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门故事 禅师的三次拒绝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9年06月27日 · 最后由 443028295 回复于 2019年06月27日 · 69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某日,禅师吩咐他的侍者上京买一批上等的纸材。这位侍者向来被称许具有“子贡之资材”,可见是个相当聪敏伶俐之人。众所周知,子贡是孔子门下七十二贤人之一,不仅才智陪聪敏,而且长于辩才,周旋于鲁、卫两国之间折冲樽俎的第一把交椅就非子贡莫属。此外,子贡也长于现财之道。禅师差遣这位“资材堪比子贡”的侍才去买纸,原因也就在此。

  当然,侍者不敢掉以轻心,终于在千挑万选之后风尘仆仆地带了一批纸回来。

  不料:当禅师看过纸以后却说:

  “这个不行!”

  毫不留情地拒绝了。因此侍者只好再度上京去买另种纸。

  “这个也不行!”

  禅师看了第二次买回来的纸,很冷淡地说道。

  结果,侍者只得硬著头皮再度上京。从山科到京都距离相当遥远,而当时又没有便利的交通工具,所以数度往返的确是件苦差事。仅是买个纸,就要弟子再三饱受旅途劳顿之苦,又不知道师父要的是什么样的纸……,看到这里不禁让我们同情起这位弟子的遭遇。也联想到公司里的小职员工也是常常为替那些不好伺候的上司购买私人信纸而来回奔波吗?

  不过,禅的故事随着情节发展,往往令人意料不到的结局,所以还是告别妄下断论,再继续往下看吧!

  话说当侍者第三次将纸买回来以后,禅师依然还是冷冷地说:

  “不行!”

  弟子心想:“真是一点也不体谅弟子的劳苦啊!”

  但弟子随后一想,才猛然发觉自己的过失,赶紧向师父道歉。

  “明白了吧!……嗯,其实最初买回来的纸就行了。”禅师如是说。

共收到 13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06月27日 03:43
96

佛陀:拈花微笑里生禅

 释迦牟尼在灵山法会上正准备说法,这时大梵天王来到座前,向释迦牟尼献上一朵金色波罗蜜花。然后坐在最后的位子上,聆听释迦牟尼说法。

  释迦牟尼接受了献花之后,一言不发,举起这朵金色波罗蜜花给大众看。当时聆听说法的人间天上诸神有百万之众,可大家都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唯有十大弟子中的摩诃迦叶破颜微笑。

  于是释迦牟尼对大家说:

  “我有正法眼藏,涅般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法门。不立文字,教外别传。现在,我把这无上的大法,付托给摩诃迦叶。”

  这段话成了禅的纲领。

  禅,就在拈花微笑中产生了。

  迦叶成为西天禅宗第一祖,后来代代相传,传到达摩大师时,成为西天禅宗第二十八祖。

  达摩大师将禅传到东土(即禅宗史上著名的“祖师西来”),成为中华禅宗第一祖,之后传了六代而至慧能,开创了富有中国特色的禅宗。

  禅宗史上习惯把西天二十八祖和东土六祖称为“西天四七,东土二三”。

96

月光国王:因地果时 同赞布施

  一时,佛在舍卫城赞叹布施的功德说:“诸比丘,我了知布施的圆满功德和少分功德,若欲界众生如我一样悉知布施的圆满功德和少分功德,则他们将不愿享用自己拥有的一切,即便是一口饭也愿意布施。遗憾众生不知如是。”

  诸比丘启问:“世尊,以何因缘今对我等赞叹布施的圆满功德与少分功德?唯愿为我等宣讲。”世尊告曰:“诸比丘,我今生赞叹布施功德,前世也曾赞叹布施的圆满功德和少分功德。汝等谛听:昔日印度鹿野苑有一位月光国王,其在位期间,以佛法治国,政通人和,百业兴盛,非常圆满。具大慈大悲心的月光国王常行布施,无论何人皆令其所求如愿,又亲自诊治众生诸疾,除其病苦。后一精通天文的婆罗门观知此国将在十二年中滴雨不下,旱灾严峻,故向国王请教解决办法。国王召集所有大臣如实告以旱情后宣布:‘凡国中臣民若有足以维持十二年生活的财富,则可安住国内;若无可去异国他乡谋生,否则生命也很危险。若外出谋生客死他乡则不必回葬本国;若能幸存,十二年后可返回故里。’一部分人离家外出谋生,一部分因难舍仁慈之君而留在本国。

  “后来果遇极大旱灾,国人生活困顿,纷纷祈问国王如何生活。国王令统计国库之财并计算十二年中人均每日饭食定量,结果人均每日只有一口饭,国王两口饭,如是勉强能维持生存。尽管如此,国王仍坚持为众人宣说佛法,人民行持佛法,很多人死后都转生天界,故天人越来越多。帝释天知道天人增多的原因一般有两个:一是佛出世,世间人民行善;二是人间有转轮王。他观察后得知目前是因为另外一个原因:行持佛法的月光国王教人行善,因此天人越来越多。帝释天决定观察月光国王的发心,若的确清净则应随喜;若非如是也该赐予安慰,于是他变成一婆罗门的形象到月光国王前乞食。国王自己有两口饭,觉得一人一口饭比较合理,即发心给‘婆罗门’一口饭,但婆罗门要求得两口饭,国王想到若两口饭皆施自己肯定会饿死,但对方毕竟是众生之一,为了众生自己应该发心。他发愿:以我布施之善根愿我将来成就如来正等觉的果位。然后把自己仅有的另一口饭布施给‘婆罗门’。这时帝释天非常高兴月光国王真实的发心,即显出本来的身相请求月光国王:‘您将来成就如来正等觉时请一定记得摄受我们。’说毕不见。诸比丘,月光国王即现在现前菩提果的我,当时我赞叹布施的功德并行持布施波罗密多。现在我仍是如此!”

96

金色比丘尼:供养佛塔 得金色身

 一时,佛在舍卫城。一下劣种姓的人家生下一个具十八丑相的女孩,父母都很忧愁,父亲说:“这样丑陋的孩子,干脆到晚上把她溺死了喂狗。”母亲说:“夫君,您不要这么说,杀人天理不容,毕竟是我们的孩子,等她长到能自理生活时赶出去就可以了。”丈夫思虑再三也同意了。此后父母把她关在家中悄悄喂养,不让任何人看见知道。

  丑女刚能独自行走就被驱出家门流浪街头四处行乞,每日食不裹腹,衣不蔽体,又染上严重的麻疯病,更是痛苦难忍,在街道上辗转呻吟。阿难尊者见此情景生起无比的悲心,上前温言询问:“小姑娘,你是谁呀?怎么成这个样子?”她的神智还清楚,悲伤地祈求:“尊者,这是我前世业力所感,求尊者消尽我的恶业。”尊者悲愍地安慰道:“你不必担心,我教你行善,善业之力定能消尽你的恶业。”尊者从别处找来芝麻油、妙香等供物,并把她带到佛的发塔和指甲塔前作了香、灯、涂香、花等供养。给孤独长者刚好也路经此处,了知情况后悲愍丑女无衣蔽体,给了她一件衣服。我等大师遍知佛陀知道度化这个可怜女子的因缘成熟也亲临塔前,丑女见到佛陀三门寂静、相好庄严、圆满严饰的金身,马上生起极大信心,心想供养发塔和指甲塔的功德很大,但今若能亲自供养佛陀,功德更是不可思议。于是她把衣服脱下来供养佛陀,且于佛前无比欢喜地合掌祈祷,亦在对佛生起欢喜心中去世。

  她死后转生为当地一商主之女,诞生时端庄异常,身色金黄,故取名‘金色’,商主一家用牛奶、酸奶、油饼等喂养,七岁时对佛生起信心,恳求父母同意她在释迦教法下出家。她出家后昼夜精进,很快灭尽烦恼,获得罗汉果位,具大神通。她用神通观知前世是阿难尊者把她从十八丑相的劣种中解救出来,特别感激尊者,天天恭敬供养。众比丘见之便去请问佛陀:“世尊,金色罗汉以何因缘生富贵家,身色金黄,年龄尚幼能具信出家证果?唯愿为说。”世尊问:“你们还记得舍卫城曾有个具十八丑相的女孩吗?”“记得,其丑无比。”“她正供养我的发塔时我亲自前往,她见我后生大信喜心,并在充满欢喜及信心之中去世,后来投生到当地大商主家,身色金黄。”“请问世尊,她造了什么业而成为十八丑相的贱女呢?”世尊告曰:“这是她往昔业力成熟之故。人寿两万岁人天导师、如来、正等觉迦叶佛出世时,印度鹿野苑有位施主,家有一女,长大后对迦叶佛具有信心,祈求父母同意出家修持梵行,但她个性刚强,出家后恃财好胜,时常恶口骂人为‘贱人’、‘丑人’等。她临终前发愿:今生出家修持虽无成就,唯以出家功德,愿于释迦佛教法下令佛欢喜,出家获证罗汉果;愿恶口骂人的恶业不要成熟。然而因果不虚,骂人的恶业成熟,使她成为具十八丑相的劣种女,业尽转生复得遇我并起信心,出家获证罗汉果。”

96

修行在当下

 某日,坦山和尚与一道友一起走在一条泥泞小路上,此时,天正下着大雨。

  他俩在一个拐弯处遇到一位漂亮的姑娘,姑娘因为身着绸布衣裳和丝质衣带而无法跨过那条泥路。

  “来吧,姑娘,”坦山说道,然后就把那位姑娘抱过了泥路,放下后又继续赶路。

  一路上,道友一直闷声不响,最后终于按捺不住,向坦山发问:“我们出家人不近女色,特别是年轻貌美的女子,那是很危险的,你为什么要那样做?”

  “什么?那个女人吗?”坦山答道,“我早就把她放下了,你还抱着吗?”

96

超越自我身心渐渐走上觉悟之路

 佛陀说:“能统领百万大军的人,没有什么伟大;一个人能超越自己,才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人。”

  身为一个人,重要的不是要拥有外在的多少财富,而是要拥有心灵的智慧, 以及宁静的生活。世间人不能回光返照,每天向外追求,离开了觉悟的内在,迷惑于外在的境界。从早到晚朝朝暮暮,随境迁流,背道而驰,摸不着自己的脸孔,见不到自己的本来面目,这种人生是可怜的。

  我们应该要知道身体是痛苦的根本,老子说:“吾有大患,为吾有身。”只因为有我这身体,所以说:“身为苦本,心为罪源。”身体是痛苦的根本,而妄心是罪恶之根源。你有这身体就很麻烦了、耳痛、牙痛、胃痛、风湿、腰酸、背痛、眼睛不好,真是多得数不清。

  因此,我们一定要用智慧,随时去观照自己的心念,是不是对色身起执着?是不是固执己见?如此慢慢摆脱对自己身心错误的妄执和贪恋,能够超越自我的身心,你就渐渐走上觉悟。

96

无畏与鼓声

  一时,佛在王舍城。一日佛陀率众比丘去舍卫城,途中路经一片寂静森林,林中有令人畏惧的猛兽。世尊在树下小憩后继续前行,阿难见一岔路即禀白世尊:“世尊,通往舍卫城有两条路,一条平直但有很多可怕的狮子猛兽,一条蜿蜒曲折但没有什么违缘。请问世尊我们选哪条路?”佛告阿难:“如来正等觉无有任何畏惧,走直路即可。”

  佛与众比丘沿直路而行,路旁正在玩耍的两个孩子看见佛的庄严身相,生起无比的欢喜心,一个手拿小鼓一个手持弓箭,蹦蹦跳跳地跑到世尊旁边恭敬顶礼后说:“世尊走这条路有猛兽很可怕,但我们可以作您的侍卫保护您。”世尊笑问:“怎样保护?”一个说:“如果猛兽来了,我摇小鼓吓唬它。”一个说:“我用弓箭射它们。”佛陀听了很高兴,知道他俩以清净的发心积累了资粮,就告诉他们:“不用给我护身,你们已经圆满资粮,回去吧!”

  这时世尊放光微笑,光绕三千大千世界后入于白毫间,以示两小孩将得到独觉的果位。阿难合掌启问:“世尊,今以何因缘放光微笑?”世尊告曰:“刚才两个天真的小孩对我生起清净的欢喜心故,将于十三大劫转生人天享乐,尔后得人身出家在静处独修三十七道品,证得独觉果位,一名无畏独觉,一名鼓声独觉,故我放光微笑。”

96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包容万有虚空无相

 南塔光涌禅师初参仰山禅师时,仰山问他:“你来做什么?”

  光涌答:“来拜见禅师。” 

  仰山又问:“见到了禅师吗?” 

  光涌答:“见到了!” 

  仰山再问:“禅师的样子像不像驴马?” 

  光涌说:“我看禅师也不像佛!”      仰山不放松再追问:“既不像佛,那么像什么?” 

  光涌则不甘示弱地回答:“若有所像,与驴马有何分别?” 

  光涌大为惊叹,说道:“凡圣两忘,情尽体露,二十年之中,再也无人优胜于你,你好好保重。” 

  事后仰山禅师一见到人就赞叹说: 

  “光涌为肉身佛也。” 

  这则公案究竟有何含意呢,譬如有人问人像什么?这是很难回答的问题,因为假如有所像,就有所不像。如果回答说人像鬼,鬼中也有人;如果说鬼像人,人中也有鬼。金刚经说:“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虚空像什么?虚空无相无所不相,正因为虚空无相,才能包容万有;虚空无相,所以像一切的样子。仰山禅师和光涌禅师议论不像驴,不像佛,那么究竟像什么?像自己。唯有见到自己的自性,才能与虚空一个鼻孔出气,像什么?像虚空无相之相。能够凡圣两忘,体用一如,那就是见到无相的真理了。

96

月亮比丘尼:愿力成熟 听闻第一

 一时,佛在舍卫城。一大婆罗门名月乐,其妻有娠后突觉自己辨才无碍,即对丈夫说:“我现在很想与人辩论,且有把握胜过任何一个对辩者。”擅长观相的婆罗门丈夫观知此祥兆乃是胎儿不共的缘故,心里非常高兴。九个月后,一个十分端庄秀丽的女孩降生,家人为她举行了隆重的贺生仪式,因父名月乐,故取名月亮,精心喂养。她如海莲般迅速成长,自幼学习文字等就显现出与常人不共的智慧,从家父听授诸多论典,悉皆通达,辩才无碍无可匹敌。后来她闻知舍卫城的能仁遍知释迦牟尼佛圣号,不由自主想前去朝拜,征得父母同意后前往祗陀园。遥见世尊庄严的身相时她生起无比欢喜心,胜过比丘十二年的禅悦,急去世尊足下恭敬顶礼。世尊观察她的根机意乐,宣讲相应之法,月亮女以智慧金刚摧毁萨迦耶见,获证预流果位。她又于世尊足下顶礼祈求出家受比丘尼戒,世尊将之交给众生主母传授比丘尼戒和教言,她自己精进修持,灭尽烦恼获证罗汉果位。

  世尊当时吩咐众比丘:“此后比丘与比丘尼当分开诵经、作羯摩。”众生主母于佛陀足下顶礼祈求:“世尊,比丘有别解脱经,尼众没有,请世尊为尼众传授。”世尊说:“我可以为你们传授一次,你们能否全记住?”月亮比丘尼毛遂自荐,恭敬合掌白佛言:“祈请世尊为吾等传授,我能全部记住。”世尊应许并为尼众传授了别解脱经。月亮比丘尼忆持不忘,一字不漏,同时还记下三藏佛法。世尊授记(音译昆耶佉梨那、弊迦兰陀、和伽罗那、和罗那,又作授决、受决、受莂、记别、记莂、记说、记)月亮比丘尼为自教法下尼众听闻第一者。

  诸比丘启问:“世尊,以何因缘月亮比丘尼生于富裕之家,自幼智慧超人、于世出世法无所不通、辩才无碍,后来令佛欢喜、未做令佛不喜之事、出家获证罗汉果位,并得授记为尼众中听闻第一?请世尊为吾等演说,愿乐欲闻。”

  世尊告曰:“这是她前世的发愿力所致。贤劫人寿两万岁,人天导师、如来正等觉迦叶佛出世时,一比丘尼的堪姆在迦叶佛的教法下是听闻第一者,她临终时发愿:我在迦叶佛教法下一生出家,虽然未得什么境界,愿我将来于释迦佛出世时,令佛欢喜、不做令佛不喜之事,灭尽烦恼获证罗汉果位,象我的堪姆那样成为尼众中的听闻第一。诸比丘,你们是怎么想的?当时的比丘尼即今月亮比丘尼,以往昔愿力成熟之故,今在我的教法下令我欢喜,未做令我不喜之事,出家灭尽烦恼,获证罗汉果位,并成为听闻第一的比丘尼。”世尊如是宣说毕,众比丘欢喜信受,作礼而去。

96

宝光天子

 一时,佛在舍卫城。有天子名曰宝光,财富圆满,浑身上下以众宝璎珞严饰,光芒四射。一天晚上,宝光天子到世尊所居圣地给孤独园,以各种鲜花供养世尊,顶礼求法。世尊观察他的根界意乐,传予相应之法。他以智慧金刚摧毁了萨迦耶见,证得预流果之后,返回天界。 

  当时许多前后夜精进不眠的比丘见到世尊居处光芒普照,推测是帝释天、大梵天或四大天王来此谒礼世尊。次日,诸比丘请问世尊:“昨晚是否帝释天、大梵天或四大天王等来朝礼世尊?”世尊言:“不是,乃身具宝光遣除黑暗的宝光天子来到吾所祈求传法,得授相应之法后获证圣果,复返天界。” 

  众比丘又请问世尊:“宝光天子以何善业,今为天子,身具宝光,且于世尊前求法得果?”佛告诸比丘:“这是往昔的善业良愿成熟之故。众生所作之业,不会成熟于外境的地、水、火、风上,只会成熟在自己的蕴、界、处上。即所谓‘纵经百千劫,所作业不亡,因缘会遇时,果报还自受。’贤劫人寿二万岁时,人天导师、如来、正等觉迦叶佛出世。当时印度有位施主富如多闻天子,施主对迦叶佛具大信心,将迦叶佛的指甲和头发放在塔里常作供养,并在塔上装饰各种光芒四射的宝珠,僧众们常藉此光做事。他修建经堂、供养迦叶佛及僧众,皈依三宝,守持净戒,临终时殷重发愿:以此功德,愿我生生世世财富圆满,身具宝光,于释迦世尊教法下证果。当时的施主即宝光天子,往昔的愿力成熟,如今身具宝光,财富圆满,于我教法下得证圣果。”

96

身为苦本

 一位出家人坐在石窟里面,结跏趺坐,敛目摄心,屏除一切杂念,用功精进,观照自己的本性自心。出家人正在全神贯注,努力参究本来面目的时候,耳畔突然传来一阵吱吱喳喳的嘈杂声音,仔细一听。原来是四只动物对于世间的痛苦现象,正在进行一场激烈的辩论,只听到鸽子说:“俗话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像我们鸟类每天为了觅食,要展翅飞翔数里之遥,甚至要越过海洋,飞越山峦,才能找到果腹的食物。有时找不到食物,就要忍受饥饿的痛苦,因此世间上什么最苦?求不得的贪婪欲望最为痛苦。”

  鸽子的话才说完,盘踞在树上的蟒蛇懒洋洋地答腔:“贪欲固然痛苦,但是嗔恨对于身心的侵逼更是巨大。像我们蛇族是最具有嗔恨心的动物,我们伸着长长的蛇信,固然能够惊吓人类走兽,但是我们自己每天也生活在嗔恚之中,饱受愤怒之火的焚煎,因此我认为嗔恨才是世间最难忍受的痛苦。”

  鸽子、蟒蛇相继发表高论,一只刚刚失掉猎物的狐狸垂头丧气地走过来说:“在贪、嗔、痴、慢、疑的五大烦恼之中,怀疑最为痛苦。我们狐狸生性多疑,当我们在猎取食物的时候,总要经过缜密的判断、敏锐的观察,然后才迅雷不及掩耳地付诸行动。但是有时我们的猜疑个性,却也让我们功亏一篑,留下憾恨,因此我觉得怀疑最痛苦。”一旁攀着树藤,在丛林间摇荡跳跃的猴子,突然静止了下来,意味深长地对着鸽子、蟒蛇、狐狸说道:“你们都错了!贪婪、嗔恚、怀疑,虽然都不是令人愉快的事情,但是比起我猴子的痛苦,你们的烦恼实在是微不足道。我们猴群每天生活在树林里面,吃的是野果,喝的是溪水,哪里比得上你们的珍肴美味?但是我们却要时时提心吊胆猎人那支死亡的箭,什么时候会射中我们,夺去我们的生命。因此,恐惧才是世间最可怕的东西!”

  四只动物你一言、我一语,彼此坚持自己的看法,谁也不相让。禅坐中的出家人被吵得无法安定,只好出定对着四只动物说:“各位仁者!你们对于痛苦的认识都不够彻底,只看到了枝末的问题,其实身体才是一切痛苦的根本来源!”

  老子说我们人类之所以有大患,是因为有身体的缘故,佛教则说“身为苦本”。因为有身体,所以每天要奔波忙碌,给它吃美味可口的食物,穿着华丽昂贵的衣服,甚至为它汲汲钻营,珠光宝气一身戴。生病了,要为它诊断治疗;衰老了,要为它延续青春。因此有人为它整容拉皮,希望留住少年岁月;有人为它辟谷练丹,企图永远长生不死。其实这种对身体的爱恋就是我爱、我执、我见,而我爱、我执、我见的烦恼,正是生死轮回的根本原因。佛教说人生有生、老、病、死、求不得、爱相会、憎别离、五阴炽盛等八苦,这八苦都和身、我爱离开不了关系。身体危脆如芭蕉,虚幻如泡影,我们应该了知身体的虚幻不长久,好好运用有质碍、有极限的肉体,开创有意义的智慧生命,才不枉为“人身”一场。

96

浪子的回头 开花的桌子

 朝阳升起之前,庙前山门外凝满露珠的春草里,跪着一个人:“师父,请原谅我。”

  他是某城风流的浪子。20年前曾是庙里的小沙弥,极得方丈宠爱。方丈将毕生所学全数教授,希望他能成为出色的佛门弟子。他却在一夜间动了凡心,偷偷下了山;五光十色的城市迷住了他的眼目,从此花街柳巷,他只管放浪形骸。

  夜夜都是春,却夜夜不是春。20年后的一个深夜,他陡然惊醒,窗外月色如洗,澄明清澈地洒在他的掌心。他忽然深自忏悔,披衣而起,快马加鞭赶往寺里。

  “师父,您肯饶恕我,再收我做弟子吗?”

  方丈深深厌恶他的放荡,只是摇头:“不,你罪过深重,必堕阿鼻地狱,要想佛祖饶恕,除非——”方丈信手一指供桌,“连桌子也会开花。”

  浪子失望地离开了。

  第二天早上,方丈踏进佛堂的时候,惊呆了:一夜间,佛桌上开满了大簇大簇的花朵,红的,白的,每一朵都芳香逼人,佛堂里一丝风也没有,那些盛开的花朵却簌簌急摇,仿佛是焦灼的召唤。

  方丈在瞬间大彻大悟。他连忙下山寻找浪子,却已经来不及了,心灰意冷的浪子重又堕入他原本的荒唐生活。

  而佛桌上开出的那些花朵,只开放了短短的一天。

  是夜,方丈圆寂,临终遗言:

  这世上,没有什么歧途不可以回头,没有什么错误不可以改正。一个真心向善的念头,是最罕有的奇迹,好像佛桌上开出的花朵。

  而让奇迹陨灭的,不是错误,是一颗冰冷的、不肯原谅、不肯相信的心。

96

孔雀

 一时,佛在印度王舍城附近的灵鹫山传授教言。一只绚丽无比的孔雀从檀香山飞来,于祗陀园经堂上空盘旋,似乎在右绕佛陀,然后停落在世尊面前。世尊为它宣说了“诸行皆无常,诸法皆无我,涅槃皆寂灭”的三法印后,开示道:“你对我生欢喜心能使你脱离傍生界。”孔雀似乎会意,扇动几下翅膀起身飞走,不幸在飞返途中被一只巨大的鹞鹰捕食。因它对世尊生欢喜心的缘故,投生到王舍城一大商主家。商主夫妇给孩子举行了隆重的诞生仪式,取了适合种姓的名字,精心喂养。从咿呀学语开始就学习文字历算等学问,此子天资聪颖很快对所学通达无碍,并对佛法僧三宝具极大信心,征得父母同意出了家,七岁时即获证阿罗汉果位,常以神变去外面采回水果鲜花供佛及僧。众比丘在世尊前赞叹:“世尊,稀有!真稀有!七岁沙弥竟获证罗汉果位。”世尊闻此赞言,为使诸众生起厌离心而告诸比丘:“你们还记得在祗陀园讲经时,有一只绚丽的孔雀飞落于我的面前听法吗?”“记得。”世尊曰:“它在我传法之后对我生起欢喜心盘旋而去,途中不幸被巨大鹞鹰捕食身亡,因对我生欢喜心之善根而马上转生到王舍城的商主家,对三宝深生信心,在我教法下出家,七岁便获证罗汉果。”

  诸比丘复又启问:“世尊,他以何业转生孔雀?又以何业得到人身,在佛教下令佛欢喜,年仅七岁出家获证罗汉果?祈为吾等宣说。”

  世尊告曰:“诸比丘,昔日鹿野苑有位梵施国王,圣胜城有位布德哈国王,两国兵戈相加,死伤无数。后布德哈国王率四大军队向梵施国王再次挑战,梵施国王即选精兵强将迎战,作战很久,最终布德哈国王获胜。梵施国王的残兵败将们死伤逃亡,只剩国王孤身一人骑马逃进森林。因作战日久精疲力竭,国王见森林中寂静无人便卸下盔甲,倚树小憩。离他不远处有一群雌孔雀围着一只绚丽的孔雀嬉戏,共享怡悦生活。国王见此羡慕孔雀舒心惬意、自由安闲、无争无害的生活,感喟自己身为国王不见王妃,损兵折将,触景生情,思绪万千难以平静……当时无佛出世,唯有应世独觉在此林中静修。他为度化国王,故意咳嗽一声,没有防备的国王以为是敌方兵临,正欲起身逃命,瞅见静坐的独觉,顿时生起很大的欢喜心,觉得能在如此寂静林中苦行,定是一位大尊者。国王立即用仅有的干粮供养独觉。独觉接受供养后,以神变把他置于高空,使他远离畏敌的惊恐,心得自在。他在独觉前发愿:愿我生生世世变成孔雀,将来在比独觉更殊胜的如来前,令佛欢喜,于其教法下,灭尽烦恼获证阿罗汉果位。诸比丘,你们是怎样想的?当时的梵施国王就是这只孔雀。以其发愿力成熟,故多世转为孔雀,今得人身在我教法下令我欢喜,获证罗汉果位。”

96

清净供养 得佛授记

 一时,佛在舍卫城。一施主之妻生下一个庄严的孩子,夫妇举行隆重的贺生仪式,取了适合其种姓的名字,用牛奶、酸奶、油饼等精心喂养。孩子长大后学习并精通了世间的文字工巧等一切学问,一日入海取宝。

  施主夫妇受给孤独施主的潜移默化,对世尊生起很大信心,皈依受戒,一日迎请世尊和僧众应供,祈佛传法。世尊应供毕观察他们的根界意乐宣讲相应之法,夫妇二人以智慧金刚摧毁萨迦耶见,获得预流果位,之后,仍常去祗陀园闻法,强烈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能闻此殊胜妙法。

  施主之子到大海里取宝顺利圆满返回,却不见久别的父母,后得知双亲在祗陀园听闻佛法,即前去世尊足下顶礼并与父母一同闻法。世尊观知他很有善根,立即宣说了无上菩提的教言,令他对世尊及其教法生起很大信心。闻法毕他们返回家中互诉惦念担扰之心,父母问孩子出海带回什么宝贝,儿子说:“给父母带回了如意宝。”“千辛万苦从海里得到的是个假宝,我们这次在世尊处得到了真宝。”父母一一对他讲了所证预流果的功德,让他更增上对世尊的欢喜心,遂恭请世尊受供,又祈求世尊及僧众应供三个月。世尊默许。三个月供养圆满之日,他对世尊及僧众一一供养殊胜妙衣,在世尊前发无上愿:以此功德,愿我成就如来正等觉的果位,度化无量无明众生。世尊赞叹并授记曰:“善男子!善哉!善哉!汝将成就如来正等正觉,度化无量无明众生,名曰波浪如来。”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