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眼藏 古尊宿语录 第三十八卷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9年09月11日 · 18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襄州洞山第二代(守)初禅师语录师上堂云:“楚山北面。汉水南江。击法鼓而会禅徒。举宗风而明祖道。若以扬眉瞬目竖拳竖指謦口咳嗽。是厨中拭钵帛。‘道什么,会也无’,也是衲僧破草鞋。‘者瞎汉,者漆桶’,是个弄精魂鬼。‘总与么,总不与么’,是东司头厕筹子。以此称提従上来事。尽是邪魔所作。谤大乘灭胡种。与你天地悬殊。且道衲僧据什么道理。出来对众道看。折脚镗子各出一只手。贵得宗乘不断。亦表丛林有人。有么?若无。洞山不惜眉毛。打葛藤去也。葛藤之事只在目前。万象森罗乾坤大地。百千诸佛日月星辰。地狱三途。起心动念。每日经历。皆是诸德自已。何不向这里体当寻觅看。蓦然觑得倜傥分明。不虚行脚也。自得个安乐田地。洞山此语且作死马医。若据明眼衲僧。将草鞋蓦口{祝土}。还怪得他也无。怪即不怪。你道凭个什么?捉得将来。脚跟下推寻。毫末参差。折你脚。莫粗心好。”便下座。   上堂:“良久。有僧问:“列祖升堂人天坚请。不昧宗乘乞师指示。”师云:“头鬅鬙耳卓朔。”僧云:“一句流通人天耸耳。”师云:“墨蝠衫日里晒。”进云:“师唱谁家曲。宗风嗣阿谁?”师云:“重言不当吃。”问:“赤水求珠犹是人间之宝。和云唱出犹非格外之谈。未审今日将何示人?”师云:“夜闻祭鬼鼓。朝听上滩歌。”问:“言超象表青霄外。出语幽玄事若何?”师云:“岸上行人声有韵。船中渔父和不齐。”云:“幽玄事若何?”师云:“钩长线短。”问:“従上来事。未有人当头道得。请师当头道。”师云:“八十翁翁不拄杖。”问:“闻师引出潭中意。直透青霄事若何?”师云:“甲已之年丙作首。”云:“今日事若何?”师云:“大好雪晴。”   问:“如何是佛。师云:“麻三斤。”问:“海竭人亡时如何?”师云:“大难得。”云:“便与么去时如何?”师云:“云在青天水在瓶。”   问:“道本无言如何理论?”师云:“十里鼓。”  问:“如何是古佛心?”师云:“巢知风穴知雨。”   问:“牛头未见四祖时如何?”师云:“木栗木拄杖。”云:“见后如何?”师云:“窦八布衫。”   问:“佛法两字即不问,如何是従上来事?”师云:“眼里瞳人吹木笛。”   问:“百尺竿头须进步。如何是进底步?”师云:“炎里放木鹅。”  问:“如何是诸佛出身处?”师云:“寒山不语拾得笑。”   问:“才生便死时如何?”师云:“锺馗解舞十八拍。”   问:“如何是正法眼?”师云:“纸菜无油。”   问:“智不落千差。请师通不犯。”师云:“蒸饼息饧。”   问:“心未生时。法在什么处?”师云:“池中荷叶动。决定有鱼行。”   问:“不当之言请师不发。”师云:“水流雾下。”云:“诚如是言。”师云:“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云:“与么则因地而倒因地而起。”师云:“不当之言不发。”   问:“佛及涅槃并为增语。理既如此。事又作么生?”师云:“释迦老子诚实之言。”   问:“如何是禅不禅?”师云:“猢狲摘仙果。”   问:“诸上善人皆说不二法门。居士默然意旨如何?”师云:“无目不画眉。”   问:“如何是学人入理之门?”师云:“阳乌啼时西岭上。”   问:“如何是学人本源?”师云:“山高云峻。”   问:“心非意想道绝功勋。如何是心?”师云:“燕子不入楚。”云:“如何是道?”师云:“还我话头来。”   问:“幻与非幻。未是学人极则处。如何是入理之谈?”师云:“八十翁翁牙不动。”  问:“见境不动时如何?”师云:“眉长三尺二。”云:“如何是见境不动底事?”师云:“鼻孔占却三亩地。”   师乃云:“明机自昧息虑迷源。万法同尘语默难显。不是情中法。莫生种种心。离此章句别有商量。且道离却作么生商量。还有委悉者么?明明地拣破。明明地显示。明明地举唱。明明地歌咏。更无囊藏被葢。纯说乾爆爆地禅。若是灵利禅僧。才闻举着。便合眼卓朔地。知个落处。岂不是自家具眼。其柰罕遇奇人。葢缘洞山这里。言无味食无味法无味。无味之句塞断人口。兄弟到这里难为凑泊。若向这里觑得分明。天下尊宿。到与不到。彻与不彻。总被你验破。何故。葢智有邪正。道有虚伪。多只与么心机意识。认得门前屋后底。学得路布葛藤。一堆一担蕴在胸襟。道我会禅会道。还梦见禅道也未。唤作打底。不遇作家。到老只成愲懂。待到明朝后日。蓦衷地踏着正脉。省前所行履处。方始羞见本命元辰。”下座。   上堂。时有僧问:“师登文殊座。请师唱道情。”师云:“天晴开水路。无事设曹司。”僧云:“谢师指示。”师云:“卖鞋老婆着只履。”   问:“隘路不通风。如何通得信?”师云:“翻着蝠衫戴席帽。”   问:“如何是道?”师云:“啄。”云:“如何是道中人?”师云:“失啄。”   问:“平常心是道。如何是平常心?”师云:“路不拾遗。”   问:“和尚百年后。向什么处去?”师云:“従上孔丘甲乙已。”云:“此意如何?”师云:“不会即问人。”   问:“如何是和尚扑不破底句?”师云:“亲。”   问:“劫火洞然大千俱坏。未审这个坏不坏?”师云:“天降蒲薄纸。方圆一尺余。”   问:“大通彻底人。作何语话。即得不伤物义?”师云:“道士登醮坛。”   问:“澄而不清混而不浊时如何?”师云:“额裂幞头。”   问:“万法归一一归何所?”师竖两指。云:“如何得归一去?”师云:“学语之流。”   问:“如何是清净法身?”师云:“乌龟不入水。陆地弄尘行。”   问:“如何是洞山圆镜?”师云:“人将语试。水将杖试。”   问:“不向心头安了义。如何达得祖师言?”师云:“六脚蜘蛛上板床。”   问:“动转无私如何施设?”师云:“拶。”   问:“根本智中如何趣向?”师云:“把火照鱼行。”   问:“如何是正法眼?”师云:“郭郎鼻孔。”云:“还鉴照也无?”师云:“纤毫总见。”   问:“言不投机。请师提撕。”师云:“六七对夜月。”  问:“言无朕迹。如何理论?”师云:“钟馗不读书。”   问:“三界唯心万法唯识。识即不问,如何是心?”师云:“泥里虾蟆云里走。旱地蛇师水底行。”   问:“如何是透法身句?”师云:“两个布针三个眼。”  问:“如何是出家?”师云:“剃头不持钵。”   师乃云:“举唱宗乘阐扬大教。须得法眼精明。方能鉴辩缁素。切缘真要一源水乳同器。到此难分。洞山寻常。以心中眼。观身外相。观之又观。乃辩真伪。若不如是。何名善知识者。夫善知识者。驱耕夫之牛。夺饥人之食。方名善知识。即今天下那个是真善知识。诸德参得几个善知识来也。不是等闲。直须参教彻。觑教透。千圣莫能证明。方显大丈夫儿。不见释迦老子。明星出时豁然大悟。与大地众生同时成佛。无前后际。岂不畅哉。虽然如是。若遇明眼衲僧。也好擗脊棒。”便下座。   问:“法不孤起仗境方生。向上一路请师便道。”师云:“听事不真唤钟作瓮。”   问:“如何是道?”师云:“竹竿头上礼西方。”   问:“如何是洞山水?”师云:“云里雹子。”云:“饮者如何?”师云:“大小。”  问:“朕兆未生。以何为证?”师云:“乌龟背上纹。”  问:“金鳞不点额时如何?”师云:“左眼半斤右眼八两。”  问:“如何是免生死底人?”师云:“措大席帽。”  问:“绝功勋处。如何趣向?”师云:“蚁子不食铁。”   问:“如何是摩尼珠?”师云:“手携针筒腰悬药袋。”   问:“如何是大通彻人?”师云:“汉高大王。”   问:“文殊普贤来参师时何如?”师云:“趁向水牯牛栏里着。”云:“与么则和尚入地狱如箭射。”师云:“全凭子力。”   问:“乾坤休驻意。宇宙不留心时如何?”师云:“岘山亭起雾。滩峻不留船。”   问:“佛法无形。従何建立?”师云:“神前木虎子。”   问:“诸方尽落嗔模。请师出窍道?”师云:“十八女儿不系裙。”云:“与么则平地起骨堆。”师云:“自领出去。”   问:“奔流渡刃疾焰过风时如何?”师云:“平常心是道。”  上堂云:“言无展事语不投机。承言者丧滞句者迷。还得么?你衲僧分上事。到者里须具择法眼始得。只如洞山与么道。也有一场过。且道过在什么处?”  僧问:“如何是透法身句?”师云:“土星犯牛宿。”   问:“亡言事不到。开口理相乖。未审如何即是?”师云:“释迦老子头白。”   问:“如何是衲僧本分事?”师云:“云裹楚山头。决定多风雨。”   问:“承教有言。如人含一口水自不能言。万法不出于心。各各皆住本位。当与么时请师接?”师云:“六只骰子不成双。”云:“毕竟如何?”师云:“插标嫌水浅。”   问:“石门迁化向什么处去?”师云:“麝香不合药。”   问:“学人未达本源时如何?”师云:“脚底毛生。”   问:“远远投师时如何?”师云:“争怪得老僧。”云:“终不敢造次。”师云:“恰似不斋来。”   问:“如何是头头物物尽底句?”师云:“三岁孩儿入戏场。”   问:“路逢达磨时如何?”师云:“鼻孔大小。”   问:“四海无浪月轮孤时如何?”师云:“眼里须眉长二尺。”   问:“不落心机意识。乞师一句。”师云:“楚山入汉水。”云:“未会请师更道。”师云:“湖南子。”   问:“不惜时机用。如何话祖宗?”师云:“三个胡桃两块蓐。”   问:“如何是洞山剑?”师云:“金州客。”云:“用者如何?”师云:“伏惟尚飨。”   问:“离却心机意识。请师道一句?”师云:“道士着黄瓮里坐。”  问:“如何是不动底心?”师云:“赐紫金鱼袋。”   问:“生死海中以何为津梁?”师云:“年尽不烧钱。”   问:“祖师西来唯传一心。诸方为什么各说异端?”师云:“贪观白浪失却手挠。”  问:“龙庭金口问,如何对玉机?”师云:“海底红尘起。石里瑞花生。”   问:“智隔千重锁。如何擘得开?”师云:“波斯不戴帽。”   问:“三乘十二分教即不问,祖师西来意请师直指?”师云:“小儿不着鞋。”  问:“如何是和尚临机为人一句?”师云:“官差不自由。”云:“么则得一失一也。”师云:“自知较多少。”   问:“大用现前时如何?”师云:“天不长恶。”  问:“文殊问维摩。以何为入不二法门。维摩默然。未审意旨如何?”师云:“六只骰子一时赤。”   问:“如何是当处常湛然?”师云:“净手装香。”云:“如何是觅即知君不可见。”师云:“触手拈经。”   问:“如何是竺土大仙心?”师云:“草鞋不入市。”   问:“铁石之心如何去得?”师云:“张良下殿走。”   问:“如何是入不二法门?”师云:“眉长三尺二。”  上堂云:“语中有语名为死句。语中无语名为活句。诸禅德。作么生是活句?到者里实难得人。若也不动一尘。不拨一境见事便道答话。长老下脚不得。东西南北莫知多少。要得去离泥水。活人眼目。举唱宗风激扬大事。不道全无。其柰还少即缘。未达其源。落在第八魔境界中。识得个不名不物。无是无非。头头物物无不具足。道我得安乐田地。更不求余。凡有扣击问难。即敲床竖拂。更不惜便施说。便行便用。向恶水坑里头出头。没弄个无尾猢狲。到腊月三十日。鼓也打破猢狲又走。却了手忙脚乱一无所成。悔将何及。你若是个衲僧。乍可冻杀饿杀。终不着你鹘臭布衫。”便下座。   问:“不犯一切请师提纲?”师云:“哑子得梦。”   问:“如何履践。即得无悛讹?”师云:“见之不取思之千里。”   问:“劫火洞然。大千俱坏。未审什么人为主?”师云:“陈平不举令。”   问:“如何是和尚擘不破底句?”师云:“孙膑不入市。”  问:“如何是真出家?”师云:“剃除须发。”云:“只者莫便是也无?”师云:“因什么五戒不持?”   问:“言无展事意旨如何?”师云:“汉江不渡船。”   问:“不落是非请师道?”师云:“责。”云:“慈悲何在?”师云:“苦口是良药。”   问:“如何是禅?”师云:“熊耳山下。”   问:“如何是无缝塔?”师云:“十字路头石师子。”   问:“实际本无。凭何建立?”师云:“新丰老人八十八。”  问:“真源无朕兆。如何话祖宗?”师云:“起席不谢坐。”   问:“如何是清净法身?”师云:“渤土里雀儿。”   问:“如何是佛法大意?”师云:“三日风五日雨。”   问:“如何是露地白牛?”师云:“针衷不入。”云:“饮薪何物?”师云:“一任东西。”   问:“如何是通身一句?”师云:“月似弯弓少雨多风。”   问:“万缘俱息时如何?”师云:“瓮里石人卖枣团。”   问:“如何是道?”师云:“头不梳面不洗。”   问:“牛头未见四祖时如何?”师云:“三山帽子大袖布衫。”云:“见后如何?”师云:“市食斋僧。”  问:“一言道尽时如何?”师云:“吉凶不上卦。”   问:“月不当户时如何?”师云:“矮子骑马。”   问:“如何是真空妙用?”师云:“契书铁券权为用。妙句无私也是闲。”   问:“绝点无晨时如何?”师云:“尖斗量不尽。”   问:“如何是学人佛性?”师云:“来日二十七。”  问:“如何是衲僧本分事?”师云:“骆驼渡汉江。”   问:“如何是亲切一句?”师云:“达磨无当门齿。”   上堂:“学须实学。见须实见。若未谛见。当须克已。参寻博问先达。稍是不得。且向洞山处讨个入路。一切尘刹一切境界。一切佛界一切众生界。尽十方界一切物类。一时拈来手内。在眼睛里。亦无来往等相。不碍见闻觉知。举起一足乾坤一时震动。行着一步海水。尽皆波涛涌沸。提起一足须弥山百杂碎。唾一唾虚空扑落地。诸德每日受用。还自知也无。洞山不获已且作死马医。对上机兄弟面前。浑成一场笑具。向他上机人前。说个什么即得。挨一挨拶一拶喝一喝棒一棒得么?指天指地五言七字得么?好风好雨得么?如斯举唱。遍大地搅不转。把扫帚扫作一堆将火烧。把篾缚掉放江里。従他流下去。且作么生去也。珍重。”   问:“如何是洞山境?”师云:“村里人油葫芦。”   问:“身手作罪横罗口舌时如何?”师云:“看锢鏴着生铁。”云:“知过后如何?”师云:“望烟寻食地。错入扯皮家。”   问:“将何指示。令学人得透金尘?”师云:“天子马蹄鸣。”  问:“心若无事万法不生时如何?”师云:“风铃有韵真堪听。听得犹来曲不成。”云:“正当与么时。文殊普贤在什么处?”师云:“长者八十一。其树不生耳。”云:“意旨如何?”师云:“一不成二不是。”  问:“如何是学人本来眼?”师云:“旋风不左转。”   问:“维摩掌擎四世界。未审维摩身在什么处?”师云:“在庠黎后底。”云:“为什么在学人后底?”师云:“还我话头来。”   问:“法无羁锁。为什么趣入却难?”师云:“波斯读梵书。”   问:“便与么去犹涉程途。省力处乞师一言。”师云:“腰带不着相。”   问:“如何是大道之源?”师云:“天宽地窄。”   问:“一切诸佛及诸佛法従此经出。未审此经従什么处出?”师云:“一字不着点。”云:“如何是一字不着点?”师云:“碧眼胡僧笑点头。”   问:“如何是离却生死底句?”师云:“扫地添瓶。”   问:“长蛇偃月即不问,疋马单衬事如何?”师云:“线大鼻孔小。”   问:“口欲谈而词丧。心欲缘而虑忘。犹是生死边事。如何是向上事?”师云:“阿难不持梵夹。”  问:“但得本莫愁末。如何是本?”师云:“手纤脚大。”云:“如何是末?”师云:“量不着。”   上堂云:“洞山者里。寻常方丈内不似诸方。一个上来一个下去。啾啾唧唧地衷私说底。禅道佛法。尽是向你兄弟面前。满口说满口道。满口拈提满口殂拣。无你左遮右掩处。一时和底翻出。诸德作么生委悉。汝试对众道看。譬如太末虫处处泊得。不能泊于火焰之上。被他诸方老秃甜唇美舌说作配当。道这个是禅。这个是道。这个是菩提涅槃。者个是真如解脱。被丈二钉八尺楔。楔在眼里。不知不觉。乍到洞山这里。不知是何说话。会得么?直饶会得。真如涅槃菩提解脱。毫末无差也。被条绳子于脚跟下系却。不得出离。若是灵利衲僧。一咬咬断。作个脱挤衲僧。岂不快哉。若三咬两咬不断。准前打入愲忄台社里。有什么出头时。洞山事不获已。傍地里为你着力。珍重。”   问:“如何是和尚接人一句?”师云:“鸡啼不着时。邻人半夜行。”云:“如何领会?”师云:“一任东西。”   问:“只与么便请益时如何?”师云:“千斤秤不住。”云:“鸟道不存也。”师云:“错数定盘星。”   问:“说者听者二俱如幻。无说无听时如何?”师云:“马趁不上。”云:“么则信受奉行?”师云:“还我话头来。”   问:“如何理论即得不昧师宗?”师云:“天地玄黄。”   问:“不变不动是何境界?”师云:“腊月三十日。”   问:“如何是一真境界?”师云:“衲僧破草鞋。”   问:“离却有无。请师端的。”师云:“三脚铛子无耳桗。”   问:“两处俱亡时如何?”师云:“把针失却线。”  问:“不历古今句。请师运普音。”师云:“措大骑驴。”云:“与么则学人侧聆也。”师云:“手提巾子。”   问:“即今心即不问,如何是本来心?”师云:“腰长脚短。”   问:“不动智源。如何接物?”师云:“大悲菩萨无手眼。”   问:“面前三事变。背后万般形如何?”师云:“那吒不识父。”云:“如何是那吒不识父?”师云:“眼里瞳人筑气球。”   问:“匝地普天即不问,应机不失事若何。”师云:“三白大众。”   问:“如何是正法眼?”师云:“六祖爱吃和罗饭。”   问:“未曾开口道。十方佛已知时如何?”师云:“不来诸比丘。说欲及清净。”   问:“生死事大。请师相救?”师云:“三家村人失却火。”   问:“承古有言。刹说众生说。三世一时说。即不无。未审为什么人说?”师云:“三头两面者。”云:“为即不无。还当也无?”师云:“虾跳不出斗。”   问:“如何是不従师边得底事?”师云:“夜观乾象。”   问:“释迦以何为师。即得无上菩提?”师云:“三千条罪莫大于不孝。”  问:“知有亦不立。妄有亦不生。正当与么时。如何话道?”师云:“六耳不同谋。”   问:“如何是大道本源?”师云:“赤脚上船。”  问:“古镜未磨时如何?”师云:“三番羯磨。”云:“羯磨后如何?”师云:“为什么五戒不持。”   问:“只者犹不是。如何即是?”师云:“天性不吃酒。”   问:“自古及今不従人得。六祖黄梅夜闻何事?”师云:“志公拄杖。”云:“得用时如何?”师云:“用那曲尺作什么?”   问:“如何是毛吞巨海?”师云:“六祖口唇大。”   问:“如何是会佛法底人?”师云:“两道行缠。”问:“青青翠竹尽是真如。此理如何?”师云:“朝游山水暮宿草庵。”   问:“自肯已常人知见。已不见已时如何?”师云:“看锢鏴着生铁。”   问:“才伸一问悔思不及。请师方便。”师云:“两得便宜。”   问:“如何是学人本分事?”师云:“三脚虾蟆无后脚。”   问:“目前无朕兆。如何显真宗?”师云:“八十婆婆手擎扇。”   问:“如何是无心镜。”师云:“水深三尺。”云:“还照学人心也无?”师云:“彻胆见。”   问:“一尘才举大地全收。如何是一尘?”师云:“波斯上庙。”   问:“只见龟毛长。不见兔角生。请师现兔角?”师云:“目里瞳人筑气球。”   问:“丝尽停机。是诸佛权行之义。向上事请师直道。”师云:“多毋失爱。”   问:“诸方即心即佛。未审和尚此间如何?”师云:“无底楪子七八片。”   问:“如何是超毗卢越释迦之谈?”师云:“迦叶目视佛。”   上堂:“法鼓才动大地全收。诸德在鼓声里来往还知也无。对众道看。若道不得。被洞山热瞒。”下座。   上堂:“即心即佛。破执二疑。非心非佛。止宿草庵。且居门外。向上一路千圣不传。葛藤言语。作么生是衲僧分上事?”良久云:“拈得出来。也是破草鞋。”下座。   问:“天堂地狱是什么人居止?”师云:“洞山。”   问:“如何是法身?”师云:“穿靴水上行。”云:“莫便是否?”师云:“水上乌龟头赫赤。”   问:“作止任灭犹是禅那之病。如何免得?”师云:“梵僧不袒肩。”   问:“未问未答如何商量?”师云:“持钵不得扑破钵盂。”   问:“金乌出海耀天地。与此光阴事若何?”师云:“昆仑渡海夸珍宝。波斯门下骋须多。”   上堂:“无边刹境。自他不隔于毫端。洞山鱼鼓声动。延庆白马鹫岭。谷隐师僧尽队。队入僧堂里吃饭。诸德识得几个。对众道看。若向这里道得。即有可良善不无行脚。若道不得。阎老征你草鞋钱有日在。”便下座。  问:“超佛越祖人难得。请师一句显根源。”师云:“裁衫错却领。”   问:“古寺清幽如何辩主?”师云:“责。”云:“你何方便得睹慈悲?”师云:“焚香胡跪。”   问:“不断佛种。请师一言?”师云:“犯着太白星。”   问:“遍地黄金便与么用时如何?”师云:“满天列宿白日雨下。”   上堂:“诸德。提将钵囊拄杖。千乡万里行脚。葢为生死不明。要得达法悟道。到处岂无亲觐尊宿善知识。若为你解粘去缚。道眼分明。甄别是非。堪为师匠。即便拗折拄杖。高豹钵囊。取个彻头。莫愁不成办。或若开口动舌。说向上向下。这边那边。玄会妙会。道出道入。君臣父子。明体明用。尽是谤般若埋没宗风。不识好恶尿床鬼子。带累后人无有了日。拽下绳床。落脊棒趁出三门。再教行脚。与伊为增上缘也。与宗门出得气。更向其中叉手并脚唱诺。撮他野狐涎唾。自肯自重云得和尚为我拣为我说。得个安乐处。还睡觉也未。还挤挤也未。唤作病不遇良医误服他毒药。认得个驴鞍桥。唤作阿爷下颔。与你本分事有什么交涉。将知你一生行脚。只是踏破草鞋。始终成得个不唧留汉。下去。”   问:“克已求真。是修行人之大错。能辩邪正犹乖道体。未审如何修证?”师云:“六只骰子一时赤。”   问:“不在内不在外不在中间。未审在什么处?”师云:“偏衫不葢体。”  问:“如何是学人自已?”师云:“亲人不着便。”   问:“万缘俱罢六户齐宁时如何?”师云:“天晴不肯去。”云:“便与么去时如何?”师云:“须待雨霖头。”   问:“尽大地人来如何指示?”师云:“舌头拄上腭。”   问:“请师出榍?”师云:“七颠八倒。”   问:“心境未明时如何?”师云:“吐舌至顶相。”   问:“大藏教是一场是非。学人亲切请师道。”师云:“有手不弹指。”   问:“天皇打典座意如何?”师云:“吃酒不谢座。”   问:“如何是学人究竟事?”师云:“说。”云:“未审说个什么?”师云:“泥里撼桩。”   问:“如何趣向。即得至理无差?”师云:“垂钩水上。”云:“与么则谬向途中枉施功。”师云:“自知较一半。”   问:“但得本莫愁末。如何是学人本?”师云:“草鞋无底。”   问:“如何是尘劫不昧底事?”师云:“脱衣不渡水。”   问:“添一减一理归何所?”师云:“三年一闰。”   问:“真修道人不见世间过。未审世间有什么过?”师云:“两人着嗖一人着娥。”   问:“烟云不到处。唤作什么?”师云:“烧钱不及时。”云:“与么则划地作佛像去也?”师云:“自屎不觉臭。”   问:“三身中阿那身说法?”师云:“亲言出亲口。”问:“如何是说底口?”师云:“还我话头来。”   问:“如何是拨尘见佛底句?”师云:“楚山头上播红旗。”   问:“心不是佛智不是道。还有过也无?”师云:“知仙大小。”   问:“生死根源。请师指个入路。”师云:“头破额裂。”云:“学人不会。乞师指示。”师云:“天上天下。”   问:“承古有言。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君王得一以治天下。衲僧得一时如何?”师云:“五九四十五。太阳来八户。”   问:“佛法禅道是同是别?”师云:“梳头不洗面。”   问:“明月当空如何鉴照?”师云:“量之不足。”   问:“久淘砂碛未睹真金。请师指示。”师云:“入水不湿脚。”云:“恁么则学人得用去也。”师云:“争柰脚板润。”云:“一言可以丧邦。”师云:“不知是不是。是即也大奇。”   问:“诸方尽在绳墨里。未审和尚此间如何?”师云:“篙箭射须弥。”   问:“扶篱摸壁时人尽知。诸佛正法眼。请师直指。”师云:“梦里打三更。”   问:“十二时中行住坐卧。自省觉时如何?”师云:“看人吃饭。”云:“争柰树影不斜何?”师云:“亲言出亲口。”   问:“一法若有。毗卢堕在凡夫。万法若无。普贤失其境界。未审如何即是?”师云:“眼里瞳人筑气球。”   问:“森罗及万象。皆従一法所印。如何是一法?”师云:“要你眼作什么?”云:“还许学人受用也无?”师云:“可惜许。”  问:“金鍮现前请师辩?”师云:“两脚虾蟆吞却月。”问:“的言无证时如何?”师云:“牙疼灸左耳。”云:“甘苦常言。”师云:“听事不真唤钟作瓮。”   问:“如何是不历巨海获骊珠底人?”师云:“四手八臂。”  问:“久昧衣珠。请师指示。”师云:“磁石不摄针。”   问:“弯弯似月廓落三星。西土即无。此间事如何?”师云:“东南西北。”  问:“十二时中。如何得与道相应去?”师云:“拈东摸西。”   问:“従上宗乘。请师垂示。”师云:“老鸦线断。”   问:“一念未生。为什么不见自已?”师云:“划地成牢。”   问:“尽未来际遍法界中。尽此一句时如何?”师云:“有钱千里通。无钱隔壁聋。”   上堂:“丸丹一颗点铁成金。至理一言转凡成圣。世间法亦复如是。洞山且问诸德。作么生是转凡成圣底道理。试对众道看。虽然不出头。肚里道了也。作么生是转凡成圣底道理。且道转个什么?莫瞌睡。作么生莫是一喝一棒么?如此见解。是街头巷尾。打铁磬轮。木槵数珠。念喝冲怛那。行者辈见解在。你衲僧家合作么生?须是具眼方能辩邪正。莫只与么过。诸德。时不待人。切须努力。睡一觉起来看取。是什么道理。久立珍重。”   问:“不与万法为侣底人。还有向上事也无?”师云:“道士头戴冠。”   问:“如何是佛?”师云:“灼然谛当。”   问:“如何是三宝?”师云:“商量不下。”  问:“如何是清净法身?”师云:“酱瓮里床儿。”   问:“一箭便中时如何?”师云:“过。”云:“过在什么处?”师云:“着。”   上堂:“且如禅师者。须是己事分明。具择法眼。遍参知识。方辩祖。宗法胤水乳岐分。若不然者。何名衲僧行脚。不遇师匠最苦。莫过于此。可惜许。大丈夫儿。莫隈隈崔々地。禅德。洞山寻常道。待我家园麦熟。事持磨阛作个窄馅。屈取东西南北善知识。同共一筵破除了。尽与伊出却钉拔却榍。拈却炙脂帽子。脱却鹘臭布衫。作个挤挤地禅师。后代学人。有可依倚。岂不俊哉。”  问:“如何是洞山剑?”师云:“问作什么?”云:“也要知。”师云:“罪过。”   问:“如何是古佛剑?”师云:“何不问。”云:“用者如何?”师云:“铅刀子。”   问:“承古有言。诸旋未息。彼物先住。尚不可得。意旨如何?”师云:“虚空掷骰子。   上堂:“莫捏目妄想。总不如是。道本无机。岂留心法。诸德。作么且生领会。莫错会好。珍重。”   问:“承古有言。其中长者子。个个尽无裩。如何是长者子?”师云:“只你是。”云:“是个什么?”师云:“猫儿打筋斗。”   问:“如何是洞山?”师云:“动则倾湫倒岳。不动即天地黑暗。”   问:“学人欲杀父杀母。如何下手?”师云:“急。”问:“非时亲觐。请师一句。”师云:“对众作么生举?”云:“据现定举。”师云:“放你三十棒。”云:“有什么罪过?”师云:“罪不重科。”  问:“风不鸣条雨不破块。是什么人分上事?”师云:“要道即道。”云:“便请道。”师云:“分付不着人。却令道者怪。”   问:“久居洞中。为什么一物全无?”师云:“脚大木履小。”云:“如何领会?”师云:“直觑步。”   问:“如何是室中人?”师云:“不在外。”   问:“壁上有一高僧。至时还说法也无?”师云:“来去不住。”  问:“大众云臻。请师略举纲要。”师云:“水上浮沤呈五色。海底虾蟆叫月明。”   问:“洞山郁茂。为什么无味?”师云:“验在目前。”   问:“朗月当空。是什么人境界?”师云:“庠黎境界。”云:“为什么日用不知?”师云:“非洞山过。”   问:“如何是笼中鸟?”师云:“在笼中多少时?”云:“只为笼中鸟。”师云:“却飞去。”   问:“学人欲伸一问,为自已不见时如何?”师云:“无背面。”   问:“朗月当空。为什么不见自已?”师云:“近后。”   问:“如何是沙门行?”师云:“不损人。”   问:“云水是人游,是什么人能到峰顶头?”师云:“无足人能行。佛手人能执。”   问:“佛即不问,如何是法?”师云:“你为什么不出家?”   问:“无佛无人处法従何生?”师云:“你在什么处出家?”云:“现在目前。和尚自看。”师云:“五戒也不持。”   问:“目睹瞿昙犹如黄叶。意旨如何?”师云:“襄州土宜不出别物。”   问:“量阔无边。为什么不容自已?”师云:“窄。”   问:“曹溪一句即不问,如何是云门一句?”师云:“天下人咬不着。”云:“还当得生死也无?”师云:“是何生死?”   问:“佛佛相应祖祖相传。未审相传底事如何?”师云:“此去韶州八百五十。”云:“与么则有口不如无声。”师云:“速须忏悔。”问:“擘破成狼籍。浑仑又不成。药病俱消处。便请师商量。”师云:“云生岭上水出高源。”云:“么则师子吼也。”师云:“还我师子吼来。”  问:“无心道人。还有法示人也无?”师云:“黑地入漆瓮。”云:“既是无法。缘何得入?”师云:“到老惺惺。”问:“如何是动乾坤底人?”师云:“须弥山上打筋斗。”   问:“乍可永劫受沉沦。誓不将身求半偈。”师云:“官不容针私通车马。”云:“与么则和尚容许也。”师云:“且领前话。”   问:“大藏教是个切脚。如何是字母?”师云:“哑子上刀梯。”   兵马都监太保问:“眼处入正受。诸尘三昧起。此意如何?”师云:“洞山茶碗里有太保。太保茶碗里有洞山。”太保无语。将此话问尊宿谷隐。云:“不落无言说。”延庆云:“唤什么作三昧。”   师问僧:“莫便是新到否?”僧云:“是。”师云:“夜来投栖处。今朝事如何?”僧云:“今朝风较急。青山背上行。”师云:“不是更道。”僧云:“珍重。”师便打。”   问:“如何趣向即得至理无差?”师云:“垂钩水上。”云:“么则谬向途中枉施功?”师云:“自知者少。”   问:“鼓声才罢大众云臻。学人与么来。请师速道。”师云:“拨云看日晕。坐水看山行。”  问:“释迦掩室于摩竭。净名杜口于毗耶。犹是中下之机。向上一路请师说破。”师云:“玄玄无倚靠。迥迥勿人知。”   问:“轮王宝剑常露现前。轮王即不问,如何是宝剑?”师云:“水里无鱼人皆信。空里行船笑杀人。”   问:“诸佛非我道。谁是最道者?”师云:“楼上打鼓。听声在外。”   问:“父母非我亲。谁是最亲者?”师云:“哑子买甜瓜。”   问:“真即幻幻即真。离此二途如何道?”师云:“临河照影。”云:“么则叉手当胸退身三步。”师云:“若不同床卧。焉知被里穿。”   问:“众魔到来如何支遣?”师云:“钟馗解舞十八拍。”云:“还受厌禳也无?”师云:“信邪倒见死入地狱。”   问:“自知当作佛。未审什么人证明?”师云:“耆婆卖针筒。”  问:“寂寂无惺惺时如何?”师云:“波斯不过江。”问:“藤萝高万丈。身与白云齐时如何?”师云:“昔时东海曾相识。却向西山弄日头。”   问:“拟问和尚。有烦尊重。拟欲不问。己事未明。今日上来。问即是不问即是?”师云:“今日败阙。”云:“为什么如此?”师云:“虚空扩赫无涯岸。海月圆时无别天。”  问:“如何是透法身句?”师云:“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孤舟万里身。”   问:“学人拟归乡。请师指路头。”师云:“楚山头向东。”  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云:“衣衫不整。”问:“以字不成八字不是。未审是什么字?”师云:“波斯入市。”   问:“大海有珠。骊龙守护时如何?”师云:“困。”   问:“如何是诸佛出身处?”师云:“楚山头。”   问:“心外无法。不可所求。法内无心。不可所得。离此二途。如何是道?”师云:“纸上画钟馗。”  问:“真空得之不空。妙有得之不有。衲僧得之如何?”师云:“拈匙不把箸。”云:“与么则一切法常也。”师云:“只为不常。”   问:“承师有言。禅子相投西山月落。未审落在什么处?”师云:“手里把钓。”   问:“心外观法。法不际心。心内观法。法源不达。如何是本源?”师云:“面上眉长三尺二。”   问:“停真罢想时如何?”师云:“水底弄傀儡。”云:“谁是看壅者?”师云:“停真罢想者。”云:“与么则大尽三十日。小尽二十九也。”师云:“你见什么道理?”云:“某甲合吃和尚痛棒。”   问:“知而不悟时如何?”师云:“草鞋纟爽子断。”   问:“虚空无口凭何说?”师云:“水履嘴长三尺二。”   问:“拨尘见佛时如何?”师云:“幡竿头上不插标。”   问:“德山入门便棒。临济入门便喝。未审和尚意旨如何?”师云:“尖斗量不尽。”云:“还有为人处也无?”师云:“头戴天脚履地。”   师到云门。云门问:“近离什么处?”师云:“楂渡。”门云:“夏在什么处?”师云:“湖南报慈。门云:“几时离彼?”师云:“八月二十五。”门云:“放你三顿棒。”师晚间入室次却问:“今日祗对次。蒙和尚放三顿棒。未审过在什么处?”门云:“江西湖南。便与么商量?”师于言下大悟。遂云:“他后向无人烟处。卓个庵子。不畜一粒米。不种一茎菜。接待十方往来。尽与伊抽钉拔楔。拈却炙脂帽子。脱却鹘臭布衫。教伊挤挤地作个衲僧。岂不俊哉。”门云:“你身如椰子大。开得许大口。”  上堂:“洞山普乐。无言展托。终日现前。谁知适莫。无遮无障。不知不觉。更有一言。乾乾爆爆。”   △歌颂随物通真颂〔并序〕。   至大莫若于道。至广莫若于法。无言表而不显于道。无物象而不出于法。且夫众生浩浩。穷本末以何归。处处忙忙。据生死而何托。洞山聊述一颂。提举大纲。号随物通真。颂曰:现在目前,何易何难。将何指陈,表法无言。物之有物,言之有言。明明无碍,了了无边。见之成道,不用再三。物物是我,河沙体全。法法无法,言无可言。眼见耳闻,白日青天。东西南北,竺土大仙。印之可印,灯之灯传。着衣吃饭,文殊普贤。手提巾子,赤脚上船。是水是火,本绝诸缘。禅僧座主,庶民大官。宽衣大袖,窄领布衫。接延宾客,对答语言。高之与下,不在诈言。上彻天界,下透黄泉。不是别物,古圣皆传。得之可保,见之安然。今之浪说,出自无端。更有一言,好看好看。  明道颂。  大道坦然,廓落无边。了了虚彻,寂然何安。含容妙用,随物方圆。自本心法,众生迷源。道无别道,玄无别玄。向说不信,须要攀缘。识心是佛,了即是安。心将何识,识者何心。心识两亡,见道在先。従古至今,体自如然。凡圣共有,沙界同源。前贤后哲,悟此而传。着衣吃饭,语默言诠。不是别物,是个痴顽。快须提取,勿放狂颠。巧施妙句,广引多般。扬眉瞬目,闪烁机关。以此为解,千山万山。人迷逐物,切要自看。自看得力,诸圣准则。行住坐卧,皆承恩力。成佛作祖,越此不得。不得伊何,要你消磨。坐看北斗,立觑黄河。天南海北,于我于何。明明了了,你何不晓。惺惺皎皎,于何不照。世界根源,众生祖老。终日现在,名名善巧。说之已说,听亦甚好。会与不会,任自长保。   真赞。   一巧一拙,谁许甄别。青山白云:“儿孙皆说。窈窕邪身,头尖鼻缺。斫额看鱼,焚香祭獭。   又空生幻身,幻灭空存。谷传其声,钟受其音。取之写邈,号之曰神。一言才发,四骥难寻。月之有水,镜之有尘。不可虚传,洞山之真。   又身不奇兮貌不扬。语不异兮法不藏。   满天星宿兮月中月。白日金乌兮海岳彰。   又我教不写又被写。我教不图又被图。   可惜半匹青丝绢。画了令人笑一场。  又月兔走入海。日乌飞上山。见此若不会。虚度几千年。   色空颂。   眼病生色,空病仍存。真空真色,日月乾坤。白日买卖,夜里屈人。东西南北,碧眼胡僧。   示徒颂洞山寂寞。无可依托。禅子相投。西山月落。   提纲颂。   洞山月冷雪漫漫。绿水清风刮骨寒。   言谈语句无滋味。迦释达磨海东边。   投机颂向你道泄天机。我不会汝惺惺。遍法界何不明。开眼睡悟即惊。  好问伊是阿谁。共商量莫相误。快道取者众生。   剪商量颂见非言说知。真语即是非。画龙头似马。那个得便宜。   指话会颂洞山语孤孤。言淡人难措。举目会宗风。辜负四来祖。   指通机颂洞山寂寞。一无可有。无味之句。塞断人口。   明心颂禅不禅律不律。赤脚着鞋水上立。大洋海底黑云生。回头西山日初出。  因事颂。   五台山上云蒸饭。佛殿阶前狗尿天。   幡竿头上煎ボ子。三个猢狲夜簸钱。   牛儿颂自牧一牛儿。出入无栏圈。放在芳草中。毛色方能显。朝去无人趁。暮归无人唤。其力不可当。有角无鼻嗔。不使任従伊。使着随人转。天下无荒田。尽是此牛变。有人若觅伊。走去天涯畔。牵来似诸人。问汝见不见。   随牛狗儿家有一狗儿。骇小人难见。终日随牛去。未省使人唤。见客不作声。见人偏能善。拟议上门来。早是输他便。好好报禅师。须着精神看。任汝灵利人。不觉为死汉。   法身颂法身寥廓遍河沙。万象森罗共一家。法法尽含真妙用。莫将眼病见空花。  报身颂报身具足无穷体。现用分明勿是非。悟了始知言无异。休将巧妙用心机。   化身颂。   化身来往任纵横。隐显诸缘应万机。只这见心非不见。刚须见外强生疑。  又述一颂。  洞山有一语。道得无用处。对面共商量。脱衫着却裤。   又道本无言诠。言诠非本妙。对面共商量。谁人能得了。   又洞山有一言。对答须提举。瞪目若思量。者汉去去去。   彭殿直问和尚年多少师有颂一腊更一腊。相续已年高。住持无别物。化导勿劬劳。劝人常有语。不用苦忉忉。只为他不信。佛大即泥多。   十心颂心是春。普雨山河及大地。涩酸咸淡甘与苦。尽受春功滋助力。   心是水。任器方圆与宽窄。或直随人得浊恶。诸般皆尽法王法。  心是火。热得众生烦恼果。枝枝叶叶普皆荣。开得心莲花一朵。  心是秤。万户千门同共用。纤毫轻重自低昂。便合自知不高稳。   心是尺。示与世人生条直。莫教指下有推那。地狱三涂难得出。   心是斗。量尽天涯是非口。堆山积岳在心思。死后波吒亲自受。   心是灯。照见人间黑暗。心指教直行不能行。须作欺瞒地狱因。   心是镜。照破人间邪与正。对面言谈恰似直。背后犹来黑似漆。   心是道。凡圣同居月皓皓。只于闹处证菩提。便合如来真正道。   心是师。条贯六贼不暂离。时时呼唤在目前。才使出门不柰伊。   廓书状上颂。   十载学玄微。今朝方息机。洞山一句子。落处少人知。   师却问:“作么生是洞山一句子?”书云:“逼塞虚空。”师云:“大好少人知。”书却问:“作么生是洞山一句子?”师云:“岘山亭上无字碑。”

共收到 0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09月11日 08:21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