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悟心地 与祖师同行 (一) 信者皆相应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9年10月21日 · 最后由 443028295 回复于 2019年10月21日 · 45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我王库内无如是刀

这几天,总有人说2008年乱七八糟的事情,最多的莫过于有关“8”的联想,这些联想可以说是无稽之谈。因为大地震的事情有点人心惶惶也是正常,震后历来也会传些谣言和联想。希望大家不要因为这些事情,而把自己的正事或者说是本分事给耽误了,否则,这就是最乱七八糟的事情了。

“8”在广东话里面和“发”同音,20世纪80年代,广东人带头富裕起来,很多人“发”了,也叫“8”了。所以20年来这个“8”字就被众多人喜欢。由此,这个“8”字的身价就倍增,门牌号最好有“8”;汽车牌号最好有“8”;电话号码最好有“8”;邮编最好有“8”;座位号最好有“8”;各种证件号最好有“8”;楼层房间最好有“8”……如果能够连续几个“8”串起来,那就价值连城了。不光是数字上喜欢“8”化,就连平常的用语上也“8”化,平常只要能和“8”谐音的时候就用“8”来代替。不懂成了“8”懂;去吧成了去“8”;酒吧成了“98”……就连“再见”也因为英文的发音拐弯成“88”来代替。当然还有西北的“发菜”也遭殃,如此等等很多可笑之事。

其实这完全是胡思乱想,我们学过离散数学的,都应该知道什么是小概率事件。“8”做为一个数字出现率为百分之十,远远超出了小概率事件的范畴,根本就没有什么好希奇的。要是去联想很多的乱七八糟的东西,那你想联想多少就有多少。

更有甚者,现在还有七上八下之说——现在不流行“8”了,说“8”是向下,就因为“七上八下”这个成语。这都是无稽之谈,不要去在意这些,更不要因为这些来改变你的行程和计划。赵州和尚叫“吃茶去!”很多祖师说:“我王库内无如是刀。”要说能联想,那么我们的祖师那才叫能联想,一个“妙”字就能谈90天,所谓“九旬谈妙”[1]。

所以赶紧把自己的胡思乱想收起来;赶紧把胡说八道的嘴巴闭起来;赶紧把胡作非为的事情取消掉。按照自己的原先计划,该干什么干什么,该怎么就怎么样。不要把时间浪费在这些无聊的联想上,我们用于觉悟人生的时间不多,不能再花这样的冤枉时间去联想。我们还是来关注自己的本分事。

下面我们看看宏智禅师*的刀,这把刀用在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上正好。

上堂。僧问:“道无方所,明之在人。法离见闻,断之在智。不起一念,还有佛法也无?”师云:“无佛法。”进云:“为甚么无佛法?”师云:“为尔住在那一念中。”进云:“和尚向甚么处见学人那一念?”师云:“起也。”乃云:“不起一念,未是诸人放身命处。一念才生,如龙得水,似虎靠山。全体恁么[2]来?全体如是住。便恁么领得去,更买百二十緉草鞋行脚始得。为什么如此?我王库内无如是刀。”

  • 延伸阅读 【宏智禅师】

[1]九旬谈妙:智者大师阐明《妙法莲华经》之“妙”字,据云,从四月十五日起至七月十五日止三个月间(九旬),每天不断以“妙”字含具三十种妙而发挥不思议圆融论理,明朝以来称颂为“九旬谈妙”。

[2]恁么,此处作如此、这样解。

共收到 8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10月21日 08:47
96

罗刹菩萨不隔线

古代有一位禅师,祖上世代以屠宰为业,这位禅师在未出家时,也是一位屠夫。有一日,他拿着一把锋利的刀,刺进猪的脖子里,猪的鲜血澎涌而出,就在这个时候,这位屠夫突然洞明心地,开悟了。他觉得这个行当再也不能做了,就去出家当和尚,这就是后来的文殊师偃禅师。

师偃禅师的出生地是湖南的常德,常德一带是古代出大祖师的地方。在他当屠夫的时候,一定听到过有关禅宗开悟的一些事迹,然后用之于心,天天都在那个地方参究这个问题。所以机缘成熟的时候,见到猪的一股鲜血喷涌出来,大悲心、忏悔心,从内心涌出,促使他一下子打破了漆桶,明白自己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所以,他才能够说得出“菩萨与罗刹,不隔一条线”这样深刻的话,这是他心地中流露出来的所谓亲身体会。所以,他的开悟偈子写道:

昨日夜叉心,今朝菩萨面。

罗刹与菩萨,不隔一条线。

一个屠夫就在杀猪的时候开悟了。可见“百草头边祖师意”*的真实不虚。

昨天,自己再次当了一回罗刹,把一个人轰下山去了。这个人来来回回到四祖寺*好几次,一再地与自己交流,自己当然也会没完没了地与他讲说,他听了自然高兴。他每次来都想进常住,我们看他年轻能做点事情也就留下来了。然后,他就开始放逸自己,住两三个月常常不告而别。

他每次再来都讲自己的经历,说自己如何不好意思回家,如何要饭,如何住公园。最后,自己在与他的交流中,发现他的问题是懒惰而没有工作,又不好直接告诉他不能懒惰。所以,很多次叫他下山,从最基本的做起,先找一份工作,然后再慢慢用功学佛。

昨天,发现他不但不去做安排的工作,连早殿也不来上。自己一发狠,狠狠地把他骂了一顿。直接告诉他,你的问题是懒惰,没有见过懒惰的人能够入道的。佛陀要我们修学的三十七道品,其中有五个是要我们精进努力,你这样懒惰下去,如何能入道?如何能与道相应?

因为我们几位职事之前开过会,也谈到了他的问题。这样下去,不但他自己堕落了,还会影响到常住人员的心态。所以,昨天自己出面把他轰下山去了,真希望他这次能悔改过来,把握当下,先找个工作安顿自己。学佛连自己的生存问题都不能解决,那学佛还有什么用?如何能谈得上用佛法来解脱自己?

所以,把握当下、将信仰落实于生活是如此的重要。脱离了生活的信仰,不过是空中楼阁。只要我们念念把自己的功夫提起,觉照当下一念,那么不管做什么行业,即使天天杀猪,也有开悟的一天。何况“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自古以来真实不虚。

  • 延伸阅读【四祖寺】
96

再来说法度群愚

祖师们入灭无奇不有,所谓诸方迁化,或卧、或坐、或立、或说、或倒立,如此等等言说不尽。这里举两则走后又回来指导愚痴弟子的公案。一个是遇安禅师,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安楞严,另一个是很有名的洞山良价禅师

遇安禅师入寂于北宋至道元年(995年),他的入寂非常自在潇洒。临走的那年春天,他作偈付嘱其嗣法弟子蕴仁禅师道:“不是岭头携得事,岂从鸡足付将来。自古圣贤皆若此,非吾今日为君裁。”付嘱完毕,遇安禅师便洗澡换衣,安坐禅床,然后命令人把棺材抬进丈室。

静坐了一会儿,遇安禅师便自己爬进棺材里,让人把棺材盖儿盖上。过了三天,弟子们把棺材盖打开,发现遇安禅师右胁而卧,吉祥而逝。一时,四众哀恸,哭声震天。忽然,遇安禅师又坐起来,重新升堂说法,呵责弟子们说:“此度更启吾棺者,非吾之子。”说完,又爬进棺材,溘然长逝。

洞山良价禅师圆寂于咸通十年(869年)。他的入灭极富戏剧性,体现了禅者在生死面前的大自在。良价禅师入灭前,曾向徒众示疾。时有僧问:“和尚违和,还有不病者也无?”洞山良价禅师曰:“有。”曰:“不病者还看和尚否?”洞山良价禅师曰:“老僧看他有分。”曰:“未审和尚如何看他?”洞山良价禅师曰:“老僧看时,不见有病。”

洞山良价禅师乃问僧:“离此壳漏子,向甚么处与吾相见?”僧无对。于是良价禅师便示颂曰:“学者恒沙无一悟,过在寻他舌头路。欲得忘形泯踪迹,努力殷勤空里步。”说完偈子,良价禅师便命弟子帮助他剃发、澡身、披衣,然后鸣钟集众,登座告别,俨然而化。

大众久立,见师不语,始知良价禅师已去。一时恸悲号哭,过了好几个时辰,也停不下来。洞山良价禅师忽然睁开眼睛,呵斥大众道:“出家人心不附物,是真修行。劳生惜死,哀悲何益?”于是便命令主事操办愚痴斋。

众人因恋慕良价禅师,希望他能多活一段时间,故意拖延时间,这样过了七天,斋食方准备完毕。那天,良价禅师亦随众用斋。斋毕,良价禅师示众道:“僧家无事,大率临行之际,勿须喧动。”说完便归丈室,端坐长往。

  • 延伸阅读【遇安禅师】
96

铁壁银山

在北京呆了二十几年,去十三陵无数次,还在那个地方摔断过腿,也知道有铁壁银山*这个地方,一直到前几天才去过。一路去那里走了很多的冤枉路,直到返回市区才发现走汤立路直过大柳树环岛进山是最近的,真是曲折的相见了吧。

这三年来,看了不少的书,了解了一点佛教的历史,对佛教的古迹开始留意。天下名山僧占多,要想都去看看是不可能的,只能随缘拜拜古德尊宿。这次去铁壁银山就是这样,因为自己很喜欢的邓隐峰禅师在此地修行过,所以路过玩了一个痛快。这里也是后来的很多大禅者修行的道场,只是当初他们并不是主动来的,而是被皇帝为调伏外族人而被迫在这时安居下来的。那是辽金朝代的事情了,我不感兴趣,所以也就不费口水了。

说起祖师,我都会流口水。在《禅宗大德悟道因缘》[1]里是这样描写邓隐峰禅师的:

隐峰禅师,马祖道一*禅师之法嗣,建州(今福建建瓯)邵武人,俗姓邓,人称邓隐峰。幼年时狂顽不慧,父母管不了他,于是听任他出家。

出家受戒后,邓隐峰禅师即游学四方。他最初来到江西马祖门下,参学多年,未能见道。后听说石头希迁禅师在南岳大开禅席,于是心向往之。

一日,邓隐峰禅师向马祖辞别。马祖问:“甚么处去?”

邓隐峰禅师道:“石头也。(到石头禅师那儿去。)”

马祖道:“石头路滑。(你可要小心石头路滑啊。)”

邓隐峰禅师道:“竿木随身,逢场作戏。”

说完便离开了马祖,前往南岳。

到了石头禅师那儿,邓隐峰禅师也不礼拜,却绕石头禅师的禅床一周,然后将锡杖卓地一声,问道:“是何宗旨?”

石头禅师回答道:“苍天,苍天!”

邓隐峰禅师一听,如堕云里雾里,不知该如何应对。

于是他又回到马祖那儿,并把自己参石头时的情景告诉了马祖。

马祖道:“汝更去问,待他有答,汝便‘嘘’两声。”

于是邓隐峰禅师又前往南岳。见了石头,依旧像上次一样问道:“是何宗旨?”

石头禅师于是“嘘”了两声。邓隐峰禅师又一次哑口无言。他只好垂头丧气地又回到马祖那儿,并且把自己失败的情形报告了马祖。马祖哈哈大笑道:“向汝道石头路滑!”

邓隐峰禅师经过这两次挫败,决定不再四处乱跑,一心呆在马祖门下,用心参究。后来有一天,终于在马祖的一言点拨之下,豁然有省。

悟道后,邓隐峰禅师又一次前往南岳,参礼石头禅师。

一见石头禅师,邓隐峰禅师便问:“如何得合道去?”

石头禅师道:“我亦不合道。”

邓隐峰禅师又问:“毕竟如何?”

石头禅师道:“汝被这个得多少时邪耶?”

看来,邓隐峰禅师虽然已有所省悟,但还不彻,这次又被石头禅师把住了尾巴。于是邓隐峰禅师决定留在石头禅师身边,继续参请。

有一天,石头禅师正在铲草,邓隐峰禅师站在他的左侧,叉手而立。石头禅师飞起铲子,将邓隐峰禅师脚前的一株草铲掉。

邓隐峰禅师道:“和尚只铲得这个,不铲得那个。”

石头禅师于是提起铲子,邓隐峰禅师便接过去,作铲草的姿势。

石头禅师道:“汝只铲得那个,不解铲得这个。”

邓隐峰禅师无言以对。

不久邓隐峰禅师又回到马祖那儿。为了让邓隐峰禅师彻底放下,马祖经常不失时机地给予钳锤,以致有一天,终于演出了令天下衲子惊心动魄的一幕:

有一天,邓隐峰禅师推着车子在路上行走,他突然发现马祖正坐在前方的路边,把脚横在路中间,挡住了车子的去路。邓隐峰禅师推车上前,说道:“请师收足。”

马祖道:“已展不缩。”

邓隐峰禅师道:“已进不退。”说完,便推车子从马祖的脚上碾过去。

马祖回到法堂之后,拿着斧子,大声喝道:“适来碾损老僧脚底出来!”

邓隐峰禅师便走到马祖的跟前,伸出脖子让马祖砍,马祖于是放下手中的斧子。

邓隐峰禅师彻悟之后,即前往池州参拜南泉普愿禅师。刚到南泉,正好碰上僧众参请,南泉禅师指着净瓶(净手用的瓶子),说道:“铜瓶是境。瓶中有水,不得动著境,与老僧将水来。”众僧无言以对。这时邓隐峰禅师走上前,拿起净瓶,在南泉禅师面前就倒。于是南泉禅师便回到方丈室去了。

邓隐峰禅师后来又到沩山,直接走进法堂,将衣钵放在上首板头上。沩山禅师听说师叔到了(沩山是百丈怀海的弟子,百丈怀海和邓峰禅师又是师兄弟),于是先具威仪,来到法堂看望邓隐峰禅师。邓隐峰禅师看见沩山禅师来了,便作卧势。沩山禅师便回方丈室去了,于是邓隐峰禅师便起身离开了沩山。过了一会儿,沩山禅师问侍者:“师叔在否?”侍者道:“已去。”沩山禅师问:“去时有甚么语?”侍者道:“无语。”沩山禅师道:“莫道无语,其声如雷。”

邓隐峰禅师生活上有个习惯,就是“冬居衡岳,夏止清凉”,一年中就这样南北来来回回地走。唐元和年间,邓隐峰禅师拟登五台,路出淮西,途中正好遇上官军同叛军吴元济交锋,未决胜负。邓隐峰禅师见双方互相残杀,顿生怜悯,说道:“吾当去解其患。”说完,便将锡杖掷向空中,然后飞身而过。两军将士仰头观看,发现眼前的这一幕与前天晚上所梦见的预兆一般无二,于是斗心顿息,各自回营。

邓隐峰禅师在公开的场合既显神异,担心被人理解为有惑众之嫌,于佛法不利,来到五台山之后,即决定在金刚窟前示灭。他先问信众:“诸方迁化,坐去卧去,吾尝见之,还有立化也无?”信众道:“有。”邓隐峰禅师道:“还有倒立者否?(还有倒立而化的吗)?”信众道:“未尝见有。”邓隐峰禅师于是倒立而化。奇怪的是,他的衣服居然整整齐齐地顺着身体,没有倒挂下来。后来,众人商量着把他的尸体抬到火化窑里荼毗,却发现无论怎么用力,他的身体却屹然不动地倒立在那里。远近前来看热闹的人,都惊叹不已。当时,邓隐峰禅师有个妹妹,是个比丘尼,也在场。她看到哥哥这个样子,于是上前拍着他的尸体,呵斥道:“老兄,畴昔不循法律,死更荧惑于人?”说完用手一推,其尸体偾然而踣[2]。

邓隐峰禅师临终前留下了一首偈子:

独弦琴子为君弹,松柏长青不怯寒。

金矿相和性自别,任向君前试取看。

还有很多有关邓隐峰的公案,比如:

邓隐峰在襄州破威仪堂,只着衬衣,于砧椎边拈椎云:“道得即不打。”于时大众默然。隐峰便打一下。师云:“邓隐峰,奇怪甚奇怪,要且打不着。”又云:“其时一众。出自偶然。”

关于邓隐峰的公案还有很多,有关他的故事更多,大多是有点搞笑。所以我不但佩服他的功夫,也佩服他慈悲喜舍的为人,同时喜欢他的随缘自在。其他铁壁银山塔林的拜访我就不再写了,你还是迈开双脚直接去那里看看吧!

  • 延伸阅读 【马祖道一】(后待加页码)

[1]《禅宗大德悟道因缘》,明尧、明洁编著,河北禅学研究所2003年12月印行,现代出版社2006年9月版。

[2]偾,音fèn,踣,音bó,均僵仆义。

96

自信不及入禅难

各个祖师大德都说参禅不得其妙,病在自信不及。可见建立自信是参禅很关键的一个因素。自信不及,不肯从本分上下手,老是寄希望于他人,以为师父会传给他一个“一用就灵”的妙法,却不知佛法不从人得,这就是参禅入门的第一个困难。因为,如果师父能帮你证到禅的话,本师释迦牟尼佛早帮我们证到了。

所以功夫上不了路的人不要着急,从自己日用中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乃至起心动念上去下功夫。年久日深,自然而然就会感受到禅无处不在,无处不可得入,因为禅本就是自性的妙用。所以关键是要念念歇却分别心、驰求心,当下便契入。否则总是偷心不死,把希望寄托于师父,那么与禅转修转远,自然不得而入。

所以师父的教导往往是:“汝擎茶来,吾为汝接。汝行食来,吾为汝受。汝和南时,吾便低首”,一呼一应,如影随形,如镜照物,历历分明,却不着痕迹。而我们却不明白,把这些教导当作日用琐事。这样参禅不得而入,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所以要信得及,放得下,守得住。

这些例子在祖师的公案里面多得不得了,我们下面举几则实例。

汾阳无德禅师*云:“诸上座那个是海底人,还出来也未?与尔唤出欲识海么?只是一切众生,从无始劫,直至如今,妄想颠倒,贪嗔、我慢、邪见、嫉妒,一切处明不得,唤作欲海。莫向四天下觅,快须了取罢游驰骋,免被诸尘惑乱。所以古人云:‘一切业障海,皆从妄想生。’无业和尚云:‘莫妄想。’还信得及么?自信不及,遂即难逃生死。如今直下信取,有什么事?”

临济祖师云:“今时学佛法者,且要求真正见解。若得真正见解,生死不染,去住自由;不要求殊胜,殊胜自至。道流,只如自古先德,皆有出人的路。如山僧指示人处,只要尔不受人惑,要用便用,更莫迟疑。如今学者不得,病在甚处?病在不自信处。尔若自信不及,即便忙忙地,徇一切境转,被他万境回换,不得自由。尔若能歇得念念驰求心,便与祖佛不别。”

汝州首山念和尚云:“诸上座,佛法无多子,只是你诸人自信不及,若也自信得去,千圣出头来你面前亦无下口处,何故?只为你自信得及,不向外驰求,所以奈何不得。直饶释迦老子到这里,也与三十棒。然则如此,初心后学凭个什么道理?且问你诸人还得恁么也未?”良久云:“若得恁么,直须恁么。无事,珍重。”

  • 延伸阅读 【汝州首山念和尚】
96

世智辩聪归八难

自己学佛有一个很大的体会,那就是世智辩聪不是什么好东西,是没有福报的体现,所以被佛陀归纳到八难之一去了。八难:“一、是地狱;二、是畜生;三、是饿鬼;四、盲聋喑哑;五、世智辩聪;六、佛前佛后;七、郁单越国;八、长寿天。”此话有点像当年世间说的“知识越多越反动”。当然这里不这么提倡,但是,不正确的知识(邪见),的确是越少越好。

《摩诃止观》里面也说:“习学者未得无生忍,而修世智辩聪种种分别,皆是瓦砾草木非真宝珠。若能停住水则澄清,下观琉璃安徐取宝。能知世间生灭法相,种种行类何物不知。以一切种智知以佛眼见,欲行大道不应从彼小径中学也。”所以,只有到了无生忍后,世智辩聪才能真正利益世间。

自己很羡慕那些阿公阿婆,他们不用理解,就能虔诚地对佛教产生信仰。而自己却要经历种种的障碍,吃尽千辛万苦,才得以明白佛教是怎么回事,通过了这一关。不过,有一个好处,是祖师说的“从缘入者永不退失”,有了坚定的信心。回过头来看,身边还有很多人像自己以前一样,在吃苦,很为他们着急,但又无能为力,所以总是没完没了地叨叨。

有一个很好的朋友,非常能干,人也非常热情,为佛教也做了很多的事情,可是他自己很痛苦,原因就是堕入到“世智辩聪难”里面去了。整天发短信说这个人怎么怎么着,那个人怎么怎么着。知道了与他现在知见不相应的事情,没能明白什么叫“平等”;没能明白什么叫“无生”,所以总是堕入分别知见的烦恼中。

真希望他糊涂点,所以,一再地鼓励他先过好自己的生活,少参与佛教的事务。等到他明白了“无生”再来为佛教出力,就像祖师说的,到了“从缘入者永不退失”的时候,再来为众生服务,那才叫自利利他,真正地开始行菩萨道。若现在就把他推入利他的行列,会害了他,会让他失去初发心。

所以,很希望他能早日证得“无生”,脱离这“世智辩聪难”。古代圆悟佛果禅师有段开示,是有关消除“世智辩聪难”等知见的内容,也是一个用功的好例子。列举出来供养各位。

此个大法,三世诸佛同证,六代祖师共传,一印印定。直指人心,见性成佛。不立文字语句,谓之教外别行,单传心印。若涉言诠露布,立阶立梯,论量格内格外,则失却本宗,辜负先圣。要须最初入作,便遇本分人,直截根源,退步就已,以铁石心,将从前妄想见解、世智辩聪、彼我得失,到底一时放却,直下如枯木死灰。情尽见除,到净裸裸赤洒洒处,豁然契证。与从上诸圣不移易一丝毫许,谛信得及,明见得彻,此始为入理之门。更须教一念万年,万年一念,二六时中纯一无杂。才有纤尘起灭,则落二十五有,无出离之期。抵死谩生咬教断,然后田地稳密,圣凡位中收摄不得,始是如鸟出笼。自休自了处,得座披衣,真金百炼,举动施为,等闲荡荡地。根尘生死境智玄妙,如汤沃雪。遂自知时,更无分外底,名为无心道人。以此自修,转开未悟,令如是履践,岂不为要道哉!

  • 延伸阅读 【六代祖师及传法偈】
96

因为跪着所以矮

佛教是很讲精进的,也就是世间所说的努力。在修行的三十七道品*里面,就有五个是要我们精进努力,可见精进努力在佛教里面的重要性。其实,在世间精进努力同样重要,自己从来没有见过一个成功的人,不是靠自己的精进努力得来的。记得师父说:“即使你做小偷,也要精进努力,否则没两天就被抓起来了。”

在与信众交流的时候,常常有人拿自己的缺陷来做借口。他们往往用身体不如别人、知识不如别人、能力不如别人……等等来为自己的不精进努力找托辞。这样很可怜,因为,老是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往往就会堕落到里面去,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自己就把自己分配到里面去了。

所以,自己常常用“因为跪着所以矮”来鼓励他们,只要你站起来,就和别人一样高了。因为,法是平等的,随着我们每一个人的使用方式和程度的不同,产生不同的结果(这在日记《法虽平等人行异》中有说过,见笔者博客“我要修行”)。这就是说,你花了一分的功夫,你所得到的成绩就有一分;你花十二分的功夫,你所得到的成绩就有十二分。

所以,要勇猛精进地努力去做,时时刻刻想到他们为什么能行,我为什么不行?他们的眼睛是横着长的,我的也是;他们的鼻子是竖着长的,我也没有横着长,为什么他们能行,我就不行?这样你就会发起勇猛精进之心。你看佛陀在教诫他儿子罗睺罗的时候说:“彼既丈夫我亦尔”,可见精进勇猛之心是多么珍贵。

自己在鼓励身边的人要勇猛精进时,常这样说:“一个人,如果只工作八个小时是不可能出成果的,要想拿到好成绩,就要每天用功十二个小时以上”。世间的小事况且要这样勇猛精进地去努力,何况我们出世间,了生脱死的大事,没有勇猛精进的努力如何能够成办?所以我们佛弟子更要勇猛精进。

佛陀根据众生的不同根性,讲了与众生数量一样多的方法,来对治我们的毛病。我们只要勇猛精进地去做,总有一条解脱之路可以到达彼岸的。比如参禅不行我们就念佛,念佛多简单多好啊,万善同归,万人修行万人去,不分根性利钝。所以,不要把自己归纳到矮的行列中去,只要你站起来了,就和别人一样高。

祖师中说勇猛精进的公案很多很多,在《禅关策进》*里面有很多关于勇猛精进的公案。教诫我们为什么要勇猛精进的祖师也很多,下面看看庐州广慧冲云禅师是怎么说的。

庐州广慧冲云禅师,僧问:“如何是广慧境?”师曰:“古柏含烟翠,乔松带雪寒。”云:“如何是境中人?”师曰:“一瓶净水一笼烛,童子念经僧坐禅。”乃曰:“法界性海非三界可观,解脱法门绝一尘可视,盖由性灵不等,根器差殊故。诸佛出兴随缘设教,或茶坊酒肆徇器投机,或柳巷花街优游自在,种种施为尽入萨婆若海,恁么说话耻他先圣。不见古人道:‘赤肉团上壁立千仞,百尺竿头如何进步。’”良久,曰:“撒手到家人不识,更无一物献尊堂。珍重!”

96

开发自己的“灵光”

接待了很多的学生,发现一个很普遍的情况。年轻人就是想早点独立,早点工作,早点赚钱。所以,常常抱怨在学校学不到东西,想不学了,或者换个学校。这是典型的向外追寻的例子,没有把心安在当下,没有认识到自己就是在这样不知不觉中学到了很多。

在《宗门武库》*里面记载这么一则公案:

五祖和尚一日云:我这里禅似个什么?如人家会作贼。有一儿子,一日云:我爷老,后我却如何养家?须学个事业始得。遂白其爷。爷云:好得。一夜引至巨室,穿窬[1]入宅,开柜,乃教儿子入其中取衣帛,儿才入柜,爷便闭却复锁了。故于厅上扣打,令其家惊觉,乃先寻穿窬而去。其家人即时起来,点火烛之,知有贼,但已去了。其贼儿在柜中私自语曰:我爷何故如此?正闷闷中,却得一计,作鼠咬声,其家遣使婢点灯开柜。柜才开,贼儿耸身吹灭灯推倒婢走出。其家人赶至中路,贼儿忽见一井,乃推巨石投井中。其人却于井中觅。贼儿直走归家问爷,爷云:你休说,你怎生得出。儿具说上件意,爷云:你恁么尽做得。

从这则公案里面,我们可以看出来,大成就是怎么学出来的。尽管每天学的都是很平常、很基础的东西,但是,正是这些最平常最基础的东西组成了奇特,组成了不可思议。只要你用心,在你将来自己一个人独立承担任务的时候,你所学的基本技巧,就会放光动地。

这让自己想起小时候玩的积木,这就是多年的教育学家设计出来的玩具,让我们从小就知道建筑的原理。再回头想一下,自己的学习过程。尽管拿到了大学的优秀毕业设计奖,但是在后来的工作中发现这个设计是多么的可笑,就像开着汽车,想起儿时的玩具汽车一样。

因为老师不可能知道你将来需要什么知识,需要什么手段。即使再高明的老师,教给你当时最好的解决问题的方式,到了你使用的时候也必定过时,何况他还不能教你一辈子呢。所以,他教给你的,只能是这些最最基础的知识。所谓“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这也是平常所说“授人于鱼,不如授人于渔”。

所以,不要小看学校中所学的东西,也不必抱怨所学不实用,学校教我们的都是最基础的东西,只有打好了这些基础,你才能结合自己的“灵光”去设计、去开发、去落实自己的想象力。所以,要把心安下来,把这些基础打好。尽管这些基础看起来像个玩具,但是你的智慧就是在玩这些玩具中得以开发,你的思路就在玩这些玩具中得以成长。

“灵光”每一个人都具足,这就是我们的佛性。因为我们不知道如何使用这些佛性或者说“灵光”,所以我们要学习,学习开发我们佛性或者说是“灵光”的使用方法。只要具有了使用这些佛性或者“灵光”的基础,一切的放光动地都是轻而易举的。

[1]窬音yú,门边小洞。

96

法门无量源自心

佛陀是个大医王,是个最好的心理医生,而且历史久远。所以,佛教就是一个最大的心理医院,治疗我们这些心理有问题的凡夫。到了祖师这里更加明确,所谓即心即佛,把如何解决我们的心理问题推到了无上的高度。那么在佛经里,佛陀是如何譬喻我们的心呢?这里列举出十种譬喻来说明我们的心。

心如猿猴难控制:佛佛祖祖以“心猿意马”形容心,说心就像猿猴,生性好动,活蹦乱跳于林木之间,片刻无法静止。

心如电光刹那间:心如电光石火,迅速无比,动念之间,驰骋宇宙,毫无障碍。譬如动念想去某个地方,心中马上浮现那个地方的景致,仿佛身历其境一般。其速度之快,就是电光也赶不上。

心如野鹿逐声色:野鹿在荒野上奔跑,口渴了想喝水,便四处追逐,寻找草原。我们的心就像野鹿一样,难以抵抗五欲六尘的诱惑,终日汲汲营营于声色犬马。

心如盗贼劫功德:我们的身体就像是一座村庄,五根是门户,而心是这个村庄的盗贼,窃取我们辛辛苦苦积聚的善事功德,使我们身败名裂。古人说:“擒山中之贼易,捉心中之贼难。”我们如果能驯服心中的盗贼,使其归化柔顺,就能做心的主人,长养无上的功德。

心如冤家身受苦:心是我们的冤家仇敌,专门替我们制造烦恼,使我们受种种的痛苦煎熬。经上说:“罪业本空由心造,心若亡时罪亦无。”我们的心本具佛性,清净自在,却因种种妄念,使我们的躯体受苦受难。如果能够泯除我们的妄心杂念,这个冤家便能与我们化敌为友。

心如僮仆诸恼使:心像僮仆,受到客尘的驱使,向外攀缘,产生种种的烦恼。经上说我们的心有三毒、五盖、十结、八十八使,乃至八万四千烦恼,这些覆、盖、结、使,都能蒙蔽我们的智能,束缚我们的心灵,使我们不得自在。如何转心的仆役为主人,就看我们如何对心下功夫了。

心如国王能行令:心是身体的国王,具有至高无上的权力,能够统帅行权,指挥一切,指示我们的眼、耳、鼻、舌、身、意产生感官、认知的种种作用。

心如泉水流不尽:我们的心就像活水,汨汨地流淌着,具有无限的潜能,蕴藏无尽的宝藏,如果能有效地运用我们的智能泉源,将可免除匮乏的忧惧。

心如画师描彩画:《华严经》上说:“心如工画师,能画种种物。”我们的心如善画的画家,能够描画出种种的图画来。心中希圣求贤,自然能浮现圣贤的风貌;心如凶神恶煞,面容便如魔鬼罗刹一般的狰狞,所谓“境随心转,相由心生”,就是此意。

心如虚空大无边:心的本体犹如虚空一般广大无边,能够涵容天地万物。经上说:“若人欲识佛境界,当净其意如虚空。”虚空至大至广,无有涯岸,虚空成就万物而毫无执取。我们要了解诸佛的境界,便应该将心扩充如虚空那么无边无际,无牵无挂,才能包容宇宙万有,覆盖一切众生。

佛法就是心法。八万四千法门,不离此心。古德曰:直心是道场。

光严童子问维摩诘:“何者是道场?”维摩诘答曰:“直心是道场,无虚假故。”四祖《入道安心要方便法门》里面说“复须内外相称,理行不相违,决须断绝文字语言,有为圣道,独一净处,自证道果也。”《六祖坛经》里面说“心平何劳持戒?行直何用修禅?”可见直心于修道的重要性。

我们平时总是戴着面具生活,所以感觉很累。为什么呢?因为我们的心力要比道人付出得更多。我们在付出一般的劳动的时候,还要付出表面的伪装,要维持表面的“形象”。这么大强度的劳动量,没有办法不累。所以佛佛祖祖左说右说,横说竖说,要我们把这层表演放下,我们总是舍不得。

我们要“行善”,所以要保持我们的“善良形象”;我们要领导大家奋发向上、向善,所以我们要保持“精进形象”;我们要有包容、要能忍辱,所以我们要保持“面不改色心不跳”;我们要……再要下去要活不成了。那么是不是就不要修行,不要善了?这又堕入另外一个极端。我们就是在这两个极端中苦苦挣扎,不得出离。“善”到死或者“恶”到死。

佛佛祖祖知道我们这个德性,所以一会儿说:“直心是道场”;一会儿说:“要理行不相违”;一会儿说:“行直何用修禅”……真是苦口婆心。这里所举的例子还都是直接开口说的,还有很多暗示、比喻等等。无非是想让我们脱离这二元对立的两边之苦。在祖师的文章里面更有意思,往往说完后告诉我们,如果不明白,那就刻苦行“善”。

所以赵州和尚说:“拜佛是好事,好事不如无。”所以青原思禅师说:“圣谛尚不为,何阶级之有?”这些都是前辈圣人们了达了“善”、“恶”之法,超越了二元对立的局限。“善”事都不做了,如何还会去做“恶”事呢?下面列举几个公案。

洞山良价禅师问云岩:“某甲有余习未尽。”云岩曰:“汝曾作甚么来?”师曰:“圣谛亦不为。”云岩曰:“还欢喜也未?”师曰:“欢喜则不无,如粪扫堆头拾得一颗明珠。”圆悟佛果禅师:摆拨佛祖缚,旷然绳墨外。一物亦不为,纵横得自在。古鉴临台,明辨去来;金锤影动,铁树华开。任运相将不可陪,法云随处作风雷。

大慧普觉禅师示众。举青原思和尚问六祖。“当何所务,即不落阶级?”祖曰:“汝曾作甚么来?”思曰:“圣谛亦不为。”思曰:“落何阶级?”师曰:“圣谛尚不为,何阶级之有!” 祖深器之。师云:“莫将闲话为闲话。往往事从闲话生。”如净和尚腊八上堂:“瞿昙打失眼睛时,雪里梅花只一枝;而今到处成荆棘,却笑春风缭乱吹。诸方说禅,清凉念诗。还当得么?其如不然,烧香点烛拜泥团,脑后辽天鹞子飞。”

《莲宗宝鉴》*自行化他

佛言:“自未得度先欲度人者,菩萨发心;自觉已圆复觉他者,如来应世。”故我莲宗祖师创立念佛一门,行解相应,自利利人,化物有方,诲人存理,称曰导师。专以念佛三昧示导于人,普令超出世间也。是故教传天下,人皆仰焉。今之为师者不达其道,局于名相;多集徒众,不修实行。空有人师之名,无法可师于人。欲人恭敬尊重,无德受人恭敬,诚可耻也。经云:“凡欲度人者。先须求自度。”维摩云:“自疾不能救,云何救他疾。”又《地狱报应经》云:“自不清净,教人清净,无有是处。”《智度论》云:“譬如二人,各有亲属为水所溺,一人情急直入水,救为无方,便彼此俱没;一人有其方便,往取船筏乘之救接,悉皆度脱水溺之难。”是故为人师者,有度人之心,无度人之智。何得端然拱手?空腹高心,不肯亲近明师。惟知倨傲,受人礼拜恭敬供养。因贪虚誉,实种祸基。譬如凡夫妄号帝王,自取诛灭。即前之所谓无方便而救人也。岂何妄为哉!大凡为人之师欲度弟子,要当观照从上佛祖修行之因地,得道之源流,传宗之正印,念佛之法门一一考究,明白自信自行。一一修持,一一成就。既自利己,然后利人。是乘弥陀之大愿力船,救接苦海中之沉溺也。彼此利济,不亦宜乎!是谓以先觉觉后觉也。自信此法门,亦教人信此法门;自行此道,亦教人行此道;自愿往生净土,亦教人发愿往生净土;自见本性弥陀,亦教人见本性弥陀。如此用心,岂不是行菩萨之行也?师徒弟子各禀正因,同行正道,展转化度,尽未来际。一切众生,俱悟佛乘,同出生死。其功德力,岂易量哉!以此为人之师,亦何慊焉?其或不然,迷悟两途,正邪异报。可谓金毛窟里生狮子,野狐岩下出狐狸。

  • 延伸阅读【菩萨十种心】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