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禅修 心法两空是真实相

137294921 · 发布于 2018年05月30日 · 最后由 137294921 回复于 2018年05月30日 · 42 次阅读
96

“佛说一切法,为度一切心。我无一切心,何用一切法。”法本无法,心亦无心,心法两空,是真实相。而今学道之士,多怕落空。作如是解者,错认方便,执病为药,深可怜愍。

故庞居士有言:“汝勿嫌落空,落空亦不恶。”又云:“但愿空诸所有,切勿实诸所无。”若觑得这一句子,破无边恶业无明当下瓦解冰销;如来所说一大藏教,亦注解这一句子不出。当人若具决定信,知得有如是大解脱法,只在知得处,拨转上头关棙子,则庞公一句与佛说一大藏教,无异无别,无前无后,无古无今,无少无剩,亦不见有一切法,亦不见有一切心,十方世界空荡荡地,亦莫作空荡荡地见,若作是见,则便有说空者,便有闻说空者,便有一切法可听,便有一切心可证,既可听可证,则内有能证之心,外有所证之法。此病不除,教中谓之以我说法,亦谓之谤佛法僧。

又教中云:“若取法相,即著我人众生寿者;若取非法相,即著我人众生寿者。”前所云内有能证之心,外有所证之法,便是这个道理也。

佛弟子陈惇,知身是妄,知法是幻,于幻妄中,能看个赵州狗子无佛性话,忽然洗面,摸着鼻孔。有书来呈见解,试手说禅,如虎生三日,气已食牛。其间通消息处,虽似吉撩棒打地,有着处则入地数寸,不着处则全无巴鼻。然大体基本已正,而大法未明,亦初心入道之常病耳。苟能知是般事,拨向一边,却把诸佛诸祖要妙门,一时塞断,向威音那畔讨个生涯处,方于法得自在矣。释迦老子云:“若但赞佛乘,众生没在苦。”信知如是事,以我所证,扩而充之,然后不被法缚,不求法脱,恁么也得,不恁么也得,恁么不恁么总得。凡有言句,凡所受用,如壮士展臂,不借他力。箭既离弦,无返回势;非是强为,法如是故。得如此了,始可言无善无恶、无佛无众生等事。而今大法未明,若便说恁么话,恐堕在永嘉所谓“豁达空,拨因果,莽莽荡荡招殃祸”中,不可不知也。“但得本莫愁末,久久淹浸得熟,不愁不成一片。勉之!勉之!

共收到 1 条回复
96

要得大涅槃,反而不能急

麻谷宝彻随侍马祖道一,问说:“如何是大涅槃?”马祖答:“急。”麻谷问:“急个什么?”马祖说:“看水。”

此时的马祖和麻谷,师徒二人应该是在溪边或河边散步,麻谷正思考着生死与涅槃的大问题。一般修行人的目的,就是为了解决生死问题,生死如果未了,一定要非常努力,好好修行,否则不得解脱,不能休息。所以当麻谷问马祖大涅盘是什么?马祖回了一个“急”字,意思是要赶紧进入大涅盘去。

涅槃是不生不灭的寂灭解脱,它与生死相对。生死的意义可大可小,小至妄念的一起一落等于一个生死;范围再大一点,每一辈子的出生到死亡,叫做生死;更高的层次是大死之后方能大活,那是死去烦恼无明,活出救人济世的菩萨心行。从禅的意境而言,所谓大活,是大自在、大解脱、大智慧、大慈悲、大宏愿,不再有烦恼、不再受困扰;能够如此的大活,必定也能大死,彻头彻尾,死了妄想分别、罪恶烦恼,而且死了之后不会再活,从此以后不再遭受生死的折磨。这就是大涅槃的意思。

马祖所答的“急”字,是说出一般修行人的心境,自知生死未了,所以要急;但是真要得大涅槃,反而不能心急,只要平心用功,安心生活,水到自然渠成。

凡夫和圣人之间并没有距离,用不着急于赶路,但能步步踏实地跨出每一步,步步都是走的大涅槃路;生死和涅槃之间,不要说有一线之隔,即连半线之隔也没有。已证大涅槃的人,看生死和涅槃是同一件事,他已超越了生死的界线和涅槃的界线。

因此当麻谷问起“急个什么”时,马祖竟然顾左右而言他,索性叫他“看水”,意思是说,讨论这些有关生死涅槃,急与不急的问题,都是浪费了生命,目前正在溪边,看水是最真切的事,如果你还要追问:“如何是大涅槃?”急个什么?你就看水吧!因为悟后的人看任何东西、体验任何现象,都是悟境本身啊!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