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土专修 阐教圣众第五 (一)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9年10月20日 · 49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明蔡承植 蔡承植,字槐庭,是湖广攸县人。性情孤傲,淡薄名利,二十多岁,吃长素供奉佛。曾经背诵三千佛名,每天记三名,三年才记完,于是终身不忘。万历十一年考上进士,任职绍兴太守,做官期间,每天念诵《金刚经》。房间里没有多余的东西,只有炉香经案而已。重建古楞严寺,禁止民间杀生祭祀神。曾经向云栖宏公(莲池大师)问法,遂后专修念佛三昧。后来任职太常寺卿,请求退休回家。晚年搭建草庵,作为念佛法会用,引导那些卖菜佣人,共同回向净土。作偈语告别客人说:“安养思归客,湘江一腐儒。不愁明日事,但觅往生符。斗室随缘住,稀羹信口餬。胸中绝憎爱,一任马牛呼。”将要逝世那年,自己号称是不久道人。生病时,被抬到佛寺,请僧人剃发。回到家中卧室,见有银台来接引,接连称念观世音菩萨,就往生了。有净土诗,以及因果书流行世间。(《金刚新异录》) 明虞淳熙 虞淳熙,字长孺,是钱塘人。出生后长卧不合眼,三岁时,唱佛号不断,莲华宝树,出现在室中。虞告诉祖母,祖母说:“这是西方净土的瑞相啊。”因而教他修习禅定,虞就常常垂目端坐。弟弟淳贞,字僧孺,从小相处很好。母亲去世守丧期间,共同修习天台止观。长大后成为乡里教师,教少儿们修习鼻观法,因此冒犯主人,虞并不在意。考中乡试后,接着在毗山教学生,与同社好友念诵梁皇宝忏,第二天,云光照入堂前,甘露沾湿墙壁,天雨降下金粟、玄黍、沉水香,正是冬季,却万花开放。虞感应到灵异,修习更坚定,于是能预知时事。云栖宏公听说后呵斥他:“虞生落入魔网了。”万历十一年,考上进士。因为父亲去世回家,守墓三年,依宏公受戒。在山上住的时候,每天用羹饭施舍獐兔,老虎来就叱责赶走。守墓期满后,才开始做官主事。不久,又告假还乡,上天目山,在高峰禅师(南宋高僧)坐过死关的地方静坐,昼夜精进,直到二十一天,很困倦,想要躺下,忽然见高峰禅师砍他的左臂,豁然有省悟,急忙奔向云栖宏公求证。宏公说:“凡是睡醒的人,不起来梳洗,而又继续睡,必定又睡着了。从迷中觉悟的人,不加强修行,而又去亲近污浊,必定又迷了。火莲容易枯萎,新竹容易折断,你自己把握住,不要因为一点缝隙的光,阻碍自己进修的道路。”因此劝虞回向净土,可以接续前因,虞就终身奉行。或有不信念佛的人,虞告诉他说:“自觉觉他,觉悟圆满就是佛,念佛的人,就是念觉啊,念念不常觉,而念念常迷,可以吗?民众依止城邦,鸟依止山丘,不依止至善的地方,而依止不善的地方,可以吗?”有人问“如何念佛”,回答:“提醒正念,相续不断而已。百千的方便,只是一个知字。念念无量光,为什么不能入佛知见?学佛人修道,是为了专求出离生死。念念无量寿,有什么生死可以出离?”后来恢复官职,升迁主客司员外郎,又改司勋官。接着又要求回家,与弟弟淳贞天天在湖上来往。当时宏公正在南屏,演讲《圆觉经》,募捐钱财赎买万工池,建立放生社,信众有数万,伽陀(赞颂)的声音,震动川谷。一时清明高节人士,多来参与法会,实在是虞的倡导率领的作用。遂后修复三潭放生池,构筑堤架阁,放生鱼鸟。事后不久,虞进入南屏山,不再出来。弟弟淳贞也隐居灵鹫山,直到终老。(《德园集附录》) 明唐时 唐时,字宜之,是湖州人。因为秀才身份上太学,出任寿阳官职,又管理襄国。流贼攻破襄阳,唐跳进端礼门左边的井中,家人把他救出,从昏迷中醒来。唐上书朝庭自己担责,朝庭交给司法部门调查,结果证明唐是清白的,就释放回家了。唐最初参访莲池大师,莲师教他念佛法门,于是唐勤修净业。他的眷属们都能念诵《金刚经》,以及《普门品》。白天就是各自修习各自的功课,夜里就是共同集中在佛前回向,这成为常态。唐曾说:“所谓修净土,就是以观门为要务,必须穿衣吃饭,常在观中。或神游净土莲海,在净土华中礼拜佛;或静坐瞻仰在净土宝刹中,佛光照耀全身。净土观想成就,往生还有问题吗?”于是专修佛观。唐顺路到南京长干寺,礼拜佛塔念佛时,见塔顶放出白光,佛为他现出瑞相,如黄金色。有一天,唐坐在禅堂,推开窗户,忽然见大海中涌出一山,佛坐在上面,光明照四方,墙壁林木,都空无不见了,他的精诚感应如此。唐会文章,皈心佛乘后,常随顺世间语言,讲说各种法要,著有《莲华世界诗》、《如来香》、《频迦音》等书,流行世间。唐曾经自己经营坟墓,不久住到栖霞寺中,留下遗言说,死后一定用茶毗(火化)法。临终时,示现各种瑞相,正念往生。(《金刚持验记》,《净土晨钟》) 明袁宏道(宗道、登、中道) 袁宏道,字中郎,号称石头居士,是湖北公安人。兄长宗道,字伯修,弟弟中道,字小修,三人先后考中进士,都爱好禅宗。万历年间,宏道任吴江知县,后来任礼部主事,因为生病告辞回家。最初跟李卓吾学禅,信解佛法通达灵利,喜欢辩论。后来自己检讨说:“这是空谈,不是实际啊。”于是回向净土,早晚礼拜念诵,同时持守禁戒。因而广泛采集经教,写作《西方合论》,圆融性相,入不二法门。他的论五种行门,尤为切要,大略是说:“一、信心行者。经上说:‘信为道元功德母。’一切的行持,信是正因。甚至菩提果的圆满,也只是完成这个信根。如谷子落地已经成熟,与初种时没有不同。如稚嫩的竹笋长到参天,本是原来的竹竿。初心菩萨,没有不依靠信力成就的,莲宗尤其是依靠信为根本。一者是,相信阿弥陀佛的不动智,根本智,与自己没有不同。就如太虚空,太阳映照就明亮,云来遮挡就阴暗,虚空本来没有变化,是因为云和太阳就是虚空。二者是,相信阿弥陀佛那由他劫难行难忍,种种修习的事,我也能行。为什么呢?无始劫以来漂浮沉溺在三恶道中,生的苦死的苦,披毛戴角的兽类,铁床铜柱的地狱,一切无益的苦,都能忍受,何况现今菩萨万行救济众生的事,岂能不做为?三者是,相信阿弥陀佛的无量智慧,无量神通,以及成就无量愿力等事,我也应当能。如来的自性方便,具有这样不可思议的事,因为我与如来是同一本体清净性。四者是,相信阿弥陀佛不去不来,我也不去不来。西方净土与我们这秽土,没有分隔一毫端,想见就见。为什么呢?因为一切诸佛,都是以法性为身土。五者是,相信阿弥陀佛修行多劫,直到证果,没有刹那的变化,我也没有刹那的变化,品位等齐诸佛。为什么呢?因为时间的分别,是业的作用,法界海中,业是不可得的。这样的信解,是入道的初心,相信一切诸佛净土的行法。二、止观行者。天台宗的空假中三观,是示现一心的方式,统摄万法的要领。西方净土十六观,全部具足这三义。《妙宗钞》说:‘性中三德,体是诸佛三身。即此三德三身,是我一心三观。若不然者,则观外有佛,境不即心,何名圆宗绝待之观。亦可弥陀三身,以为法身。我之三观,以为般若。观成见佛,即是解脱。举一具三,观佛既尔,观诸依正,理非异途。广如疏钞,不能具述。’知道这个理,就知道念佛一声,具足了三观。了悟能念的心,不是肉团,不是缘影,是空观。了悟所念的佛,或依报或正报,主与伴各各圆融,横竖穷尽,是假观。了悟能所是绝对,能所双亡能所双照,是中观。再说能念,就是一心三观。所念,就是一境三谛。能所不二,就是谛观不二。三谛,就是法身。三观,就是般若。谛观不二,念佛相应,就是解脱。举一就是三,这样念佛一声,能清净四土。如拈起一粒微尘,大地变作黄金,这就是法界圆融不可思议的观门。三、六度行者。起信论说‘菩萨的深解现前,那修行离相。因为知道法性体,能远离悭贪,随顺修行檀波罗蜜(布施)。因为知道法性无染,能远离五欲过患,随顺修行戒波罗蜜。因为知道法性无苦,能远离瞋恼,随顺修行忍波罗蜜。因为知道法性无身心相,能远离懈怠,随顺修行精进波罗蜜。因为知道法性常定,能体无乱,随顺修行禅波罗蜜。因为知道法性体明,能远离无明,随顺修行般若波罗蜜(智慧)’,所以修净土的人,不超出一种修行,就具足这六义。念念离相,是修行施,念念清净,是修行戒,念念寂静,是修行忍辱,念念相续,是修行精进。念念专一,是修行禅定。念念佛号,是修行智慧。应当知道离相、清净、寂静、相续、专一,必有事相随缘而起,但都是从念佛中流出。正行助行不二,事相理体不二,所以念佛一行,能涵盖一切修行,因为念佛是一心法门,心外没有一切修行。如果废止一切修行,就是废心。四、悲愿行者。诸佛菩萨,本性的大海是无尽的,供养是无尽的,持戒布施是无尽的,甚至饶益众生也是无尽的。所以天亲菩萨的净土五念门,以‘礼拜、赞叹、作愿、观察’四种,作为成就进入功德门。回向一切烦恼众生,拔掉世间的苦,作为成就出功德门。菩萨修得五念门,快速得到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有人质疑问:‘《净名经》(《维摩诘经》)说:“菩萨观于众生,如呼声响,如水聚沫等。”这样说来众生本来是空,而发愿利益众生,难道不是病眼见空中的华吗?’回答:‘《大智度论》引佛说:“无佛者,破著佛想,不言取无佛相。当知无众生者,破众生想,不言取无众生相。”所以净名居士(维摩诘)说菩萨作这样的观察后,自己说“我应当为众生说无众生的法”,是真实的慈悲啊。所以知道菩萨种种的度众生,是深深通达无众生的义理。若是见有众生,就是有我,慈悲心低劣,怎么能做到这样饶益众生的行为呢?’五、称法行者。法界海是无量无边,修行的海也是无量无边。所以菩萨的一切行,都是契合自性的,不是有不是无,不是行不是不行。契合法的自性,不是初发心得到的,不是后心证果得到的。现在略说它的相状。一者,菩萨度一切众生,究竟达到无余涅槃,而众生界没有减少。如傀儡的表演,悲喜哭笑分明,但不过是一土偶,其实什么也没有。二者,菩萨示行五无间罪,而没有恼怒,至于地狱,没有罪垢,至于畜生,没有无明憍慢等过失。如女子离魂,甚至生孩子,而自身常在母亲面前(倩女离魂的故事)。三者,菩萨自身入定他身起来,一身入定多身起来,有情身入定无情身起来,如猛虎调动尸体,跪拜舞蹈,只是虎的意愿,而尸体是无知的。四者,菩萨在一个小众生的身体中,转大法轮,点燃大法的火炬,震动大法的雷霆,摧毁魔宫,大地震动,度无量无边的众生,而这小众生不觉不知。如天帝的乐人,逃入小女子的鼻孔中,而女子不知觉。五者,菩萨要久住世间,就把一念间衍生为无量无数百千亿那由他劫,要少住世间,就把无量无数百千亿那由他劫,缩为一念间。如小儿看灯笼上的走马转动,计算走马有多少或首尾在哪里,根本不可能。如果证到这样不可思议的修行,在一念中,三世诸佛的净土,全部摄取无余,这就是菩萨庄严净土的修行。用无思量的智慧观照才可见,不是情识能猜测的。为什么呢?因为自性超出一切思量。”书完成,而宗道,中道,同时发心回向净土。后来宏道恢复官职,再升到稽勋司郎中。又因病回家,到家不几天,就进入荆州城,住宿在僧寺,没有病态就往生了。中道,官职是南礼部郎中。告老还乡,在家养老,平常喜欢礼佛诵经。万历四十二年十五日的晚上,中道做完功课盘坐,精神安静清爽。忽然入定,神识出离升到屋顶上,飘然乘云。有二童子引导向西行,不久下落地上,童子说:“停住。”中道随着下地,见地平如手掌,光彩滑润。旁边有沟渠,宽广十多丈,里面有五色莲花,芳香异常。金桥横在沟渠上,栏杆交错,楼阁极其整齐亮丽。中道拜问童子:“这是什么地方,你是什么人?”答:“我是灵和先生的侍者啊。”问:“先生是谁?”答:“是您的兄长中郎啊。现在正等着您,有话说,赶紧去吧。”又来到一处,有树十多株,池水汩汩流动,池上有白玉门。一童子先进去,一童子带路,经过楼阁二十多重,到一楼下。一人下来迎接,容颜如玉,衣如云霞,高一丈多,见到中道,欢喜说:“弟弟来了。”细看他,原来是宏道啊。上楼相互行礼,有四五人来一起坐。宏道说:“这是西方的边地啊,信解没有成,戒宝不全的,大多生在这里,也叫懈慢国。上方有化佛楼台,前面有大池,宽广大概一百由旬,其中有妙莲,是众生往生的地方。往生后,就散处在楼台,与有缘的净友相聚。因为没有淫声美色,胜解容易成就,不久,进级为净土中人。”中道问:“兄长往生在哪里?”宏道说:“我的净土愿力虽然深,但凡情的染污没有除尽,刚生到这里不久,现在位居净土了。终究因为持戒不够,只是在地上,不能与大士一样上升到虚空宝阁,还需要进修呢。幸好过去世的智慧猛利,又曾经写作《西方论》,赞叹如来不可思议度众生的愿力,感应到飞行自在,游历各刹土,诸佛说法,都能去听,这实在是殊胜。”于是带着中道上升,忽然千万里,来到一处,光芒闪耀没有遮挡。琉璃的地面,七宝树为界限,都是栴檀吉祥,现出众多妙华,绽放各种瑰丽的色彩。下面是宝池,水波荡漾发出无量的自然妙声,池中众多宝莲,叶子闪耀五色光。池上隐隐有高楼环绕,巷道纵横交错,都有无量的乐器,演奏法音。宏道说:“你见到的,是净土地行众生的依报啊。过了这里,是法身大士的住处,很美妙,超过这里千万倍,神通也超过这里千万倍,我凭慧力进去游览,不能住啊。再向前,是十地等觉菩萨住的,我就不知道了。再向前,是妙觉(佛)住的,只有佛与佛才能知道。”说完,又到一处。没有围墙,有栏杆,光亮超过先前。刚坐下,宏道说:“我没料到是这样的极度快乐啊。假使我往生前,严持戒律,来不止这样的快乐。一般来说佛理和戒律都精进,往生的品位最高。其次戒律严谨的,往生最稳当。如果是有佛理没有持戒的,多半被业力牵引,流入到八部鬼神众中去了,我亲眼见到的太多了。弟弟的般若气象很深,戒定力太少,而悟理不能生起戒定,是狂慧啊。回到五浊恶世,趁着身体强健,实悟实修,同时秉持净土的愿力,多行方便法,怜悯一切众生,不久我们就见面了。一旦落入其他道中,恐怖可怕。如果不能持戒,有龙树六斋法现在还有存留,遵照实行吧。杀戒尤其要严,寄语传达学佛的人,没有天天拿刀杀生,口里贪图肉味,而能往生到这个净土的人啊。虽然说法如云如雨那么多,有什么用呢?我与你在空王劫时,生生世世作兄弟,甚至六道中,没有哪一道不是。幸运的是我能到善地,恐怕你堕落,所以用方便神力,摄取你到这里。但净土秽土相隔,不能久留。”这时宗道已经去世了,中道就问宗道的往生处。宏道说:“往生处也好,你以后就知道了。”说完忽然飞到空中消失了。中道起身走在水池上,忽然好像落进水中,向上踊跃时就醒了,自己记录下来。当初宗道有儿子叫袁登,十三岁时,病重。将要临终,对宏道说:“要死了,叔父怎么救我?”宏道说:“你只要念佛,就能往生佛国,这是五浊恶世,不值得留恋啊。”袁登于是合掌,称念阿弥陀佛,眷属们同声助念。顷刻间,袁登微笑说:“见一莲华,颜色微红。”一会儿又说:“华渐渐变大,色彩鲜明无比。”一会儿又说:“佛来了,相好光明,充满一室。”顷刻间,气息急促。宗道说:“你只念佛字就可以了。”袁登念佛数声,合掌就往生了。(《明史》,《西方合论》,《白苏斋集》,《珂雪斋外集》,《狯园》)

共收到 0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10月20日 03:49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