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探讨 大正藏 高丽国普照禅师《修心诀》

789 · 发布于 2018年04月22日 · 168 次阅读
F85361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三界热恼,犹如火宅。其忍淹留,甘受长苦。欲免轮回,莫若求佛。若欲求佛,佛即是心。心何远觅,不离身中。色身是假,有生有灭。真心如空,不断不变。故云:百骸溃散,归火归风。一物长灵,盖天盖地。 嗟夫,今之人,迷来久矣,不识自心是真佛,不识自性是真法,欲求法而远推诸圣,欲求佛而不观己心。若言心外有佛,性外有法,坚执此情,欲求佛道者,纵经尘劫,烧身炼臂,敲骨出髓,刺血写经,长坐不卧,一食卯斋,乃至转读一大藏教,修种种苦行,如蒸砂作饭,只益自劳耳。 但识自心,恒沙法门,无量妙义,不求而得。故世尊云:普观一切众生,具有如来智慧德相。又云:一切众生,种种幻化,皆生如来圆觉妙心。是知离此心外,无佛可成。过去诸如来,只是明心底人。现在诸贤圣,亦是修心底人,未来修学人,当依如是法。 愿诸修道之人,切莫外求。心性无染,本自圆成。但离妄缘,即如如佛。

问:若言佛性现在此身,既在身中,不离凡夫,因何我今不见佛性?更为消释,悉令开悟。 答:在汝身中,汝自不见。汝于十二时中,知饥知渴,知寒知热,或嗔或喜,竟是何物?且色身是地水火风四缘所集,其质顽而无情,岂能见闻觉知?能见闻觉知者,必是汝佛性。故临济云:四大不解说法听法,虚空不解说法听法,只汝目前历历孤明、勿形段者,始解说法听法。所谓勿形段者,是诸佛之法印,亦是汝本来心也。则佛性现在汝身,何假外求。汝若不信,略举古圣入道因缘,令汝除疑,汝须谛信。 昔异见王问婆罗提尊者曰:何者是佛? 尊者曰:见性是佛。 王曰:师见性否? 尊者曰:我见佛性。 王曰:性在何处? 尊者曰:性在作用。 王曰:是何作用?我今不见。 尊者曰:今见作用,王自不见。 王曰:于我有否? 尊者曰:王若作用,无有不是;王若不用,体亦难见。 王曰:若当用时,几处出现? 尊者曰:若出现时,当有其八。 王曰:其八出现,当为我说。 尊者曰: 在胎曰身,处世曰人, 在眼曰见,在耳曰闻, 在鼻辨香,在舌谈论, 在手执捉,在足运奔, 遍现俱该沙界,收摄在一微尘。 识者知是佛性,不识者唤作精魂。 王闻心即开悟。 又僧问归宗和尚:如何是佛? 宗云:我今向汝道,恐汝不信。 僧云:和尚诚言,焉敢不信。 师云:即汝是。 僧云:如何保任? 师云:一翳在眼,空花乱坠。 其僧言下有省。 上来所举古圣入道因缘,明白简易,不妨省力,因此公案,若有信解处,即与古圣把手共行。

问:汝言见性。若真见性,即是圣人,应现神通变化,与人有殊。何故今时,修心之辈,无有一人,发现神通变化耶? 答:汝不得轻发狂言,不分邪正,是为迷倒之人。今时学道之人,口谈真理,心生退屈,返堕无分之失者,皆汝所疑。学道而不知先后,说理而不分本末者,是名邪见,不名修学。非唯自误,兼亦误他,其可不慎欤! 夫入道多门,以要言之,不出顿悟、渐修两门耳。虽曰顿悟渐修,是最上根机得入也。若推过去,已是多生依悟而修,渐熏而来。至于今生,闻即发悟,一时顿毕。以实而论,是亦先悟后修之机也。则而此顿、渐两门,是千圣轨辙也。则从上诸圣,莫不先悟后修,因修乃证。 所言神通变化,依悟而修,渐熏所现,非谓悟时即发现也。如经云:理即顿悟,乘悟并消。事非顿除,因次第尽。故圭峰深明先悟后修之义,曰:识冰池而全水,借阳气以镕消,悟凡夫而即佛,资法力以熏修。冰消则水流润,方呈溉涤之功。妄尽则心虚通,应现通光之用。 是知事上神通变化,非一日之能成,乃渐熏而发现也。况事上神通,于达人分上,犹为妖怪之事,亦是圣末边事,虽或现之,不可要用。 今时迷痴辈,妄谓一念悟时,即随现无量妙用神通变化。若作是解,所谓不知先后,亦不分本末也。既不知先后本末,欲求佛道,如将方木逗圆孔也,岂非大错。 既不知方便,故作悬崖之想,自生退屈,断佛种性者,不为不多矣。既自未明,亦未信他。既有解悟处,见无神通者,乃生轻慢,欺贤诳圣,良可悲哉! 问:汝言顿悟、渐修两门,千圣轨辙也。悟既顿悟,何假渐修?修若渐修,何言顿悟?顿、渐二义,更为宣说,令绝余疑。 答:顿悟者,凡夫迷时,四大为身,妄想为心。不知自性是真法身。不知自己灵知是真佛也。心外觅佛,波波浪走。忽被善知识指尔入路,一念回光,见自本性。而此性地,元无烦恼,无漏智性,本自具足,即与诸佛,分毫不殊,故云顿悟也。 渐修者,顿悟本性,与佛无殊;无始习气,难卒顿除。故依悟而修,渐熏功成,长养圣胎,久久成圣,故云渐修也。比如孩子初生之日,诸根具足,与他无异,然其力未充,颇经岁月,方始成人。

问:作何方便,一念回机,便悟自性? 答:只汝自心,更作什么方便。若作方便,更求解会,比如有人,不见自眼,以谓无眼,更欲求见。既是自眼,如何更见,若知不失,即为见眼,更无求见之心,岂有不见之想。自己灵知,亦复如是。既是自心,何更求会。若欲求会,便会不得。但知不会,是即见性。 问:上上之人,闻即易会。中下之人,不无疑惑。更说方便,令迷者趣入。 答:道不属知、不知,汝除却将迷待悟之心,听我言说。诸法如梦,亦如幻化。故妄念本寂,尘境本空,诸法皆空之处,灵知不昧。即此空寂灵知之心,是汝本来面目。亦是三世诸佛、历代祖师、天下善知识密密相传底法印也。 若悟此心,真所谓不践阶梯,径登佛地。步步超三界,归家顿绝疑。便与人天为师。悲智相资,具足二利。堪受人天供养,日消万两黄金。 汝若如是,真大丈夫,一生能事已毕矣。 问:据吾分上,何者是空寂灵知之心耶? 答:汝今问我者,是汝空寂灵知之心,何不返照,犹为外觅。我今据汝分上,直指本心,令汝便悟,汝须净心,听我言说。 从朝至暮,十二时中,或见或闻,或笑或语,或嗔或喜,或是或非,种种施为运转,且道毕竟是谁,能伊么运转施为耶? 若言色身运转,何故有人一念命终,都未坏烂,即眼不自见,耳不能闻,鼻不辨香,舌不谈论,身不动摇,手不执捉,足不运奔耶!是知能见闻动作,必是汝本心,不是汝色身也。况此色身,四大性空,如镜中像,亦如水月,岂能了了常知,明明不昧,感而遂通,恒沙妙用也。故云神通并妙用,运水及搬柴。 且入理多端,指汝一门,令汝还源。汝还闻鸦鸣、鹊噪之声么? 曰:闻。 曰:汝返闻汝闻性,还有许多声么? 曰:到这里,一切声、一切分别俱不可得。 曰:奇哉!奇哉!此是观音入理之门。我更问你,你道到这里,一切声、一切分别总不可得。既不可得,当伊么时,莫是虚空么? 曰:元来不空,明明不昧。 曰:作么生是不空之体? 曰:亦无相貌,言之不可及。 曰:此是诸佛诸祖寿命,更莫疑也。 既无相貌,还有大小么?既无大小,还有边际么? 无边际,故无内外。无内外,故无远近。无远近,故无彼此。无彼此,则无往来。无往来,则无生死。无生死,则无古今。无古今,则无迷悟。无迷悟,则无凡圣。无凡圣,则无染净。无染净,则无是非。无是非,则一切名言俱不可得。 既总无如是一切根境、一切妄念,乃至种种相貌、种种名言俱不可得。此岂非本来空寂,本来无物也。 然诸法皆空之处,灵知不昧,不同无情,性自神解,此是汝空寂灵知清净心体。而此清净空寂之心,是三世诸佛胜净明心,亦是众生本源觉性。 悟此而守之者,坐一如而不动解脱;迷此而背之者,往六趣而长劫轮回。故云,迷一心而往六趣者,去也、动也;悟法界而复一心者,来也、静也。虽迷悟之有殊,乃本源则一也。所以云:所言法者,谓众生心。而此空寂之心,在圣而不增,在凡而不减。故云在圣智而不耀,隐凡心而不昧。既不增于圣,不少于凡,佛祖奚以异于人?而所以异于人者,能自护心念耳。 汝若信得及,疑情顿息,出丈夫之志,发真正见解,亲尝其味,自到自肯之地,则是为修心人解悟处也,更无阶级次第,故云顿也。如云于信因中,契诸佛果德,分毫不殊,方成信也。

问:既悟此理,更无阶级,何假后修,渐熏渐成耶? 答:悟后渐修之义,前已具说,而复疑情未释,不妨重说。汝须净心,谛听谛听。 凡夫无始旷大劫来,至于今日,流转五道,生来死去,坚执我相,妄想颠倒,无明种习,久与成性,虽到今生,顿悟自性,本来空寂,与佛无殊,而此旧习,卒难除断。故逢逆顺境,嗔喜是非,炽然起灭,客尘烦恼,与前无异,若不以般若之功着力,焉能对治无明,得到大休大歇之地。故云顿悟虽同佛,多生习气深;风停波尚涌,理现念犹侵。又杲禅师云:往往利根之辈,不费多力打发此事,便生容易之心,更不修治,日久月深,依前流浪,未免轮回。则岂可以一期所悟,便拨置后修耶! 故悟后长须照察,妄念忽起,都不随之,损之又损,以至无为,方始究竟。天下善知识,悟后牧牛行是也。虽有后修,已先顿悟,妄念本空,心性本净,于恶断,断而无断;于善修,修而无修。此乃真修真断矣。故云:虽备修万行,唯以无念为宗。 圭峰总判先悟后修之义,云:顿悟此性,元无烦恼,无漏智性,本自具足,与佛无殊,依此而修者,是名最上乘禅,亦名如来清净禅也。若能念念修习,自然渐得百千三昧。达磨门下,辗转相传者,是此禅也。则顿悟渐修之义,如车二轮,阙一不可。 或者不知善恶性空,坚坐不动,捺伏身心,如石压草,以为修心,是大惑矣。故云:声闻心心断惑,能断之心是贼。但谛观杀盗淫妄,从性而起,起即无起,当处便寂,何须更断。所以云:不怕念起,唯恐觉迟。又云:念起即觉,觉之即无。故悟人分上,虽有客尘烦恼,俱成醍醐。但照惑无本,空花三界,如风卷烟;幻化六尘,如汤消冰。 若能如是,念念修习,不忘照顾,定慧等持。则爱恶自然淡薄,悲智自然增明,罪业自然断除,功行自然增进。烦恼尽时,生死即绝。若微细流注永断,圆觉大智朗然独存,即现千百亿化身,于十方国中,赴感应机,似月现九霄,影分万水,应用无穷,度有缘众生,快乐无忧,名之为大觉世尊。

问:后修门中,定慧等持之义,实未明了,更为宣说,委示开迷,引入解脱之门。 答:若设法义,入理千门,莫非定慧。取其纲要,则但自性上体用二义,前所谓空寂灵知是也。定是体,慧是用也。即体之用,故慧不离定;即用之体,故定不离慧。定则慧,故寂而常知;慧则定,故知而常寂。如曹溪云:心地无乱自性定,心地无痴自性慧。若悟如是,任运寂知,遮照无二,则是为顿门个者,双修定慧也。 若言先以寂寂,治于缘虑;后以惺惺,治于昏住。先后对治,均调昏乱,以入于静者,是为渐门劣机所行也。虽云惺寂等持,未免取静为行,则岂为了事人,不离本寂本知,任运双修者也!故曹溪云:自悟修行,不在于静。若静先后,即是迷人。 则达人分上,定慧等持之义,不落功用。元自无为,更无特地时节。见色闻声时但伊么,着衣吃饭时但伊么,屙屎送尿时但伊么,对人接话时但伊么,乃至行住坐卧,或语或默,或喜或怒,一切时中,一一如是。似虚舟驾浪,随高随下,如流水转山,遇曲遇直,而心心无知。今日腾腾任运,明日任运腾腾。随顺众缘,无障无碍。于善于恶,不断不修。质直无伪,视听寻常。则绝一尘而作对,何劳遣荡之功;无一念而生情,不假忘缘之力。 然障浓习重,观劣心浮,无明之力大,般若之力小。于善恶境界,未免被动静互换,心不恬淡者,不无忘缘遣荡功夫矣。如云:六根摄境,心不随缘谓之定;心境俱空,照鉴无惑谓之慧。此虽随相门定慧,渐门劣机所行也,对治门中不可无也。若掉举炽盛,则先以定门,称理摄散,心不随缘,契乎本寂;若昏沉尤多,则次以慧门,择法观空,照鉴无惑,契乎本知。以定治乎乱想,以慧治乎无记,动静相亡,对治功终。则对境而念念归宗,遇缘而心心契道,任运双修,方为无事。 人若如是,则真可谓定慧等持,明见佛性者也。 问:据汝所判,悟后修门中,定慧等持之义有二种,一自性定慧,二随相定慧。 自性门,则曰任运寂知,元自无为,绝一尘而作对,何劳遣荡之功,无一念而生情,不假忘缘之力。判云,此是顿门个者,不离自性定慧等持也。 随相门,则曰称理摄散,择法观空,均调昏乱,以入无为。判云,此是渐门劣机所行也。 为两门定慧,不无疑焉。若有一人所行也,为复先依自性门定慧双修,然后更用随相门对治之功耶?为复先依随相门均调昏乱,然后以入自性门耶? 若先依自性定慧,则任运寂知,更无对治之功,何须更取随相门定慧耶?如将皓玉,雕文丧德。 若先以随相门定慧,对治功成,然后趣于自性门,则宛是渐门中劣机,悟前渐熏也。岂云顿门个者,先悟后修,用无功之功也。 若一时无前后,则二门定慧,顿渐有异,如何一时并行也?则顿门个者,依自性门,任运亡功;渐门劣机,趣随相门,对治劳功。二门之机,顿渐不同,优劣皎然。云何先悟后修门中,并释两种耶? 请为通会,令绝疑情。 答:所释皎然,汝自生疑,随言生解,转生疑惑。得意忘言,不劳致诘。 若就两门,各判所行,则修自性定慧者,此是顿门。用无功之功,并运双寂,自修自性,自成佛道者也。 修随相门定慧者,此是未悟前,渐门劣机,用对治之功,心心断惑,取静为行者。 而此二门所行,顿渐各异,不可参乱也。 然悟后修门中,兼论随相门中对治者,非全取渐机所行也。取其方便,托宿而已。何故?于此顿门,亦有机胜者,亦有机劣者,不可一例判其行李也。 若烦恼淡薄,身心轻安,于善离善,于恶离恶,不动八风,寂然三受者,依自性定慧,任运双修,天真无作,动静常禅,成就自然之理,何假随相门对治之义也。无病不求药。 虽先顿悟,烦恼浓厚,习气坚重,对境而念念生情,遇缘而心心作对,被他昏乱使杀,昧却寂知常然者,即借随相门定慧,不忘对治,均调昏乱,以入无为。即其宜矣。 虽借对治功夫,暂调习气,以先顿悟心性本净、烦恼本空故,即不落渐门劣机污染修也。何者?修在悟前,则虽用功不忘,念念熏修,着着生疑,未能无碍,如有一物,碍在胸中,不安之相,常现在前。日久月深,对治功熟,则身心客尘,恰似轻安。虽复轻安,疑根未断,如石压草,犹于生死界不得自在。故云,修在悟前,非真修也。 悟人分上,虽有对治方便,念念无疑,不落污染,日久月深,自然契合,天真妙性,任运寂知,念念攀缘一切境,心心永断诸烦恼,不离自性,定慧等持,成就无上菩提,与前机胜,更无差别。则随相门定慧,虽是渐机所行,于悟人分上,可谓点铁成金。 若知如是,则岂以二门定慧,有先后次第二见之疑乎?

愿诸修道之人,研味此语,更莫狐疑,自生退屈。若具丈夫之志,求无上菩提者,舍此奚以哉!切莫执文,直须了义,一一归就自己,契合本宗,则无师之智,自然现前,天真之理,了然不昧。成就慧身,不由他悟。 而此妙旨,虽是诸人分上,若非夙植般若种智,大乘根器者,不能一念而生正信。岂徒不信,亦乃谤讟,返招无间者,比比有之。虽不信受,一经于耳,暂时结缘,其功厥德,不可称量。如《唯心诀》云:“闻而不信,尚结佛种之因;学而未成,犹益人天之福”,不失成佛之正因。况闻而信,学而成,守护不忘者,其功德岂能度量。 追念过去轮回之业,不知其几千劫,随黑暗入无间,受种种苦,又不知其几何。而欲求佛道,不逢善友,长劫沉沦,冥冥无觉,造诸恶业。时或一思,不觉长吁,其可放缓,再受前殃。又不知谁复使我,今值人生,为万物之灵,不昧修真之路。实谓盲龟遇木,纤芥投针,其为庆幸,曷胜道哉!我今若自生退屈,或生懈怠而恒常望后,须臾失命,退堕恶趣,受诸苦痛之时,虽欲愿闻一句佛法,信解受持,欲免辛酸,岂可复得乎?及到临危,悔无所益。 愿诸修道之人,莫生放逸,莫着贪淫,如救头然,不忘照顾。无常迅速,身如朝露,命若西光,今日虽存,明亦难保。切须在意,切须在意。 且凭世间有为之善,亦可免三途苦轮,于天上人间,得殊胜果报,受诸快乐。况此最上乘甚深法门,暂时生信,所成功德,不可以比喻说其小分。如经云:若人以三千大千世间七宝,布施供养尔所世界众生,皆得充满,又教化尔所世界一切众生,令得四果,其功德无量无边,不如一食顷,正思此法,所获功德。是知我此法门,最尊最贵,于诸功德,比况不及。故经云:一念净心是道场,胜造恒沙七宝塔。宝塔毕竟碎为尘,一念净心成正觉。 愿诸修道之人,研味此语,切须在意。此身不向今生度,更待何生度此身!今若不修,万劫差违。今若强修,难修之行,渐得不难,功行自进。 嗟夫!今时人,饥逢王膳,不知下口;病遇医王,不知服药。不曰如之何、如之何者,吾未如之何也已矣!且世间有为之事,其状可见,其功可验,人得一事,叹其希有。我此心宗,无形可观,无状可见,言语道断,心行处灭。故天魔外道,毁谤无门,释梵诸天,称赞不及,况凡夫浅识之流,其能仿佛? 悲夫!井蛙焉知沧海之阔,野干何能师子之吼?故知末法世中,闻此法门,生希有想,信解受持者,已于无量劫中,承事诸圣,植诸善根,深结般若正因,最上根性也。故《金刚经》云:于此章句,能生信心者,当知已于无量佛所种诸善根。又云:为发大乘者说,为发最上乘者说。 愿诸求道之人,莫生怯弱,须发勇猛之心,宿劫善因,未可知也。若不信殊胜,甘为下劣,生艰阻之想,今不修之,则纵有宿世善根,今断之,故弥在其难,转展远矣。今既到宝所,不可空手而还。一失人身,万劫难复,请须慎之。岂有智者,知其宝所,反不求之,长怨孤贫。 若欲获宝,放下皮囊。

共收到 0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05月20日 17:57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