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眼藏 永觉和尚广录卷第八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9年11月21日 · 43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嗣法弟子 道霈 重编

  佛事

  鼓山天王殿上梁

  栋隆斯吉。横开解脱之门。护法俨临。永作金汤之固。示众生归元之路。防僧海外侮之侵。自然海晏河清。风和日暖。更有究竟圆满一句。作么生道。坐断千峰平若掌。顿教大地尽黄金。

  鼓山大雄殿上梁

  白云峰下紫云屯。金殿崔嵬奉至尊。石鼓一声天地震。灵源澎湃喜长存。

  新建禅堂成挂钟板

  石鼓峰头。是何时节。峻岭老寒松。清风拂白月。室内一孤灯。庭前三尺雪。洞上至今水逆流。亘古亘今无断绝。分付渠侬为举扬。金口木舌分明说。

  宝善挂钟板

  宝山深处旧丛林。此日翻成特地新。堂内谁能轻拟议。帘前报告要分明。挂钟板毕。复云。帘前报告要分明。狮吼争同野干鸣。忽得一声山海震。直教大地尽醒醒遂击。

  天宁寺禅堂挂钟板

  观世音耳中有眼。憍陈如舌上生苔。若要那事分明。全凭此老打开。二百余年曾放下。而今偶尔举将来。一声直透威音外。露柱灯笼笑满腮。

  落发

  金刀挥处露堂堂。脑后须㬰放异光。直使魔宫俱震裂。衲僧鼻孔正昂藏。

  阶前刬草障云消。烈火光中发异苗。个个头颅元似佛。不劳弹指出尘嚣。

  付衣

  托衣云。会么。此非娘生裈裤。亦非婆与衣衫。多子塔前共谈斯事。黄梅夜半默自传来。昔日大庾岭头。不堪提掇。今朝苕溪岸畔。正好承当。若夫一线相通。便已全身披搭。未能脱体风流。权且依例信受。

  为闻谷大师起龛

  八角磨磐随日转。三脚驴儿逐电过。一生唱此无腔曲。直至于今谁敢和。恭惟。闻谷大师之灵。夺白马令。续云栖案。白云峰下。见鬼见神。苕溪岸畔。入泥入水。陶家轮。拨转向上机关。破沙盆。托出从前佛祖平生。好向放行中把住。直令窥伺无门。今日请。向把住中放行。共喜追送有路。祇如放行一句。作么生道。泥牛吼出江干道。踏破前山几片云。

  为闻谷大师挂真

  挂角羚羊善躲身。直教千圣总难寻。今朝落在山僧手。不免掀开示个人。遂挂真云。聻。双瞳炯炯如秋日。照破山河没点尘。

  为闻谷大师封塔

  以手打圆相云。出而圣入而神。不离这个。骑虎头把虎尾。还渠作家。恭惟。真寂开山。闻谷大师之灵。倒行临济令。别显少林机。把断虚空。幻出人间佛事。掀翻大地。放开脑后神光。惯好欺圣瞒凡。直要藏身没影。祇为婆心太切。未能剿绝于生前。所以赃物尚存。还须盖覆于身后。今日兜着冤家。不免重下毒手。这里全身都放下。直教千载祇知名。

  寿昌老人诞日拈香

  强把虚空计鸟迹。老人生来今八十。生耶死耶总不道。蜜在口边谁会吃。洞庭苍茫本无盖。铁牛浑身自流汁。可怜荷山不肖儿。两眼何曾识得一。当年曾误犯其锋。劈头毒手打不息。直至于今痛未休。此恨绵绵何有极。今朝拈出这瓣香。不觉薰着露柱鼻。

  寿昌老人忌日拈香

  锄头柄下机横绝。镡津舟上日初曦。狭路相逢躲不过。却忆当年负痛时。既有当年。须有今日。今日事作么生。遂烧香。

  博山和尚忌日拈香

  三载相依何所求。抱毒归来恨未休。石鼓山头重会处。不妨举出报冤仇。

  扫玄沙宗一大师塔拈香

  七百年来老毒龙。今朝拨草问前踪。湘南潭北谁能见。不是冤家定不逢。

  闻谷大师三周忌日拈香

  昔年宝善庵里。曾分一片旃檀。今朝苕溪岸头。权借三冬曲盝。虽然。南斗六北斗七。要也前三三后三三。祇如前后异同之外。别有相见处么。烧香云。聻。

  翠云庵昌和尚忌日拈香

  莫言嫩桂久昌昌。此日凋零冷似霜。绝笔不禁尼父泪。登堂空湿沼公裳。千钧巨鼎凭谁举。一发如丝有几长。最是伤心无限处。一年一度独烧香。

  重修佛心才禅师塔拈香

  五百年前公非我。五百年后我非公。莫道古今成永隔。鼓山依旧白云中。即今祖塔重新。千载相通一句。作么生道。遂烧香。

  为马头山了喻静主举火

  生前不相识。祇缘青嶂几重。去后却相逢。独有红莲一朵。恭惟。竹庵了喻常禅师。澄神澹泊。毓德清真。坚闭石关。不许红尘侵几席。深藏竹坞。惟饶翠色映袈裟。野菜可餐。何须问苏州有常州有。把茅堪隐。那管渠驴头北马头南。去岁丢开杓柄长。今朝一任皮囊破。祇此喻还了也未。以火把打圆相云。火?与君重说法。要见烟消灰灭时。

  为吼峰上人下火

  相随来也。祇为这个。决志便行。不离这个。好似蚖蛇恋窟。到此始知大错。即今末后一句。作么生道。吼峰上人惺惺着。烈火光中一转身。狮子吼断黄金索。

  为长揖法师举火

  飒飒秋风正尔思。忽传蹴破碧琉璃。孤峰坐断浑闲事。生铁烹成莫自奇。尘界已知长揖去。皮囊须了未生时。今朝一句聊相赠。胜热门头别有机。

  送众僧灵骨入塔

  石鼓山头彻骨寒。大家相送出林峦。唯有髑髅全不识。却如铁壁与银山。荡然独露金刚体。唯愿诸人仔细观。诸髑髅还知么。生耶死耶俱不道。折角泥牛出荒草。以手指云。髑髅里面眼睛开。夜半树头红日杲。无缝塔里好藏身。万圣千贤无处讨。

  以手指骨云。烈火堆中煅炼来。世界身心俱放下。炭里藏身几个知。不须更说无生话。

  为我闻老宿举火

  以火把顺打○云。如是之法。我从佛闻。以火把逆打○云。如是之法。佛从我闻。复作⊕云。如是之法。谁从谁闻。我闻老宿。即今还闻也未。我既不立。闻亦不存。九十六年消息断。好看峰头月一轮。今朝更有末后句。请参胜热婆罗门。

  为超尘上座举火

  阎浮一梦谁先觉。到此方知全是错。今朝相送出石门。云收雨散山川廓。山川廓欲何托。放下娑婆破布衫。从兹直证西方乐。

  为兴琨上人入塔

  屴崱峰头祖令寒。灰飞烟灭髑髅干。藏身不是无踪迹。个里从来不许看。

  为性泰庵主入塔

  漏尽香销烛亦残。尚留赃物待今安。衲僧自有藏身诀。潭北湘南一任看。

  为智光上座举火

  猛火炎炎六月莲。亲参胜热到门前。四大本空何所有。任君鼻孔自辽天。

  为本智西堂举火

  空山晦迹久忘年。笑看浮云几变迁。寻常爱说无生偈。今日无生更跃然。一点灵光超法界。说甚威音那畔前。烁破多生梦幻影。腾腾火内现金莲。

  入塔

  本智上座。歇尽驰求。养恬守默。三十余年。为众作则。不重子才。只重子德。今日何归。湘南潭北。

  为旭华勤旧举火

  知君宿有鼓山缘。出俗盟心复涌泉。昼夜勤劳三十载。铁石身心不变迁。梵刹重兴功第一。冰霜雅操许君全。临行赠汝光明种。迥然直下出三千。

  入塔

  旭华上座。刚骨擎天。实心若铁。勤劳苦功。未尝少歇。再造涌泉。千古为烈。今日休归。证甘露灭。

  为照空侍者举火

  二十四载。执侍相依。实心实行。知彰知微。今朝唱个还乡曲。出笼银鹤向天飞。虽是一具黄金骨。也须亲见胜热一会。始得。

  为洞生上座举火

  生也空死也空。却似无端加一重。生亦如死亦如。亦成点染非吾宗。虽然如是。怎奈赃私尚在。必须胜热门中过。方得高歌天外峰。

  入塔

  云声普遍。谁是知音。虽然。未得大用。也是久炼黄金。今日到此。形销影灭。正是炭里藏身。

  为跬存上座举火

  跬步必存。受鹅湖之嘱付。寸心不昧。奉石鼓之毗尼。规圆矩方。堪作后来龟鉴。言信行果。实为先辈典刑。至于今日。又作么生。直须烁破者些儿。便可高超安养界。

  送秀生静主入塔

  尚志弗易。清修无染。学道者多。似君者鲜。今日到此。归休不受。世尘一点。

  为卓生禅人举火

  生也无来。死亦无去。来去既无。中有何住。即云应如是住。尚欠末后一句。作么生是末后一句。遂下火。

  问答

  问。寿昌和尚。以何法为人。师曰。莫谤先师好。进云。和尚以何法为人。师云。未敢辜负。进云。恁么则不为人也。师云。因汝致得。进云。今日所说又是个甚么。师云。韩獹逐块。

  僧问。如何是君。师云。一人居五位。端拱自无为。曰如何是臣。师云。调和凭智力。经纶在万方。曰如何是君视臣。师云。帝德本无私。恩波出九重。曰如何是臣向君。师云。群星皆拱北天。极体常如。曰如何是君臣道合。师云。殿虚无影迹。香云绕御筵。

  问。如何是学人自己。师云。拄杖是楖栗。进云。学人不问拄杖。师便打。进云。过在甚么处。师云。不识痛痒汉。问。博山云。大圆镜里。说个禅字。早是痕生。然则无痕一句。作么生道。师云。无痕亦是痕。

  僧问。古涧寒泉。水作么色。师云。觑著者瞎。

  问。箭锋相拄底。应机乃纤毫无差。边方言语不相谙。如何辩他子细。师云。待他开口。堪作甚么。

  问。格外明机底。问南则以北为酬。饥馁急切相投。未审。如何赈济。师云。一粒鼠粘子。大地没饥人。

  问。妙用纵横底。临机辩若悬河。毗耶城里。彼上人来。未审。若为酬对。师云。舌根下一句。教渠如何吞吐。

  问。寒灰枯木底。到这里寂寞无言。家中给侍之人。日用如何指授。师云。谁教渠坐。在死水里。

  问。觌面相逢时如何。师便打。

  僧问。临济家事。可得闻么。师云得。问。如何是宾中宾。师云乞食到门前。曰如何是宾中主。师云家事总茫然。曰如何是主中宾。师云。入水见长人。曰如何是主中主。师云。王令不容情。

  问。如何是鼓山境。师云。海岸峰高鸟绝栖。进云。如何是境中人。师云。倚杖云中啸一声。

  问举心即错。动念即乖。二六时中。如何履践。师云。举心即错。动念即乖。

  问。宝月悬空。因甚不着地。师云。太尊贵生。

  问。百尺竿头如何进步。师云。妄想作么。进云。恁么则无进步处也。师云。醉汉不堪扶。

  问。夜深月落。古路云横。无人共谁啐啄。师云。死水不藏龙。问。主人不出户。如何见客。师云自有侍者在。

  问。如何是西来意。师云。老僧今日舌头落。进云。和尚将何为人。师云。赖遇阇黎取起来。进云。当阳指出无生路。纵横天地任优游。师云。闲言语。

  问。如何是临济照。师云。然犀鬼莫逃。曰如何是临济用。师云。挥戈定太平。曰如何是照用同时。师云。百步穿杨箭。

  僧问。有智之臣。因甚不用。师云。无渠着力处。

  师梦中有僧请益三玄。师云。汝问来。问。如何是第一玄。师云。开口便见舌。曰如何是第二玄。师云。开口不见舌。曰如何是第三玄。师云。两口无一舌。僧礼拜。师呵呵大笑。

  问。洪波万丈时如何。师云。淹杀阇黎。进云。犀牛角在手。师便喝。僧拂袖归众。师呵曰。偷心汉。

  僧问。既是无垢净光院。因甚又作浴堂。师云。净地恐迷人。

  僧问。如何是佛。师云。破木杓。曰如何是法。师云。恶语言。曰如何是僧。师云。担枷带锁汉。

  僧问。如何是道。师云。东去洛阳三十里。曰如何是禅。师云。劈破虚空。作两边。曰如何是心。师云。未曾开口见犹亲。

  僧问牛头。未见四祖时如何。师云。破驴脊上足苍蝇。进云。见后如何。师云。铁牛背上无蚊蚋。

  僧问。我有一百问。请师一句答。师曰。答。僧曰。毕竟如何答。师云。却成两句了也。

  僧问。某甲昨日一问。今日请和尚答。师曰。昨日答汝竟。僧曰。今日又如何。师云。两重公案。

  僧问。行住坐卧。不离这个。如何是那个。师云。仁者自生分别。进云。不分别时如何。师云。现分别在。僧便喝。师笑而不顾。又问。昨日夜叉头。今朝菩萨面时如何。师云。又是自生分别。僧礼退。

  僧问。如何是一。师云。我听得不清。僧便高声问。如何是一。师云。却是你听得不清。

  僧问。如何是西来意。师云。鸦鸣鹊噪。问。如何是个中人。师云。眼横鼻直。

  僧出礼拜。师云。一任设施。僧便问。如何是和尚为人一句。师云。草贼大败。

  僧出礼拜。师云。犹较些子。僧拟进语。师云。白云万里。僧云。岂无方便。师云。尚嫌少在。

  僧问。如何是独露无私一句。师曰。须弥山。进云。还许学人趣向也无。师便喝。

  僧问。如何是第一义。师云。问底是第二义。僧曰。无问无答时如何。师便打。僧曰。过在什么处。师云。大好无问无答。

  僧问。如何是夺人不夺境。师云。此是临济事阇黎且止。曰如何是夺境不夺人。师云。我此中无这样事。曰如何是人境两俱夺。师云。老翁去后空山寂。曰如何是人境俱不夺。师云。少年春日对芳丛。曰人境已蒙师指示。向上宗乘事若何。师云。灯笼说去。露柱传来。僧问。如何是诸佛出身处。师云。扑鼻杏花香。曰如何是免生死底人。师云。要免作么。

  僧问。摩耶夫人乃诸佛之母。未知那个是夫人之母。师云。多个头作么。

  僧问。世尊初降。目顾周行。指天指地。惟我独尊。后云门欲打杀与狗子吃。未知。云门是甚么心行。师云。世尊垛生招箭。云门止响扬声。

  僧问。自达祖西来。只是觅个不受惑底人。后分皮髓时。还有不受惑者么。师曰。一状领过。

  僧来参。师曰。自何来。僧曰。黄檗来。师曰。还带得黄檗棒来否。僧便作行棒势。师曰。果然龙生龙子。僧无语。师曰。三十棒。汝自领去。

  僧来参。便喝。师亦喝。僧复喝。师亦喝。僧又喝。师曰。饶你更喝八万四千。不如还我未喝前一句来。僧无语。师云。杜撰禅和。好与三十棒。

  僧问。善才童子参德云比丘。为甚却在别峰相见。师云。相见定是别峰。

  僧问。单刀直入魔军阵。战胜何曾杀一人。既是战胜。为甚么不杀一人。师云。你拟杀个甚么。

  僧问。风穴道。金沙滩头马郎妇。意旨如何。师曰。恼乱众生。

  僧问。一人在险道中行。后人持刃逼杀。前是虎狼冲咬。两傍万丈深坑。正恁么时。进退不得。有何方便。令不丧身失命。师云。也祇是一场幻梦。

  僧问。真非真。恐迷我常不开演。不开演个甚么。师曰。任你拈出。也只是个破草鞋。

  僧问。急水滩头波浪急。谁人过此得无虞。师云。谁知平地里。也更有波涛。

  海岸居士请斋于宗镜堂。僧问。如何是宗。师云。篱根破草鞋。曰如何是镜。师云。黑漆桶。曰打破镜来时如何。师云。相见了也。曰见后如何。师云。切忌道着。僧问。如何是向。师云。无你背处。曰如何是奉。师云。无你忽处。曰如何是功。师云。无你歇处。曰如何是共功。师云。无你分处。曰如何是不共功。师云。无你合处。曰如何是不涉功勋一句。师云。无你问处。

  僧问。如何是黄龙三关。师云。苕溪一关。也未过在。进云。如何是苕溪关。师云。万里望崖州。进云。恁么则银山铁壁。飞鸟不度。师云。谁向汝恁么道。僧无语。师云。咦。

  僧问。如何是函盖乾坤句。师云。一点不漏。曰如何是截断众流句。师云。一滴不存。曰如何是随波逐浪句。师云。看风使帆。曰三句外还有句也无。师云。有。曰如何是三句外一句。师云。礼拜着。僧礼拜。师云。是甚么。僧无语归众。

  僧问。世尊才升座。文殊便云。法王法如是。如何是如是之法。师云。合取两片皮。

  问。马祖上堂。百丈卷席。和尚上堂。肯容掀座否。师云。效颦不是西子。

  问。昔日永明。今朝永觉。经云觉明为咎。请判是咎非咎。师云。你作得个座主。

  问。佛之一字。我不喜闻。早晚佛声不绝。还聒耳否。师云。终无别样。

  问。出则不为人。和尚为人否。师云。老僧无意必。

  问。棒喝交驰。尽落古人圆缋。和尚将何。杀活当机。师云。诸方火葬。这里活埋。

  问。先真寂大师迁化。向何处去也。师云。如今来也。还知么。

  问。洞山三十年。鬼神寻不见。安平真人。却来和尚处乞戒。此与古人是同是别。师云。拯溺须临水。啸月却登峰。

  僧问。和尚昔到温陵。海水再潮。人人惊异。今到武林。还有异事也无。师云。好事不如无。

  僧问。说黄道黑。钝置渠侬。竖拂拈槌。眼中着屑去。此二途毕竟如何为人。师云。且合两片皮。

  问。法华经云。一称南无佛。皆已成佛道。为甚么。赵州道。念佛一声。漱口三日。师云。一任颠倒。

  问。若人识得心。大地无寸土。争奈目前峰峦奇秀。师云。是甚么。

  问。古人道。皮肤脱落尽。惟有一真实。未审。将甚么唤作真实。师云。破木杓。

  问。从门入者。不是家珍。如何是自己胸襟流出底。师云。天不盖地不载。

  问。古人云。若向一句中荐得。堪与佛祖为师。未审。是那一句。师云。也是阶下汉。

  居士问。云门大师云。法身有三种病。两种光。且道。是甚么病。是甚么光。师云。眼底重加屑。

  问。和尚在鼓山。因甚不肯升座。今在匋里。因甚说黄道白。师云。莫向语默中。觅取老僧。

  僧问。如何是夺人不夺境。师云。灯月交辉处。公子醉扶归。曰如何是夺境不夺人。师云。出门一长啸。杳然天地空。曰如何是人境两俱夺。师云。仙人既羽化。丹灶亦丘墟。曰如何是人境俱不夺。师云。上林花似锦。每带马蹄香。

  问。那叱太子。析肉还母。析骨还父。然后现本身。为父母说法。敢问。如何是本身。师曰。析肉骨还父母的。是谁。

  问。一口吸尽吴越水时如何。师曰。吸向甚处去。僧无语。师云。急须吐却。

  问。大地无寸土时如何。师曰。阇黎在什么处住下。僧无语。师曰。好个大地无寸土。

  僧参。问。独坐当轩者是谁。师起身。出位探头云。道什么。僧复问。独坐当轩者是谁。师便摇手。僧云。原来和尚。不解作主。师笑之。僧便出。师顾侍僧云。分明记着。

  僧问。学人不识路头。乞师指示。师云。汝从那里来。曰宝寿来。师云。大好不识路头。

  僧问。如何是金刚大义。师云。拟着即祸生。进云。不拟时如何。师云。无你躲跟处。

  问。寿昌和尚如何为人。师云。寿昌桥下水流东。曰今日苕溪又作么生。师云。决无异味。曰未审是什么味。师云。试咂咂看。僧拟进语。师便喝。僧礼拜。师云。这一喝何曾落地在。僧无语。师云。淹杀这汉。

  师自宝善归。僧问。还带得宝来么。师展两手。僧拟议。师曰。去你不是辨宝底。

  僧问。如何是宝。师曰。无人着价。曰如何是善。师曰。千圣行不得。曰更有向上事也无。师曰。有。曰如何是向上事。师曰。不名宝善。

  二僧登大顶归。师问。还到大顶么。一僧曰。到。师曰。见个什么。曰海旷天空。师曰。你祇在二顶住脚。何得妄语。曰大顶事作么生。师便打。又问。一僧你到大顶。见个什么。曰与这里一般。师曰。作么生是一般底事。僧便喝。师曰。这一喝是学来底。别道看。僧无语。师亦打。僧问。凤凰池上还有凤鸣否。师曰。鸣则不无。祇恐阇黎不闻。曰闻时如何。师曰。丧却阇黎。

  问。先兴圣国师云。直下犹难会。寻言转更赊。若论佛与祖。特地隔天涯。意旨如何。师曰。切忌从他觅。曰毕竟从何处觅。师曰。觅亦不可得。不觅亦不曾失。曰恁么则无事去也。师曰。千年鬼窟。曰恁么则某甲如坐荆棘林中。请和尚救拔。师便打。

  问。凡有言句。尽属染污。如何得不染污。师曰。大小鼓山。被汝一问。直得口如鼻孔。曰恁么则无言也。师曰。是何言欤。曰作么生。师曰。鼻孔如口。

  问。古云。相逢不拈出。举意便知有时如何。师举手曰。如今拈出也。知有也未。僧无语。师曰。脱空作么。

  问。文彩未生时如何。师曰。阇黎恁么问。蚤是生了也。曰不恁么时如何。师云。亦是生也。

  僧问。如何是古曲。师曰。今人不得闻。曰闻者如何。师曰。不是今人。

  问。向上一着。千圣不传。和尚如何传。师曰。若传则瞎却阇黎。曰不传。又安得到于今。师曰。渠无今古。

  问。拟心即差。不拟时如何。师曰。你拟向这里跺跟么。曰如何得体会去。师曰。体会什么。僧又拟问。师便喝出。

  问。古帆未挂时如何。师曰。古帆。曰古帆已挂时如何。师曰。古帆。曰如何是古帆。师曰。不是今时物。

  问。如何是宾中宾。师曰。野老不知朝。曰如何是宾中主。师曰。闹市逢天子。曰如何是主中宾。师曰。御门见臣下。曰。如何是主中主。师曰。宫内不闻声。

  问。如何是和尚为人一句。师曰。铁昆仑。曰学人如何趣向。师曰。何曾背来。曰学人初入丛林。请师方便。师曰。方便久矣。

  僧问。洞上宗风即不问。不落五宗一句。作么生道。师曰。葱岭西。曰达摩西来又作么生。师曰。无风起浪。曰起后如何。师曰。鸳鸯枕上双行泪。半是思君半恨君。

  问。如何是和尚家风。师曰。一堂风冷淡。千古意分明。曰忽有客来。将何祗待。师曰。满盘无米饭。三杯不湿汤。

  问。如何是不堕凡圣句。师曰。灵源洞口石将军。曰如何是无间古今句。师曰。年年江水向东流。曰如何是不涉事理句。师曰。昆仑入海无音耗。

  僧问。如何是鼓山。鼓师曰。一声直透威音外。曰此鼓谁人能打。师曰。无手人行杖。曰何人得闻。师曰。屴峰侧耳。

  僧问。久向师风。请垂一接。师曰。不接。曰和尚出世为人。如何不接。师曰。铁壁铁壁。曰学人便恁么承当时如何。师曰。你承当个什么。僧无语。师曰。放汝三十棒。

  问。如何是高高山顶立。师曰。我道是堕顶汉。曰。如何是深深海底行。师曰。我道是埋没汉。曰如何是闺阁中物。师曰。高高山顶。深深海底。曰若是则如何保任。师曰。保任个什么。曰此事。师曰。此事是什么。僧下喝。师曰。喝则不无别道看。僧再下喝。师便打趁去。

  僧问。大道玄邈。如何趣向。师曰。与阇黎隔多少。曰虽然不隔。争奈迷何。师曰。既是迷。争知不隔。僧无语。师曰。祇这不隔迷却了也。僧礼拜。

  问。如何是不跨石门一句。师曰。前江潮正满。曰恁么则遍界不能藏也。师曰。是什么。僧曰。某甲今日舌头短。师曰。放汝三十棒。

  问。古云。一步密移玄路转。如何是密移一步。师曰。石牛夜出山前路。曰移后如何。师曰。金凤朝穿碧落云。

  僧问。万法归一。一归何处。师曰。眉毛下。

  问。触波澜不散。随扣击无亏。亦是生死岸头事。如何透得过。师曰。识得不涉声色底么。

  问。虚空粉碎。大地平沉。未审。向什么处。安身立命。师曰。唤什么作身命。

  问。婆生七子。六个不遇知音。这一个也不消得。抛向水去。未委。年高老大。靠谁养老。师云。终是靠人不得。问。眉间赤为父报仇。自丧其身。后来此剑。不知。是何人得去。师曰。家家门前火把子。

  问。一朝蛇入布裈裆。是甚么时节。师曰。急。

  问。梅花漏泄春消息。花在枝头。春在什么处。师云。瓮里。何曾走却鳖。

  问。洞上密意。乞师略通消息。师云。硬如绵。软如铁。

  问。百尺竿头须进步。未审。这一步作么生进。师云。金龙出海。白浪滔天。

  问。不可以有心求。不可以无心得。不可以语言会。不可以寂默通。毕竟如何即得。师云。要不闷守本分。

  僧问。家里人方识家里事。作么生是家里事。师云。夜半乌鸡头戴雪。

  问。不见一色。犹是半提。如何是全提底时节。师云。木马火中嘶。

  问。末后一句始到牢关。作么生是末后一句。师云。千圣不奈何。

  僧问。眼光落地时。向什么处去。师云。海为龙世界。空是鹤家乡。

  师有偈。勉善侍者云。从来佛法无多子。纵横妙用有多门。末后一关如踢破。大地山河一口吞。者便问如何是末后一关。师良久。者礼拜而出。

  问。如何是向。师曰。幼子常思母。一饭未能忘。曰如何是奉。师曰。手捧琉璃镜。何尝更顾他。曰如何是功。师曰。老农清夜坐。披襟待月来。曰如何是共功。师曰。群影高低现。一镜本无私。曰如何是功功。师曰。销兵放马后。鼓腹乐升平。

  问。如何是类堕。师曰。绿杨芳草岸。稳卧醉春风。曰如何是随堕。师曰。朝随芳草去。暮踏落花回。曰如何是尊贵堕。师曰。黄屋帘垂后。阶下不闻声。

  问。祖师西来即不问。如何是只履西归。师呵呵大笑云。卖草鞋汉。

  问。如何是大人相。师云。蚁子。进云。此人上来与和尚相见时。作么生。师云。一脚䠕死。

  问。古人道。参学之要。祇是个最初句。与末后句。若透得。则参学事毕。请问和尚。如何是最初句。师曰。摸着鼻孔。曰如何是末后句。师云。拈却鼻孔。曰最初句与末后句。相去多少。师便咄。

  问。向去底人。因甚不居正位。师云。死水不藏龙。曰却来底人。因甚不住偏方。师云。有为终不贵。

  师因失跌。僧问。昔宣律师。因行道失跌。天人为之捧足。今和尚因晒经失跌。天人向甚么处去。师云。汝但问取天人。

  昔僧问保福云。龙披袈裟一缕。金翅鸟不能吞。今僧全披。因什又被虎吞却。福作忍痛声。僧请师别语。师别云。袈裟有时护不及。僧云。因甚护不及。师云。二祖往邺都。

  受戒三问戒必师师相授。请问威音王。从何人受戒。戒光从口出。非青黄赤白。毕竟作何色。破戒比丘。不堕地狱。既是破戒。因甚不堕。

  室中六问五虎攒羊。如何救得。此羊出去。离却语默动静。别通个消息来。苕溪一滴味异众流。未审。是甚么味。真寂门前。烟波浩渺。不假舟楫。如何得渡。眼空宇宙。脚踏毗卢的人。因甚犹在半途。倒挂须弥。逆旋日月的人。因甚犹遭痛棒。

  永觉和尚广录卷第八

共收到 0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11月21日 09:32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