不生。法本不灭。云何更有现前。不得成佛道者。佛不应更作佛。古人云。佛常在世间。而不染世间法。道流。你欲得作佛。莫随万物。心生种种法生。心灭种种法灭。一心不生。万法无咎。世与出世。无佛无法。亦不现前。亦不曾失。设有者。皆是名言章句。接引小儿。施设药病。表显名句。且名句不自名句。还是你目前昭昭灵灵鉴觉闻知照烛底。安一切名句 洪觉范智证传曰。经盖尝言。若人散乱心。入於塔庙中。一称南无佛。皆已成佛道。岂一部之经。首尾自相违戾。曰予论此经。盖皆象也。圣人非不欲正言。以有不可胜言者。惟象为能尽其意。佛意以智身不可以三昧处求故也。以智体无所住无所依故。若生想念。愿乐见之。即如所应现。无有处所依止故。犹如空谷响。但有应物之音。若呼之即应。无有处所可得。故华严经曰。有欲见普贤身及座者。但生想念是也。夫於散乱心时。一念佛号。便得觉道。但生想念。即见普贤。而十劫在定。谓佛法不现。徧会推求。谓普贤不见。非钝根所知之境也 幻寄曰。三师谈法华。如韩婴说诗。断章取义。好处不无。欲见大通智胜。只得一边。

常嗟今日所依之命。饥不得食则死。寒不得衣则死。被四大把定。不如先达者入火不烧。入水不溺。要烧便烧。要溺便溺。去住自由。十地菩萨亦水不能溺。火不能烧。倘要烧且不可得烧。他被量数管定。佛则不与麽。使得四大。风水自由。

琅琊云。药王十地。何以烧得。幻寄云。琅琊未识药王。

智浊照清。慧清识浊。在佛名照慧。在菩萨名智。在二乘及众生边名识。亦名烦恼。在佛名果中说因。在众生名因中说果。在佛名转法轮。在菩萨名法轮转。在菩萨名璎珞庄严具。在众生名五阴丛林。在佛名本地无明。是无明明。故云无明为道体。不同众生暗蔽无明。彼是所。此是能。彼是所闻。此是能闻。不一不异。不断不常。不来不去。是生语句。是出辙语句。不明不暗。不佛不众生。总与麽也 师凡作务执劳。必先於众。主者不忍。密收作具而请息之。师曰。吾无德。争合劳於人。既徧求作具不获。则亦不食。故有一日不作一日不食之语。流播诸方。唐元和九年正月十七日归寂。諡大智禅师。

池州南泉普愿禅师

郑州新郑人。姓王。依大愧山大慧禅师受业。嵩岳受具。初习相部及毗尼。既游讲肆。历听楞伽华严。入中百门观。精练玄义。后扣大寂之室。顿然忘筌。得游戏三昧。一日为众僧行粥次。马祖问。桶里是甚麽。师曰。这老汉。合取口。作恁麽语。祖便休。自是同参无敢诘问。贞元十一年。憩锡池阳。不下南泉三十余载。诸方目为郢匠 南泉山下有一庵主。人谓曰。近日南泉和尚出世。何不去礼见。主曰。非但南泉出世。直饶千佛出兴。我亦不去。师闻乃令赵州去勘。州去便设拜。主不顾。州从东过西。又从西过东。主亦不顾。州曰。草贼大败。遂拽下帘子便归。举似师。师曰。我从来疑着这汉。次日师与沙弥。携茶一瓶盏三隻到庵。掷向地上。乃曰。昨日底昨日底。主曰。昨日底是甚麽。师於沙弥背上拍一下曰。赚我来赚我来。拂袖便回。

雪窦显云。大小南泉赵州。被这担板汉勘破。

赵州问。道非物外。物外非道。如何是物外道。师便打。州捉住棒云。已后莫错打人。师曰。龙蛇易辨。衲子难瞒。

雪窦显云。赵州如龙无角。似蛇有足。当时不管尽法无民。直须吃棒了趁出。

翫月次。僧问。几时得似这个去。师曰。王老师二十年前亦恁麽来。曰即今作麽生。师便归方丈 师一日问黄檗。黄金为世界。白银为壁落。此是甚麽人居处。檗曰。是圣人居处。师曰。更有一人居何国土。檗乃叉手立。师曰。道不得。何不问王老师。檗却问。更有一人居何国土。师曰。可惜许 师问黄檗。定慧等学。明见佛性。此理如何。檗曰。十二时中不依倚一物。师曰。莫是长老见处麽。檗曰不敢。师曰。浆水钱且置。草鞋钱教阿谁还。

妙喜曰。不见道。路逢剑客须呈剑。不是诗人莫献诗。

师参百丈涅槃和尚。丈问。从上诸圣还有不为人说底法麽。师曰有。丈曰。作麽生是不为人说底法。师曰。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丈曰。说了也。师曰。某甲只恁麽。和尚作麽生。丈曰。我又不是大善知识。争知有说不说。师曰。某甲不会。丈曰。我忒煞为你说了也。

雪窦显颂云。佛祖从来不为人。衲僧今古竞头走。明镜当台列象殊。一一面南看北斗。斗柄垂。无处讨。拈得鼻孔失却口。

师与鲁祖归宗杉山四人。离马祖处。各谋住庵。於中路相别次。师插下拄杖云。道得也被这个碍。道不得也被这个碍。宗拽拄杖打师一下云。也只是这个。王老师说甚麽碍不碍。鲁云。只此一句语。大播天下。宗曰。还有不播者麽。鲁曰有。宗曰。作麽生是不播者。鲁作掌势 师同鲁祖杉山归宗吃茶次。鲁祖提起茶盏云。世界未成时。便有这个。师云。今人祇识这个。未识世界。宗云是。师云。师兄莫同此见麽。宗却拈起盏云。向世界未成时道得麽。师作掌势。宗以面作承掌势 麻谷持锡到章敬。遶禅牀三帀。振锡一下。卓然而立。敬云是是。(雪窦云错)谷又到师处。亦遶禅牀三帀。振锡一下。卓然而立。师云。不是不是。(雪窦云错)谷云。章敬道是。和尚为甚麽道不是。师云。章敬即是。是汝不是。此是风力所转。终成败坏。

雪窦颂云。此错彼错。切忌拈却。四海浪平。百川潮落。古策风高十二门。门门有路空萧索。非萧索。作者好求无病药。圈悟勤云。须是明取两错始得。雪窦要提活泼泼处。所以如此。若是皮下有血底汉。自然不向言句中作解会。有者道。雪窦代麻谷。下这两错。有甚麽交涉。殊不知。古人着语。锁断要关。这边也是。那边也是。毕竟不在这两头。庆藏主道。持锡遶禅牀。如是不是俱错。其实亦不在此 沩山喆云。章敬道是。也落在麻谷彀中。南泉道不是。也落在麻谷彀中。大沩即不然。忽有人持锡遶禅牀三帀卓然而立。但向伊道。未到这里。好与三十棒。

盐官谓众曰。虗空为鼓。须弥为椎。甚麽人打得。众无对。有僧举似师。师云。王老师不打这破鼓笛。

法眼别云。王老师不打 黄龙心云。南泉法眼。只知瞻前。不知顾后。且如盐官道。虗空为鼓。须弥为椎。什麽处是破处。还检点得出麽。直饶检点得破处分明。我更问你覔鼓在。

师与归宗麻谷。同去参礼南阳国师。师於路上画一圆相曰。道得即去。宗便於圆相中坐。谷便作女人拜。师曰。恁麽则不去也。宗曰。是什麽心行。师乃相唤便回。更不去礼国师。

雪窦颂云。由基箭射猿。绕树何太直。千个与万个。是谁曾中的。相呼相唤归去来。曹溪路上休登陟。复云。曹溪路坦平。为甚麽休登陟。

有一座主辞师。师问。甚麽处去。对曰。山下去。师曰。第一不得谤王老师。对曰。争敢谤和尚。师乃喷嚏曰多少。主便出去。

云居膺云。非师本意 先曹山云。赖也 石霜云。不为人斟酌 长庆云。请领话 云居锡云。座主当时出去。是会不会。

师一日掩方丈门。将灰围却门外曰。若有人道得即开。或有祇对。多未怯师意。赵州曰苍天。师便开门 陆大夫。与师见人双陆。指股子曰。恁麽不恁麽。正恁麽信彩去时如何。师拈起股子曰。臭骨头十八 陆大夫向师道。肇法师也甚奇怪。解道天地与我同根。万物与我一体。师指庭前牡丹花曰。大夫。时人见此一株花。如梦相似。陆罔测。

雪窦颂云。闻见觉知非一一。山河不在镜中观。霜天月落夜将半。谁共澄潭照影寒。圈悟勤云。南泉小睡语。雪窦大睡语。虽然作梦。却作得个好梦。前头说一体。这里说不同。闻见觉知非一一。山河不在镜中观。若道在镜中观。然后方晓了则不离镜处。山河大地草木丛林。莫将镜鑑。若将镜鑑。便为两段。但只可山是山。水是水。是法住法位。世间相常住。山河不碍眼光。且道向甚麽处观。还会麽。到这里。向霜天月落夜将半。这边与你打并了也。那边你自相度。还知雪窦以本分事为人麽。谁共澄潭照影寒。为复自照。为复共人照。须是绝机绝解。方到这境界。即今也不要澄潭。也不待霜天月落。即今作麽生 径山杲云。若向理上看。非但南泉谩他陆亘大夫一点不得。亦未摸着他脚跟下一茎毛在。若向事上看。非但陆亘大夫谩他南泉一点不得。亦未梦见他汗臭气在。或有出来道。大小径山说事说理。只向他道。但向理事上会取。复有颂云。天地同根伸一问。未曾抬步已亡家。无阴阳地花重发。玉本无瑕却有瑕 法昌遇。一日与讷首座。修花坛次乃问。南泉道。时人见此一株花如梦相似。且道你见似个甚麽。讷云。只是一株花。遇云。与麽则你也在南泉窠窟里。讷云。古人意作麽生。遇云。拈砖来。讷过砖了又问。遇云。古佛过去久矣。

师入宣州。陆亘大夫出迎。指城门曰。人人尽唤作雍门。未审和尚唤作甚麽。师曰。老僧若道。恐辱大夫风化。曰忽然贼来作麽生。师曰。老僧罪过 陆又问。弟子家中有一片石。或时坐或时卧。如今拟镌作佛得否。师曰得。陆曰。莫不得否。师曰。不得。

云岩云。坐即佛。不坐即非佛 洞山云。不坐即佛。坐即非佛 天童觉云。转功就位。转位就功。还他洞上父子。且道南泉意作麽生。直是针锥不入。

问父母未生时。鼻孔在甚麽处。师曰。父母已生了。鼻孔在甚麽处 师问神山。何处来。神山云。打罗来。师曰。手打脚打。山无语。师曰。你问我。我与你道。山如问。师曰。分明记取。已后遇明眼人举似他 师问座主。讲甚麽经。座主云。弥勒下生经。师云。弥勒几时下生。主云。现在天宫未来。师云。天上无弥勒。地下无弥勒。

洞山价举问云居膺。居云。天上无弥勒。地下无弥勒。未审谁与安名。洞山被问。直得禅牀振动。乃云。吾在云岩。曾问老人。直得火罏振动。今日被子问。直得通身汗流 大阳玄云。如今老僧举起。也有解问者。致将一问来。乃云。地动也 径山杲云。禅牀动火罏动地动。即不无三个老汉。要见南泉。直待弥勒下生始得。忽有个汉出来道。天上无弥勒。地下无弥勒。却教甚麽人下生。又向他作麽生祇对。但向他道。老僧罪过。

师住庵时。有一僧到庵。师向伊道。我上山去作务。待斋时作饭。自吃了。送一分上来。少时其僧作饭自吃了。却一时打破家事。就牀卧。师待不见来。便归庵见僧卧。师亦就伊边卧。僧便起去。师住后曰。我往前住庵时。有个灵利道者。直至如今不见。

翠岩芝云。两个汉。前不至村。后不至店。

问十二时中以何为境。师曰。何不问王老师。曰问了也。师曰。还曾与汝为境麽 僧问。师归丈室。将何指南。师曰。昨夜三更失却牛。天明起来失却火 师因东西两堂争猫儿。师遇之白众曰。道得即救取猫儿。道不得即斩却也。众无对。师便斩之。赵州自外归。师举前语示之。州脱履安头上而出。师曰。子若在。即救得猫儿也。

又归宗禅师剗草次。有讲僧来参。忽有一蛇过。师以鉏断之。僧曰。久向归宗。原来是个粗行沙门。师曰。你粗我粗。曰如何是粗。师竖起鉏头。曰如何是细。师作斩蛇势。曰与麽则依而行之。师曰。依而行之且置。你甚处见我斩蛇。僧无对 雪峰问德山。南泉斩猫意如何。德山以拄杖便打趁出。复召云会麽。峰云不会。山云。我与麽老婆心。犹自不会 盐官尚禅师问觉印。南泉斩猫意旨如何。印曰。须是南泉始得。印即以前语诘之。尚不能对。至僧堂忽大悟云。古人道。从今日去。更不疑天下老和尚舌头。信有之矣。述偈呈印曰。须是南泉第一机。不知不觉蓦头锥。觌面若无青白眼。还如[咸鸟][咸鸟]守空池。举未绝。印竖拳云。正当恁麽时作麽生。尚掀倒禅牀。印遂喝。尚云。贼过后张弓 圈悟勤云。这斩猫话。天下丛林商量浩浩地。有者道。提起处便是。有底道。在斩处且得。都没交涉。他若不提起时。亦帀帀地作尽道理。殊不知。古人他有定乾坤底眼。有定乾坤底剑。你且道。毕竟是谁斩猫儿。只如南泉提起云道得即不斩。当时忽有人道得。且道南泉斩不斩。所以道。正令当行。十方坐断。出头天外看。谁是个中人。其实当时元不斩。此话亦不在斩与不斩处。此事知如此分明。不在情尘意见上讨。若向情尘意见上讨。则孤负南泉去。但向当锋剑刃上看。是有也得。无也得。不有不无也得。所以古人道。穷则变。变则通。而今人不解变通。只管语句上走。南泉恁麽提起。不可教人合下得甚语。只要教人自荐各各自用自知。若不恁麽会。卒摸索不着。又云。南泉云。子若在救得猫儿。真个恁麽不恁麽。南泉云。道得即不斩。如击石火。似闪电光。赵州头戴草鞋出。他参活句。不参死句。日日新时时新千圣移易一丝毫不得。须是运出自己家珍。方见古人全机大用 真净云。大众。只如赤眼斩蛇向其僧道。我粗你粗。且道古人见处作麽生。遂举拂子云。今日归宗举拂子。与当时归宗斩蛇。是同是别。良久云。人人有个天真佛。妙用纵横总不知。今日分明齐指出。斩蛇举拂更由谁。又云。南泉斩猫儿。归宗斩蛇。丛林中商量。还有优劣也无。优劣且止。只如赵州戴靸鞋出去。又作麽生。若也於此明得。德山诃佛骂祖。有甚麽过。於此不明。丹霞烧木佛。院主眉须落。所以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喝一喝下座 妙喜云。归宗斩蛇。南泉斩猫儿。学语之流。多谓之当机妙用。亦谓之大用现前不存轨则。殊不知。总不是这般道理。具超方眼。举起便知落处。若大法不明。打瓦钻龟。何时是了 雪窦显。南泉斩猫颂。两堂都是杜禅和。拨动烟尘不奈何。赖得南泉行正令。一刀两段任偏颇 赵州戴鞋颂。公案圆来问赵州。长安城里任閒游。草鞋头戴无人会。归到家山即便休。

师示众云。唤作如如。早是变了也。如今师僧。须向异类中行。归宗云。虽行畜生行。不得畜生报。师云。孟八郎汉又与麽去也。

德山密云。南泉中毒也 保宁勇颂云。张公移住在深村。被贼潜身入后门。锅子一时偷去了。更来敲瓦玩儿孙 道吾宗智禅师。离药山见师。师问。闍黎名甚麽。吾曰宗智。师曰。智不到处作麽生宗。吾曰。切忌道着。师曰。灼然道着即头角生。三日后。吾与云岩在后架把针。师见乃问。智头陀。前日道。智不到处切忌道着。道着即头角生。合作麽生行履。吾便抽身入僧堂。师便归方丈。吾又来把针。云岩曰。师弟为何不祇对和尚。吾曰。你不妨灵利。岩不荐。却问师。智头陀为甚不祇对和尚。师曰。他却向异类中行。岩曰。如何是异类中行。师曰。不见道。智不到处切忌道着。道着即头角生。直须向异类中行。岩亦不会。吾乃与岩归药山。岩举前话问山。山曰。子作麽生会。岩无对。山乃大笑。岩复问。如何是异类中行。山曰。吾今日困倦。且待别时来。岩曰。某甲特为此事归来。山曰。且去。岩便出。吾在方丈。闻岩不荐。不觉齩得指头血出。却下来问岩。师兄去问和尚那。因缘作麽生。岩曰。和尚不与某甲。说吾便低头 赵州问。异即不问。如何是类。师以两手拓地。州近前一踏踏倒。却向涅槃堂里呌悔悔。师令侍者问曰。悔个甚麽。州曰。悔不更与两踏。

师云。文殊普贤。昨夜三更相打。每人与二十棒趁出院了也。赵州云。和尚棒教谁吃。师曰。王老师过在甚麽处。州乃作礼。

石庵玿颂。是贼识贼精识精。南泉无过强惺惺。赵州礼拜归堂去。前箭犹轻后箭深 径山杲颂。南泉无过口能招祸。赵州礼拜草贼大败。径山不管结案据欵。文殊普贤且过一边。

师曰。我十八上。便解作活计。

赵州云。我十八上。便解破家散宅。

师示众云。江西马祖说。即心即佛。王老师不恁麽道。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恁麽道有过麽。赵州礼拜而出。时有一僧。随问赵州曰。上座礼拜便出。意作麽生。州曰。汝却问取和尚。僧乃问。适来谂上座意作麽生。师曰。他却领得老僧意旨。

黄龙心云。古人恁麽道。譬若管中窥豹。但见一斑。设使入林不动草。入水不动波。犹是骑马向氷凌上行。若是射雕手。何不向蛇头揩痒。良久云。鸳鸯绣出自金针 径山杲云。两个老汉。虽善靴里动指头。殊不知旁观者丑。

师问僧云。夜来好风。僧云。夜来好风。师云。吹折门前一株松。僧云。吹折门前一株松。次问一僧云。夜来好风。僧云。是甚麽风。师云。吹折门前一株松。僧云。是甚麽松。师云。一得一失。

赵州到一庵主处问。有麽有麽。主竖起拳头。州曰水浅不是泊船处。便行。又到一庵主处问。有麽有麽。主亦竖起拳头。州曰。能纵能夺能杀能活。便作礼 赵州闻沙弥喝向侍者曰。教伊去者乃教去。沙弥便珍重。州曰。沙弥得入门。侍者在门外 法眼因僧来参次。眼以手指帘。寻有二僧。齐去卷帘。眼云。一得一失。

上堂。王老师。自小养一头水牯牛。拟向溪东牧。不免犯他国王水草。拟向溪西牧。不免犯他国王水草。不如随分纳些些。总不见得。

云门云。且道牛内纳。牛外纳。直饶你说得纳处分明。我更问你覔牛在 云峰悦云。说甚纳些子。尽乾坤大地色空明暗情与无情。总在翠岩这里。放行则随缘有地。把住则逃窜无门。且道放行好把住好。幻寄云。随邪逐恶汉。

上堂。王老师卖身去也。还有人买麽。一僧出曰。某甲买。师曰。不作贵不作贱。汝作麽生买。僧无对。

卧龙代云。属某甲去也 禾山代云。是何道理 赵州代云。明年与和尚缝一领布衫 雪窦显云。虽然作家竞买。要且不善轮机。且道南泉还肯麽。雪窦也拟酬个价。直令南泉进且无门。退亦无地。不作贵不作贱。作麽生买。别处容和尚不得。

师云。三世诸佛不知有。狸奴白牯却知有。

大沩智云。三世诸佛既不知有。狸奴白牯又何曾梦见。灼然须知向上有知有底人始得。且作麽生是知有底人。吃官酒卧官街。当处死当处埋。沙场无限英雄汉。堆山积岳露尸骸 径山杲颂。三世诸佛不知有。老老大大外边走。眼皮盖尽五须弥。大洋海里翻筋斗。狸奴白牯却知有。瀑布不溜青山走。却笑无端王老师。错认簸箕作熨斗。

师巡堂次。牵一头牛入堂。首座以手拊牛背一下。师便休去。赵州以草二束。放在首座前 师至庄所。庄主预备迎奉。师曰。老僧居常出入不与人知。何得排办如此。庄主曰。昨夜土地报道。和尚今日来。师曰。王老师修行无力。被鬼神觑见。侍者便问。和尚既是善知识。为甚麽被鬼神觑见。师曰。土地前更下一分饭。

玄觉云。甚麽处是土地前更下一分饭 云居锡云。是赏伊罚伊。只如土地前见。是南泉不是南泉 天童觉云。老僧当时若见庄主与麽道。便与捉住云。放汝不得。何故。不见道。来说是非者。便是是非人 因圣頴云。南泉被这僧一问。不免向鬼窟里作活计。

师问维那。今日普请作甚麽。对曰拽磨。师曰。磨从你拽。不得动着磨中心树子。那无语。

保福代云。比来拽磨。如今却不成 法眼代云。恁麽即不拽也。

上堂。然灯佛道了也。若心诸所思。出生诸法。虗假不实。何以故。心尚无有。云何出生诸法。犹如形影分别虗空。如人取声安置箧中。亦如吹网欲令气满。故老宿云。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且教你兄弟行履。据说十地菩萨住首楞严三昧。得诸佛秘密法藏。自然得一切禅定解脱神通妙用。至一切世界普现色身。或示现成等正觉。转大法轮。入涅槃。使无量入毛孔。演一句经无量劫。其义不尽。教化无量亿千众生。得无生法忍。尚唤作所知愚。极微细所知愚。与道全乖。大难大难。珍重 上堂。诸子。老僧十八上解作活计。有解作活计者出来。共你商量。是住山人始得。良久。顾视大众合掌曰。珍重无事。各自修行。大众不去。师曰。如圣果大可畏。勿量大人尚不奈何。我且不是渠。渠且不是我。渠争奈我何。他经论家。说法身为极则。唤作理尽三昧。义尽三昧。似老僧向前被人教返本还源去。几恁麽会。祸事。兄弟。近日禅师太多。觅个痴钝人不可得。不道全无。於中还少。若有。出来共你商量。如空劫时有修行人否。有无作麽不道。阿你。寻常巧唇薄舌。及乎问着。总皆不道。何不出来。莫论佛出世时事。兄弟。今时人担佛着肩上行。闻老僧言心不是佛。智不是道。便聚头拟推老僧。无你推处。你若束得虗空作棒。打得老僧着一任推。时有僧问。从上祖师至江西大师。皆云即心是佛。平常心是道。今和尚云心不是佛。智不是道。学人悉生疑惑。请和尚慈悲指示。师乃抗声答曰。你若是佛。休更涉疑。却问老僧。何处有恁麽傍家疑佛来。老僧且不是佛。亦不曾见祖师。你恁麽道。自觅祖师去。曰和尚恁麽道。教学人如何扶持得。师曰。你急手托虗空着。曰。虗空无动相。云何托。师曰。你言无动相。早是动也。虗空何解道我无动相。此皆是你情见。曰虗空无动相。尚是情见。前遣某甲托何物。师曰。你既知。不应言托。拟何处扶持他。曰即心是佛既不得。是心作佛否。师曰。是心是佛。是心作佛。情计所有。斯皆想成。佛是智人。心是采集主。皆对物时。他便妙用。大德莫认心认佛。设认得。是境被他。唤作所知愚。故江西大师云。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且教你后人恁麽行履。今时学人。披个衣服。傍家疑恁麽閒事。还得否。曰既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和尚今却云心不是佛智不是道。未审若何。师曰。你不认心是佛。智不(此字应衍)是道。老僧勿得心来。复何处着。曰总既不得。何异(或作与非)太虗。师曰。既不是物。比什麽太虗。又教谁异不异。曰不可无他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师曰。你若认这个。还成心佛去也。曰请和尚说。师曰。老僧自不知。曰何故不知。师曰。教我作麽生说。曰可不许学人会道。师曰。会甚麽道。又作麽生会。曰某甲不知。师曰。不知却好。若取老僧语。唤作依通人。设见弥勒出世。还被他撏却头毛。曰使后人如何。师曰。你且自看。莫忧他后人。曰前不许某甲会道。今复今。某甲自看。未审如何。师曰。冥会妙会许你。作麽生会。曰如何是妙会。师曰。还欲学老僧语。纵说是老僧说。大德如何。曰某甲若自会。即不烦和尚。乞慈悲指示。师曰。不可指东指西赚人。你当哆哆和和时。怎麽不来问老僧。今时巧黠。始道我不会。图甚麽。你若此生出头来道。我出家作禅师。如未出家时。曾作甚麽来。且说看共你商量。曰恁麽时某甲不知。师曰。既不知。即今认得可可是邪。曰认得既不是。不认是否。师曰。认不认是什麽语话。曰到这里某甲转不会也。师曰。你若不会。我更不会。曰某甲是学人即不会。和尚是善知识合会。师曰。这汉向你道不会。谁论善知识。莫巧黠。看他江西老宿在日。有一学士问。如水无筋骨。能胜万斛舟。此理如何。老宿云。这里无水亦无舟。论什麽筋骨。兄弟。他学士便休去。可不省力。所以数数向道佛不会道。我自修行。用知作麽。曰如何修行。师曰。不可思量得。向人道。恁麽修恁麽行。大难。曰还许学人修行否。师曰。老僧不可障得你。曰某甲如何修行。师曰。要行即行。不可专寻他辈。曰若不因善知识指示。无以得会。如和尚每言修行须解始得。若不解。即落他因果。无自由分。未审如何修行。即免落他因果。师曰。更不要商量。若论修行。何处不去得。曰如何去得。师曰。你不可逐背(应是辈字)寻得。曰和尚未说。教某甲作麽生寻。师曰。纵说何处觅去。且如你从旦至夜。忽东行西行。你尚不商量道去得不得。别人不可知得你。曰当东行西行总不思量。是否。师曰。恁麽时。谁道是不是。曰和尚每言我於一切处而无所行。他拘我不得。唤作徧行三昧。普现色身。莫是此理否。师曰。若论修行。何处不去。不说拘与不拘。亦不说三昧。曰何异有法得菩提道。师曰。不论异不异。曰和尚所说修行。迢然与大乘别。未审如何。师曰。不管他别不别。兼不曾学来。若论看教。自有经论座主。他教家实大可畏。你且不如听去好。曰究竟令学人作麽生会。师曰。如汝所问。元只在因缘边看。你且不奈何。缘是认得六门头事。你但会佛那边。却来我与你商量。兄弟。莫恁麽寻逐。不住恁麽。不取古人语行菩萨行。唯一人行。天魔波旬领诸眷属。常随菩萨后。觅心行起处。便拟扑倒。如是经无量劫。觅一念异处不可得。方与眷属礼辞。赞叹供养。犹是进修位。中下之人便不奈何。况绝功用处。如文殊普贤。更不话他。兄弟。作麽生道行是无。觅一日行底人不可得。今时傍家从年至岁。只是觅究竟。作麽生空弄唇舌生解。曰当恁麽时。无佛名。无众生名。使某甲作麽图度。师曰。你言无佛名无众生名。早是图度了也。亦是记他言语。曰若如是。悉属佛出世时事了。不可不言。师曰。你作麽生言。曰设使言。言亦不及。师曰。若道言不及是及语。你虗恁麽寻逐。谁与你为境。曰既无为境者。谁是那边人。师曰。你若不引教来。即何处论佛。既不论佛。老僧与谁论这边那边。曰果虽不住道。而道能为因。如何。师曰。是他古人。如今不可不奉戒。我不是渠。渠不是我。作得伊如狸奴白牯行履。却快活。你若一念异。即难为修行。曰云何一念异难为修行。师曰。才一念异。便有胜劣二根。不是情见。随他因果。更有什麽自由分。曰每闻和尚说。报化非真佛。亦非说法者。未审如何。师曰。缘生故非。曰报化既非真佛。法身是真佛否。师曰。早是应身也。曰若恁麽。即法身亦非真佛。师曰。法身是真非真。老僧无舌。不解道。你教我道即得。曰离三身外。何法是真佛。师曰。这汉共八九十老人相骂。向你道了也。更问甚麽离不离。拟把楔钉他虗空。曰伏承华严经是法身佛说。如何。师曰。你适来道什麽语。其僧重道。(或作问)师顾视叹曰。若是法身说。你向甚麽处听。曰某甲不会。师曰。大难大难。(传灯至此云。好去珍重。遂止。而师语录复有下文)汝看亮座主。是蜀中人。解讲三十二本经论。於江西讲次。来见开元寺老宿。宿问。见说座主解讲经。是否。主云。不敢。宿云。将什麽讲。主云。将心讲。宿云。心如工伎儿。意如和伎者。争解讲得。主云。莫是虗空讲得。宿云。却是虗空讲得。主拂袖便行。宿召座主。主回首。宿云。是什麽。主便开悟。兄弟。看他快利。麽。僧云。据和尚说。即法身说法。师云。若如是会。早是应身了也。僧云。既是应身。岂无说法者。师云。我不知。云某不会。师云。不会却好。免与他分疎。问教中道。法身大士会处。即见法身佛。地位菩萨。即见报身佛。二乘唯见化身佛。莫是此理否。师曰。我眼不曾看教。兼无耳孔不曾听。你自看取。若如是忆持。即已后始不奈何。如似弄珠说珠光徧。有金盘在即得。忽被拈却金盘去。何处弄珠。向什麽处寻他光徧与不徧。学人礼拜。和尚笑云。大难大难。古人骂你唤作田猎鱼捕。唤作搬粪人。好去珍重 示众。真理一如。潜行密用。无人觉知。呼为(应有无字)渗智。亦云无渗不可思议等。空不动性。非生死流。道是大道。无碍涅槃。妙用自足。始与一切行处而得自在。故云於诸行处无所而行。亦云徧行三昧。普现色身。只为无人知他用处。无踪迹。不属见闻觉知。真理自通。妙用自足。大道无形。真理无对。所以不属见闻觉知。无麤细想。如云不闻闻是大涅槃道。这个物不是闻不闻。僧问。大道不属见闻觉知。未审如何契会。师云。须会冥契自通。亦云了因。非从见闻觉知有。见知属缘。对物始有。者个灵妙不可思议。不是有对。故云妙用自通。不依傍物。所以道通。不是依通。事须假物方始得见。所以道。非明暗法。离有离无。潜理幽通。无人觉知。亦云冥会真理。非见闻觉知。故云息心达本源。故号如如佛。毕竟无依自在人。亦云本果。不从生因之所生。文殊云。惟从了因之所了。不从生因之所生。从上已来。只教人会道。更不别求。若思量作得道理。尽属句义。三乘五性义理。无不唤作行履。处处受用具足即得。若论道即不是。一向躭着。被他识拘。亦云世间智。教云一向躭着三藏学者。为田猎鱼捕。为利养故煞害大乘。亦云贪欲成性。所以云。佛不会道。我自修行。我自有妙用。亦云正因。了六波罗蜜空。即物拘我不得。所以祖师西来。恐你诸人迷着因果地位。故来传法救迷情。顿悟花情已。性是花种性。亦云菩提花。故江西老宿云。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先祖虽说即心即佛。是一时间语。空拳黄叶止啼之说。如今多有人。唤心作佛。唤智为道。见闻觉知皆是道。若如是会者。何如(应作殊)演若达多迷头认影。设使认得。亦不是汝本来头。故大士诃迦旃延。以生灭心。说实相法。皆是情见。若言即心即佛者。如兔马有角。非心非佛。牛羊无角。汝心若是佛。亦何用非他有无形相。以何是道。所以教中不许。宁作心师。不师於心。心如工伎儿。意如和伎者。故云佛有道。心(此处有脱误原录如是姑因之)不离见闻觉知。皆属因缘而有。皆是照物而有。不可常照。所以心智俱不是道。且大道非明暗法。虽(应作离)有无数。数不能及。如空劫时。无佛名。无众生名。与麽时正是道。只是无人觉知见他。数不及他。唤作无名大道。早属名句了也。所以真理一如。更无思想。才有思想。即被阴拘。便有众生名。有佛名。佛出世来。唤作三界智人。只如未出世时。唤作什麽。如云不得而得有无而兴大慈。佛出世。只令人会道体非凡圣。唤作还源归本。体解大道。今日既如是会道。即无量劫来六道四生。皆有去来。是暂时行履处。先圣本行集云。我无所不行。一切众生。虽在如是行处。为无了因故生贪欲。名为在缠。不得自在。暂时岐路。云驶月运。舟行岸移。众生妄想。物无不住。岂况理能迁变。今既如是会。却向里许行履。不同前时。为了因。会本果故。了阴界空。六波罗蜜空。所以得其自在。若不向里许行履。如何摧剉得五种贪。二种欲。不守住声闻。随於劫数。所以诸佛菩萨。具福智二严。为了因。了六波罗蜜空。体者个受用。所以不存知见。始得自在。若有知见。即属地位。便有分剂心量。被因果隔。唤作酬因答果佛。不得自在。所以大圣诃他。为内见外见情量不尽二障二愚。所以见河能漂香象。真理无形。如何知见。大道无形。理绝思量。今日行六波罗蜜。先用了因。会本果故。了此物是方便受用。始得自由。去住自在无障碍。亦云方便勤庄严。亦云微妙净法身。具相三十二。只是不许分剂心量。若无如是心。一切行处乃至弹指合掌。皆是正因。万善皆同无终。(此字应是作字)始得自在。所以天魔外道求我不得。唤作无住心。亦云无渗智。不思议妙用自在。菩提涅槃。皆是修行人境界。皆属明句。若会本来非凡物。即水不能洗水。何以故。本来无物故。经云我王库中实无如是刀。又云功德天黑暗女。有智主人二俱不受。所以道非明暗。故云性海不是觉海。觉海涉缘。即须对物。他便妙用。无人觉知。唤作极微细透金色水尘。菩萨所因。唤作受用具。若水不洗水。即体不是明暗。亦云无渗智。又云无碍智。若如是即一切处拘我不得。如今更别求建立义句。觅胜负知解语言。言众生劣有佛圣救众生。求佛菩提。皆属贪欲。亦云破戒比丘。与道悬隔。大道无明。未曾有暗。非三界摄。非去来今。如来藏实不覆藏。师子何曾在窟。五阴本空。何曾有处所。且法身无为。不堕诸数。法无动摇。不依六尘。故经云。佛性是常。心是无常。所以智不是道。心不是佛。如今且莫唤心作佛。莫作见闻觉知会。者个物。且本来无许多名字。妙用自通。数量管他不得。是大解脱。所以道人心无住处。踪迹不可寻。故云无渗智。不思议智。看他池州崔使君。问五祖大师云。徒众五百。何以能大师独受衣传信。余人为甚麽不得。五祖云。四百九十九人。尽会佛法。惟有能大师。是过量人。(是过量人。或作不会佛法)所以传衣信。崔云。故知道非愚智。便告大众。总须记取。师云。记得属第六识。不堪无事珍重 又云。暂时披垢腻之衣来。为人说破。不是凡圣物。他家早晚与人为因。亦不曾与人为果。若与人为因。即不自在。被因果所拘。不得自由。佛未出世时。无人会得。若出世边论。还许少分会。但以冥理自通。无师自尔。本自无物。由是见闻觉知。即是报化。所以三十二相异体。故若离彼。即同如来。报化佛总打却。何处存立。不是不许。只如弥勒又作凡夫。他炽然行六波罗蜜。他家触处去得。因什麽便不许他。他不曾滞着凡圣。所以那边会了。却来这边行履。始得自由分。今时学人。多分出家。不肯入家。好处即认。恶处即不认。争得。所以菩萨行於非道。是为通达佛道。他家去住得自由。且如何。若知即被知处所拘。若不恁麽。争得不许他。他者个定不曾变异。若不定。即属造化也。他那个早晚曾变动。所以十二分教。决定不是我。我即向十二分教中行履得。若十二分教是我。即受变也 又云。大道一如。无师自尔。若能如如不变。故不曾迷。报化非真佛。莫认法身。凡圣果报皆是影。若认着。即属无常生灭也。粗细而论。纤毫不立。穷理尽性。一切全无。如世界未成时。洞然空廓。无佛名无众生名。始有少分相应。直向那边会了。却来这里行履。不证凡圣果位。据本而论。实无少法可得。岂况三乘五性差别名数。但是有因有果。尽属无常生灭也 又云。心如枯木。始有少许相应 又云。但会取无量劫来性不变异。即是修行。妙用而不住。便是菩萨行。达诸法空。妙用自在。色身三昧。炽然行六波罗蜜空。处处无碍。游於地狱。犹如变观。(准法华。变当作园)不可道伊不得作用。众生无量劫来。迷於本性。不自了体。云尘暂翳。着诸恶欲。云驶月运。舟行岸移。暂时岐路不得自在。种种受苦。不自觉知。乃至今日会取从来性。与今日不别 师将顺世。第一座问。和尚百年后。向甚麽处去。师曰。山下作一头水牯牛去。座曰。某甲随和尚去。还得也无。师曰。汝若随我。即须衔取一茎草来。师乃示疾。大和八年甲寅十二月二十五日凌晨。告门人曰。星翳灯幻亦久矣。勿谓吾有去来也。言讫而逝。世寿八十七。腊五十八。

指月录卷之八

共收到 0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11月22日 09:08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