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宗源流 景德传灯录 第二十九卷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9年08月15日 · 73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赞颂偈诗。

  志公和尚大乘赞十首。

  志公和尚十二时颂十二首。

  志公和尚十四科颂。

  归宗至真禅师颂一首。

  香严袭灯大师颂十九首。

  筠州洞山和尚颂一首。

  潭州龙牙和尚颂十八首。

  玄沙宗一大师颂三首。

  招庆真觉大师颂二首。

  漳州罗汉和尚明道颂一首。

  南岳般舟道场劲和尚觉地颂一首。

  郢州临溪和尚入道浅深颂五首。

  大法眼禅师颂十四首。

  唐白居易八渐偈八首。

  同安禅师诗十首。

  云顶山僧德敷诗十首。

  僧润诗三首。

  ○卷二九·宝志大乘赞

  大道常在目前。虽在目前难睹。若欲悟道真体。莫除色声言语。言语即是大道。不假断除烦恼。烦恼本来空寂。妄情递相缠绕。一切如影如响。不知何恶何好。有心取相为实。定知见性不了。若欲作业求佛。业是生死大兆。生死业常随身。黑暗狱中未晓。悟理本来无异。觉后谁晚谁早。法界量同太虚。众生智心自小。但能不起吾我。涅槃法食常饱。妄身临镜照影。影与妄身不殊。但欲去影留身。不知身本同虚。身本与影不异。不得一有一无。若欲存一舍一。永与真理相疏。更若爱圣憎凡。生死海里沈浮。

  烦恼因心有故。无心烦恼何居。不劳分别取相。自然得道须臾。梦时梦中造作。觉时觉境都无。翻思觉时与梦。颠倒二见不殊。改迷取觉求利。何异贩卖商徒。动静两亡常寂。自然契合真如。若言众生异佛。迢迢与佛常疏。佛与众生不二。自然究竟无余。法性本来常寂。荡荡无有边畔。安心取舍之间。被他二境回换。敛容入定坐禅。摄境安心觉观。机关木人修道。何时得达彼岸。诸法本空无著。境似浮云会散。忽悟本性元空。恰似热病得汗。无智人前莫说。打你色身星散。报你众生直道。非有即是非无。非有非无不二。何须对有论虚。有无妄心立号。一破一个不居。两名由尔情作。无情即本真如。若欲存情觅佛。将网山上罗鱼。徒费功夫无益。几许枉用功夫。不解即心即佛。真似骑驴觅驴。一切不憎不爱。这个烦恼须除。除之则须除身。除身无佛无因。无佛无因可得。自然无法无人。大道不由行得。说行权为凡愚。得理返观于行。始知枉用功夫。未悟圆通大理。要须言行相扶。不得执他知解。回光返本全无。有谁解会此说。教君向己推求。自见昔时罪过。除却五欲疮疣。解脱逍遥自在。随方贱卖风流。谁是发心买者。亦得似我无忧。内见外见总恶。佛道魔道俱错。被此二大波旬。便即厌苦求乐。生死悟本体空。佛魔何处安著。只由妄情分别。前身后身孤薄。轮回六道不停。结业不能除却。所以流浪生死。皆由横生经略。身本虚无不实。返本是谁斟酌。有无我自能为。不劳妄心卜度。众生身同太虚。烦恼何处安著。但无一切希求。烦恼自然消落。可笑众生蠢蠢。各执一般异见。但欲傍鏊求饼。不解返本观面。面是正邪之本。由人造作百变。所须任意纵横。不假偏耽爱恋。无著即是解脱。有求又遭罗穗。慈心一切平等。真如菩提自现。若怀彼我二心。对面不见佛面。世间几许痴人。将道复欲求道。广寻诸义纷纭。自救己身不了。专寻他文乱说。自称至理妙好。徒劳一生虚过。永劫沈沦生老。浊爱缠心不舍。清净智心自恼。真如法界丛林。返作荆棘荒草。但执黄叶为金。不悟弃金求宝。所以失念狂走。强力装持相好。口内诵经诵论。心里寻常枯槁。一朝觉本心空。具足真如不少。声闻心心断惑。能断之心是贼。贼贼递相除遣。何时了本语默。口内诵经千卷。体上问经不识。不解佛法圆通。徒劳寻行数墨。头陀阿练苦行。希望后身功德。希望即是隔圣。大道何由可得。譬如梦里度河。船师度过河北。忽觉床上安眠。失却度船轨则。船师及彼度人。两个本不相识。众生迷倒羁绊。往来三界疲极。觉悟生死如梦。一切求心自息。悟解即是菩提。了本无有阶梯。堪叹凡夫伛偻。八十不能跋蹄。徒劳一生虚过。不觉日月迁移。向上看他师口。恰似失你孩儿。道俗峥嵘聚集。终日听他死语。不观己身无常。心行贪如狼虎。堪嗟二乘狭劣。要须摧伏六府。不食酒肉五辛。邪眼看他饮咀。更有邪行猖狂。修气不食盐醋。若悟上乘至真。不假分别男女。

  ○卷二九·宝志十二时颂

  平旦寅。狂机内有道人身。穷苦已经无量劫。不信常擎如意珍。若捉物,入迷津。但有纤毫即是尘。不住旧时无相貌。外求知识也非真。

  日出卯。用处不须生善巧。纵使神光照有无。起意便遭魔事挠。若施功,终不了。日夜被他人我拗。不用安排只么従。何曾心地生烦恼。

  食时辰。无明本是释迦身。坐卧不知元是道。只么忙忙受苦辛。认声色,觅疏亲。只是他家染污人。若拟将心求佛道。问取虚空始出尘。

  禺中巳。未了之人教不至。假使通达祖师言:“莫向心头安了义。只守玄,没文字。认著依前还不是。暂时自肯不追寻。旷劫不遭魔境使。

  日南午。四大身中无价宝。阳焰空华不肯抛。作意修行转辛苦。不曾迷,莫求悟。任你朝阳几回暮。有相身中无相身。无明路上无生路。

  日昳未。心地何曾安了义。他家文字没亲疏。不用将心求的意。任纵横,绝忌讳。长在人间不居世。运用不离声色中。历劫何曾暂抛弃。

  晡时申。学道先须不厌贫。有相本来权积聚。无形何用要安真。作净洁,却劳神。莫认愚痴作近邻。言下不求无处所。暂时唤作出家人。

  日入酉。虚幻声音不长久。禅悦珍羞尚小餐。谁能更饮无明酒。勿可抛,勿可守。荡荡逍遥不曾有。纵你多闻达古今。也是痴狂外边走。

  黄昏戍。狂子施功投暗室。假使心通无量时。历劫何曾异今日。拟商量却啾唧。转使心头黑如漆。昼夜舒光照有无。痴人唤作波罗蜜。

  人定亥。勇猛精进成懈怠。不起纤毫修学心。无相光中常自在。超释迦越祖代。心有微尘还质碍。放荡长如痴兀人。他家自有通人爱。

  夜半子。心住无生即生死。生死何曾属有无。用时便用无文字。祖师言外边事。识取起时还不是。作意搜求实没踪。生死魔来任相试。

  鸡鸣丑。一颗圆光明已久。内外推寻觅总无。境上施为浑大有。不见头亦无手。世界坏时渠不朽。未了之人听一言:只这如今谁动口。

  ○卷二九·志公十四科颂

  菩提烦恼不二

  众生不解修道。便欲断除烦恼。烦恼本来空寂。将道更欲觅道。一念之心即是。何须别处寻讨。大道祗在目前。迷倒愚人不了。佛性天真自然。亦无因缘修造。不识三毒虚假。妄执浮沈生老。昔时迷日为晚。今日始觉非早。

  持犯不二。

  丈夫运用无碍。不为戒律所制。持犯本自无生。愚人被他禁系。智者造作皆空。声闻触途为滞。大士肉眼圆通。二乘天眼有翳。空中妄执有无。不达色心无碍。菩萨与俗同居。清净曾无染世。愚人贪著涅槃。智者生死实际。法性空无言说。缘起略无人子。百岁无智小儿。小儿有智百岁。

  佛与众生不二。

  众生与佛无殊。大智不异于愚。何须向外求宝。身田自有明珠。正道邪道不二。了知凡圣同途。迷悟本无差别。涅槃生死一如。究竟攀缘空寂。惟求意想清虚。无有一法可得。阉然自入无余。

  事理不二。

  心王自在阉然。法性本无十缠。一切无非佛事。何须摄念坐禅。妄想本来空寂。不用断除攀缘。智者无心可得。自然无争无喧。不识无为大道。何时得证幽玄。佛与众生一种。众生即是世尊。凡夫妄生分别。无中执有迷奔。了达贪嗔空寂。何处不是真门。

  静乱不二。

  声闻厌喧求静。犹如弃面求饼。饼即従来是面。造作随人百变。烦恼即是菩提。无心即是无境。生死不异涅槃。贪嗔如焰如影。智者无心求佛。愚人执邪执正。徒劳空过一生。不见如来妙顶。了达淫欲性空。镬汤炉炭自冷。

  善恶不二。

  我自身心快乐。阉然无善无恶。法身自在无方。触目无非正觉。六尘本来空寂。凡夫妄生执著。涅槃生死本平。四海阿谁厚薄。无为大道自然。不用将心画度。菩萨散诞灵通。所作常含妙觉。声闻执法坐禅。如蚕吐丝自缚。法性本来圆明。病愈何须执药。了知诸法平等。阉然清虚快乐。

  色空不二。

  法性本无青黄。众生谩造文章。吾我说他止观。自意扰扰颠狂。不识圆通妙理。何时得会真常。自疾不能治疗。却教他人药方。外看将为是善。心内犹若豺狼。愚人畏其地狱。智者不异天堂。对境心常不起。举足皆是道场。佛与众生不二。众生自作分张。若欲除却三毒。迢迢不离炎殃。智者知心是佛。愚人乐往西方。

  生死不二。

  世间诸法如幻。生死犹若雷电。法身自在圆通。出入山河无间。颠倒妄想本空。般若无迷无乱。三毒本自解脱。何须摄念观禅。只为愚人不了。従他戒律决断。不识寂灭真如。何时得登彼岸。智者无恶可断。运用随心合散。法性本来空寂。不为生死所绊。若欲断除烦恼。此是无明痴汉。烦恼即是菩提。何用别求禅观。实际无佛无魔。心体无形无段。

  断除不二。

  丈夫运用堂堂。逍遥自在无妨。一切不能为害。坚固犹若金刚。不著二边中道。阉然非断非常。五欲贪嗔是佛。地狱不异天堂。愚人妄生分别。流浪生死猖狂。智者达色无碍。声说无不换惶。法性本无瑕翳。众生妄执青黄。如来引接迷愚。或说地狱天堂。弥勒身中自有。何须别处思量。弃却真如佛像。此人即是颠狂。声闻心中不了。唯只趁逐言章。言章本非真道。转加斗争刚强。心里蚖蛇蝮蝎。螫著便即遭伤。不解文中取义。何时得会真常。死入无间地狱。神识枉受灾殃。

  真俗不二。

  法师说法极好。心中不离烦恼。口谈文字化他。转更增他生老。真妄本来不二。凡夫弃妄觅道。四众云集听讲。高坐论义浩浩。南坐北坐相争。四众为言为好。虽然口谈甘露。心里寻常枯燥。自己元无一钱。日夜数他珍宝。恰似无智愚人。弃却真金担草。心中三毒不舍。未审何时得道。

  解缚不二。

  律师持律自缚。自缚亦能缚他。外作威仪恬静。心内恰似洪波。不驾生死船筏。如何渡得爱河。不解真宗正理。邪见言辞繁多。有二比丘犯律。便却往问优波。优波依律说罪。转增比丘网罗。方丈室中居士。维摩便即来呵。优波默然无对。净名说法无过。而彼戒性如空。不在内外娑婆。劝除生灭不肯。忽悟还同释迦。

  境照不二。

  禅师体离无明。烦恼従何处生。地狱天堂一相。涅槃生死空名。亦无贪嗔可断。亦无佛道可成。众生与佛平等。自然圣智惺惺。不为六尘所染。句句独契无生。正觉一念玄解。三世坦然皆平。非法非律自制。阉然真入圆成。绝此四句百非。如空无作无依。

  运用无碍。

  我今滔滔自在。不羡公王卿宰。四时犹若金刚。昔乐心常不改。法宝喻于须弥。智慧广于江海。不为八风所牵。亦无精进懈怠。任性浮沈若颠。散诞踪横自在。这莫刀剑临头。我自安然不采。

  迷悟不二。

  迷时以空为色。悟即以色为空。迷悟本无差别。色空究竟还同。愚人唤南作北。智者达无西东。欲觅如来妙理。常在一念之中。阳焰本非其水。渴鹿狂趁匆匆。自身虚假不实。将空更欲觅空。世人迷倒至甚。如犬吠雷叿々。

  ○卷二九·归宗智常颂

  归宗事理绝,日轮正当午。自在如师子,不与物依怙。独步四山顶。优游三大路。缺去飞禽坠。曩呻众邪怖。机竖箭易及。影没手难覆。施张若工伎。裁剪如尺度。巧镂万般名。归宗还似土。语默音声绝。旨妙情难措。弃个眼还聋。取个耳还瞽。一镞破三关。分明箭后路。可怜大丈夫。先天为心祖。

  ○卷二九·香严颂

  颂一十九首〔香严袭灯大师智闲授指〕

  古人骨多灵异。贤子孙密安置。此一门成孝义。人未达莫差池。须志固遣狐疑。得安静不倾危。向即远求即离。取即急失即迟。无计校,忘觉知。浊流识,今古伪。一刹那,通变异。嵯峨山,石火气。内里发,焚巅累。无遮栏,烧海底。法网疏灵焰细。六月卧去衣被。盖不得无假伪。达道人唱祖意。我师宗古来讳。唯此人善安置。足法财具惭愧。不虚施用处谛。有人问:“少呵气。更审来,说米贵。

  最后语。

  有一语。全规矩。休思惟。不自许。路逢达道人。扬眉省来处。踏不著。多疑虑。却思看。带伴侣。一生参学事无成。勤殷抱得旃檀树。

  畅玄与崔大夫。

  达人多隐显。不定露形仪。语下不遗迹。密密潜护持。动容扬古路。明妙乃方知。应物但施设。莫道不思议。

  达道场与城阴行者。

  理奥绝思量。根寻径路长。因兹知隔阔。无那被封疆。人生须特达。起坐觉馨香。清净如来子。安然坐道场。

  与薛判官。

  一滴滴水。一焰焰火。饮水人醉。向火人老。不饮不向。无复安卧。拗折弓箭。踏倒射跺。若人要知。先去钩锥。人须问我。我是阿谁。快道快道。

  与临濡县行者。

  丈夫咄哉。久被尘埋。我因今日。得入山来。扬眉示我。因兹眼开。老僧手风。书处龙锺。语下有意。的出烦笼。

  显旨。

  思远神仪奥。精虚履践通。见闻离影像。密际语前踪。得意尘中妙。投机露道容。藏明照惊觉。肯可达真宗。

  三句后意。

  书出语多虚。虚中带有无。却向书前会。放却意中珠。

  答郑郎中问二首。

  语中埋迹。声前露容。即时妙会。古人同风。响应机宜。无自他宗。呵起骇蟒。奋迅成龙。

  语里埋筋骨。音声染道容。即时才妙会。拍手趁乖龙。

  谭道。

  的的无兼带。独运何依赖。路逢达道人。莫将语默对。

  与学人玄机。

  妙旨迅速。言说来迟。才随语会。迷却神机。扬眉当问。对面熙怡。是何境界。同道方知。

  明道。

  思思似有踪。明明不知处。借问示宗宾。徐徐暗回顾。

  玄旨。

  去去无标的。来来只么来。有人相借问。不语笑咍咍。

  与邓州行者。

  林下觉身愚。缘不带心珠。开口无言说。笔头无可书。人问香严旨。莫道在山居。

  三跳后。

  三门前合掌。两廊下行道。中庭上作舞。后门外摇头。

  上根。

  咄哉莫错。顿尔无觉。空处发言,龙惊一著。小语呼召,妙绝名邈。巍巍道流,无可披剥。

  破法身见。

  向上无爷娘。向下无男女。独自一个身。切须了却去。闻我有此言:“人人竞来取。对他一句子。不话无言语。

  独脚。

  子啐母啄。子觉无壳。母子俱亡。应缘不错。同道唱和。妙云独脚。

  ○卷二九·洞山无心合道颂

  道无心合人。人无心合道。欲识个中意。一老一不老。

  ○卷二九·龙牙颂

  龙牙山里龙。形非世间色。世上画龙人。巧巧描不得。唯有识龙人。一见便心息。

  唯念门前树。能容鸟泊飞。来者无心唤。腾身不慕归。若人心似树。与道不相违。

  一得无心便道情。六门休歇不劳形。有缘不是余朋友。无用双眉却弟兄。

  悟了还同未悟人。无心胜负自安神。従前古德称贫道。向此门中有几人。

  学道先须有悟由。还如曾斗快龙舟。虽然旧阁于空地。一度赢来方始休。

  心空不及道空安。道与心空状一般。参玄不是道空士。一乍相逢不易看。

  自小従师学祖宗。闲华犹似缠人蜂。僧真不假居云外。得后知无色自空。

  学道无端学画龙。元来未得笔头踪。一朝体得真龙后。方觉従前枉用功。

  成佛人希念佛多。念来岁久却成魔。君今欲得自成佛。无念之人不较多。

  在梦那知梦是虚。觉来方觉梦中无。迷时恰是梦中事。悟后还同睡起夫。

  学道蒙师指却闲。无中有路隐人间。饶君讲得千经论。一句临机下口难。

  菩萨声闻未尽空。人天来往访真宗。争如佛是无疑士。端坐无心只么通。

  此生不息息何时。息在今生共要知。心息只缘无妄想。妄除心息是休时。

  迷人未了劝盲聋。土上加泥更一重。悟人有意同迷意。只在迷中迷不逢。

  夫人学道莫贪求。万事无心道合头。无心始体无心道。体得无心道亦休。

  眉间毫相焰光身。事见争如理见亲。事有只因于理有。理权方便化天人。一朝大悟俱消却。方得名为无事人。

  人情浓厚道情微。道用人情世岂知。空有人情无道用。人情能得几多时。

  寻牛须访迹,学道访无心。迹在牛还在,无心道易寻。

  ○卷二九·玄沙颂

  玄沙游径别,时人切须知。三冬阳气盛,六月降霜时。有语非关舌,无言切要辞。会我最后句,出世少人知。

  奇哉一灵叟,那顿许吺々。风起引箜篌,迷子争头凑。设使总不是,虾蟆大张口。开口不开口,终是犯灵叟。欲识个中意,南星真北斗。

  万里神光顶后相。没顶之时何处望。事已成意又休。此个従来触处周。智者聊闻猛提取。莫待须臾失却头。

  ○卷二九·招庆省僜颂

  示执坐禅者。

  大道分明绝点尘。何须长坐始相亲。遇缘傥解无非是。处愦那能有故新。散诞肯齐支遁侣。逍遥曷与慧休邻。或游泉石或鹧铗。可谓烟霞物外人。

  示坐禅方便。

  四威仪内坐为先。澄滤身心渐坦然。瞥尔有缘随浊界。当须莫续是天年。修持只话従功路。至理宁论在那边。一切时中常管带。因缘相凑豁通玄。

  ○卷二九·桂琛明道颂

  至道渊旷,勿以言宣。言宣非指,孰云有是。触处皆渠,岂喻真虚。真虚设辨,如镜中现。有无虽彰,在处无伤。无伤无在,何拘何阂。不假功成,将何法尔。法尔不尔,俱为唇齿。若以斯陈,埋没宗旨。宗非意陈,无以见闻。见闻不脱,如水中月。于此不明,翻为剩法。一法有形,翳汝眼睛。眼睛不明,世界峥嵘。我宗奇特,当阳显赫。佛及众生,皆承恩力。不在低头,思量难得。拶破面门,覆盖乾坤。快须荐取,脱却根尘。其如不晓,谩说而今。

  ○卷二九·惟劲觉地颂

  略明觉地名同异。起复初终互换生。性海首建增名号。妙觉还依性觉明。体觉俱含于明妙。明觉妙觉并双行。妙觉觉妙元明体。全成无漏一真精。明觉觉明明所了。或因了相失元明。明妙二觉宗体觉。体觉性觉二同明。湛觉圆圆无增减。此中无佛与众生。不觉始终非了了。不闻迷悟岂惺惺。是称心地如来藏。亦无觉照及无生。非生非灭真如海。湛然常住名无名。太虚未觉生霞点。岂闻微尘有漏声。空沤匪离于觉海。动寂元是一真明。觉明体尔含灵焰。觉明逐焰致亏盈。差之不返名无觉。会之复本始觉生。本觉由因始觉生。正觉还依合觉明。由他二种成差互。遂令浑作赖耶名。具含染净双歧路。觉明含处异途萌。性起无生不动智。不离觉体本圆成。性起转觉翻生所。遂令有漏堕迷盲。无明因爱相滋润。名色根本渐次生。七识转处蒙圆镜。五六生时蔽觉明。触受有取相依起。生老病死继续行。业识茫茫没苦海。徇流浩浩逐飘零。大圣慈悲兴救济。一声用处出三声。智身由従法身起。行身还约智身生。智行二身融无二。还归一体本来平。万有齐含真海印。一心普现总圆明。湛光焰焰何依止。空性荡荡无所停。处处示生无生相。处处示灭无灭形。珠镜顿印无来往。浮云聚散勿常程。出没任真同水月。应缘如响化群情。众生性地元无染。只缘浮妄翳真精。不了五阴如空聚。岂知四大若乾城。我慢痴山高屹屹。无明欲海杳溟溟。每逐旃陀JC诳友。常随猛兽作悲鸣。自性转识翻为幻。自心幻境自心惊。了此幻性同阳焰。空花识浪复圆成。太虚忽觉浮云散。始觉虚空本自清。今古湛然常皎莹。不得古今凡圣名。

  ○卷二九·敬脱入道浅深颂

  露柱声声唤,猢狲绳子绊。中下莫知由,上士方堪看。

  露柱不声唤,猢狲绳子断。上士笑呵呵,中流若为见。

  猢狲与露柱,未免东西步。任唱太平歌,徒话超佛祖。

  我见匠者夸,语默玄妙句。不善本根源,巧布祗园事。

  少室与摩竭,第代称扬许。我今问汝徒,谁作将来主。

  ○卷二九·法眼颂

  三界唯心。三界唯心,万法唯识。唯识唯心,眼声耳色。色不到耳,声何触眼。眼色耳声,万法成办。万法匪缘,岂观如幻。大地山河,谁坚谁变。

  华严六相义。华严六相义,同中还有异。异若异于同,全非诸佛意。诸佛意总别,何曾有同异。男子身中入定时。女子身中不留意。不留意绝名字。万象明明无理事。

  瞻须菩提。须菩提貌古奇。说空法法不离。信不及又怀疑。信得及复何之。倚筇杖视东西。

  街鼓鸣。鼓咚咚运大功。满朝人道路通。道路通何所至。达者莫言登宝地。

  示舍弃慕道。东堂不折桂,南华不学仙。却来乾竺寺,披衣效坐禅。禅若效坐得,非想亦何偏。经劫守闲,不出生死。为报参禅者,须悟道中玄。如何道中玄,真规自宛然。

  《金刚经》为人轻贱章诠云:“持经者证佛地也。”宝剑不失。虚舟不刻。不失不刻。彼子为得。倚待不堪,孤然仍则。鸟迹虚空。有无弥忒。思之。古

  僧问随色摩尼珠。摩尼不随色,色里勿摩尼。摩尼与众色,不合不分离。

  牛头庵。国城南,祖师庵。庵旧址,依云岚。兽驯淑,人相参。忽有心,终不堪。

  乾闼婆城。乾闼婆城,法法皆尔。法尔不尔,名相真轨。日暖月凉,海深山起。乾闼婆城,是非亡矣。

  因僧看经。今人看古教,不免心中闹。欲免心中闹,但知看古教。

  问僧云:“会么?”对:“不会。”会与不会,与汝面对。若也面对,真个不会。

  庭柏盆莲。一朵菡萏莲,两株青瘦柏。长向僧家庭,何劳问高格。

  正月偶示。正月春顺时节。情有无,皆含悦。君要知,得谁力。更问谁,教谁决。

  寄锺陵光僧正。西山巍巍兮耸碧,漳水澄澄兮练色,对现分明有何极。

  ○卷二九·白居易八渐偈

  唐贞元十九年秋八月。有大师曰凝公。迁化于东都圣善寺钵塔院。越明年春二月,有东来客。白居易作八渐偈。偈六句句四言赞之。初居易尝求心要于师。师赐我言焉。曰观,曰觉,曰定,曰慧。曰明,曰通,曰济,曰舍。由是入于耳贯于心。呜呼,今师之报身则化。师之八言不化。至哉八言:“实无生忍观之渐门也。故自观至舍,次而赞之。广一言为一偈。请之八渐偈。盖欲以发挥师之心教。且明居易不敢失坠也。既而升于堂礼于床。跪而唱泣而去。”偈曰:

  观以心中眼,观心外相。従何而有,従何而丧。观之又观,则辨真妄。

  觉惟真常在,为妄所蒙。真妄苟辨,觉生其中。不离妄有,而得真空。

  定真若不灭,妄即不起。六根之源,湛如止水。是为禅定,乃脱生死。

  慧专之以定,定犹有系。济之以慧,慧则无滞。如珠在盘,盘定珠慧。

  明定慧相合,合而后明。照彼万物,物无遁形。如大圆镜,有应无情。

  通慧至乃明,明则不昧。明至乃通,通则无碍。无碍者何,变化自在。

  济通力不常,应念而变。变相非有,随求而见。是大慈悲,以一济万。

  舍众苦既济,大悲亦舍。苦既非真,悲亦是假。是故众生,实无度者。

  ○卷二九·同安诗

  心印。

  问君心印作何颜。心印谁人敢授传。历劫坦然无异色。呼为心印早虚言。须知本自灵空性。将喻红炉焰里莲。莫谓无心便是道。无心犹隔一重关。

  祖意。

  祖意如空不是空。灵机争堕有无功。三贤尚未明斯旨。十圣那能达此宗。透网金鳞犹滞水。回涂石马出沙笼。殷勤为说西来意。莫问西来及与东。

  玄机。

  迢迢空劫勿能收。岂为尘机作系留。妙体本来无处所。通身何更问踪由。灵然一句超群象。迥出三乘不假修。撒手那边诸圣外。回程堪作火中牛。

  尘异。

  浊者自浊清者清。菩提烦恼等空平。谁言卞璧无人鉴。我道骊珠到处晶。万法泯时全体现。三乘分处假安名。丈夫自有冲天气。莫向如来行处行。

  佛教。三乘次第演金言。三世如来亦共宣。初说有空人尽执。后非空有众皆捐(缘)。龙宫满藏医方义。鹤树终谈理未玄。真净界中才一念。阎浮早已八千年。

  还乡曲。勿于中路事空王。策杖还须归本乡。云水隔时君莫住。雪山深处我非忘。寻思去日颜如玉。嗟叹回来鬓似霜。撒手到家人不识。更无一物献尊堂。

  破还乡曲。

  返本还源事亦差。本来无住不名家。万年松径雪深覆。一带峰峦云更遮。宾主默时纯是妄。君臣道合正中邪。还乡曲调如何物。明月堂前枯木华。

  转位归。

  涅槃城里尚犹危。陌路相逢没了期。权挂垢衣云是佛。却装珍御复名谁。木人夜半穿靴去。石女天明戴帽归。万古碧潭空界月。再三捞漉始应知。

  回机

  披毛戴角入廛来。优钵罗花火里开。烦恼海中为雨露。无明山上作云雷。镬汤炉炭吹教灭。剑树刀山喝使摧。金锁玄关留不住。行于异类且轮回。

  正位前。

  枯木岩前差路多。行人到此尽蹉跎。鹭鸶立雪非同色。明月芦华不似他。了了了时无所了。玄玄玄处亦须诃。殷勤为唱玄中曲。空里蟾光撮得么。

  ○卷二九·云顶德敷诗

  语默难测。闲坐冥然圣莫知。纵言无物比方伊。石人把板云中拍。木女含笙水底吹。若道不闻渠未晓。欲寻其响你还疑。教君唱和仍须和。休问宫商竹与丝。

  祖教迥异。祖意迥然传一句。教中广布引三乘。净名倒岳雷声吼。锾子孤潭月影澄。廛市卖鱼忘进趣。岩林饲虎望超升。虽知同体权方便。也似炎天日里灯。

  学虽得妙。栖心学道数如尘。认得曹溪有几人。若使圣凡无偏碍。便应砖瓦是修真。瞥然一念邪思起。已属多生放逸因。不遇祖师亲的指。临机开口卒难陈。

  问来只对不得。莫夸只对句分明。执句寻言误杀卿。只合文殊便是道。亏他居士沓无声。见人须弃敲门物。知路仍忘稚子名。傥若不疑言会尽。何妨默默过浮生。

  无指的。不居南北与东西。上下虚空岂可齐。现小毛头犹道广。变长天外尚嫌低。顿乾四海红尘起。能竭三涂黑业迷。如此万般皆属坏。更须前进问曹溪。

  白乐僻执。虽然僻执不风流。懒出松门数十秋。合掌有时慵问佛。折腰谁肯见王侯。电光梦世非坚久。欲火苍生早晚休。自蕴本来灵觉性。不能暂使挂心头。

  问答须知起倒。问答须教知起倒。龙头蛇尾自欺谩。如王秉剑犹王意。似镜当台待镜观。眨眼参差千里莽。低头思虑万重滩。各于此道争深见。何啻前程作野干。

  言行相扶。言语行时不易行。如乌如兔两光明。宁关昼夜精勤得。非是贪嗔懈怠生。菩萨尚犹难说到。声闻焉敢拟论评。然无地位长闲坐。谁料龙神来捧迎。

  一句子。一句子玄不可尽。飒然会了奈渠何。非干世事成无事。祖教心魔是佛魔。贫子喻中明此道。献珠偈里显张罗。空门有路平兼广。痛切相招谁肯过。

  古今大意。古今以佛示东南。大意幽微肯易参。动指掩头元是一。斜眸拊掌固非三。道吾舞笏同人会。石巩弯弓作者谙。此理若无师印授。欲将何见语玄谈。

  ○卷二九·僧润诗

  因览宝林传。祖月禅风集宝林。二千余载道堪寻。虽分西国与东国。不隔人心到佛心。迦叶最初传去盛。慧能末后得来深。览斯顿悟超凡众。嗟彼常迷古与今。

  赠道者。一语真空出世间。可怜迷者蚁循环。此生胜坐三禅乐。好句长吟万事闲。秋月圆来看尽夜。野云散去落何山。到头自了方为了。休执他经扣祖关。

  赠禅客。了妄归真万虑空。河沙凡圣体通同。迷来尽似蛾投焰。悟去皆如鹤出笼。片月影分千涧水。孤松声任四时风。直须密契心心地。休苦劳生睡梦中。

共收到 0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08月15日 09:27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