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土专修 善导大师 “二行”“二业” 思想浅析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9年11月10日 · 33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净土》2012年第6期 作者:演刚居士   什么是“二行”“二业”?

  二行二业者,正行、杂行,正定业、助业。语出善导大师《观经疏散善义上品上生章注》中。大师在注疏中,在论述完“就人立信”后“次就行立信者。一者正行,二者杂行。言正行者,专依往生经行行者,是名正行。何者是也?一心专读诵此观经弥陀经无量寿经等,一心专注思想观察忆念彼国二报庄严。若礼,即一心专礼彼佛。若口称,即一心专称彼佛。若赞叹供养,即一心专赞叹供养彼佛。是名为正。又就此正中,复有二种。一者一心专念弥陀名号,行住坐卧,不问时节久近,念念不舍者,是名正定之业,顺彼佛愿故。若依礼诵等,即名为助业。除此正助二行已外,自余诸善悉名杂行。”(《观经四帖疏》)

  由于此二行二业的思想,与无量寿经三辈往生皆“发菩提心,一向专念无量寿佛”,观经中“持是语者,即是持无量寿佛名”,弥陀经中闻说阿弥陀佛,执持名号,若一日至若七日一心不乱,弥陀授手相迎的修行宗旨一脉相承,故已成为现在净业行人修习净土法门的不二指南。

  善导大师二行二业思想的理论依据,从天亲菩萨的《往生论》与道绰大师的《安乐集》中可以看出端倪。在《往生论》中,天亲菩萨将往生弥陀净土的修行方法立为五念门:“一者礼拜门(身业专礼阿弥陀佛,愿生彼国),二者赞叹门(口业赞叹阿弥陀佛名号光明智相),三者作愿门(心常作愿,毕竟往生彼国),四者观察门(智慧观察西方极乐世界依正庄严功德),五者回向门(将自己功德回向众生,同生极乐国,成就大悲心)。”(《净土宗教程》释大安集述)两者相较,虽五念门中无读诵、称名二门,五正行中无作愿、回向二门,“但如果按身、口、意三业分类,则读诵、称名都是口业,可以合于赞叹门;作愿、回向都是意业,可以合于观察正行。所以五念门与五正行其实一致。”(《中国净土宗通史》)

  在道绰大师的《安乐集》中,大师将修行的方法分为“正学”与“兼学”,即主要修行方法与辅助修行方法。大师认为,在佛涅槃后的前两个五百年中,学定、学慧为正,称名念佛为兼;现在则是称名念佛为正,其他为兼,包括定学、慧学以及实相念佛、观想念佛等均为兼学。

  “又若去圣近,则前者修定、修慧是其正学,后者是兼。如去圣已远,则后者称名是正,前者是兼。何意然者?实由众生去圣遥远,机解浮浅暗钝故也。”(道绰大师《安乐集》卷上)

  由此可见,善导大师将称名念佛立为正定业的立场,与道绰大师将称名念佛立为正学的立场是完全一致的。

  如何理解二行二业思想的真实内涵?

  现代净业行人在实践大师二行二业思想的时候,常常面临如下的困惑:净业行人可否“杂修”?“杂修”是否就是“千人修行往生无一”?我们常看到净业行人之间或与其他宗派的佛友就此问题产生争论,净业行人说他宗行人又读他宗经典又是持咒又是学教,修杂了很难往生。近期还有一种声音,以善导大师专修之名呼吁净业行人不要去杂修的道场参学,不要做放生、慈善等这些杂善,即使做了也不要回向,回向了就是杂修,就不能往生了云云。他宗行人也认为很多净业行人的知见太过偏执,好像是在专修,其实一天念不了几句佛,其他时间却在五欲六尘里打滚,还自以为不错。况且,从严格意义上讲,净土宗十三位祖师中杂修的占了绝大多数,这又如何解释呢?那么产生这种争执的原因在哪里?如何才能正确理解大师二行二业思想的真实内涵?

  首先“舍专修杂,千时无一”的思想是如何提出的?

  善导大师在《往生礼赞》中曾施设问答:诸佛同体,悲智无二,为何偏赞西方专劝礼念。大师首先正面回答,虽然诸佛悲智同体,然愿力不同,故因缘各异。弥陀以深重誓愿,以光明佛号摄化十方众生。“但使信心求念,上尽一形,下至十声、一声等,以佛愿力,易得往生。”(善导大师《往生礼赞》)“十即十生,百即百生”。(《往生礼赞》)之后话锋一转,“若欲舍专修杂者,百时稀有一二,千时稀有三五。……何以故?余比日自见闻:诸方道俗,解行不同,专杂有异。但使专意作者,十即十生;修杂不至心者,千中无一。”(《往生礼赞》)

  要想全面理解大师上述思想的内涵,笔者以为须结合大师所生活的时代背景来加以分析。

  善导大师所生活的初唐时期(公元613~681年),也是中国佛教最为繁荣、最为鼎盛的时期。大乘八宗中,天台宗智者大师(公元538~597年)、三论宗吉藏大师(公元549~623年)、律宗道宣律师(公元596~667年)、唯识宗窥基大师(公元632~682年)已经创立,禅宗(南宗)慧能大师(公元638~713年)、华严宗法藏大师(公元643~712年)也在蕴育之中。加上魏晋时期成立的摄论宗、地论宗、俱舍宗,以及活跃于当时的三阶教,可谓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对净土往生一法各家也是众说纷纭,有认为十念往生为别时意仅种远因者(摄论宗);有认为九品往生一般凡夫无份,下三品为大乘始学凡夫,中三品为小乘内凡以前凡夫至小乘三果圣人,上三品为种性位至七地圣人者(净影慧远法师、天台智者大师)。

  可想而知,在当时那种各宗各派龙象辈出,众生善根深厚任修一法都能多少证入,而往生净土的标准又被错误高估的时代背景下,身为昙鸾、道绰二位大师学说的继承者,立志“大悲传普化,真成报佛恩”。以“楷定古今”的气魄弘传净土法门的善导大师,在确立净土宗地位的过程中,高扬他力易行、二行二业的旗帜,强调信愿念佛乘佛愿力,十声乃至一声,乃至五逆谤法之人皆得往生,以突出法门修行之易、摄机之广。若为异学异见别解别行所惑,杂修他行,不能至心,无有深心,则千中无一,以显往生之难的说法,就显得合情合理顺理成章了。所以大师在观经疏中,是因“就行立信”而谈二行二业,在《往生礼赞》中就“杂修不至心”而论“千中无一”。

  在观经疏上品上生章注中,大师用了大量的篇幅来论述圆发三心——至心、深心、回向发愿心的重要性,其中又特别强调深信之心。著名的“水火二河白道喻”,“十方阿罗汉、辟支佛、地前地上菩萨、乃至化佛报佛均称净土为虚妄,行人放弃净土信仰即教授更好的法门,也不改变念佛者信愿求生的决心”的例子均出自此章。印光大师云:“善导,弥陀化身也。其所示专修,恐行人心志不定,为余法门师所夺。历叙初、二、三果圣人,即住、行、向、地、等觉菩萨,末至十方诸佛,尽虚空、遍法界,现身放光,劝舍净土,为说妙法,亦不肯受。以最初发愿专修净土,不敢违其所愿。善导和尚,早知后人者(这)山看见那山高。渺无定见,故作此说。”(印光大师《复永嘉某居士书五》)

  由此可见善导大师在《往生礼赞》中所要强调的重点,并不在于表面上的专修(正行)与杂修(杂行)之于往生与否,而是在于专杂背后所引发的,对净土法门至心与深信之心之有无!

  善导大师对圆修诸善及他宗行法的态度

  事实上在大师的五部九卷中,对圆修诸善及他宗行法态度是非常圆融的,并明确反对法门之间的相互轻毁:

  “又此(净业)三福之中,或有一人单行世福,回亦得生。或有一人单行戒福,回亦得生。或有一人单行行福,回亦得生。或有一人行上二福,回亦得生。或有一人行下二福,回亦得生。或有一人具行三福,回亦得生。”“若行后杂行,即心常间断,虽可回向往生,总名疏杂之行也。”(《观经四帖疏》)“又说种种方便,教门非一,但为我等,倒见凡夫;若能依教修行者,则门门见佛,得生净土。”(善导大师《般舟赞》)“有流见解心非一,故有八万四千门。门门不同亦非别,别别之门还是同。同故即是如来致,别故复是慈悲心。”(善导大师《法事赞》)“不得轻毁他有缘之教行,赞自有缘之要法,即是自相破坏诸佛法眼,法眼既灭,菩提正道,履足无由,净土之门,何能得入。”(《般舟赞》)“随出一门,即出一切烦恼门也。随入一门,即入一切解脱智慧门也。为此随缘起行,各求解脱。汝何以乃将非有缘之要行,障惑于我。然我之所爱,即是我有缘之行,即非汝所求。汝之所爱,即是汝有缘之行,亦非我所求。是故各随所乐而修其行者,必疾得解脱也。”(《观经四帖疏》)

  大师的这些法语,现代净业行人也须认真体会牢记在心!

  专修、圆修虽圆发三心皆可往生净土,但末法时期的净业行人在修行上还是一定要有主次之分的。诚如印祖所云:“当云净土法门,修有专圆,由众生根器不一,致诸祖立法不同。善导令人一心持名,莫修杂业。恐中下人以业杂致心难归一,故示其专修也。永明令万善齐修,回向净土者。恐上根人行堕一偏,致福慧不能称性圆满,故示其圆修也。”(印光大师《复永嘉某居士书二》)

  净宗诸祖在修行次第上的慈悲示现

  善导大师早年即证念佛三昧尚以“罪恶生死凡夫”自牧,印祖宗教兼通也是一句佛号念了60年,两位祖师如此慈悲示现,我等末法众生又岂敢自居中上而不分修行之主次呢?

  在净土宗十三位祖师中,“日课百八佛事”的永明延寿大师,“即万行以彰一心,即尘劳而见佛性者。古今除永明,唯师一人而已”(《云栖莲池宏禅师塔铭》)的莲池大师,著作等身的蕅益大师可称的上是圆修诸善的代表,而三位祖师临终莫不皆以专修之旨示人。如永明大师临终偈云:“弥陀口口称,白毫念念想。持此不退心,决定生安养。”莲池大师临终付嘱大众:“老实念佛,莫换题目。”蕅益大师晚年作《自像赞》曰:“不参禅,不学教,弥陀一句真心要。不谈玄,不说妙,数珠一串真风调。”

  值得一提的是,永明、莲池两位祖师在自己的著作中(《万善同归集》《佛说阿弥陀经疏钞》)都引用了“上都仪云,归命三宝,要指方立相,住心取境。以凡夫系心,尚不可得,况离相耶”一句,作为破斥执理废事之人,空腹高心,蔑视净土法门为著相的理论依据,比较而言永明大师引用的语句更为详实。台湾的性梵法师在作《万善同归集讲义》时,对于“上都仪云”所指为何颇为困惑,在藏经中也无法找到相关的文献。(注:上都即指长安,借指长安光明善导大师。)在善导大师的观经疏中,我们可以找到原文:

  “又今此观门等,唯指方立相,住心而取境,总不明无相离念也。如来悬知末代罪浊凡夫,立相住心尚不可得,何况离相而求事者。如无术通人,居空立舍也。”(《观经四帖疏》)

  由于唐武宗和后周世宗的两次灭佛,善导大师的所有著述在东土都归于湮灭。包括永明大师在内的后来的几位净土宗祖师,除印祖外,可能都未有机缘一睹善导大师的著述,但指方立相、信愿求生、持戒念佛的思想,却超越时空传承至今。手捧大师的著作,我等应生稀有难遭之想,感恩戴德之想!

  “念佛之人,各随己分。专念佛号亦好,兼诵经咒,并广修万行亦好。但不可了无统绪,必须以念佛为主,为正行,余皆为宾,为助行。则善矣。否则如一屋散钱,皆不上串,不得受用。又如入海无指南针,无所适从矣。……善导乃弥陀化身,其所示专精修,最吃紧。在上品上生章注中,祈详阅之。”(印光大师《复沈授人居士书》)印祖的这段开示,亦可看作是对善导大师二行二业思想的最准确的诠释了!

共收到 0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11月10日 08:24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