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宗源流 景德传灯录 第一卷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9年07月17日 · 47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景德传灯录 第一卷

  七佛天竺祖师。

  毗婆尸佛。尸弃佛。毗舍浮佛。拘留孙佛。拘那含牟尼佛。迦叶佛。释迦牟尼佛。

  天竺一十五祖。内一组旁出。斋

  第一祖摩诃迦叶。第二祖阿难。第三祖商那和修。旁出末田底迦。第四祖优波纺多。第五祖提多迦。第六祖弥遮迦。第七祖婆须蜜。第八祖佛陀难提。第九祖伏驮蜜多。第十祖胁尊者。第十一祖富那夜奢。第十二祖马鸣大士。第十三祖迦毗摩罗。第十四祖龙树大士。

  ○卷一·叙七佛

  叙七佛。古佛应世,绵历无穷。不可以周知,而悉数也。故近谭贤劫,有千如来。暨于释迦,但纪七佛。案长阿含经云:“七佛精进力,放光灭暗冥。各各坐树下,于中成正觉。”又曼殊室利为七佛祖师。金华善慧大士。登松山顶行道。感七佛引前,维摩接后。今之撰述,断自七佛而下。

  毗婆尸佛。过去庄严劫第九百九十八尊。偈曰身従无相中受生。犹如幻出诸形像。幻人心识本来无。罪福皆空无所住。长阿含经云:“人寿八万岁时,此佛出世。”种刹利,姓拘利若。父盘头,母盘头婆提。居盘头婆提城,坐波波罗树下。说法三会。度人三十四万八千人。神足二,一名骞茶,二名提舍。侍者无忧。子方膺。

  尸弃佛。庄严劫第九百九十九尊。偈曰:“起诸善法本是幻。造诸恶业亦是幻。身如聚沫心如风。幻出无根无实性。”长阿含经云:“人寿七万岁时,此佛出世。种刹利,姓拘利若。父明相,母光耀。居光相城,坐芬陀利树下。说法三会。度人二十五万。神足二,一名阿毗浮,二名婆婆。侍者忍行。子无量。

  毗舍浮佛。庄严劫第一千尊。偈曰假借四大以为身。心本无生因境有。前境若无心亦无。罪福如幻起亦灭。长阿含经云:“人寿六万岁时,此佛出世。种刹利,姓拘利若。父善灯,母称戒。居无喻城,坐婆罗树下。说法二会。”度人一十三万。神足二,一扶游,二郁多摩。侍者寂灭。子妙觉。

  拘留孙佛。见在贤劫第一尊。偈曰见身无实是佛身。了心如幻是佛幻。了得身心本性空。斯人与佛何殊别。长阿含经传。人寿四万岁时,此佛出世。种婆罗门,姓迦叶。父礼得,母善枝。居安和城,坐尸利沙树下。说法一会。度人四万。神足二,一萨尼,二毗楼。侍者善觉。子上胜。

  拘那含牟尼佛。贤劫第二尊。偈曰佛不见身知是佛。若实有知别无佛。智者能知罪性空。坦然不怖于生死。长阿含经传。人寿三万岁时,此佛出世。种婆罗门,姓迦叶。父大德,母善胜。居清净城,坐乌暂婆罗门树下。说法一会。度人三万。神足二,一舒槃那,二郁多楼。侍者安和。子导师。

  迦叶佛。贤劫第三尊。偈曰:“一切众生性清净。従本无生无可灭。即此身心是幻生。幻化之中无罪福。”长阿含经云:“人寿二万岁时,此佛出世。”种婆罗门,性迦叶。父梵德,母财主。居波罗奈城,坐尼拘律树下。说法一会。度人二万。神足二,一提舍,二婆罗婆。侍者善友。子集军。

  释迦牟尼佛,贤劫第四尊。姓刹利。父净饭天,母大清净妙。位登补处,生兜率天上。名曰胜善天人。亦名护明大士。度诸天众,说补处行。亦于十方界中现身说法。普耀经云:“佛初生刹利王家。放大智光明,照十方世界。地涌金莲华,自然捧双足。东西及南北,各行于七步。分手指天地作师子吼声。上下及四维,无能尊我者。”即周昭王二十四年甲寅岁四月八曰也。

  至四十二年二月八日。年十九,欲求出家。而自念言:“当复何遇。”即于四门游观,见四等事。心有非喜,而作思惟。此老病死终可厌离。于是夜子时,有一天人。名曰净居。于窗牖中叉手白太子言:“出家时至,可去矣。”太子闻已,心生欢喜,即逾城而去。于檀特山中修道。始于阿蓝迦蓝处。三年学不用处定,知非便舍。复至郁头蓝弗处。三年学非非想定,知非亦舍。又至象头山,同诸外道。日食麻麦,经于六年。故经云:“以无心意无授行。而悉摧伏诸外道。”先历试邪法。示诸方便,发诸异见。令至菩提。故普集经云:“菩萨于二月八日明星出时成佛。号天人师,时年三十矣。”即穆王三年癸未岁也。既而于鹿野苑中。为僮陈如等五人。转四谛法轮,而论道果。说法住世四十九年。

  后告弟子摩诃迦叶:“吾以清净法眼,涅槃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正法。将付于汝。汝当护持。”并敕阿难,副贰传化,无令断绝。而说偈言:“法本法无法,无法法亦法。今付无法时,法法何曾法。”

  尔时世尊说此偈已,复告迦叶:“吾将金缕僧伽梨衣,传付于汝。转授补处,至慈氏佛出世。勿令朽坏。”迦叶闻偈,头面礼足曰:“善哉善哉,我当依敕,恭顺佛故。”尔时世尊至拘尸那城,告诸大众。吾今背痛,欲入涅槃。即往熙莲河侧娑罗双树下。右胁累足,泊然宴寂。复従棺起,为母说法。特示双足化婆耆。并说无常偈曰:“诸行无常,是生灭法。生灭灭巳,寂灭为乐。”时诸弟子,即以香薪竞茶毗之。烬后金棺如故。尔时大众即于佛前以偈赞曰:“凡俗诸猛炽,何能致火爇。请尊三昧火,阇维金色身。”尔时金棺従座而举。高七多罗树,往反空中。化火三昧须臾灰生。得舍利八斛四斗。即穆王五十二年壬申岁二月十五曰也。自世尊灭后一千一十七年。教至中夏。即后汉永平十年戊辰岁也。

  ○卷一·摩诃迦叶

  第一祖摩诃迦叶,摩竭陀国人也。姓婆罗门。父饮泽母香志。昔为锻金师。善明金性使其柔伏。付法传云:尝于久远劫中。毗婆尸佛入涅槃后。四众起塔。塔中像面上金色,有少缺坏。时有贫女。将金珠往金师所请饰佛面。既而因共发愿。愿我二人为无姻夫妻。由是因缘九十一劫身皆金色。后生梵天。天寿尽。生中天摩竭陀国婆罗门家。名曰迦叶波此云饮光胜尊。盖以金色为号也。由是志求出家,冀度诸有。佛言:“善来比丘。须发自除,袈裟著体。常于众中称叹第一。复言:“吾以清净法眼,将付于汝。汝可流布,无令断绝。”

  涅槃经云:尔时世尊欲涅槃。时迦叶不在众会。佛告诸大弟子。迦叶来时可令宣扬正法眼藏。尔时迦叶在耆阇崛山宾钵罗窟。睹胜光明,即入三昧。以净天眼,观见世尊。于熙连河侧入般涅槃。乃告其徒曰:“如来涅槃也,何其驶哉。”即至双树间,悲恋号泣。佛于金棺内现双足。

  尔时迦叶告诸比丘:“佛已茶毗,金刚舍利非我等事。我等宜当结集法眼,无令断绝。”乃说偈曰:“如来弟子且莫涅槃。得神通者,当赴结集。”于是得神通者。悉集王舍耆阇崛山宾钵罗窟。时阿难为漏未尽,不得入会。后证阿罗汉果,由是得入。迦叶乃白众言:“此阿难比丘多闻总持,有大智慧。常随如来梵行清净。所闻佛法。如水传器,无有遗余。佛所赞叹,聪敏第一。宜可请彼集修多罗藏。”大众默然。

  迦叶告阿难曰:“汝今宜宣法眼。”阿难闻语信受。观察众心而宣偈言:“比丘诸眷属,离佛不庄严。犹如虚空中,众星之无月。”说是偈已,礼众僧足。升法座而说是言:“如是我闻。一时佛住某处说某经教。乃至人天等作礼奉行。”时迦叶问诸比丘:“阿难所言不错谬乎?”皆曰:“不异世尊所说。”迦叶乃告阿难言:“我今年不久留。今将正法付嘱于汝。汝善守护,听吾偈言:法法本来法,无法无非法。何于一法中,有法有不法。”说偈已,乃持僧伽梨衣入鸡足山,俟慈氏下生。即周孝王五年丙辰岁也。

  ○卷一·阿难

  第二祖阿难。王舍城人也。姓刹利帝。父斛饭王。实佛之従弟也。梵语阿难陀。此云庆喜,亦云欢喜。如来成道夜生,因为之名。多闻博达智慧无碍。世尊以为总持第一。尝所赞叹。加以宿世有大功德。受持法藏,如水传器。佛乃命为侍者。后阿阇世王白言:“仁者如来迦叶尊胜二师。皆已涅槃。而我多故,悉不能睹。仁者般涅槃时,愿垂告别。”

  阿难许之,后自念言:“我身危脆,犹如聚沫。况复衰老,岂堪长久。”又念:“阿阇世王与吾有约。”乃诣王宫告之曰:“吾欲入涅槃,来辞耳。”门者曰:“王寝,不可以闻。”阿难曰:“俟王觉时,当为我说。”

  时阿阇世王。梦中见一宝盖,七宝严饰。千万亿众围绕瞻仰。俄而风雨暴至,吹折其柄。珍宝璎络悉坠于地。心甚惊异既寤。门者具白上事。王闻语已,失声号恸,哀感天地。即至毗舍离城。见阿难在常河中流跏趺而坐。王乃作礼而说偈言:“稽首三界尊,弃我而至此。暂凭悲愿力,且莫般涅槃。”时毗舍离王亦在河侧。复说偈言:“尊者一何速,而归寂灭场。愿住须臾间,而受于供养。”

  尔时阿难见二国王咸来劝请。乃说偈言:“二王善严住。勿为苦悲恋。涅槃当我静,而无诸有故。”阿难复念:“我若偏向一国,而般涅脖。诸国争竞,无有是处。应以平等度诸有情。”遂于常河中流将入寂灭。是时山河大地六种震动。雪山中有五百仙人。睹兹瑞应,飞空而至。礼阿难足,胡跪白言:“我于长老当证佛法。愿垂大慈度脱我等。”阿难默然受请。即变殑伽河悉为金地。为其仙众说诸大法。

  阿难复念:“先所度脱弟子应当来集。”须臾五百罗汉従空而下。为诸仙人出家受具。其仙众中有二罗汉。一名商那和修。二名末田底迦。阿难知是法器,乃告之曰:“昔如来以大法眼付大迦叶。迦叶入定而付于我。我今将灭,用传于汝。汝受吾教,当听谒言:本来付有法,付了言无法。各各须自悟,悟了无无法。”

  阿难付法眼藏竟,踊身虚空作十八变。入风奋迅三昧分身四分。一分奉忉利天。一分奉娑竭罗龙宫。一分奉毗舍离龙王。一分奉阿阇世王。各造宝塔而供养之。乃厉王十二年癸巳岁也。

  ○卷一·商那和修

  第三祖商那和修者。摩突罗国人也。亦名舍那婆斯。姓毗舍多。父林胜母僮奢耶。在胎六年而生。梵云商诺迦。此云自然服。即西域九枝秀草名也。若罗汉圣人降生。则此草生于净洁之地。和修生时,瑞草斯应。昔如来行化至摩突罗国。见一青林,枝叶茂盛。语阿难曰:“此林地名优留茶。吾灭度后一百年。有比丘商那和修于此地转妙法轮。”后百岁果诞和修,出家证道。授庆喜尊者法眼,化导有情。及止此林。降二火龙,归顺佛教。龙因施其地以建梵宫。

  尊者化缘既久,思付正法。寻于吒利国得优波纺多以为给侍。因问纺多曰:“汝年几耶。”答曰:“我年十七。”师曰:“汝身十七,性十七耶。”答曰:“师发已白。为发白耶,心白耶。”师曰:“我但发白,非心白耳。纺多曰:“我身十七。非性十七也。”和修知是法器。后三载,遂为落发受具。乃告曰:“昔如来以无上法眼藏,付嘱迦叶。展转相授而至于我。我今付汝,勿令断绝。汝受吾教,听吾偈言:非法亦非心。无心亦无法。说是心法时,是法非心法。”说偈已。即隐于潲宾国南象白山中。后于三昧中见弟子纺多。有五百徒众常多懈慢尊者乃往彼。现龙奋迅三昧以调伏之。而说偈曰:“通达非彼此,至圣无长短。汝除轻慢意,疾得阿罗汉。”五百此丘闻偈已。依教奉行,皆获无漏。尊者乃作十八变化火光三昧。用焚其身。纺多收舍利,葬于梵迦罗山。五百比丘人持一幡。迎导至彼建塔供养。乃宣王二十三年乙未岁也。

  ○卷一·优波纺多

  第四祖优波纺多者。吒利国人也。亦名优波崛多。又名邬波纺多。姓首陀父善意。十七出家二十证果。随方行化至摩突罗国。得度者甚众。由是魔宫震动。波旬愁怖。遂竭其魔力以害正法。尊者即入三昧,观其所由。波旬复伺便。密持璎络縻之于颈。及尊者出定。乃取人狗蛇三尸化为花痄。软言慰谕波旬曰:“汝与我璎珞甚是珍妙。吾有花痄以相酬奉。”波旬大喜,引颈受之。即变为三种臭尸虫蛆坏烂。波旬厌恶,大生忧恼。尽己神力不能移动。乃升六欲天告诸天王。又诣梵王求其解免。彼各告言:“十力弟子所作神变。我辈凡陋,何能去之。”波旬曰:“然则奈何。”梵王曰:“汝可归心尊者,即能除断。”乃为说偈令其回向曰:“若因地倒,还因地起。离地求起,终无其理。”

  波旬受教已,即下天宫。礼尊者足,哀露忏悔。纺多曰:“汝自今去。于如来正法更作娆害否。”波旬曰:“我誓迥向佛道,永断不善。”纺多曰:“若然者,汝可口自唱言归依三宝。”魔王合掌三唱,花痄悉除。乃欢喜踊跃。作礼尊者而说偈曰:“稽首三昧尊,十力圣弟子。我今愿迥向,勿令有劣弱。”

  尊者在世,化导证果最多。每度一人,以一筹置于石室。其室纵十八肘,广十二肘。充满其间。最后有一长者子。名曰香众。来礼尊者,志求出家。尊者问曰:“汝身出家,心出家。”答曰:“我来出家,非为身心。”尊者曰:“不为身心,复谁出家。”答曰:“夫出家者无我我故。无我我故,即心不生灭。心不生灭,即是常道。诸佛亦常。心无形相,其体亦然。”尊者曰:“汝当大悟,心自通达。宜依佛法僧绍隆圣种。”即为剃度,受具足戒。仍告之曰:“汝父尝梦金日而生汝。可名提多迦。”复谓曰:“如来以大法眼藏。次第传授以至于我。今复付汝听吾偈言:心自本来心,本心非有法。有法有本心,非心非本法。付法已,乃踊身虚空。呈十八变,然复本座跏趺而逝。多迦以室内筹用焚其躯。收舍利建塔供养。即平王三十一年庚子岁也。

  ○卷一·提多迦

  第五祖提多迦者。摩伽陀国人也。初生之时。父梦金日自屋而出。照耀天地。前有大山,诸宝严饰。山顶泉涌滂沱四流。后遇纺多尊者。为解之曰:“宝山者吾身也。泉涌者,法无尽也。日従屋出者。汝今入道之相也。照耀天地者,汝智慧超越也。尊者本名香众。师因易今名焉。梵云提多迦,此云通真量也。”多迦闻师说已。叹喜踊跃,而唱偈言:“巍巍七宝山,常出智慧泉。回为真法味,能度诸有缘。”纺多尊者亦说偈曰:“我法传于汝,当现大智慧。金日従屋出,照耀于天地。”提多迦闻师妙偈,设礼奉持。

  后至中印度。彼国有八千大仙。弥遮迦为首。闻尊者至,率众瞻礼。谓尊者曰:“昔与师同生梵天。我遇阿私陀仙人授我仙法。师逢十力弟子修习禅那。自此报分殊途,已经六劫。”尊者曰:“支离累劫,诚哉不虚。今可舍邪归正,以入佛乘。”弥遮迦曰:“昔阿私陀仙人授我记云:‘汝却后六劫。当遇同学,获无漏果。’今也相遇,非宿缘耶。愿师慈悲令我解脱。”尊者即度出家命圣授戒。余仙众始生我慢。尊者示大神通。于是俱发菩提心,一时出家。

  乃告弥遮迦曰:“昔如来以大法眼藏密付迦叶。展转相授而至于我。我今付汝,当护念之。”乃说偈曰:“通达本法心,无法无非法。悟了同未悟,无心亦无法。”说偈已,踊身虚空,作十八变。火光三昧自焚其躯。弥遮迦与八千比丘同收舍利。于班茶山中起塔供养。即庄王七年己丑岁也。

  ○卷一·弥遮迦

  第六祖弥遮迦者。中印度人也。既传法已游化至北天竺国。见雉堞之上有金色祥云:“叹曰:“斯道人气也。必有大士,为吾法嗣。”乃入城,于鹧铗间有一人。手持酒器逆而问曰:“师何方而来,欲往何所。”师曰:“従自心来,欲往无处。”曰:“识我手中物否?”师曰:“此是触器而负净者。”曰:“师还识我否?”师曰:“我即不识识即非我。”又谓曰:“汝试自称名氏。吾当后示本因。”彼人说偈而答:“我従无量劫,至于生此国。本姓颇罗堕,名字婆须蜜。”

  师曰:“我师提多迦说。世尊昔游北印度,语阿难言:‘此国中吾灭后三百年。有一圣人。姓颇罗堕名婆须蜜。而于禅祖当获第七。’世尊记汝,汝应出家。”彼乃置器礼师侧立而言曰:“我思往劫尝作檀那。献一如来宝座。彼佛记我云:‘汝于贤劫释迦法中宣传至教。’今符师说,愿加度脱。”

  师即与披剃复圆戒相。乃告之曰:“正法眼藏今付于汝。勿令断绝。”乃说偈曰:“无心无可得,说得不名法。若了心非心,始解心心法。”

  师说偈已,入师子奋迅三昧。踊身虚空,高七多罗树。却复本坐,化火自焚。婆须蜜收灵骨,贮七宝函。建浮图问于上级。即襄王十七年甲申岁也。

  ○卷一·婆须蜜

  第七祖婆须蜜者。北天竺国人也。姓颇罗堕。常服净衣,执酒器。游行里闬,或吟或啸。人谓之狂。及遇弥遮迦尊者。宣如来往志,自省前缘。投器出家,授法行化。至迦摩罗国,广兴佛事。于法座前,忽有一智者。自称:“我名佛陀难提。今与师论义。”师曰:“仁者,论即不义,义即不论。若拟论义,终非义论。”难提知师义胜,心即钦伏。曰:“我愿求道,沾甘露味。”尊者遂与剃度而授具戒。复告之曰:“如来正法眼藏,我今付汝。汝当护持。”乃说偈曰:“心同虚空界,示等虚空法。证得虚空时,无是无非法。”

  尊者即入慈心三昧。时梵王帝释及诸天众。俱来作礼,而说偈言:“贤劫众圣祖,而当第七位。尊者哀念我,请为宣佛地。”尊者従三昧起。示众云:“我所得法,而非有故。若识佛地,离有无故。”说此语已。还入三昧,示涅槃相。难提即于本坐起七宝塔。以葬全身。即定王十九年辛未岁也。

  ○卷一·佛陀难提

  第八祖佛陀难提者,迦摩罗国人也。姓瞿昙氏。顶有肉髻辩捷无碍。初遇婆须蜜尊者出家受教。既而领徒行化。至提伽国城毗舍罗家。见舍上有白光上腾。谓其徒曰:“此家当有圣人。口无言说真大乘器。不行四衢知触秽耳。”言讫,长者出致礼,问何所须。尊者曰:“我求侍者。”曰:“我有一子,名伏驮蜜多。年已五十。口未曾言足未曾履。”尊者曰:“如汝所说,真吾弟子。”尊者见之遽起礼拜。而说偈曰:“父母非我亲。谁是最亲者。诸佛非我道。谁为最道者。”尊者以偈答曰:“汝言与心亲,父母非可比。汝行与道合,诸佛心即是。外求有相佛,与汝不相似。欲识汝本心,非合亦非离。”伏驮蜜多闻师妙偈。便行七步。

  师曰:“此子昔曾值佛。悲愿广大。虑父母爱情难舍。故不言不履耳。”时长者遂舍令出家。尊者寻授具戒。复告之曰:“我今以如来正法眼藏付嘱于汝。勿令断绝。”乃说偈曰:“虚空无内外,心法亦如此。若了虚空故,是达真如理。”伏驮蜜多承师付嘱。以偈赞曰:“我师禅祖中,当得为第八。法化众无量,悉获阿罗汉。”

  尔时尊者佛陀难提,即现神变。却复本坐,俨然寂灭。众兴宝塔葬其全身。即景王十二年丙寅岁也。

  ○卷一·伏驮蜜

  第九祖伏驮蜜多者。提伽国人。姓毗舍罗。既受佛陀难提付嘱。后至中印度行化。时有长者香盖,携一子而来。瞻礼尊者曰:“此子处胎六十岁,因号难生。复尝会一仙者。谓此儿非凡,当为法器。今遇尊者,可令出家。”尊者即与落发授戒。羯磨之际,祥光烛座。仍感舍利三七粒现前。自此精进忘疲。既而师告曰:“如来大法眼藏今付于汝。汝护念之。”乃说偈曰:“真理本无名,因名显真理。受得真实法,非真亦非伪。”尊者付法已。即入灭尽三昧而般涅槃。众以香油旃檀阇维真体。收舍利,建塔于那烂陀寺。即敬王三十五年甲寅岁也。

  ○卷一·胁尊者

  第十祖胁尊者。中印度人也。本名难生。初尊者将诞,父梦一白象。背有宝座座上安一明珠。従门而入,光照四众。既觉遂生。后值伏驮尊者。执侍左右,未尝睡眠。谓其胁不至席。遂号胁尊者焉。初至华氏国,憩一树下。右手指地而告众曰:“此地变金色,当有圣人入会。”言讫,即变金色。时有长者子富那夜奢,合掌前立。尊者问:“汝従何来。”夜奢曰:“我心非往。”尊者曰:“汝何处住。”曰:“我心非止。”尊者曰:“汝不定耶。”曰:“诸佛亦然。”尊者曰:“汝非诸佛。”曰:“诸佛亦非尊者。”

  因说偈曰:“此地变金色,预知于圣至。当坐菩提树,觉华而成已。夜奢复说偈曰:“师坐金色地,常说真实义。回光而照我,令入三摩谛。”尊者知其意。即度出家,复具戒品。乃告之曰:“如来大法眼藏今付于汝。汝护念之。”乃说偈言:“真体自然真,因真说有理。领得真真法,无行亦无止。”尊者付法已。即现神变而入涅槃。化火自焚。四众各以衣巳(得古反)盛舍利。随处兴塔而供养之。即贞王二十二年己亥岁也。

  ○卷一·富那夜奢

  第十一祖富那夜奢者。华氏国人也。姓瞿昙氏父宝身。既得法于胁尊者。寻诣波罗奈国。有马鸣大士迎而作礼。因问曰:“我欲识佛,何者即是。”师曰:“汝欲识佛,不识者是。”曰:“佛既不识,焉知是乎。”师曰:“既不识佛,焉知不是。”曰:“此是锯义。”师曰:“彼是木义。”复问:“锯义者何。”曰:“与师平出。”又问:“木义者何。”师曰:“汝被我解。”马鸣豁然省悟,稽首归依。遂求剃度。师谓众曰:“此大士者,昔为毗舍离国王。其国有一类人如马裸露。王运神力分身为蚕。彼乃得衣。王后复生中印度。马人感恋悲鸣,因号马鸣焉。如来记云:‘吾灭度后六百年。当有贤者马鸣。于波罗奈国摧伏异道。度人无量,继吾传化。’今正是时。”

  即告之曰:“如来大法眼藏今付于汝。即说偈曰:“迷悟如隐显,明暗不相离。今付隐显法,非一亦非二。”尊者付法已。即现神变,湛然圆寂。众兴宝塔以拥全身。即安王十四年戊戌岁也。

  ○卷一·马鸣

  第十二祖马鸣大士者。波罗奈国人也。亦名功胜。以有作无作诸功德最为殊胜,故名焉。既受法于夜奢尊者。后于华氏国转妙法轮。忽有老人坐前仆地。师谓众曰:“此非庸流,当有异相。”言讫不见。俄従地踊出一金色人。复化为女子。右手指师而说偈曰:“稽首长老尊。当受如来记。今于此地上,宣通第一义。”说偈已,瞥然不见。师曰:“将有魔来与吾校力。有顷风雨暴至,天地晦冥。师曰:“魔之来信矣吾当除之。”即指空中,现一大金龙。奋发威神,震动山岳。师俨然于坐,魔事随灭。

  经七日,有一小虫。大若桀螟,潜形坐下。师以手取之,示众曰:“斯乃魔之所变,盗听吾法耳。”乃放之令去,魔不能动。师告之曰:“汝但归依三宝,即得神通。”遂复本形,作礼忏悔。师问曰:“汝名谁耶,眷属多少。”曰:“我名迦毗摩罗。有三千眷属。”师曰:“汝尽神力,变化若何。”曰:“我化巨海极为小事。”师曰:“汝化性海得否。”曰:“何谓性海,我未尝知。”师即为说性海云:“山河大地皆依建立。三昧六神通,由兹发现。”迦毗摩罗闻言:“遂发信心。”与徒众三千俱求剃度。

  师乃召五百罗汉与授具戒。复告之曰:“如来大法眼藏今当付汝。汝听偈言:隐显即本法,明暗元不二。今付悟了法,非取亦非离。”

  付法已,即入龙奋迅三昧。挺身空中,如日轮相,然后示灭。四众以真体藏之龙龛。即显王三十七年甲午岁也。

  ○卷一·迦毗摩罗

  第十三祖迦毗摩罗者。华氏国人也。初为外道。有徒三千,通诸异论。后于马鸣尊者得法。领徒至西印度。彼有太子,名云自在。仰尊者名,请于宫中供养。尊者曰:“如来有教。沙门不得亲近国王大臣权势之家。”太子曰:“今我国城之北有大山焉。山中有一石窟。师可禅寂于此否。”尊者曰:“诺。”即入彼山。行数里,逢一大蟒。尊者直进不顾。遂盘绕师身。师因与受三归依。蟒听讫而去。

  尊者将至石窟。复有一老人素服而出。合掌问讯。尊者曰:“汝何所止。”答曰:“我昔尝为比丘。多乐寂静。有初学比丘数来请益。而我烦于应答,起嗔恨想。命终堕为蟒身。住是窟中,今已千载。适遇尊者,获闻戒法,故来谢耳。”尊者问曰:“此山更有何人居止。”曰:“北去十里。有大树,荫覆五百大龙。其树王名龙树。常为龙众说法。我亦听受耳。”

  尊者遂与徒众诣彼。龙树出迎尊者曰:“深山孤寂,龙蟒所居。大德至尊,何往神足。”师曰:“吾非至尊,来访贤者。”龙树默念曰:“此师得决定性,明道眼否。是大圣,继真乘否。”师曰:“汝虽心语,吾已意知。但办出家,何虑吾之不圣。”

  龙树闻已悔谢。尊者即与度脱。及五百龙众俱授具戒。复告龙树曰:“今以如来大法眼藏付嘱于汝。谛听偈言:“非隐非显法,说是真实际。悟此隐显法,非愚亦非智。”付法已,即现神变,化火焚身。龙树收五色舍利建塔瘗之。即赪王四十一年壬辰岁也。

  ○卷一·龙树

  第十四祖龙树尊者。西天竺国人也。亦名龙胜。始于毗罗尊者得法后。至南印度。彼国之人,多信福业。闻尊者为说妙法。递相谓曰:“人有福业,世间第一。徒言佛性,谁能睹之。”尊者曰:“汝欲见佛性,先须除我慢。”彼人曰:“佛性大小。尊者曰:“非大非小,非广非狭。无福无报,不死不生。彼闻理胜,悉回初心。”尊者复于座上现自在身。如满月轮。一切众唯闻法音,不睹师相。彼众中有长者子,名迦那提婆。谓众曰:“识此相否。”众曰:“目所未睹,安能辨识。”提婆曰:“此是尊者现佛性体相以示我等。何以知之。盖以无相三昧形如满月。佛性之义,廓然虚明。”

  言讫,轮相即隐。复居本坐,而说偈言:“身现圆月相,以表诸佛体。说法无其形,用辨非声色。”彼众闻偈,顿悟无生。咸愿出家,以求解脱。尊者即为剃发。命诸圣授具。

  其国先有外道五千余人。作大幻术,众皆宗仰。尊者悉为化之,令归三宝。复造大智度论,中论。十二门论,垂之于世。后告上首弟子迦那提婆曰:“如来大法眼藏今当付汝。听吾偈言:“为明隐显法,方说解脱理。于法心不证,无嗔亦无喜。”

  付法讫,入月轮三昧广现神变。复就本坐,凝然禅寂。迦那提婆与诸四众。共建宝塔以葬焉。即秦始皇三十五年己丑岁也。

共收到 0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07月17日 07:56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