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土专修 阐教圣众第三 (五)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9年10月10日 · 29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清行策(莲宗十祖) 行策,字截流,姓蒋。父亲全昌,是宜兴的老儒生啊,与憨山清公是好友。憨山圆寂三年后,就是天启六年,一天晚上,全昌梦见憨山进房间来然后生下儿子,因此取名叫做梦憨。长大一点,父母相继逝世,行策就发起出世的志向。二十三岁,投奔杭州理安寺箬庵问公出家,不靠枕席有五年,顿悟了佛法本源。问公圆寂后,行策住持报恩寺,遇到同参息庵瑛师,劝他修净业。又遇到钱塘的樵石法师,引导他阅览天台教义,于是同入净室,修法华三昧,本有的智慧顿时通透,彻底通达教义精髓。康熙二年,行策在杭州法华山西溪河边搭茅屋,专修净业,因而取名叫莲柎庵。康熙九年,住持虞山普仁院,提倡兴办莲社,学者都来响应。著有《劝发真信文》说:“念佛三昧,由来已久了。虽说是功效高容易进,但末法时期的修行人,罕见有获得灵验的。原因是信愿不专一,不能导引他的善行,总合归向净土啊。如今既然广泛邀请有善根的伴侣,同修净土法门,如果不是仔细思考后发心,怎么知道出苦的要道?凡是有相同志愿的人,参预这个法会,必须具有真实信心。如果没有真信,虽然念佛持斋,放生修福,只是世间善人,受报转生善处享受世间快乐。正当受快乐时,就是造业,造业以后,必然堕落恶道受苦,正眼看他,比那一阐提(断善根)旃陀罗(最低贱)等辈,仅差一步而已。这样的信心,哪里是真实的呢?所谓真信就是,第一要相信‘心佛众生,三无差别’,我是没有修成的佛,阿弥陀佛是已修成的佛,但觉性是没有差别的。我虽然迷惑颠倒,觉性并没有消失;我虽然不断轮回,觉性并没有动过。所以说一念回光反照,便同本有的一样啊。其次要相信我是理性佛、名字佛,阿弥陀佛是究竟佛,心性虽然没差别,地位却有天渊的不同。若不专念阿弥陀佛,求生极乐国,必定随业力轮回,受苦无量无边。所谓法身轮回五道,不叫做佛,叫做众生了。再其次要相信我虽然业障深重,长久处在苦的世界里,却是阿弥陀佛心内的众生。阿弥陀佛虽然万德庄严,远在十万亿佛土之外,却是我心内的佛。既然是心性没有差别,自然感应道交,如磁石吸铁,没有什么可疑的。所谓‘忆佛念佛,现前未来必定见佛’,距离佛就不远了啊。具备了如上所说的真信,虽然只有一毫的善念,一微尘的福德,都可以回向西方极乐世界,庄严净土。何况持斋守戒,放生布施,读诵大乘经典,供养三宝,种种善行,怎么能不够净土资粮呢?但因为信得不真,于是就沦为有漏功德。所以如今的修行,没有别的技巧,只是在十二个时辰中,增加这三种真信,那一切的作为,就功不唐捐了。”行策又曾经举办精进七期法会,作文书公示众人说:“七天持名念佛,贵在一心不乱,没有间断没有杂念,不是一定要以快念多念为胜啊。但不缓不急,紧密持念下去,使心中一句佛号,历历分明,穿衣吃饭,行住坐卧,一句六字洪名,绵密不断,如呼吸一样,既不散乱,也不沉没。这样的持名,可算是在事相上能一心精进的了。若是能体会到万法如一,没有两种相。所谓众生与佛不二,自己与他人不二,因与果不二,依报与正报不二,净与秽不二,苦与乐不二,忻愿与厌离不二,取与舍不二,菩提与烦恼不二,生死与涅槃不二。这些对立的两种二法,都是同一相,一道清净,不用勉强安排,只是如实体会。体会到极处,与自己的本心,忽然契合,才知道穿衣吃饭,总是三昧,嬉笑怒骂,无非都是佛事,一心或乱心,终究成为戏论,十二个时辰中,要找到丝毫的差异相也不可得。这样的了悟通达,才是真正的学道人,一心精进持名念佛啊。前一心(事一心不乱)似乎很难其实容易,后一心(理一心不乱)似乎容易其实很难,只要能前一心的,往生必定无疑,同时能够后一心的,上品可以达到。不过这两种一心,都是博地凡夫边上的事,凡是有心的人,都可以修学。同堂的出家在家,各自须要努力身心,近的就是七天内,远的就是一生中,常有这样的信,常修这样的行。纵然不能证悟,种的因也很强,莲华宫中托生的品位,一定不在中下了。”行策住普仁寺十三年,直到康熙二十一年七月九日往生,享年五十五岁。当时有叫孙翰的,病死了,一昼夜又醒来,说:“我被冥司勾去,押在阎罗殿下。黑暗中,忽然看光明照满天,香华布满空中,阎罗拜倒在地,礼迎西归大师。问大师是什么人,说是叫截流啊。我因为大师的光照,遂后得以放回。”同一天,有吴氏的儿子病死,过了一晚又活过来,述说他见到的,也如孙翰讲的一样。(《余学斋集》,《净土约说》) 清海润(长泾僧) 海润,字西一,是淮安山阳人。康熙二十九年三月,到江宁华山,年仅二十岁出头,众人问:“修什么法门?”海润回答:“念佛。”问:“来这里干什么?”回答:“我为生死的事来。四月初一午时,就去了。”众人问:“去哪里?”回答:“到时候就见到了。”到期,众人忽然看见山顶上火光冲天,急忙去看,见海润盘坐在贵人峰,火从眼耳口鼻中冒出,燃烧着他的身体。良久,全身还是端直,火烧完也不倒。当时无锡长泾,有一庵,有一个僧人,愚笨没有别的特长,只是念佛而已。有一天,告诉众人说:“我明天就走了。”到第二天,问徒弟:“到中午了吗?”徒弟说:“没有。”他说:“再等等。”过了一会儿,又问,徒弟说:“到了。”僧人就盘坐好,口中自己冒出火,焚烧了他的身体。(《息庐剩言》) 清指南 指南,是苏州常熟人。住在东塔吴王庵,整天静坐默默念佛。别人给他钱,转手就布施给其他人。性情坦率,对一切事都没有牵挂。芝塘里有善士数人,一直皈心指南,康熙三十年六月,他们进城拜见指南,指南对他们说:“下月五日,与各位施主告别。”众人如期前往,指南没有别的话语,只劝众人专心念佛,盘坐往生了。(《净土约说后跋》) 清超城 超城,字霞标,是徽州人,姓汪。最初礼拜一宝师,剃度在常州南岳寺,然后到杭州南涧寺,受具足戒在天笠寺珍公处,参“父母未生我之前”的话头。一天,听到打板的声音,有省悟,作偈语呈献给珍公,珍公点头认可。从此参禅机锋迅捷灵利,随口说法,都能成为章句。后来到华顶山,开发深云庵的旧址,潜修净业。总兵蓝公感应到异常的梦,出金银相助。深云庵修复,就交给广润镜师,超城自己回到南涧寺。不久住到金坛东禅寺,受县里人李肖岩请求,开发净土寺。康熙三十四年秋,净土寺建成,就请虞山的身叶萃师接手住持。当年十月六日,身叶萃来到,超城设茶会告别护法信众,激励劝导很深切。超城堆积木柴成座位,将要焚身供佛,先到大雄宝殿上香,说偈语:“漱口佛不喜闻,总是乞儿伎俩。直须念兹在兹,方为现大人相。”然后登上座位开示众人说:“昔日世尊在涅槃会上,用手抚摩胸膛,告诉众人:‘你们好好看看我的紫磨金色身,瞻仰够了,不要后悔。若是认为我灭度了,不是我的弟子;若是认为我不灭度,也不是我的弟子。’当时百万亿的大众,全都契悟了。各位仁者,看看这一群追随邪追逐恶的汉子,万劫没有解脱的时候。殊不知黄面(释迦)老人,四十九年,说得天华乱坠,终究是一场虚设,直到最后关头,至死命根不断。上座我忍不住要笑,今天就别具一格,使眼前的大众,个个如龙得水去吧。”说着展开两手说:“你们好好看看我的四大(地水为风指身体)本来是空,五蕴(色受想行识指感受)不是实有,离了这有漏的壳子,毕竟在哪里与各位相见?若是说我灭度,是我的同流;若是说我不灭度,也是我的同流,为什么?大海若是不接纳,百川应该倒流回去。”超城说着起身,引领众人绕佛,走到堆积柴禾的地方,登上座位,又问众人:“高峰妙禅师说:‘满大地是个火坑,得什么三昧,不会被烧掉?’大众试试回答一个转语(禅宗机锋语),东禅寺格师说:‘正是老弟受用处。’我举手笑道:‘谢和尚证明。’遂后拍掌,说长偈一首,用双手举起两烛台说:‘这个是金台呢,还是银台呢?直接了当,便知自性弥陀,共证药王三昧。”于是合掌,三遍唱念南无莲池海会佛菩萨。举焟烛点火,瞬间大火燃烧,众人围绕念诵《阿弥陀经》,念到“今现在说法”,超城高声说:“停住。”接着,又展开两手,劈开火焰,出示全身,端坐往生,享年三十五岁。东禅寺格师,是他的同门,写下所见所闻作为传记,各方传诵。(《霞标禅师传》,《焚身说法记》) 清明宏 明宏,字梅芳,是杭州人。刚成年,父亲为他娶妻,他不愿意就逃走了,母亲哭泣,双眼失明。后来父母相继离世,才剃度在绍兴柯桥弥陀庵。接着出外参访,修习天台教观,坐禅有省悟。后来在天台万年寺阅读藏经,时间久了,两眼都因疲劳损伤,他说:“这是我违背双亲慈念的果报啊。”从此一心念佛,寒暑不间断,曾说:“我因失明,得大利益。”平时随身只有一饭钵一拐杖,居住没有固定处,得到的供养,随时施舍给贫穷的人。思齐贤公与明宏有交往,曾说明宏决定往生净土,认为明宏有三真,真解脱,真干净,真精进啊。雍正五年九月,贤公在梵天寺,举办念佛七期,招明宏入社,当时明宏患痢疾,但持名念佛没有一点懈怠。七期打完,去无锡斋僧馆,病情加重。有一天,告诉所有信众,定好明天要走,众人第二天到来,明宏就起坐念佛,合掌往生了。(《思齐大师遗稿》) 清明德 明德,字圣眼,姓马,是杭州海宁人。四岁时,出家梵天寺,十六岁,剃发,性情孤僻,不喜欢世间事务。三十六岁,要拜律师求戒,忽然得喘病,越来越重。有徒弟孙一苇,请数位僧人在寺里开净业堂,思齐寺的贤公也来参与了。堂的左侧,就是明德的卧室,每天听到众人念佛号,常默默地随着念。不久自知时至,叫一苇请众僧到床前,齐声唱佛。过了一会儿,叫停止,对贤公说:“愿师父开示我。”贤公说:“你要放下万缘,一心念佛。了生脱死,就在这一时,应更加努力。”明德于是和众人一起念佛名号。又发四宏誓愿,十分恳切,到夜半,佛声刚完,才开始念观音圣号,明德就转身闭目往生了。这时是雍正七年十二月廿六日。(《思齐大师遗稿》)

共收到 0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10月10日 08:39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