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言祖语 无异禅师广录卷第二十八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9年11月07日 · 26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住博山法孙 弘瀚 汇编

  首座法孙 弘裕 同集

  书(一)

  与郑方水大宗伯

  顷在樵阳。闻德星光临栖凤。及拜领佳什。珠玑满案。铿锵作声。至讲经座。本以无舌证一章。贫衲甚喜。大居士不易到此田地。必有大发明处。非彼常情润饰词华。供诗料者也。昔夹山大师。嘱洛浦云。且莫草草匇匇。截断天下人舌头即不无。怎教无舌人解语。彼时赤尾金鳞。早向齑瓮里腌杀矣。仰山偈云。一二二三子。平目复仰视。两口一无舌。此是吾宗旨。伶俐衲僧。二三十年做工夫。到此。未免结舌。芙蓉云。无舌儿童能继和。正所谓向上一路滑如苔。大居士何以得之便利若此。贫衲恨未亲接台颜。徒于言下。操勺蠡以测无涯。倘再借清光照临薜萝。共谈海印三昧。使灵源几片石。咸为点头。乃佛法之灵验耳。

  与詹定斋廉宪

  自去岁奉谒。奇遇欣跃。谓禅与净土。居士兼有之矣。翰教远颁。若犹有意于愚师弟者。何谦抑亦至于此。窃谓。毗卢性海。人人具有。从上诸圣语言。及诸家公案。无非发明兹义。总在学者见解何如。居士书中。超脱之见。即是此境现前。一了百了。更无二语。若曰明于此。或昧于彼。恐尚是意识中得来。非性地上彻悟耳。虽然。大善知识。种福田。植慧根。何难于此道也。即以居士勋业。较量之闱中品士。尺幅证心。塞外阅兵。一鼓作气。文经武纬。用无不宜。第令持此向最上乘中。直是玄鉴洞观单刀直入气象。贫衲将翘首居士。了一大事因缘也。

  与郑云梅司理

  别传之道。自世尊拈花。迦叶微笑。二十七祖。传之菩提达磨。观其宗旨深奥。非大圣无由开化。趣用整密。非圆机无以领略。大士航海而来。直接上根。每遭耻斥。故面壁九年。俟时扬化。至二祖安心。断臂流血而见骨髓。三祖忏罪。疯颠病差作良模。信大师徴诘。明佛性于少年。卢行者风幡。烹真金于大冶。自后金鸡䘖粟。南岳厩里跳出马驹。而秉命寻思。青原山中笑看麟角。江西一蹋。四十八员。断命根于彼时。捏转鼻头。尽大地人。领全机于此际。及乎五家派出。或扬眉瞬目。竖指擎拳。打鼓吹箫。挥戈舞剑。无非助扬一大事而已。岂有他哉。五宗则首出沩山。父子唱和。暗机圆合。撼茶则体用双彰。耕田则事理俱显。临济则直下妙用。活中要个死人。一语中具三玄。一玄中具三要。有照有用。立主立宾。非上根利智。孰能究其涯量哉。有时一喝。如金刚王宝剑。栗棘蓬从此浑吞。有时一喝。如踞地狮子。金刚圈凭斯返掷。仍观法眼一派。则何止惟心。全提正令。耳色眼声。六用互施矣。云门则高低一顾。万象齐彰。拟议之间。则横尸万里。故云。顾盼犹倍句。扬眉落二三。独洞下宗旨。不附物。不立玄。以宝镜三昧。照学者之肺肝。君臣五位。以辩金鍮。云水交参。而分玉石。不犯当头。不居正位。若机纽衘于枢口。转处幽微。以丝纱吐于梭肠。用时绵密。大理本无二致。门庭施设万端。岂非云月是同。溪山各异耶。如上所言者。居士本自具足。又何待贫衲葛藤如此知。居士是个中人。必证个中话。敢惜乎口业也。居士欲要大安乐处。须向者葛藤里。一一透过始得。还肯么。此时若不究根源。且待当来问弥勒。

  与赵□□司理

  贫衲草野疏陋。承奖借过分。且诏以灵光独露之旨。使振百丈家声。自愧何堪。诚知。大居士得此光明幢相三昧久矣。故能以此光。回照一切。每惟末法中。士大夫不骂佛谤法幸矣。如台下深心力护。如己眼目。非彻照佛乘广行慈愿。孰肯担荷如此耶。然知大居士。虽作如是广大佛事。亦不作佛事之想。虽发露此光。而光非存照。故盘山祖师云。心月孤圆。光吞万象。光非照境。境亦非存。此正与大居士。机理相契处。然下文云。光境俱忘。复是何物。者里到得。便知云似地擎山。不知山之孤峻。如石含玉。不知玉之无瑕。学道入得此个境界。自然生死心破。智不能知。识不能识。如来禅。祖师禅。一并打彻矣。教中所谓绝心生死。伐心稠林。浣心垢浊。解心执着。尘劳佛事。皆为游戏。出世入世云乎哉。大抵贵在一念生死心破。自肯承当。而一切处自然法身独露。如青天白日。一毫遮障不得。若有丝毫疑情未尽。即障道眼。古人云。一翳在眼。空花乱坠。昔长庆棱禅师。坐破七个蒲团。因卷帘。廓然大悟。乃作偈云。万象之中独露身。惟人自肯乃方亲。多年误向途中觅。今日看来火里冰。此即生死心破。承当自肯样子也。古人深山二三十年。草衣木食。真参力究。盖为此耳。贫衲自幼出家。参寻颇力。情关理路。百揭千翻。直得伎俩自穷。所谓独露者。虽欲隐而弥彰。不知其然而然。至今吃粥饭。始知甜耳。以台下家里人。说家常话。非敢驰骋机解。自扬家丑。盖承以灵光下照故尔。借光放光。然亦自知。不揣其量。

  沩山云。此宗最妙。难得其人。末法宗风。扫地久矣。僧中寥寥。不意缙绅先生犹见居士。所谓清献公再来非耶。承大教辩明实际。无物不有。无物不空。真俗二谛。于中影现。无法也而假名为法。无身也而假名为身。此真性一段光明。开发显露。清净无翳。如朗月处空无不现者。至云潜思于髫年。根力纯熟。如此则十二时中。固不待提撕话头。如香象渡河。截流而过。一超直入。已是渐言耳。第禅宗向上。不说法身边事。要在机用回互。深舍独占。古人云。怀州牛吃禾。益州马腹胀。天下觅翳人。灸猪左膊上。此语亦不可作道理会。亦不可作机锋契。要知十二时中潜行密用。筑着磕着。不差毫发。彻见佛祖骨髓命脉。则如居士所云。纵横自在。御风而行者也。若然者。不把绳头。而绳头自把。即此绳头。复是何物。上堂洵口而道。为好事者录而成集。忽被居士觑破。又添一重公案也。第捧读佳制。霍然忘暑。所谓薰风自南来。殿角生微凉。倘因合刻。永戴法云。

  上憨山大师乞寿昌塔铭

  恭惟。大师最大圆慈。无上善聚。睹慈容而入道。聆謦咳以销烦。末世法幢。昏衢慧炬。某于髫稚。便耳鸿名。几欲向往。未遂瞻光。虽私淑慧灯。而衷心菀结。丙申年参见先师寿昌和尚。把茅之下。量兔角之短长。顿拳之间。捋虎须之返复。稍知去就。便尔樵牧之间。于兹二十余年矣。去岁为先师入塔。得睹师赞章。悲喜交集。哀哉。切心自忻。谓先师大光明藏。于斯透露不泯。即欲趋领教益借慧润。以展遐思。多历障缘。行行中止。今春缙绅先生辈。乞铭灵塔。某谓。非大师笔力。不能传先师之神。众咸默然。悉从末议。敬遣小徒辈。登山丐请。伏惟慈允。以慰渴思。岂但不肖等。得沾濡法恩。即先师于大寂光中。致谢无已耳。

  与沈东华廉宪(三)

  春日得闻报知。福星照冰溪也。此非小缘。皆湖东子民善因所致。惟林下人。踯躅不敢前。盖公门中。非僧家行处。祇焚香遥祝而已。承翰教丰仪。仍问及宗乘中事。岂但为僧者。得沾惠泽。即三千七百祖师公案。亦复重宣也。临济大师云。一语中具三玄。一玄中具三要。此善知识。临机慧辩。三玄三要未兆之先。已通身突露。非临时凑泊。如旃檀本香。借火爇则分外香。若以火论香。则辜负旃檀。若以言句中讨玄要。大可笑也。诸家录中皆下语。大似以鹤粉喻雪。虽色相似。去雪实霄壤。惟汾阳颂云。三玄三要事难分。得意忘言道易亲。一句明明该万象。重阳九月菊花新。灼有真旨。大居士切欲发明斯道。在临济吃棒因缘上会去。则待客迎宾。拈匙把箸。三玄三要。不问可知。其或未然。父母未生前。那个是我本来面目。乌纱盖顶。黄金束腰。傀儡一棚。不加线索。则生死暗然无寄。本来面目。是甚么碗脱丘。三玄三要。留待台驾入山时。再作个话会也。

  读翰教。不能释手。知居士灵机浚发。皆夙生般若慧之所成就。非常情可及也。惟祖师门下言句。如煮木札羹。如炊铁钉饭。不可以智知。不可以识识。惟悟与悟。乃能明了。若谓某为三玄句。某为三要句。某为先照而后用句。某为照用不同时句。正所谓以管窥天。以蠡测海。多见其不知量也。大居士决欲发明此一件大事。赤肉团上无位真人。在六根门头。放光动地。不得当面错过。若错过时。百劫千生。未有了底日子。将前解路。如斩一握丝。一断一切断。更不相续。无位真人。是甚么干屎橛。但恁么究去。一朝知痛痒时。向大愚肋下。筑三拳。是大丈夫作略。非分外也。若依草附木。东引西证。说心说性者。可请一义学沙门。将三经五论。细说一遍。禅之一字。抛向万丈深坑。过不可说不可说劫后。再可谈不了之缘。未为晚也。不识大居士。于此宁甘心乎。

  昨承谕。入道贵在真实。真实二字。诚入道基本也。不识。居士于真实处。曾入道乎。少林大师云。外息诸缘。内心无喘。心如墙壁。乃可入道。果得心如墙壁。则真实二字。不言可喻。若心中揣摩。生诸解路。早是不真实。欲得心如墙壁。安可得乎。果得心如墙壁。正堪入道。若以心如墙壁。便欲住足。祇是个心如墙壁汉。不堪与语道也。然心如墙壁。不容易到。有一等人。将妄心遏捺。令心不起。谓之心如墙壁。大似水上按葫芦。从少至壮。从壮至老。欲得心如墙壁。无有是处。真是个究心人。将一句话头。才方提起。如吹毛利剑。触其锋者。即丧身失命。欲其别生一念。了不可得。连真实二字。安亦不住。斯二字诚为入道之基本也。大居士日用以此可坐进斯道。不然。则弹指一生。可谓错过了也。真实云乎哉。

  与林季翀大宗伯(二)

  隙驹易流。与大居士。两易寒暑。以慧照观之。靡隔朝夕矣。适捧翰教。忭跃无量。经世出世一大因缘。撞破从前关棙。自是有力大人也。居士当一肩担荷。又何虑误堕落哉。夫性命者。宜直下会去。如会去。则眼见耳闻。与法界体同。无纤毫渗漏。圆觉疏云。德用无边。皆同一性。性起为相。境智历然。相得性融。身心廓尔。居士于斯见彻。忧虑不能萦。生死不能系。游戏世间。京都邺都浩浩。皆菩提道场也。更彻见净土宗旨。白太傅。须要让居士一筹耳。其或未然。但看念佛者是谁。行里坐里。一切事物里。只要看破此谁字。忽朝摸着鼻孔。阿弥陀佛不向别求也。

  旧冬承翰教。谓人生五十。不知性命所在。此为诚言。非套子语也。当知。此事万劫难逢。千生罕遇。既知有此关棙。若不发明。肯甘心耶。祖师答见性偈云。在眼曰见。在耳曰闻。在鼻嗅香。在舌谈论。又云。遍现该周沙界。收摄在一微尘。大居士可将此偈细看一遍。眼所见。耳所闻。不逐声色。毕竟是何物也。世人都被声色所转。轮回六道。无有了期。一失人身。万劫不复。可惊可怖。可惧可畏。如有智者。当于此着忙。世间功名富贵。决定羁绊不得。何也。身非我有。况身外乎。看破此境界。十二时中。深追力究。念念不移。决欲发明而后已。若能返照。直下无第二人。动转施为。无亏实相。视生死如梦幻。观世界等空花。永嘉云。大千沙界海中沤。一切圣贤如电拂。如此。做一个凡圣不拘底大快活人。世间之乐事。百千万倍。胡足为比。他日向栖凤岭头。拍掌一笑。何也。笑此老婆心葛藤语耳。

  与余毓蟾郡丞

  逢人即问。知居士贵恙未瘥。甚是挂意。良以。生此极恶世界。有身即有苦。不待病时是苦。从少至壮。乃至出仕做官。种种运为。莫不悉是苦境。公曾在苦中穿下过来。何云今日方才是苦。要知法身苦不能及。劫火洞然。我土安隐。居士当确实正念。不以此苦退菩提心。不以此苦生退堕心。当看此身。如弊垢衣。如梦中像。生欢喜心。管他今日去。明日去。如船子和尚水丧。降魔和尚火化。是谓之舍苦趋乐。如此拌得。寿亦可延。病亦可愈。古云。外其身而身存。斯之谓也。纵是便行当抚掌莞笑。做个倔强底汉子。使后人发心。不可畏首缩项退他人信心。公之福也。我忝知识。不得不尽情。向公道破。

  与沈□□孝子

  接来书。知居士操履不群。三十年前。酒色场中耽阁半世。三十年后。始发清净心。看即肿即臭即烂。顿起疑情。即陈眉公启迪也。余每看眉公书。似挫抑禅门。此开示学者。又似傍禅家门户。孔子颜曾思孟。决无此等语。此语似初心禅者口气。但使人在色身上作活计。不能深入性地。何但死了便臭烂。即今色身。水火稍不通流。即臭烂。又何足疑。闽僧又云。发毛爪齿不知痛痒。此是简眉公脚迹走底汉子。即今幻妄色身。还知痛痒么。烂坏底是甚么。临济大师云。赤肉团上。有一无位真人。汝等诸人好看。又云。无位真人是甚么干屎橛。此是出生死底要津。断知解底利器。此无位真人。还烂坏得么。一朝病来。手忙脚乱。便是认定个色身。不肯放下。生平行履。总不究竟。正所谓担佛傍家走。认驴鞍桥。作阿爷下颔。居士将平生所知所解底。尽情放下。但看个无位真人。是甚么干屎橛。深追力究。顿发疑情。行里坐里。着衣吃饭里。只讨个下落。忽朝打失鼻孔。始知烂坏臭烂底。是场笑具耳。余普说板在苏州。是余生平行履。居士请一本。可以坐进斯道。他日漆桶脱时。还几双草鞋钱未晚也。

  与余文台居士

  生死事大。无常迅速。来谕最为肯綮。但要发明生死二字。将此二字。做个贴肉汗衫。行住坐卧。看生从何来。死从何去。或单提一句亦可。若一句上彻去。千句万句。一时彻去。无边佛法。自然通晓。毗卢遮那佛。华藏世界。悉自心受用。大小二藏。从自心流出。非外来境也。心外既无境可得。生死二字安放甚处。居士决明此事。但恁么看去。决不可图个小歇场。亦不可拨弃世缘。守着静谧。亦不可从人语句上。生出解路。亦不可作儱侗解会。自生满足想。只教生从何来一句子。扑得粉碎。始是大安乐田地也。不然。尽是落草落水。认着能讲能谈底。唤作一灵真性。正所谓认贼作子。即今贵境。称善知识。指示于人。如是师。如是徒。以燕石而宝之。以瓦砾而珍之。他时生死到来。自然七颠八倒。胡思洞里闲神野鬼。搬弄将去。镬汤炉炭。剑树刀山。饶他不得。为伊平日称口头快。便破佛毁法。谤善知识。坑陷人家男女也。居士但如贫衲所示。或看禅关䇿进。博山警语。及径山回书。悉能助发机缘也。

  与吴观我太史(二)

  往返生生社。与居士清谈。将半月。如坐毗耶城。正所谓彼上人者。难以酬对。然不二门向上。更有事在故。云不可以智知。不可以识识。譬如入都城。四会之衢。非行到。不能亲历诸境。嗟夫此道闭之久矣。投子远录公。将五百余载。其间提唱者。罕得其人。生死分中。似不可以解心敌。如南岳见六祖。德山见龙潭。大有样子。居士于此。但当尽心单提一句话头。孜孜不舍。以期大悟。若彻见根源。即无明结使。不断而自消。根识境缘。不澄而自殒。可谓灵丹一粒。点铁成金。自不与诸法门较优劣。纵不悟站定脚跟。终有到家日子。如不信斯道。三阿僧祇劫。始能成就。古德云。拌此一生乃至三生。必能打彻。岂欺我哉。如看一口气不来。毕竟向甚么处去。此处字上要切要紧。切不可将经书引证。如教中谓无去无来等。斯是毒药。不可沾着一点。但贵深追力究。决定要讨个下落。如前教乘中。有相应法。急须吐却。或澄心瞑目。寂照相治。虚灵不昧。观法无我。乃至究竟不即不离。及事事无碍等语。在佛法中。谓之入理深谈。在参禅人分上。谓之野狐涎。所以云。凤萦金网。趋霄汉以何期。居士不可不慎。贫衲不得不尽情吐露也。

  贫衲生少智慧。唯参究一念子盖切。今与居士。论及宗乘中事。譬如居海者。不问江河淮泗。惟以海印印之耳。所谓看话头。六代相传未之有。问答之际。一语中放不过。便顿发疑情。如能大师问南岳。大有样子。自后诸家激励。皆曹溪一个印子上来。居士于此须发起大信心。要彻生死。决从斯门而入。舍此别求。是岐路。非禅门捷径。于此事上。决不可生疑。决不可以教乘中印证。所云散位独头。倏起倏灭者。祇须切之一字。是破意识利斧也。禅警语。大慧回书。禅关䇿进。悉能助发。如参究一日。得一日实用。纵一生不明。亦不妨具成佛作祖底基本。古所谓但办肯心。必不相赚。承谕浮山圣道场处。自有天龙拥护。贫衲似不能应命。山居人事丛杂。年腊渐长。兼以病魔日至。每欲舍众入深山䆳谷。以度余年。说法境缘。付嘱于大地有情。待时节发生耳。齐群玉居士。才发信心。须臾即没。无奈死魔坏菩提心印。大可叹息。唯居士体认自己本命元辰。莫管他世界成坏。永嘉云。大千沙界海中沤。况沤中一邻虚起灭耶。

  无异禅师广录卷第二十八

共收到 0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11月07日 08:41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