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禅修 来果禅师开示录

nxd123456 · 发布于 2019年11月03日 · 26 次阅读
96

用功的人,谓「一人与万人敌」。这一句话,在古人最好,在今人则不行,何 以呢?古人道心充足,百折不回,一勇可以超过去;今人道心不坚,一折就回,一 勇再勇,也超不出去;不但超不出去,不勇不敌还好,一勇一敌,反过来要降他了, 不降不得过。这是甚么道理?因为,我们一个人力量是有限的,他们一万人个个都 是力量很大的。万人是甚么?是贪、镇、疑、慢、疑,种种的烦恼无明。这一万个 念头,是一向纯熟的,不要你去近它,它会自然的随顺你。这一种自然随顺的一个 念头,有无量的力量;万个念头,力量更大到不得了。今天用功的一个念头,是向 来没有见过,又没有做过,它那里会随顺你?不但不随顺你,还要你去寻它、顺它, 可见得一个寻它的念头,极小极生疏,力量很小。譬如:一个家庭,儿、女、孙、 侄,以及眷属,都是自然团结一致的;忽然外面来了一个生人,说:「你们出去! 这个家是我的。」你们看这一家人还肯让他吗?不是要敌他吗?你一人向他们要, 他们一家人向你敌,你还敌得过他们吗?我们这一念敌一万个念头,也是如此,一 万个妄想是熟的,是家里现成的;这一念用功是生的,是才有的,与它们不同伙。 你们想想:如同一个人要他的家,他一家人跟你拼命,你一人还敌得过他一家人吗? 同是一理。那么,敌不过,又是怎么办法呢?不能随顺它去就罢了!办法是有,先 要你们明了不能敌它的原因在甚么地方;明白了这个地方,当然才有办法。因为, 你一人要与万人敌,你早已有了敌的念头──就是敌的心;心既有敌,念头的形色 自然是一个敌的形状,你有了敌的形状表示,当然是因敌人而有的;敌人见你要敌 他,他当然要敌你。譬如:一个人预备与人打仗,一定手上要□刀,头上戴盔,身 上穿甲,站在一个宽大的地方,你有了这个预备;不是对方一万个人也就要来与你 相打?他们各人不是也要□刀、□枪?这一万个人的刀、枪汹涌的来了,你一见还 敢打吗?不是一见就要降他吗?次则,你能预备□刀、□枪打人,不但一万人要来 与你打,就是一个人、两个人看见,也要与你打。何以呢?你与他是对头,他当然 视你也是对头,岂有不打之理?对吗?这都是譬喻,我们要合喻法。你们以为妄想 来了,赶快把「念佛是谁」打开,把眉耸起来,「念佛是谁」、「念佛是谁」¨¨ ¨¨就这么与它敌,三敌、两敌,不知、不觉,随妄想去了。半天知道了,以为: 「奇怪!我参『念佛是谁』降伏妄想,怎么打了半天妄想,还不知道呢?」再来参 「念佛是谁」,一刻业障翻起来了,你还照前一样敌它,三敌、五敌,不知、不觉 又随业障去了,还是翻了半天才知道。你们照这样一天到晚与它敌,不知、不觉随 顺它,这就是你们用功「一人与万人敌」;实在今世人不能用。要怎么样使这一万 人化恶为善,一律投诚呢?我们单单的「念佛是谁」?不明白;究竟是谁?还不知 道到底是那一个;妄想来了,我不问它;业障来了,我也不问;总之,不离「念佛 是谁」?佛是那一个念的?任它情来、爱来,种种的不得了,来的再多,我也不问; 我还是念佛是那一个?清清爽爽的,历历明明的,不慌、不忙,不急、不缓的参。 正是你打你的妄想,我参我的「念佛是谁」,各人做各人的事;你打妄想也好,你 不打也好;我的念佛是甚么人,不知道,总是参。它们的妄想打够了,打到不打了, 看看我还是这样参,挠也挠不动;久久的,它不是要向我投降吗?令它至心投诚, 不是返妄归真吗?譬如:我穿一件破衲袍,搭一顶衣,头上戴一顶合掌尖的帽子, 我是站着或盘腿子坐在路旁;任是千军、万马,□刀、□枪,走经我这里,有甚么 关系?不是他走他的?因为我不是他的敌人,他那里会打我?久久的,久久的,他 跑来、跑去,跑熟了,他还来请教,请教我谈谈心,很友好的,还不是归顺我吗? 你们大家想想,对不对?我与他为敌,他就与我拼命;我不与他为敌,他就亲近我, 照常随顺我。你们想想,我单单一个「念佛是谁」不明白,任甚么妄想一概不问; 不以它为恶友,亦不以它为良朋,不去近它,亦不远它;这样子参禅用功,何等好! 足见得这一句「念佛是谁」认真参究,不与一切妄想、业障为侣,不与天人、修罗 为侣,亦不与诸佛、菩萨、历代祖师为侣。你们恐怕又有一点疑问:「说『念佛是 谁』不与妄想、业障为侣还可以,不与诸佛、菩萨为侣,我到有点不相信!」对罢! 不相信不怪你,我要问你:「念佛是谁」你参、没有参?假使没有参,你信我的话, 参参「念佛是谁」到底是谁?究竟是谁?你这么一天到晚不断一下子,一点空档子 也没有;正在疑情得力的时候,你打开眼睛来望一望:还有佛在,还有祖在吗?这, 就要你们自己行到那里才可见到。──参!

暂无回复。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