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言祖语 永觉和尚广录卷第四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9年11月18日 · 68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嗣法弟子 道霈 重编

  小参

  开元入院小参。山僧一介草茅。半生担板。三十年来。未曾向人前说一禅字。今日狭路相逢。不免出乖弄丑。若论佛法。本自无法。今日禅和佛法太多不见。古云。法法何曾法。又云。四十九年未曾说着一字。诸兄弟。莫因山僧说无法。便在虚空中。钉个橛子。若在虚空中。钉个橛子。则无法便成有法了也。今诸兄弟。且须守个本分。莫妄生拟议。如今有等人。祇弄虚头。向古人公案上穿凿。学颂。学拈。学答。话向人前。或喝。或棒。擎拳。竖指。从东过西。从西过东。拂袖便行。推倒禅床。转身作女人拜。打个筋斗出门去。此等虽是古人已用三昧。今日种种相袭。便成恶套了也。如何是佛法。所以山僧总不理他。盖为无许多闲气力也。大众要佛法么。山僧今夜将三世诸佛历代祖师。一切诸法尽情。与诸兄弟说去好么。良久云。灯笼跳出人前。却说。和尚今日。开堂辛苦。珍重。

  小参。德山入门便棒。临济入门便喝。秘魔祇解擎叉。俱胝祇是竖指。今日山僧。抛下鼓山鼓。来扫紫云云。将前络索。老和尚缚作一捆。丢在洛阳桥下去也。且道。山僧有甚么长处。良久云。莫莫。无事归堂好。

  除夜小参。古人云。﨟月三十日。作么生折合去。此语最为利害。盖为诸人长年。祗在街头巷尾。索残唾过日。全非真实。腊月三十日如何受用。得着此事。必须向自己本地风光上透出。始有受用。有等人。祇在公案上。穿凿孰为向上孰为向下。孰为全提孰为半提。一一解了。却又要学拈学颂。学上堂学小参。徒弟呈览。师父涂改。以此过日。谓之操宗。又有等人。祇在语言快便机锋圆活上留心。终日学问学答。驴唇马舌。到处乱弄。又有等人。祇认着一个无名无相非有非无的境界。以为极则。到处乱截乱扫。殊不知。此乃儱侗。真如宗门中。更有千圣不传的一路在。未可颟顸去也。又有等人。祇认着一个能见能闻处处具足的。执以为真。此正认奴作郎。颠倒知见。大抵此数等人。似个穷乞儿牵着个无尾巴猢狲。前村后店到处弄。弄来弄去。自谓渠生意好弄。到腊月三十日。鼓也打破了。猢狲也走去了。顿足捶胸。悔之何及。昔日北禅贤。烹露地白牛。与诸人分岁。未免将官物作私用。看来也好与拄杖三十。开元今夜。丛林初兴。常住淡薄。举箸向空中。画一圈云。山僧祇将个糊饼。与诸人分岁。一任诸人餐采。若餐采得管取饱。欣欣地过了残年。其或未然。这个糊饼。变成棘栗蓬。要吞吞不得。要吐吐不得。此乃诸人之咎。非山僧之咎也。

  小参。叮咛损君德。无言真有功。任从沧海变。终不与君通。虽然如是今日。按下云头。略通一线。拈数珠曰。不得说是珠。不得说不是珠。不得当头便喝。不得夺珠抛在地上。不得说放下着。不得拂袖归堂。请各下语看。如下语相应。山僧拂子。当堂分付。非独山僧。三世诸佛也不奈你何。试道看。众默然。师曰。各请归堂参看好。

  上元小参。今夜上元节。不必山僧说。家家有花灯。处处悬明月。日月灯明佛彻底为君泄闹浩浩处。快承当暖烘烘地。休分别。虽然如是。更有密移一步的句。作么生道。冷似日兮暖似铁。

  弥陀殿小参。此事不远如人在空。如鱼在水。出入进退。无不是。空顺逆游泳。无不是水。祇为见起情生。所以白云万里。昔日投子参翠微。问。如何是西来意。翠微但以目顾视。投子拟进语。微曰。更要第二杓恶水么。投子便大悟。你看他这里还容得一点情见么。后来投子住庵。雪峰往参。投子下禅床立。峰伫思。被投子托出庵外。峰直得哭。你看他这里还容得一点情见么。所以山僧今日。祇作死马医。教人离心意识参。透出个本有光明。不是钝置。诸兄弟。盖为这个不是知解边事也。僧问。如何是本有光明。师笑一声。僧曰。未笑已前时如何。师云。汝未会在。

  小参。千思万虑不如休。千言万语不如歇。不用捧出破砂盆。何须提起干屎橛。虽然。也不可一向恁么道。祇如甘露戒坛。跳入你眼睛里。又作么生袒膞和尚在你背后行。又说甚么话。也须着些精彩。始得。

  小参。但是禅衲。祇要除得四病。第一不得沿途觅唾。第二不得钉桩摇橹。第三不得斩头求活。第四不得头上安头。能离四病。自然天下太平。

  小参。昔马祖向大梅道。个即心即佛。好似个九转灵丹。服之者。顿令凡身变为仙骨。后来又道。个非心非佛。好似个金刚宝剑。当头一挥。直要断人命根。后来南泉又道。个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好似婆心太切。彻底相为学人不必思量。千玄万妙。且于此三转语中透去。便可归家稳坐。但是鼓山门下。则又不然。不饮君王宴。安问杏花村。还知么。黑虎夜行头戴雪。笑杀堂中老圣僧。

  小参。曲如箭。直如钩。小是海。大是沤。蚯蚓跳过东海。跛鳖飞上云头。参。

  蔡司衡母二七请对灵。小参。树头霜占白。庭下月生寒。要明今日意。识取最初关。今日乃蔡母刘孺人二七之辰也。今秋余过沙镇。寓长芳僧舍。孺人屡为法来。叩我百年时事。余为说西方胜缘甚悉。阅数月而病。病数日而告终。世俗谓五十五年前。孺人之生也。五十五年后。孺人之死也。余谓。威音王以来。刻刻孺人生。无有不生时。刻刻孺人死。无有不死时。世人见其粗。而不见其精。见其显。而不见其微。乃唤今日是二七。数水底之鱼踪。辨空中之鸟迹。岂不大可慨哉。然既知常生常死底。更须知不生不死底。既是常生常死底。作么生是不生不死底。莫是唯其不生不死故。能常生常死么。莫是唯其常生常死故。能不生不死么。此乃教家极则。若我达摩门下。犹隔江在。今日且问。孺人化去。已经二七。即今在甚么处。安身立命。二七之前。四大无恙时。又在甚么处。安身立命。五十五年前。未入胞胎时。又在甚么处。安身立命。喝一喝云。个中若能明得这一喝。今日意最初关一时打翻了也。坐看灵柩成三昧。笑杀灯台泪两垂。

  入堂小参。诸方有法说得。有公案商量得。有棒喝施设得。到老僧这里。却是一味关门打睡。且道。还有为人处也无。古人云。顾鉴颦呻。曲为中下。闭门打睡。接上上机。老僧今夜入堂。便是拖泥带水。况为诸人说长道短耶。然既到此。也不免随例喋喋一番。大抵学禅者。第一。不得凿壁偷光。有等学人。专向古人公案上。穿凿解说。以为了。当殊不知。你虽说得滴水不漏。依旧是古人底。与诸人毫无干涉。第二。不得拨波求水。自谓。今日是迷。求他日悟。谓眼前万境。以及内心意识。悉皆幻妄。却要这里求见真心。殊不知。即妄说真。已是钝汉。况弃妄说真耶。第三。不得空中钉橛。有等学人。于古人方便。执而不舍。以为奇特。如临济三玄。洞山五位。云门三句等。或痴守孤危。或偏坠平实。或贪向上。或好格外。此正是法执不忘。去道奚啻万里。诸人若能离此三病。方是当家种草。虽然。更有事在。昔马祖云。自从胡乱后三十年。不曾少盐酱。先和尚拈云。老僧自从胡乱后三十年。不曾有盐酱。二大老分疆列界。名有为人处在。老僧则又不然。老僧自从胡乱后三十年。祇管逢茶吃茶。逢饭吃饭。那管渠有盐酱。无盐酱。诸人若也会得。老僧有个破钵囊。两手交付。其或未然。且向期中。再四参看好。

  小参。直截根源。不存知解。当阳露出不费纤毫。若也眨起眉毛。早成蹉过。才落拟议。便隔千山。所以睦州见僧来。便掩门。鲁祖见僧来。便面壁。可谓。真实相为。岂似我辈阿漉漉地。说三道四。问妙答玄。虽然。也须识得古人誵讹处始得。如鲁祖面壁。罗山云。我当时若见。好与五火抄。何故为渠解放。不解收。玄沙云。我当时若见。也好与五火抄。且道。与罗山意。是同是别。二大老。总是借西家灯。照东家壁。各具手眼。今日老僧简点将来。好将三大老。各与五火抄。还知么。横身当宇宙。谁是出头人。

  小参。举马祖云。凡所见色。皆是见心。心不目心。因色故有。汝但随时言说。即事即理。都无所碍。菩提道果。亦复如是。于心所生。即名为色。知色空故。生即不生。若了此意。乃可随时着衣吃饭。长养圣胎。任运过时。更有何事。师曰。马祖好似一个老婆婆。呕心呕血与汝诸人说了也。但近日稍通文字者。俱云会得。及见僧问马祖。如何是西来意。祖便打云。我若不打汝。诸方笑我在。诸人见此。俱云。这里却难会。既是这里会不得。因甚前面底会得。既是这里会不得。前面会得底俱非也。或有云。我会也我会也。打处正是直指他底意。或云。打处祇是断他解心。苦哉苦哉。马祖正法眼。但恁么流通去也。今日若有人问。如何是知色空故。生即不生。老僧便打。诸人又作么生商量。莫将闲学解。埋没祖师心。

  小参。举懒安初参百丈。问曰。学人欲识佛。何者即是。丈曰。大似骑牛觅牛。安曰。识得后如何。丈曰。如人骑牛到家。安曰。未审。始终如何保任。丈曰。如牧牛人执杖视之。莫令犯人苗稼。安自兹领旨。师曰。此一则公案。可见。古人之大全。大抵古人沉厚细密。大非今人之比。百丈是马祖门下。亲遭一喝。得大机者。其答安公之问。岂不能一喝一棒。却云。如骑牛觅牛。及问识得后如何。便云。如人骑牛到家。夫既到家。则千稳万当。更有何事。却又问云。始终如何保任。若是今人答这话便咄云。将谓汝是个人元来作这般见解。百丈却不然。又云。如牧牛人执杖视之。莫令犯人苗稼。安从兹领旨。便养成一头露地白牛。其不坠师训如此。今人视之。可谓大不唧?汉也。今日诸人说保任且置。还有识得牛者么。牵出与老僧看。众无语。师曰。莫道。古人不唧?好。

  小参。本分衲僧。自然寥廓。分别不生。迥异诸学。不问未生前。不管清净觉。菩提与涅槃。是甚破木杓。指毫末为泰山。视沧海为一勺。颠三倒四没来繇。千圣闻之眉皱却。因甚如此。祇缘迸断黄金索。此土西方寻不着。

  承天寺小参。今之承天。古之招庆也。第一代棱和尚。有一则公案。七百年来未了。招庆尝云。万象之中独露身。诸仁者作么生会。还是拨万象。还是不拨万象。若说拨万象。渠又说万象之中。若说不拨万象。渠又说独露身。既不许说拨。又不许说不拨。毕竟作么生说。莫祇喝一喝打一掌拂袖便行。以为了当。须是有个真实会处。若是仙陀客。举头便知尾。其或未然。且学棱和尚坐破七个蒲团去也。今人多道。不消用功。祇要放下。殊不知。你才起念放下。这一念。便放不下了也。或有云祇须直下承当。殊不知。你才起念承当。这一念。便隔千山了也。或有专学驴唇马舌。问东答西。谓之不受人安排。不受人缠缚。以为了当。殊不知。你才起此念。便自家安排。自家缠縳了也。盖为你才生一念。便有能有所。非妄而何。咦。鹤有九皋难翥翼。马无千里谩追风。珍重。

  兴化菩提庵小参。若论这个处处全彰。祇如今日海风如雷。大地震动。已为诸人说法竟。若能从此会去。何用叨呾。其或未然。须知。诸人本有之性。与诸佛无二。因甚诸佛成无上尊。而我等祇为博地凡夫。盖为我等有妄识妄情故也。何谓妄识。于一切境上。起种种有无是非之见也。何谓妄情。于一切境上。起种种爱憎取舍之情也。繇有妄识。乃起妄情。繇有妄情。乃造妄业。造天业则生天。造人业则生人。造鬼业则生鬼。乃至造地狱业。则生地狱。无有不繇业而生者。生繇业生。造繇情造。情繇识起。诸人若能于一切境上。不生有无是非之见。则能于一切境上。不起爱憎取舍之情。斯人于圣凡位中。收不得。又岂有生死之可言哉。若有个汉闻恁么道出来。推倒法座也。怪他不得如未稳在。且莫弄虚头。山僧且教渠作死马医。但二六时中。发起勇猛坚固之心。看个话头。念兹在兹。如猫捕鼠。如龙护珠。无一刻放下。日久月深。情穷理极。忽然磕着。管取通天彻地。古德云。尘劳迥脱事非常。紧把绳头做一场。不是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

  大道岩小参。山僧今晨。出圭峰过金鸡桥。迤逦田野间。日午始到弥陀岩。斋后取道巢云。石壁天高。扪萝百折。寒泉天泻。飞溅人衣。崎岖数里。始达大道岩。至晚课后。与诸人相见。祇如恁么来。还有佛法也无。若道无。诸人眼在什么处。若道有。毕竟佛法在什么处。咦。满林桃李皆春色。为问东君几个知。

  中秋小参。年年八月有中秋。此夜中秋更可愁。岭上木鸡御月走。溪边石犬吠难休。惊起东村王大姐。点灯床下觅踪由。捉得虾蟆生两翅。转身飞去状如鸥。诸仁者。莫强求。鬼谷烧龟亡五兆。君平起数失双筹。

  小参。棒如雨点。喝似雷轰。朝打三千。暮打八百。古人如此为人。岂不痛快。但是山僧。这里未肯挨门傍壁受古人杂毒在。若有客来。祇向他道。个五三九七。杀人刀活人剑。各自领取。

  闻大师入塔。小参。兹当闻大师入塔之次。四来缁素。雾拥云屯。还有知闻大师住处者么。莫是云鼻孔里安禅。眉毛上?跳么。莫是云清风度廊下。秋月转檐前么。莫是云依稀湘南。仿佛潭北么。莫是云红霞不离碧落。白日祇绕须弥么。莫是云乾坤包不得。日月照难周么。恁么说话。似则也似。在则未在。蓦竖起拳云。元来祇在老僧拳头上。要与诸人相见。挥案一声云。一音演说随类各解。收拳云。忽化作出海金龙。直透青霄去也。你诸人莫认驴鞍桥。作阿爷下颔。

  结制日小参。诸兄弟今日。又逢结制。须知期有解结。功无始终。直要万里一条铁去。唯有本参死对头在。尚不问悟与不悟。况其他乎。若夫古人言句。切不得妄生穿凿。起心解会。为这个法。不是你穿凿得的。不是你解会得的。且不必举出古人许多古怪机缘。祇如德山道。汝但无心于事。无事于心。自然虚而灵。寂而妙。此四句尽情说破。更无隐讳。不难解会。但汝才说无心。便是有心了也。才说无事。早是有事了也。能虚么。能寂么。既不虚寂。则虽通身是口。辨若悬河。总是生死岸头。浊智流转而已。所以上代诸祖。祇教你将通身胆力通身精神。全用在一句话头上。看来看去。忽然爆地一声。则身心世界。一旦平沉。千差万别。一旦融通。七玄八妙。一旦消灭。那时更说甚么。无事有事。无心有心。虚灵寂妙四字。直是无处安着。那管德山老人唤来打折渠驴腰。其或未然。且莫乱统。九十日中。仔细参详好。

  曹侍御夫人吴氏。百日请对灵。小参。小艇移来芳草岸。流莺啼破绿杨枝。昨宵又下催花雨。添得春光满穆溪。不用达摩来面壁。何须诸佛露全机。若能脑后开双眼。佛性因缘在此时。夫人向此中会也未。若会得时。便向南方无垢世界成佛去也。如或未会。老僧不免瞒夫人去。夫人六十年前。生在吴家。祇缘父精母血假合而有生。六十年后。卒于曹家。亦祇缘父精母血离散而有死。前之生者若实。则后安得有死。前之生者非生。则后之死者亦非死。所以生死止同幻化。绝不相干。汝自看。即今历历孤明。能听老僧说法者。还有生死也无。夫人更须知有道吾道底。昔道吾同渐源。到一家吊慰。渐源拊棺而问曰。生耶死耶道。吾曰。生也不道。死也不道。源曰。为甚不道。吾曰。不道不道。源曰。若不与某甲道。打和尚去也。吾曰。打则任打。道则不道。夫人试看道。吾意在甚么处。击拂子曰。忽然打破阎浮梦。笑倒南无观世音。

  对灵示曹嘉鱼居士。小参。呜呼居士而遽往耶。居士之恬和恭俭宜寿。孝友仁厚宜寿。归心真乘。奉佛精䖍亦宜寿。何得此促报。而遽往耶。以世俗之见观之。固宜哀怨之不已。呼号而不平者也。苟能达受命之元由。酬业之深脉。则或延或促。或丰或啬。非从天降。悉本自招。将何尤乎。是须知报从业致。业从识生。识从幻起。正如镜中有影。待物而彰。水面生波。因风而动。迷者执镜定有影。水定有波。而不知其本实非有。尽从幻起。若了此幻源。则非幻不灭者可识。识此非幻不灭。则幻可不除而自净。于是为生死乎。为无生死乎。咄。居士倘能明此。则历劫业因可从此识。无始习气可从此消。又何长年短算之可言哉。今承尊翁严命。对灵为汝演说。汝其念之。

  天宁寺小参。祖师云。至道无难。惟嫌拣择。但莫憎爱。洞然明白。诸人若能于此直下领略。更有何事。如或未能。山僧打葛藤去。众生所以汩没生死。长劫冥冥。无有出期者。只为你有个拣择分别之心。有分别便有好丑。有好丑便有爱憎。有爱憎便有去取。有去取便有善恶。繇是善者上升。恶者下坠。报在天人。即欲去善恶。而取无善无恶报。在二乘。所以终不能超生出死。只为有分别之识。爱憎之情也。所以诸佛诸祖。教人直出轮回者。无有他术。唯要你泯此妄识妄情而已。若要泯此识情。须是要一步死工夫。古人工夫无定。总只为渠一个。为生死之心切急急忙忙。如作一件大不好事在。将露未露之间。展转思惟。求个出路。亦如在狭小路头。逢着一个生死冤家。直须拚命打出。日久月深。情忘识绝。心花顿开。逢缘遇境。而生死之心尽矣。后来人根器既劣。偷心日重。虽说参话头做工夫。而浮慕之心日分。为道之念日澹。加之。狂慧竞起。便尔随俗流堕。师之所传弟之所受。以口舌为三昧。以偈颂为正参。殊不知。你答话似赵州。偈颂过雪窦。总归生死窟穴而已。所以古人云。老兄下语。即老僧未能过。但未能脱生死耳。或又云。任你上堂也上得。小参也说得。拈也拈得。颂也颂得。祇是未在。何以故。莫将闲学解。埋没祖师心。

  王回庵小参。王回山上白云坞。门外落花如红雨。青松翠竹各争妍。紫燕黄鹂相共语。虚空逼塞尽春风。何须更说。云门普斩断雪峰鳖鼻蛇。倒骑玄沙白额虎。临济只是小厮儿。西河那有真狮子。任渠百妙与千玄。到底看来只如此。何以故。甜瓜彻蒂甜。苦瓜连根苦。

  庄屏庵小参。闹蓝早抽身。僻谷偏留情。王回不厌深。今复到庄屏。岂为耽独乐。世衰道难行。静处闲叉手。为人不为人。只如深山僻谷之中。作么生是为人一句。和烟拾橡栗带月灌菠薐。珍重。

  智者寺小参。婺州为古圣垂迹之地。智者大师其一也。老僧今到婺州。首得瞻礼。忆昔大师。曾入澡瓶中趺坐。为是廓瓶以容身。为是缩身以就瓶。若作神通商量。错认驴鞍桥。若不作神通商量。又作么生商量。古人云。相逢不拈出。举意便知有。今日老僧与诸人相逢了也。拈出了也。作么生是知有底事。好向黑白未分前。看取。

  普明寺小参。草碧泉清旧日山。牧牛人去未曾还。我来惯把泥牛牧。等闲笑破几重关。昔日有个南泉。称善牧者。曾云。自小牧一头水牯牛。拟向溪西牧。未免犯国王水草。拟向溪东牧。亦未免犯国王水草。不如随分纳些些总不见得。看来却似画地为牢。转动不得。未为好手。又有个懒安。称善牧者。曾云。养得一头水牯牛。变成个露地白牛。眼前孤迥迥地趁亦不去。看来却似气穷力竭。驱遣不得。亦未为好手。唯有普明禅师。原始要终。分为十则。牧牛之义无遗矣。但老僧却又不然。只牧得一头折角泥牛。那管溪东溪西。不论山南山北。有时耕翻大地。有时触破虚空。诸人还识也未。良久云。吽。

  冬至晚小参。僧问。如何是无位真人。师良久云。会么。进云。恁么则无出入也。师云。无亦不可得。进云。古人又道。面门出入何也。师云。指影只为标真。进云。如何又道。是什么干屎橛。师云。若无后语。何有临济。僧礼拜。师乃云。大易云。先王以至日闭关。商旅不行。此戒诸人妄动也。盖本分大事。不容动着。动着些儿即乖本色。所以成佛作祖。是头上安头。明心见性。是眼中着屑。大机大用。是体妙失宗。返本还源。是弃家外走。诸人莫见我如是说。便作无事无心会。若作无事无心会。也是阴山鬼窟里坐。纵饶你不恁么。也是蟭蟟虽脱壳。未免抱寒枝。老僧已是满盘托出。与诸人了也。若更凝眸。不劳相见。

  小参。生从何来。空里片云莫乱猜。死从何去。满眼空花落甚处。休言。昔日与今朝。莫计生灭并常住。昔人苦口曾垂示。有无恰如藤倚树。树倒藤枯更浪寻。一笑分明重指注。重指注。毕竟一句归何处咄。

  为叶子暄居士对灵小参。福唐叶子暄居士。以妙龄慧质。遽尔云亡。宗族邻里。皆共惜之。老僧却谓。居士实未尝亡。祇于今一灵真性。惺惺不昧。来听老僧说法者。还有存亡也无。此既无存亡。则从前一切生死。皆如梦幻泡影。无有真实。盖此幻妄。原从心境而得。心本无心。因境而有。境本无境。因心而现。心境交妄造成幻业。既有幻业。汲引生死。今但能知此生死之妄。则诸佛涅槃。实不出此。遂举拂子云。子暄居士惺惺着。但能于此会得。则不必言妄。亦不必言不妄。不必言亡。亦不必言不亡。不必言知。亦不必言不知。三世诸佛。一切妙法。尽在此中。彻透根源去也。老僧葛藤不少。居士。珍重。

  小参。举庞公问马祖云。不与万法为侣者。是什么人。祖云。待汝一口吸尽西江水。即向汝道。公便悟去。后草堂清拈云。若恁么道。鱼龙瑕蟹。向什处安着。今日鼓山诸人。各代马祖。转一语看。一僧云。随声便喝。一僧云。草堂合吃老僧手里棒。一僧云。待汝一口吸尽西江水。即向汝道。一僧云。唤什么作鱼龙虾蟹。一僧云。恁么即水生也。师云。诸人各能为马祖出气。可谓。同坑无异土。但祇是扶强不扶弱。据老僧看来。马祖语不妨痛快易会。但是应机合节。亦祇得八成。后广严泽别马祖云。城中青史楼。云外高峰塔。广严合唤来。与马祖洗脚。诸人还有道。得十成者么。请各道看。一僧背师前叉手而立云。请和尚鉴。师云。好与七藤条。一僧云。万象之中独露身。师云。的当甚的当。但是借照邻家。一僧云。今日事繁。不能为汝说。师云。亲切甚亲切。但恐相习成风。一僧云。天不能盖。地不能载。师云。错亦不错。但无大人作略。一僧但向师前挺身而立。师云。非即不非。是即未是。一僧曰。咄。说什么与不与。师云。似也似。但可惜许。一僧云。某甲但扭住问他。你是阿谁。师云。他便劈面一掌。你又作么生。一僧云。灵源洞口石将军。师云。你到做得广严弟子。一僧云。不识。师云。不识又不识个什么。一僧云。某甲今日。满口道不出。师云。且放汝三十棒。师复云。今日诸人各具一知半解。下语各有来由。但浅深不一。多难出得古人蹊径耳。十成语。且待他日。下座。

  为太史陈仲谋居士。及夫人李氏对灵。一切众生。沉溺生死海中。头出头没。无有出期。其始只因一念之迷。以至于此。所以起贪嗔痴。发身口意。四生六道。轮回不息故。世尊于金刚会上。末后叮咛说偈云。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能如是观。即是成佛之初门。出生死之要道也。今日子嘉居士。为先太史陈公。及夫人李氏礼忏。屈山僧到此。不免向葛藤窠里。与渠相见。举拂子云。聻。无量生死百千业债。但向此中脱去。咄。

  为优婆夷林氏对灵。生死从来本寂。佛法一切现成。争奈后人不守本分。曲为来机。施出种种三昧。也总明者个事。若到鼓山门下。却又不然。道吾笏秘魔叉总请放下。德山棒临济喝。到此都休。今日老僧。为优婆夷林氏对灵。又说个什么。如人夏则摇扇。冬则附炉。寒则添衣。饥则进食。者里便是少林心髓。曹溪血脉。若能会得。方知生死从来本寂。佛法一切现成。众生成佛。其来旧矣。会么。珍重。

  为宗见监院对灵。宗见上座。生平以戒月严身。悲花接物。在樟湖固为一方知识。在石鼓亦为一众纲维。一旦拂袖归西。灰飞烟灭。将就窣堵。诸法眷屈老僧到此。为渠说个最后祖饯。夫人有身。总由虚妄因缘所成。不由你差排。不由你管摄。你要念念常存。他要念念速灭。挨到腊月三十日。一场戏剧已完。须要求个非生非灭真归休处。如何是真归休处。莫是离生灭而求不生不灭么。斯人未见道源。莫是即生灭而求不生不灭么。斯人亦未见道源。毕竟作么生即是。举拂子云。见则便见。会则便会。说什么生灭不生灭。又说什么即生灭离生灭。宗见上座会也未。山中梅树花开遍。几个能闻一段香。

  为秀生上座对灵。秀生上座。秉志坚贞。律身清苦。似铁骨之凌空。若天花之不染。三十年守一破茅蓬。念念专归净邦。步步脚踏实地去。冬十月卧疾。至﨟月十七日。念佛坐化。顶门如炙。其生西之验明矣。可谓。僧中翘楚。世外圭璋。今乃终七之期。其徒等问等宣请老僧。为渠对灵说法。老僧更有何说。不是当风点烛。便是醉后添杯。何以故。全身已坐黄金刹。安用疏山腊月莲。

  小参。古云。叮咛损君德。无言真有功。任从沧海变。终不与君通。昔山僧在寿昌日。僧问老人参廪山。得何指示。老人云。实无指示。山僧曰。若无指示。这片香因甚烧向廪山去。老人云。若有指示。这片香不烧向廪山去也。因言。我在廪山时。先师绝口。不提宗门事。一日因与兄弟。论金刚经义甚快。先师笑曰。宗眼不明。非为究竟。我闻着茫然自失。乃请问。如何是宗眼。先师拂衣而起。后因到郡城。访罗近溪先生于从姑山。始见五灯会元。句句如拦路虎归。请得一部。日夕披玩。每以疑义请益先师。但云我实不知。汝自看取。一日因见僧问兴善宽。曰。如何是道。宽曰。大好。山不觉豁然。后千七百则。无少滞碍。乃入方丈。通所悟。先师曰。悟即不无。却要受用得着始得。不然恐祇是个汞银禅也。我后辞先师隐峨峰。一夕山境大喧。不觉惊动。因忆先师之言。乃曰。小境尚动。况生死乎。即点灯。信手抽会元一卷来看。正值圭禅师为岳神受戒章。廓然无畏。而生死之心始尽矣。所以我这片香烧向廪山去。祇重他一个无指示。若当时为我阿漉漉地说来。岂有今日也。此意非独廪山。山僧当日见寿昌。有所请问。和尚但云。我不如你。一日问如何是清净光明身。和尚振衣而立。山僧曰。祇此更别有。和尚拂衣便行。山僧忽有省。乃入方丈。礼三拜。未及启口。和尚举杖打三下曰。向后不得草草。诸兄弟看。这两个老人果有何法示人。然此便是第一等相为也。葛藤且止。祇如今日恁么举。是叮咛是无言。是通是未通。咦。莫将闲学解。埋没祖师心。

  永觉和尚广录卷第四

共收到 0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11月18日 08:30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