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土专修 媒体在净土法门弘传中的作用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9年11月11日 · 25 次阅读
96

《净土》2012年第6期

作者:释禅悟

  我是中国佛学院普陀山学院一名学僧。佛门慈悲,这么大年龄了,还能做学僧。

  我是2007年从记者岗位上出家的。出家5年半,也在佛学院读了5年半。作为媒体中的出家人,或者出家人中的媒体人,就净土法门的弘传与媒体的关系谈一谈我的想法。

  一、媒体所不知的——净土法门的“无量光”与“无穷魅力”

  众所周知,“阿弥陀佛”是梵语,意思是无量寿、无量光。不过,净土法门在民间如同“无量光”般的影响,其无穷的魅力,也许并不为大众所知。

  1.净土法门在民间的巨大影响

  首先,不知道大家是否注意,身边的人手腕上的变化。“走在人群中,我习惯看一看周围人的手腕,那里似乎藏着一个属于当代中国人的内心秘密。越来越多的人,不分男女,会戴上一个手串。”这是白岩松《幸福在哪里》一书中的开头,“这其中,不乏有人仅仅是为了装饰,更多的却带有祈福与安心的意味。这手串停留在装饰与信仰之间,或左或右。这其中,是一种怎样的相信或怎样的一种抚慰?又或者,来自内心怎样的一种焦虑或不安?”

  白岩松是著名的媒体人,也是权威人士。他说的“一个手串”就是佛珠,在“装饰与信仰之间”,而带来的是“祈福与安心”。这其中折射了中国人缺少宗教信仰的“焦虑或不安”,关于这点在此不去多谈,只说越来越为人所喜欢,甚至成为时尚的——手腕佛珠。

  无疑,这串小佛珠代表着一个大世界。然而不为人知的是,它起源于净土法门,是念佛的“计数器”,一个完全中国化的产物。佛经中有《佛说木槵子经》等劝众生用念珠念佛,方便善巧,功德甚大。在我国汉地,据史料记载,净宗五祖少康大师首先发明用念珠念佛。

  从净土法门用做念佛计数的器物,逐渐演化成在整个社会所普及的,具有“祈福与安心”、降服“焦虑与不安”的带有神秘力量的吉祥物,可见净土法门在民间的普及面之“无量”。

  其次,民间有“家家观世音、户户阿弥陀”的谚语。阿弥陀佛在世间的影响力,比教主本师释迦牟尼佛的知名度还高,可见净土信众之多。可是不知道大家是否发现,尽管净土法门这么好,却很少有人知道其宣扬弘传的“代言人”是谁。《佛说阿弥陀经》是谁来讲给众生的?那就是——佛陀。佛陀以大悲心,亲自做“代言人”,把最契合末法众生根机、成就最快,且至极圆顿的法门,宣说给众生。

  最后,在世间的文学中,四大古典名著都有净土法门的痕迹。以《红楼梦》为例,曹雪芹给“金陵十二钗”、贾家四姑娘惜春的歌词中有:“闻说道,西方宝树唤婆娑,上结着长生果。”意思很明了,“西方”就是西方极乐世界,“宝树”来自《阿弥陀经》的“七宝行树”。大意为,西方极乐世界,在召唤着我们这个娑婆世界的苦难众生,到了极乐世界,不仅不再有苦,而且还是“长生的果报”,不生不灭,不再轮回。

  2.净土法门在教内影响力:八宗合流归净土

  以上是略讲净土在世间社会的影响,而在佛教内部,净土法门也有着不可思议的影响力。

  在隋唐时期,佛教八大宗派陆续建立,整个隋唐最兴盛的就是佛教文化。但是,到了宋朝却出现了很微妙的、很有趣的变化——八大宗派中除了已经失传的之外,剩下的都归向净土。出现了:禅净合流、台净合流、律净合流……直到今天,还有很多人在禅坐中念佛。可见,无论各宗各派,教内教外,大德祖师,无不弘宣净土法门,正所谓“千经并阐,万论均宣,九界同归,十方共赞”。

  成佛做祖,唯靠净土!

  3.问题与责任:起信难,念佛人多如牛毛,教理不通

  可以这样说,在中国,无论出家在家,也无论什么宗派,乃至没有信仰的人,甚或其他宗教信仰的人,几乎没有没念过“阿弥陀佛”,尽管很多时候是在不知不觉中。因为,这一声佛号,早已植入、渗透进国人的精神血脉中。

  这句佛号的传播面虽广,但是存在的问题也大,那就是净土法门的起信难。这一点,从净土宗建立之始,古德就在谈这个问题。对于念佛能成佛,很多人无法起信,甚至一些居士也持怀疑态度,更有成天念佛的老人,不知道为何而念。大家知道,禅传到西方,很受欢迎,但净土却难出国门。这亦是将来弘法的一个艰巨的任务。

  问题出在哪里呢?主要就是教理不通,甚至不清楚往生净土需具备的信、愿、行三资粮,因此,对为何“念佛成佛”便无从谈起。

  在教内,《净土》是第一家专门弘扬净土法门的期刊,20年来,接引无数众生。但是,要普及到全体社会大众,路途还是相当遥远。

  社会上能看到佛教期刊的人数量极少。而媒体呢,恰恰面对的是社会主流人群,对于初机接引,社会主流媒体有着相当的优势。但是,我们也都清楚,对于主流媒体而言,目前宗教问题仍然是有一定敏感度的话题。总之,我们先提出这个问题,期待有一种更好的方式来解决它。

  还需要提一点,就是在一些历史书上,特别是那些在“极左”时代完成的书籍,对宗教还有“精神鸦片”、“愚昧”之说。比如,在范文澜主编的《中国通史》一书的“唐朝卷”中,对净土宗的评价是,念佛成佛是“精神病”,该书至今还是一些大学的教科书。范文澜在晚年时向他的邻居请教过佛法,而这位邻居就是著名的佛教领袖赵朴初老人。赵朴老在文章中有介绍,范文澜先生也意识到自己的局限性。但是,他对净土误解的书,一直在作为教科书使用。故此,教内外对净土宗的弘扬,都是责任重大。

  二、媒体的艰难路——净土的弘传与接引、治病及救人

  佛教,对于净化社会起着巨大的作用。针对目前社会上因为压力过大而导致的失眠、焦虑等病症,佛法有绝佳的医疗效果,而且真的不用吃药,也绝对环保。佛教经典浩如烟海,佛教法门八万四千,其中最简易、最快捷、最圆满殊胜的,还是净土法门。

  我做媒体出身,当年工作压力很大,不是身体累,而是心累,近乎崩溃。出家后,我一直想对媒体人士说,到底什么是寺院?寺院,就是治疗心病的医院。这是我做记者时,一次去北京开会,会上一位比丘尼师父对我说的,这也是后来促成我出家的因素。

  让我打个比方,如果说“寺院,就是治疗心病的医院”,那么净土宗的祖庭东林寺呢,就是一座“心灵康复中心”。不仅如此,大家来到东林寺会感受到,这里似乎把佛国搬到了人间。而《净土》杂志呢,就好比是一剂良方。这些实际例子证明:净土法门“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

  在这过度追求物欲、道德日益沦丧的社会,失眠、焦虑,精神崩溃的人,不妨来东林寺念佛念一段时间试试,自然就会有体悟。

  那么,既然如此,我们就面临着一个问题,如何把“治疗心病的医院”让社会大众知道,以实现其“治病救人”的目的呢?

  不妨从真、善、美、慧入手。

  举个例子,在我的老家大连庄河这地方,有位姓董的老太太,我们尊称她为董老菩萨。

  老菩萨每天念佛在五万到十万声,坚持了五六年,原来身体多病,甚至包括不治之症,到现在都消失了。更让人尊敬的是,她曾经“捡”回来两个毫无亲属关系的孤寡老人赡养。第一个老人,董老菩萨伺候了二十多年,直到把老人送走;第二个孤寡老人,她接回家养时,老人已经七十多岁,在她的精心伺候下,老人活到105岁高龄,直到去年才去世,而且是念着佛号、坐着往生的。

  这位董老人身上还有很多东西可以发掘,其事迹足以“感动中国”。我举这个例子是想说,单纯从宗教角度来做净土宗的报道,在目前的社会环境里,还是有些困难。但如果媒体从人间真、善、美来切入,既符合目前媒体传播的需要,也能达成对净土弘扬的目的,取得预期的效果。总之,只要用心,总是有办法。

  三、净化世间,媒体任重道远

  总之,净土法门净化人心,可谓“真实不虚”。

  去年我在台湾法鼓山学习了3个月。其间了解到,台湾社会90%到95%的人群有信仰,而其中近75%的人信仰佛教。这种状况的形成,台湾“四大山头”的努力功不可没。因为有信仰,人们就会对生命有所敬畏,因为相信因果,人们在道德上就会有底线。相信因果,人人自律。一个社会人人自律,就节省大量警察、监狱,不用强制手段,自然就达到社会和谐。这就是圣严法师所说的:把佛国搬到人间!

  人心安定,社会和谐,心净则国土净。《净土》杂志在教内对净土法门的弘传,功不可没。而对于整个社会大众,弘扬真善美慧,则是主流媒体的责任,可谓任重道远。

暂无回复。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