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探讨 观世音菩萨感应故事实录 一

137294921 · 发布于 2019年09月09日 · 最后由 137294921 回复于 2019年09月09日 · 14 次阅读
96

我虽生于小康的家庭,但幼年时母亲就逝世,又生逢战乱的时代,既不能享受温饱的生活,也不曾受到母爱的滋润。年纪还小就离开家里,半工半读。在动荡的时局中,历经艰苦,渐渐长大坚强起来。由于军旅生涯,锻炼出坚强的意志,加上有纪律的生活,养成清白的习性,烟酒赌博,从不沾染,吃喝玩乐,全不讲究,惟有喜好清静。长年研究学识,一心培植青年,就像一张白纸,不杂色彩。我对这样的生活,很感满足,全无其他奢求。

六十五年春天,内子机缘成熟,皈依佛门,夜晚听经,清晨拜佛,充满法喜。桌子上,摆放很多佛教经书,经常阅读,并且在吃饭时,就寝前,不断对我展开说教。我则认为宁静澹泊的操守,无异于拜佛诵经,暗室无亏的品德,无异于行善去恶的修行,因此尽管内子妙舌生莲,辩才无碍,我总充耳不闻,不为所动。六十五年夏天,内子坚持要我一起前往土城,皈依广钦老和尚。我虽不以为然,但内子深情感人,盛情难却,于是相偕前往。不料一进入佛堂,忽觉观念开扩,心境转变,或许是前世佛根深种,今生才逢佛缘吧。后来悲广法师在志莲精舍开讲法华经,乃与内子相率前往听讲,初次沐沾法雨,只觉心地清凉,有如醍醐灌顶,奇妙的滋味,难以思议,难以形容。此后每逢讲经,不管晴雨,从不缺席,虽然无法大彻大悟,但是逐渐破除执见,由信生解,由解生行,进而自利利他,实非‘独善其身’所可比拟。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农历五月初,内子被车伤了脚,我又因大便下血住入荣民总医院。内科作细胞反应检验,说是多发性恶性肉瘤(初期癌细胞),一面另行切片检查,并转送外科安排开刀。外科驻院医师说必须封闭原来肠道,废止原来肛门,另外开人工肛门,以达到安全治疗。一昼夜间,恶病降临,人生无常,令人恐怖。我想这是往世业报出现,无法避免,准备看开一些接受业报。但内子因事情来得突然,极感震撼。乐居士指导内子诚诵大悲咒七天各一○八遍求大悲水治疗大病,悲广法师指示用大定的功夫来克服大病,净空法师指示发大愿转移大业力,圆一法师指示放下万缘以治万病,普门善友们以朝山、放生的功德为我回向。良师善友们,热心帮助,令我铭感肺腑。我在住院三周的时间,终日心念观世音菩萨,发愿病好之后,尽可能接受讲经训练,随时找机会弘法,以上誓愿全出于至诚。普门品说:‘众生被困厄,无量苦逼身,观音妙智力,能救世间苦。’终于感应道交,灵感显现,两次切片检查,都得到良性结果,只有将患部结扎,不需要开刀。出院以来,平安顺适。佛法无边,佛力无量,若非亲身体验,那能深信不疑?现我正接受讲经训练,迎接考验。愿苦海众生,虔诚皈依三宝,人身难得,勿负此生。

共收到 1 条回复
96

观世音菩萨感应故事实录 二

江西省临江地方有个学生叫单蕃,少年时很聪明,十四岁进入学校读书,后娶樊氏,小字江城,美丽却凶悍,单蕃非常怕她。婚后没多久,就百般的凌辱蕃,连公公婆婆都无法制止。单蕃不堪其苦于是和妻分居。而日渐消瘦,其母看见,甚为忧愁。忽然梦见一个老头告诉她说:‘这是宿世的因果报应。江城的前生是净业和尚所养的长生鼠,你的儿子前生是个读书人,偶到寺中,击毙老鼠,所以恶报在今世,无法以人力挽回。惟每早虔诵大悲咒(观音咒)百遍,当可有效。’既而醒寤,随即告诉单蕃的父亲,于是他们两老夫妇都遵其教导,弘法虔诵大悲咒,过了两个多月女仍然蛮横如故,更觉狂纵。有一天有位老僧在门外宣讲佛法因果,观听的人很多,女即出外探视,不一会儿,和尚即草率的结束演说,并向江城要了一杯清水,面对江女说:‘莫要嗔,前世也非假,今世也非真,咄,鼠子缩头去,勿使猫儿寻。’说完便喝一口水喷向江女,连襟袖都湿透了。围观者莫不楞住,惟江女一言不语,擦面而自归,僧亦离去了。江女自此痛悔前非,犹如新嫁妇般的差涩,承欢膝下,靦颜顺夫,矢志不为衰退。(聊斋志异)

◎有一位施翁,是苏州人。散财好义。早已过四十,才生了一个儿子,单名叫做还。一日,携带现金到虎邱地方去修建大士殿,忽听到剑池(地名)旁边有哭声,即趋前一看,乃是他幼年的同学桂某。相询之下,才知道负债被逼迫来到这里想自杀。即以三百金授给他,桂叩头向大士像前发誓的说:我得到施某的厚恩,今生倘不能回报,来世愿作犬马来报答。施翁更以枣园一块地方给他居住,桂某生了一个女儿,施翁又约为子定婚。桂于枣树下,掘出施翁父埋金约有千余两,渐渐的成为殷实富家。而施翁家日渐衰败,夫妇又相继而死,其子还无依无靠。桂听他的妻室孙氏之言,既避讳前所负债务,且图谋赖婚,竟迁徙会稽地方。还前往相投,桂不予接纳,谈及三百金之事,又以无借据为由被拒。过了几年,桂进京有所公干,被奸人所诳骗,耗尽家财过半,旅居无聊,假寐之间,到了一大家宅,旁有一洞,不觉两手著地而入,看见堂上灯烛辉煌,一老人据案而坐,就是施翁。桂惭愧的很,想和作揖,而手伏地不能抬起来,继到其后园,则见其妻和他的两个儿子,仔细一看,都是犬形,回看自己的影子,已变为犬形,惊骇的问,这是怎么一回事?其妻答曰:你不记得你在大士像前所发誓言吗?这还要说什么哩!猛然的惊醒,确是一个梦。急速整理行装而归,抵家,看见两旁放著两口小棺材,茶几上还写二子的牌位,更为警悸,赶忙进入内室,而其妻已病在垂危,气将断绝。桂即呼唤,妻忽睁开眼睛,作其大儿子声音说:父亲你为何今日才回来?冥府阎王以我们家负施家的恩,父亲有誓在前。我们兄弟和母亲三人,明早即往施家投生犬胎,两只公的就是我们兄弟,母的而背上生有一个瘤的,就是母亲。父亲等到来秋八月,也当作施家的犬,以践前誓言,惟有妹妹和施郎数命应今为夫妇,独能免于此难,言讫命绝,桂听到这一番话,悲痛交集,方想办理丧葬大事,而火烧其家,将三口棺材,烧成灰烬。于是携其女儿到苏州,访寻施子的消息。知道他已登科及第。并且已经娶了支(姓)参政(官名)的女儿为妻,桂因此羞愧而且痛恨,恳求再三,施子始允许一见,将入门,三只犬突从墙洞跑出来,围绕著他哀叫,其中一只背上果然有瘤。桂痛心疾首,向施泣诉来由,并且说:我今已家破人亡,无家可归,但愿你宏恩网开一面,请收纳我的女儿为婢女,我亦愿委身为僮仆,终身操作,以免犬报,就心满意足,施怜悯的允许了。这夜桂梦见他的妻子前来告别的说,幸而夫君悔罪,施家先人(指施翁)已经为你乞求免于犬报,我们母子也幸而脱离业障的躯壳了。待第二天一早,听到三只犬当夜即都已毙命,桂年过七十岁,尚无恙。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