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言祖语 永觉和尚广录卷第十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9年09月16日 · 41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嗣法弟子 道霈 重编

  法语下

  示茅蔚起居士

  本来面目。体自常明。才落言诠。便成千里。所以诸佛不敢正眼觑着。诸祖不敢一语犯着。但今曲为方便。不免饶舌一场。盖真如不守自性故。无明突起。能所横生。能所既生。谬成四见。或见为有。或见为无。或见亦有亦无。或见非有非无。四见既兴。百非斯作。而去道日远矣。正如睫在眼前。而长不能见。岂睫之果远哉。是知祇此四见。便是生死之根。脱此四见。便无生死可出。然要脱此四见。非在经书讲究上得来。非在师友商量上得来。非在修止习观上得来。非在作善崇福上得来。的须反己而参。看个父母未生前。是甚么面目。这话头。乃香严已验之良方。昔香严在百丈会中。问一答十。驰骋知解。后到沩山。山问渠如何是父母未生前。本来面目。却答不得乃。将从前所学所解底。一抛在东洋大海。去向南阳。结茅以居。一日因击竹大悟。作偈呈沩山。沩山乃抚而印之。居士但将此语。着实究心。直须勇猛精勤。如救头然。则疑情自切。疑情既切。则灵机自豁。譬之穷冬闭极故。一阳来复。三阳启泰。乃理之自然。亦势之自然也。勉之。

  示尼净光

  禅学之弊。大都有二。一则失于儱侗。一则失于支离。而吾道丧矣。失于儱侗者。守着个颟顸。佛性一味。虚骄逢人。则胡喝乱棒。强作主宰。于差别门庭。全过不得。祇成个担板俗汉。失于支离者。逐件商量。用尽心力。批判益精。支离益甚。于本源中。依旧黑如漆桶。祇成个盐铁判官。欲免儱侗之弊。非是从商量学解中得。要免支离之弊。非是从痴守一橛中得。须是百尺竿头。透出一步。自然日轮当空。山河无隐。七纵八横。通身是口。于诸法门。或立或扫。或开或合。罔不自在。所谓二弊不遣而自无矣。太仓尼净光。执纸请法语。聊书数语。以勉之。

  示瑞云上人

  曦轮在天。无有弗照。而覆盆之下。其暗自若。此岂日照之弗遍哉。则盆之为障深也。上人若参有年。而大事未明。此亦非他能障汝。祇缘汝自己昏散二魔。日为之盖覆耳。此之二魔。来于何所。去于何方。有何种姓。有何形迹。而能为汝障乎。其病皆由汝主人精力不猛故。客邪得乘隙而入。若能猛力提撕。看个话头。如救头然。如拯子溺。如父母忽丧。如大敌忽临。有此诚切。则昏散二魔。无隙可乘矣。更能干干不息。如万里一条铁去。久之虑渐清志渐一一旦磕着撞着。打翻窠臼。便能顶门开眼。脑后放光。而三千诸佛。千七百祖。皆不劳一麾而退矣。况昏散二魔乎。上人勉之。

  示约心上人

  天下之至约者。莫如心。天下之至博者。亦莫如心。何以言其约也。以其体之至微。而为万有之所共宗也。何以言其博也。以其用之至广。而非虚空之所能囿也。然则求心者。将安所致力乎。亦惟致力于约而已。致力于约者。毋分其志。毋淆其神。终日亟亟焉。如有所失。务必得之。且持之以久。守之以纯。如水之必东。而逝者弗回也。如日之必运。而照者弗息也。诚如是。则可以默契其约之体。既契其约之体。则其用之博。自能弥纶宇宙。焜耀古今。又何待修而后成。学而后得哉。上人勉之。

  示孙冶堂居士

  禅之道微矣。非语言之所能传。心思之所能及。而况仿效于声容之际。担当于气魄之间。又奚异卜肆而挂羲皇。山鸡而冒凤冠也。必须识得古人道底。如古有僧问。如何是禅。答曰。碌砖。又有问。如何是禅。答曰。猛火着油煎。又有问。如何是禅。答曰。猢狲上树尾连颠。此三转语。一人能杀不能活。一人能活不能杀。一人杀活双行。若能辨得。方许向老僧处。吃痛棒去也。

  示颐浩寺禅堂大众

  法当末运。魔风炽盛。人多懈怠。乐于放逸。营世缘。则百难而不厌。修正道。则三拜而犹烦。况复各怀轻薄之心。好逞无根之见。以贡高为事。唇舌争长。考实则半点全无。论过则千尤并集。不知惭愧。妄作人师。自谓。高登祖域。下视尘寰。一旦祇遭一芥子便打得。七花八裂。全无主宰了也。况生死乎。此等非独佛祖门庭。非渠可滥。即泥犁苦趣。应自难逃。诸仁者。若是好心出家。此等魔民。切莫相近。先以戒德律身。秋毫勿犯。然后或参禅。而求妙悟。或念佛而冀往生。老实精勤。自然到家有日矣。

  示汪子野居士

  娑婆火宅。是五浊并聚之乡。五欲奔驰之境。众生生居此中。若无佛法为之拯拔。鲜有不沦堕者。今欲出此火宅。更无别法。止是自净其心而已。净心之法。佛有多门。求其简径易行。直出轮回者。无若念佛之一门也。此门不须多学问。不须多才干。不论是老是少。是贵是贱。是男是女。是僧是俗。祇要你会念得一句。阿弥陀佛将此四字。如一产须弥山相似。一切时无能摇动。他亦如一把金刚宝剑相似。一切境缘。逢之即破。有如是之功力。则现生即见弥陀。踞莲华台。游清净七宝池中。更不消问。往生了也。如其功力有间。亦须急自鞭逼。将娑婆世界事。日生厌离。日至澹泊。急急忙忙。求生净域。如雏儿忆母。如久客思归。借此欣厌二情。便为往生舟楫。临命终时。必能移神极乐。终至菩提矣。

  示王心宰居士

  山河大地。以及无边虚空。谓之万法。此万法全同泡影。虚幻不实。皆不出一心之所变现。但今人皆知一心变现。而不知此心果在何处。以为身内乎。以为身外乎。以为不在内外。将在中间乎。悉属妄见。无有是处。又况以为心者。念起念灭。倏忽不定。乍善乍恶。变迁靡常。将以何者为心乎。既此等处。各不是心。将以为无心乎。岂有人而无心哉。居士可于此中。着实参究。讨个下落处。但恁么参去。不得作解说。不得生卜度。不得求人说破。不得或进或退。一味死心究去。不管二十年三十年。力参无间。自然彻去有日也。勉之。

  示黄尔巽居士

  学无多术。祇要识得自己真心而已。今观此身之内。四大假合。日趋于尽。所谓真心者。何在意念纷起。生灭不常。非真心也。或善或恶。迁变靡定。非真心也。又全因外物。而现外物。若无此心。安在非真心也。况此心于一膜之内。不能自见。是暗于内。非真心也。一膜之外。痛疾全不相干。是隔于外。非真心也。若曰回光内照。觉有幽闲静一者。将以为真心乎。殊不知。此幽闲静一。乃由妄心所照。有能照之心。有所照之境。则此幽闲静一。总属内境。即楞严所谓内守幽闲。犹为法尘分别影事。岂真心哉。既此等俱非真心。将以何者。为真心乎。居士。试于二六时中。看如何是自己真心。不用生卜度。不用下注解。不用求人说破。不用别求方便。不用计年月久近。不用计己力强弱。但如是默默自追自究。毕竟如何是我自己真心。聻。有朝忽然撞破。方知三教九流。决无二致。万圣千贤。决无异辙。为儒为释。经世出世。无一毫头许可为间隔也。居士勉之。

  示善侍者

  鼓山禅。与诸方大不相同。诸方要人学偈颂。这里不要人学偈颂。诸方要人学答话。这里不要人学答话。诸方要人学上堂小参。这里不要人学上堂小参。所以诸方禅易参。老僧禅难参。老僧只要你向解说不通处。愤愤地。如救头然。如丧考妣。急着力钻研。钻研来钻研去。忽然大地平沉。通身脱落。跳出虚空之外。跨上毗卢之顶。方称真正参学人。若委委琐琐。向他人脚跟后步趋。向他人㖒唾下咀嚼。向他人门壁外倚靠。正如生盲倚杖。却道。我是临济宗。我是曹洞宗。不知。面皮厚多少。古人云。不慕诸圣。不重己灵。若是当家种草。自然不入他家社火。勉之。

  示羽吉居士

  众生本有之性。无不辉天鉴地。怎奈无明横起于无起之中。由是妄识突生。既有妄识。则有妄境。既有妄境。则有好丑。既有好丑。则有爱憎。既有爱憎。则有去取。既有去取。则有善恶。既有善恶。则有升降。善恶相倾起。轮回性如汲井轮。无有断绝。虽曰苦乐天殊。实皆虚妄。诸佛愍之。为说出苦之要。只在破最初无明而已。然此无明非道理可遣。非言语可除。非禅定可克。非苦行可销。非诸佛之力可去。非积善之功可灭。要在当人自发肯心。切己推穷。如擒贼必须擒王。杀草必须杀根。推来推去。穷来穷去。自有到家之日。如古人大有样子。昔大慧常教人看。僧问。赵州狗子还有佛性也无。州云。无。众生皆有佛性。因甚道无。这个无字。直是聪明。过于颜闵也。无你领略处。今但向这无字上推穷。不可将道理解说。不可将心思卜度。但恁么疑去。有朝捉败。赵州识得渠面目。自然七通八达。所谓辉天鉴地者。不可昧也。

  示尚实上人

  老僧自出头来。历经四刹。说出许多玄言险句。无非要诸人不落知解。得正知见而已。如今看来。也不消得不。若就平常吃紧处。说与上人去。上人欲学道。先须歇却攀缘心。知解心。使心同木石。自然与道玄会。德山云。汝但无心于事。无事于心。自然虚而灵。寂而妙。庞居士云。但愿空诸所有。慎勿实诸所无。百丈云。心地若空。慧日自现。此等皆是先德诚谛之语。盖以心自灵明。一切智慧神通。无不具足。但为外物所蔽。所以弗露。所蔽若遣。更有何事。正如治镜者。但磨去其垢。则本明自现。又何待假明于外。如销金者但炼去。其矿则本金自纯。又何待借色于他。明心之法。亦复如是。非有待于外也。今时学人。多是向外。假借许多闲骨董。怎奈转增障碍。与斯道千里万里也。上人思之。

  示灵生上人

  予年十八时。偶得六祖坛经读之。见其所说。圆妙超旷。得大欢喜。自以为有得也。但于诸师语言誵讹处。却全不会。意谓。是后人穿凿。作此隐语耳。一日见信心铭云。境由能境。能由境能。始知。前之所得。乃是意根领略。法尘前境。全同影事。非为真实。由是始下参究之功。近日诸人参禅。称悟者大率在这里。作活计。更兼商量公案。习学偈颂问答。以为操履。弄得知解日多。口头渐滑。自谓得大辩才。而去道益远矣。盖参禅祇要你忘情绝解。死尽偷心。得个无念心体而已。今转向外边。搬入许多骨董。正所谓祇名运粪入。不名运粪出也。如何了得大事。上人若肯相信。但将从前所得所学底。一坐坐断。单单向一句死话头上究。将去这死话头。不可知解处。正与本分事相近。要你向这里。磨来磨去。忽然解心销尽。则本有光明。自然辉天鉴地去也。今人却在不可知解处商量。讨个路走。岂非大错乎。老僧当此时。说此等话。谁人肯听。但此心自不可欺。祇得依实吐露。听与不听。非我之咎也。

  示时中禅人

  觉皇之道。莫尚乎参禅。参禅之法。贵乎妙悟。所谓妙悟者。非可以一毫人力。与于其间。惟是天然神照。冥契于不思议之表而已。今日学人。十个有五双。俱要参禅。而卒流于不肖之归者何哉。以不求妙悟也。不得妙悟者何哉。以不知所避忌也。汝今欲学斯道。须知有四种避忌。一者立心。不可不正。以立心乃造道之本。如造屋之有基也。若立心不正。则基先缺陷。虽有禅定智慧。皆为魔业。岂可以入圣人之道哉。故今入道之始。一切希名誉。图利养。起生灭。竞人我等心。悉皆屏除可也。二者用心。不可不专。无上妙道。非粗心浮气可入。必须一其志。凝其神。专以求之。庶可企及。若分心于他岐。则方寸既杂。而浊智流转。邪气外乘。与斯道背而驰矣。三者宿解。不可不捐。学人昔于经卷上分别。或师友边商量。起种种见。执之为实。则灵机窒碍。妙悟弗彰。必须荡去。方能发起新悟。四者新解。不可不除。钻研之久。忽然新解顿生。或遇境便成四句。此乃聪明境界。正是阴魔作病。行人不达。以为妙悟。其祸非细。必须自觉。大抵此解。虽极其巧妙。要之必缘境而发。故非真实。若不急于刬除。神机何由廓彻。此上四种。并是生死之重病。随犯其一。功必唐捐。必须深自省察。而剪灭之。然后方可称宗门下真实用心者也。勉之。

  示浑朴禅人

  今之学道者多。而明道者少。岂道之果难明哉。弊在有所明故也。盖道体幽玄。不可以有心求。不可以无心会。不可以言语得。不可以寂默通。其要在于忘情泯见。则体自昭。然譬之太虚湛湛。岂有去来。忽雷电横生。则失其本有。必雷收电寂。始见湛湛之体也。禅人参究有年。不可谓全无所见。但见谛弗净。为障非少。直须扫空葛藤单单向。全无缝罅处。痛下死功。自然有一条活路。通天彻地去也。祖师云。不用求真。惟须息见。此乃古圣诚言。岂欺人哉。

  示无生禅人

  学道之士。先须虚静其心。盖心必虚静。然后可以玄会妙理。心若不虚。则如盛驴乳之瓶。又安能盛师子乳。心若不静。则如当风之烛。起浪之水。又安能鉴照万形。故学者先须息虑省缘。使心虚静。然后造道有基。德山云。汝但无心于事。无事于心。自然虚而灵。寂而妙是也。但不可安于虚静。悠悠荡荡。坐在无事甲里。必须有一念真实恳切之心。勤究力参。如救头然。然后迷关可破。大事可期。但人从无始劫来。习气深重。今日要与和根翻转。不是易事。必当具坚固志。常加䇿励。不计岁月。勉进其功。习之既久。自然宁一。岂可更别求方便哉。勉之。

  示法珍禅人

  予昔丙子之岁。开法温陵。见城中诸衲。多重福缘。崇净业于。少林门下事。少有留心者。及今庚寅之春。法珍禅人。访予于石鼓山头。则见其留心祖道。不入他家社火。亦可谓卓然有志。不囿于俗者也。但今世衰道微。禅风大坏。学者多祇重知解。习见闻。少有能以妙悟为期者。夫悟之一字。古人所重。即悟后尚当扫除。况全未悟者乎。盖以识心对境。一一分别。了了能知。虽似有禅可会。有道可学。然而丝毫才动。即便相违。所以世尊。喻为欲以萤火。烧须弥山。终无得理。石霜唤作朝生之子。非人王种。云居谓。其头头上了。物物上通。祇唤作了事人。终非尊贵。当知。尊贵一路自别。古人作如是言。岂欺我哉。昔僧问石霜。如何是头。霜曰。直须知有。后有僧问九峰。如何是头。峰曰。开眼不见晓。是知。开眼不见晓。方谓之真知有。岂识心对境。了了分别之事乎。然此知有。尚当扫除。到无有变易之地。方可谓之大休歇地。法珍立志。誓明祖道。岂可以路途茶饭自足乎。法珍勉之。

  示石岐上人

  净土法门。惟是一心。能净其心。则土无不净。所谓净心之法。但当将六字圣号。念念纯持。将许多闲思杂想。消归六字佛上。久之。闲思不生。杂想不发。则此一片洁白境界。便是生净土时也。更能猛加精进。踏破此洁白境界。则花开见佛。又岂更有别时哉。此之法门。最为径简。人多以好奇之心。自失殊利。所以。先佛苦口劝人。广在诸经。即后代祖师。若远公永明慈受中峰天如等。皆极力赞扬。非为妄语。祇如近日云栖大师。其把定题目。不肯少开别径。岂其智有不及哉。至于近日参禅者。半成外道。罪过弥天。有何益乎。盖参禅而不求妙悟。专图拂子以欺人。皆地狱业也。虽已得妙悟。尚当铲除见病。深加保养。方可少分相应。可容易乎。公当谛信斯法。守之不变。便是佛之肖子。不然。则虚弃一生也。勉之。

  示寒辉禅人

  近年以来。世运晦冥。而法运亦湮灭无存矣。以故诸方号为知识者。全无真实为人之心。祇图门庭热闹。由此不问可否。乱付匪人。渠虽付至一千二百。总是破灭道法。玷辱宗风而已。汝今既到鼓山门下。切莫思作这样勾当。祇宜守着古人之训。参一句无义味话。不管年月远近。直头做去。亦不必用意卜度他。亦不必去问人。但于自己疑情上。切上加切。亦不必愁我根器太钝太利。亦不必要取静避喧。但日用中。常常提起可也。若年久月深。未得开悟。切莫中道退还。自失大法。久久钻研。如水投石。自有穿日。盖此工夫。是将你无始无明。要你当下开交。不是易事。若欲求易。自有诸方在。朝入禅堂。暮得拂子者多矣。何必老僧乎。

  示梵珠禅人

  人心佛心。无二无别。但由悟迷之异。而凡圣分焉。人具有灵知。因何有迷。则以外为物蔽。内为情掩。所以先圣苦口叮咛。非有别说。祇要你明自心见自性而已。唐宋以来。诸祖教人。或用言说。或用棒喝交加。无非要你得个入处。或不得已。作死马医。教人看个话头。后来因此得入者甚众。此诚方便中之方便也。但看话头一着。须是具真实心。办坚久志。又不诱于外物。方有发明之日。若无真实之心。则此念先迷。何可求悟。若不办坚久之志。则乍作乍辍。如鸡抱子暖气不续。何由可得。若诱于外物。则杂念纷飞。方寸如猿猴燥急。何由得入。所以人人说参禅。百无一悟者。祇此三者之故也。汝今若能依我所教。蓦直行去。何有久参而不得力者乎。

  勉会侍者

  学道之士。先须奉戒清净。然后或参禅或念佛。各随其便。若参禅。则须日夜孜孜。惟以大事未明为急。看个话头。一心究穷。直到大休歇处。方为了当也。若有些毫未了。切不可自欺欺人。作假知识。若念佛。祇要六字。常常自提。一切世间之事。一刀两段。不复留恋。有此实心。勤修不歇。不患不生安养不成圣果也。勉之。

  示非镜侍者

  学道之士。莫要于见性。性无形迹。云何可见。祇要你息尽驰求。不为诸妄所惑而已。所以古人云。不用求真。惟须息见。可见。古人真实为人处也。后人见学者全无入头处。教他看公案。凡看公案者。切莫生别念。生别念。便是偷心。驴年也未有入处。所以但于公案上起疑情。念念不舍。如鸡抱卵。暖气相续。年久月深。自然透脱。但将悟未悟之际。若被邪境所转。则前工尽唐捐矣。慎之。

  示恒光上人

  人人具有本性。常自返照。则昭然现前。若逐外缘。则昏迷不醒矣。所以古人看个话头。便尔念归一处。不被外境所牵。久之。境忘缘泯。而本有之光。自然透露了也。若妄生卜度。便入错路。若要问人。亦增迷闷。所以看话头之法。只在念兹在兹疑情不散。大疑则大悟。小疑则小悟。不疑则不悟。此是决定之事。今人不肯看话头。只管三个五个商量。某话头是如何。某话头是如何。说得明白了。便谓大悟也。师家既无真正眼目。见他语言相似。便把冬瓜印子印之。谓之得人。师徒互相欺诳。所以今日宗风衰冷。而狐群狗队。到处称尊。以欺天下。其入地狱如箭射矣。上人要参禅。切不可落他家魔党里去也。勉之。

  示汉章禅人

  我法本无语。我语不是法。但知法无法。便是真实法。何以故。才涉语言。反成染污。须知解绝情忘一句。自然鉴地辉天。若祇在言句上。逐一揣摩。正如萤火欲烧须弥山。无有是处。今汝发心参究。但将一句无义味话。常常提撕。久之。自然云开日现。又何患虚空之不朗照哉。

  东警语

  为僧首要老实。接物必重慈悲。澹泊安心。乃毓德之要道。精勤炼行。实作圣之良规。愿往莲邦。切莫留情欲界。思明祖意。必须先断偷心。发言休可伤人。临事尤宜观理。惟宽必能得众。惟俭方可养廉。乱世当善藏身。退而守默。薄福何由免悔。静而寡营。要崇中正之标。宜亲益友。思消邪僻之习。莫狎匪人。恭以与人。何往弗利。傲而恃气。触途难安。大言必自招尤。小心终是寡过。轻毁戒律。必是无赖禅和。好说世荣。岂为高尚大德。见利必趋者忘义。有恩不顾者鲜仁。眼暗何可为人。终成误己。力小休思任重。必至伤生。圣贤之辙可遵。刍荛之言毋忽。

  西警语

  既入僧伦。宜遵佛制。莫随庸劣之侣。借润邪资。勿学狂妄之流。贪求放逸。立志定须仿古。检身切莫狥私。时阅古圣之书。无非宝训。确遵毗尼之轨。的是明师。恕字终身何行。孔言非谬。谦卦六爻皆吉。易教毋忘。莫妒他长。妒长则己终是短。莫护己短。护短则己终不长。言语轻浮。决非成器之士。步趋端谨。方是任道之资。禅风已颓。宜守固穷之节。世道久丧。休图盛化之名。好大喜功之人。少成多坏。寡廉鲜耻之辈。虽得何荣。宁可守己以随缘。岂得忘身而狥物。智者达观三世。念念知非。愚僧祇重目前。憧憧造恶。试思铁城之苦。宜省药石之言。

  永觉和尚广录卷第十

共收到 0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09月16日 08:12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