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眼藏 联灯会要 (十八)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9年10月12日 · 25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联灯会要卷第十七

住泉州崇福禅寺嗣祖比丘 悟明 集

南岳下第十六世

成都府昭觉克勤禅师法嗣下

临安府径山宗杲禅师

(凡二十九)

宣州奚氏子。初谒宝峰准禅师。于道染指。次谒圆悟勤禅师。因上堂。闻举僧问云门。如何是诸佛出身处。门云。东山水上行。勤云。有问天宁。如何是诸佛出身处。只向他道。薰风自南来。殿角生微凉。师于言下。忽然前后际断。虽然动相不生。却坐在净躶躶处。勤曰。也不易儞得到这田地。不惜。死了不能得活。不疑言句。是为大病。不见道。悬崖撒手。自肯承当。绝后再甦。欺君不得。须信有这箇道理。每室中。诘以有句无句。如藤倚树之语。师纔开口。勤便云。不是不是。经半年。奈何不下。遂请益勤云。闻和尚。当年曾问五祖此话。未审五祖道甚麽。勤笑而不答。师云。和尚须当众问。今说又何妨。勤云。我问。有句无句。如藤倚树。意旨如何。祖云。描也描不成。画也画不就。我问。树倒藤枯时如何。祖云。相随来也。师当下释然曰。我会也。勤遂举数因缘。诘之。师酬对。如太平时。得路便行。了无凝滞。

勤每对人。赏之曰。杲非一生两生。为善知识来。自是名动丛林。

勤着正宗记。委师极重。

绍兴初。入闽庵居。得其法者。不可一二数。诸方屡举。俱却之。

后应张丞相魏公浚。径山之命。

开堂日。僧问。人天普集。选佛场开。祖令当行。如何举唱。师云。钝鸟逆风飞。云徧界且无寻覔处。介明一点座中圆。师云。人间无水不朝东。

复有僧竞出。师约住云。假使大地。尽末为尘。一一尘有一口。一一口。具无碍广长舌相。一一舌相。出无量差别音声。一一音声。发无量差别言词。一一言词。有无量差别妙义。如上尘数衲僧。各各具如是口。如是舌。如是音声。如是言词。如是妙义。同时致百千问难。问问各别。不消长老咳嗽一声。一时答了。乘时于其中间。作无量无边。广大佛事。一一佛事。周徧法界。所谓一毛现神变。一切佛同说。经于无量劫。不得其边际。便恁麽去。閙热门庭即得。正眼观来。正是业识忙忙。无本可据。祖师门下。一点也用不着。况复勾章棘句。展弄词锋。非唯埋没从上宗乘。亦乃笑破衲僧鼻孔。所以道。毫釐繫念。三涂业因。瞥尔情生。万劫羁鎻。圣名凡号。尽是虗声。殊相劣形。皆为幻色。汝欲求之。得无累乎。及其厌之。又成大患。看他先圣。恁麽告报。如国家兵器。岂得已而用之。本分事上。亦无这箇消息。山僧今日。如斯举唱。大似无梦说梦。好肉剜疮。检点将来。合喫拄杖。只今莫有下得毒手者麽。若有。堪报不报之恩。共助无为之化。如无。倒行此令去也。蓦拈拄杖云。横按镆鎁全正令。太平寰宇斩痴顽。卓拄杖。喝一喝。

示众云。水底泥牛嚼生铁。憍梵鉢提咬着舌。海神怒把珊瑚鞭。须弥山王痛不彻。

示众云。颠倒想生生死续。颠倒想灭生死绝。生死绝处涅槃空。涅槃空处眼中屑。涅槃既空。唤甚麽。作眼中屑。白云乍可来青嶂。明月难教下碧天。

示众云。心生法灭。性起情忘。这里悟去。揑怪有甚麽难。举起拂子云。看看。观音弥勒。普贤文殊。尽向径山拂子头上。聚头打葛藤去。若也放开。从教口劳舌沸。若也把住。不消一击。以拂子。击绳床。

示众云。摩竭提国。犹在半途。少室峰前。全无巴鼻。谈玄说妙。好肉剜疮。举古明今。抛沙撒土。争似飢飡渴饮。闲坐困眠。从教四序推移。都不干预我事。虽然如是。也须实到这箇田地。始得。只如实到这箇田地底。如何亲近。喝一喝云。炙疮瘢上。更着艾炷去也。

示众云。我宗无语句。实无一法与人。早是通身浸在屎窖里了也。那堪踏步向前。如之若何。问向上向下。三玄三要。银盌里盛雪。北斗里藏身。意旨如何。岂不是屎窖边。更掘屎窖。虽然如是。若于屎窖中。知些气臭。方知三世诸佛。历代祖师。天下老和尚。古往今来。一切善知识。尽在屎窖里。转大法轮。其或未然。切忌向屎窖里作活计。

示众。问答罢。乃云。问得亦好。不问更亲。何故。声前一路。千圣不传。学者劳形。如猿捉影。可中有箇英灵汉。恁麽不恁麽。聊闻举着。剔起便行。犹在葛藤窠里。直得内无所证。外无所修。似地擎山。如石含玉。亦未是衲僧放身命处。敢问大众。作麽生是衲僧放身命处。若也知得。尘尘念念。皆无空阙。折旋俯仰。尽在其中。正恁麽时。毕竟是谁家风月。还委悉麽。千圣不知何处去。倚天长劒逼人寒。

师垂语云。我这里。无法与人。只是据欵结桉。恰如儞将箇琉璃瓶子来。护惜似箇甚麽。我一见。便与儞打破了。儞又将箇摩尼珠来。我又与儞夺了。待儞只恁麽来。我又和儞两手截了。所以临济和尚道。逢佛杀佛。逢祖杀祖。逢罗汉杀罗汉。既称善知识。为甚麽。却要杀人去。且道是甚麽道理。

师垂语云。儞若会去。过他方世界。又他方世界。更他方世界。乃至不可说不可说。微尘数香水海。华藏世界外。与汝这里。不别。更尽未来际。不可说不可说劫外。亦与儞这里不别。

师举南院问风穴。南方一棒。作麽生商量。穴云。作奇特商量。穴却问。和尚此间一棒。作麽生商量。院横按拄杖云。棒下无生忍。临机不见师。

师云。风穴当时好大展坐具。礼他三拜。不然。与他掀倒绳床。乃回顾冲密云。儞道。风穴当时礼拜是。掀倒绳床是。密云。草贼大败。师云。儞退这瞎汉。便打。

举睦州凡见僧来。便云。见成公桉。放儞三十棒。云峰悦云。作贼人心虗。

师云。又添得一箇。

道了。问冲密云。儞道。我恁麽道。还有过也无。密云。作贼人心虗。师云。三箇也有。

师举。僧问大龙。色身败坏。如何是坚固法身。龙云。山花开似锦。涧水湛如蓝。作麽生会。僧云不会。师指拜席云。见麽。云见。师云。又道不会。

复云。太近也。因甚麽不会。僧罔措。师云。只为分明极。飜令所得迟。

师室中问僧。岩头纔跨德山门。便问。是凡是圣。山便喝。头便作礼。意作麽生。僧云。好箇消息。师云。那里是好处。僧便喝。师云。儞这一喝。未有主在。出去。

师问僧。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儞作麽生。僧云。领。师云。领儞屋里七代先灵。僧便喝。师云。适来领。如今喝。干他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甚麽事。僧无语。师便打。

师问僧。路逢达道人。不将语默对。时如何。僧珍重便行。师呵呵大笑。

次一僧来。师云。我适来问这僧。路逢达道人。不将语默对。时如何。他珍重便行。儞道。他会不会。僧拟问讯。师便打出。

师问僧。不与万法为侣者。是甚麽人。云无面目汉。师云。适来有箇师僧。如此道。打出去也。僧拟议。师便打。

师问僧。马大师道。自从胡乱后三十年。不曾少盐酱。意作麽生。云随家丰俭。师云。好箇随家丰俭。只是儞不会。僧拟议。师便喝出。

师问僧。香严上树话。儞作麽生。僧云。好对春风唱鹧鸪。师云。虎头上座道。树上即不问。未上树。请和尚道。又作麽生。僧云。适来向和尚道了也。师云。好对春风唱鹧鸪。是树上语。树下语。僧无对。师便打。

师问僧。道不用修。但莫污染。如何是不污染底道。僧云。某甲不敢道。师云。汝为甚麽。不敢道。僧云。恐污染。师叫行者。将粪箕扫箒来。僧忙然。师便打出。

师见僧纔入门。便云。不是不是。出去。僧便出。师云。没量大人。被语脉转却。

又一僧入门。师亦云。不是不是。出去。僧却近前。师云。向儞道不是。更来覔箇甚麽。便打出。

复有一僧入门。云适来二僧。不会和尚意。师低头。嘘一声。僧罔措。师打云。却是儞。会老僧意。

师问僧。一切智智清净。无二无二分。无别无断故。儞作麽生会。云一切智智清净。无二无二分。无别无断故。某甲只恁麽会。师高声云。抱取猫儿来。僧无语。师便喝出。

师问僧。我前日。有一问。在儞处。儞先前日。答我了也。只今因甚麽瞌睡。僧云。如是如是。师云。道甚麽。僧云。不是不是。师连打两棒云。一棒打儞如是。一棒打儞不是。

师见僧纔入门。便云。儞不会。出去。僧便出。

又一僧来。师亦云。儞不会。出去。僧亦出。

复有一僧来。师云。适来两箇上座。一人解収不解放。一人解放不解収。儞还辨得出麽。云一状领过。师云。领过后如何。僧拍手一下。便出去。师云。三十年后。悟去在。

师见僧入门。便云。释迦老子来也。僧近前。师云。元来不是。便打。

次一僧来。师亦云。释迦老子来也。僧问讯便行。师云。恰似真箇。

师问僧。香严上树话。儞作麽生。僧撒手便行。师云。儞拟那里去那。僧无语。师便打。

师问侍者。许多人入室。几人道得着。几人道不着。者云。某甲只管看。师展手云。我手何似佛手。者云。天寒。且请和尚通袖。便行。师打一棒云。且道。是赏儞。是罸儞。

僧请益。不知某甲死。向甚麽处去。师云。儞即今是生耶死耶。僧云。生也不道。死也不道。师云。儞做得渐源奴。僧拟议。师便打出。

又一僧来。师云。适来这僧。纳一场败阙。儞还知麽。僧云知。师亦打出。

僧请益。夹山境话。声未绝。师便喝。僧忙然。师云。儞问甚麽。僧拟举。师连打喝出。

僧请益。某甲参禅不得。病在甚麽处。师云。病在这里。云某甲为甚麽。参不得。师云。开眼尿床汉。我打儞去。

明州阿育王山端裕禅师

(凡六)

绍兴府。钱氏子也。示众云。一法若有。重重铁壁银山。万法若无。处处沉空滞寂。己眼若正。见刺亦除。一法不堕缘尘。万法本无罣碍。山是山水是水。俗是俗僧是僧。不异不同。直饶恁麽。犹是闭门造车。未是出门合辙。更须知有顶王一着。作麽生明。今古团栾无缝罅。大力那罗擘不开。

示众云。行时绝行迹。说时无说纵。行说若到。则垛生招箭。行说未明。则神锋划断。就使说无渗漏。行不迷方。犹滞殻漏在。若是大鹏金翅。奋迅百千由旬。十影神驹。驰骤四方八极。不取次啗啄。不随处埋身。且总不依倚。还有履践分也无。刹刹尘尘是要津。

示众。举南泉道。老僧十八上。便解作活计。赵州道。我十八上。便解破家散宅。还会麽。作活计底。始解破家散宅。破家散宅底。始解作活计。假使黄金为城。白银为壁。禅悦为食。解义为浆。本色衲子。不肯回顾。何也。岂不见道。明眼汉没窠臼。纵饶万里空寥寥。正好一槌俱摵碎。且道。不落进修一句。作麽生道。良久云。樗蒲若识本面采。儘教骰子满盘红。击拂子一下。

示众云。未恁麽时。一句子。超释迦越弥勒。及乎明破。不直半分文。何也。只为见惯。若裁方就圆。如虎头带角。龙背插翼。为瑞为祥。若平榻榻地。睡来合眼。饭来开口。且道裁方就圆即是。平榻榻即是。还辨得出麽。直饶辨得。也是盌脱丘。

示众云。尽大地是沙门眼。尽大地是自己光。为甚麽。东弗于逮打鼓。西瞿耶尼不闻。南赡部州点灯。北鬱单越黑暗。直饶向箇里。道得十全。犹是光影活计。以拂子摵云。百杂碎。作麽生是出身一路。若果不见随路摘杨花。

示众云。一鎚便成。不是性懆汉。一跃千里。不是汗血驹。锋鋩不露。无孔铁鎚。八面玲珑。多虗少实。直须肘后悬夜明符。顶门具金刚眼。彻头彻尾。生杀交驰。任他魔佛现前。便好利刀截却。且道。据箇甚麽。便如此。要知麽。玉覇轻提海岳昏。

平江府虎丘隆禅师

(凡四)

示众云。豁开户牖。万里不挂片云。杲日腾空。四顾清风满座。湖光浩淼。野色澄明。万象森罗。全彰海印。直得头头妙用。物物真机。心境一如。纤尘不立。正恁麽时。万机休罢。千圣不携。坐断毗卢顶。不禀释迦文。婢视声闻。奴呼菩萨。德山临济。直得目瞪口呿。有棒有喝。一点也用不得。且道。忽遇其中人来时。如何话会。倾盖相逢元故旧。何妨来喫赵州茶。

示众云。目前无法。万象森然。意在目前。突出难辨。不是目前法。触处逢渠。非耳目之所到。不离见闻觉知。虽然如是。也须是踏着他向上关棙子。始得。所以道。罗笼不肯住。呼唤不回头。佛祖不安排。至今无处所。如是则不劳敛念。楼阁门开。寸步不移。百城俱到。蓦拈拄杖。划一划云。路逢死虵莫打杀。无底篮子盛将归。

示众云。光非照境。境亦非存。光境俱忘。复是何物。百草头上罢却干戈。则且置。忽若嘉州大像。倒骑陝府铁牛。把须弥山。一掴百杂碎。新罗国里走马。南赡部洲说禅。又作麽生。五台山上云蒸饭。佛殿堦前狗尿天。刹竿头上煎鎚子。三箇猢狲夜簸钱。

示众云。凡有展托。尽落今时。不展不托。堕坑落堑。直饶风吹不入。水洒不着。捡点将来。自救不了。岂不见道。直似寒潭月影。静夜锺声。随扣击以无亏。触波澜而不散。犹是生死岸头事。拈拄杖。划一划云。划断古人多年葛藤。点头石。不觉抚掌大笑。且道。笑箇甚麽。脑后见腮。莫与往来。

台州护国景元禅师

(凡五)

温州乐清张氏子。师谒圆悟于蒋山。因二僧阅死心录。有云。既迷时。须得箇悟。既悟。须识悟中迷。迷悟双忘。却从无言处。建立一切法。师心非之。拂袖而起。行数步。忽然冥契。走告圆悟。悟印其所解。

后辞悟。悟问。向去有人。问儞。作麽生。师抚傍僧背云。和尚问。儞何不祇对。悟大笑。

后开法处州南明。终于本山。

示众云。释迦不会道。达磨不会禅。列祖无机关。衲僧没巴鼻。是则是。作麽生承当。若向这里承当得去。佛法世法。打成一片。十二时中。不移易一丝毫。其或未然。莫守寒岩异草青。坐着白云宗不妙。

示众。举拂子云。大众。还见麽。击碎银山铁壁。掀飜虎穴魔宫。截断佛祖机关。拂尽诸方路布。直得德山却步。临济吞声。天下衲僧。不敢喘气。纵饶睦州亲自入门。顶[宁*顶]也还一札。且道。连云节角。在甚麽处。还知麽。若到诸方。切忌错举。

示众云。野犴鸣。狮子吼。开得眼。张得口。动南星。蹉北斗。大众。还知落处麽。金刚堦下蹲。神龟火里走。

僧问。如何是临济宗。师云。杀人活人不眨眼。云如何是云门宗。师云。顶门三眼曜乾坤。云如何是沩仰宗。师云。推不向前。约不向后。云如何是法眼宗。师云。箭锋相敌不相饶。云如何是曹洞宗。师云。手执夜明符。几箇知天晓。

建康蒋山佛鑑慧懃禅师法嗣

韶州南华知炳禅师

(凡八)

蜀人也。久随佛鑑。尽得其奥妙。初住舒之天平。终于本山。

上堂云。释迦不曾出世。亦无一法示人。达磨不在少林。二祖何甞得髓。以至诸方老宿。天下宗师。或棒喝纵横。或言词缜密。各各开张义路。建立门风。大似画饼充飢。蒸沙作饭。纵经尘劫。徒自疲劳。诸人幸是无事人。輙不可造次承当。容易领解。金屑虽贵。落眼成翳。南华今日。早是犯锋伤手了也。还有别机宜。识休咎底麽。直饶便领解得去。也是不唧[口*留]汉。毕竟如何即是。若具烁迦罗眼者。三千里外见誵讹。

上堂云。诸法不自生。亦不从他生。不共不无因。是故说无生。无生之法。性本自空。众生横计。流转生死。是以从上佛祖。出兴于世。击大法皷。演大法义。欲令众生。脱彼妄情。背尘合觉。若也顿除妄宰。空不生花。渐竭爱源。金无重鑛。如今法皷已击。卓拄杖一下云。大义已演。还有委悉底麽。本自无疮。勿伤之也。

上堂云。十五日已前事。三世诸佛说不到。十五日已后事。一大藏教诠不及。正当十五日。犹如倚天长劒。谁敢当锋。峭壁悬崖。那容措足。直得心无所缘。目无所覩。耳无所听。口无所言。犹未得一片在。到这里。如何即是。逢人且说三分话。未可全抛一片心。

上堂云。即心即佛。认奴作郎。非心非佛。斩头覔活。总不恁麽。困鱼止泺。病鸟栖芦。别有机关。避得风雷。重遭霹雳。且道。太平为人。在甚麽处。若也知得。唤盐闻咸。喫醋闻酸。若也不知。布袋里老鵶。虽活如死。

上堂云。日日说。时时举。似地擎山争几许。陇西鹦鹉得人怜。大都只为能言语。休思惟。带伴侣。智者聊闻勐提取。更有一般也大奇。猫儿偏解捉老鼠。

上堂云。泡幻同无碍。如何不了悟。达法在其中。非今亦非古。诸人者。四大五蕴是泡幻。见闻觉知是泡幻。十二处。十八界。二十五有。山河大地。有情器世间。无不是泡幻。那箇是无碍。若也见得。方知道。终日忙忙。那事无妨。苟或未然。易寻溪上路。难覔洞中天。

上堂云。五目莫覩其容。二听绝闻其响。古人恁麽道。殊不知。语之不全。旨之有缺。五目莫覩其容。举起拂子云。有眼者尽见。争得不覩其容。二听绝闻其响。复击禅床云。有耳者尽闻。争得不闻其响。不闻不见。何异盲聋。既闻既见。凭何旨的。不触波澜招庆月。动人云雨鼓山雷。下座。

上堂云。迷不自迷。对悟立迷。悟不自悟。因迷说悟。所以悟为迷之体。迷为悟之用。迷悟两无从。箇中无别共。无别共。拨不动。祖师不将来。鼻孔千斤重。

舒州龙门清远禅师法嗣

福州鼓山士珪禅师

(凡五)

西蜀人也。示众云。一向恁麽去底人。唤不回头。脚跟下。已喫三十棒了也。一向恁麽来底人。把捉不住顶门上。更与一锥。新天宁。因病识病。所以用榍出榍。须是恁麽人始得。还委悉麽。劒为不平离宝匣。药因救病出金瓶。

示众云。明明无悟。有法则迷。诸人向这里立不得。诸人向这里住不得。若立即差。若住即瞎。须是意不停玄。句不停意。用不停机。三者既明。一切处不用管带。自然现前。一切处不用照顾。自然明白。虽然如是。须知有向上事始得。遂召大众云。如何是向上事。乃云。久雨不晴。喝一喝。

示众云。用机锋。守痴兀。依理智。住玄默。坐在窠窟里。纵饶不用机锋。不守痴兀。不依理智。不住玄默。也未出得窠窟在。诸人作麽生。出得窠窟去。良久云。修罗捧日遮天面。忿怒那吒扑帝锺。喝一喝。

示众云。释迦弥勒。犹是他奴。临济德山。是何草芥。向上一路。荆棘成林。更欲翻身。堕崖落壍。总不动着。当处活埋。生机临时。却成乱统。与儞诸人。一时拈了也。恁麽也不得。不恁麽也不得。恁麽不恁麽。总不得。作麽生。良久云。穿耳胡僧葱岭上。朝来蹈雪马蹄轻。

示众云。真实本有之事。不可妄求。见成难信之宗。终无所得。爰自雪山付嘱。鸡足授衣。昼渡重溟。夜航一苇。皆缘上祖不了。殃及儿孙。汝等诸人。各各如初心出家。如初心行脚。直须自重。莫受人谩。异时足下烟生。也怪天宁不得。

饶州荐福道行禅师

(凡七)

括苍叶氏子。示众云。佛说三乘十二分教。顿渐偏圆。痴人面前。不得说梦。祖师西来。直指人心。见性成佛。临济三玄。洞山五位。痴人面前。不得说梦。山僧恁麽道。还免诸方检责也无。所以古人道。石人机似汝。也解唱巴歌。汝若似石人。雪曲也须和。还有和得底麽。若有。唤来。与老僧洗脚。

示众云。通身是口。说得一半。通身是眼。用得一橛。用不到处。说有馀。说不到处。用无尽。所似道。当用无说。当说无用。用说同时。用说不同时。诸人若也拟议。老僧在儞脚底。

示众云。会即便会。玉本无瑕。若言不会。碓觜生花。试问九年面壁。何如大会拈花。南明恁麽商确。也是顺风撒沙。

示众云。学道人第一不得行理路。若行理路。走杀儞。学道人第一不得行意路。若行意路。缚杀儞。走杀则天上人间。缚杀则三愿六臂。不走不缚。垛根阿师。随处负堕。且道过在甚麽处。儞若捡点得出。许儞具通方眼。

示众。举玑和尚开僧。禅以何为义。众下语。俱不契理。僧请益玑。玑代云。以谤为义。大众。三世诸佛是谤。西天二十八祖是谤。唐土六祖是谤。天下老和尚是谤。诸人是谤。山僧是谤。于中还有不谤者也无。谈玄说妙河沙数。争似双峰谤得亲。

示众云。释迦掩室于摩竭。正令不从。拗曲作直。净名杜口于毗耶。东家厮儿。却在西家。使唤须菩提。唱无说而显道。一人传虗。释梵绝听而雨花。万人传实。斯皆理为神御。故口以之而默。草里出头来。岂曰无辩。辩所不能言也。讶郎当汉。又恁麽去也。

僧问。如何是和尚为人一句。师云。门前石塔子。

抚州白杨仙林禅寺法顺禅师

(凡七)

绵州魏城文氏子。依止佛眼数年。偶佛眼普说。举傅大士心王铭云。水中盐味。色里胶青。决定是有。不见其形。师于言下有省。

次日入室。眼问云。真佛住在何处。师云。住在不定处。眼云。既是真佛。为甚麽不定。师云。若定即非真佛也。眼颔之。自是日臻堂奥。名动丛林。

示众云。诸仁者。山僧从来。不识好恶。向儞诸人道。究此一段大事因缘。已是将恶水。浇在儞诸人头上了也。见儞不晓。也事不获已。更举拂擎拳。有不识好恶底衲僧。便蹈步向前。以语句吟哦。举头拂子。殊不知。与儞自己。了无交涉。儞何不向道理未成。意路未行已前。道得一句子。稳密密地。莫快活仙林肠肚麽。非但日消万两黄金。仙林长老。以身为床座。教上人说法度生。未为分外。

示众云。鸡啼晓月。狗吠枯桩。只可默会。难入思量。看不见处。动地放光。说不到处。天地玄黄。抚城尺六状纸。元来出在清江。大众。分明话出人难见。昨夜三更月到窓。

示众云。我此坚密身。一切尘中见。具相三十二。岂可容方便。老鼠入禾仓。乌狗上佛殿。夜月带重轮。晓云拖素练。形容满世间。少有人看见。若也见凡圣。悟迷成一片。

示众云。见闻觉知之性。明暗色空之缘。是众生根本之光明。乃诸佛离念之境界。迷此号为凡夫。证此谓之先觉。大众。吾无见。满目青山成一片。金乌飞上碧霄来。芳草岸头花影转。正当恁麽时。如何说箇无见底道理。于斯存见。非吾眷属。毕竟如何。说箇无见底道理。具择法眼者。试请辨看。

示众云。粥后一觉睡。斋时一鉢饭。此外绝驰求。道业自成辨。只如打睡喫饭。却如何说箇道业成辨底道理。此是仙林。成就诸人打睡喫饭底因缘。儞若于斯领览得去。打睡时。光明射四天下。喫飰时。光明射四天下。乃至一动一静。一语一默。悉皆光明。射四天下。脱或未然。且莫错会仙林语好。

示众云。水洗溪边石。风吹古殿幡。于斯知落处。何必在灵山。

潭州开福道宁禅师法嗣

潭州大沩善果禅师

(凡三)

信州人也。示众云。大凡参学之士。须参活句。莫参死句。活句下明得。可以权衡佛祖。显正摧邪。覆育群生。赈济孤露。若于死句下明得。依草附木。埋没宗风。自救不可。且如何是活句。莫是路逢死虵莫打杀。无底篮子盛将归麽。莫是陝府铁牛。吞却嘉州大像麽。莫是怀州牛喫禾。益州马腹胀麽。莫是天台普请。南岳上堂麽。莫是不露锋骨句。未举先分付麽。若如此。总是死句。且如何是活句。卓拄杖云。有情有理俱三段。一道神光射斗牛。

示众云。心生法亦生。心灭法亦灭。心法两俱忘。乌龟唤作鳖。诸禅德。道得也未。若道得。道林与儞拄杖子。其或未然。归堂喫茶去。

僧问。久响月庵。及乎到来。庵又不见。月又不现。师云。老僧罪过。僧作礼。师云。作家作家。

南岳下第十七世

前潭州大沩法泰禅师法嗣

鼎州灵岩仲安禅师

(凡五)

蜀人也。示众云。参禅不究渊源。触途尽为留碍。所以守其静默。澄寂虗闲。堕在毒海。以弱胜强。自是非他。立人我见。量处偏枯。忽若能杀不能活。能活不能杀。则被物流转。忽若杀活齐致。优劣不分。照不搆用。用不离窠。此乃学处不玄。尽为流俗。到这里。须知有杀中透脱。活处藏机。佛不可知。祖莫能测。所以古人道。有时先照后用。且要共儞商量。有时先用后照。儞须是箇汉始得。有时照用同时。儞又作麽生抵当。有时照用不同时。又向甚麽处凑泊。还知麽。穿杨箭里惊人句。不是临时学得来。

师为佛性和尚。往蒋山圆悟和尚处。通法嗣书。悟于法堂上接书。问。千里持来。不辱宗风。公桉见成。如何通信。师云。觌面相呈。更无回互。悟云。此是德山底。作麽生是山座底。师云。岂有第二人。悟云。背后底聻。师便通书。悟云。作家禅客。师云。分付蒋山。

师到僧堂前。捧书。问讯首座(即蓬莱卿和尚)。座问。玄沙白纸。此自何来。师呈起书云。见麽。座引手接书。师缩却书云。久默斯要。不务速说。今日拜呈。幸希一览。座便喝。师云作家。座又喝。师遂打一书。座拟接。师云。未明三八九。不免自沉吟。座无语。师又打一书云。接。

时圆悟。同佛眼。在法堂前见。悟云。打我首座死了也。眼云。官马厮踢。有甚凭据。师闻。应声云。甚麽官马厮踢。正是龙象蹴踏。

悟唤师来云。我五百众中首座。儞为甚打他。师云。和尚也好喫一顿始得。悟顾佛眼吐舌。眼云。未在。眼却问师。空手把锄头。步行骑水牛。人从桥上过。桥流水不流。儞作麽生会。师曲躬云。如上所供。并皆诣实。眼笑云。元来是屋里人。

师至五祖自和尚处。通书。自问。书里说甚麽事。师云。文彩已彰。自云。毕竟说箇甚麽。师云。当阳挥宝劒。自云。近前来。这里不识数字。师云。莫诈败。自顾侍者云。这箇是那里师僧。者云。此首座。曾在和尚座下去。自云。怪得与麽骨头。师云。曾被和尚钝置来。自将书于香炉上薰云。南无三满驮。没多南。师近前。弹指而已。

潭州芙蓉清旦禅师

(凡六)

蓬州仪巄严氏子。谒德山泰禅师。闻上堂。举赵州云。台山婆子。已为汝勘破了也。意在甚麽处。良久云。就树摘将黄叶去。入山推出白云来。师于言下释然。

翌日入室。泰问。前百丈。不落因果。因甚堕野狐。后百丈。不昧因果。因甚脱野狐。师云。好与一坑埋却。泰复徵诘。着着脱颖。语皆不凡。

后又因看华严经。有云。破尘出经卷。师当下心境消融。圣凡情尽。不觉手舞足蹈者终日。泰举立僧。名动一时。

示众云。至真绝相。非相无以显真。至理忘言。非言无以明道。所以理随事变。遇缘即宗。事得理融。随机应物。如云出岫。似谷传声。要须物我双忘。自然圆机普应。然后离名绝相。声色纯真。但尽凡情。别无圣解。

示众云。见色明心。堕坑落壍。闻声悟道。辜负平生。直饶声色纯真。尘尘入妙。坐在光影里。未为究竟。直须万机休罢。千圣不携。撒手那边。跳出窠臼。到这里。亦无人亦无佛。大千沙界海中沤。一切圣贤如电拂。且道。释迦老子。向甚麽处出头。良久云。放过一着。

示众云。夜夜抱佛眠。朝朝还共起。起坐镇相随。语默同居止。分毫不相离。如身影相似。欲识佛去处。只这语声是。

众中不晓古人意。便认业识。以为心性。如乘破舡。以渡大海。如将画饼。以饱飢肠。无有是处。须知我此门庭。深固幽远。无人能到。若有到者。终日同门出入。各不相知。终日共箇舌头。各不相识。同中有异。异中有同。同异不相知。步步无前后。若能如是。即色即心。即人即佛。山花开似锦。徧界不曾藏。涧水湛如蓝。通身无影像。直饶恁麽。堕在死水中。且转身一句。作麽生道。龙向洞中啣雨出。凤从花里带香归。

示众云。一叶落天下秋。一尘举大地収。智者聊闻勐提取。莫待须臾失却头。且道。是那箇一尘。明眼汉没窠臼。纔闻举着。拈来便用。不拨一尘。粪扫堆头。现丈六金身。不拨一境。向蟭螟眼里。开张世界。隐在一尘中。使天下人。不见踪迹。向一尘中。移身换步。换却天下人眼睛。所以道。灵锋宝劒。常露现前。有时出就。佛祖不存。文殊普贤。也须贬向铁围山下。有时入就。风清月白。狸奴白牯。直入莲花座间。且不出不入时。如何施设。良久云。吽。洎乎打破蔡州。

示众云。说佛说祖。正如好肉剜疮。举古举今。犹是残羮馊饭。一闻便悟。已落第二头。一举便行。早是不着便。须知箇事。如天普盖。似地普擎。师子游行。不求伴侣。力士伸臂。不借他力。佛祖拈掇不起。衲僧愿见无门。迷悟双忘。圣凡路绝。且道。从上诸圣。以何法示人。咄。莫妄想。

僧问。至道无难。唯嫌拣择。时如何。师云。河水从源浊。

临安府径山宗杲禅师法嗣

福州西禅鼎需禅师

(凡七)

本州长乐林氏子。本老儒业。旬休日。入僧寺。见遗教经。戏看数扳。忽然有省。遂辞亲祝髮。一锡湖湘。凡丛林有声者。例造参扣。法无异味。如水乳合。眼空诸方。无可意者。遂归桑梓。结茅于羗峰绝顶。不畜童僕。唯一绳床。客至。席地而已。不下山者三年。

大乘佛心才禅师。屡邀不出。后修书责之曰。夫出家儿。既得安乐处。宜弘通大法。以报佛恩。厌喧求静。独善其身者。岂智人达士乎。力挽之。既出首众大乘。甞问学者。即心即佛因缘。时妙喜庵于洋屿。师之友弥光。与师书云。庵主手段。与诸方别。可来少款。如何。师笑而不答。光以计。邀师饭。师往赴之。纔及门。会妙喜。为诸徒入室。师随喜焉。妙喜问。僧问处祖。如何是佛。祖云。即心是佛。作麽生。师下语。妙喜[口*后]之曰。儞见解如此。敢妄为人师耶。鸣鼓普说。揭其平生珍重得力处。排为邪解。师泪交颐。不敢仰视。默计曰。我之所得。既为所排。西来不传之旨。岂止于是耶。遂归心弟子之列。

一日妙喜问师。内不放出。外不放入。正恁麽时如何。师拟开口。妙喜拈竹篦。噼嵴连打三下。师于此大悟。戾声云。和尚已多了也。妙喜又打一下。师作礼。妙喜笑云。汝今日方知道。吾不汝欺也。遂印以偈云。顶门竪亚摩醯眼。肘后邪悬夺命符。瞎却眼卸却符。赵州东壁挂葫芦。

于是名动丛林。

示众云。句中意。意中句。须弥耸于巨川。句剗意意剗句。烈士发乎狂失。任待牙如劒树。口似血盆。徒逞辞锋。虗张意气。所以净名杜口。早涉繁词。摩竭掩关。已扬家丑。自馀瓦棺老汉。岩头大师。向羗峰顶上。拏风皷浪。翫弄神变。脚跟下好与三十且道。过在甚麽处。良久云。机关不是韩光作。莫把胷襟当等闲。

示众云。奔流度刃。未是作家。疾燄过风。犹为钝汉。所以蹙指悟道。重益疮疣。击竹忘知。一场矒[目*董]。纵饶伎俩俱尽。气息全无。点检将来。直是未在。向上一路。千圣不传。学者劳形。如猿捉影。既是不传。达磨一宗。因甚到于今日。喝一喝云。切忘认驴鞍桥。作阿爷下颔。

示众云。太虗挂劒。用显吾宗。按坐神威。如何近傍。纵具回天转地。电卷星驰底手段。要且不堪勍敌。而今莫有别休咎者麽。便请出来相见。如其稍迟涉回。一鎚直教粉碎。喝一喝。

示众云。承言易坠。滞句转迷。坐却舌头。别须有眼。假饶知有。不是俊流。攒眉却回。未为性懆。翻然一掷。腾过太虗。只这威稜。谁敢覰着。汝纔目顾他位。脚踏他门。尽是影响不真。狐狸恋屈。一鎚粉碎。未称平生。不见道。欲知此事。直须挥劒。若不挥劒。渔父栖巢。正恁麽时。如何即是。良久云。将此深心奉尘刹。是则名为报佛恩。

至节示众云。二十五日已前。群阴消伏。泥龙闭户。二十五日已后。一阳来复。铁树开花。正当二十五日。尘中醉客。骑驴骑马。前街后街。迎相庆贺。物外闲人。衲帔蒙头。围炉打坐。风萧萧雨萧萧。冷湫湫。谁管儞张先生。李道士 。胡达磨。

示众云。横按镆鎁。虗张意气。穿开铁壁。徒费精神。直饶不动神锋。坐致太平。尧舜之君。犹有化在。

福州龟山弥光禅师

(凡七)

本州人也。徧历丛林。后谒妙喜。平生所得。五技而穷。凡半年。无启口处。

一日入室。妙喜问。喫粥了也。洗鉢盂了也。烧香行道了也。去却药忌。道将一句来。师云。裂破。妙喜色庄云。又来这里。说禅那。师于言下大悟。徧体汗下。遂作礼。妙喜以偈印之云。龟毛拈得笑咍咍。一击万重关锁开。庆快平生是今日。孰云千里赚吾来。

师亦作投机颂云。轻轻一拶怒雷吼。惊起法身藏北斗。洪波浩淼浪滔天。拈得鼻孔失却口。

后开法泉之教忠。终于本山。

示众云。雨霁云収。岩峦耸翠。风和日暖。殿阁生春。梁间乳燕语关关。原上夭桃红灼灼。最好是灵云一见。自谓平生不疑。玄沙闻来便道。深谈实相。二老汉。具顶门眼。有肘后符。检点将来。未免寻声逐色。且道。透脱一句。又作麽生。还委悉麽。乍雨乍晴寒食节。半明半暗禁烟天。

示众云。月生一。一言勘破维摩诘。月生二。百草头边恣游戏。月生三。白牯狸奴解放憨。放行则锦上添花。把住则真金失色。敢问大众。把住好。放行好。良久云。深秋帘幕千家雨。落日楼台一笛风。

示众云。有句无句。如藤倚树。师云。放憨作麽。及乎树倒藤枯。句归何处。情知儞诸人。卒讨头鼻不着。为甚如此。只为分明极。翻令所得迟。

示众。拈起拄杖。卓一卓。喝一喝云。不是坐来频劝酒。自从别后见君稀。

示众云。梦幻空花。何劳把捉。得失是非。一时放却。遂掷下拂子云。山僧今日。已是放下了也。汝等诸人。又作麽生。遂唤侍者云。収取拂子。

僧问。见与师齐。减师半德。见过于师。方堪传授。只如见与师齐。为甚麽。却减师半德。师云。我不可参云门禅不得。云见过于师。方堪传授。未审传箇甚麽。师云。莫谤他好。

福州东禅思岳禅师

(凡三)

本州人也。示众云。哑却我口。直须要道。塞却儞耳。切忌蹉过。昨日有人。从天台来。却道。泗洲大圣。在洪州。打坐十字街头。卖行货。是甚麽。断跟草鞋。尖簷席帽。

师问僧。甚处来。云黄檗来。师云。黄檗有何言句。云某甲到这里。一时忘却。师云。上座岂不是黄檗来。云是。师云。又道忘却。僧拟议。师便喝出。

师问僧。道人相见时如何。云更无馀事。师云。赵州道呈漆器。又作麽生。僧便喝。师云。儞道无馀事。又喝作麽。僧拟议。师便打云。莫道无馀事好。

福州西禅守净禅师

(凡四)

示众云。未到云门。不免岐路波吒。前不至村。后不至店。及乎到来。又须透出始得。若不透出。坐在里许。前面毒虵成群。背后勐虎无数。头上火是迸散。脚下劒戟森然。而今一众。尽在里许。眉毛相似。眼孔一般。谁是透出者。谁是透不出者。明眼高人。试为云门指出。贵图一夏在此。亦不虗过。傥或不尔。还我九十日饭钱来。

示众云。善鬬者。不顾其首。善战者。必获其功。其功既获。坐致太平。太平既致。高枕无忧。罢拈三尺劒。休弄一张弓。归马于华山之阳。放牛于桃林之野。风以时而雨以时。渔父歌而樵人舞。虽然如是。尧舜之君犹有化在。争似乾坤収不得。尧舜不知名。浑家不管兴亡事。偏爱和云占洞庭。

示众云。闭却口。时时说。截却舌。无间歇。无间歇。最奇绝。最奇绝。眼中屑。既是奇绝。为甚麽。却成眼中屑。了了了时无可了。玄玄玄处亦须呵。

示众。举教中道。佛灭度后。其为善知识者。总是见佛来。后来归宗和尚道。其为善知识者。不可容易。所覩善知识者。亦不可轻慢。

师云。归宗恁麽道。恰似新妇怕阿家。未免随他舌头转。殊不知。其为善知识者。只是箇瞎汉。所覩善知识者。如宿世冤[冗-几+豕]。便好剜却眼睛掀却脑盖。虽然如是。未足酬恩。

建宁府开善道谦禅师

(凡八)

本府人也。初之京师。谒圆悟禅师。无所省发。后随妙喜庵居泉南。妙喜领径山。师亦侍行。未几。令师往长沙。通紫嵓居士张丞相书。师自谓。我参禅二十年。无入头处。更作此行。决定荒废。意欲无行。友人宗元者。叱曰。不可在路。便参禅不得也。去吾与汝俱往。师不得已而行。在路泣。谓元曰。我一生参禅。殊无得力处。今又途路奔波。如何得相应去。元告之曰。儞但将诸方参得底。悟得底。圆悟妙喜。为儞说得底。都不要理会。途中可替底事。我尽替儞。只有五件事。替儞不得。儞须自家知当。师云。五件者何事。愿闻其要。元云。着衣。饭喫。疴屎。送尿。驼箇死尸。路上行。师于言下领旨。不觉手舞足蹈。

元复告之曰。儞这回方可通紫岩书。汝可前进。吾当归矣。元即皈径山。

师到长沙。留半载。

秦国太夫人。日常看经。因问师云。径山和尚。寻常如何教人参禅。师云。和尚令人屏去杂事。唯看。僧问赵州。狗子还有佛性也无。州云无。又僧问云门。如何是佛。门云乾屎橛。但一切时。一切处。频频提撕看。以悟为则。国太。欲辨此事。宜辍看经。专一体究。始得。国太依教。未及月馀。俄有省发。作偈云。逐日看经文。如逢旧识人。勿言频有碍。一举一回新。

师告回。及径山。妙喜策杖门待。一见而喜曰。建州子。儞这回别也。于是日益玄奥。后出世玄沙。迁建宁开善。而终老焉。

示众云。祖师门下。本分提纲。任是明眼衲僧。到此罔知所措。假使十方刹海。尘沙如来。同时出现。现无量神通光明。发无穷辨才智慧。总用一点不着。直得心机泯绝。凡圣无踪。如万仞壁立悬崖。一切人无凑泊处。便恁麽去。尽法无民。到这里。事不获已。通一线道。故先圣谓之脱珍御服。着弊垢衣。回首尘劳。曲开方便。所以达磨大师。从西土来。抑下无限威光。向少林面壁九年。守株待兔。更有箇神光座主。不识好恶。立雪齐腰。自断左臂。达磨乃问。儞立雪断臂。当为何事。光云。某甲心未宁。乞师安心。达磨云。将心来。与汝安。光良久云。覔心了不可得。达磨云。与汝安心竟。哑。好钝置杀人。当时何不捩转面皮。教这老汉。一场懡[怡-台+罗]。可惜放过。直至如今。令人扼腕。

后来又问。汝自见吾。得箇甚麽。光礼拜。依位而立。便搽煳他道。汝得吾髓。转见不堪。自此一人传虗。万人传实。唤作传法救迷情。一例堕他野狐窟里。更无一箇。轩昂特立。不受人谩。独脱底大丈夫。只今莫有恁麽人麽。有则出来。对人天众前。分明吐露。一任飞当激电。夺鼓搀旗。也要为舟为梁。为龟为鑑。庶不辜檀越今日。请山僧出世。而山僧亦不虗出来施设。彼此利益。岂不快哉。有麽有麽。如无。且看拄杖子。逞神通去也。蓦拈拄杖。卓一下云。莫怪从前多意气。他家曾踏上头关。

示众云。竺土大僊心。东西密相付。如何是密付底心。良久云。八月秋何处热。

示众云。德山入门便棒。大似傍若无人。临济入门便喝。也是乾气胀。俱胝一生。只竪箇指头。虾跳何曾出得斗。雪峰辊毬。禾山打鼓。祕魔擎杈。道吾作舞。尽是小儿戏剧。自馀之辈。故是热大不紧。且毕竟如何。花须连夜发。莫待晓风吹。

示众云。拟则丧。动则乖。不拟不动。又似箇无孔铁鎚。有甚麽提掇处。到这里。须是咬猪狗底手脚。儞不见。临济侍立德山。山云。今日困。济云。这老汉。寐语作麽。山拟拈棒。济便掀倒绳床。

儞看。他两箇老作家。等闲荡荡地。锋鋩不露。忽然触着。便如草窠里大虫。突然地。谁敢近着。近着则丧身失命。所以道。据虎头収虎尾。第一句下明宗旨。敢问大众。且道。虎头作麽生据。虎尾作麽生収。把甚麽。为第一句。以何为宗旨。作家汉。不要囊藏。试对众吐露看。如无。山僧自道去也。蓦拈拄杖。卓一下云。峰头有眼明如日。要识真金火里看。

示众云。壁立千仞。三世诸佛。措足无门。是则是。太杀不近人情。放一线道。十方刹海。放光动地。是则是。争柰和泥合水。须知通一线道处。壁立千仞。壁立千仞处。通一线道。横拈倒用。正按傍提。电激雷奔。崖颓石裂。是则是。犹落化门。到这里。壁立千仞。也没交涉。通一线道。也没交涉。不近人情。和泥合水。总没交涉。只这没交涉。也则没交涉。是则是。又无佛法道理。若也出得这四路头。管取乾坤独步。且独步一句。作麽生道。莫怪从前多意气。他家曾蹈上头关。

示众云。说佛说法。诳惑盲聋。论性论心。自投陷穽。行棒行喝。倚势欺人。瞬目扬眉。野狐精魅。总不与麽。大似扬声止响。别有奇特。也是望空启告。毕竟如何。白云尽处是青山。行人更在青山外。

结夏示众云。把住世界。不漏丝毫。坐断要津。岂通凡圣。开诸佛出世。说法度人。天雨四花。地摇六震。当甚麽热盌鸣声。见天下宗师。大机大用。电卷风旋。云行雨施。如梦相似。说甚麽安居禁足。结制护生。谨守蜡人。无绳自缚。料掉没交涉。直饶到此境界。方唤作衲僧。平常行履处。未是宗门向上事。且作麽生是宗门向上事。欲言言不及。林下好商量。

联灯会要卷第十七

共收到 0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10月12日 07:59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