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言祖语 永觉和尚广录卷第六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9年09月11日 · 18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嗣法弟子 道霈 重编

  普说下

  兴福寺授戒普说。师拈香祝圣竟。僧问。六百年前行此令。今朝兴福又重新。祇如七省师僧一时云集。和尚将甚么利生。师云。空中书梵字。进云。忽遇个五戒不持。十善不修。无面目汉出来。和尚作么生相见。师云。三十棒趁出院。僧礼退。师乃云。兴福禅寺创来六百余年。并未有人举扬正法。今春各房合餐。屈老僧到此。四方逐臭寻馨千众云集。逼老僧升座说戒。若论诸佛金刚宝戒。不落根尘。无有名言。无有能受者。亦无所受者。如昔日百丈大师上堂云。灵光独耀。迥脱根尘。体露真常。不拘文字。心性无染。本自圆成。但离妄缘即如如佛。此语紧要。只在灵光独耀迥脱根尘二句。识得灵光独耀底。是之谓真受戒也。盘山大师上堂云。心月孤。圆光吞万象光。非照境境亦非存。光境俱亡复是何物。此语紧要。只在光境俱亡二句。识得复是何物。便识得灵光独露底了也。又有个张拙秀才因得法。石霜作偈云。光明寂照遍河沙。凡圣含灵共一家。一念不生全体现。六根才动被云遮。此偈八句不必尽举。其紧要。只在一念不生全体现一句。正是百丈盘山二师注脚也。然得此戒者。古人亦大有样子。如秦望山鸟窠禅师有个会通侍者。多年不与说法。一日辞去。窠问。何往。者云。诸方学佛法去。窠云。若是佛法老僧这里。也有些子者。便问。如何是和尚佛法。窠拈起布毛吹之。者便大悟。鸟窠可谓善说戒者。会通可谓善受戒者。如此受戒。还有根尘可染么。还有文字可拘么。还有光境可亡么。是之谓诸佛金刚宝戒。得之则立地成佛者也。然渠接引白侍郎处。却似话分两橛。诸人不可不仔细。白侍郎曾问。如何是佛法大意。窠曰。诸恶莫作。众善奉行。白云。这个三岁孩儿也道得。窠曰。三岁孩儿虽道得。八十老人行不得。看渠拈布毛处。如在万仞峰头。翘足而立。看渠答白侍郎处。却似拖泥带水。就地打辊。然须知渠万仞峰头事。然后知渠拖泥带水处。滴滴归元。知渠拖泥带水处。然后知渠万仞峰头事。函盖无尽。诸人还会也未。如其会得。老僧已说戒了。诸人已受戒了。如或未会。老僧传得个本子。一一与诸人宣说。向下文长付在来日。

  腊八普说。今日堂中诸兄弟。请老僧为四来大众普说。老僧见闻既寡。舌根又钝。不能大有发扬。且据古佛诚言。先德明训。为诸人打葛藤去。大道无涯。贯满十方。个个圆成。无不具足。先佛依此义故。故说有情无情。俱有佛性。亦说有情无情。本来成佛。大道无形。体本寂灭。弥满清净。中不容他。先佛依此义故。故说十界圣凡。一切依正。一切因果。悉皆空寂。大道至一。无有变异。在染在净。性相不动。先佛依此义故。故说生死即涅槃。烦恼即菩提。贪嗔痴即戒定慧。凡此三义。皆约理体本寂也。众生无始以来无明。妄起现有心相。心相既形。妄境斯现。妄境既现。始分好丑。好丑既呈。始有憎爱。憎爱既生。乃有去取。既有去取。乃有善恶。既有善恶。乃有因果。由是而四生九有。三界六道。无不炽然建立。此则约事相不无也。众生既沉生死大海之中。头出头没。无有出期。诸佛愍之。为说出苦之要。还源之术。说天人法。出三途之苦。说二乘法。出天人之苦。说大乘法。出二乘之苦。说一乘法。出三乘之苦。在天台则判之。为四教。在贤首则判之。为五教。要而言之。总不出破人法二执。显人法二空。以证真如实相之体而已。此则因事相不无。还理体本寂也。后佛因大梵天王所献金色钵罗华。拈出示众。时百万人天。悉皆罔措。惟有金色头陀。破颜微笑。佛乃曰。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付与摩诃迦叶。因此历代相传。以至达磨大师。西来此土。不涉名言。不立修证。惟直指人心。见性成佛而已。夫心本无形。云何可指。性本无相。云何可见。佛本现成。云何复成。其意祇是因众生妄起诸见。迷却本心。故渡海西来。息其妄见。使还得本心。此如太空之中。妄生闪电电光。既息则空体湛然。始知前非有失。今非有得。特因妄见起灭。似有得失。所以三祖信心铭云。不用求真。惟须息见。何谓息见。有见无见。亦有亦无见。非有非无见。乃至佛见法见。道见禅见。毗卢师法身主见。向上关棙涅槃后心见。一有诸见。悉是天魔眷属。外道种性。一息诸见。即是如来真子。祖师命脉。故息见二字。实还源之要旨也。既悟本心。尚须保任。盖为无始劫来。习气深重。未能顿除故。保任之功。不可或疏。然所谓保任者。非假造作。有为之法不过。尝惺惺地不为凡心所杂而已。昔天皇悟嘱龙潭信曰。任性逍遥。随缘放旷。但尽凡心。别无圣解。任性逍遥。随缘放旷二句。切莫错认将纵恣放逸。无所忌惮当之。须知所谓逍遥放旷者。乃是于一切妄境。超然不着。如鸟飞空。而毫无所牵系。如龙出海。而毫无所障碍者也。若闻声为声所牵。见色为色所牵。见财为财所碍。见势为势所碍。则缚着拘滞甚矣。岂曰放旷逍遥哉。凡若此者。皆为未尽凡心之故也。凡心者何。一有是非之心。凡心也。一有取舍之念。凡心也。一有净秽之见。凡心也。一有圣凡之别。凡心也。一有迷悟之分。凡心也。若能尽却凡心。所谓海为龙世界。空是鹤家乡。有何不逍遥。不放旷哉。近日有等狂妄之辈。徒执理体本寂。不知事相不无。便成断空之见。动辄谓。我等本来是佛。识得便了。无功可用。本无迷悟。何用参禅。本无持犯。何用戒律。因果罪福一切灭裂。至于贪名夺利。有如狂狗。恃气起争。不啻猛虎。丧尽人心。无所不至。是说佛法。则一切俱空见。世法则一切俱实。盖彼道本来是佛。无功可用。你看虾蟆蚯蚓。渠亦本来是佛。比之毗卢遮那。何有增减。怎奈这虾蟆蚯蚓之身。未能脱得。彼道。识得便了。无功可用。如今诸人。削发为僧。住居僧房。或一睡去。梦在俗家。经营俗事。夫一梦之中。便能变僧为俗。变僧房为俗舍。毫不觉知。你知道之见。恐不及知自己为僧之真。你生死关头。恐不止一梦之迷。而今颠倒错乱。既已如此。又岂可恃此虚妄见解。抵敌生死乎。此等乃波旬之流。窃入袈裟之下。破灭佛法者也。诸人当视之如毒蛇。远之如火坑。切莫亲近。今日诸人。既已圆顶方服。入三宝数。又能拥毳入丛林。以参究大道为务。便是超凡入圣之时。便是除疑祛惑之时。可谓。希有殊胜。一切人中。所不易得者。各宜勤修正法。实心参究。举步必法先踪。毋自堕于邪党。若堕邪党。入地狱如箭射。古云。地狱苦未是苦。袈裟下失却人身。是为最苦。可不惧哉。珍重。

  大司空汉奉郑公。恤部苏门黄公。仪部联岳朱公。及诸缙绅。为祝厘于建州净慈禅院。修大悲忏法。圆日请普说。师升座。拈香祝圣竟。敛衣就坐。僧问。如何是大悲心。师曰。青空。朗日无私照。进云。恁么则个个沾恩去也。师曰。你拟逃向甚么处。进云。覆盆之下又何如。师曰。也是闭目作夜。问。大悲菩萨用许多手眼作么。师曰。也祇是一片大悲心。士礼拜。师乃云。山僧仰蒙圣恩。远承众请。冒登此座。阐扬大悲之心。夫此大悲心者。乃凡圣之同体。亦祸福之同源。天得之而清。地得之而宁。尧舜得之。而垂拱无为。汤武得之。而易暴施仁。失之则天地易位。雨旸不时。饥馑疾疫兵戈之祸。无不毕至。此理之必然者。故上自君王。下至黎庶。无有一人一刻可无此大悲心。此大悲心。如乾元之资生。春风之吹万。不以有为而发。不以勉强而生。又不得分于他岐。若分于声色。则大悲之心丧矣。若分于资利。则大悲之心丧矣。若分于忿怒。则大悲之心丧矣。若分于残忍。则大悲之心丧矣。大悲之心既丧。岂可以语言之敷扬。仪文之粉饰。而曰吾能大悲哉。今圣主当阳。大弘慈悲之化。山僧因风举火。广为四众宣说。诸人若能常怀此心。无有间断。即是观音大士。现无量神变。放无量光明。覆护众生了也。自然天步常亨。皇威远震。万邦纳款。四海同文。又何待致香火之敬。效祝诵之劳耶。此事且止。老僧今日恁么说话。也祇是旧时习气。佛法不曾动着。到此忍俊不禁。不免逗漏一场。如何是佛。善见塔头开口笑。如何是法。放生潭上水东流。如何是僧。大悲堂与丹青阁斗额。说个甚么。诸人若能识得此三语。则诸佛诸祖所说底。更无有余。如若未会。老僧更有个直捷指出一句。汝等诸人。好自参取。拈拄杖。卓一卓。下座。

  茶话

  除夕茶话。老僧被业风吹到鼓山。不觉已满一年。未曾有一句佛法。与诸人结缘。今当除夕。监院再三启请。祇得于茶筵中。与诸昆仲。说几句淡话。此茶老僧二十年前。从寿昌采得。如法熏焙。如法珍藏。今夜窄路相逢。不免烹出供养大众去也。击拂子一下云。诸人若能于此领略。则世尊四十九年。说黄道白。诸祖千七百则。指东话西。尽皆透过。无有其余。如或未然。老僧再引旧葛藤。与诸人商量看。昔赵州见僧来。便问。曾到否。僧云。曾到。州云。吃茶去。或云。不曾到。州亦云。吃茶去。今问诸人。若见赵州时。毕竟作么生祗对他。莫是云和尚也不消得么。莫是云谢和尚指示么。莫是便下一喝么。莫是掩耳出去么。今时学人伎俩。不过如此。要见赵州也大难。诸人且道。谛当一句作么生。咦。夜静水寒鱼不食。满船空载月明归。夜寒。珍重。

  元夕茶话。风吹玉屑下瑶穹。顿使千峰失翠容。个中别有通明处。却在寒岩冻雨中。

  岁夜茶话。大众。岁功已毕。岁运已周。全在今夜折合去。今夜已前。冰坚雪老。万机?削。灭也而实未尝灭。今夜已后。桃红柳绿。万物咸新。生也而实未尝生。至于今夜。大众且道。生即是。灭即是。生灭且置。祇如生灭不相干一句。作么生道。良久云。白云影里无声谷。半夜乌鸡带日飞。

  茶话。诸兄弟。明日初八。乃世尊成道之期。今夜设茶。送诸人入堂去。切宜把住虚空。做这一回。莫轻自退屈。须知我等与世尊。无二无别。金刚经云。是法平等。无有高下。以何为验。拈起数珠云。大众见么。你也恁么见。我也恁么见。释迦老人也恁么见。喝一喝云。大众闻么。你也恁么闻。我也恁么闻。释迦老人也恁么闻。人人同此见闻。则人人合具有不思议事。喝一喝而大地震动。按一指而海浪沸腾。掴一棒而须弥粉碎。唾一唾而劫火顿消。如是威神。如是力用。人人具足。本无欠少。因甚世尊夜睹明星。豁然大悟。成无上尊。而我等都祇在暗地里萨婆诃。果是何故。击案作声曰。祇为分明极。翻成所得迟。

  受戒毕茶话。今日受戒已毕。湛渊上人设茶。山僧将无作有。酬些茶钱去。大抵受戒与付戒者。今日多成个套子问着。各各云能持能持。不知能持二字。有多少难在。岂可容易。诸人既逢此会。当生庆幸勉力受持。不可放逸。如高沙弥云。长安虽闹。我国晏然。则戒之一字。不须提起。如其未能。且莫虚头。所谓戒者。虽有五戒十戒。大乘小乘之不同。约而言之。不过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而已。盖吾心本净。而习染弗净。故说戒以防之。总以完吾心之本净也。今夜重将五戒十戒。二百五十戒。十重四十八轻戒。作一坛说去好么。以拳击案一声曰。岂不是五戒。复击一声曰。岂不是十戒。复击一声曰。岂不是二百五十戒。复击一声曰。岂不是十重四十八轻戒。复竖拳云。是甚么。喝一喝。

  茶话。今年正月又二十。茶果从来不易吃。惟有狸奴精古怪。跳出虚空头上立。等闲拈起一芥子。打倒铁围如破壁。摇头不信少林宗。达磨是甚破驴脊。三世诸佛不知有。破庙判官手无笔。有时受尽世人亏。镬汤炉炭都甘入。有时瞒尽世间人。释迦弥勒俱不识。且道。他有何所得。得如是去就。咦。糊饼讨甚么汁。

  茶话。世间万法。不出心境两种。心非有心。因境而生。境非有境。因心而得。一不独成。二不单立。可知。全为虚妄。若向这虚妄动静里拟议。正如向龟毛兔角里觅影迹。有何可得。昨日有僧入方丈。却问。心境俱亡。复是何物。山僧只向他举起个扇子云。是甚么。若向这里作境会。未免白云万里。作心会。亦未免白云万里。作非心非境会。亦未免白云万里。毕竟作么生会。喝一喝。

  荼话。十寸为尺。十尺为丈。佛大泥多。船高水涨。个个倜傥分明。目机铢两。忽有人问。袒膞和尚。今年有几多岁。还道得么。如道不得。紫云堂里。也有朽床破席。

  荼话。参者须教着实参。休管前三与后三。遍界揣摩寻不着。卖却疏山破布单。手握宝珠行乞去。一朝笑破始知惭。不须枉走三千里。藤枯树倒得心安。

  兴化菩提庵茶话。荷锡向南来。佛法无可说。朔风吹冻耳。衣衾冷如铁。达祖西来意。亲切更亲切。再若问如何。红炉寻片雪。

  惠安青藜馆茶话。大慧昔日来惠安。小溪挝动喧天鼓。山僧今日来惠安。青藜馆内香云紫。昔日今朝事不同。仔细看来争几许。承君命我说茶话。好似逼起石人舞。不说赵州无。不说云门普。从前络索都刊下。斩新条令今朝举。鳖鼻咬杀毒蛇。大虫吞却猛虎。诸人还会么。良久云。且喜满座颜回。山僧不劳重举。

  大道岩茶话。临济喝收归后架。德山棒抛向前坑。不用从前残羹馊饭。即今大道岩头一句。作么生道。只把一根无孔笛。夜深吹出碧岩头。

  除夕茶话。且喜岁华今结局。那堪叶落又抽枝。韩愈有文徒送鬼。贾岛无肴可祭诗。至于衲僧分上事。又作么生。北禅分岁大家知。大家知。吃了莫言滋味恶。木人夜半捉乌鸡。

  上海居士。请茶话。三春已去。九夏方临。黄莺声渐老。紫燕语方娇。岸柳垂烟重。园竹长新枝。四者分疆列界。各弄风光。明明祖师意。明明古佛心。从这里会去。不道全无。但到真寂门下。未免万里崖州。祇如南山白额咬杀东海鲤鱼。陕府铁牛吞却嘉州大象。又作么生会。咦。山僧今夜。不合向钵盂上安柄。三十棒自吃去也。珍重。

  唐居士设浴。请茶话。今日唐居士。为众僧设浴。诸人各各随例浴讫。毕竟作么生还得浴钱去。昔有䟦陀婆罗。同十六开士随例入浴。忽悟水因。得无所有。诸人且道。渠悟个甚么。莫是悟水无性么。莫是悟诸尘本空。体亦常寂么。莫是悟无能触。亦无所触。中间触相。直如龟毛兔角么。恁么说得倜傥分明。许渠作得个座主。然说食岂能饱人。画饼不可充饥。若是亲到无所得处。如来禅许渠会。祖师禅未梦见在。若到真寂门下。未免朝打三千。暮打八百。不见古人云。头头上明。物物上通。犹是借句。又云。山河大地。明暗色空。一捻粉碎。犹是半句。既是借句。如何得不借句。既是半句。如何得满句。若要酬还唐居士浴钱。恐浴堂里灯笼笑破嘴去也。诸人还知么。鹘臭汗衫都脱下。赤条条地见当人。未明狮子翻身法。依旧山高水更深。

  诞日茶话。真寂生来无一窍。千圣机关俱不要。三玄抛在桑田东。五位将来埋屎窖。门庭堂奥尽掀翻。惊倒象王撒驴尿。赤手空拳要杀人。迦叶逢之不敢笑。此是老僧六十年后事。祇如六十年前事。又作么生。良久云。这里无你诸人开口处。且听老僧一偈。石牛兀兀不知秋。到处云山信步游。两岸烟光全不隔。古今风月一时收。咄。

  邹居士设浴。请茶话。今日邹居士。为众僧设浴。诸人已各向香水海中。一丝不挂。脱体风流。通身作用。放大光明了也。今夜又要邀老僧到此。更有何事。只为个末后句未曾道得。作么生是末后一句。吃茶后无事归堂好。

  除夕茶话。老僧居苕溪。寻常未曾鼓两片皮。与诸人葛藤。今当岁除之夕。俗例分岁。适逢荒歉。常住淡泊。也无云门饼。也无赵州茶。也无金牛饭。也无北禅牛。但烹苕溪一滴水。普供养大众。这一滴水。斟一任斟。酌一任酌。取之不禁。用之不竭。且道。是甚么滋味。有道得者么。试出众道看。良久云。如道不得。老僧为诸人傍通去。切忌有口者吞。只许无舌者尝。时寒久立。珍重。

  茶话。近日学人。见十二分教。则呵为拭疮疣纸。见五宗言句棒喝。则奉为镇海明珠。不知这个不在十二分教上。亦不在五宗言句棒喝上。若只向言句棒喝之下钻研。求通宗师血脉。则全成邪见。聚八闽之铁。不能铸成这一错也。所以古人道。门里出身易。身里出门难。诸人切莫倚门靠户说禅也。

  茶话。秋风至时秋叶黄。游子未归心惨伤。旧日田园虽未失。怎奈云山隔渺茫。诸仁者。因甚隔渺茫。挟䇿博奕游。异趣均亡羊。但能俱放下。管取到家乡。

  永觉和尚广录卷第六

共收到 0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09月11日 08:30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