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修验证 月溪佛成道紀略

137294921 · 发布于 2019年08月12日 · 最后由 137294921 回复于 2019年08月12日 · 26 次阅读
96

月溪佛成道紀略

月溪佛,俗姓吳,原籍浙江錢塘,後遷滇,十九歲在上海震旦大學畢業,後即決志出家,弘揚大法,參究三藏一切經典,猛勇精進,二十四歲即已明心見性,在國內南北十餘省講經數百會,著作及註疏佛經九十八種,和平後重返香港,在沙田創建萬佛寺,歷時七載,親身參與扛鐵運石,造塑佛像,事必躬親。苦心脩持,持戒精嚴,八十餘高齡,仍健步勝於青年,常在香港軒尼詩道軒尼詩大廈白花油佛堂講經。

月溪佛成道紀略

一九六五年(乙已歲)陰曆 三月二十三日,端坐入涅槃,住世八十七載,清靜莊嚴,一切如生。

月溪佛成道紀略

佛在涅槃前,即囑咐其胞侄及眾弟子等,涅槃後,可造一木龕,將法身安坐其中,埋葬萬佛寺後面山上,八個月即可將法身請出,加漆鋪金,永遠供奉萬佛寺內。

月溪佛成道紀略

一九六五年陰曆冬月十七日,將及八個月,眾弟子等遵照生前囑咐,撥土開龕,即見五官俱全,鬚髮仍留,整體無缺,呈黃金色,燦然可觀。現於照片中,可見右腋下肋骨,發現一虎形,其貌甚純,胸間現一印度人像,是釋迦佛?抑無量佛耶?以亞熱帶天氣之香港,而有此奇蹟出現,誠屬希有不可思議之事,亦為香港自問埠百年來僅有之盛事。

月溪佛成道紀略

自唐朝惠能六祖弘法南來,於廣州乾明法性寺菩提樹下,開東山法門,歷代祖師明心見性成佛者甚多,惟具有金剛不壞之身,成為肉身菩薩,金相莊嚴者殊不多見,眾弟子將法身請出,加漆鋪金,於一九六六年(丙年年)陰曆四月初八日,暫將法身請在彌陀殿供奉,一俟月溪佛殿建蓋完成,再移請供奉。

萬佛寺眾弟子等謹述

共收到 1 条回复
96

月溪法师高卧处碑文

師諱心圓,號月溪,俗姓吳。师讳心圆,号月溪,俗姓吴。 其先浙江錢塘人,業滇遂家昆明,三傳至師。其先浙江钱塘人,业滇遂家昆明,三传至师。 父子莊公,母陸聖德,生子五人,師最幼。父子庄公,母陆圣德,生子五人,师最幼。 師弱而好書,珪璋秀發,習儒業於汪維寅。师弱而好书,珪璋秀发,习儒业于汪维寅。 先生年十二,讀《蘭亭集序》至「死生亦大矣,豈不痛哉」句,慨然有解悟,問先生如何方能不死不生?先生年十二,读《兰亭集序》至「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句,慨然有解悟,问先生如何方能不死不生? 汪告曰:「儒言:『未知生,焉知死?』此言要問佛學家。」汪告曰:「儒言:『未知生,焉知死?』此言要问佛学家。」 旋問佛學家,告曰:「肉體有生有死,見聞覺知靈性輪轉,佛性如如不動,不死不生。假如未見佛性,佛性隨見聞覺知靈性輪轉。如見佛性遍滿虛空,見聞覺知靈性變為佛性。」旋问佛学家,告曰:「肉体有生有死,见闻觉知灵性轮转,佛性如如不动,不死不生。假如未见佛性,佛性随见闻觉知灵性轮转。如见佛性遍满虚空,见闻觉知灵性变为佛性。」 問如何方法能見佛性?问如何方法能见佛性? 佛學家不能答。佛学家不能答。 授以《四十二章經》、《金剛經》,自是兼攻佛學。授以《四十二章经》、《金刚经》,自是兼攻佛学。 隨肄學業於滬,尤專心老、莊,濂、洛、關、閩書,博綜六經,遍參江浙名山梵剎,叩問諸大德。随肄学业于沪,尤专心老、庄,濂、洛、关、闽书,博综六经,遍参江浙名山梵刹,叩问诸大德。 將佛學家告如何方法能明心見佛性?将佛学家告如何方法能明心见佛性? 凡所答案皆未圓滿。凡所答案皆未圆满。 時妙智尊宿教看「念佛是誰」話題。时妙智尊宿教看「念佛是谁」话题。 年十九,決志出家,闡揚大法。年十九,决志出家,阐扬大法。 父母幼為訂婚,堅不娶,即於是歲,禮本境靜安和尚剃染受具。父母幼为订婚,坚不娶,即于是岁,礼本境静安和尚剃染受具。 甫出家精進勇猛,於佛前燃左無名、小二指;並剪胸肉掌大,炷四十八燈供佛。甫出家精进勇猛,于佛前燃左无名、小二指;并剪胸肉掌大,炷四十八灯供佛。 發三大願:一、不貪美衣食樂,修苦行,永無退悔。发三大愿:一、不贪美衣食,乐修苦行,永无退悔。 二、遍究閱三藏一切經典,苦心參禪。二、遍究阅三藏一切经典,苦心参禅。 三、以所得悉講演示導,廣利眾生。三、以所得悉讲演示导,广利众生。 師每日除看經外,誦佛號五千聲,輪誦《華嚴》、《涅槃》、《楞嚴》,有閑時拜《圓覺經》為課。师每日除看经外,诵佛号五千声,轮诵《华严》、《涅槃》、《楞严》,有闲时拜《圆觉经》为课。 師公靜公和尚告曰:「如爾所修,在家亦可,何必出家?即非僧相,要修向上一著法門,纔是出家本分大事。」师公静公和尚告曰:「如尔所修,在家亦可,何必出家?即非僧相,要修向上一着法门,才是出家本分大事。」 教看「萬法歸一,一歸何處」話頭。教看「万法归一,一归何处」话头。 隨授《傳燈錄》、《五燈會元》、《指月錄》。随授《传灯录》、《五灯会元》、《指月录》。 師看過有些知,有些不知。师看过有些知,有些不知。 師最喜臨濟語,如何用功還是渺茫。师最喜临济语,如何用功还是渺茫。 師後隨悟參法師學天台、賢首、慈恩諸宗教義。师后随悟参法师学天台、贤首、慈恩诸宗教义。 年二十二,遂遍蒞眾會說法宣講,聽者如市。年二十二,遂遍莅众会说法宣讲,听者如市。 應金陵之請,講楞伽法會。应金陵之请,讲楞伽法会。 師示眾曰:「眾生本來是佛,祇因無明妄念,生死不能了脫;若能破一分無明妄念,即能證一分法身。無明妄念破盡,法身顯露。」师示众曰:「众生本来是佛,只因无明妄念,生死不能了脱;若能破一分无明妄念,即能证一分法身。无明妄念破尽,法身显露。」 時法會中有開明尊宿,問曰:「如無明妄念從外面來,與你不相干,又何必去斷?如妄念從裏邊生出來的,譬喻龍潭出水的水源,時時有水生出來的,斷了又生,生了又斷,無有了期。修行斷妄念,這個道理實在不通!古人云:『王法不外乎人情。』佛法亦不外乎人情,妄念斷是佛性,妄念起是眾生,豈不是成佛亦有輪迴?」时法会中有开明尊宿,问曰:「如无明妄念从外面来,与你不相干,又何必去断?如妄念从里边生出来的,譬喻龙潭出水的水源,时时有水生出来的,断了又生,生了又断,无有了期。修行断妄念,这个道理实在不通!古人云:『王法不外乎人情。』佛法亦不外乎人情,妄念断是佛性,妄念起是众生,岂不是成佛亦有轮回?」 師不能答。师不能答。 再問曰:「法師未曾明心見性,經中無此語,此語是註解中得來。見性的人註解經典,路途便不錯。不見性人註解經典,說南朝北,拉東補西,顛倒是非。是否?」再问曰:「法师未曾明心见性,经中无此语,此语是注解中得来。见性的人注解经典,路途便不错。不见性人注解经典,说南朝北,拉东补西,颠倒是非。是否?」 師答曰:「是不錯。」師頂禮尊宿,並舉將佛學家告如何方法方能明心見性。师答曰:「是不错。」师顶礼尊宿,并举将佛学家告如何方法方能明心见性。 尊宿告曰:「此語法師可去問牛首山獻花巖鐵巖宗匠,他是悟後的人。」尊宿告曰:「此语法师可去问牛首山献花岩铁岩宗匠,他是悟后的人。」 師星夜往參,問巖曰:「老和尚在此作甚麼?」师星夜往参,问岩曰:「老和尚在此作什么?」 巖告曰:「穿衣、喫飯、打眠、遊山玩水。」岩告曰:「穿衣、吃饭、打眠、游山玩水。」 師對曰:「可惜你空過了。」师对曰:「可惜你空过了。」 巖告曰:「我可空過,你不可以學我空過,你若到那一片田地,亦可以學我空過。」岩告曰:「我可空过,你不可以学我空过,你若到那一片田地,亦可以学我空过。」 師問曰:「如何是那一片田地?」师问曰:「如何是那一片田地?」 巖豎一指。岩竖一指。 師對曰:「我不知道。」师对曰:「我不知道。」 師問曰:「我今將妄念斷盡,不住有無,是那一片田地否?」师问曰:「我今将妄念断尽,不住有无,是那一片田地否?」 巖告曰:「否!是無始無明境界。」岩告曰:「否!是无始无明境界。」 師問曰:「臨濟祖師說是無明湛湛黑闇深坑,實可怖畏。是否?」师问曰:「临济祖师说是无明湛湛黑暗深坑,实可怖畏。是否?」 巖告曰:「是。」師將佛學家告如何方法用功,方能明心見性。岩告曰:「是。」师将佛学家告如何方法用功,方能明心见性。 巖告曰:「汝不可斷妄念,用眼根向不住有無黑闇深坑那裏返看,行、住、坐、臥不要間斷,因緣時至,無明湛湛黑闇深坑,叻的一破,就可以明心見性。」岩告曰:「汝不可断妄念,用眼根向不住有无黑暗深坑那里返看,行、住、坐、卧不要间断,因缘时至,无明湛湛黑暗深坑,叻的一破,就可以明心见性。」 師聽此言,如飲甘露。师听此言,如饮甘露。 由此用功,日夜苦參,形容憔悴,瘦骨如柴。由此用功,日夜苦参,形容憔悴,瘦骨如柴。 至某中夜,聞窗外風吹梧桐葉聲,豁然證悟。至某中夜,闻窗外风吹梧桐叶声,豁然证悟。 時通身大汗。时通身大汗。 曰:「哦!原來不青不白,亦不參禪,亦不念佛,亦無死生事大,亦無無常迅速。」曰:「哦!原来原来,不青不白,亦不参禅,亦不念佛,亦无死生事大,亦无无常迅速。」 信口說偈曰:「本來無佛無眾生,世界未曾見一人;究竟瞭解是這箇,自性還是自己生。」向窗外望,正是萬里晴無雲,四更月在天。信口说偈曰:「本来无佛无众生,世界未曾见一人;究竟了解是这箇,自性还是自己生。」向窗外望,正是万里晴无云,四更月在天。 師數日後,再去問巖曰:「不求用功法門。求老和尚印證。」师数日后,再去问岩曰:「不求用功法门。求老和尚印证。」 巖舉拐杖作打勢,問師曰:「曹溪未見黃梅意旨如何?」岩举拐杖作打势,问师曰:「曹溪未见黄梅意旨如何?」 師答曰:「老和尚要打人。」师答曰:「老和尚要打人。」 巖再問曰:「見後意旨如何?」岩再问曰:「见后意旨如何?」 師再答曰:「老和尚要打人。」师再答曰:「老和尚要打人。」 巖點頭。岩点头。 師將所悟稟呈。师将所悟禀呈。 巖告曰:「子證悟也,今代汝印證,汝可再將《傳燈錄》印證。汝大事畢矣,有緣講經說法度生,無緣可隨緣度日。」岩告曰:「子证悟也,今代汝印证,汝可再将《传灯录》印证。汝大事毕矣,有缘讲经说法度生,无缘可随缘度日。」 師將《傳燈錄》、《指月錄》、《五燈會元》、《華嚴經》印證,一概瞭解,如家裏人說家裏話。师将《传灯录》、《指月录》、《五灯会元》、《华严经》印证,一概了解,如家里人说家里话。 師從今後講經依照《華嚴經》:佛性恆守本性,無有改變,始終不改;佛性無染無亂,無礙無厭,不受薰染;佛性不起妄念,妄念從見聞覺知靈性生起;除卻止、作、任、滅四病,不斷妄念,用一念破無始無明,見佛性為主要。师从今后讲经依照《华严经》:佛性恒守本性,无有改变,始终不改;佛性无染无乱,无碍无厌,不受薰染;佛性不起妄念,妄念从见闻觉知灵性生起;除却止、作、任、灭四病,不断妄念,用一念破无始无明,见佛性为主要。 師講經說法皆從自性中發露出來,不看他人註解。师讲经说法皆从自性中发露出来,不看他人注解。 師後膺川、湘、鄂、贛、皖、閩、粵、陝、甘、京、滬、平、津、魯、晉、豫、熱、浙、杭、青、香、澳諸講筵,數十年無虛日,講經二百五十餘會,講經一種為一會。师后膺川、湘、鄂、赣、皖、闽、粤、陕、甘、京、沪、平、津、鲁、晋、豫、热、浙、杭、青、香、澳诸讲筵,数十年无虚日,讲经二百五十余会,讲经一种为一会。著作凡九十八种。 師性超然喜遊,如遊終南、太白、香山、華山、峨嵋、九華、普陀、五台、泰山、嵩山、黃山、武當、匡廬、茅山、莫干、嶼山、恆山、羅浮山等。师性超然喜游,如游终南、太白、香山、华山、峨嵋、九华、普陀、五台、泰山、嵩山、黄山、武当、匡庐、茅山、莫干、屿山、恒山、罗浮山等。 凡遊雲霞深處,數月忘歸。凡游云霞深处,数月忘归。 所到名山,必有詩對。所到名山,必有诗对。 師善彈七弦琴,遊山必攜琴隨身。师善弹七弦琴,游山必携琴随身。 師節操高邈,度量出群,不應酬世法,性度弘偉,風鑑朗拔,雖宿儒英達莫不服其深致。师节操高邈,度量出群,不应酬世法,性度弘伟,风鉴朗拔,虽宿儒英达莫不服其深致。 師之詩文有雲霞色,無煙火氣。师之诗文有云霞色,无烟火气。 師年老,豎一指為眾弟子說法曰:「來從遍滿虛空來,迦葉佛釋迦佛;去從遍滿虛空去,觀世音彌陀佛。古今諸佛,在老僧指頭上,不去不來;老僧亦在指頭上,不去不來。汝等若能識取,便是汝等安身立命處。」师年老,竖一指为众弟子说法曰:「来从遍满虚空来,迦叶佛释迦佛;去从遍满虚空去,观世音弥陀佛。古今诸佛,在老僧指头上,不去不来;老僧亦在指头上,不去不来。汝等若能识取,便是汝等安身立命处。」 說偈曰:「講經說法數十年,度生無生萬萬千;等待他日世緣盡,遍滿虛空大自在。」说偈曰:「讲经说法数十年,度生无生万万千;等待他日世缘尽,遍满虚空大自在。」 師囑弟子曰:「夫四大從因緣生者,有生必有滅;自性本來無生,無生亦無滅。」有生必滅者,預有歸所,歸所高臥處,擇昆明南門外,杜家營村後,跑馬山之陽,望昆明湖。师嘱弟子曰:「夫四大从因缘生者,有生必有灭;自性本来无生,无生亦无灭。」有生必灭者,预有归所,归所高卧处,择昆明南门外,杜家营村后,跑马山之阳,望昆明湖。 師生平未度剃染徒,皈依弟子十六萬餘眾。师生平未度剃染徒,皈依弟子十六万余众。 師教弟子修念佛法門。师教弟子修念佛法门。 師座下悟道弟子八人:五台寂真、明淨尊宿、北平李廣權居士、上海周運法居士。师座下悟道弟子八人:五台寂真、明净尊宿、北平李广权居士、上海周运法居士。 餘四人已先棄世。余四人已先弃世。 師著有《維摩經講錄》、《楞伽經講錄》、《圓覺經講錄》、《金剛經講錄》、《心經講錄》流傳北方。 《佛教人生觀》、《佛法問答錄》,流傳南方。 及《大乘八宗修法》、《大乘絕對論》、《月溪語錄》、《參禪修法》、《念佛修法》、《詠風堂琴課》。 弟子智圓敬撰並書弟子智圆敬撰并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