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门故事 傲慢最终危害自己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9年05月24日 · 最后由 443028295 回复于 2019年05月24日 · 138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傲慢最终危害自己

  平日为人在懂得缩小自己,时时谦虚,以礼待人,则所行无碍。

  佛陀在时世,僧团中有一位比丘经常炫耀自己的贵族身分。

  这位比丘常说:「没有人能比得上我的出身。我的俗家富甲天下,无人能比。过去我吃的、穿的、用的,样样都有是珍贵、稀有的物品;就连佣人所使用的物品,也都是舶来品……」每次这位比丘托钵回来,看着钵中的粗食就会叹道:「唉!过去我吃的是山珍海味的珍馐,现在竟然吃这种粗食!」日子久了,渐渐引起其他比丘的议论。

  佛陀知道后,便对大家说明原由:「这位比丘在过去世很久很久以前就有这种习性。他曾经是一位织布工人,长得高大俊秀。当时有一位非常聪明伶俐、身怀多项技术的人,不但会制造弓箭,连射箭的技术也是一流的。每次比赛都大胜群雄,深获大家的好评。虽然他有一身的好技术想奉献给国家,却因身材矮小、外表不起眼,深怕国王看不起他。」

  因此,他想挑选一位身材高挑、外表看来能被重用的人,一起去觐见国王。结果,长得高大俊秀的织布工人被他挑上了。有多项技术的人把自己的想法告诉织布工人,并诚恳地说:「不如你放下织布的工作,我们一起去觐见国王;然后告诉国王你有一身的技术,而我则上你的随从。若国王能录用我们,那么往后的生活就不必忧虚了。」

  织布工人听了,觉得有这么好的机会,何乐而不为?立刻答应了。于是,两人依约前往皇宫,织布工人向国王毛遂自荐有一身的技术。国王很满意,给了一分优厚的待遇,两人从此过着非常富裕的生活。

  过了一段时间,国境内传出老虎为害人畜的事件,老虎经常在进出城门的要道附近出没,已经有很多人被老虎吃了。国王听到消息后,立刻将这项任务交给织布工人,要他为民除害;织布工人接到任务,非常担心自己的身分被识破,赶紧将这件事告诉他的随从。

  这位技术高超的人就告诉织布工人说:「不要怕,你必须用沉着的态度来应付。首先,在捉拿老虎之前,要记得向大家宣布捉拿的时间,到时候人人一定会各执弓箭前来相助。等大家聚集起来,你再到老虎出没的地方引它出来,然后赶紧躲进草从中里趴着。这时,大家看到老虎,心里一定很害怕,就会发射弓箭。等老虎射中后,你就拿着绳子索站出来说:『我原本打算要活捉这只老虎去见国王,到底是谁把老虎射死的?』听你这么说,一定没有人敢承认,最后你就把被射死的老虎送到国王面前;国王看到了一定会很欢喜,然后大大地赏赐你。」

  织布工人听了,就按照「随从」所教的方法去做。果然不出所料,老虎被射死了,国王赏赐了许多金银宝物给他。

  隔了一阵了,又发生野牛为害百姓的事。织布工人依样画葫芦,用上次的方法把野牛除掉了。因此,国王又给他很多的赏赐,而且更信任他了。

  自从织布工人除掉虎、牛之患后,又得到国王的器重,就变得非常贡高傲慢,渐渐对传授方法给他的「随从」愈来愈不尊重。他常说:「你别忘了,你是我的随从,是服侍我的人!」这位技术高超的人只好忍气吞声地过日子。

  又过了一段时间,邻居的国家突然联合起来,要攻打这个国家。国王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织布工人,因此就对他说:「你的箭法这么好,是不是让你打头阵去抵抗乱人?」织布工人听了国王的命令,心里忐忑不安,也忧喜参半,因为如果打输了,那既得利益就会丧失;如果打胜了,就可以更上一层楼,名利兼收。

  当邻国的大军临近边界时,织布工人因没有真实技术,心里非常担心害怕,他的「随从」看他如此,就紧跟在后。

  出发时,织布工人骑在大象背上,看起来还颇为威风,但当对方的大军到时,他却吓得大小便拉了一裤子、险些从大象背上跌下来。他的「随从」就用绳子将他绑在大象背上,并告诉他说:「当你得势之时,多么洋洋得意;现在大军在前,你却如此害怕,真可怜!赶快回去把身体洗一洗吧!这次的战役就交给我了。」

  于是织布工人撤退下来,换这位身材矮小的「随从」去应战。由于他武术高超又懂得应用战术,没多久就打败了敌军,赢得胜利。

  凯旋归来后,「随从」用自己真正的身分觐见国王。国王非常欢喜也觉得可惜,原来一位「高人」只因身材矮小,就让自卑感埋没了这么久,于是封他为大将军。而过去不可一世的织布工人,经过这次战役后,完全失去昔日贡高自大的形态。

  佛陀说完之后,对大众说道:「你们知道吗?过去那位织布工人就是现在这位比丘。他出身贱族,内心有自卑感,却又生起傲慢心;他常常炫耀自己的身分,其实,只是为了掩盖自己卑劣的心态。」

  不管学佛或是平日为人皆要缩小自己;待人处事要事事谦虚。如果贡高自大,在修行或人生的路上就会遇到许多障碍。

共收到 13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05月24日 12:39
96

  活佛欢喜结鬼缘

  金山活佛,他不单单欢喜结人缘,结一切众生缘,他还欢喜结鬼缘,布施饿鬼,他常常要他的弟子们捐钱,买些黄表纸印的‘往生钱’来烧给鬼,有一天,我笑问他:‘未必鬼道的众生当真还需要钱用吗?’活佛一股正经答道:‘这个东西并不能当钱用,鬼也不要用钱。’我又问:‘既不能当钱用,鬼又不要钱用,为甚么要烧这个东西呢?’活佛说:‘不过鬼道众生仗往生神咒力量,可以减轻他们的业报罪苦,得能超生就是。’我再问:‘有许许多多的人买纸钱、买金银锡箔,和冥国银行的假钞票烧给鬼,那有用吗?’活佛说:‘没有用,没有用,白烧!白烧!’我复又问:‘还有些人扎些纸房子烧给他的先亡,那有用没有用呢?’活佛笑了一下说:‘那不但没有用,反而令他的先人难过,是使他的先人永久住在地狱里不得超生。’我听了这话很惊奇!过后仔细一想,他的这种说话确有至理,我笑世上那些烧纸扎房子的人,想当孝子,反而变成逆子了,真是痴人!真是痴人!

  活佛烧‘往生钱’,都是他亲自动手,并且还摆出一个架式,先结跏趺坐,然后把‘往生钱’很细心的一张一张的烧,一烧就是好几个钟点,像西藏喇嘛烧‘护摩’一样,有时旁边的人看他这样烧法太麻烦,就帮著一把一把丢在火里,活佛就喊叫起来‘要不得,要不得,你看他们都动了嗔恨心,在骂你啊!说你太懒,图省气力,他们不得受用。’简直说的活灵活现,使人毛骨悚然。

  记得那年七月十五盂兰盆节,汪嘉棠老居士特地请了一位栖霞山的老和尚来家施放‘焰口’,我也随喜去观看,那一座焰口,整整唱念了四个钟头,看活佛在焰口台下也整整礼拜了四个钟点,事后,我问:‘活佛,你今天在焰口台下磕头那么久,是拜佛?还是拜人?’他说:‘不是拜佛,也不是拜人,是领著他们拜地藏菩萨。’我又问:‘我只见你一个人拜,并不见有别人,你领著谁拜呀?’他说:‘多的很呢!老的、小的、男的、女的、披发的、断腿的、瞎眼的、跛脚的、长舌的、断头的何止几百个,你看不见就是。’我听了很是驽奇!如果没有信心的话,一定当作是说鬼话了。

96

  和尚变金币

  很久很久以前,波罗奈国有个国王名叫梦誉。夜里睡觉时,他经常听到远处的坟墓里,有个声音在叫他:“喂!大王!喂!大王!”

  有一天夜里他刚刚睡着,就被这个声音吵醒;睡着了,又被吵醒。这样连着三次,梦誉王心里害怕极了。

  第二天,梦誉王召来大臣、算命占卦者,把情况告诉他们,请他们出主意。

  大家说:“坟墓里的声音,一定是什么妖怪发出来的,最好能找个胆大的人,晚上到那儿看看,到底是什么在作怪。”

  梦誉王问道:“谁的胆子够大,敢去呢?”

  大臣与算命先生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敢去。

  梦誉王看出他们都没有那个胆量,便发出布告:“谁有胆量在夜间到坟地过一夜的,赏给五百块金币。”

  有位青年人父母双亡,家中只剩他一个人,又十分贫穷,连一点财产也没有,靠给别人做苦力为生。他的胆子特别大,听到这个消息,便应募来到王宫。

  当夜,他身穿国王发给的铠甲,手拿大刀,来到坟地。

  到了半夜,果然听见一个声音在喊:“喂!大王!喂!

  大王!”

  青年大声喝道:“你是谁?干什么?”

  那声音回答:“我是埋藏在地下的财富。你真是个勇敢的小伙子!我经常在夜里喊梦誉王,他如果答应我,我就搬到他的钱库中去了。可是他胆子小、害怕,从来不敢吭声,不像你胆子大,和我有缘分。”停了一停,那个声音接着说:“我还有七个兄弟,明天我们都到你家去。”

  青年一听,十分高兴地问:“明天你们来的时候,我应该做些什么准备?怎么迎接你们呢?”

  那个声音说:“你把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撒上香花,用八个器皿分别装上葡萄、酥油、乳酪、甜浆等物;然后会有八个和尚到你家,你用棍子敲这些和尚的头,嘴里喊:‘入角!入角!’把他们一个个都赶到墙角就行了。”

  第二天一早,青年来到王宫复命。

  梦誉王问:“那到底是什么声音啊?”

  青年回说:“是妖怪。”领了五百金币就回家了。

  他用得来的金币置办了器皿、供物、鲜花,再请了个理发师给自己理头发。

  过了好一会儿,果然来了八个和尚。青年恭恭敬敬地把和尚们请到家中,把门关好,请和尚们坐下,端来饮食。等和尚吃完,青年拿出一根棍子,朝领头的老和尚们就是一棍,嘴里喊:“入角!入角!”老和尚跌跌撞撞地朝墙角一扑,不见了,变作一缸金币。青年把其他几个和尚,一个个打到墙角,得到了八缸金币。

  再说那位理发师给青年理发后,觉得很奇怪,心想:“这个青年向来没钱,今天有了一点钱,又买供品、又买香花、又理发、又请和尚的,到底想干什么呀?”他偷偷地趴在门缝上,想看看青年究竟要干什么。结果发现青年竟然把和尚都变成了金币,惊得目瞪口呆,再仔细一想,那青年是怎么布置房子、怎么理发、怎么请和尚吃饭、怎么打、怎么喊的,都记得一清二楚,就高兴地叫道:“嘿!这下我我发财了!”

  理发师像青年一样布置好房子,然后上街请了八个和尚,恭恭敬敬地请他们吃完饭,拿起棍子朝着领头的和尚就是一棍,嘴里高声喊:“入角!入角!”老和尚顿时血流满面,一头栽在墙角,大声喊叫起来,吓得拉了一裤子屎。理发师又一棒一个,把其他七个和尚也都打倒在地,和尚们个个号叫不已。

  其中一个和尚有点臂力,挣扎着爬起来,一把抱住正在行凶的理发师。

  其他几个和尚连滚带爬地,把门打开,冲到街上喊起来:“来人哪!杀人啦!”

  四面八方赶来很多人,把理发师抓住了。

  大家把理发师送到国王那儿,国王问他为什么要行凶杀人。理发师把自己是怎么看见青年把和尚打成金币的事,一五一十地讲了一遍。

  国王不相信,连忙来到青年家里,只见屋角果然放着八大缸金币。

  国王问青年:“你的这些金币是从哪里来的?”

  青年见隐瞒不住,只好一五一十地讲明事实真相。

  国王一听,非常后悔,说:“这些金币本来就是我的,来人,给我抬到王宫去!”

  士兵们走上前,正要抬起金币缸,忽然那些金币有的变成毒蛇,有的变成大火。

  国王吓坏了,连忙跑出房子。

  国王一离开房子,金币又恢复原状。国王明白这些财宝,已经不再属于他,只好垂头丧气地回去。

  从此,青年过着幸福的生活。

96

  最逍遥的人生

  人若学会与人无争、与事无争,才能过着逍遥又自在的人生!

  佛在世时,有一次波斯匿王出城巡游。他乘坐在高大的白象上,一群随从围绕其身旁。途中,波斯匿王从远处看到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过来;他深怕这位老迈的长者受到惊吓,即吩咐身边的随从: “停下来!停下来!”让老人能慢慢地走过来。

  这位老迈的长者远远看到国王时,也稍微停下。他望见随从的队伍也停下时,才放心地继续向前走。当长者走到这群人的面前,国王以慈祥、轻柔的声音呼唤他说:“老人家!看你白发苍苍,好像年纪不小了吧!”

  老人仰头看着国王,展露天真的笑容,并伸出四个手指头对国王说:“我才四岁。”

  国王很怀疑地说:“你四岁?”

  老人坚定地说: “对!我才四岁。因为,我在四年前所过的生活,是很糊涂、懵懂的人生,那不是真正的人生。后来很幸运地得闻佛法,所以我受佛陀的教育才四年。”

  “如今,我凡事都放得下,一心只想要施舍,在我有生之年尽力去付出。在这当中,体会到付出是多么欢喜、快乐的事;不与人计较是如此的自在!由此,了解到心无烦恼,才能身轻心安!”

  “这四年来,我过得很逍遥自在,这才是真正的人生。所以,我真正会做人的年龄才四岁。”波斯匿王听了欢喜地说:“老人家!人生确实要放得下、舍得付出,与人无争、与事无争,这才是最逍遥的人生。我很羡慕你!虽然你听闻佛法才四年,但你的人生已经很价值了。”

  要体会佛法真理,追随圣贤者行迹,必须先学会放得下。有些人常有自我的主见,以为谦让会使自己吃亏;或认为身旁事物都是恒常、坚固的,所以不愿让步。这些见解如同和一条绳子将自己绑住,真是苦不堪言啊!如果我们不将过去的凡夫心赶快放下,又如何能学圣贤行迹呢?

96

  又哭又笑的山羊

  佛在舍卫国祗園精舍时,比丘众问佛杀牲畜以祭供祖先有什么好处?佛以此因缘告诉众比丘们∶“杀牲畜以祭供祖先没有好处的。”然後佛陀就说了一个故事。

  「很久以前,波罗奈的梵施王(Brahmadatta)时,有一个婆罗门要杀一隻山羊祭祖,他对徒弟们说∶“把这隻羊带到河里洗一个澡,刷好它的羊毛,在颈项上挂一个花圈,给它吃一点谷料,然后牽它回來。”他的徒弟们就照着去办事。

  当他们在刷羊毛时,山羊先开始笑了一阵,然后接着哭起來。他的徒弟们很是驚奇,就问山羊是什么缘故,它对他们说∶“等回去见到你师父后,重覆你的问题就行了。“他们就趕快把山羊带回來见师父,並告诉他河边的事。

  婆罗门於是亲自问山羊为何它先笑後哭,山羊说:“很久以前,我也像你一样是一个波罗门,教授吠陀(Veda,婆罗门教的圣经),我也像你现在一样杀一隻山羊來祭祖,因为造了这个杀业,我沦落在畜生道500世,被人砍断我的头已经499次,我先开始笑是因为我知道这是我在畜生道的最后一生,从今天以后我将不再受断头之苦。但是后來我哭是你为了祭祖而杀了我,你将沦落在畜生道而被断头500次,因为可怜你,所以我才哭了。”

  婆罗门听了,对山羊说∶“很好!我已决定不再杀你了。” 山羊对他说:“不论你是否杀我,我今日难逃一死。” 婆罗门说∶“放心,我会派人看顧你的。” 山羊说:“你不明白业力的,你的保护是很微弱的,而我的恶业是很强大的。”

  婆罗门於是吩咐他的徒弟们把山羊放到草地上去,並交代不要讓人伤害它,他的徒弟们就照着吩咐去做了。

  山羊在草地上吃草时,伸长着颈项去吃长在一个大石头后的草,突然天空出现一道闪电,闪电击中大石,把它劈为几塊,一塊锋利的石片飞向山羊,正好把羊头切断,这时一群村民聚在羊屍处,对这奇怪的事议论纷纷。

  一个树神见到买羊,洗羊,与羊谈话,放羊,闪电,石劈羊头的整个过程,现身來劝告村民说∶“你们千萬不要去杀生啊!当你们知道了杀生的果报以后,你们才会停止杀生。”村民很懼怕,从此停止杀牲畜祭祖。树神还劝他们守持五戒和多行善事。很多代之後,人们还是持戒行善,他们死后,很多生到天界去,树神也转世到更高的天界去。

  佛陀结束他的故事,对比丘众说∶当时的树神就是我的前生。」

96

  凡事都让一步

  佛经中有这么一则故事──有两个商队准备出门经商,但因人数众多,为了避免秩序混乱,两队的领队就商议分梯出发。其中一位很有智慧的领队说:“既然要分梯出发,我让你先选择。”另一位领队心想:如果先出发,运送货物的牛只便可以先吃到一路上的青草。而且到达目的地后,就可以先做生意,便决定选择先走。

  第二队的人感到很不满,觉得好处都被第一队的人占尽了。那位有智慧的领队却对同伴们说:“没错!先出发的队伍,可以让牛只先吃到青草。不过,草被吃过之后,还会长出鲜嫩的新草;我们慢一点再出发,牛只正好可以吃到鲜嫩的新草。其次,市场有了他们的投石问路,我们再去会比较安全。”

  传说在沙漠地区,有很多专门吃人肉、喝人血的夜叉恶鬼。当第一批商队来到时,夜叉的首领立即叫夜叉众各拿一朵青翠的莲花,然后将身体淋湿,化身人形前去引诱商队走入缺水缺粮的地方。

  当那些夜叉出现时,第一批商队的领队看他们手上拿著莲花,身上又湿湿的,就问他们从何处来?夜叉回说是由南边而来。领队再问:“请问南边是不是有水?”夜叉回答:“那儿不只有清澈的泉水,还时常下雨呢!”

  那位领队听了很高兴,就告诉队员们说:“距离此地不远处,时常下雨又有流泉,我们何必如此辛苦地载水同行呢?各位可以把水倒掉,这样行走比较轻松。”大家听了他的话后,纷纷将水倒掉,然后轻松地往南走去。

  可是当他们到了那里之后,发现仍是一片寸草不生的空旷沙漠。由于当时天色已暗、大家又疲惫不堪,只好决定在此过夜。几天之后,他们因为缺水缺粮而体力不支,无法再继续前行。那些夜叉便趁机吃他们的肉、喝他们的血,留下一片白骨。

  过了几天,第二批商队也来到这个地方。在尚未来到夜叉的地盘之前,这位有智慧的领队就告诉队员:不论遇到什么样的境界,心念都不可以动摇。即使前面有流泉或雨水,所带的水都要守好、不可以浪费。到了晚上,为了让队员能够好好地休息,他还亲自在周围巡逻。

  后来,他们同样遇到一群手上拿著莲花、身上湿淋淋的人前来引诱。但是他们毫不理会,继续向前走去。当他们来到第一批商队遇难的地方时,发现人畜都已经成为枯骨,不过牛车上的货物都安然无恙。于是,他们将车上的货取下,继续朝目的地前进。

  这个故事寓意很深,教我们修行或处事,切不可半途起心动念,也不要投机取巧,那是很危险的行径。而且,“待人要退一步,爱人要宽一寸。”若能够时时宽心待人,凡事都能让一步,在人生道上就可以过得很快乐、自在!

96

  抢功德的树神

  佛陀的两大弟子,舍利弗尊者,人称智慧第一;目犍连尊者则是神通第一。舍利弗与目犍连两人的感情很好,他们两个出家没多久,就证得阿罗汉,阿罗汉可以入定进入阿罗汉的禅定法乐中。

  有一天,舍利弗与目犍连两人相邀暂时离开僧团,独自去山里修禅定。

  当时他们两人都进入甚深的禅定里,当第七天时,目犍连出定了,就去看舍利弗,结果,他看到舍利弗抱着肚子坐在那里。

  当时,目犍连看着舍利弗在疼痛就说:「舍利弗啊!你在未出家前,你若是肚子痛的时候,你的母亲是怎么医治你的?」

  舍利弗说:「在还未出家之前,我母亲若是看我这么疼痛,她都会用蜂蜜加牛奶以及一种酥一起煮成粥给我喝,喝下去肚子渐渐就不痛了。」

  目犍连听了就说:「好吧!舍利弗,明天出去托钵时,我向施主请求看看是否有这种东西。」

  当他们两位尊者在讲话的时候,外面一棵大树的树神听到了,这个树神,当舍利弗和目犍连两位尊者在入定乃至出定期间,树神都在一旁做护法,因为,树神知道谁若是能供养到刚出定的大阿罗汉,是功德无量的,现世就超度、现世就得大福报,所以树神听到舍利弗这么说,他想要来抢这个功德。

  于是,到了晚上,树神就利用他的鬼道神通去附身在村长的儿子身上,使得村长的儿子忽然变成乩童。

  村长看到他的儿子忽然间变成这样,眼神怪异,又跳又叫的讲了一些奇怪的话,这时树神就附在他的身上讲话:

  「村长,你赶快请你太太煮粥,用蜜和牛奶再加一种酥把它煮好,明天早上,如果目犍连尊者来到你家,经过这个地方,你赶快供养他,而且要煮两大碗,一碗供养目犍连,另一碗请目犍连尊者带回去供养舍利弗。如果你按照我的吩附,我就离开你的儿子的身体,还会保佑他。」

  村长一听,随即说:「好!!我一定准备。」村长马上叫他太太立刻准备。

  到了隔天早上,村长老早就站在村口等待,远远看到目犍连,就立刻跪了下去:「尊者!我煮了粥要供养尊者。」

  目犍连接过来一看,正是舍利弗要的牛奶和蜜的酥粥,马上就想赶回去拿给舍利弗。

  结果,村长却拉住他说:「尊者!请您等一下,您一定要先喝完,喝完后,我用另外准备一份让您带回去。」

  那时,目犍连虽然心里觉得奇怪,昨天才说希望托钵时能讨些牛奶和蜜的粥,今天就马上碰到,而且又是这么的凑巧,只觉得不可思议。

  但目犍连也没有多想,就把那碗粥喝了下去。喝完以后,村长果真又供养了一碗,目犍连就用神通飞回去找舍利弗。

  那时,舍利弗还抱着肚子坐着,目犍连赶紧把托钵得来的牛奶粥端给舍利弗,并且告诉舍利弗:

  「真是不可思议啊!昨天才说希望今天托钵时能讨些牛奶粥回来好消除你的疼痛,结果今天一早就有人供养这碗粥了。」

  舍利弗不愧是智慧第一,他看着这碗粥时也觉得不可思议!为什么昨天才说的事,今天马上就有人供养呢?

  舍利弗冷静地思考,并用阿罗汉的神通入定观察这碗粥是怎么来的?入定一观,知道了整个来龙去脉。

  原来,是他们昨天出定时所说的话被树神听到了,而且树神用了不正当的手段附身在村长儿子身上,因此今天目犍连才能得到这碗粥。

  那时,舍利弗就把那碗粥端给目犍连,并且告诉目犍连:「这碗粥不可以吃!这是邪求得来的,我宁可肚子痛,痛得肝肠寸断,也不要破坏佛陀所制定的活命戒,这种邪求而来的食物我不能吃。」

  目犍连听舍利弗这么一说,也觉得惭愧,就起身把那碗粥拿去倒掉,当目犍连把那碗粥倒掉的同时,舍利弗的肚子痛就停止了。

  从那时起到舍利弗舍报的四十五年期间,舍利弗不曾再发生肚子疼痛的事。

96

  裸人国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有两兄弟各自办了些货物,出门去做买卖,走着走着,来到一个国家。这个国家的人都不穿衣服,称作“裸人国”。

  弟弟说:“这儿的风俗习惯与我们完全不同,要想在这儿做好买卖,可实在不容易啊!不过俗话说:‘入乡随俗。’只要我们小心谨慎、讲话谦虚,照着他们的风俗习惯办事,想必不会有什么问题。”

  哥哥却说:“无论到什么地方,礼义不可不讲,德行不可不求。难道我们也光着身子与他们往来吗?这太伤风败俗了。”

  弟弟说:“古代不少贤人,虽然形体上有所变化,但行为却十分正直。所谓‘陨身不陨行’,这也是戒律所允许的。”

  哥哥说:“这样吧!你先去看看情形如何,然后派人告诉我。”

  弟弟答应道:“是!”于是先进入裸人国。

  过了十来天,弟弟派人告诉哥哥:“一定得按当地的风俗习惯,才能办得成事。”

  哥哥生气地叫道:“不做人,而要照着畜生的样子行事,这难道是君子应该做的吗?我绝不能像弟弟这样做。”

  裸人国的风俗,每月初一、十五的晚上,大家用麻油擦头,用白土在身上画上各种图案,戴上各种装饰品,敲击着石头,男男女女手拉着手,唱歌跳舞。

  弟弟也学着他们的样子,与他们一起欢歌漫舞。

  裸人国的人们,无论是国王,还是普通百姓,都十分喜欢弟弟,关系非常融洽。

  国王买下弟弟带去的全部货物,并付给他十倍的价钱。

  哥哥也来了,他满口仁义道德,指责裸人国的人这也不对,那也不好,引起国王及人民的愤怒,大家把他抓住,狠狠地揍了一顿,全部财物也都被抢走。全亏了弟弟说情,才把他放开。

  兄弟两人准备动身回国,裸人国的人,都热情地跑来为弟弟送行,对哥哥却是骂不绝口。

  哥哥气坏了,却也无可奈何。

  据《六度集经》卷五《之裸国经》改编。参见《大正藏》第三卷第29页。

96

  谤骂世尊的婆罗门

  佛陀在舍卫国弘法时,一天,佛在只园精舍外空地经行,婆罗门突逻阇心怀嗔恚,来到佛所,对着佛破口辱骂,并说种种毁谤之语,佛陀停下脚步,沉默地看着这位婆罗门。突逻阇见佛不发一言,得意地说:‘你无话可说,代表你输了!’佛回答:‘如果你除去胜负心,才能远离烦恼,达到寂灭安乐的境界。’

  突逻阇听了佛陀的开示,身心的热恼顿时息灭,惭愧地说道:‘世尊,我实在没有智慧,毁谤圣者,犯了严重的过失,现在我知道错了,希望您能接受我的忏悔。’佛说:‘你今日辱骂又毁谤佛,将来必定要承受苦果,实在愚痴!但你现在已经知错,我接受你的忏悔,希望你能勤行善法,无有退转。’突逻阇听到佛慈悲祝愿,至诚顶礼后才离开。

  典故摘自:《别译杂阿含经·卷四》

96

  佛陀与风尘女子的因果

  佛陀在世时也曾遇到许多困难,其中有一件事让佛陀永远难忘,那就是;孙陀利毁谤佛陀的事件。

  孙陀利是一位生活在风月场所的女人,她听说有许多人都跟随佛陀出家,这些人当中甚至有她以前所爱、所依靠的人。因此,她对于佛陀领导僧众修行非常不满:又因为宗教是相对的,佛教兴盛即是异教衰微之时,所以,有些外道教徒也一直想尽办法要灭掉僧团。在此种清况下,外道教徒就想利用她的美色去诱惑僧团中的比丘。

  每位比丘都是严持戒律的人,在佛陀悲智双运的教育下,没有人逾越规矩。虽然孙陀利用尽妖艳的姿态,却无法动摇这些出家人的心。后来,她想到一种非常恶毒的办法——伪装自己怀孕,而且到处去哭诉,告诉别人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佛陀僧团中的比丘对她侮辱所造成的。她散布谣言,欲让世人误以为僧团是多么的不清净。谣言一直传至城市,甚至传入皇宫,最后连国王也知道了,此事已非同小可。

  过了一段时间,这群外教徒怕孙陀利无法再伪装下去,他们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将孙陀利杀死。然后又传出谣言说——僧团的人因怀恨而杀死孙陀利!事情演变得更为严重,国王立即下令彻查严办此事,后来终于真相大白,还给僧团清白。

  此事水落石出之后,所有传布谣言的人都非常忏悔,因为他们只是听到谣言,即口耳相传,误会佛陀及他的僧团,连国王也不例外。所以,国王及民众都来到佛陀的面前,向佛陀求忏悔。

  佛陀说:“不怪你们,只怪自己曾造如是因,才会得如是果。”

  大家就问佛陀:“这与佛陀有何因缘呢?”

  佛陀就说出他与孙陀利的前世因缘:“久远劫以前,在一城市里,有一位风月场所中的女人与一位做小生意的商人相识,他们相约至荒郊野外散步。当时在田野中,有一位辟支佛自建茅棚在那里修行,那天辟支佛正好有事进城去,他们俩人自行进入茅棚,后来这对男女因言语有些冲突,商人就狠狠地一刀将女人杀死,又将她的尸体埋在茅棚附近。”后来有人谣传——辟支佛见色起念,侮辱了那女人,再将她杀死。国王听到消息即传令将辟支佛抓起来,甚至处以死刑。商人听到这个消息,非常忏悔,内心一直很不安,后来他良心发现,决定自己做事自己承担,所以他自首了。国王见到凶手,才将辟支佛释放,商人也就接受制裁而被处死。

  佛陀又说:“当时那位女人就是现在的孙陀利,而商人就是过去的我,这是过去无数劫以前,我在凡夫地时所造的杀因恶业,使我生生世世都与孙陀利相遇,凡是我有成就之时就是她毁谤我的时刻。这是——如是因、如是果、如是报。”

96

  会生出黄金的双手

  舍卫城中有一家缙绅望族,某一年他们家产下一个婴儿,长得非常可爱,特别的是,他一出生手掌中就各握著一枚金币。

  他的父母看了,认为是吉祥的征兆,非常高兴的把那两枚金币拿起来,没想到他们一拿走金币,婴儿手中又有金币变出来,父母再拿走金币,结果又出现两枚金币,就这样一直生生不息,所以他们将小孩取名叫金财。

  后来金财长大了,向父母请求出家,父母因为他的决心很坚定,于是允许他的请求。

  金财来到祇园精舍,这时佛陀正对著一千两百名弟子解说佛法。他到佛陀面前顶礼参拜,请求成为佛的弟子。佛陀许可了,金财立刻就受戒,依照顺序向每个前辈及众位师兄行礼。

  金财行体的时候,两手按在地上,手按过的地方立刻出现两枚金币。就这样照顺序一一行礼完毕之后,他所行礼过的地方都有金币,一时间成双成对的金币就布满在僧侣大众面前。

  行完礼后,金财返到最后一位,恭敬的听讲佛法,听完后退回静室,精勤修习,很快便证得阿罗汉果。

  阿难合掌问佛陀:“这位金财师弟因为什么样的因缘,让他自出生以来便手握金钱,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请世尊开示。”

  佛陀告诉阿难:“久远劫前,有一位佛出现在人世间,名叫毗婆尸,他用佛法教化人民,被他度化而得解脱的众生多得无法计算。”

  有一天,佛与许多僧人行走在国境中,准备度化有缘的人。当时许多富贵人家都设置干净的斋食,准备供养毗婆尸佛以及其他僧侣。

  有个贫苦的乡下人,他没有什么财产,平常靠著贩售到野外捡来的柴薪养活自己。这天他卖完柴后,赚得两文钱,正要回去时看到毗婆尸佛与众位僧人经过,心中高兴又敬佩,就将身上仅有的两文钱布施给佛及僧侣,而毗婆尸佛郑重的接受了这两文钱。’

  佛陀说:“那个乡下人因为用这两文钱布施给佛与僧人的缘故,所以在往后的每一世里,手掌中都握著金钱,没有一天缺乏过。当时那位贫困的乡下人就是今天的金财比丘,他前几世虽然没有修得道业,却已经领受无量的福报,一直到今天听闻佛典正法,稍微一修持,就证得阿罗汉果。所以一切众生都应该勤奋的修持佛法、布施功德,广泛种下善良的因缘啊!”

96

  佛陀三笑释缘

  一天,佛陀带着弟子经过市集时,看见一位卖鱼的老人,一边斗量卖鱼,一边哀叹地说:“老天爷!到底我犯了什么错,你让我的儿子这么早死?如果他还活着,可以帮我卖鱼,我哪会这样操劳、辛苦啊!”佛陀慈悲的看着老人,而后轻轻一笑。瞬时,佛陀的齿畔产生五色金光,照亮了老人和整个市集。一会儿,一头满身臭秽的大猪,身体滴着屎尿,摇摇摆摆的晃过市集,众人此时皆掩住鼻口。佛陀看见此景,似有所感的再度露出怜悯地微笑。

  阿难在一旁看到佛陀的行止,感觉不同以往,即恭敬地向佛请示:“慈悲的世尊!刚刚您看到老人哀叹而怜悯一笑,现在看到摇摆行走的大猪,也露出相同的微笑,难道其中有何特别的原因吗?请世尊慈悲开示,以解答大众共同的疑惑。”佛陀于是告诉大众,之所以会笑有三个原因:

  第一,是感慨这位老人的愚痴。想想他在溪边捕鱼时,让无可计数的生命,在他的渔网下惨遭杀害,也让这些鱼虾,家庭破碎、骨肉相离。但是,他不曾因为鱼虾的苦,而生起丝毫的恻隐之心。如今自己的儿子因祸而死,却怨天咒地,感叹命运对自己的不公平。因为这样的因缘而笑!

  第二,过去曾经风光不可一世,能呼风唤雨,来去自如,志得意满的天帝,今日却只能在鱼贩的斗中无助地苟延残喘,连性命都自顾不暇。这个前世的天人,因为专修空想观,修成了空定,却执着这个想出来的空,无法归于本心。虽然得寿八十亿四千万劫之久,然而,却不能让自己的罪业消弭,在福寿用尽时,定力也跟着消失,仍要受轮回果报之苦!

  阿难不解地问道:“像帝释天一样尊贵的飞行皇帝,他所修的福德如此多广,为何仍不能免于业报呢?”一旁的鱼此时张着空洞的双眼,似有所感。

  佛陀答道:“祸福其实只是暂时的假相,并不能长久!如果因为今生的富贵而志得意满,不知继续培福修慧,反而逆行暴施,很快地,福报享尽,就会为自己招来无数的灾难和罪报。这因缘果报,如影随形,如响应声,不会因贵贱而有所区别!”

  第三个原因,是忆起过去在行菩萨道时,曾有一世我生为一位三宝弟子。每逢六斋日,便会到佛寺听经闻法,精进行道从来不敢懈怠。因为崇信三宝,平日奉行佛法,行善不倦,又坚守五戒——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饮酒,因而感得在佛世出生,蒙佛说法而出家修行,从此生生世世奉持不懈,因此德行、福慧日渐增广,而成就无上的佛果,为世所尊。

  那时,隔壁的邻人,从不相信恶有恶报、善有善报的道理,因此不学无术,四处为恶。还供奉鬼神,施放蛊魅来残害他人。平日一有空闲,就是吃喝嫖赌、饮酒作乐。

  自此之后的轮回中,我所生之处,都是清净的处所,能够听闻佛法而精进修行,圆满佛果。而过去的这位邻人,则因为留恋女色,荒淫无度,又不知孝顺父母,因此直至今生依旧在三恶道中轮回,未能出离,而堕为这只粪秽的大猪!

  摘自:《六度集经.卷六——佛以三事笑经》

96

  看准方向做事

  从前有一个人,从魏国到楚国去。他带上很多的盘缠,雇了上好的车,驾上骏马,请了驾车技术精湛的车夫,就上路了。楚国在魏国的南面,可这个人不问青红皂白让驾车人赶着马车一直向北走去。

  路上有人问他的车是要往哪儿去,他大声回答说:“去楚国!”路人告诉他说:“到楚国去应往南方走,你这是在往北走,方向不对。”那人满不在乎地说:“没关系,我的马快着呢!”路人替他着急,拉住他的马,阻止他说:“方向错了,你的马再快,也到不了楚国呀!”那人依然毫不醒悟地说:“不打紧,我带的路费多着呢!”路人极力劝阻他说:“虽说你路费多,可是你走的不是那个方向,你路费多也只能白花呀!”那个一心只想着要到楚国去的人有些不耐烦地说:“这有什么难的,我的车夫赶车的本领高着呢!”路人无奈,只好松开了拉住车把子的手,眼睁睁看着那个盲目上路的魏人走了。

  那个魏国人,不听别人的指点劝告,仗着自己的马快、钱多、车夫好等优越条件,朝着相反方向一意孤行。那么,他条件越好,他就只会离要去的地方越远,因为他的大方向错了。

  寓言告诉我们,无论做什么事,都要首先看准方向,才能充分发挥自己的有利条件;如果方向错了,那么有利条件只会起到相反的作用。

96

  众多邪见的原因

  佛陀时代,迦尸国的磨叉止陀村内,有一位富绅居士,名叫质多罗,他为人好善乐施,经常供养出家僧众,经常有比丘住在他的林园。

  有一次,林园中来了许多长老比丘,质多罗居士赶忙过来邀请他们隔天一早接受他的饮食供养。

  隔天,比丘们来了,在饮食供养前,质多罗居士问长老比丘们说:

  「大德长老!为什么世人会有那么多的不同看法,例如,或说世间是常住不变的,或说是无常的;或说世界是有限的,或说是无限的;或说命与身是相同的;或说是不同的;或说死后还有可以来来去去的灵体,或说死后并不存在;……或说有真实的大我;或说有种种众生的真实小我;或说有主宰生存的寿命;或说有吉凶祸福的主宰,到底什么因素,造成这么纷乱的见解呢?」

  听了质多罗居士这么问,在座的最尊长的比丘,却不知如何回答,即使经居士一连三次的追问,也都还是无言以对。其它长老比丘,也一样沉默,无人回答。

  这时,他们之中有一位最资浅的年轻比丘,名叫梨犀达多,他在征得最尊长比丘的同意后,起来回答质多罗居士的问题。他说:

  「居士!只要有身见的存在,就有这些种种的邪见,如果没有身见的存在,就不会有这些邪见了。」

  「但是,大德!那什么是身见呢?」质多罗居士继续追问。

  「居士!一般人未曾遇到贤圣之人,不曾听闻正法、修学正法,总错以为『色』就是主体『我』,或错以为『色』不是我而是我所拥有的,或错以为『色』在我中,或错以为我在『色』中。或错以为『受』就是我……。或错以为『想』就是我……。或错以为『行』就是我……。或错以为『识』就是我……。居士!这就是身见。」

  「大德!怎样才能没有身见呢?」

  「居士!有修有证的圣者弟子,他们已经跟随着圣者听闻正法、修学正法,就不会以『色』就是我,不会以『色』是我所拥有的,不会认为『色』在我中,不会认为我在『色』中。也不会以『受』就是我……。不会以『想』就是我……。不会以『行』就是我……。不会以『识』就是我……。居士!没有身见的人就是这样。」

  质多罗居士很满意这样的答案,对这位年轻比丘的来历很好奇,就问:

  「大德!您从哪里来?」

  「居士!我从阿盘提国来。」

  「大德!过去我在阿盘提国有一位姓梨犀达多的朋友,我们很久不曾见面了,听说他已经出家了,您见过他吗?」

  「是的,居士!」

  「大德!那位梨犀达多大德,现在住在哪里呢?」

  此时,尊者梨犀达多沉默了,因为质多罗居士所说的梨犀达多大德,就是尊者梨犀达多。

  由于尊者梨犀达多的沉默,让质多罗居士怀疑,眼前的这位尊者梨犀达多比丘,是不是过去他所认识,后来出了家的梨犀达多,于是问道:

  「大德!难道您不是尊者梨犀达多吗?」

  「是的,我就是那位梨犀达多。」

  「大德!请您在这个林园住下来吧,让我负责供养您所需的衣服、饮食、坐卧用具、医药等四类必需品。」

  尊者梨犀达多同意了,质多罗居士很高兴,供养比丘们许多美食。

  食毕,在回林园的路上,那位最尊长比丘对尊者梨犀达多说:

  「太好了,梨犀达多学友!你能回答我所无法回答的问题,所以,下次再有类似的问题,就由你来回答。」

  后来,尊者梨犀达多因为有质多罗居士丰足的供养,反而出现了不精进的障碍,好久都不曾去见佛陀,听佛陀说法。

  按语:

  一、本则故事取材自《杂阿含第五七○经》、《相应部第四一相应第三经》。

  二、质多罗居士,依《四分律》、《十诵律》所说,是迦尸国的富有人家(《大正大藏经》第二二册第八九二页、第二三册第二二四页),但《五分律》说他住在离舍卫城不远的地方(《大正大藏经》第二二册第一六三页)。迦尸国为介于憍萨罗国与摩揭陀国等两大强权之间的小国,常为两国争战胜利者的附庸国,说质多罗居士住在距舍卫城不远的地方,恐怕还是指迦尸国吧!

  三、身见,为粗显我执的一类,一般人会以为五蕴中的的任何一蕴为(一)我(二)我所(三)我在其中(四)其在我中,四乘五总共二十种,为身见的内容,称为二十种身见。

  四、唐朝韩愈说:「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师说〉)闻道与证道,不一定与资历有绝对的关系,可以参考故事第一六〈无关年资的非时通达〉。

  五、故事结尾南、北传经典所载不同,《相应部第四一相应第三经》说尊者梨犀达多当天虽然同意质多罗居士住下来的请求,但隔天就不知去向了,菩提比丘英译本的批注解说为,尊者梨犀达多可能看到名闻利养的危险,所以赶快离开了。个人以为,在僧团中,尊者梨犀达多似乎不是经常犯错的比丘,看不出有特别理由会受到污蔑或错记,因而觉得《杂阿含第五七○经》的记载,应保有其原始负面教材的风貌,故而采用。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