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言祖语 修行者的消息 (一九七八年六月~十月)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9年08月15日 · 最后由 443028295 回复于 2019年08月15日 · 27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恒实、恒朝法师著

恒朝

一九七八年六月九日 Big Sur 金山寺以南一五○哩

师父上人慈鉴:

华严经的确是妙不可言,而更加玄妙的,是亲身体会华严境界与日常生活,契合为一。此时此际,世人都能实践华严经上的教理。诸佛菩萨的行愿,绝非高不可攀、远不可及,存在于远古的过去际;相反地它是目前任何众生可以履行的道路。只要你有诚心便走得过且过通:

‘不为自己求快乐,但欲救护诸众生,

如是发起大悲心,疾得入于无碍地。’

上星期五,恒实和我在寂寥的公路上拜,忽然,果径法师、方果悟、萧果云同车来访,他们兴高采烈地说:‘快来啊!上人在圣路易秘士普,与你们聚会。万佛城的四众,坐著万佛城的大卡车,同来与你们欢聚。’

在该市镇的公园里,我们与上人及万佛城的师兄弟们会面。虽然经过数小时的长途跋涉,他们都洋溢著无量光辉,无量活力。他们不是为了自己而来,而是为了这两个三步一拜的师兄打打气;也是为了到洛杉矶的金轮寺,与佛友们共同砌磋佛法,‘广度众生’。上人还特意作了一首歌来勉励我俩。大家在公园里引吭高歌,使我们心中充满无限喜悦。

更有其他的境界,令我们衷心体会华严经和华严法会的不可思议。前天,当我们在拜的时候,我看见路旁有一条颇为奇特的蛇。它毫不畏缩,只张大眼睛瞪著我,我心里感到诧异。

当晚,我梦到一个很大的魔鬼,化作一条大蛇,整个晚上与我纠缠。那条蛇危害很多人,但我没法子降伏他。忽然,上人和法会上四众弟子出现。上人拍拍手掌,嚷道:‘大家打起精神来!’随即大放光明,我们各人围绕著他念佛。有人敲打一个瓶子,充当木鱼。不久,围绕著上人的人群,变成耀眼的光圈,个个沐浴在洁净的光明里,而圆圈也渐渐伸展,变得愈来愈大。

我醒来的时候,觉得安静而镇定,好像发高热后退烧的情况。虽然身体十分疲乏,但心里充满喜悦。此刻,昨天晚上读诵的一段经文,再次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菩萨愿一切众生,出生于如来智境界,周匝围绕,调伏安隐者。

下午,我们全体坐著金黄色的‘万佛城’巴士,驶向金轮寺。忽然间,我想到这个梦,恍如置身在那金光圈子里。很快地,我的精力回复了。到达圣德巴巴拉后,上人拍起掌来,说道:‘应该开始念晚课了!’

不久,整辆卡车洋溢著「南无阿弥陀佛’的念佛声,有人敲打著空瓶子,击拍奏节。真是令人难以置信——昨晚的梦境似乎重演一遍,这是一种言语道断,心行处灭的奇妙境界!

华严经,的确是妙不可言。而目前置身于华严法会的众生,是世上最幸福的一群人。他们不惧任何困难,来修持布施。我们抵达金轮寺后,便开始轮流说法,直至晚上十二时才休息。次日三点三刻便起来念早课。这就是修习菩萨行的表现。

上人及万佛城的师兄弟,这次前来探访,带来很多光明、温暖。我们的大卡车在路上走,不时有路人高攀双手打招呼,或者给予我们开朗的笑容。弟子唯一的志愿,是‘愿一切来生乘智慧船,转正法轮。’

南无大方广佛华严经!

弟子 果廷顶礼

恒实

一九七八年六月十一日 Big Sur

师父上人慈鉴:

我们在Big Sur市镇之南。气候炎热,天色晴朗。我们的工作,逐步向内发展,而每天的跪拜,变得更加专一。

以下是一些奇妙的事情:上个月的一天,当果悟、果善和果云居士把我们从金轮寺送回到公路上,那天我们拜完回到扎营的地点,看见一头巨大的灰狐狸,在我们二十码以外出现。两个晚上之后,我们在两里外的路边扎营。时已深夜,我站在山坡上运气,月色迷蒙,举目凝视远山。蓦地,那头狐狸又出现了,在我面前约四尺左右掠过,然后他又钻到树丛里去。

上个星期,果径法师、果悟和果云又路过此地。这一次是离上个会面地点以北,约三十里的小溪旁。当他们离去后,我便把空瓶子盛满食水。那头狐狸又出现了,然后它又隐没到葱绿的树林里去。此后再没有见到它的踪迹。

上人,五月是我们在途中经历事故最多的一个月。弟子已发愿,要降伏食欲,依照上人的指示,只吃八成饱。但是随之而来的感应却是很灵妙的:

沿途所遇到的阴阳怪气,似人非人的众生,已经不再出现。很明显的,他们是食欲所招惹来的魅影。

最见效的,是打坐时用功得力。我的身体觉得轻安愉快,不再昏沉!

现在,有足够的时间去修习其他应习的法门。

拜时更能专一。心灵有如一口长期干涸的井,忽然有一股清泉从井底涌出。

最大的礼物:吃完饭之后的几小时,神智清醒,不再昏昏欲睡;这无形中为我们增加了很多时间。

打坐时,我们很彻底地认识欲念的幅度。欲念愈见降低,光明便直线增长。

平常,‘自我’最喜欢吃得过多,然后他可以恣情放逸。现在,他受的打击最大!他知道我立意控制食欲,他很不高兴!

昨天,弟子稍为感到脱离欲缚的轻安,不觉欢喜雀跃!上人的德行,能把我从爱欲的樊笼里抢救出来。

‘菩萨摩诃萨,随所施物,无量无边,以彼善根,如是回向。所谓以上妙食,施众生时,其心清净。于所施物,无量无著,无所顾吝,具足施行。愿一众生得智慧食,心无障碍,了知食性,无所贪著,但乐法喜,出离之食,智慧充满。’

—华严经十回向之六、坚固善根回向—

自从减少食量后,有更多的感应:

很多的坏习惯,逐渐地、自然地,纠正过来。例如:走路时不挺直腰骨、时常迟到,不良的消化系统、常患腹泻等等;自从节制食量,这些问题迎刃而解,太神妙了!

‘此五欲者,是障道法,乃至障碍于无上菩提。’

—华严十行品第二饶益行—

一向,我忽略了食物是障道因缘,是欲念的火炉。财、色、名、睡是障道法,我看得比较清楚。然而我对食物的贪著,却没有仔细地研究。三步一拜中,我把日中一食当作每天的待遇,每天的’逃避’。可是,每天只要吃多了一点,我的’自我’便恣欲放肆起来。有时候,到下午五时,我还在打噎;或者晚上坐禅时,肚子还有消化不良的征兆。说来奇怪,我没有早点醒悟。我贪取食物,却障碍道业的进步。我的心念,是烦恼的根源;我的身体,是受报的方所。

‘修行,就是降伏身心——把身体炼成金刚,疲倦的时候,也能继续向前,还要断一切妄想。’

—上人的指示—

每天,我们吃的不算多,总括起来是一满钵;可是,对于修行人来说,已经太多了。在我吃饭的时候,一半是为了滋养色身,一半是为了满足馋欲。

从前,每当我吃得过多,我感到自己在欺骗。但总硬不了心肠,彻底制止贪欲。然后,外面的助缘,不请自来。我们俩人的大饭钵子,被贼偷去了,当天,及次日,我们只好少吃一点,待打坐时,却感到特别轻安。我们的身体感到舒适自在,不似平常那样沉滞、昏钝。我才领略其中的奥妙:佛法是高超而微妙的;吃得过多是粗劣而平庸。每天既然拼命去争取至高无上法,为何在日常生活上却被食欲绊著脚?真愚蠢!

上人说:

‘我们吃够,可以活下去便好了。修行人不用关心营养的问题。如果完全不吃,这个身体会死亡,所以要吃饭,但吃到适可而止。这便是中道——不太过、不太少,恰得其度。’

恒朝和我立志要听上人的教诲,于是尽力去节制食欲。最初三天最难过,一旦过了这关便是觉心体灵明,神清气爽,这就是节食的最佳效果!为了满足我们身体上的需要,我不需要吃那么多;吃得过多,远远超过生理上的需求量,无非为了满足‘自我’意识所产生的口腹之欲而已。

‘修行人必定要忍受两种考验:欲念和痛楚。’

过了不久,考验来了。在节制食量的第一周内某日晨间一觉醒来,饥肠辘辘。早上跪拜时,腹部绞痛,连笑的力量也使不出来。此时,我执著境界,心念又随著老习气跑了。我失去了忍耐力,去熬过这个难关。结果我的‘自我’又兴风作浪。

上人曾说:

‘你要清楚地认识自己的动机,要明白这个动机是清净的,还是染污的;在这儿用功夫,才是真正的力量。’

吃饭时的考验:我已吃了八成饱,差不多愿意停止。可是,早上的时候已种下贪欲的种子,现在这个种子结合外缘出来作怪了:眼见锅子里还有一点剩菜,不好留到明天。我没有用择法眼,一股脑的把菜吃了,结果铸成了大错。我的腹部立刻起了不良的反应,整个下午,我心神外驰,不能集中——这是贪食的果报。

‘魔障的根源,不过是你心里一丝细微的妄想,一旦结合外缘,势力增长,便化成鬼魅……你不能被它动摇!’

好了,吃饭后我们继续拜。忽然,一辆灰色的小跑车在我面前煞车,停下来。一位女郎,赫然出现。她的声音充满磁性,有五尺十寸高,满头金发,穿上诱人的黑色晚装长裙子,佩戴银首饰,婀娜多姿地向我展露微笑:

‘你在这儿干什么?快点跟我来吧!我们到附近的温泉去沐浴,我请你吃中饭。来吧!我也是佛教徒,快点上车!’

啊呀!老天爷!快点收敛目光,以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赶紧继续拜。那女郎三番两次的来挑逗我们,后来到没有什么希望,才慢慢离去。明天不能吃过量。

‘修道有如百尺竿,下来容易上去难。’怎样去把握‘百尺竿’?真的要尽心竭力。我们洞悉自找苦吃的习气。身为三宝弟子,当我们真正用功时,永不会孤立无援。

弟子 果真顶礼

恒朝

一九七八年六月十八日 三藩市以南一四○哩第一号滨海公路

师父上人慈鉴:

华严经太玄妙了!它是清净无垢的金针宝筏,它能对治我们身受的一切病患和所面临的任何虚妄境界——从途中所遇的野兽,到路上基本的生存方法——无一不在华严妙法的涵盖之下。附近的很多居民未曾听闻佛法(至少今生未曾听闻)特地每晚出来,倾听恒实把中文的经典翻成深入浅出的英文。他们 异口同声地表示,这个法门无量,妙用无穷!他们很欣赏恒实能够把东方古国的语文,译成畅顺平易的英文。他们听得丝丝入扣,全神贯注。一个男人说:‘为什么从前没有有在西方这样做呢?我真不明白。这部经所阐扬的道理是最奥秘的,是我生平闻所未闻的。经上所说。经上所说,一切真实不虚。为了印证这句话我曾细心咀嚼经中一句偈颂,过了几个星期我仍觉得余味无穷。’

今天,华严经助我解答了两个问题。本来,答案已在我心中酝酿许久,但经文把它扩而充之,令这个真理发扬得更灿烂。我们拜得愈多,心灵愈能与经典契合。心神与经典愈加契合,我们的生命便愈加速返回自然的大道上。

居士:‘外面又冷风又大,下雨时你们一定感到很难受。’

恒朝:‘我们每天更快乐,气候不会影响我们的心情。’

居士:‘那么你差不多到达了。’

差不多‘到达’那儿?直至每个众生都已到达,我们都未曾到达。如果我们到达了,而尚有人未到达,那又怎能说我们已经‘到达’呢?只要世界上尚有痛苦,我们的使命就未完成。直到一切众生证得究竟安乐,我们才真正‘到达’。

‘菩萨所得胜妙乐,悉以回向诸群生,

虽为群生故回向,而于回向无所著。

菩萨修行此回向,兴起无量大悲心,

如佛所修回功德,愿我修行悉成满…

不为自身求利益,欲令一切悉安乐。’

—华严经十回向品—

我们有很多工作,没有时间打妄想,甚至怎样‘到达’,怎样‘回向功德’的妄想,也无暇去打。修行是自自然然的,不用去想它,不及盘算。只要我们一心礼拜,万事皆应因顺缘,一切分别也会消逝。

居士:‘有人说是你最喜欢的食物,所以我们带来很多。’

恒朝:‘我们没有什么最喜欢的。一切都是我们最喜欢的;一切都是一样。’

什么能令众生最喜欢的,便是我们最喜欢的。人们喜欢布施什么,就是我们所喜欢的。常常有人问:‘你需要什么呢?有什么特别的东西?’

我们的答案总是:‘随你喜欢。你喜欢给我们什么,就是我们需要的东西。’

华严经上说的很清楚:

‘以不贪著我,及以于我所,是诸佛子等,

远离诸怖畏,常行大慈启,恒有信恭敬,

惭愧功德备,日夜增善法,乐法真实利,

不爱受诸欲,思惟所闻法,远离取著行,

不贪于利养,唯乐佛菩提,一心求佛智,

专精无异念。’

—华严经十地品—

为了自己谋求利益,我已经浪费很多时间。现在放下私欲,不为它忧愁,反而轻松自在。‘一心求佛智,专精无异念’,就是EVERYTHING”S OKAY 。能够拿出这种心便是报父母恩,最圆满的布施。

弟子 果廷顶礼

恒实

一九七八年六月十九日 Big Sur

师父上人慈鉴:

‘菩萨愿一切众生,离诸怖畏,菩提树下摧伏魔军。’

—华严经十回向品—

当我们坐著金黄色的大卡车(万佛乘)到洛杉矶,我心里把西方的佛法,比喻成一辆车子。上人的弟子,是车子各部份的机件,大小形状各有不同,但其实用价值却无分轩轾,因为车子缺少任何一个零件便不能开驶。由此可知一个引擎没有其他配合条件不能转动——比如车轮、汽油、车身、司机和修理技工等等。

当我们看见一部好的车子,不会单独赞叹它某一部份。不会说:‘这部车子的活塞环最好!’可是,我们会说:‘这部车子能够载很多人,同往究竟安乐。’

三步一拜也是一样。如果旁人太注意三步一拜,单独赞叹我们,有如忽略了车子里其他的零件。我们只是两个随著上人出家的弟子,暂时在寺外做我们要做的工作。因为三步一拜在公路上进行,所以常在众目睽睽之下。其实,我们仅是金山寺、金轮寺、万佛城的一份子。我们能够尽一分力,是因为其他的部分也尽他们的力量;彼此如水乳交融,相得益彰,打成一片。大乘,是部宏伟的车子。’

可是,车子里若没有驾驶员,没有纯熟的修理技工,便不会转动。上人曾把自己比作一个修理技工。他的工作,是修理世上泄了气的轮胎。在三步一拜时,我们尽量做最好的轮轴,或内燃机,或任何一种零件。

大家也不需要赞叹车子某一部份。最主要的,是你本身踏上车子来,与大家一齐向前驾驶,载运一切众生,‘往诣不思议的菩提树。’

六月十九日

公路上所目睹的现象:

三步一拜途中最长久的‘奇迹’,仍然令我百思莫解。每当我连续地打妄想,便有车子在我身旁按喇叭。时间配合得太凑巧了,绝不是偶然。每当我沉醉在白日梦里,忽然‘叭!’一个喇叭声把我从迷梦中惊醒。每当我专心一意地跪拜时,车子便蜿若游龙地驶过,对我毫无惊扰,因而两个出家人,能够任运自如地与公路旁的草丛打成一片。一有妄想,车子立刻变成车轮压蛋机;而刹那间我们又变成两个衣履不整、边幅不修、发妄想狂的迷途青年,在尘土飞扬的公路上爬行……‘叭!叭!’

‘嗨,快点醒来!’

谁能怪这些喇叭?他们怎会知道?当我打妄想时,我投射出的影像是怎样的?换言之,我给人留下什么样的印象呢?

Big Sur公路巡逻警察车, 在我们身边停下来。我们与法律有什么相涉吗?不是。警察维德从车里走出来,说道:‘嗨!朋友,正如你预先说过的一样,你们真的度过最危险的一段路途,内子愿意为你们烤一些糕饼,你们喜欢什么?水果饼?小点心?’

Big Sur湾,素来是加州最浪漫不羁的狂士大本营。这一带沿著太平洋的海湾,屏障天成,峭壁环抱,高耸入云;海啸与松涛,吸引了很多沈于幻想想的年青人,蜂涌云集,故此地风光,五光十色,无奇不有。在我未出家之前,在我圈子里的朋友,都认为此地是嬉皮云集之胜地。你猜第一位是谁?

今天我们刚拜过一个加油站,就听到老 的声音:

‘波比,你来看这两个,我从未见过这么奇怪的人。行三步,然后跪下去吻泥土,真是怪中之怪,前所未有……’

对了,我们是酷爱的平的‘疯人’,愿意对治一切烦恼和恶习,让人们清净,让整体解脱!

两个来自圣露易士镇的男人,前来询问隐逸者的生涯:

大卫:‘你们两个出家人很特别,不像主流文化的产品。’

恒朝:‘其实我们所隶属的教派,是博大精深的佛教,是流布整个星球的文化主流。不要以为此时此际的生活方式便是主流;周末的足球赛、汉堡、喝啤酒等等习俗,只在近年来才风靡一时,形成文化的主流。我们的上人常常说:“当你干得真实时,很多人以为你是假的;当你耍花腔弄虚假时,很多人以为你是真的。”人就这般奇怪。’

大卫:‘你们佛教徒的工作,增加了我的信心和勇气,也鼓励我更加认真地回光返照。’

弟子逐渐学会求得更少,布施得更多,一切顺乎自然。今天,在山峡间,我们遇到时速五十哩的大风暴;还见到红狐狸,四尺半长的大蛇,糜鹿群、乌鸦、大鹰,和遍地开放的甘菊花。满月了,我们的内心也盈满了。坐禅的味道比吃饭更微妙。

南无华严海会佛菩萨!

弟子 果真顶礼

恒朝

一九七八年六月

师父上人慈鉴:

我们又遭遇贼劫了,虽然丢了东西,却换来宝贵的教训。

(一)弟子的饭钵及部份的食物被偷走。我们的钵子实在太大,像一个弹性的食品室。师父的无底坑偈颂有云:‘贪心有如无底坑,填之难满嗔恨生。’我们的饭钵就是‘无底坑’,无论怎样填也不会满。吃饭时无论怎样把食物加进去也不超过‘一日一钵’的量。我也知道自己吃得太多,妨碍修行。就算多吃了一口也会阻挠坐禅,令我心神散乱而不自在。(很明显的,嗔意及痛楚皆从贪心生出来。)但我们一直不够老实、不肯放下。现在可得到一点加被,使我们好好的改过。

(二)我们的闹钟也被偷去,因为我们未曾好好地用它。不是我们‘转’闹钟,而是闹钟‘转’我们。打坐时老是看著它,等候钟响,这无异欺骗自己。我们没有正降伏身心,只注意自己能捱多少时间而已。

(三)衣服也被偷了,但奇怪的,只有我们最喜爱的衣服,最能保障‘臭皮囊’全舒适的衣服才被偷走。不是说我们的衣服很名贵,但我们仍旧依赖著衣服来卫护虚妄的‘我相’。俗语有云:‘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修行人却应该保持‘败絮其外,金玉其中’。但弟子不仅没有顾存身内的金玉,反而执著外物及肉体的舒适。现在总算得到帮助,令我们快点放下最难放下的执著。但这种想法仍然是渺小而自私的。

那些贼又怎样来呢?如果我们不是那么贪心,那么放不下物质,贼也无从可取,无从可贪。贪心引来盗贼,嗔心引‘意外’及灾难。可以说贼是我们心里造出来的。妄想及习气只会引出更多的妄想及习气。

这是本星期最大的教训:‘他非即我非’;‘一切唯心造’。杀生就是用你的手或武器去夺取他人的性命;嗔恚等于思想上的杀戮。偷盗是取不属于自己的物件;贪心是思想上的偷盗。妄语是不讲老实话;是非、诽谤等都是妄语。如果总认为自己是第一,比谁都好,这就是在思想上打妄语了。

尽管罪过是由‘身、语、意’犯的,也同样是罪业。这形成了一股‘黑气’,就是卑劣、腐坏的气氛,能污染整个世界,使众生不乐。我所造的恶业,能招引更多的恶业,如癌症一般蔓延,形成所有的灾难、祸害及痛苦。

昨天,整个心都被我慢及嗔恚的乌云遮盖了,我还不自觉。从车子走出来时,刚巧看到反光镜中自己的影子:多么的丑陋!‘这一团乌气究竟是谁的杰作?’我反问自己。‘这不行的,连你自己的思想都现出丑陋,怎能利益他人?’从自己脸上的阴影看出世界上所有的毛病。

第一次,我真正觉察到自己的贪、嗔、痴、我慢及嫉妒能污染了整个空气,专门招引旁人坏的一面。我的毛病不仅属于我私人所有,还能直接引起他人的烦恼及 局促不安。华严经上说:心行能普遍造成一切世界;所幸善知识能猛力一撕,把整个疮疤连根拔起。上人要我们即时痊愈,我们一天没有成佛,他就要继续负起医生的责任,救治他患病的弟子。也许,很多劫之后,终有成功的一天。那时候,大丈夫的使命圆满了,我们也可以一同聚集到万佛城,‘微尘世界,辉映莲台!’

弟子 果真顶礼

共收到 1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08月15日 09:19
96

恒实

一九七八年七月五日 卡米尔以南

师父上人慈鉴:

华严经上说:

‘菩萨持戒圆满,于戒无所著,恒离诸憍慢,净戒波罗蜜。’

上人时刻叮嘱我们要守规矩。对于素来不修边幅、放肆颠倒的美国青年人,这种训诲最难行持。‘守规矩’,似乎是最呆滞、最没有价值的一回事。但三步一拜,使我深深体会到这个教条里含藏著无量的智慧。此刻,我要尽心竭力,洗心革面,学习‘守规矩’。

记得有位法师曾叙述一个故事:

有一天,上人正接待一位来访的男居士。忽然间,上人转过头来,声色俱厉地向这位法师发问:

‘在金山寺,什么是最重要的?’

这位法师也不假思索,毫不犹疑地回答:‘每个人都要改过自新!’

这位法师说:‘可能答得及格了,因为上人连眼也不眨,若无其事地继续与来宾交谈;虽然,那位男居士不免有点惊讶。’

为什么‘每个人要改过自新?’因为当我们初来金山寺时,大部份的人都不懂守规矩,也不懂修道的方法。否则,成佛作祖又有何难?为什么?因为八万四千法门,和诸佛禁戒,无非为了协助众生趣向菩提。这些法门是绝对有效。如果我们认真用功,成功便很快在望。

在海岸旁往北拜,我发觉到自己,多数时间不守规矩,多半的时候,我不懂得如何去用功夫。偶然自我警惕,循规蹈矩对症下药,效果便神速无比。所以,我一定要改过。所谓‘守规矩’,就是遵循节制身口意的律仪。我必要勤习、思惟、尊重这些教规。因为它们是抵达目标的捷径;也是修福修慧的基石。

守护戒律,要如护眼中珠。戒律,是诸行的颠峰。过去现在诸佛,皆是修习戒律而圆满功德;未来诸佛,也要从戒律入门,直至证得‘无漏’解脱,才能圆满如来十力及一切种智。戒律是最后的胜利者,它能够净化身心,使之达到最崇高的境界。历代圣贤之所以能流芳万世,是因为他们灰身泯智,克己除私。我们若希望成圣贤,首先要学如何循规蹈矩,藉以净化身心。

虽然说菩萨不著于戒律,但不要在这儿会错意。菩萨是诸行修证圆满,心无挂碍,才不著一法。在金山寺,曾有一个小沙弥问上人:

‘为什么要这么多的规矩?’

上人回答:‘因为你不守规矩,你若是守规矩,就不须要这么多规矩。’

菩萨已降伏我慢和偏见,已返相还源,他是凡事能从心所欲而不 矩,所以他才不著于戒律。可是,我们这班初学者,必要依止戒律修持。有如在大海里要依止渡人筏,乘风破浪当我们抵达彼岸,自然就不用背著筏了。

所谓恒离诸骄慢;戒律是永恒的——永恒的真实。但是因为我们被骄慢和私欲遮盖,可能会谤佛毁戒,频频造业,自招恶报。我已经浪费了很多时光, 出规矩而挣扎,那时候我尚不知道,如来的清净禁戒,是最容易、最快速的成就方法,否则我会为自己省去很多麻烦。

守规矩,不是勉强的,因为诸佛戒律是道之本源,法尔自然。真正勉强的人,是被情欲的波澜所牵,激湍回复。这是根本信心的问题。如果你对圣贤的方法有真诚的信心,你会有足够的勇气去躬行实践,也会快捷地成就。

我明白了守规矩的重要性。以下是我和‘自我’再度讲座这个问题的对话:

‘可是,好辛苦啊!’

‘当然啦,但是每一个人都要改过自新,所以佛教里才设有规矩。你是‘自我’,你跋扈骄惰,现在我要守规矩,一步一步地把你溶化。’

‘你学佛法,不是为了追求自由吗?为什么反有这么多规矩,岂不是自我约束?’

‘直至我圆满诸佛的教诫,才是真正的自由。所谓发挥自由,其实是自私的我见

作祟。这是臭秽污浊的。真正的自由,是时刻不逾矩;真正的快乐,能够忍受痛楚。在你还没有学会守规矩之前,你所发挥的,绝不是佛法的灵性。’

‘不过,你是美国人;美国人一向最赞扬反叛者、创新者,我们都有叛逆的细胞。’

‘听著!老友!当无常鬼请你去见阎罗王的时候,你去告诉他,你不想守规矩,看你有什么办法!阎君不但接见美国人,他对瑞典人、非洲人,乃至所有人种,皆是一视同仁。他是最民主的。’

在我还未成为地狱里的一份子时,我要慎重其事,严持戒律,毫不苟且,如救头燃!

弟子 果真顶礼

恒朝

一九七八年七月十九日 卡米尔

师父上人慈鉴:

在我们拜的公路上,从早上六点,直到半夜,车子都是一辆紧接一辆,如游鱼过海,川流不息。引擎的咆哮和车轮的煞车声,暂时代替了萧萧的海风与松涛。我们已拜进市区,完成了此次旅程的一半。

有很多人,从未见过出家人,从未见过三步一拜。他们都问:‘为什么?’,‘三步一拜怎能去帮助整个世界?’,‘这对你个人有什么利益?’等等问题。

为什么?因为世上太苦了,充满了灾难和杀人的武器。世上人心险恶,道德沦丧的原因,是因为我们内心斗争沸腾,杀戮不已。想要整顿自心。‘一切唯心造。’贪、嗔、痴,带来灾害和苦恼,也能掀起天灾人祸,荼毒宇间一切生灵及国土,姑勿论其大小广狭强弱,大众与个人——如水与波无分彼此,同一体性。小能变大,大能容光焕发小,故华严经上说:‘一世界种能生诸世界。’;又‘小世界即是大世界,大世界即是小世界……不可数世界能入一世界,一世界能入不可数世界。’

为了整顿这个小世界,我们发心三步一拜。心净即佛土净。佛法是深入万物枢机的钥匙。要真正利益世界,必须回光返照。就我个人来说,是不再向外冀求和平快乐,不再怨天尤人,应该洗心革面,改过自新。

我们愈加忏悔已过,愈加明白大家是一体一气、一心一性。万物是我,我是万物,即是庄子所说的:‘与天地之精神往来而不傲倪于万物。’有利益天下,即是有利于我;无人无我——才能牺牲小我,成全大我,这就是大慈悲。

故华严经又说:

‘菩萨愿诸众生,善入诸法平等,了知法界与自性无二。’

有很多人问我是什么教派的。我便答:

‘我们是大乘教,所有众生都相容并包,来者不拒。我们的使命,是要度尽一切众生,方告完成。我们都是一家人,一切众生,皆能成佛。’

路人的印象和对话:

有人从一辆车子里喊道:‘老友!快点吻吻泥土,哈哈!’

一个卡米尔的青年人:‘可是……可是……你们不是道地的美国人吗?’

在马利布桥上曾见过的女人又出现了。一早,我们刚拜到卡末尔桥边,她跟一个男人走上来。她对著恒实说话,没有得到任何反应。

‘你们有没有碰到过冬天的豪雨?’她的声音有点阴阳怪气,跟一年前是一样的。她站在我们后面,悄悄地窥视著、等待著。稍后,她合起只掌,问讯之后,迳自离去。一个心情快乐的男人,背著背囊,在我们身旁走过,合起双掌,口里诵念:‘ 唵嘛呢叭弥吽。’,然后鞠躬。

在卡米尔的女人:‘我也是佛教徒,已经入教很久了。’

恒朝:‘是吗?’

女人:‘是的。你听过密勒日巴吗?’

‘当然啦!’

‘我就是密勒日巴。’

每天,我们从自己身上找出毛病和愚痴,每天也竭力蠲除这些毛病。万物都为我们说法,我们也喜悦地谛听。每一天,内心更加静寂,外面更加空虚,而内外也互相契合。一切顺乎自然。在我们的右面,汽车和摩托车以六十里的高速飞驰而过;在我们的左面是高耸入云的忪柏,周遭的树木缓缓地转变颜色,一切都在变动不停之中,只有我们,以缓慢而合中道的速率,每天拜一哩,从朝至募,恒不退心,昼夜六时,勤求佛道——还有比这份工作更奥妙的吗?

南无观世音菩萨!

弟子 果廷顶礼

恒实

一九七八年七月二十日 蒙德里三藩市以南约九十哩

师父上人慈鉴:

弟子已抵达蒙德里省。这二个月来,在Big Sur的海岸拜,与海啸风声为伴,此刻又回到市区里来。多奇妙!一念不生我法一如——内心与法界融为一体,清净恬淡。一旦举心动念,便失去整体的感觉,人我之分自他之别,油然而生。这时候,Big Sur、蒙德里、万佛城,都变成地图上的名称,而中间只连贯著无数里艰辛的跪拜。妄念一止,心平如水,一切差别也随即消逝。那时候,不管我们身处何方,还是一心一意地向万佛殿里的千手千眼观音菩萨顶礼。

华严经上说:

‘云何为世间,云何非世间,世间非世间,

但是名差别,三世五蕴法,说名为世间,

彼灭非世问,如是但假名。’

—夜摩宫中偈赞品—

言语和名词都是识心的产品;这种思想的工具,虚妄不实。因此上人常谆谆告诫:

‘不要打妄想,正要打妄想的时候,就要立刻截断微流!’

妄想,能创造我们所居住的世界和器物,妄想能令我们起惑造业受报。十法界不离一念心,从地狱到佛地,还是依照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常规。当我们心与道合,便是朝著正确的路上走。

三祖僧璨大师在信心铭中曾说:

‘多言多虑,转不相雁;绝言绝虑。无处不通。’

在最近的禅七,上人曾说:‘无心道人与佛齐。’

弟子:‘上人,我很想摆脱俗念,只存佛念。’

上人:‘好,你来告诉我,什么是佛念?’

弟子:‘哎!佛念即是无妄念,而我的妄念多得很。’

上人:‘因为你有大多妄念,你才不知道。不能形容,不可捉摸,即是佛。一切言语皆是皮毛上的功夫。妄心喜欢向外攀缘,但外面根本无一物可攀。要到言语道断、心行处灭,才能成佛。你还有心念的时候,功夫还未到哩!’

弟子:‘原来,无念即是佛念!

‘行住坐卧,不离这个,

若离这个,便是错过。’

‘菩萨愿一切众生,获无疲厌金刚身。’

—华严经十回向品—

‘修行是为了降伏身心。降身,使它在疲倦的时候,仍可以继续工作;伏心,来对治妄想。’

—一九七八年五月上人于金轮寺—

上人的教诲,对治身心是双管齐下的。三步一拜途中,我领悟了修治身体的道理,即是将陈旧、衰弱、阴暗的臭皮囊,换成活力充沛、朝气蓬勃的阳刚之身。每天照例地拜、坐禅、练太极拳和运气,加上节制食量,在我整个宇宙里,产生肯定的作用。心神专一,源于静寂。’运动、能调剂身体;静寂,能培养心灵。’这是上人所说的。

愿一切众生,成就本有光明和不动佛性。愿观音菩萨大慈大悲,赐与安乐。

南无大方广佛华严经!

南无华严海会佛菩萨!

弟子 果真顶礼

※从一九七八年七月二十七至九月三十日,恒实、恒朝法师参加法界佛教总会、法界佛教大学亚洲区访问团,在上人领导之下,一行十人前往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及香港各地弘法。

—编者—

恒朝

一九七八年十月二十八日

师父大人慈鉴:

我们拜出Santa Cruz市中心之后。面对著十多哩一望无际的滨海公路,才会到达三藩市。而这段路程中的一切,都是唯心造。当我能够拜得多,静坐得长久,闭上嘴巴,就是最快乐的时候。在我周围的人,也会感到更加自然及安宁。秘诀就是只管自己少管人,收拾身心。我决定把自己锻炼到毫不忧虑、又不发脾气。我在这圈套里耽搁太久了,结果只懂得染污了空气,使自己的头发添上灰白,脸上增加了皱纹。

华严经中有一段话描写‘菩萨不诤,也不陷于苦恼、焦躁,及嗔恚。他只知道惭愧、卑恭、正直。他常看守著自己的根性。’在日间我常思惟这一段经文,每一次它都能为了拂拭心头的阴影,令我骤然感到轻了很多公斤似的。我从未遇过像佛法这么奥妙及真实不虚的东西!

在Santa Cruz我们遇过Don Penners和他的家庭。他是本地的牙医,预备把产业卖掉,全家搬到万佛城来定居。他脱:‘我们很憧憬这次的搬家。万佛城是世界上最好的地方。上人真是个了不起的人物!’ Penners 说他第一次见到上人,不觉他有什么特别。上人的相貌年轻,精神充沛,不太像一位老方丈。’我对他不太礼貌的问:‘你是谁?’我还以为他是方丈的一位助手而已。我从未见过像这么大把年纪的人,却显得那么青春壮硕!他也没有回答我的发问。’

‘想起来,’Penners继续说:‘第一次遇到老和尚时,他没有跟我们说一句话。就有如对著一面大镜子,只见到自己的反影。老和尚他也没有摆出“你们好吗?…你们干什么”那一套应酬的话。过了相当时候,我才明白那一次的经验是多么的宝贵。我们得到一个很清晰的反影,足够我们切心检讨!’

在途中,偶然也遇到一些奇怪的人物。有一晚我正在老爷车后面泡茶,有两个男人走过来,问及三步一拜的行程。在一股似乎中规中矩的交谈中,他就说:

‘人家以为那稣会再来到世上,他们错了,是太空飞船会来。他们在太空外窥视人类,如一个农夫牢牢的瞪著地上的玉米。他们来时就会带走一批人——到别的星球去!剩余的入,会在地球上自生自灭,建立核子武器,污染环境。这在圣经上早已记载了。

‘噢,是这样吗?’

‘是呀,你读过圣经没有?’

‘从前有一段时期读过……’

‘但我完全读过了。那你将怎么办?’他很看急的追问。

‘办什么?’

‘当大空船飞来时,你跟他们一起走,还是留在地球上?’

‘我们只会一直拜,拜到万佛城。’

‘这样子?但………但他们一定会来的………我知道………’,他仰头望著天上的星,声音也逐渐消失了。

世界上有各种不同的看法。桓实和我发觉,无论什么境界来临,都是我们应受的,我们用什么角度去看它,它就变成那样子。如上人的偈颂:

一切很顺利。世间上没有一个大问题。

弟子 果廷顶礼

恒实

一九七八年十月二十八日 圣德古斯

师父上人慈鉴:

在Santa Cruz市,我们碰到恒朝的一位老朋友。恒朝说那朋友扮了一个鬼脸,就匆匆忙忙地走了。第二天清晨,未做早课之前,我还没有好好地管著自己的思想,便犯了规矩,为了一张很不正经的便条给恒朝。当我弯身去拿纸与笔时,就把香炉里的那支香打翻了,那枝香在我的大衣上烙了一个小洞。这个预兆,足以警惕我,但我完全忽略了它,仍旧冒冒失失地一错再错。

我在那字条上写著:‘你的朋友比利一定很惊讶!见到你这么潦倒,在泥巴里与你的同伴爬行,两人穿得破破烂烂的,对吗?’

在我还没有观察到他的反应之前我已知道自己做错了。他看了那张字条,面上浮起一种失望的表情,也没有说话。在早课及早课后的一个小时静坐之后,我有充份的时间来检讨。对自己的愚痴很后悔。我既犯了一次规,现大又要多犯一次,来弥补自己的过失。我再写了一张字条来道歉:‘写那张字条是我的错。(一)我犯了谤骂三宝之嫌,我说我们潦倒及衣衫褴褛,这是违背了菩萨第十条“谤骂三宝”的戒。(二)在你心目中,种下了怀疑的种子,例如:恒实真的觉得我们这么潦倒吗?(三)这无形中助长我的傲慢,和喜欢批评他人的毛病。其实我一点也不觉用潦倒,对你也绝对没有这种印象。那字条的语气尖酸刻薄,对你的朋友无半点慈悲心。出家人的衣服是最殊胜的,就算给我皇袍我也不肯替换。现在我应该用功,好使自己配穿上这些衣服才对。第一步就是不要再写此类浅薄无知的字条。只可以怪时间太早了,我的宝剑没有拿出来。打了个坏透的妄想,却在字条上露出马脚,很对不起,冒犯了你’………他非即我非………

修道就是走向康庄的道路!

今晨我好像历历分明的看到,万佛城将来会成为世界的模范宗教中心,十方豪杰云集,实践四海皆兄弟的构想。我们是开垦者,在康庄的中道上,在西方人从未走过的道路上迈步前进,正是华严经序文的‘剖裂玄微,照廓心境’。当我们的理想变成现实,万佛城就是一种新生命的皈依处,七彩如霓虹般的大家庭,‘广泛而具足’。我知道自己的责任,是做一个真正的佛弟子。怎样把自己的生命和行为贡献给全世界?最好的工作就是履行佛法。

修道者是回复健康的途径。我们的上人及经典是导师。上人如一位良医,对八万四千种烦恼,都有最灵验的药方。

本来,对治最大的疾病!——生死——的药方在我们身上,但我们看不见,不知怎样运用。这乃是由于众生的习气毛病,颠倒妄想的执著。所以需要医师来告诉我们:(一)我们身怀暗疾。(二)病源是因为心外求法。(三)有一个治疗的药方。(四)这药方就是佛法。

因为医师慈悲,他配制的药方正对我们的病症。但也要看病人是否肯耐心的服下这药方。到这阶段,学习佛法就等于自我治疗,自我复元。

当我们在Santa Cruz城里拜时,我明了自己患了多么严重的病。我以往的行为有如十恶的写照。我像魔鬼一样,把旁人拉进我的漩涡里,尽是一些杀、盗、淫、妄语、酗酒。这并不是说我已经完全改过来了,而是我日前了解自己病入膏盲,从前的习气多么厉害!但是,无论我要捱多少艰辛,要吃多久的药,弟子已下定决心,一定要完全痊愈为止!上人常乐的境界,华严经上菩萨的殊胜自在——这都是我衷心向往的圆满境界。

‘果真!你最大的毛病就是容易与人黏著,尤其是女人。’上人一语道破我的毛病。这是第一步,了解自己的病源。第二步就是察觉病征在我的行为上的表现。第三步就要把它转回头。就在今生,因为痴爱所缚,带给自己及他人多少苦恼!往昔因为种下不清净的种子,今生已经与某些女人发生不正常的关系,彼此受了创伤。很遗憾的,我在没遇到佛法之前,已种下根多罪孽的种子;将来瓜熟蒂落时,还要受果报。

但就在这时我要对症下药——怎样说呢?

如果不完全斩断情欲,永不能实践菩萨道,永不能成佛。因为我相信因果,我一想到今生所做的事,今生所荒废的心血,就可推测,将来要受的果报不会大自在。

上人这么慈悲,给我一个自治的法门。这药方叫三步一拜,和真心忏侮。每天我都诵念我的誓愿,要铲除一切爱欲,和所有众生返本还原,同复清凉。我的誓愿有一部份这样说:‘在以往我所种下的恶缘,我愿意在其他方式上受果报,而不再在淫欲的圈套里偿还。愿永远不在爱欲的缠抱下抵还宿债,从前我所造的一切恶孽,要恁我的愿力抵消它。’

可以吗?行得通吗?我能以后不再在爱欲的拥抱中旋转吗?我有这样的信心。在Santa Cruz的一个市场中心拜,忽然有人迎面浇下一杯橙汁。恒朝说这是‘不用杯子的供养’。是一辆路过的大货车里扔出来的,我立刻想起我的誓愿。当天下午(刚是十五、满月时分),从另一辆货车掷过来一瓶啤酒,把我浑身溅湿了。我立刻记起我的誓愿,要与一切众生,同返本来的清净。第二天还未做早课,我冲了一壶滚的热茶,一不小心把整杯热茶跌到自己的赤脚及膝盖上,顿时烫起了泡。立剩,我记起自己从前纵欲自私的行为,给予别人如烈焰灼伤般的痛苦——不是比这种痛楚更难受吗?

恒朝说:‘好呀!这一杯茶倒把你唤醒了!’这一连串的果报,是偿还我往昔色欲因缘的表现吗?我想是的,我相信是的。

三步一拜给我一个治病的机会。究竟谁投掷那些橙汁及啤酒?是我的善知识,是我从前曾损害过的众生,而今出现来帮助我把那堆积如山的罪业抹掉。烫伤我的热茶是同样一回事,‘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些Santa Cruz的女学生,样子天真无邪,怎会向我掷石头?连货车司机听后也会脸红的诅咒骂我?这是往昔的业报回复到我身上。她们是我的朋友、我的福田。正如华严经十行品的菩萨,当他见到一班乞丐正要来取他的肉吃,他便说:‘这些是我的好朋友,我从此处蒙益。不用我要求,他们已经来助我投入佛法。’

虽然,从某个角度来看,这种自治的修持好像怪难受;但公路上的压力,正是我们需要的刺激,好不容易才磨掉积聚巳久的习气毛病。这话听起来像一个苦涩的经验吗?我不以为然。能够籍此减轻我的执著,弟子是多么感激。上人说:‘全世界的毛病,源于一个自我。如果没有一个我,谁在不高兴?谁觉得痛苦?自我是一个幻像,你应该忘了它。果真!还是快点死了好些。’

这是良医的忠告,把我们的旧伤连绷带一齐扯掉了。净土皆出于众生的心念。世界上的好与坏,实际由我们的思想断定。意念消净时,人人受益,灾难也会随之消灭。思想污秽时,人人受苦,而祸害也随即降临。

上人常劝我们,应‘现身说法,利乐众生’。我开始明白由真心说出来的话比任何言辞响亮得多。如果心里在说正法,口里的言辞也会宣说正法。我从前不大了解一这道理——根本没有地方隐藏,也无法掩饰我们人的过失及妄心。昨天我正拚命地打吃东西的妄想。今天刚巧一辆校车经过,那司机居然下车,带来一包食物。他说:‘你这样子简直像饿慌了一样。’一个巴士司机,在公路上行驶五十哩的速度,又载著一班喧闹的小孩子——居然也能听到我的妄想!

‘说法’则是以身、语、意持戒。‘现身说法’即是息灭所有的贪心、嗔心、无耻心,而拿出慈、悲、喜、舍心来施与一切众生,‘利乐众生’就是消灭所有的自私贪欲。现在,我需要清净心思及降伏妄想,这才是说法的正途。

上人,您曾问我们有否碰见动物?奇怪,我们就立刻遇上一些毒蛇及毒蜘蛛。几晚前,我们正预备坐禅,又有一条银灰色的狐狸来窥探我们。

还有另外一件怪事:有一天早上当我们在寂静的公路上拜时,几十里的周围了无人烟,也没有屋宇及汽车的踪迹。突然地从岩石、山与海之间,出现一个女人。她朝我们这边走过来,身上穿著奇异的新衣服,脚上著名贵的皮鞋。她手中拿著一技长茎的花,走到我们身边只说了一句‘哈罗!’我们只管顶礼,她就离开了。对于她的来龙去脉,我一点也不知道。往往事情不只表面这么简单,我们发觉:唯一的保障,就是清净意念及信心。敬祝

法喜充满!

弟子 果廷顶礼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