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言祖语 无异禅师广录卷第十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9年10月22日 · 42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住博山法孙 弘瀚 汇编

  首座法孙 弘裕 同集

  拈古下

  举。洞山供养云岩真。僧问洞山。云岩祇者是。意旨如何。山云。我当时几错会先师意。僧云。未审。云岩还知有也无。山云。若不知有。争解恁么道。若知有。争肯恁么道。

  拈云。语步安详。纽机圆活。三玄五位。尽在其中。肯解二字。披宝镜之精光。彰兼到之赤帜。洞上宗风。于斯可究矣。

  举。雪峰住庵。二僧来拜。峰见。两手托门。放身出云。是什么。僧云。是什么。峰低头归庵。僧到岩头。头问。什么处来。僧云。岭南来。头云。曾到雪峰么。僧云。曾到。头云。有何言句。僧举前话。头云。他道甚么。僧云。他无语低头归庵。头云。噫我当初悔不向他道末后句。若向他道。天下人不柰雪老何。僧至夏末。再举前话请益。头云。何不早问。僧云。未敢容易。头云。雪峰与我同条生。不与我同死。要识末后句。祇者是。

  拈云。莫道无语。其声如雷。佛事门中。商量不下。岩头宝?吐华。雪峰金针露鼻。固是难兄难弟也。若论生死同条。待别时来。抹过一着。

  举。法眼问觉上座。船来陆来。觉云。船来。眼云。船在甚么处。觉云。船在河里。眼后复问傍僧云。你道。适来者僧。具眼不具眼。

  拈云。虚空无彩色。大海有波澜。

  举。曹山问德上座。佛真法身。犹若虚空。应物现形。如水中月。作么生说个应底道理。德云。如驴觑井。山云。道则太煞道。只道得八成。德云。和尚又如何。山云。如井觑驴。

  拈云。豪士之锋。诗人之态。贯协精华。斯无余蕴。曹山提挈过人。如万仞岩头打筋斗。下来扳仰不得。非但三玄五位。直是佛祖。髑髅悉穿下过。咦。

  举。黄檗示众云。汝等诸人。尽是噇酒糟汉。与么行脚。何处有今日。还知大唐国里无禅师么。僧云。只如诸方匡徒领众。又作么生。檗云。不道无禅。只是无师。

  拈云。大唐国里。果无禅师么。品畅清奇。不留朕兆。开眼作梦。净地迷人。

  举。云岩问道吾。大悲菩萨用许多手眼作么吾云。如人夜中背手摸枕子。岩云。我会也。吾云。汝作么生会。岩云。遍身是手眼。吾云。道即太煞道。只道得八成。岩云。师兄作么生。吾云。通身是手眼。

  拈云。遍身是手眼。泛宝舟而登彼岸。通身是手眼。搜要径而起重玄。大丈夫。横身当宇宙。要用便用。只饶八万四千。没处安着。然虽如是。人出是非难。

  举。雪峰在德山作饭头。一日饭迟。德山托钵至法堂。峰云。者老汉。钟未鸣。鼓未响。托钵向甚么处去。山便归方丈。峰举似岩头。头云。大小德山不会末后句。山闻。令侍者唤岩头。问汝不肯老僧那。岩密启其意。山乃休去。至明日升堂。果与寻常不同。岩抚掌笑云。且喜老汉。会末后句。他后天下人。不柰伊何。

  拈云。权衡在手。藻鉴凌空。别锱铢分妍丑。丝毫隐讳不得。德山呵佛骂祖为快意。被岩头一拶。忍气吞声。密启底意。作么生道。电舌雷声。宣扬不及。

  举。密师伯与洞山行。见白兔子面前走过。密云。俊哉。山云。作么生。密云。如白衣拜相。山云。老老大大。作者个语话。密云。你作么生。山云。积代簪缨。暂时落寞。

  拈云。任缘而施。随流得妙。云萝舒卷。峰岳凝然。白衣拜相。虽则异地生苗。犹是功勋边事。簪缨落寞之谈。不无补于密师也。

  举。严阳尊者问赵州。一物不将来如何。州云。放下着。严云。一物不将来。放下个甚么。州云。恁么则担取去。

  拈云。一言安邦。一机破的。乃赵州之通变。提得起。放得下。尊者固是果位中人。一往看来。灼然靴里动指头。

  举。金刚经云。若为人轻贱。是人先世罪业。应堕恶道。以今世人轻贱故。先世罪业。则为消灭。

  拈云。者般说话。缚杀多少人。解脱多少人。兼雌带黄。灭胡种族。若以因果评。入地狱如箭射。

  举。僧问青林䖍禅师。学人径往时如何。林云。死蛇当大路。劝子莫当头。僧云。当头时如何。林云。丧子性命。僧云。不当头时如何。林云。亦无迴避。僧云。正当恁么时如何。林云。失却了也。僧云。未审。向甚么处去。林云。草深无觅处。僧云。和尚也须堤防始得。林抚掌云。一等是个毒气。

  拈云。青林棒喝不施。针锥在舌根上。何曾放过。者僧烂泥中有刺。纵得便宜。不知早入行铺了也。当时若问博山。但咄云没去处。看他道个甚么。虽然。在今之日。讨个师僧。也难得。

  举。刘铁磨到沩山。山云。老牸牛汝来也。磨云。来日台山大会斋。和尚还去么。山放身卧。磨便出。

  拈云。案山起云。主山下雨。杓卜听虚声。熟睡饶谵语。只饶弓折箭尽。未是作家。要得同气相求。同声相应。看者一队水牯牛。复笑云。鼻头总在博山手里。

  举。僧问乾峰。十方婆伽梵。一路涅槃门。未审。路头在甚么处。峰以杖一画云。在者里。僧问云门。门云。扇子?跳上三十三天。筑着帝释鼻孔。东海鲤鱼打一棒。雨似盆倾。会么。

  拈云。问处太亲。智眼成障。倾出云门七珍八宝。天童唤作返魂香。诸人还嗅着也未。乾峰者一画。大地百杂碎。非但路头。者僧脚跟下。七华八裂了也。

  举。米胡和尚。令僧问仰山。今时人还假悟否。山云。悟即不无。争柰落第二头何。胡深肯之。

  拈云。米胡酌其菁华。仰山碎彼璘玳。自非大方家问答。不及此。祇如肯诺不得全。米胡又且如何。

  举。赵州问投子。大死底人却活时如何。子云。不许夜行。投明须到。

  拈云。赵州投子。果能跨逐日之蹄。截奔汇之水。但要与博山相见。尚须向铁围城里。穿下过来。

  举。子方上座问法眼。和尚开堂。承嗣何人。眼云。地藏。方云。太辜负长庆先师。眼云。某甲不会长庆一转语。方云。何不问。眼云。万象之中独露身。意作么生。方竖拂子。眼云。此是长庆学得底。上座分上作么生。方无对。眼云。只如万象之中独露身。是拨万象。不拨万象。方云。不拨。眼云。两个。参随左右皆云。拨万象。眼云。万象之中独露身。?。

  拈云。法眼嗣地藏。冤有头债有主。子方为长庆。风不动浪不移。岂可以人情污佛事耶。当时待问独露身与万象拨不拨。但云是何言欤。管取法眼如哑子作通使。吐露不出。

  举。僧问首山。如何是佛。山云。新妇骑驴阿家牵。

  拈云。首山佛话。虽俚语。犹堪入俗。然老将不谈兵。较之似乎真金璞玉。烹之刻之。则丧淳矣。

  举。僧问九峰。如何是头。峰云。开眼不觉晓。僧云。如何是尾。峰云。不坐万年床。僧云。有头无尾时如何。峰云。终是不贵。僧云。有尾无头时如何。峰云。虽饱无力。僧云。头尾相称时如何。峰云。儿孙得力。室内不知。

  拈云。指活路于廛中。舌头不粘着肉。披全提于向上。额颅不拄着天。九峰口齿。若梭肠。自有巧妇针线也。所贵者。儿孙得力。室内不知。且道。不知底是何事。

  举。华严经云。我今普见一切众生。具有如来智慧德相。但以妄想执着。而不证得。

  拈云。根本无明。即是诸佛不动智。不动智即是根本无明。者里别具一只眼。老瞿昙冰消瓦解。

  举。僧问夹山。拨尘见佛时如何。山云直须挥剑。若不挥剑。渔父栖巢。僧问石霜。拨尘见佛时如何。霜云。渠无国土。何处逢渠。僧后举似夹山。山乃上堂举了云。门庭施设。不如老僧。入理深谈。犹较石霜百步。

  拈云。门庭施设。入理深谈。孤雁群飞。缺一不可。一句则玄景未移。而天机独运。一句则神柯未伐。而灵树绝依。二大士气宇如王。识得渠语者。便好作罢参斋。

  举。南泉示众云。三世诸佛不知有。黧奴白牯却知有。

  拈云。手把地。尾连天。王老师异类中行也。三世诸佛不知有。掬明月于无影树头。黧奴白牯却知有。剪白云于不应山谷。何人知此意。除是长啸者。

  举。进山主问修山主云。明知生是不生性。为甚么为生死流转。修云。笋毕竟成竹。如今作篾。使还得么。进云。汝向后自悟去在。修云。某只如此。上座如何。进云。者个是监院房。那个是典座房。修礼拜。

  拈云。拈转鼻头。披翻唇齿。裁长补短。自有机宜。此语非但为修公截舌。亦为后人点眼。可谓。绊断葛藤。而游象径。芟除荆棘。以露琼枝。其活句如此。

  举。翠岩示众云。一夏已来。为兄弟说话。看翠岩眉毛在么。保福云。作贼人心虚。长庆云。生也。云门云。关。

  拈云。吐轻丝于春蚕。丰毳毛于冬狸。诸大师各出只手。且道。当得甚么边事。惜取眉毛好。

  举。仰山问中邑。如何是佛性义。邑云。我与你说个譬喻。如室有六窗。中安一猕猴。外猕猴从东边唤猩猩。猕猴即应。如是六窗俱唤俱应。仰云。只如内猕猴睡着。外猕猴欲与相见。又且如何。邑下禅床。把仰山手作舞云。猩猩与汝相见了。

  拈云。中邑铺文演义。譬喻得精。仰山让老推尊。何曾放过。且道。还有佛性义也无。满头霜雪栖岩谷。半夜穿靴入市廛。

  举。僧问曹山。灵衣不挂时如何。山云。曹山今日孝满。僧云。孝满后如何。山云。曹山好颠酒。

  拈云。松回千古之风。灵衣脱体。露湿中宵之月。散步狂歌。须是者颠酒翁乃尔。若夫混沌乾坤。逢人不认。曹山脚跟。犹沾泥水在。

  举。僧问法眼。承教有言。从无住本。立一切法。如何是无住本。眼云。形兴未质。名起未名。

  拈云。形未兴名未起。且道。森罗万象。从何处得来。者里放过即不可。

  举。瑞岩问岩头。如何是本常理。头云。动也。岩云。动时如何。头云。不识本常理。岩伫思。头云。肯即未脱根尘。不肯永沉生死。

  拈云。德音震响。土裂河分。不劳神用。变化鲲鲸。则不无岩头。但博山要问伊。既是本常理。因甚有肯不肯。依稀越国。仿佛杨州。

  举。首山示众云。第一句荐得。与佛祖为师。第二句荐得。与人天为师。第三句荐得。自救不了。僧云。和尚是第几句荐得。山云。月落三更穿市过。

  拈云。吞尽佛祖。佛祖为师。号令人天。人天作则。向没踪迹处。立名题分数目。唤作第一第二。早是蛇足矣。然其铺舒展演。与夺临时。首山舌上有锋。咽喉若海也。还知月落三更句么。无为无事人。别有间家具。

  举。僧问仰山。和尚还识字否。山云。随分。僧乃右旋一匝云。是什么字。山于地上书一十字。僧左旋一匝云。是什么字。山改十字为卍字。僧画一个圆相。以两手托。如修罗掌日月势云。是什么字。山画一圆相。围却卍字。僧作楼至势。山云。如是如是。善自护持。

  拈云。者僧旋身。拨无烟之火。仰山画地。挑海底之灯。义天灿烂。彼此作家。六书中收不住。且道。是甚么字。大地无盲人。谁是赏鉴者。

  举。僧问云门。如何是超佛越祖之谈。门云。糊饼。

  拈云。运劫外之香糜。兴现前之供养。糊饼之谈。塞断人口也。其清音如玉。只饶辩似悬河。话会不下。何也。如野饥麦饭一饱即休。若论超佛越祖之谈。待别时来。与汝注解始得。

  举。长沙令僧问会和尚。未见南泉时如何。会良久。僧云。见后如何。会云。不可别有。僧回举似长沙。沙云。百尺竿头坐底人。虽然得入未为真。百尺竿头须进步。十方沙界是全身。僧云。百尺竿头如何进步。沙云。朗州山。澧州水。僧云。不会。沙云。四海五湖王化里。

  拈云。会公坐杀法身。不通凡圣。岑老碧天云外。更斗精华。白牛牯触牧多方。死猫儿解弄也活。与盲人点眼。聋者开聪。会公还识痛痒么。

  举。龙牙问翠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微云。与我过禅板来。牙取禅板与微。微接得便打。牙云。打即任打。要且无祖师西来意。又问临济。如何是祖师西来意。济云。与我过蒲团来。牙取蒲团与济。济接得便打。牙云。打即任打。要且无祖师西来意。

  拈云。龙牙者汉。一副铁脊梁。直硬到底。打破大唐国。讨个头正尾正底难得。

  举。玄沙到蒲田。百戏迎之。次日问小塘长老。昨日许多喧闹。向甚么处去。小塘提起袈裟角。沙云。料掉没交涉。

  拈云。人将语探。水将杖探。烈火里辩真金。闹市里识天子。袈裟下认取老僧。玄沙小塘斯人也。纵然盖覆将来。口苦心甜。更有事在。

  举。云门云。闻声悟道。见色明心。观音菩萨将钱来买糊饼。放下却是馒头。

  拈云。闻声悟道。虚空敲不响。又作么生。见色明心。清风无形质。又作么生。胡言汉语即不无。观音菩萨入普门三昧。云门者汉。向甚处摸索。

  举。沩山问道吾。甚处来。吾云。看病来。山云。有几人病。吾云。有病者有不病者。山云。不病者莫是智头陀么。吾云。病与不病。总不干他事。山曰。不干一句。速道速道。吾云。道得也与他没交涉。

  拈云。沩山怀仁。道吾尚义。二老虽则不露针锋。也太煞俊俏。且道。谁是病者。谁是不病者。谁是不干者。试指出看。

  举。俱胝和尚。凡有所问。只竖一指。

  拈云。藏而愈露。拙而愈巧。放开捏聚。虚空逼塞。且道。是个甚么。复竖一指云。十目所视。

  举。肃宗问忠国师。百年后所须何物。师云。与老僧作个无缝塔。帝曰。请师塔样。师良久云。会么。帝曰。不会。师云。吾有付法弟子耽源。却谙此事。请诏问之。师化后。帝诏耽源。问此意如何。源云。湘之南。潭之北。中有黄金充一国。无影树下合同船。琉璃殿上无知识。

  拈云。古殿苔封。逢人不到。白云深锁。有路犹迷。青山逼近见巍峨。万仞崖头不露顶。古今多少人。向塔影边。描写不出。惟天童雪窦。较些子。

  举。临济问黄檗。如何是佛法的的大意。檗便打。如是三度。乃辞檗见大愚。愚问。什么处来。济云。黄檗来。愚云。黄檗有何言句。济云。某三问佛法的的大意。三度吃棒。不知有过无过。愚云。黄檗恁么老婆。为你得彻困在。更来问有过无过。济于言下大悟。

  拈云。三年不开口。毒气喷人。三遭吃痛棒。拂蒿枝相似。黄檗处吃交。大愚边㧞本。末后逢人胡喝乱喝。是何道理。不向紫罗帐里撒真珠。毕竟是鰕跳不出斗。

  举。疏山到沩山。便问。承师有言。有句无句。如藤倚树。忽然树倒藤枯。句归何处。山呵呵大笑。疏云。某四千里卖布单来。和尚何得相弄。沩唤侍者。取钱还者上座。嘱云。向后有独眼龙。为子点破去在。后到明招。举前话。招云。沩山可谓头正尾正。只是不遇知音。疏复问。树倒藤枯。句归何处。招云。更使沩山笑转新。疏方有悟云。沩山元来笑里有刀。

  拈云。独眼龙。共资玄化。矮师叔。撞破疑团。且道。毕竟句归何处。谩使沩山笑转新。

  举。楞严经云。吾不见时。何不见吾不见之处。若见不见。自然非彼不见之相。若不见吾不见之地。自然非物。云何非汝。

  拈云。尽大地是个释迦。阿难?着释迦鼻孔。尽大地是个阿难。世尊裂破阿难胸襟。且道。向甚么处见。甚么处不见。者里着得一只眼。黄面瞿昙。非但瞒人。亦乃自瞒。

  举。洞山解夏上堂云。初秋夏末。兄弟或东或西。直须向万里无寸草处去。良久云。祇如万里无寸草处。又作么生。顾视左右云。欲知此事。直须枯木上生花。方与他合。石霜云。出门便是草。明安云。直得不出门。亦是草漫漫。

  拈云。洞山一具牙齿。敲得鸣。打得响。胡言汉语。撒得开。收得聚。可谓暧暧玄提也。二老汉。骑虎头把虎尾。口似蜜甜。心如鸩毒。还知彼落处么。

  举。仰山梦往弥勒所。居第二座。尊者白云。今日当第二座说法。山起白椎云。摩诃衍法。离四句绝百非。谨白。

  拈云。仰山梦里惺惺。惊群动众。说摩诃衍法。离四句绝百非。曾透彻也未。快须抛却楗椎始得。

  举。陆亘大夫语南泉云。肇法师也甚奇怪。解道。天地与我同根。万物与我一体。泉指庭前牡丹花云。大夫。时人见此一株花。如梦相似。

  拈云。大夫溯流穷源。南泉云行雨施。正眼观来。总是梦中说梦。

  举。云门垂语云。乾坤之内。宇宙之间。中有一宝。秘在形山。拈灯笼来佛殿里。将三门来灯笼上。

  拈云。历诸心。指诸掌。显诸仁。藏诸用。开发性源。其至矣夫。拈灯笼来佛殿里。将三门来灯笼上。云门大师来。也放过一着。

  举。师祖问南泉。摩尼珠人不识。如来藏里亲收得。如何是藏。泉云。王老师与汝往来者是。祖云。不往来者如何。泉云。亦是藏。祖云。如何是珠。泉召祖。祖应诺。泉云。去。汝不会我语。

  拈云。南泉老汉。幸遇师祖。博山当时若在。待伊召声未绝。即应云。瓦砾不劳拈出。管教南泉结舌有分。

  举。洞山不安。僧问。和尚病。还有不病者么。山云。有。僧云。不病者还看和尚否。山云。老僧看他有分。僧云。和尚看他时如何。山云。则不见病。

  拈云。不二门开。日面月面。总不似洞山癖病。混之弗得。类之弗齐。病中善看病也。者僧眼里有筋。皮下有血。要见洞山。也不难。

  举。临济问院主。甚处来。主云。州中粜黄米来。济云。粜得尽么。主云。粜得尽。济以拄杖一画云。还粜得者个么。主便喝。济便打。次典座至。济举前话。座云。院主不会和尚意。济云。你又作么生。座便礼拜。济亦打。

  拈云。临济棒头有眼。善察来机。不是不知来处。要院主识痛棒始得。院主便喝。典座礼拜。门里出身。刚柔相济。若彻困去。可谓一点水墨。两处成龙矣。

  举。石霜迁化。众请堂中首座。接续住持。九峰不肯。乃云。待某问过。若会先师意。如先师侍奉。问首座云。先师道。休去歇去。一念万年去。寒灰枯木去。古庙香炉去。一条白练去。且道。明什么边事。座云。明一色边事。峰云。恁么则未会先师意在。座云。你不肯我那。装香来。座乃烧香云。我若不会先师意。香烟起处。脱去不得。言讫便坐脱。峰乃抚背云。坐脱立亡则不无。先师意未会在。

  拈云。善建者不㧞。善辩者若讷。首座损其花。填其实。洁其操。楷其式。住持事业。岂其然乎。九峰太煞刭挺。不近人情。还会石霜意也未。总好与三十笤帚。

  举。同光帝谓兴化云。寡人收得中原一宝。只是无人酬价。化云。借陛下宝看。帝以两手捧幞头。化云。君王之宝。谁敢酬价。

  拈云。径寸之璧。照乘之珠。望中原光影。万一不得为比。文殊宝冠。隐讳不得。净名方丈。说示不来。兴化毕竟酬价不可得。然虽如是。谁道黄金如粪土。

  举。僧问洞山。三身中那身不堕诸数。山云。吾尝于此切。

  拈云。近不得倚。远不得携。推之弗前。约之弗后。洞山于此若铁橛也。若夫辩奇货。采骊珠。求华璞。追蓝琰。安可以语于此哉。离乎言句。亲之可矣。

  举。僧问云门。如何是尘尘三昧。门云。钵里饭。桶里水。

  拈云。博山寻常受用。腐柴为㸑。野菜和羹。或有问如何是尘尘三昧。但向道。切忌钵里寻饭。桶里觅水。且道。与云门相去多少。

  举。僧问琅玡觉和尚。清净本然。云何忽生山河大地。觉云。清净本然。云何忽生山河大地。

  拈云。清净本然。山河大地从甚处得来。云何忽生。又一重也。有眚者。不可以语其纯素。碧眼者。不可以眩其玄黄。天童所谓见有不有也。于琅玡答处。便恁么悟去。不知谁是其人。

  无异禅师广录卷第十

共收到 0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10月22日 08:18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