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门故事 镜虚禅师的故事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9年06月25日 · 最后由 443028295 回复于 2019年06月25日 · 186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七十五年前,当崇山禅师的太师祖镜虚禅师年青的时候,韩国的佛教是很低落的。那时镜虚证得开悟和成为很多大禅师的老师。他被尊称为韩国禅宗的一代宗师。

  当镜虚九岁时,他的父亲便去世。他的母亲因为非常贫穷而没法抚育他,把他送到寺院去受戒出家。镜虚十四岁时,便开始研读佛经。他非常聪敏,能闻一知十。不出数年,他已把那里经教师的所有教法学完,因此他转到大寺院东觉寺(DongGakSa)进修。在那里他的学习已达顶峰。当他二十三岁时,他通晓所有重要的经藏,很多出家人都跟随他,之后他成为很有名的经教师。   有一天,镜虚决定去参拜他的第一位师父。步行了数天,他经过一条细小的村落,但街上没有一个人。他立时心知不妙,他开始觉察到有灾难发生了。他打开其中一间屋的门时,里面有五具尸体放在地上,那些尸体已被分解。当他再打开另一家的门时,室内有更多已经腐烂的尸体放在地上。当他走到大街上时,他内心感到慌乱和恐惧,他看到一个牌上写著:危险!这里有霍乱,如果你珍惜你的生命,快离开此地。   这告示牌有如手槌打击著镜虚,他的心变得清明。他想:「我已是一位大法师,我已经通晓佛陀所有的教导,我为何还会这么害怕。我虽然明白一切事物是无常的,生和死只是实相的一部份,我还是对这个身体非常执著。因此生命是一种障碍、死亡亦是一种障碍,我应该怎样去做?」   在回家途中,镜虚深入思惟这些疑问。最后他召集他所有的弟子说:「你们来这里学习,我一直都教你们经论。但是我知道佛经只是佛陀的言语,而不是佛陀的心。虽然我精通很多经典,但是我依然未曾证得真正的开悟。我不可能再教下去,如果你们想继续学习经教,有很多有资格的法师会乐意去教导你们。我已经决定要了解我的真正自性,我不会再教导别人,直至我得到开悟。」   他所有学生都离去,只有一个留下。镜虚把自己关在房内,每日那位学生把饭菜放在门外。镜虚整日打坐或卧禅,他在一禅宗公案书中看到了一个公案,他便在那个公案入手:「龙云禅师说:『驴事未去、马事到来。』这是什么意思?」他想:「死亡对于我是没有意义的,如果我不能进一步超脱生死,我誓不离开此房间。」每次他开始感到昏沉时,他就用锥子刺自己的大腿。 三个月过去了,期间镜虚完全没有睡眠。   一日,那位学生到外面化缘。那时他刚好遇到镜虚的好友李先生。李先生便问:「你的师父近况如何?」他的学生答道:「他非常用功去修持。他只是静坐、吃饭和卧禅。」李先生叹道:「如果他只吃饭、静坐和卧禅,他死后会轮回做牛。」这位年青的僧人听后非常忿怒:「你怎可以这样说!我的师父他是韩国一位伟大的学者,我非常确定他死后一定能往生天界!」李先生说道:「你不应该这样回答我。」学生便问:「为什么不应该?我应如何去回答?」李先生回答:「我就会这样回答:『如果我师父轮回做牛的话,他会做没有鼻孔的牛。』」学生问:「没有鼻孔的牛是什么意思?」李先生说:「去问你的师父。」当那位学生返回寺院时,他便敲镜虚的门,告诉他和李先生的谈话。当他说完之后,镜虚顿然开悟,打开门走出房间。   当他获得大悟时,写下这首偈(悟道颂):   忽闻人语无鼻孔,   顿觉三千是我家。   六月燕岩山下路。   野人无事太平歌。   不久,他便去参拜万华禅师。万华禅师立刻传法给他,法名镜虚,意思是虚空的镜。他便成为韩国禅宗曹溪宗第七十五祖。随后他的门下出了五位大禅师(龙城、汉岩、慧月、水月和满空——即古峰禅师的师父,崇山禅师的师祖)。镜虚禅师死前,写了以下的诗:   心月孤圆,   光吞万象。   光境俱忘,   复是何物。   当他刚写完这首诗后,便圆寂了。   载自「弹灰在佛身」

共收到 13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06月25日 08:29
96

红狐曲

  故事发生在哪朝哪代已经无据可考。却说当时有个叫张景秋的人,酷爱作曲,作了数百首曲子,没有一首在乐坛引起一丝波澜。灰心丧气的他决定游历一番,寻找些灵感。

  一天,他穿过森林,天黑了,爬上一棵大树准备睡觉,忽然一阵狂风过后,一个年龄约六、七岁的红衣童子奔到树下的空地上,手执笛子,急切地吹着一支极具煽动性和战斗性的曲子。张景秋听得热血沸腾。很快,一个十五、六岁的黄衣少年提一柄长剑追了过来。那少年出手狠毒,招招都往对方要害处刺。红衣童子只有躲闪避让,毫无还手之力,情况十分危急。   打开包袱,张景秋取出防身用的匕首,对着黄衣少年掷了去。黄衣少年侧身躲过,仍紧逼红衣童子不放。红衣童子一面避让,一面不住地吹笛。这时,几个红衣人狂奔而至,疯狂围攻黄衣少年。黄衣少年左支右绌,狼狈不堪,只得落荒而逃。红衣童子得意洋洋地停了笛声。那几个刚才还凶猛异常的红衣人顿时睡醒了一般,奇怪地互相询问:“我们怎么会在这里?”红衣童子也不理睬他们,他走到树下,抬头感谢张景秋相助,还邀请他一同回家。 学艺不精的张景秋,记忆力却是超群,能背诵无数名曲。可是红衣童子吹的曲子,他却闻所未闻。何况,一首曲子就有如此大的魔力,若不是亲眼所见,无论谁告诉他,他都不会相信。他满怀好奇,想知道那红衣童子是何许人物,他爬下树,跟随红衣童子而行。张景秋在后面深一脚浅一脚地跟着,他们走的地方越来越偏僻。行了一段路,他猛一抬头,发现面前有一座华丽的住宅。住宅门口站着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红衣人毕恭毕敬地垂手而立。红衣童子喊了一声“爹”,上前对老者耳语了几句,老者立即请张景秋进屋。   老者声称自己姓胡,隐居于此。他问及世间有何好的乐曲,请张景秋写出来。张景秋凭记忆写了一百多首。老者十分高兴,命人将曲谱给夫人拿进去,又吩咐仆人设宴款待。红衣童子敬酒添饭,十分殷勤。张景秋问他要刚才那首曲子的曲谱,红衣童子说道:“那是我的即兴之作,不值什么。”说完,提起笔一挥而就。曲子名《红狐曲》,张景秋心里有些纳闷,由于极爱那曲子,不由自主地背下。老者凑过来一看,变了脸色,要过曲谱烧掉。   曲谱瞬间化成灰烬,张景秋惊问原故。老者叹息道:“犬子天资聪颖,对音乐的领悟力非同一般,只这聪明不用在正道上,专爱写这样大逆不道的曲子。”红衣童子忍不住插嘴:“这支曲子救了孩儿性命。”老者勃然大怒:“你又得罪王公子了?”红衣童子撅着嘴小声嘀咕:“那就由他杀了孩儿?”老者厉声喝叱:“杀了你也是天理,不得有半点违抗。”红衣童子低了头,不再说话。   张景秋被这对父子的一席话弄得如坠云雾,又不便细问,只好埋头吃饭。   吃罢饭,老者让红衣童子陪他到花园走走。在池塘边,红衣童子闷闷不乐地低头玩水。张景秋拿出自己作的数百首曲子请他指教,红衣童子立即神采飞扬起来,他留了两首,余者皆说狗屁不通,全扔进池塘里。张景秋羞得满面通红。红衣童子说道:“要那些废物做什么?我把你这两首改了,包管世间无人能及。”他半信半疑。红衣童子取来笔,在他的稿子上一阵涂改,然后递给他。张景秋一看,不由得大喜:真是点石成金之笔!红衣童子又教他作曲技巧,令他茅塞顿开,他感到那可望不可及的名与利,此刻犹如探囊取物。   这晚,张景秋无论如何也睡不着,公鸡刚开始第一声啼叫,他就迫不及待地告辞,老者也不挽留。   在门外,他遇见一位美貌的中年妇人自称是童子之母。她说:“我看先生记忆超群,恐已将《红狐曲》记下,切记不可演奏此曲,更不可外传。先生若能做到,我们全家都将感激不尽。”张景秋急于赶路,点头应允。美妇还是不放心,从衣袖中取出一块刻有“胡”字的令牌,递给他,说是防身之用。   张景秋径直取道京城。到京城的第一件事便是将《红狐曲》写下来,裱好。时刻带在身边,每天在心里默默演奏。 两年后,他成了作曲名家,还成了十王爷的门客。 功成名就的张景秋没有忘记红衣童子,备了厚礼,准备去胡家。他一边走,一边游玩沿途名胜古迹。这日,他碰见一位熟人,听说十王爷要提前举办作曲大赛,正四处派人找他。张景秋知道推不脱,当晚就在旅馆写了起来。半夜时分,他写好,扔掉笔,和衣而睡。天明醒来,收拾包袱,预备进京交曲子。这一收拾不要紧,他发现《红狐曲》竟然不见了。   张景秋吓出一身冷汗,不知如何是好。十王爷派来的人找到他,说是王爷吩咐过,要护送他回京。失魂落魄的张景秋跟随公差赶到京城。一连两天十王爷亲自相陪,他只有强打精神。第三、第四天,十王爷没来,听仆人说他得了一首天下无双的曲子。张景秋也没在意,只想着怎样同胡家取得联系,找到那令人疯狂的曲谱。他托仆人转告十王爷,说家乡有事,得离开一些时日。   张景秋乘了马车,火速离京。马车刚驶到城门口,就有公差在城门旁贴告示。公差见了他,笑着说:“张老爷今年只得了第二名,可惜。”张景秋笑道:“强中自有强中手。这第一名的曲名是什么?”公差说出来的话,吓得他差点从马车上掉下来:“《红狐曲》。” 张景秋急忙命车夫掉转马车,直奔十王爷府。他要求见十王爷,可是,十王爷很忙。   午饭后,张景秋从仆人处打听到十王爷已休息,要晚上才有时间见他。他心急如焚地在花园里走来走去,想不出办法。走到一座亭子外,正想进去坐坐,发现亭子四面的窗子关得紧紧的,怕撞见了别人的隐私,悄悄地要退回,听一个少年的声音提到“红狐曲”,张景秋站住了,接着听那少年继续说:“这下,胡家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一个成年人的声音:“王公子真是神机妙算!您怎么知道那个张呆子包袱里就有‘红狐曲’呢?”那少年得意洋洋地说:“我有什么不知道的?胡家小孩儿从不把我放在眼里,哼!这次要让他尝尝厉害。”成年人说:“胡家还不知道呢,反派仆人来京城购物,真是自寻死路。”那少年狞笑着说:“只要‘红狐曲’奏响,胡家仆人就会发疯杀人。到时,皇帝不追究胡家,老天爷也不会放过他们。”那成年人突然大声说:“有人。”张景秋赶紧钻进花丛中,一动不敢动。   张景秋认出亭子里走出的那个衣裳华丽的黄衣少年,正是当年与红衣童子争斗的人,跟着走出衣裳光鲜的黄衣成年人四处瞧,想找出偷听者。黄衣少年阻止了他:“别因小失大。” 两人向花园外走去。 张景秋发疯似地满街询问穿红衣的人,是否是胡家仆人,竟然没有一个人是。   晚上,十王爷命仆人带他到王府的歌舞场——梨香院。在梨香院门外,张景秋听见乐队已开始演奏“红狐曲”,大惊失色,踉跄奔入。一个美貌舞女穿一身红装,合着乐曲,婆娑起舞。他刚喊出:“不能演奏。”已有一群红衣人冲进来,一阵乱砍乱杀。张景秋握着令牌直奔十王爷而去。红衣人虽接近疯狂,可是对“胡”字令牌仍有些顾及,见他护着十王爷,也不敢下手。可怜的演奏者,一直不停地演奏,直至全部被杀。音乐一停,红衣人照例面面相觑:“我们怎么会在这里?”他们一见满屋的尸体吓了一跳,赶紧向门外飞奔。侍卫闻讯赶到时,红衣人已没了踪影。   惊魂初定的十王爷低头去瞧张景秋手中的令牌,张景秋立即把它藏入衣袖中。他不顾十王爷诧异的眼神,又抓起曲谱凑到蜡烛上烧了。   十王爷府上灯火辉煌,仆从们忙碌着搬运尸体,张景秋放心不下胡家,他向十王爷告辞。十王爷眼里闪过一丝杀气,但是很快,他笑着答应了,命人备了一匹快马。张景秋连夜出了京城。当晚雷声大作,大雨倾盆,他不得不在旅馆住下。   迷迷糊糊中,他看见红衣童子站在他的面前,几年不见,红衣童子长高了不少,瘦了不少,神情也忧郁了。张景秋赶紧下床,拉着他讲述了丢失“红狐曲”的经过。红衣童子哭着说:“实话对你说了吧,我们一家都是狐狸精,那王公子是只老虎精。我们狐狸注定世世代代都该受老虎欺负,哪怕成了精,也得受老虎精的气。我偏不服,他就视我为仇敌,那次,我急中生智,作了一首曲子救命。那曲子能令那些道行不够深的狐狸精发挥出超乎寻常的能量。没想到最终反而害了大家。”   都怪自己将“红狐曲”抄出来!张景秋心中充满了悔恨,他跪在地上请求红衣童子原谅。突然一道闪电从窗外扑进来,狠狠地抽在红衣童子身上,红衣童子的衣服立即燃了起来。一道怪风吹开了紧闭的房门,卷走红衣童子。空中传来红衣童子焦急的声音:“快逃!快逃!十王爷对你已起了疑心。” 张景秋想救下红衣童子,谁知刚一迈步,竟重重地掉了下悬崖。一惊,他蓦地醒了,梦已忘掉大半。这时,天色已明,一派雨过天晴的清新景象,张景秋骑马前行,发现十王爷的随从偷偷地跟着他。为了不暴露胡家,他兜了几个圈子,摆脱了十王爷的随从,才又上路。   走了九天九夜,终于赶到与红衣童子相遇的那座森林。往胡家去的沿途,有好些烧焦的红狐尸体。及到了胡家,哪里有什么豪华住宅?分明是一个极大的被雷击垮了的狐狸洞,洞中有三具烧焦的狐狸尸体。 张景秋突然记起梦中的情景,原来红衣童子一家果真是狐狸精。可怜的红衣童子,还冒着生命危险来找他,让他快逃。张景秋从乱石堆中,抱起那只小的狐狸尸体,忍不住痛哭流涕。   把所有他能找到的狐狸尸体全部掩埋了,张景秋在红衣童子一家的坟墓旁哭了三天三夜,才离开森林。传说,他后来见到一个湖泊秀丽可人,湖中有一百零八个小岛。当地土著人称作微瑕湖。那些岛屿的确如碧玉上的微小瑕疵。他便在其中一座岛上定居,整日吃斋念佛,不问世事,直至一百零八岁,无疾而终。

96

罗汉与包子

 在十八罗汉当中,有一位罗汉眉毛很长,被称为“长眉罗汉”。长眉罗汉神通广大,法力无边,根据经典的记载,他现在仍在世间,应该有二千六百多岁了。

  一天,长眉罗汉出外托钵乞食。街上有个妇人卖着包子,长眉罗汉站在一旁,向她化缘。买包子的妇人心里不是很欢喜,驱赶他说:“喂!出家人站旁边去,不要妨碍我做生意。”长眉罗汉静默的坐下来,闭起双眼就入定了。妇人气得想拉走他,却怎么使劲,他仍然纹风不动,甚至请来三个彪形大汉,也移动不了他半寸。

  长眉罗汉像座高山,屹立不摇。妇人又怒又急,向前探他的鼻息上没有了呼吸。妇人怕闹出人命,慌张地向罗汉说:“我给你包子,你不要再坐在地上了。”罗汉睁开眼睛,起身站在妇人的面前。

  妇人不心甘情愿,包一个最小的包子,打发古怪的罗汉。长眉罗汉透析她的心意,施展神通法力,让妇人包的小包子,黏到左右两边的大包子,不论妇人怎么使力,甚至用刀,也无法将大小包子分离。

  悭吝的妇人,终于明白他不是凡夫俗人,而是个正道有神通的修行人。沉默的长眉罗汉说:“我是个正果的阿罗汉,不吃饭也不会饿死,我自有神通法力,能以禅悦为食。只是我的同道他们身体不好,不能出来托钵化缘,我拿这些包子给他们食用,让他们气力充足,可以安心办道。”这位妇人听完,感动长眉罗汉护念同道的慈悲,生起欢喜心,把整笼热腾腾的包子布施出去。

  长眉罗汉临走前,向妇人祝愿:“以此欢喜心,喜舍无悔意,应得人天福,生于无忧国。”

  布施,表面是“舍”,其实是“得”。没有舍去我们内在的悭贪,怎么得到无有恐惧的自在?无求的布施,令我们所行纯净,端严高贵,无悔的布施,令我们鄙陋俱除,身心福乐光明。

  罗汉与包子的故事,向我们化缘,化一颗无求无悔,欢喜布施的美丽因缘。

96

六祖慧能

  禅宗自达摩祖师传入,至六祖慧能教化,大行于世,因此,史学家视慧能为中国禅宗的真正创始人。

  慧能,俗姓卢,广东人,幼年丧父,后以劈柴为生,瞻养老母。有一次,慧能上市卖柴,见一人正在读《金刚经》,声音朗朗,义理深微,禁不住立足倾听良久,感悟颇深。他随即问那人道:「先生读的是什么经啊?」对方回答:「是《金刚经》。」慧能又问:「您是从哪里学的?」对方回答:「从河北黄梅山五祖弘忍学的。」慧能于是托邻人照顾母亲,自己便动身到河北求学禅法来了。

  一路辛苦不提。慧能走了卅多天,终于来到了河北。他不顾疲劳,立即上山去拜见弘忍大师。那时,弘忍早已名动天下,门下弟子成群。他见慧能到来,便问道:「你是哪里人,到这里干什么?」慧能回答:「弟子是广东人,来此拜师是为了要成佛。」弘忍说:「你是广东人,那么说是南蛮了,南蛮之人怎么会成佛呢?」慧能回答:「人有南北之别,佛性如何会有北南之分呢?老师未免太瞧不起我们南方人了。」弘忍心下大奇,对慧能颇为看重,便对他说:「你这小南蛮,根性倒敏利得很,先派你到后院舂米去吧,看看以后会如何。」

  弘忍既看重慧能,为何却派他做这役人的工作呢?据说,这实在是弘忍迫不得已的办法。原来,弘忍门下有一位叫做神秀的弟子,悟性虽然不高,学问倒很笃实,在众人心中的威望也很高,大家早认定他将是弘忍的衣钵传人,只待弘忍一退,他便可以禅宗六祖的身分登坛说法了。但弘忍并没做过明确的表示,他知道神秀并没有悟到禅的根本。

  当慧能一来,他那敏利的根性一下子便赢得弘忍的器重,衣钵传人的问题在弘忍心中便有了答案。但他对神秀那批人太了解了,知道如果他们明白自己的心境,必然会加害于慧能。所以,他只好装出瞧不起的样子,将慧能打发到后院,去干繁重下贱的舂米差事。

  慧能倒也老实,得到老师的差遣后二话没说,来到后院便磨面舂米地忙碌起来,一干便是八个月。

  八个月后,弘忍觉得时机已到,便召集众位弟子说:「我年纪已大,该是传衣钵的时候了。请你们将自己所悟的写成偈子,谁真的悟道了,我便把衣钵传给谁。」众弟子得到老师吩咐,互相议论说:「我们根本不用作偈子了。神秀师兄智慧不凡,必是衣钵传人。他做六祖,我们就有了依靠。所以,我们何必多费心思去作什么偈子呢?作了也是白费,多此一举。」众人相议完毕,果然各回房中安歇,只等神秀大师出任祖师了。

  神秀得知众人的议论,也认为自己必能接传衣钵。想到此处,便故意做起姿态来。他想,众人不呈偈子,推我为六祖,我若不作偈子,五祖如何能知道我的见解深浅如何?但我若作偈子呈五祖,又好像是争夺圣位一般,说出去对自己的名声不好。若不作偈子,衣钵便难得承继。这可怎么办呢?神秀心中迟疑不决,便在夜深人静时出房散步,一路走走停停,思思想想,不觉来到了大师堂前。大师堂前有三间房舍,墙壁已经重新刷白,准备在上面画楞伽变相和禅宗五祖传法图,以流传后代为记。一切都已准备妥当,画师卢珍也已看好了墙壁,只待明日一早动手。神秀散步至此,心中一动,计上心来,便返回房间取来灯烛笔墨,借着灯光在雪白的墙壁上写下一偈。

  偈曰一一

  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

  时时勤拂试,莫使染尘埃。 偈写毕,神秀见无人知道,便偷偷回房休息去了,自以为得计。

  第二天一早,五祖唤卢珍作画,忽见此偈,知道必是神秀所作,便对卢珍道:「《金刚经》说:凡所有相,皆是虚妄。劳您远来一次,本欲请您作画,不想这里先有了一偈。我看画就不用作了,不如把这首偈留下来。迷人诵此偈可免堕恶道,依此偈修行,有大利益。」弘忍随即唤来门人,令众人烧香礼敬此偈。他说:「你们都要背诵这首偈子。背诵此偈,方能见性,依此修行则不堕恶道。」众弟子于是便背诵起神秀的偈子来。五祖又请神秀进堂说:「你做的这首偈子见解未到,只不过是刚入门而已。依此修行自然可有善果,但离无上菩提却还远着呢。你回去吧,一两天内再作一偈给我,如果见到了本性,我便可传你衣钵了。」神秀回去数日,苦思冥想,却再也作不出什么偈子来了。

  弘忍令众徒口诵神秀所作之偈是别有用心的,目的是为了让慧能知道此事。

  慧能作为一个劳作僧,根本没有资格参加僧众大会,弘忍传法的事他听都没听说过。这天,一位年幼沙弥从舂米房经过,口中不停地念着神秀的偈子。慧能一听,便知作偈者尚未见性,便问沙弥说:「你刚才诵的是什么偈?」那位沙弥便把几天来的事原原本本地告诉了慧能,说是神秀所作,五祖令人传诵。慧能说:「我在这儿舂米舂了八个月,从末到过大师堂前。道友能否领我前去,也让我礼拜此偈,尽尽僧人的本分。」沙弥立即答应,便领慧能来到神秀题偈之所。慧能不识字,便请一读书僧代读一遍,然后自己也作了一偈,请读书僧代写在墙壁之上,

  偈曰一一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院内僧众见慧能作偈,都怪他多事,给神秀添乱,慧能只好又回后院舂米去了。不一会,弘忍来到,见到偈子,便知慧能已经开悟,为防众人心疑,他对院内众僧说:「这首偈子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尚未见性。」

  及至深夜,弘忍偷唤慧能入堂,传以衣钵信物,说:「你从今而后便是禅宗六祖了,希望你能把这自古传来的佛法传下去,勿使之断绝。你不要住在这里了,住在这儿只怕会遭人杀害,赶快向南方传法去吧。」

  慧能于是立即出发,到广东一带传教去了。后来终使江南禅法大盛,六祖慧能的名字也在世间盛传起来。

  这个故事在佛教史上是广为人知的,依据此故事所说,围绕禅宗六祖的人选问题曾发生过激烈的争夺。实际情况是否如此,现在已经很难作出定论。

  但禅宗史上确实有过祖位之争,事情却发生在神秀的弟子与慧能的弟子之间。普寂曾立神秀为六祖,以自己为七祖。神会则指责普寂,说禅宗六祖是慧能而不是神秀。从这段史实来看,上面的故事完全可能有后人夸张的成分。抛开这点不谈,上面的故事实际上反映了中国禅宗的一次公开分化。

  弘忍之后,禅宗实际已成南北两宗。南宗由慧能开创,提倡顿悟,北宗由神秀开始,重视渐修,两宗皆欲争夺传法正统。几代之后,北宗绝传,慧能的六祖地位便自然而然地确定下来,再也没有异议了。

96

四王加護

  智顗,世称智者大师,是中国佛教天台宗的开宗祖师。俗姓陈,家居荆州华容(今湖南华容县)。十七岁时梁末兵乱,家庭分散,颠沛流离,遂至长沙寺出家。陈文帝天嘉元年(五六○年),至光州(今河南光山)大姑山,从学慧思法师,终成法华的著名学者。陈光大元年(五六七年),智顗带领法喜等廿七人赴南京弘传禅法,遂而名声大振,朝野风闻。从此之后,智顗便与陈惰两朝的各位皇帝、大臣发生密切的联系,得到了连续四位皇帝的敬重与护持。这种崇高的威望在佛教史上是少见的。

  陈宣帝太建元年(五六九年),智顗受沈君理之请,居瓦官寺,开讲法华经题,树立新的教义,奠定了天台教观的基础。沈君理,字仲伦,娶武帝陈霸先长女,官至仪同。当智顗至瓦官寺讲经之日,引起朝廷震动。陈宣帝特赦停朝一日,令群臣往听。仆射徐陵、光禄大夫王固、侍中孔焕、尚书毛喜、仆射周弘正等人俱于智顗门下受戒,成了菩萨弟子。自此开始,智顗便于陈朝宫廷之中树起威望,不断得到皇帝、大臣的援助和支持。太建七年(五七五年),智顗退居天台山,创建北峰伽蓝。

  太建九年二月,陈宣帝下诏,称智顗为佛法之雄杰,一代之宗匠,特赐始丰县(今天台县)赋税以充智顗的各项费用,又派两户居民每日为智顗专门运柴担水,以解决其山居的困难。结果,因天台山饮食无忧,致使智顗门徒急剧增加,宗风立盛。太建十年五月,左仆射徐陵以智顗建寺启奏朝廷。陈宣帝赐号修禅寺,令草隶名家、尚书毛喜题字,悬于寺院山门。朝廷的仰重于此益发可见。

  宣帝死,后主继位。时天台临海之民以捕鱼为生,智顗感其杀生业重,遂买地挖池,名为放生池,劝导渔民放生。后民间传闻,鱼化黄雀以报智顗之恩。消息传到朝廷之内,陈后主遂令国子祭酒徐孝克树碑立石,铭文以赞其事。

  至德二年(五八四年),陈文帝之子永阳王陈伯智出镇瓯越,亡茨致书智顗,请他去讲经传法。及智顗行至,永阳王陈伯智及其子陈谨并其家人皆从智顗受戒,以为俗家弟子。

  后来,陈后主曾问群臣,释门之中谁为当世最杰出的人物。徐陵回答说:「瓦官寺智顗禅师德业高迈,永阳王曾以师礼事之。」因而劝陈后主下诏,请智顗入京传法。陈后主遂下诏书,前后三次,智顗皆称病回绝。至德三年(五八五年)三月,陈后主又命永阳王代请。智顗不得已,只好赴京师金陵,暂住灵曜寺。四月,讲《大智度论》于宫中太极殿,有爵位奉禄者百人奉命听讲,陈后主亦亲临法会,群臣百官莫不仰敬。

  那时,天下僧尼人数骤增,鱼龙混杂。陈后主尝令群臣,使不通佛经者罢道远俗,沙汰僧尼。智顗谏曰:「天下僧尼,笃信为道,与通经之多少无关。」陈后主遂罢此议,言听计从乃至于此。  此后,陈后主嫌灵曜寺偏隘,遂下诏书,令智顗迁居光宅寺,并制定「一年两集」之制,命智顗每年两次入太极殿讲经说法,成为惯例。陈后主又曾入光宅寺舍身,作大布施,亲自礼拜智顗,谦恭至极。

  受其影响,皇后沈氏请智顗赐法名海慧,皇太子则从智顗受菩萨戒。后主的皇宫内院俨然成了智顗的传法道场,智顗所受的敬重与陈宣帝时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祯明二年(五八六年),隋伐破陈国,江南之地尽属于隋。智顗为避战乱,游化于湘荆之间。然而,虽然朝代更换,智顗与帝王们的缘分仍未因之而尽。隋开皇十年(五九○年)正月,隋文帝杨坚下诏书行礼问候。秦孝王杨俊出镇扬州,致书延请,因遇大风水道难行,陆道又有匪患,未能成行。

  开皇十一年,晋王杨广代管扬州,遣使奉迎。智顗曰:「我与晋王深有缘分。」遂顺流泛舟而至,杨广从之受菩萨戒。当其受戒之时,杨广于总管大厅设千僧斋,并赞智顗说:「大师传佛法灯,宜称智者。」从此,智顗便获得了「智者大师」的称号,流传直至今日。授戒毕,智顗告辞,杨广强留不住,乃送至栖霞寺而别。

  智顗本为陈朝皇室仰重,以为必当为隋朝所轻。后见杨坚、杨广父子如此殷勤,便也主动与之往来。开皇十二年(五九二年),智顗致书晋王杨广,请他作庐山东林峰两座寺院的檀越,获允。七月,杨广便派人往庐山问候。十三年,智顗在荆州玉泉山,杨广入朝路过,遣使致书,相约谋面。五月,智顗派人奉书晋王杨广,并献玉泉伽蓝图。自此之后,无论智顗行至何地,总会得到杨广的书信问候,财物支持。

  开皇十七年(五九七年),智顗卒于天台山,享寿六十。当他活着的时候,曾欲于天台山另建佛寺,未果。及其死后七年,晋王杨广登基,是为隋炀帝。杨广遂依照他的遗愿建寺,题名为国清寺。此寺一直保存至今。

  智顗以一位出家僧侣的身分,连续受到两朝四王的敬重,这在中国佛教史上是绝无仅有的。早在东晋时代,名僧道安便曾说过:「不依国主,法事难立。」自此之后,历代名僧之中多有与朝廷密切往来者,而为朝廷所重的僧人则无人能超出智顗之右。智顗一生据说造寺三十六所,烟霞、灵严、天台、玉泉并称当时天下四绝,又造金银铜木佛像八十万躯,若无朝廷作为后盾,智顗难以负担其巨大的经济开销。

  天台宗是中国成立的第一家佛教宗派,于陈隋之际,开始鼎盛一时。其所以能如此,实与陈隋两代四位皇帝的极力扶持有着莫大的关系。但话说回来,智顗能得到四位皇帝的护持,同时也说明佛教在中国发展至此,已在中国大地打下了深厚的根基,上自朝廷皇室贵族,下至乡野平民百姓,信佛入教已成为一种深入人心的时尚,佛教实已发展到了鼎盛时期,繁荣已经到来。

96

三聖菩薩的化身

  唐太宗貞觀年間,天台山國清寺的住持名叫豐干禪師。豐干禪師一次雲遊,去赤城山,突然聽到一個孩子的哭聲。四野無人,禪師急忙奔向前去,見是一個年約十歲的男孩在抽泣。禪師問:「小菩薩,你是誰領出來的?父母在哪?家在什麼地方?」孩子回答說:「我是個孤兒,無父無母,貪玩迷了路,家也不知在哪裡了。」豐干禪師見他可憐,便領回了國清寺,交給僧人撫養。因這孤兒無名,又是豐干撿來的,僧人們便稱他為「拾得」,天長日久,拾得就成了孩子的名字。

  幾年光陰一過,拾得從一個稚弱童子變成了碩壯少年,能夠幹些雜活了。豐干便派他去廚房幫忙,擇擇菜,燒燒火,好替僧人們減輕一些生活壓力。這位拾得人倒勤快,只是有個怪毛病,每次幹活總將一些剩菜剩飯包好,放到一個竹簍裡。這些東西是他為寒山準備的。寒山是誰?國清寺的僧人都知道,他就是隱在山頂「寒岩」的那位怪人。寒山穿著奇怪,僧不像僧,道不像道,又喜歡詩文詞藻,經常順手寫上幾句,或隨口吟誦幾聲。但他不像普通詩人那樣預備文房四寶,也從不積累文稿,只要興趣來了,便在屋壁竹石之上隨手刻下。時間一久,寒岩附近的山石樹木、村舍牆壁之上便布滿了寒山的詩文。拾得對寒山非常敬佩,很想學得寒山的風範文采,便每日收積國清寺僧人用剩的飯菜,供養寒山。寒山每次下山來國清寺,他必有一竹簍的飯菜送給寒山,由寒山背上山去。

  僧人講究慈悲愛物,自已用不了的東西送給別人,對僧人來說是常事,所以,國清寺的和尚們對拾得的作為也不放在心裡。然而,有一件事卻令眾僧非常難以忍受,那就是拾得經常在深更半夜狂呼亂叫。國清寺地處天台山腳下,附近村民很少,夜裡極其安靜,拾得突然大喊大叫,猶如平地驚雷,實在嚇人得很。眾僧無法忍受,便走出來批評他、驅趕他。拾得也不反駁回擊,總是撫掌大笑,揚長而去,好像是故意要打破沉靜之夜,擾亂僧人的清修。

  三番五次之後,僧人們見拾得屢教不改,只好稟報豐干,希望豐干出面管教一下。豐干卻對拾得縱容得很,從來不加勸阻。他自己也和拾得差不多,經常在深夜歌唱自娛。這是為什麼呢?原來,豐干不是常人,他知道拾得也不是常人,寒山也不是常人。他們到底是誰呢?原來是三聖菩薩的化身。

  卻說當時的台州刺史名叫閭丘胤。閭丘胤初來台州時,路上突患頭疼,劇痛難止。正好遇上豐干自天台山外出遊方路過,豐干便含一口水噴在閭丘胤的臉上,立即治好他的頭疼。閭丘胤隨即問道:「天台山有什麼高賢嗎?」豐干回答:「賢人當然有,只是見到他們的人並沒真正的認識他們,真正認識他們的人無緣見到他們。你如想見到他們,千萬不可以貌取人。寒山是文殊化身,隱跡天台;拾得則是普賢菩薩,看上去卻像乞丐。這兩位都不是凡人。」闆丘胤聞言,隨即上天台訪問賢者,倉促之間竟忘了問問眼前這位高僧的名字,因而不知道他就是大名鼎鼎的豐干。

  闆丘胤來到國清寺,依照禮節,先求見豐干住持。寺僧將他領到豐干的禪房,豐干當然不在。閻丘胤又要見寒山和拾得,寺僧便領他來到寒山隱居的寒岩,只見有兩人坐在一堆篝火前面,正不知為何事而縱聲長笑。閭丘胤上前施禮,說明來意。寒山、拾得大聲喝道:「豐干多嘴多舌,把我們說出來幹什麼!你這人也是,遇上了阿彌陀佛都不知道,還來找我們幹什麼?」說罷,二人撫掌大笑,牽手走到山林深處去了。從此,人間再沒見到寒山、拾得,豐干也不見蹤影了。閭丘胤隨即派人將寒山刻在石木牆壁的詩文抄錄下來,共有三百餘首,這便是流傳於世的《寒山子文集》。

  在江浙一帶,寒山、拾得與豐干的故事幾乎是家喻戶曉,人人盡知。人們相信,他們就是三位菩薩的化現。

96

一宿玄觉

  玄觉是永嘉人,俗姓戴,是佛教史上的有名人物,有《永嘉证道歌》传世。他出家后遍阅三藏,精通天台宗止观之法,又对禅定深有契悟。后来听到慧能禅师于曹溪传法,有大名声,便与一好友同至曹溪,拜见六祖慧能,想印证一下自己所学。

  玄觉至曹溪,见六祖,绕六祖三匝行礼致敬。本来,三匝礼是佛教中通用的行礼办法,在佛陀的时代便已广泛使用。玄觉绕慧能三匝,从形式上看也说得过去了,但他行礼时却高视阔步,挺胸昂头,很有一些目中无人的意味。   慧能心中不悦,厉声问道:「出家作和尚,应该身具三千威仪,心念八万细行。这位大德是从哪里来的?这么傲慢自负!」   三千威仪、八万细行,都是佛教的说法,意指和尚应该注意各种礼节,一点小事都不能苟且,应该谦恭作人,虚怀万物,不可傲慢自负,狂妄自大。慧能指责玄觉的正是这点。   那知玄觉立即张口说道:「生死事大,无常迅速,谁有工夫去注意那些繁文缛节呢?」慧能一听,知道玄觉是位佛门人材,便又说:「既然如此,你何不体会无生,明了无速的道理呢?」玄觉回答:「这怎么能做到呢?体会本来就是天生的,明了也没有什么迅速可言。你让我体会、明了,我却是无法做到的。」慧能一听,心中大喜,说道:「好好!就是这样,就是这样,你真是已经开悟了。」   玄觉见自己的所学得到慧能的认可,高兴万分,便恭恭敬敬地向慧能重新行礼。礼毕,玄觉告辞。慧能说:「你返回得是不是太快了。」玄觉说:「我本来就没动,哪里有什么太快呢!」慧能道:「谁知道你没动?」玄觉回答:「你心里知道。」慧能道:「你把无生的意思理解得非常好啊!」玄觉反问:「无生难道还有什么意思吗?」慧能回答:「无生如没意思,谁能理解它呢?」玄觉道:「理解本身也是没意思的。」慧能欣喜万分,连声称赞玄觉不已。玄觉便停下住了一宿。当时人因而称玄觉为一宿觉。」   这是个非常有趣的故事,其间的应付对答往往出人意料,难以理解。但若以禅的精神来理解,却又无处不通,字字圆润。人生无常犹如苦海,本来是佛教的根本教义,故在小乘佛教中,人们追求的目标是灰身灭智,希望永远不要再入轮回圈内。及至大乘,龙树提出无生无灭的教义,便把人放到了更高的宇宙精神之中,把灭苦的方法从灰身灭智的外向追求转到了人的内心精神世界,人的苦乐只在精神的一念而已。这便是中国禅宗精神的最初源头。   对禅宗来说,人生若从现象的角度加以思考,当然是无常迅速、痛苦不堪的,所以,这则故事中便有了玄觉对慧能指责的如上回答。慧能听到玄觉的回答,以为他还停留在现象世界,未能开悟,便挑出无生、无速等教义加以启发,不知玄觉却早就悟到事物的根本。事物的根本是什么呢?禅宗认为那是超越一切差别的世界,无生无减、无苦无乐、无快无慢,人的一切语言、思想、活动都不能对它发生任何影响。所以,当慧能挑出无生、无速的话题后,玄觉便干脆予以否定,回答自己做不到。这便把问答从现象世界一跃提升到本体世界,而且非常符合禅的道理,玄觉因而获得慧能的认可。   及至玄觉告辞,两人的对答仍是在本体世界对禅的精神之继续展开,话语之间也涉及了禅者对两个世界的态度。禅宗认为,人的精神开悟之后,便与宇宙精神化而为一。那宇宙精神是无差别的,对它来说,没有动静之分,人的意识也不能对之稍加分别。所以,觉悟后的禅者便也没有动静之分,他行住坐卧,精神却如如不动,没有行住坐卧之别。故而,玄觉明明要告辞返回,却回答说自己本来就没动。这就是禅的精神。通过上面这个故事,我们应可以从一个侧面理解一些禅的道理了吧!

96

如意论师之死

 玄奘《大唐西域记》记载了这样一个有趣的故事:佛陀去世一千年后,印度健驮罗出现了一位名叫如意的论师,少年好学,才辩超群,僧俗二道对之极为敬仰。那时,健驮罗国王的名字叫超日王,喜欢布施,常聚有余以给不足。又好骑马打猎,游戏玩乐。有一次,国王打猎时围住了一头野猪,却终于被那野猪逃走了,不知去向。国王于是发布文告说:「有寻知野猪踪迹者,赏金钱一亿。」这样的赏赐应该说是极重的了,但与如意论师相比便算不上什么。如意论师有一惯例,凡请人剃头一次,便赐给金钱一亿。健驮罗国的史臣觉得把这两件事记在一起肯定会很有趣,便在史书上同时记录下来。后来国王翻阅史书,见到了这两条记载,心里立即不快起来,认为自己受到了如意论师的羞辱。他想:自己寻野猪赏钱一亿不过是偶而一次,和尚的头却是常剃的,如意论师每次都赏给理发匠一亿,这不是说他一个出家和尚比我堂堂国王还富有吗?真是气煞我也!自此之后,健驮罗国王心中怏怏不乐,总想借机侮辱如意一番,以泄心头之恨。

  如何侮辱如意论师呢?常言道:内行整内行,整得更内行。如意既然是位文化人,健驮罗国王便谋划动用文化界的力量,向如意论师发难。他暗中招集了一百位外道学者,都是学富德高之辈,准备利用他们同如意论师进行辩论。诸家外道早就对佛教嫉恨万分,见有此良机,当然与健驮罗国王一拍即合,要与如意论师一比高低。于是,健驮罗国王立即派人送信,请如意论师前来论辩。如意论师不知就里,对辩论也不以为然,想也不想,便跟着国王的信使赴会来了。   辩论开始,健驮罗王宣布说:「这里的外道论师都是教中精英,如意论师则是沙门中的名流长者。今日这番辩论,如意论师如胜,本王当尽力崇敬佛法;如意论师若败了,本王也就不客气,要驱逐屠戮沙门了。请各位好自为之。」   如意论师这才知道此番辩论原来是冲自己来的,遂收起轻敌之心,与外道论师进行辩论。结果,如意论师果然大发雄辩之威,不一时便将百名外道中的九十九位尽数驳倒,只有一人仍然下席来与他争辩。 如意一看此人也没什么了不起,便按着自己所思所想,侃侃而谈,毫不停滞,视那位外道论师如无物。那位外道见根本插不上话,便只好站在边上听。   后来如意论师谈及烟与火的问题,先说了火,而后才说了烟,与人们先谈烟后说火的说法有异。那位外道论师便大声嚷道:「如意论师辞义有误,有烟必有火,此是常理。如意论师却先火而后烟,犯了常识性的错误。」健驮罗王眼看自己的图谋就要成空,看到有此时机,便不顾身分,也大声嚷嚷:「如意错了,如意错了。」实际上,如意并没有错。别人说有烟必有火,是从结果反推原因,如意说有火才有烟,是从原因顺推结果,两种说法当然都成立。但如意论师已经没有辩解的机会,当他想要为自己的立论作解释时,健驮罗国王和众位外道却认为自己一方已经获胜,乱哄哄地庆祝起来,根本没人听听如意要说什么了。如意论师气恨至极,耻于见辱,便咬断舌根,自杀而死了。   如意论师可能是佛教僧侣中死得最冤的一位了,其死因不过是由于健驮罗王的嫉恨。实际上,健驮罗王对整个佛教并没有一点成见,即使是对如意论师本人在学术上的成就,此王也极为佩服。这是有证据的。据说,后来世亲为雪如意论师之耻,曾求健驮罗王再次举行辩论,那时,健驮罗王便公开宣称如意论师是位「哲人」了。所以,如意论师之死,不过是因为他常赐亿金于人,因而招致了国王的嫉妒。在王权超越一切的时代,任何一种容易引起国王气愤的行为都是非常危险的,如意之死也就可以想见了。这个故事同时又说明了佛教作为一种宗教团体,同时也成了一个巨大的经济实体,所拥有的财富并不比一般的王朝少。

96

目犍救母

 释迦牟尼佛的十大弟子之一目犍连得到神通后,想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他用天眼观察,看到已逝去的母亲在鬼道中受苦,瘦得皮包骨头不成人形。

  目犍连十分伤心,于是用钵盛饭,用神力送给母亲吃,但是饭刚送到他母亲手中,尚未入口即化为灰烬。

  目犍连无奈,请求佛陀帮助救拔母亲。佛陀说:“你母亲罪孽深重,你一人救不了,要靠十方僧众的力量才行,你要在七月十五日众僧结夏安居修行圆满的日子里,敬设盛大的盂兰盆供,以百味饮食供养十方众僧,依靠僧众的力量,救出你的母亲。”

  目犍连依佛陀所授,母亲真的脱离了饿鬼道。

  佛陀说:“今后凡佛弟子行慈孝时,都可于七月十五日时,佛欢喜日,备办百味饮食,广设盂兰盆供,供养众僧,这样做既可为在生父母添福添寿,又可为已逝的父母离开苦海,得到快乐,以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

96

佛陀度迦叶

  一日黄昏,天色向晚,释迦牟尼佛陀(以下简称佛陀)传法来到摩揭陀国,向信奉婆罗门教、修持火祭的迦叶师徒借宿。佛陀仪态整肃,容貌庄严,上前施礼说道:“我从波罗奈来,天色已晚,想在贵处借住一宿。”

  迦叶回答:“借宿倒没关系.只是房间都有弟子住着,只剩一间石室,虽极干净,却有一条恶龙盘踞其内,喷火伤人,实在不敢借给你住。没办法,你还是到别处借宿去吧。”

  佛陀说:“既有石室,就让我住在那里好了。”迦叶几次相劝,佛陀一味坚持。迦叶无奈,只好让佛陀住在内有恶龙盘踞的石室。

  夜晚,突见石室烈焰冲天,映红天际。迦叶师徒惊起,急忙运水灭火救人,无奈火势太猛,终究没能扑灭。师徒断定,借宿的年轻沙门,必死无疑了。

  第二天,迦叶师徒一行来到石室,只见石室内外一片焦黑,火却已经灭了。突然室内有声音传来:“感谢昨借宿之恩。我内心清净,外界灾害是伤不了我的,毒龙已被我收在钵中了。”声音刚落,一人自室内出来,正是昨晚借宿的年轻沙门。大家见佛陀处火不烧,又能降伏恶龙,感到非常吃惊,方知佛陀不是常人。迦叶虽然心中惊异,却仍对弟子们说:“这年轻沙门虽有些神通,却还是不如我们的道法真实。”

  他这样说,实在是害怕弟子们都去追随佛陀,不要自己作老师了。

  后来又连续发生了许多怪事。早晨,按照惯例,应该点燃祭祀的圣火,却无论如何也点不着;负责劈柴的弟子们,说什么也举不起斧头。迦叶知道是佛陀作法,便对佛陀说了此事。佛陀回答:“你回去吧,火会点着的,斧头也会举起来的。”迦叶回去一看,果然圣火已经熊熊燃起,弟子们也正在努力劈柴。

  迦叶知道遇上了真正对手,却不肯服输。心想:年轻沙门不过是有点神通,佛法肯定不如我的真实。哪知迦叶心念才动,弟子手里的斧头,又举不起来了,只好再去求助佛陀,方才了事。

  但祭祀的圣火又出了问题,火该熄灭的时候,却实在没办法灭掉,最终还得向佛陀求情。   

  几天后,迦叶设宴,亲自来请佛陀。佛陀让迦叶先回去,说自己随后便到。哪知,迦叶回到自己的住处,却发现佛陀已经到了,手里还拿着一些奇异的瓜果。佛陀告诉他,这些瓜果是自己刚去遥远的四大部洲取来的。迦叶心中震惊,不敢相信,随便敷衍过去了。

  宴会结束了,佛陀所作的神奇越来越多。他想洗沐,地上便出现了水池;洗毕,周围的树叶便会自动垂下,像是幕布,供他牵引。如此等等,迦叶师徒越来越震惊。

  有一天,到了婆罗门教的节日,摩揭陀国的王公贵族、社会名流都来参加盛会,進行为时7天的法事活动。迦叶心中非常着急:如果年轻的沙门在这里,人们看到他的庄严相貌与神通法力,必然会弃我随他而去,我一生的事业就算完了。但愿这个年轻沙门,在这7天内不要出现。果然,7天的法会期间,佛陀没有现身。迦叶暗叫侥幸。法会结束了,剩下了一些佳肴饭菜。迦叶心想:年轻沙门现在在这就好了,我可以请他好好地吃一顿。心念才动,只见佛陀已经来到了他面前。迦叶这才知道,佛陀神通无边,能够知道别人的所思所想。这样说来,他在法会期间没有现身,原来是为了给自己的面子,故意躲开的。想到这里,迦叶对佛陀的能力和高尚的人格,深表敬佩,开始对佛陀产生了好感。

  经过这样一系列的感化,佛陀看到时机已经成熟,便开始直接地劝导迦叶:“迦叶啊,你现在还不是阿罗汉,也不知道怎样修行才能成为阿罗汉。但却自视太高,心存傲慢,为了面子而弄虚作假,怎能称作是有道之人呢?”迦叶听到这话,心中非常愧惧,毛发皆竖,表示愿意皈依佛陀,随佛学法。佛陀便为迦叶及其500名弟子,讲道说法,剃发授戒,接纳他们。迦叶师徒则把他们的火祭用具,抛弃于尼禅连河之中。

  当时,迦叶有兄弟2人,一名那提迦叶,一名伽阁迦叶,皆修持婆罗门教火祭之法,各有250名弟子,居住在尼禅连河下游。忽见上游被迦叶师徒扔掉的火祭用具,随波而来,急忙前来打听消息。问明所以,也都皈依了佛陀门下,成了佛陀的弟子。

96

累世佛子 今证圣果

  一时,佛在王舍城。有一施主富如多闻天子,其妻十月怀胎生一下一个身色金黄、头如宝伞等具种种妙相的庄严之子,夫妇为孩子举行了隆重的贺生仪式,因其身相庄严故取名美丽者,精心喂养。许多人慕名而来一睹美丽者的相貌。

  我等大师、如来正等觉释迦世尊圆满福慧一切功德后调化了许多众生,在王舍城也摄受很多弟子,如潮信众前来朝拜皈依世尊。美丽者问父母:“以前有很多人来我这里,现在为何不来?”“释迦牟尼佛到了王舍城,很多人都朝拜佛陀去了。”“释迦牟尼佛是谁呀?”美丽者的父母为他讲述了世尊苦行、成道等共不共的功德,美丽者生起非常稀有之心,决定无论如何要去拜见如此庄严具德的世尊。他再三祈求父母同他一起去拜见世尊。远见世尊三十二相,美丽者即生起无比欢喜心,萌生了世尊是自己父亲的念头,不由自主地喊着“父亲”奔上前去抱住世尊不肯放手。世尊为他们传予相应之法,施主要带孩子回去,无论怎样哄劝,他都依着世尊不肯离开。他父母便在世尊前祈求开许供佛及僧七天,世尊默许。施主吩咐妻子先回去准备饮食,自己陪儿子在经堂度夜。次日佛陀及僧众著衣持钵随施主前往应供七天,圆满日世尊传予相应之法,施主及其眷属以智慧金刚摧毁无明烦恼,获证预流果位。美丽者征得父母同意在世尊前出家,世尊以“善来比丘”的方便为他授予近圆戒,并传讲相应的教言,他精进修持,获证罗汉果位,现前黄金与牛粪等同、虚空与手掌无别的境界,诸天共赞其功德。

  时诸比丘启问:“世尊,拜见您的孩子成千上万,但从未见过象美丽者这样抱住您叫父亲,这是什么因缘?请世尊为吾等演说。”世尊告曰:“以前他曾五百世作我的儿子,以此习气,见到我时不由自主地抱住我叫父亲。”“请问世尊,以何因缘他今生生于富裕家,身相庄严,令佛欢喜,不做佛不喜之事,在佛教法下灭尽烦恼,获证罗汉果位?”世尊告曰:“这是他前世的愿力成熟之故。贤劫人寿四万岁时,人天导师、如来正等觉拘留逊佛出世,俱严国王对佛陀生起欢喜心发心修建一座大经堂供佛及僧,国王每日亲自打扫经堂。一日有事外出,把打扫经堂之事托付给太子。拘留逊佛加持令经堂里的灰尘越扫越多,天黑了也没扫完,太子只好在经堂留宿。夜晚,拘留逊佛的声闻们显示种种神变,帝释天、梵天、四大天王也来朝拜,太子看到后觉得佛陀的威力和功德不可思议,更增加了信喜心再不愿意离开经堂,一住就是五千年且一直为僧众扫地。后来他发起利益一切众生的大慈大悲心,皈依受持居士戒,临终时发愿:以此善根,愿我生生世世生于富裕家,身相庄严,将来在象拘留逊佛一样的佛陀前令佛欢喜,出家灭尽烦恼,获证罗汉果位。诸比丘,你们是怎么想的?当时的太子就是现在的美丽者,以其愿力成熟故,在我教法下出家,灭尽烦恼获证罗汉果位。因他当时对众生生起大慈大悲心故,今生身相庄严。复于人天导师、如来、正等觉迦叶佛出世时,此善男子出家调伏诸根,故即生获得解脱。”

96

化缘

  有一位行走各地的昭引禅师,他是个云水僧,如果有人跟他谈话,或与他来往,他不做别的事,就是跟人化缘。不过他化缘不一定是化钱,比方说,有信徒来向他请示:“啊!禅师,我的脾气很大,如何来改我的脾气?”昭引禅师就说:“这都是从瞋心而起;我跟你化个缘,请你把瞋心给我好吗?”

  再比方说,假如有信徒的儿子非常贪睡、懒惰,父母不知道如何才能改变他,昭引禅师就到他家里,把睡梦中的儿子摇醒,对他说:“喂!喂!我跟你来化个缘,你把懒惰给我好吗?你把贪睡给我好吗?”

  又或者听到有夫妻吵架,他也到人家家里说:“你们不要吵架,把吵架给我好吗?”听到有某个人酗酒,他也跑去说:“我来跟你化缘,你把酗酒的习惯给我好吗?”

  昭引禅师毕生以化缘度众,凡是他人的恶习,他都以化缘来改变他、感化他,所以昭引禅师终其一生所到之处,因化缘而改变了许多人。所谓“化缘有缘”,化缘实在是很美好的事情。

  我们若希望自己有福报、有功德,就要广结善缘。希望所有的有缘人,好好利用自己的善缘。因为缘非常宝贵,非得要我们自己珍惜,用禅心来珍惜我们的缘分。

96

雄辩获胜 合家证果

  一时,佛在王舍城。爱达下些拉地方有位莲藏国王,其国祥和安宁,国富民强,五谷丰登,果树成行,处处呈现出一派繁荣昌盛的景象。国王如理如法地治理国家,与王妃恩爱度日。

  久王妃怀孕,心中不由自主地产生一种奇特的念头:如果与人进行辩论,无论是谁自己定会获胜。国王得知后询问婆罗门相士:“我的王妃有喜后产生想与人辩论的念头,我请世上所有的雄辩家与王妃辩论是否有意义?”相士说:“既有意义也有必要。若是辩论,王妃一定会获胜;若不辩论,王妃很可能会残废或出现婴儿六根不具等违缘。”

  国王召集众多辩才无碍之士。王妃每次都以超凡的辩才大获全胜,九月后生下一个相貌端庄的女孩,宫中举行了隆重的诞生仪式,因她入胎后集聚众人与王妃辩论,故取名为集聚母。父王母后专门安排八位保姆照料、喂养公主,她如海中的莲花般迅速地成长,稍长便在宫中学习文字及其它学问,很快精通了世间的一切学问。聪慧的集聚母与世上许多善辩者进行辩论,从未败北。一日,国王问她:“你已长大成人到了婚嫁之年,你希望自己与什么样的人一起生活?”她非常坚定地说:“世上的美貌和财富我都不希求,唯有辩才胜我者,父王可以将女儿许配予他。”国王也很赞叹王女的志向,于是,通告全国将设辩论擂台选招驸马。此时印度南方的日悟辩论大师英俊潇洒、财富圆满、辩才高超。他一路风尘仆仆经过了大大小小的城市,终于来到了莲藏王的国家,国王热情地接待他,让他与王女辩论。集聚母为日悟大师的一表人才和潇洒谈吐所倾倒,辩论中心不在焉,无意取胜,结果败在日悟大师手下。莲藏国王对日悟大师也颇为满意,于是将女儿许配予他,按当地的习俗举行了规模盛大的婚礼。日悟大师也就成了莲藏王手下的重臣。

  婚后不久,集聚母生下一个相貌庄严的男孩,取名嘎达亚那。他在父母的精心照料下茁壮成长,年龄尚幼便精通了十八明,十六岁时已是辩才无碍。他恃才傲物认为整个南赡部洲也难以找到能与自己的辩才相匹敌之人,因此洋洋自得,不可一世。王宫附近的一位优婆塞好心劝他:“太子啊,不要太骄慢了。据说在印度中部有位悉达多太子,刚降生时婆罗门相师就预言:此太子若在家即成为金轮王(于人寿八万四千岁时出世,统治四洲),若出家则成就如来正等觉果位!后来悉达多太子舍弃王位出家苦行,现已证得无上正等菩提,相好庄严、功德圆满。相比之下你不及他的十万、百万、千百万分之一,你若见到他,内心的骄慢(Atimana)定会摧毁无余。”嘎达亚那太子听到佛陀名号时万分激动,汗毛竖立,泪水横溢,顿时生起无比信心,他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悦,立刻跑到父母前请求同意他于释迦佛座下出家,父母见他如此坚决,知道难以劝阻,即和蔼地说:“不要着急,我们把家中内外事情安排妥当后,一起去释迦佛前出家。”

  几天后,一切安排妥当,一家三人前往舍卫城。他们远见佛陀三十二相金身,当下生起无比的欢喜心,快步上前顶礼供养,祈求传法。佛陀观察他们的根机、界、意乐后传了相应之法,全家都证得预流果,后又请求出家,世尊为父子授比丘戒,众生主母为集聚母授比丘尼戒。他们听闻佛法后,各自精进修学,都获得了阿罗汉果位,现前黄金与牛粪等同、虚空和手掌无别的境界,博得诸天共赞。

  诸比丘请问世尊:“嘎达亚那以何因缘相貌庄严、财富圆满、具足辩才?以何因缘于世尊教法下全家出家,皆获证罗汉果位?”世尊告诸比丘:“贤劫人寿二万岁时,人天导师、如来、正等觉迦叶佛出世。时印度鹿野苑有一婆罗门子对迦叶佛深具信心,于父母前祈求出家。父母仅此一子,初不答应:‘你出家了父母怎么办?’最终拗不过儿子,只好同意。孩子在迦叶佛前出家,并将迦叶佛的指甲、毛发等供在塔中,也常在僧众前顶礼供养。他临终时发愿:以今生恭敬供养等的功德,愿我生生世世财富圆满,相貌庄严,十六岁时精通一切学问,具足所向无敌的辩才,我的父母也具雄辩才能,将来在释迦佛教法下出家,摧毁三界烦恼,证得罗汉果位。父母也随之发愿:愿我们来世作他的父母,具有雄辩才能,于释迦牟尼佛教法下出家证果。诸比丘,你们是怎么想的?迦叶佛时的那位比丘就是现在的嘎达亚那,当时的父母即是他现世的父母。众生的愿力不可思议,迦叶佛的威力等一切功德与我无二无别,他们在迦佛时所发的愿如今完全成熟。”

96

佛法无分别

 云门慧禅师弟子问:“承古有言:妄心无处即菩提,正当妄时还有菩提也无?”师曰:“来言已照。”曰:“不会。’’师曰:“妄心无处即菩提。”

  所谓妄心或真心,依佛法是没有分别的。由无明不觉便是妄心;若无明处明,不觉处觉,便是真心,因此禅师绝不会误导弟子在妄心外却又执著什么真心。这才是“不应灭色以明空,灭相以见性”,否则不能算是正觉。禅师说“来言已照”等于肯定话头主题,弟子仍然不懂,事实上,他在说“正当妄时”已是“狂”心了。“狂心歇即菩提”与“妄心无即菩提”一般,除妄(狂)在除妄(狂)相纷飞之病,非除其法,所以,话头关键不在菩提而在除妄,除了妄自然就是正觉也。这种话头特色是问处作答,弟子既已知道就不必问,再问亦是“妄心无处即菩提”,何况弟子问题中夹了一句“正当妄时”岂非狂也。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