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门故事 文殊菩萨的考验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9年07月07日 · 最后由 443028295 回复于 2019年07月07日 · 57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从前有一个国王,名为萨恕擅。这个国王心地善良,怜悯贫穷孤寡之人,经常对人们周济和布施,只要他们有所需求,国王都尽量满足他们,因此国王的善名远扬,超越了国界,而且传到了上天的众神耳中。

  文殊菩萨得知人间有这么一个慈悲的国王,心里很高兴,同时也想亲自试一试这个国王到底是不是诚心行善。   有一天,文殊菩萨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少年婆罗门,从邻国进入萨恕檀国,并来到了王宫门前,乞求布施。   国王听说从异国来了一个少年婆罗门找他,很高兴地接见了来者,并非常关切地问道:“少年人,你是从何处来呀?有什么需要我为你效力帮忙的吗?”   少年婆罗门回答,“我在异国听说您的功德善名,故不远万里前来,想得到您的布施。”   国王听了,高兴地说:“好呀!你有什么要求,需要得到什么布施,尽管说好了,别犯难。我的臣民向我要求布施我都会答应,何况你还是异国的客人呢。”   文殊菩萨见状心想:果然名不虚传,既然如此,我就大胆地试试他吧。   于是就说:“大王您可是君子一言。我提的要求也许有些过分了,我想让国王给我做奴隶,让王后给我做婢女!”   国王听了,并没有发怒、生气,反而非常痛快地答应说: “好吧!你让我个人做奴隶,我现在就可以答应你,我很愿意从 现在起就听从你的使唤,为你服侍。但是王后本来是一个大国 王的公主,远嫁到我们国家来的,她是不是能做你的婢女,我作不了主,我应该去征求征求她的意见。”   于是国王就到内宫,把少年婆罗门要求施舍的要求向王后 说了,并问她能不能做他的婢女。王后也是心地善良,是一心想普救众生的女子,何况在国王的身边,耳濡目染,她不愿拂 国王之意,就同意了少年婆罗门的要求。   国王和王后一起从内宫走出来,对少年婆罗门说:“我们商量好了,愿意一起做你的奴仆和奴婢!”   婆罗门这时就说:“既然同意给我做奴隶,那你们就应该把鞋子脱掉,要和真的奴仆与奴隶一样。”   国王、王后一齐说道:“是的,主人,我们应该与所有的奴婢一样,他们什么样,我们也什么样。”于是就把鞋子脱掉,把 衣服也换成了奴隶穿着的粗布衣服。   文殊菩萨只是为了考验国王、王后。为了不给这个国家添麻烦,文殊就找了另外两个,用法力将他们变成国王、王后,和往常一样处理朝政。而真的国王、王后就加入了去异国当奴隶 的人的行列。   再说国王的夫人天生贵人,原来是别国的一位公主,从小娇生惯养,嫁给国王后更是豪华尊贵,哪里有过光着脚长途跋 涉的苦楚!又正赶上身孕沉重,行动不便。因此随众奴隶一起 行走,累得气喘吁吁,全身酸痛,脚心早被杂草和石头刺破,疼得钻心,真是一步比一步难行,便渐渐落在了队伍的后面。 文殊菩萨早已将这些都看在眼里。本来就慈悲为怀的菩萨 虽然于心不忍,,但为了考验国王、王后的真心,他仍然装出一副恶狠狠的样子,一边回头吼道:“快走啊快走!”一边责骂王后说;“你现在是我的婢子,就要像个婢子的模样,按照奴婢之法行事。你现在还像当王后一样,娇里娇气的给谁看!”   王后听了,心中委屈不打一处来,于是长跪地下,泪流满 面地诉说道:“主人啊主人,我实在是不敢怠慢,实在不敢偷懒, 我现在真是累极了,稍稍休息一会儿再走,请您可怜一下吧!”   没想到这个婆罗门是个铁石心肠,不但不为所动,反而对 着王后说:“得啦得啦,你快起来,跟我走吧]这样的奴婢以后 我也没法使唤,干脆把你卖了吧!”   于是,就把王后带到人市上,高声叫卖:“都来瞧,都来看, 有个奴婢我要卖!价钱便宜人漂亮,谁买到手谁福气!”   王后原来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整日生活在王宫里,哪见过这个场面。但现在不同了,自己是个奴婢,奴婢就是这样 买卖的。而他的丈夫国王,此时也和她落得同样的下场,被一 起卖掉了。   本来国王、王后还在一起。这样一卖,两个人分别被人买 走了,相隔数里,不能互相照应。国王被一位老者看中,买去以后当作一个坟墓的看门人,专门负责收埋死人的安葬费。这个地方又寒冷,又荒凉,特别是每到深夜,鬼火乱窜,狼嚎犬吠,弄得不得安宁,难以入睡。那老者还时不时地检查他是不 是收费以后有所私藏。但国王心里并无怨言。他想:既然为奴, 就尽到为奴的责任,我这才是真心布施,修炼功德。   王后的处境比国王更惨。王后是被一个大家买走。这个大 家的夫人好像母夜叉一样,见王后面容娇美,非常嫉妒,经常 给王后使坏,故意把脏活累活派给她。一大早天还没亮,她就吵吵嚷嚷地把王后叫起来干活,一直干到日落西山,而且不能 有丝毫的怠慢,稍有不是,非打即骂。   又过几个月,王后十月怀胎,一朝分娩,生了一个又白又胖的男婴。这家女主人本来无后,见婢子偏偏在她跟前生了个 漂漂亮亮的男婴,不禁妒心似火,十分恼怒,对着王后叫骂道:“你这个臭婢子,也配生孩子吗?”然后就逼着王后把儿子杀掉。   那时婢子即为奴,就要完全听凭主人的吩咐。主人叫你死, 你就不能活。王后此时没有办法,于是硬着心肠含着泪杀死了 新生儿子,然后带着死婴去墓地埋葬。   王后去埋死婴,正好与看守墓地的国王相见。相见之后都有干言万语,但他们并没有流露出任何委屈和不满,没有任何 抱怨。他们正在说话的时候,须臾之间,真是恍惚如梦,刚才 还在冷清的墓地,现在却回到了本国,身上着的是国王和王后 的服装,坐的是正殿宝座,一切又恢复到原来的模样。更令他 们喜不自胜的是,他们所为之惋惜、日夜思念的已经被埋掉的儿子,此时却活生生地出现在他们的眼前,正在伸着小手,甜密地向他们微笑呢!   国王、王后正在惊疑之间,正不知这是怎么回事,只见文 殊菩萨端坐空中的一朵大宝莲荷花上,现出五色真身,向他们夫妇二人称赞说:   “善哉!果然名不虚传,你们普救众生,广为布施,可真是 至诚至信,真心实意,真是了不起啊!”   国王、王后这才悟到,原来的一切都是菩萨显灵,在考验 他们是否真诚。他们此时不禁为自己经受了考验感到由衷的喜 悦,连忙向文殊恭敬行礼。   文殊菩萨见国王、王后果然是人间少有的至诚至善之人,自 然也非常高兴。在文殊四方讲法的时候,经常以国王、王后作 为宣扬佛法的例子,广为宣传。国王、王后的作为,也使得各 国人众十分震动,而本国之人更不用说了,都以国王、王后为 榜样,广行善事,后来都在修道上有所进境。国王及王后呢?最后都双双修成了正果。   佛告诉阿难说:“当时的国王,就是我的前身。那王后就是 现在的瞿夷,太子就是现在的罗云。”

共收到 12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07月07日 09:35
96

每个人都有四个老婆

  释迦牟尼在一次法会上说:“某地有个富商共讨了四个老婆:第一个老婆伶俐可爱,整天作陪,寸步不离;第二个老婆是抢来的,是个大美人;第三个老婆,沉溺于生活琐事,让他过着安定的生活;第四个老婆工作勤奋,东奔西忙,使丈夫根本忘记了她的存在。

  “有一次,商人要出远门,为免除长途旅行的寂寞,他决定在四个老婆中选一个陪伴自己旅行。商人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四个老婆,第一个老婆说:‘你自己去吧,我才不陪你!’

  “第二个老婆说:‘我是被你抢来的,本来就不心甘情愿地当你的老婆,我才不去呢 ’

  “第三个老婆说:‘尽管我是你的老婆,可我不愿受风餐露宿之苦,我最多送你到城郊!’

  “第四个老婆说:‘既然我是你的老婆,无论你到哪里我都跟着你。’

  “于是商人带着第四个老婆开始了旅行!”

  最后,释迦牟尼说:“各位,这个商人是谁呢 就是你们自己。”

  在这则故事里,第一个老婆是指肉体,死后还是要与自己分开的;第二个老婆是指财产,它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第三个老婆是指自己的妻子,活时两个相依为命,死后还是要分道扬镳;第四个老婆是指自心而言,人们时常忘记它的存在,但它却永远陪伴着自己 。

96

孔雀王的故事

  从前,在一片茂密的大森林里,住着一群孔雀。孔雀王有五百位妻子,但它把五百位孔雀妻子都抛弃了,爱恋上一只青雀。

  青雀最喜欢吃甘露和一种美味的果子每天清晨孔雀王都踏着露水,到森林里去吸取甘露,并寻找那种果子。   这个国家的王后患了重病,久治无效。有一天,她在梦中见到一只孔雀,用人话对她说:您的病,只有用孔雀的肉才可以治。王后早上醒来想起这个奇怪的梦,马上告诉国王。   国王听了,立刻命令全国的猎人都去林子里捕捉孔雀。   王后还说:“要是有谁能捉到活的孔雀我将把小女儿许配给他,并赏他黄金一百斤。”   于是,猎人们纷纷出去搜寻孔雀。他们发现了孔雀王和青雀,一连几天,都悄悄地跟在孔雀王后面,发现他常去给青雀采果子。   为了能捉到活的孔雀猎人们想出一个好办法他们将拌了蜜糖的面粉调成糊状,抹在孔雀王常常经过的大树的树干上。   孔雀王发现了这种甜食心想:青雀一定非常爱吃!   便带回一些给青雀,青雀果然非常高兴。就这样,孔雀王每次去采果子的时候都要带点这种甜食慢慢地也习以为常了。   过些时候,有位猎人见时机已到,就把同样的面糊抹在自己身上,装死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孔雀王像过去一样,走过来取这种面糊,冷不防的猎人以极快的速度抓住了来到自己身边的孔雀王。   孔雀王看情形知道自己跑不掉了,就问猎人道:“你这样千方百计地抓我,想必是有利可图,我可以告诉你一座金山,它的价值真是难以估计,得到它,你一辈子,甚至你的儿子、孙子,都不会受穷了,你放了我吧!”   猎人不肯答应,他说:“你的话可靠吗?国王已经答应要给捉住孔雀的猎人一百斤黄金还许诺将女儿嫁给他呢!我能信你的话吗?”猎人说着就把孔雀王捆起来,准备带回去献给国王。   孔雀王被猎人抓到国王面前用人话对国王说:“仁慈的大王啊!请您听我说,给我一点水我对着它念过咒语以后喝下去就可以治百病。若是没有效,再杀了我吃我的肉也不迟啊!”   国王一想,也有道理,便同意了;他拿孔雀王念过咒语的水给王后喝。   久病不愈的王后喝了这种神奇的水立刻觉得精神抖擞身体恢复了健康;不但一切病痛都消失了,而且变得更加年轻、艳丽,光彩照人。   国王又把水分给宫里的其他人喝个个都变得年轻漂亮、神采奕奕。   大家都很高兴说:“幸亏国王没杀孔雀,才能得到孔雀念过咒的仙水,医好这么多有病的人。”   孔雀王又说:“大王啊!我医治了宫里那么多人的病但外面还有很多百姓,受着疾病的折磨。我要对附近的湖施法术,念咒语,这样,整座湖的水都可以治病,全国老百姓喝了湖水,任何病痛都可以痊愈了。若不灵验,您可用棍杖打断我的脚。”   国王答应了。   孔雀王来到湖边,跳到湖中,念了一遍咒语。   老百姓饮了湖水之后,聋子听见了声音、瞎子看见了东西、哑巴开始唱歌说话;多年患佝偻症,不能活动自如的人也能挺直腰背走路了。   人间的一切疑难病症统统消灭干净。   老百姓们个个欢天喜地,他们得了孔雀王这么大的好处,心里都非常感激。   孔雀王见自己的杀身之祸已经过去,便飞到树上,对国王说:“陛下您可知道这世间有三个人是最傻的?一个是我一个是捉我的猎人,还有一个就是大王您。”   国王问:“您解释一下,这话怎讲?”   孔雀王说:“人们都说美色如同烈火那火是会烧毁自己的性命的。我有五百位妻子,却不满足,还要舍弃她们,千方百计地想要娶青雀为妻。每天清晨、晚上,为了寻找她爱吃的果子,我跑来跑去地,就像差役一样,因为这样才被猎人捕获,差点儿送了自己的命。我说猎人傻,是因为在他捉住我时我曾经真心诚意地对他说我知道一座秘密的金山,可以给他一山的黄金,可是他不要这实实在在的一山黄金和无穷无尽的宝贝,却偏偏听信王后的欺人之言,想娶国王您的女儿为妻。世上的蠢人都是那个样子!那些妇人们的话都是些欺人欺世之言,亡国害命,就是这样来的,万万相信不得。她们的话,一万句里也找不出一句真话。您看!王后的病早就治好了,可是她还提不提许给猎人的承诺?可是猎人偏偏要信她的,这猎人不是很愚蠢吗?而大王您,费了那么大力气才得到我,凭藉我奇妙的医术,治好了宫内和全国人民的病,使他们个个面色红润、精神抖擞,可是大王您竟然轻易地把我放了,这就是大王您的愚蠢了!”说完孔雀王拍拍翅膀,腾空而去。

96

杀子求名

  仁义礼智信乃是中国人的美德,欺骗拐诈是人类的丑恶。美德和丑恶,是相对立的也是互成互证。没有丑恶的一面,也就不会显出美德的一面。人类的文化进步,人的智识发达,好像欺骗奸诈也跟著进步。把丑恶的面目都装饰得非常的美丽,人类那一个不想做一个真真正正的美德的人呢?当他做不到的时候,就用奸巧欺骗来掩饰,使美丽的人生充满了罪恶的阴影。

  很久以前印度有一位波罗门教的人,因为平时爱好面子,又爱名利而且不去做正当的工作,常常用欺骗手段来获得小小的名利。时日久了人家就识破他的为人,在本地生活不下去了,就带一个儿子远走他乡,在人地生疏之下为了生活,在街上摆了一个算命摊子。随便写些‘上能知天下、下通地理、算人的祸福、和知三世因果'等作广告。因为生意不大好,一天就想出一个妙计。说:‘我能知未来过去,不信的话,我们可以试验,我算准我这个儿子,七天后会死,请各位七天后来证验我说的不虚'。

  到了七天为了证明他的预言,就把自己儿子杀死,于博得人的相信,于是众人纷纷给他相命看因果等,这位波罗门的人就乱盖一场,于求小小的报酬。日久人家也知道他说的话不灵,又不能生活下去,又再流落他方。

  人类有好奇之心,更有贪小便宜的毛病。所以为了小小利益,往往都牺牲了大好的前程,或损失自己的人格。若非有正知正见,或修行有力的人,很难逃出这名利二关。譬如从事神鬼活动的人,有人利用算命,看因果来吸引信者,有的利用神的名誉来骗财骗色,有的利用鬼神的小小神通为图利,有的学些术法来惑人。有的人虽有小小用功,即谓得道大显神通,解答人种种问题,种种扬名为救世,其实都是为了个人名利。

  杀子求名只是一个譬如的故事,人类不致于如此的傻瓜,可是仔细的观察,世间像这样傻瓜的人可不少!譬如为了妻子而不孝父母,为了自己名利违背了师长。为了小小虚名地位,卖国卖民,为著几毛钱就争得面红耳赤,皆是堕人格、失道德、毁灭前程,而求眼前小小利益而已,不是傻瓜是什么?

  天有好生之德、人有恻隐之心'。若是违背了恻隐,即失去了人格。何况为小小利益,即毁灭自己前程。是故忠孝仁义是为人处世之本。不能大仁大义也得守人性的本位,方不失为万物之灵。否则一失人身万劫不覆!那就冤枉了。

96

瞳人语

  京城里有一士人叫方栋,非常有才气,但为人轻薄放荡,特别不守节,他每一次在效野路上遇见游玩的女子,就总是要轻佻地尾随在人家后面追逐一阵子才罢休.

     清明节的前一天,他偶尔到郊外去游玩,看见一辆小车,挂着彩色帐幔,十分华丽.有几个婢女骑着马相随慢行.其中有一个婢女,骑着小骏马,容貌长得非常美丽.光彩照人.方栋被这漂亮女子所吸引,也骑着马紧随其后.稍稍逼近一些,发现小车的帐幔掀开,露出一处小孔,从这孔,从这孔里望进去,他看见里面坐着一个女郎,芳龄大约十六岁。红妆艳丽,娇美绝伦,举世无双,确实是平生从未目睹过。方栋就象被勾了魂似的,身不由已。目光一直不能离开车内的漂亮女子。他骑马和小车紧紧相随。有时他的马走到前边。他就让马稍停一下;有时他的马落在后边。他就又把马拍打一下,让它赶上去。就这样,他跟随那漂亮女子一直奔走了好几里路。      方栋在马上忽然听见车内女子叫骑马的婢女走近到车跟前,那女子说道:“把车帘子给我放下来,外面哪来的疯狂轻薄儿郎,不停地往车里边偷看。”于是婢女将车帘子放下来,回头对方栋怒气冲冲地说:“你知道她是谁吗?她就是仙境中芙蓉城的七郎子的新媳妇,现在她要回娘家去看望自己的父母。她和那些没有身份的农家娘子不一样。怎么随便叫秀才偷看呢!”婢女说完话,很快从地主掬起一把被车轮辗压得很细的尘土。向方栋猛得扬过去,方生的双眼顿时被眯得睁不开了。等他擦拭了一阵再去看那车子,车马和人早就走得很远了,只留下一丝渺茫的幻影。方栋又惊又疑,只好悻悻地掉转马头回家去了。      方栋回家后,眼睛一直很难受。他就请人翻开上下眼皮,看里边还有什么东西,结果发现眼球上生出一个白翳,正好盖在瞳仁上,睡了一晚上,眼睛更加难受,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流。止也止不住。后来,白翳长得越来越大,几天后,竟然长得跟铜钱一样厚。不久。右眼上也长起一个螺纹状的东西。见此情形,家里就帮他四外求医找药,但什么药也治不好他的病。方栋内心十分痛苦,对自己不检点的行为,感到非常后悔。      方栋听说[金光明经]能够解除他的厄运和痛苦。于是就找来一本[金光明经],请人教他诵读。刚开始的时候,方栋还觉得烦躁,时间长了,他便安定下来。早晚没事的时候。他就盘腿坐下,只管捻着珠子诵读[金光明经],这样一直坚持了一个多时间,一切世俗杂念都因此而被净化了。      有一天,他忽然听见左眼里有像苍蝇嗡嗡那么大的声音说话:“这里面太黑了,像漆一样,真是无法忍耐憋闷死人了!”右眼里边有相同的声音呼应说:“是的,咱们可以一块出来游玩一会儿,透一透闷气也会舒服些”。紧接着,方栋便隐隐约约感觉到两个鼻孔在轻轻蠕动着,十分痒痒,再接着就好象有什么东西,离开鼻孔出去了,过了很长时间,那东西又回来了。仍旧沿着两鼻孔爬上去,又进到眼眶里去了,然后,两个眼眶里又有像苍蝇嗡嗡那么大的声音在说:“很长时间为到花园里去观望了,那些珍珠兰没人浇灌,已经都枯死了。”方栋平时非常喜欢香兰,在花园种植了很多。平日里都要去亲自灌溉。现在,自从双目失明之后,一直没有顾得上去浇灌。刚才,当他听到眼睛里的对话后,心里就很着急。立即问妻子道:“花园里的兰花怎么会枯死?”方栋的妻子很奇怪。于是就反问他怎么会自己知道花园里的兰花枯死了?方栋将自己眼睛中两上东西对话的事向妻子说了。方栋的妻子当既到花园看那些兰花是不是真死了,结果确实像方栋说的那样,兰花全枯死了。方生的妻子异常惊讶,就悄悄地藏在房子里,等待方栋眼睛里的东西出现,果然看见有两个小人顺着方栋的鼻孔爬出来,这两个小人还不开黄豆那么大,从门里飞出去。越飞越飞远,最后竟然消失了,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过了不久,方栋的妻子发现那两个小人手臂相挽着从外面回来,飞到方栋的脸上,就像进洞穴里一样钻进方栋的两个鼻孔,方栋妻子观察了两三天。      后来,方栋又听见左眼眶里的小人在说:“每次迂回着从鼻孔出出进进,就像钻隧道一样麻烦,这样太在方便了,还不如自己重开一道,出入会很方便。”右眼眶里的小人回答说:“我这儿壁膜太厚了,要弄开一道门,很不容易。”左眼眶又说:“让我先在这边试着开辟门道,如果能开出,就和你一块从这儿出进。”话音刚落,方栋即觉得左眼眶里的眼膜像被抓起来,使劲地撕裂着,方栋觉得疼痛难以忍受,这样持续了一会儿功夫。方栋再睁开眼睛,立即觉得已能豁然看见东西了,方栋高兴极了,赶快告诉妻子,妻子过来仔细看他的眼睛,发现他的眼膜上果真被撕开一个小缝隙,眼膜里的黑眼球炯炯有光,就像绽开的花椒。      再睡了一个晚上,方栋眼睛里的幛膜已经完全消失了再仔细看时,竟发现左眼里多了一个瞳仁,然而右眼里的族螺还像以前那样,没有作何变化。方栋这才知道他左右眼里的瞳人已经合住在一个眼眶里了。方栋虽然瞎了一只眼睛,但是比起得过先前用双眼去看工区东西,却更加清楚了,因此,方栋对自己的行为更加检点,对自己的要求也更加严格,乡里人便称赞他的美德。      异史氏说:“乡里有一士人。有一天和两个朋友中路上骑马而行,他远远看见有一个少妇骑着驴出现在前方,他开玩笑吟诗说:“有美人啊。”又回头对两位朋友说:“驱马前去,睹一睹那漂亮女子的芳容。”于是,几个人会意地大笑着驱马赶上前去,很快地,他们就追赶上了前边骑驴的漂亮女子,仔细端详时才发现,那女子原来是他的儿媳妇。他心里极其愧疚,一下子沉默了,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他的朋友假装不知道真情,对他的儿媳妇进行十分下流的评论,他非常难堪羞愧,结结巴巴地说;“那是我的大儿媳妇。”两个朋友听后,不由都转过脸去偷着笑了一阵才算罢休。轻薄的人在谋图侮辱别人的时候,往住最后反而侮辱了自己,这实在可笑。至于那人迷目失明的方栋,则是遭到了鬼神的惨报,主持芙蓉城的神仙,不知是什么神,难道是菩萨现身不成?然而小郎君能够洗心革面,鬼神即使凶恶,也何曾不允许人们悔过自新啊。“

96

五浊恶世

 我们所居的娑婆世界,佛经称为五浊恶世。所谓五浊即是劫浊、见浊、烦恼浊、众生浊、命浊、观此可知,其浊恶的程度,是如何之深重了。

  一、劫浊——人寿本为八万四千岁,后因德薄,而寿亦每百年递减一岁,减至二万岁时,即步入劫浊。可知人寿自二万岁至十岁之间,再由十岁至二万岁之间,皆是劫浊时代。劫本是时间之名,原无所谓清浊,而造成“浊”的,即是人的烦恼,故劫浊无体,因后四浊而构成为“浊”的根源。   二、见浊——见即众生的见惑,因见解不正,迷惑恶见,故称见惑。即身见、边见,邪见、见取见、戒禁取见之五类恶见。名为五利使,皆属见浊范围。   三、烦恼浊——即六根对六尘,所生起的贪、瞋,痴、慢、疑、五种思惑,亦名五钝使,即是烦恼浊。   四、众生浊——因见浊和烦恼浊的结果,使众生的福报渐衰苦报增重,变为心钝体弱,多逢灾祸,名众生浊。   五、命浊——众生因烦恼丛集,心身交瘁,因之寿命缩短,其间老病侵乘,生灭变幻,一旦无常,便成异物,名为命浊。   此世界因具备五浊,故称恶世。今日世界扰攘不宁,我们处此五浊恶世,应坚定信仰佛教,勤修正法,向善行善,清净三业,净化身心,净化人间,是佛法流传世间之目的,即在转娑婆为极乐。   备注:      1、娑婆——译为堪忍,谓此土众生,安于十恶(1杀害2偷盗3邪淫4妄语5两舌6恶口7绮语8贪9瞋10痴)忍受三毒,及诸烦恼,不肯出离,故名堪忍世界或简称忍土。      2、劫——“劫”梵语劫波的简称,译为时分或大时,谓通常年月日,所不能算之极长时间。有小劫,中劫,大劫之别。据智度论所说:人寿自十岁,百年增一,至八万四千岁为止,然后再百年减一,至十岁为止,如是—增一减,为一小劫,二十小劫为一中劫,经成,住,坏,空四中劫,为一大劫,即一世界成毁的时间。(成,住,坏,空四中劫,共八十小劫)   3,五利使五钝使——详于(十一)略述六根本烦恼。

96

杀子为求子

  有一位中年妇女,曾经养育了一个儿子,还想再生一子,苦于不知求子的方法。她问其他的女人:“谁有本领使我能再生养一个儿子?”

  女人中有一位老妇人,回答她说:“我可以使你心想事成,再生一个儿子。但是,你必须去行祀天之礼。”

  她见有希望,忙不迭地又问老妇人,“祀天之礼一定要行的,但以何物来做祀品呢?”

  老妇人不紧不慢地告诉她:“把你儿子杀死,取其血以祀天,肯定可以再生几个儿子。”

  这位中年妇女信以为真,求子心切,准备杀死她的儿子来祀天。一位智者知晓此事,忍不住耻笑,大骂起来:“世界上也真还有这样的愚人,傻到这种地步,为了求生一子,为了一个未出生的儿子,而去杀死身旁活着得儿子。”

  愚蠢的人就是这样,为了转瞬即逝的快乐,竟然作茧自缚,自投火坑。他们正在做着形形色色损理害己的事情,却又痴心、地以为这是去往净土西天的途径。

  ——据《百喻经》

96

莲 花——供养莲花 得佛授记

  一时,佛在舍卫城,萨迦国王以各种鲜花妙香等每日三次供养世尊。一次,一个守护经堂的人见莲池(Paduma Sara)里生出一朵非常绚丽的莲花(Paduma),心想:应该把这朵莲花给每日供佛的萨迦国王。便带着莲花往舍卫城去,路上,他遇到外道非天的弟子问他:“你把这朵莲花卖给我,我给你五百嘎夏巴涅。”正巧,给孤独施主带五百眷属路过时,见到这朵莲花,也十分中意,想买来供佛,便问道:“你把这莲花卖给我,我给你一千嘎夏巴涅。”外道长到两千,施主长到三千……最后,抬高到十万嘎夏巴涅的高价,这时,守护经堂的人想:像给孤独施主这么了不起的人还想买花供养佛陀,倒不如我自已留下来去亲自供佛。便告诉了两位买主:“这花不卖,我要亲自去供养佛陀。”便径往祗陀园去,遥见世尊具三十二相,他生起了无比的欢喜心,恭敬顶礼,供养了莲花,以世尊的加持力,莲花变得大如车轮,停留在世尊头顶上空,世尊行走花亦行走;世尊安住花亦安住,守护经堂的人见此,更是增上了信心,在佛前发愿:“以此善根,愿我将成就如来正等觉的果位。”世尊赞叹授记:“善哉!善哉!善男子,汝将成就如来正等正觉,名号莲花上师如来。”

96

一辈子一件事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人不可能精通很多行,只要认准一行,足以。

  我从外地农场调回上海后,曾经干了十个月炊事员,又在冷库里干了两年。后来我进夜大读中文,35岁那年终于从基层冷库调到了十层高的上海市某食品供应公司办公大楼担任党委办公室宣传干事。那时,我房子、职称、孩子,一无所有,银行里的存款只是几千元。今后漫长的人生道路该如何走?我的心绪颇不宁静。

  午间休息时,科室里好多人都在打牌、下棋,有的女同事在打毛线。那是个雨天,我站在窗口看雨景。隔窗望去,上海几十、几百座尖尖的、圆圆的、方方的屋脊在风雨中摇曳……忽地,我眼睛一亮,铁路旁,一幅18世纪“法国油画”映入眼帘。一个红点,一个蓝点,一个黄点,一根很粗很粗、足够三个人合抱的大树段,一把古式大锯。黄点和蓝点在两边拉着大锯,红点站在中间抓住大锯的中央两头来回助力。

  又是一阵强风大雨,这回我看清了,那是三个穿着不同颜色雨衣、雨裤的拉锯工人。风雨中,他们不停地拉着锯,我仿佛已经能够听见“咕吱”“咕吱”的声音。

  第二天中午,我又站到了昨天的那个窗口。红点、蓝点、黄点不见了。7月的骄阳下,三顶黑色的太阳帽,三位拉锯工人身穿深咖啡色短袖圆领汗衫,继续“咕吱”“咕吱”地拉着大锯。他们裸露的手臂几乎和老树皮一样的颜色,身上的深咖啡色汗衫早已湿透,颜色显得更深。远看上去,他们就像江苏宜兴的紫砂泥人。

  第三天中午,浓烈的好奇心促使我下楼找到锯木场。走到近处,噢!原来是一个老人,约有60开外,两个青年,20来岁。

  他们又开锯了。太高,够不着,脚下垫了块树段,站在树段上才勉强能使上劲儿。拉了一会儿,把脚下的树段拿掉,挺直了腰板使劲。再往下,就弯着腰用劲。再往下,搬来树段,坐在树段上用劲。再往下,搬开树段,坐在地上用劲。到最后,最低处,干脆趴在地上干。“咕吱”“咕吱”声不绝于耳,汗水在他们身下湿成一片。

  我走上前和老人聊上了:“老师傅,这两位是?”

  “一个是我儿子,一个是我侄子。”老人说。

  “您一辈子都干这活儿?”

  “快有50年了吧。”

  “锯这树段派啥用处?”

  “给菜场、肉店做砧板。”

  “家里日子好过吗?”

  “这看咋说了,要比最好的,还差一段。要比早先,那似乎已登到天上。你别小看我这俩孩子,他们都正在攒钱买摩托车呢。”

  “这活儿很苦吧?”

  “苦!可我干了一辈子也没累死,倒是身板挺硬实的。其实也不苦,咋说呢?就说我这侄子吧,他爸是我的大哥。年轻时,我大哥啥活儿都干过,木匠、铁匠、皮匠、吹喇叭的、抬棺材的、抬轿子的、唱戏跑龙套的,还当过几天村办教师,反正,都是没干多久就辞了,不是他辞人家,就是人家辞了他。直到后来才真正苦上了,光会躺在床上吐烟圈、叹大气。渴了,喝烧酒,醉了,扒光了老婆的衣服打老婆。大哥没活到40就去世了,嫂子说他这一辈子是发愁愁死,叫苦叫死的……”

  再接下去,我竟一时间说不上话了。

  回公司上楼途中,我忽然想到了许地山写的那篇散文《落花生》:人,应该像“落地花生”,扎扎实实……

  如今一晃15年过去了,公司门前的铁路早已拆了,当年做锯木场的那块空地成了一家副食品贸易市场,曾经红火的食品供应公司也败了,500多职工仅剩下几十人,当年科室里中午爱打牌、下棋、打毛线的同事,或签了“协保”,或“待退”,大多成了“40、50弱势群体”,公司呆坏账5000多万元,正在申请歇业。

  这15年来,我就像当年那几位拉锯工人一样,一天到晚像个工蚁一样不停地在写字,写字已成了人生的第一乐趣。

  我学的是中文,喜欢的是写作,早先在农场,15年的荒废已经让我吃够了苦头。这辈子,我就认准这一件事了!

  15年,我写了上万篇成品、半成品文章……

  七年前,翅膀硬了,我离开单位开始专业写作,写作竟成了养家糊口的谋生手段。而后买楼,买车,供养女儿的学业,小日子逐渐潇洒起来……

  ——人哪,就这一辈子,不可能“木匠、铁匠、皮匠、吹喇叭的、抬棺材的、抬轿子的、唱戏跑龙套的”样样在行。

96

贪色失德,师亡徙困

  明世宗嘉靖年间,陆篑斋之子陆仲锡,幼年时就能诗能文,天资颖异,凡看过的书很快就朗朗上口,十七岁那年,跟随邱老师住在京城准备考试,居处对门住了一位容颜娇美的少女.师徒两人借机偷窥少女.这位老师不但没有乘机劝告学生非礼勿视.应当端正行谊,专心一志于学问.反而告诉陆仲锡说:“宣武门外的都城隍庙很灵,有求必应,你去祈求城隍爷给你们撮合.“陆仲锡真的就去祈求了.

     当天晚上陆仲锡回来就做梦,并狂哭不止,被叫醒后问他:究竟何事哭得这么凄惨/“他说:“刚才我梦见城隍爷在追赶我和老师,而且很严厉的斥责我,然后又叫掌管福禄之神,查看老师和我两个人名下的前途记载什么?我的名字下写着’甲戍年之状元’而老师名字下,是一片空白.什么功名也没有.城隍爷说.将立即向天帝禀秦;我们师徒两人居心不正,不思本份,尽作非想.立即削除我的状元禄位及功名宝贵,老师名下本来既空无所有,所以将抽肠以惩罚为师无德\误人子弟.“说完仍嚎哭未停.此时.书僮急急忙忙的跑到陆仲锡的房内说:“邱老师忽得绞肠痧死了!“      陆仲锡后来果然屡试不中.真是贫穷潦倒以终,他年少即有才华,聪明博学,理应于考场奏捷,登科及第,可惜没遇到好老师!我们常听世人说“考运很重要,没考运的话,往往以微分之差而落榜.“考运从哪来呢?得失全凭心地!

96

想家的士兵

 蓝黑色的天空,月光如水。枪刺在月光下闪烁出一道寒光。士兵威严的站立在哨位上。

  将军踏着月光走来了。身后跟着一大帮陪同和随从人员。哨兵以规整的姿势迎接将军的到来。将军打量了一下哨兵,以几十年戎马生涯铸就的威严口吻发问:“想不想家呀?”   “报告首长,为了革命,不想家!”   “放屁!”将军剑眉一竖,大声斥责。   哨兵的腿发抖了。他知道,眼前这位威严的将军是战争年代被称为“常胜将军”的兰州军区司令员皮定钧。   “革命就不要家了?没有家哪来的国?连家都不想咋保国?大话、空话、套话、假话!”   人们被震住了。在这突出政治的年代,谁敢说这样的话?   “不想家的兵不是好兵。”将军看出了哨兵的紧张,走上前去,拍了拍还稚嫩的肩,   “记着,要想着家里的父老,才能对得起肩上的钢枪。”   将军走了。   士兵的眼睛湿润了。不由悄悄将手伸进裤兜里去摸那封已看了无数次的家信。

96

爱在心里爱在碗里

  平淡中的真情

  一个工程设计师、一个毕业班的班主任老师,错过了恋爱季节的两个人,经人介绍而相识。没有惊天动地的爱情,平平淡淡地相处,自自然然地结婚。

  婚后第三天,他就跑到单位加班,为了赶设计,他甚至可以彻夜拼命,连续几天几夜不回家。她忙于毕业班的管理,经常晚归。为了各自的事业,他们就像两个陀螺,在各自的轨道上高速旋转着。   送走了毕业班,清闲了的她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生活,审视自己的婚姻,她开始迷茫,不知道自己在他心里有多重,她似乎不记得他说过爱他。一天,她问他是不是爱她,他说当然爱,不然怎么会结婚,她问他怎么不说爱,他说不知道怎么说。她拿出写好的离婚协议,他愣了,说,那我们去旅游吧,结婚的蜜月我都没陪你,我亏欠你太多。   他们去了奇峰异石的张家界。飘雨的天气和他们阴郁的心情一样,走在盘旋的山道上,她发现他总是走在外侧,她问他为什么,他说路太滑,他怕外侧的栅栏不牢,怕她万一不小心跌倒。她的心忽然感到了温暖,回家就把那份离婚协议撕掉了。   很多时候,爱是埋在心底的,尤其是婚姻进行中的爱,平平淡淡,说不出来,但是真实存在。

晾晒的萝卜干   楼下住着一对老夫妻,男的是离休的处级干部,女的退休前是一家大医院的主任医师,他们的两个孩子,一个是某局里的中层干部,一个在国外读书。   入秋的一个傍晚,我看见那老夫人在翻晒萝卜,我很奇怪,像她这样的家庭,还用自己腌菜吃吗?我问她,张阿姨,你家还腌咸菜吗?那老夫人很有丰韵,笑起来一脸的幸福,她说你王伯就爱吃我做的萝卜咸菜,吃了一辈子都不腻,过去工作再忙,都要给他晾菜,何况现在退休了,有的是时间。    望着翻菜的老人,忽然就想起林语堂先生的名言:爱一个人,从他肚子起。对那些走过几十载风风雨雨的婚姻来说,爱可能真的就落在碗里,落在“萝卜干”上了。   不是每份爱都是惊天动地的,实实在在,朴实无华是婚姻的一种境界。

96

祈祷与惩罚

  有一年,华智仁波切决定做十万次大礼拜来供养他的上师──敏珠南凯多杰,这位佐钦寺伟大的上师,却是位让人完全无法捉摸的师父。

  当华智对上师做礼拜时,他伟大的上师就站起来回拜华智。每次只要华智向上师礼拜时,都是如此。最后华智躲在寺内,在南凯多杰的法座后面不为人见之处,小心谨慎地向他的上师行大礼拜。

  南凯多杰同时也以无碍的洞察力而闻名。有一次,华智仁波切在离开他的上师时显出似乎在寻找某件东西,当他在房间门槛边穿上鞋子时,南凯多杰说:“你是不是丢了鞋带?它就在河边的草原上。”这弟子果真在上师所说的地方找到了他正在寻找的东西。

  又有一次,小偷闯入佐钦寺,并偷走了巍峨佛像颈上的珠宝。每个人都很困惑,因为寺院是锁着的,而且珠宝高挂在佛像上,根本拿不到。

  当南凯多杰获悉珠宝失窃,他很平静地说:“我知道这个小偷。他从一楼进来,沿着寺庙内的栏杆走,探身出去用长竿勾走佛像颈上的珠宝。”

  喇嘛们去搜查,找到小偷行踪的痕迹及丢在栏杆上的长竿。然而南凯多杰拒绝透露小偷的身分,因为如果小偷被逮到,就会受严厉的处罚。

  “他需要我们的祈祷,而不是我们的惩罚。”这位慈悲的老喇嘛说:“愿佛的珠宝带给他永久满足的宝藏与内心的宁静。”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