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门故事 光做不说是真功夫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9年08月12日 · 最后由 443028295 回复于 2019年08月12日 · 142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光做不说是真功夫

高中毕业,我在S市的一家废品收购公司工作。

老板姓张,我称他“师傅”。师傅有着非同一般的本事,只要和他合作过的人,都会成为长期客户。

每个月,师傅都要到一个驼背老太太那里收废纸箱。路很远,货不多,没有利润,可他一直坚持去。我有些不解:“这样的生意为什么不推掉?”师傅摇摇头,微笑着说:“老太太信任我,虽然没有利润,可赚到了信任。她每天挨家挨户地收破烂,也不容易。”

一天,有个陌生男人打来电话,说有两百多公斤废品铝。在泥泞的道路上颠簸了一个多小时后,我们来到陌生人的家里。

他住的是两间小棚子,里面一片狼藉,中间堆着一小堆铝锭。我当时鼻子差点都气歪了,师傅低着头想了一会儿,叹了口气,叫我装车。没想到,男人竟要我们加钱。

他似乎吃透了我们不愿白跑一趟的心理,说每公斤要加三角钱。我再也忍不住:“无赖,我们没工夫伺候你。”

师傅却喝住我,耐心地给男人计算成本。哪知,男人根本不理会。

正争辩时,里屋传出婴儿清脆的啼哭声。男人赶紧抛下我们,钻进里屋,只听见他和一个女人说话。

等那男人再次出来,师傅改变了主意:“好,就按你出的价格。我们之间第一次做生意,我亏些钱,就当交了个朋友。”男人很满意,帮忙把铝锭装上车。

一路上,我十分生气。师傅看出我的心思:“每次出车都会赚,这次赚到一个朋友。那男人要养家糊口,还有个刚出生的小孩。如果他不说有两百多公斤,我们不会跑这么远。要求加价,是因为他的孩子需要奶粉,妻子需要营养,这几十元钱对我们来说没什么,对他来说,能解燃眉之急。”

后来,公司规模扩大。很多时候,我都是独立接单。唯独驼背老太太那儿,他总是亲自去。老太太多疑,只信任师傅。

短短几年,公司利润成倍地增长。后来,那个欺骗我们的男人,亲自找到公司,要卖一吨废品铝。这次是货真价实的,他还带来了样品。后来,他成了我们最大的废品铝客户。

再后来,驼背老太太去世了,师傅说:“以后没机会再往那儿跑了。”可是,几天之后,有电话打来,是驼背老太太家附近的机械厂:“我们厂每年都有十几吨废铁要处理,你们要吗?”

原来,这客户竟然是驼背老太太给争取的。机械厂负责废品处理的人,和老太太同村,老太太总对他说:“为什么不把废品卖给老张呢?他是个实诚人。”他想起老太太说过多次的话,便联系到了师傅。

一年一度的S市财富人物大会隆重召开,师傅是唯一的废品公司的老板。坐在高高的主席台上,他念着我写的稿子:“在我眼里,每个客户都可能会成为长期的朋友。生意场上,信任和友谊带给你的财富,往往会比预期的多出许多倍。一个成功的商人用钱来做生意,但不要以每次赚钱多少来衡量生意的成败。后退一步,是为了把箭射得更远。”

只读过初中的师傅,额头上淌着汗水,稿子念得结结巴巴。原来,他只会做,不会说。

在社会上,其实什么学历,什么证书都是什么不能被取代的东西,只有你的实力是不会被埋没的。有的人可能很懂得为人处世之道,所以总是把话说得很漂亮,然后到做的时候就只是用偷懒、耍滑来钻空子,这样的人可能真的得到了一定的、暂时的肯定,但是从长远来说,光说不做不会有什么前途,不是吗?

共收到 6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08月12日 09:13
96

打工为电影公映,只为了自己的梦想

2005年1月底,接近年关,灵岩山上纷纷扬扬飘起了雪花。一向热闹的浙江象山影视基地此时冷清了许多,只有在老街的尽头,一家客栈外面挤满了老老小小。章承祖站在屋子里,身旁的演员黄晓明和刘亦菲正在对戏,原来张纪中版《神雕侠侣》正在此处拍摄,门外都是来看热闹的。

章承祖一会儿低头看手里的剧本,一会儿抬头环顾拍摄现场,嘴里还不断小声念叨着。他并不是剧组的工作人员,用亲戚的话讲就是个微不足道的跑龙套的群众演员,演没有正经台词一闪而过的店小二。这样可有可无的小角色本来是不需要拿剧本的,但章承祖硬是死皮赖脸求着工作人员要到了大部分的剧本。当时的章承祖没有想到,这以后他会干出更多死皮赖脸的事情来。

神雕剧组在影视基地拍摄了三个月,章承祖就在那扎根了三个月,连过年都没有回家。片场的人笑他是最忠实的也是最傻的群众演员,没钱还天天去候场,家里人也都怪他太折腾,四十岁的人还天天混日子。

章承祖1968年出生在象山一户普通的农民家庭,作为长子的他,从小就被寄予厚望,父母取名承祖是希望他能够延续父辈的志愿,不再当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可现实总是很无奈,由于家穷母亲又早逝,章承祖初中毕业后就接下了祖祖辈辈种的田地,彻彻底底地当上了农民。

1991年,章承祖爱上了写小说,村里人怀疑阿祖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作家岂能是想当就能当上的?阿祖八成是真的疯了。1991年到2003年,章承祖写了六部小说,本本都是有生活原型的故事。新婚的妻子知道他有这个爱好,开始还是比较支持的,可后来发现越来越不对劲,因为章承祖写小说写像得了魔障,对家里的事情不管不问,好不容易做小工挣的钱全都花在写作上。要说写成了,有人看上能挣钱也是好事,可偏偏没人看上,出版社还说出书可以,但是得自己掏钱。劳心劳力整了十几年竟然整出一个赔钱货?妻子不干了。

章承祖铁了心地要将心头宝贝展示出来,既然没钱没名出不了书,那就换一条路,将它们拍摄成能公映的电影,到时候流传度会更广,自己的理想一样能得到实现。主意一定,他就开始寻思着将小说改编成剧本。妻子再也拗不过他了,开始起早贪黑在镇上贩菜养家。为了寻梦,也为了寻找知音,章承祖怀着对妻子和儿子的愧疚再度离开了家乡,身上只带了两百块钱的路费,在宁波开始了边打工边寻梦的日子。

剧本该怎么写?只有中学文化的章承祖不是很清楚,他急需要取经,光看书不行,还得看看人家是怎么样操作的。从此,章承祖开始了漫长的追剧组路,只要象山有电影拍摄,他就去看看,研究剧本还要顺带偷学怎么当导演。

跟剧组的时间长了,章承祖从门外汉变成了小专家,他将自己的小说改成了剧本。弄清了拍电影必须翻越的三座大山:第一是要向国家广电总局申请立项,第二是找投资和赞助商,最后是制作和发行。对于光杆司令的章承祖来说,每一座大山都能要他的小命,可是既然决定了寻找理想,就算头破血流也要坚持到底。

2008年,经过一遍遍打磨的剧本《荷花庵》终于定稿了,章承祖捧着它到处奔走,想找个单位或是导演来拍片,可跑了一年也没有什么眉目。章承祖开始明白自己拍电影也跟出书一样,没钱没名玩不转,他只怪自己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年底,章承祖找到了宁波一家名为神农戏剧的影视制作公司,软磨硬泡之下该公司的老总答应让章承祖挂靠,向广电总局申请《荷花庵》的立项,但公司不承担任何投资制作,也就是说章承祖一不小心成了独立电影制片人了,这让他哭笑不得。

2009年6月25日,盼了6年的《荷花庵》电影摄制许可证终于批复了,许可证有效期限为两年。章承祖攻下了第一座大山,四十多岁的他笑到眼角流出泪来。他想只要有通行证在手,后面的两座大山应该不会很困难,宁波的老板那么多,花几十万投资拍个电影应该不成问题,几十万对那些有钱人而言只不过是一辆车的事情。

街坊邻里的感人热浪

胶片电影成本太高,章承祖想将《荷花庵》拍成数字电影,前期拍摄费用大概需要80万。如何拉到这80万的投资是章承祖面临的新问题。从2009年下半年,章承祖就停止了打工,带着剧本、许可证和招商合作书开始一心一意地找投资。在人生地不熟的宁波,章承祖只能一个写字楼一个写字楼地找,大部分时候在前台就会被拦截下来,能见到老总的机会少之又少。

看着章承祖每天忙忙碌碌,起早贪黑,邻居管云芬给章承祖提了个意见,让他去找找象山出来的老板,说不定他们能看在老乡的分上帮帮忙。年近七十的管阿姨是宁波人,年轻的时候做过语文老师,后来又在医院当了会计,是个热心肠的老人家,她每天早上都会在月湖公园教人练太极,章承祖就是几个月前在月湖认识她的,巧的是两个人还是邻居。管阿姨在得知章承祖的事情后就一直很关心,总是鼓励他坚持下去。在管阿姨的张罗下,章承祖见了几个当地的老板,只有一位马总有投资意向。可让章承祖没有想到,过完年后这笔原本三十万的投资就化为泡影了,就因为掌握财政大权的马太太不同意。

2010年2月,章承祖又找了一个象山老板,打算好好地游说一番。早上7点,章承祖就到了公司门口等他,一直等了四个多小时,才被请进了办公室。

“说说拍的是什么吧。”坐在老板椅上的老总并没有让章承祖坐下来的意思。“电影名字叫《荷花庵》,说的是农村的姑娘董芳高考落榜后,受到打击精神失常,寄住在荷花庵中,恰巧遇到了家境境贫寒上不起大学,在山里采药的小伙子林可珂……”

“简单点说就是女娃病被男娃治好了,然后两个人相爱了是吧?”

“嗯嗯,是的,故事情节是这样的,但……”

“情节太老套了……这样吧,想要我投资也行,不过剧情得改,要不然没票房啊。要不你拍一部我的创业史,比你这个跌宕起伏,肯定能挣钱。”

几分钟的对话,被老板粗暴地打断了好几次,章承祖一直攥着拳头忍着,他想也许再贴些笑脸就能得到投资了。可他又想错了,这次谈话就这样无厘头地结束了,人家丝毫没有投资《荷花庵》的意思。

章承祖觉得希望越来越渺茫,他不得不将原先预计的80万压缩到50万。眼看着又过了一年,电影摄制许可证两年的期限就剩下一半了,可投资依然没有半分着落。章承祖越想越着急上火,竟然急出了病。现在的自己是穷得叮当响,半年没打工,不仅没有看病的钱就连吃饭的钱都没了。

深夜,声声的咳嗽惊醒了管阿姨,看着章承祖艰难的现状,慈母心肠的管阿姨掉下了泪。“阿祖,你别急,你先把病养好了,投资的事情或许还有其他办法。阿姨钱不多,但也能拿出个两万,阿姨投资你的电影,实在不行还有其他街坊呢。”章承祖明白,管阿姨也不富裕,他不能收老人家的钱,可自己现在已经是火烧眉毛了。“阿祖,我们也做了几年邻居了,你是什么样的人阿姨知道,就凭你的认真和执著,电影肯定能拍成,阿姨相信你。”

章承祖怎么也想到,电影的第一个投资人竟然会是退了休的生活并不富裕的老人家。2010年下半年,章承祖又开始一边打零工一边找投资。住在附近的阿娜姐是开中介的,她天天给章承祖留意工作,还给他送来整齐干净的旧衣物。住在后边的破烂王一淘到好书就送给章承祖,他总是说:“我这辈子也没崇拜过几个人,你章承祖算一个。”

2010年9月的一天,正在物流公司搬老酒的章承祖接到了一位操着异地口音郑姓女士的电话,说她想给些钱让章承祖拍电影,两个人约好在富邦大酒店那边见面。接到电话的章承祖高兴得不知如何是好,想着这肯定是一位有钱有好心的大老板,下榻在了富邦酒店。

可当章承祖找遍了富邦酒店,也没有找到那位说提着塑料袋拿着报纸的女士。章承祖又跑到酒店门口到处张望。这时,他看见酒店对面的火车南站广场上一个戴着草帽,手里拿着报纸的人正在努力朝自己挥手。等她靠近时,章承祖才看出来这是一位六七十岁的大妈,她的皮肤被晒得黝黑,穿着朴素的不能再朴素的衣服。她站在墙角,拉着章承祖的手说:“阿祖,终于见到你了,我前些天就听说你的事了,一直想见你,把这四万块钱给你拿去,写个借条。大妈没出息,是个失败的人,在这车站外面卖地图,捡了半辈子的矿泉水瓶……大妈知道人在最困难的时候有多么想得到别人的帮助。”大妈的眼睛里噙满了泪水。

外面的热浪一股股扑过来,章承祖想拉大妈进酒店大厅凉快一下,可大妈却摇摇头往后退了退,大妈的仔细让章承祖心疼。章承祖半晌说不出话,被感动的同时他也在做激烈的思想斗争,从前有人说他为了梦想抛妻弃子是自私的行为,他一直不那么认为,可此时当他拿着沉甸甸的四万块血汗钱的时候,他突然觉得自己是那么的自私。

几天后,管阿姨又介绍了两个附近的邻居给章承祖,她们一个是医院的保洁,一个普通的企业职工,她们都尽自己的能力给章承祖凑了几千块钱。

电影背后的买梦者

2011年春节期间,一场为章承祖“买梦”的活动悄悄上演了,在章承祖租住的宁波月湖旁,一些认识或不认识他的人你五百她一千。许多同样是去宁波打工的青年说:“大哥,只要你看得上,让我演啥都成。我们没钱,但是能免费给你演。”三月份,邻里的投资将近达到了十万,章承祖没想到,竟然会是这么一群人去帮他实现理想。面对这些无私的人,再多的感谢都显得空洞无力,章承祖决心要把电影拍好,决不能叫大家为自己吃亏。

而海口村那边,曾经骂他骂得最凶的农民亲人们也都凑了几万块钱,他们对章承祖说:“让你疯了二十多年,这次我们信你,也陪你疯一次,能不能拍成都不是最要紧的,希望你早点回家,做个好丈夫好父亲。”

2011年4月底,11位演员全部选出了,他们都是“买梦”活动的参与者,男一号林可珂是由来宁波打工的宋利饰演,女一号董芳的扮演者是安徽姑娘董林玲,她在月湖一家酒店做服务员。林可珂的父亲林山根是由五龙潭风景区的清洁员叶根达饰演。

整部电影最“靠谱”的工作人员要数摄影沈建民,他是一家影楼的专业摄影师,答应带着摄影机过来免费帮忙。章承祖一细算,原本至少需要50万的费用,现在用十几万也能拍了,因为演员不仅不要工资,大伙还能提供一些服装道具,剧组只要给他们管饭和交通费就可以了。至于后期的制作费用,暂时还不用考虑。

5月4日,电影《荷花庵》正式开拍了,章承祖带着剧组21个人登上了鄞州区的五龙潭风景区。没有音效师,没有服装师,没有灯光师,尽管经费太少,道具不足,但章承祖丝毫没有放松要求,演员演技要到位,就算NG次数达到了几十次,大家也是一遍遍来,没有丝毫怨言。章承祖在剧组多年的偷师终于派上了用场,他不仅当导演还当场记做替身演员,没有先进的设备他就用土方法来炮制,用三轮车代替摄影轨道,用滑轮把木棍连接起来模拟摇臂,用竹筒来收音……一个个奇思妙想的创意让沈建民不得不佩服得竖起拇指。

章承祖常跟演员们说,《荷花庵》是一部净化心灵的电影,它要展现的是山里人的淳朴厚道和真性情,没有物欲横流,没有人性的泯灭,这里有都市人所渴望的返璞归真。这些要求并不高,因为这些演员们他们能不计报酬地演出已经说明了他们内心的善良,他们完全可以本色出演,这样反而比刻意地演更加真实。

由于每个演员都是利用业余时间来参拍的,这也导致了电影进度比较慢。2011年11月1日电影正式杀青,晚上大家在叶根达的小屋里喝酒庆祝。五十多岁的叶根达高兴喝了一宿的酒,平时沉默寡言的他说了很多心里话。五十多岁的他没有儿女也没有什么亲人,平时就两条狗一瓶烧酒陪着他。他说,这部电影仿佛把自己拉到了另一个世界,那里他有个幸福的家,他不愿醒过来,那里有他的儿子林可珂,还有他懂事的女儿董芳。说到最后,两个年轻人抱着他哭了起来。第二天,叶根达将自己晒的笋干一包包地包好,送给了他的“儿子”和“女儿”。

电影拍完了,章承祖也得到了另一个好消息,浙江工商职业技术学院影视动画专业的“169影视工作室”要免费帮他完成后期的电影制作。2011年11月15日,带着整个剧组的期盼,章承祖拿着制作好的电影前往北京送审。2011年12月22日,《荷花庵》在宁波举行了首映,章承祖邀请了所有的“买梦”者去观影,一个半小时的电影,让观众红了几次眼眶。章承祖也哭了,因为他的梦想走进了现实,也因为那些无私付出的“买梦者”。

其实,社会上的人偏激着来看,大体上就只是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成功人士,一类是失败人士,虽然是这样划分,但毕竟是没有科学依据的。所谓的成功人士,大多都是那种身上散发着铜臭的气息,身上用的弥漫着工厂的味道,在这样的一类人中,他们对于金钱、名利有着不可比拟的霸道,在他们认为的可以成功的路上,无所谓梦想,无所谓追求,只有金钱,只有名利,只有地位,只有源源不断地欲望。另一类人就是所谓的失败者,他们或许只能是在路边街头啃着馒头,或许只能是在一个黑暗的小角落,喝着白开水,或许身上穿着的是破烂衣衫,或许睡的也只是报纸大点儿的一隅,但是,他们不会觉得空虚,不会觉得寂寞,因为在他们的心中,有梦想的支撑,有追求的愉悦,有取之不进的精神食粮。成功,亦或是失败,都没有一个很明确的评判标准,如果一定要用一个标准来衡量一个人是不是成功的话,我觉得应该是梦想,因为有了梦想,一个人才不会丧失为了梦想而努力,而奋斗的激情,有了梦想,才会有想要完成的渴望,也只有梦想,才会让一个人迸发出深藏心底的疯狂。

96

一根海带创造出两亿价值

一个成功的人需要做到的事情,是我们没有成功的人想象不到的,只有做到了,才有资格去说!

时断时续的降雨对山东省荣成市俚岛镇峨石村的海带养殖户杨良来说太不是时候了,因为现在正是海带的收割季节,阴雨天气使捞上来的海带没法晾晒容易发霉腐烂。

荣成市俚岛镇峨石村养殖户 杨良:“雨季雨大,腐烂也多,所以这几天在这半个月内每天加班加点抢收海带。”

海带并不能在海水里常年生长,它是一种冷水性藻类,适宜生长的海水温度是10度左右,超过20度就开始腐烂。前年高温和阴雨天气使海带烂在海里,这几天变化不定的天气使杨良左右为难。而隔壁高家村的袁洪国却不顾天气在收割海带。

海带加工厂负责人 袁洪国:“你看这熟成的海带,全都熟了,尾部基本都圆了,厚度也很好。这棵至少能卖5角钱。这条绳上30多棵海带,重量达到100多斤。”

两个小时后,袁洪国随船回到码头指挥工人卸海带。

海带加工厂负责人 袁洪国:“我们不受天气影响收海带。现在你看今天下小雨我们这么多船在收海带,一天还要收割1000多吨。”

袁洪国不但养殖海带,而且还有一个海带加工厂。他把收上来的海带直接拉回了生产车间。经过加工,这些产品的价格远远高于杨良的淡干海带。

海带加工厂负责人 袁洪国:“每棵海带比淡干海带价格上涨15%到20%的利润。”

荣成市俚岛镇海带养殖面积3.8万亩,产量40万吨,约占全国海带总产量的六分之一。 目前像袁洪国这样的海带盐渍加工企业俚岛镇有60多家,而在2000年以前他们基本都像杨良一样以卖淡干海带为主,每公斤仅售1.6元。

为实现增值,当地水产部门曾经引导广大养殖户把海带煮熟后加工成海带丝卖,但没有取得好的效果。

荣成市俚岛镇海带养殖户 孙启文:“技术水平不行,掌握不了温度,搞一段时间就停了。”

水产公司负责人 曲光伟:“加工厂区还有漂烫的地方都有泥沙,加工完后就往箱子里打捆就卖了。怎么能卖出去?积压一两千吨,最后扔掉了。”

2000年,在昆明水产品交易洽谈会上,搞海带加工的冯玉安结识了专门做海带生意的台商萧荣禄。通过交谈,冯玉安得知台湾市场上海带需求量很大,而且产品品种不但有普通的海带丝,还有海带卷、海带结、即食海带等十几个深加工产品。冯玉安当即邀请萧荣禄到俚岛实地考察。看到当地海带资源这么丰富,萧荣禄就与冯玉安进行了合作,引进了国外先进的海带生产流水线,进行海带卷、海带结等精深产品的加工。

海带加工厂负责人 冯玉安:“这是牙签卷。它的根部往下一般40到50公分。一棵海带正常平均能产3到5个卷。以前这边部都扔掉了,现在利用它的边部打成海带结重复增值。一吨能增值两三千元。”

以前冯玉安卖整棵盐渍海带,现在他根据不同的部位针对不同的消费市场而生产。海带的中间部分做海带卷,边部做海带结出口,根部卖到重庆、哈尔滨等城市做火锅配料。

台湾客商 萧荣禄:“每年我们在这个地区拿到的产量在这个工厂大概十几个货柜一个货柜大概二十几吨。”

萧荣禄把这些海带产品运回台湾后,经过泡水恢复原貌,当作生鲜的原料进行销售。

台湾客商 萧荣禄:“海带丝来讲它可能凉拌的方式比较多,海带结它可能比较倾向于炒,海带卷经过卤制加上葱当作一种小菜食用。”

看到台商在俚岛的海带生意红红火火,袁洪国深受启发,他也改进了设备进行海带深加工。以前海带煮熟后容易变黄变黑,现在经过先进流水线烫完的海带颜色像新鲜海带一样绿并能保持很长时间。考虑到美观和食用方便的因素,袁洪国改变了海带结以前打死结的做法,率先推出了美丽的蝴蝶结。

2003年,袁洪国带着自己的海带结产品到日本参加国际水产品博览会,引起日本企业的关注。

海带加工厂负责人 袁洪国:“搞这种盐渍,系成这种蝴蝶结的海带他们基本搞不到这么多,搞不了这么好的手工。因为他们比较粗糙比较长要大,他们也觉得这种产品也确确实实在他们国家算是最好的一种产品。”

在这次博览会上,袁洪国同日本一些企业签订了一些供货合同,但心里却有些不安。

海带加工厂负责人 袁洪国:“规格要求比较严格,特别要求2克、3克、5克、8克,每一个的重量都不能掉下克数的限度。”

当时他的产品规格主要是大中小三种,为了打入日本市场,袁洪国回国后花了两个月的时间,研究出把海带切成细条,不同厚薄、不同长度的海带条打不同规格结的办法。

海带加工厂员工 秦红英:“一摸这个海带条,掌握这个颜色,现在一看这个颜色就能看出来。这个是A结这是B结这是C结,这个是小绿扣。”

这批订单每吨1600美金,比销往台湾的每吨高200美金,袁洪国海带结的规格也从2克发展到16克,共有十几个规格,产品还销往西欧、韩国等国家。

在全镇大搞盐渍海带加工的时候,曾经搞海带深加工失败的曲光伟已经开始埋头开发海带面条了。原来一次逛超市时,他看见货柜上面摆满了荞麦面条、绿豆面条、玉米面条等,突然想到海带能不能也做成面条呢?

水产公司负责人 曲光伟:“为什么我们这么多的原材料就不能开发出来一个真正的拳头产品呢?当时我下决心坚决把这个产品搞上去。”

国内没有参考依据,自己研究不成功,曲光伟就请来了山东大学、青岛海洋大学等院校的专家教授,共同开发海带面条。然而事情并非像想象的那样顺利。

水产公司负责人 曲光伟:“怎么样能使这个海带去海带这个腥味,这是很重要的,使这个海带面条吃得口感好又滑还抗煮。”

经过两年多的努力,曲光伟投入200多万元,终于开发出了海带面条。目前,2000多吨海带面条已销往了韩国、台湾等国家和地区,他开发出的有地区特色的海带鱼卷、海带水饺、海带煎饼等四十多个产品销往北京、上海等城市。

目前俚岛镇全镇拥有海带加工生产线100多条,年加工海带鲜菜20万吨,销往俄罗斯、加拿大、美国、澳大利亚等20个国家。海带的精深加工还拉动了海带育苗、绳网塑料等相关产业的发展,以海带为基础的产业链条去年为该镇创产值8亿多元。

一根海带创造出两亿价值,这样一件看似匪夷所思的事情,我们可能会想到中间的各种可能性,也可以质疑这种现实的可能性,其实,又有什么就真的是不可能的呢?就像是跋涉沙漠的行者会在绝望的时刻看到一片绿洲,就像是不慎掉下悬崖的小鹿总会在将要放弃的时候看到不远的脚下有一棵可以依托的小树。人之所以可以成为成功的人,不是因为他们做了什么我们做不到的事情,只是因为他们想了很多我们不敢想或者想不到的事情,就只是这样细微的差别而已,所以,成功不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也不是一个触不可及的肥皂泡,它是实实在在在我们身边的,我们可以感受到的一种正能量,你感觉到了吗?

96

天使不会永远都在休假

走下五级台阶,她足足花了四分钟。

从轮椅踏板上,她把自己严重萎缩的双脚挪开,双手撑着椅垫,让身子从轮椅上滑到地面,然后蹲着用一只手抓住轮椅,慢慢地推下第一级台阶,一级接一级,就这样艰难地下来后,她整理了一下帽子和衣服,笑一笑,说:“好了,可以上路了。”

这个轮椅女孩叫谭伊玲,9岁时因患脊髓瘤致残,离开轮椅,她只能蹲在地上挪动身体。为了给她治病,家里已一贫如洗。为了让父母能过上好日子,她只身来到北京,寻找实现梦想的机会。这次出门之前,她又一次接到一家公司的面试邀请。

她租住在北京的六环,面试的公司在二环。艰难地走下五级台阶后,她独自推着轮椅,行走在刺骨的寒风中。在上下公交车和地铁站口的台阶时,轮椅无法通行,徘徊好久之后,她只得一次又一次地求助。她忍住不喝一口水,因为上厕所不方便。即便如此,她的脸上始终笑容多于愁容,一路上,她对那些关心她的人说着同样的话:我去参加面试,那语气仿佛在说,我马上就有工作了。

从出门到到达面试地点,她整整跋涉了四个小时。对一个健全人来说,这样的时长差不多可以来回两趟。面试却相当短暂:考官让她把轮椅推到一张桌子旁,给她倒了一杯开水,说了一声“你好”,让她填写一张表格,最后说了一句婉拒的话,整个过程只用了不到四分钟。

四个小时的奔波换来的是不到四分钟的“展示”,这个事实,她坦然接受,因为此前她所经历的类似面试已经不下十次。事实上,每一次她都是带着笑容,推着轮椅出门,然后去面对一个又一个艰难。她说,也许天使正在休年假,但是,出了门,就应该满怀希望。

终于有一天,一个拍客真实地记录下了她的艰难、她的笑容、她的执著。她的故事感动了千万人,人们伸出援手,帮她租下一个摊位。后来,很多人都到她的摊位购买东西,让她的生意一天比一天好。

就这样,轮椅女孩谭伊玲凭着永远阳光的心态,顺利地通过了一场由千万人充当考官的人生面试。其实,任何一个比她处境好的人,都有理由相信,门外肯定会有某个地方的天空正阳光灿烂。因为,天使不会永远休年假,爱或许就会出现在下一段跋涉的征途中。

是啊,天使不会永远休假,现在的苦难可能只是天使给你的一个小小的考验,只是想着让你能够更加坚强、更加勇敢地去面对生活,所以,哪怕现在你的面前是很陡峭的悬崖峭壁也不要害怕,因为悬崖底下总会有一棵横生的树,当你义无反顾地向着“死路”跳下去的时候,总会有这样一棵树帮助你获得新生,所以,不要总是觉得遗憾,也不要总是觉得绝望,总会有这样一个天使在你需要的时候睁开惺忪的睡眼,总会有这样的一个天使一直守护着你,因为天使不会永远都在度假。

96

卖破绽

不久前,王经理在旅游区新接手了一家土特产店,主要以接待团队游客为主,虽然全场九折优惠,但生意不好。

王经理有个朋友很有经营头脑,他自告奋勇来帮王经理出主意,他先去店里转了转,不一会儿,那朋友回来了,说他发现了一个现象:很多空手的顾客在出口那两排货架前都不约而同地停下,拿起货物不停地比较,然后几乎都会拎一些来到收银台,不一会儿那两排货架就空了。那货架上放的是“瘪壳货”,原来前几天新进一批商品时,有几箱货在运输途中受到碰撞挤压,外包装有了不同程度的皱褶或凹陷,只好将这些货在九折基础上再降价处理。

然后,那朋友让王经理带几个人到仓库,调出一批货来,或挤,或压,硬是把它们完好无缺的外包装弄得皱褶不堪,忙完这一切,那朋友还郑重地建议:专门指定一名销售主管,要紧密跟踪,随时保证“瘪壳货”的供应,同时取消全场九折销售方案,“瘪壳货”比正常货优惠15元左右。

这一招果然比直接打折奏效,直接带动了全场的销售,王经理禁不住连声夸赞那朋友,朋友说了这样一句颇有哲理的话:“你以为开店就是卖货啊?还要卖些破绽呢!”

96

失败像是一座学府

在美国,有一名收藏家名叫诺曼·沃特。他看到众多收藏家为收购名贵物品而不惜千金,灵机一动:为什么不收藏一些劣画呢?于是,他收购两种劣画:一种是名家的"失常之作",另一种是价格低于5美元的无名人士的画。没多久,他便收藏了200多幅劣画。

1974年,他在报纸上登出广告,声称要举办首届劣画大展,目的是让年轻人在比较中学会鉴别,从而发现好画与名画的真正价值。

沃特的广告广为流传,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一个热门话题。人们争先恐后地参观,有的甚至从外地赶来。出乎人们的意料,这一画展非常成功。

还有一个与“劣画大展”很相似的展览,就是“失败产品陈列馆”。美国有一家市场情报服务公司,其经理叫罗伯特。他酷爱收藏,共收集了75万件“失败产品”。后来,罗伯特又试着创办了一个“失败产品陈列馆”。

这个陈列馆把许多企业和个人费尽心机研制的,又因种种原因失败的产品展示出来。参观的人络绎不绝,收获可以用爱迪生的话来概括:“失败也是我所需要的,它和成功对我一样有价值。只有在我知道一切做不好的方法以后,我才知道做好一件工作的方法是什么。”罗伯特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成功。

失败,像一座开放的学府。在这座失败的学府里,真理的光芒显得格外明亮,足以照耀人们化险为夷、反败为胜的道路。

96

卖烤鸭

爹在小区门口摆了个摊儿,卖烤鸭。第一次出摊儿,生意马马虎虎,挨到晚上8点钟,还剩一只鸭子。

一个男人过来问:鸭子怎么卖的?爹说:16元一只。男人摸了一下口袋,说:只剩10元钱,不买了。爹叫住他:你可以买半只嘛,8元钱。男人回了头。爹抓起烤鸭,从中间一分为二。

一个女人靠过来:怎么卖的?爹说:16元一只,8元钱半只。女人说:剩下的这半只给我。

爹把鸭剁成块状时,女人说话了:我这半只鸭子怎么没有头?爹一看,头连在男人那半只鸭子上呢,于是说:男士发扬风格,把鸭头让给女士吧。男人不依:我最喜欢鸭头,凭什么给她。女人也不依:我的鸭子没有头,我吃亏了。

爹没法子,只得说:别吵了,我把鸭头从中间劈开,一人一半。他们齐说:要一样大。

鸭头是圆的,沾满油,爹劈鸭头时,刀打滑,不小心把左手削掉了一块肉。男人女人不好再说什么,提着鸭走了。

爹从诊所包扎回来,连抽三支烟,对我说:明天你替我出摊儿,把摊头往小区里挪100米。出摊儿前,先把鸭头统统砍掉,鸭子还卖16元一只,鸭头另卖,一元钱一只。我说:成吗?爹说:照做就是。

第二天,我在小区里头支开了摊儿。有个人问:怎么卖的?我说:鸭子16元一只,8元半只,鸭头一元一只。那人说:头怎么和鸭子分开了?我说:就这么卖的。那人不再说话,买了一只鸭,还买了4个鸭头。

晚上收摊儿回家,我对爹说:今天来买鸭的人没说一句废话,还多赚了20元。爹吸一口烟,吐出,很惬意。

爹的手好得差不多了,可他不让我撤摊儿,对我说:你在小区里再摆三天,我还摆在门口。

爹重新摆上摊头的当天,我的生意就清淡了许多;没多久,爹匆匆来到我这儿,说:把你的鸭全给我。我把鸭给了爹,收了摊儿,躲在角落里远远地望着爹忙碌。

爹卖光鸭的时候,天还亮,也就6点钟的样子。我走过去,看到他摊头前挂着一块硬纸板,写着:烤鸭16元一只,8元半只,鸭头一元两只。

我守着冷清的摊头,在小区里头又熬了两天,鸭头依然是每只一元;后来,我就撤摊儿了。

现在,爹的生意很好。有一回,我去瞧热闹,听到有个人说:他这儿卖得便宜,先前小区里头有个卖烤鸭的家伙,穷疯了,一只鸭头竟然要一元钱。我听了,不禁暗暗佩服老爹:姜还是老的辣啊!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