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律论著 南师讲《瑜伽师地论》第四十讲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9年05月16日 · 80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复次三界有情所依之身当云何观。谓如毒热痈粗重所随故。即于此身乐受生时当云何观。谓如毒热痈暂遇冷触。即于此身苦受生时当云何观。谓如毒热痈为热灰所触。即于此身不苦不乐受生时当云何观。谓如毒热痈离冷热等触。自性毒热而本住故。薄伽梵说。当知乐受坏苦故苦。苦受苦苦故苦。不苦不乐受行苦故苦。又说有有爱味喜。有离爱味喜。有胜离爱味喜。如是等类如经广说。应知堕二界摄。又薄伽梵建立想受灭乐为乐中第一。此依住乐非谓受乐。又说有三种乐。谓离贪离嗔离痴。此三种乐唯无漏界中可得。是故此乐名为常乐。无漏界摄。

复次饮食受用者。谓三界将生已生有情寿命安住。此中当知触意思识三种食故。一切三界有情寿命安住。段食一种唯令欲界有情寿命安住。又于那落迦受生有情。有微细段食。谓腑藏中有微动风。由此因缘彼得久住。饿鬼傍生人中有粗段食。谓作分段而啖食之。复有微细食。谓住羯罗蓝等位有情及欲界诸天。由彼食已。所有段食流入一切身分支节。寻即消化无有便秽。

复次淫欲受用者。诸那落迦中所有有情皆无淫事。所以者何。由彼有情长时无间多受种种极猛利苦。由此因缘。彼诸有情若男于女不起女欲。若女于男不起男欲。何况展转二二交会。若鬼傍生人中所有依身。苦乐相杂故有淫欲。男女展转二二交会不净流出。欲界诸天虽行淫欲无此不净。然于根门有风气出烦恼便息。四大王众天。二二交会热恼方息。如四大王众天。三十三天亦尔。时分天。唯互相抱热恼便息。知足天。唯相执手热恼便息。乐化天。相顾而笑热恼便息。他化自在天。眼相顾视热恼便息。”(第五卷)

我们现在继续这一段,对于生命存在的这个身体的观念,基本上,开始学佛是怎么样看法。对了,正好讲到这一段,下个礼拜又正好接着开始《禅秘要法》。

“复次三界有情所依之身,当云何观?” 重点来了,现在我们用功最大的苦恼,就是身体障碍去不掉。你注意,不是只讲我们,不要把我们看得很了不起,三界里头的“有情”,有情就是众生,众生不只人,猪、牛、马,乃至于细菌都在内,乃至于植物也在内,植物有生,没有命,它没有灵性,没有思想,但是,你不能说它没有生。

所以说,杀生不杀生……你把一个花摘掉它一个叶子,一个菜,你把它少了一个叶子,它并不是舒服的,还是不舒服。所以,真到了不杀生,谈何容易啊!真到了不杀生,唯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如此享受可以,那是达到了真不杀生。

所以,我在西藏一看,他们小鱼不吃,一抓到小鱼赶快放生,专门吃大的。诶,他有理由啊,大的一个生命是牺牲了,赶快给它念经超度,使我们很多人得活;吃小的,我们一口吃了很多个生命,都在造业,所以,他宁可吃受大业报的……。一头牛,可以使很多人活着,小鱼,这么一口,一夹,几十条生命,所以,这个理由很难讲。我一看:对呀,你们这个想法很对呀,没有错。要吃菜,你觉得是不杀生,照样在杀生。所以,不伤命是对的,实在并没有伤它的命。可是,生与命两个东西……所以“三界有情所依之身,当云何观”?怎么看呢?

“谓如毒热痈,粗重所随故。即于此身,乐受生时,当云何观?谓如毒热痈,暂遇冷触。” 他说,佛学基本上对于生命的这个身体怎么看法,那么,同道家庄子一样看,生命是个累赘,是个毒疮,是个毒瘤,是很难将就的,粗重所依故,一切粗重的业都由它而引发。那么他说,对于这个身体的存在,“乐受生时,当云何观”?有快感的时候,有快乐的时候怎么看它?“谓如毒热痈,暂遇冷触”,等于我们生病的脓疮,天天在发烧、难受,突然碰到一下清凉,偶然暂时舒服一下下而已,对享受是这样看。

“即于此身,苦受生时当云何观?” 受苦的时候怎么看呢?“谓如毒热痈,为热灰所触。”他说,等于发烧的那个毒疮,又碰到了烫的灰敷上去,苦上加苦,无比的苦。

那么,对于这个身体, “即于此身,不苦不乐受生时当云何观?谓如毒热痈,离冷热等触,自性毒热而本住故。” 他说,等于生了一个毒疮的人,离开了那个时候,总算高兴了,又不冷,又没有热,外界没有感触了,本身这个毒疮的热性、发烧还是在。

所以,照佛经这一段看来,就是一句话,我们大家活着,本来就是烧公、烧婆,都在发烧的,哈哈,都在发烧,这个毒疮在发烧。这一段不是我编的,他那么说,我不过换一个名字,大家听到那样很难受,故幽默一点。

“薄伽梵说”,就是佛说的, “当知乐受,坏苦故苦;苦受,苦苦故苦;不苦不乐受,行苦故苦。” 佛说的,反正是个苦,人生就是苦。他说,当你在享受的时候,享受都很短暂,快感是很短暂的,快感没有了,所以感觉到痛苦。至于苦来的时候,苦上加苦当然苦。不苦不乐的时候呢,你觉得是不苦不乐,行阴还在,生命的连续性会运动的,运转始终在,还是苦。

“又说有有爱味喜,有离爱味喜,有胜离爱味喜,如是等类,如经广说,应知堕二界摄。” “又说”,佛又说,世界上的生命,有了“有”,贪着“有”,现有的生命抓住了,对于现实很喜欢,想占有,占有了就很高兴,这是凡夫境界,凡夫个个想占有,凡夫里头就多了……

你看那个狗与猫,本来两个玩啊,两只狗很好,只有吃的时候,一把就抓住,“嚄”,占有之态就看出来了。你说我们比它高明吗?(同学:差不多。)呵,什么差不多?!一样!如果你碰到个爱人,旁边慈仁师要来抢的时候(众大笑),无比的仇恨!就想占有她,你就看出来了,什么差不多啊,你太客气了!人比那个畜生还不如,老实讲,人比畜生还不如。

这就是说,这属于什么呢?“爱味喜”,得到了、占有了就喜欢,所以,财产属于我的,儿女属于我的,一切属于我的,功名富贵属于我的,权位属于我的,那无比地喜欢。

所以,朱元璋当和尚化缘化不到,饿扁了的时候,苦的不得了。后来当了皇帝,在皇宫里跟太太拍着大腿:想不到我朱元璋也有这么一天!“爱味喜”,占有,占有四海,那个多高兴啊!

圣人境界“离爱味喜”,那就是圣人境界,离开了这些,此身都不要了,越放下一分,自己高兴一分,彻底放下就是最高兴的时候,“离爱味喜”。

“有胜离爱味喜”,更高了,不但是放下了,还证得道了,一切自然而离,不离而离,离而不离,就在世间中无所沾染,“胜离爱味喜”,“如是等类,如经广说”,“应知堕二界摄”,包括在两界里。

“又薄伽梵建立想受灭乐,为乐中第一,此依住乐,非谓受乐。” 佛说的,所以分析怎么叫“建立”,佛没有说法以前,没有这个学说成立;佛说了法,大家知道修了,成立了这个学说。所谓五蕴的色,我们身体存在,现在讲身体就是色法,不谈了,色法的中间就有苦、有乐了,苦乐哪里来的?因为有思想、有感受,就是知觉与感觉,知觉、感觉灭了就得道,道得了就灭,灭了“想受”,寂灭最乐,是为第一,“生灭灭已,寂灭最乐”。

那么,这个乐是怎么乐法呢?得了道的也同我们的快乐一样吗?那你就完全想错了。“此依住乐,非谓受乐”,所以,得了道的那个清净境界不是我们现在感觉的身体、心理享受现实的那一种乐,“住乐”,永远一道平等,清净自在,在这个乐境界不生不灭。

“又说有三种乐,谓离贪、离嗔、离痴,此三种乐,唯无漏界中可得,是故此乐名为常乐,无漏界摄。” 真正离开了贪嗔痴。所以,你们看了这一段,可以把它特别抄起来、贴起来,干什么用啊?有时候我骂你有贪嗔痴的时候,你说:“是嘛,我还没有得无漏果嘛。”我就没有话讲,不会骂你了,呵,你说佛说的,对呀。

要绝对离开贪嗔痴,“唯无漏界中可得”,得阿罗汉果,彻底离掉了,否则总有。“是故此乐名为常乐”,因此在理论上,离贪、嗔、痴、慢、疑得了道,叫做常乐。

所以,有些法师们研究佛学,看到了《楞严经》提到一个“常”字,就把它贬到外道里去,“真常唯心”。他不晓得这是一个名词,是理论性建立的“常”。所以,书都没有读通。我看到只好一叹!哎,你说叫我写篇文章批评吧,呵,我的傲慢是大傲慢,我说:他还值得我批评啊,批评都懒得批评,不值一谈了,自己书都没有读懂。所以,你们以后注意,不要搞错了。所以,这种“常乐”境界,这个“常乐”是理论性建立的名词。

“无漏界摄”。

“复次饮食受用者,谓三界将生已生有情,寿命安住,此中当知触、意思、识三种食故,一切三界有情,寿命安住。段食一种,唯令欲界有情寿命安住。” 现在讲饮食这方面,饮食、男女。

三界里头,饮食维持生命很重要,饮食有三种。饮食是可以使一切众生维持寿命,但是,饮食里头分触食、意思食、识食这三种。

触,我们吃饭是触食里头的段食、抟食,用手一块一块吃。我们饭吃到胃里头,喉咙以下——你们知道吗,这些常识你们都没有的啦。我们的味觉只到这里(师示喉咙),对不对?只到这里一节,对不对?这里下去的这一节还有没有味道?有,甜味还觉得到;再一下去到胃上,没有了。

所以你看,我们中国人吃药,草药一大堆熬起来,咸甜苦辣酸,管他妈的,一碗……我小的时候吃药,鼻子捏着的,草药熬的那个味道我就闻不来,吞就是了,很难过。

西药就进步了,你看看,西药为什么包糖衣,一进去这一节,舌头吸收甜味,触食,感触甜才舒服。所以,计算这个药甜的成分,到嘴里刚好咽下去这一段;真正那个药苦的时候,到胃里才发起作用,这叫科学,你不知道吧?所以,为什么用糖衣,这属于制药的进步。我们以前没有进步,苦的、辣的一起来呀。

所以,这个是触的道理,饮食就是触,接触。我们外面碰到东西是外触,五脏六腑内在的是内触,这是触食。

思食,我们现在新的名称就是精神食粮。像你们受了教育的,有读书的习惯,叫你一年不看书,受不了吧,很难过吧?当然,看书不一定是看正书,叫你看佛经,你思想也受不了,看黄色小说比这个轻松。你在看黄色小说、看其他的小说,是不是思食的一种,带着有触食的作用?那是什么法则呢?思食,意识的境界。

饮食分这几种,“触食”、“思食”、“识食”。

怎么叫识食?入了定的人八万四千劫不需要吃饭,识食,知道吗?

所以,我们气功练到了,也可以不吃饭,气功还属于触食。所以,我们吃的饮食是触食最粗的一种。所以,饮食分这几种。

一个人的精神,有时候……,譬如说,像我们老将军坐在后面,傅代表老人,老辈子打仗的时候,有许多人在战场上打日本人,我们看到很多朋友受了伤了,带兵的军官,要把这个被日本人拿去的阵地非把它打回来不可!一看,自己身上子弹打进来,马上就要倒下了,“不死!打进去死!”打进去占领了这个地方,“哈哈”,死掉了。他那一段活着,就是精神的生命撑着,硬撑住不死!这里拿布子包一包,流血的洞随便抓一点什么塞着就算了,反正精神已经……那才真到达了修道的忘身境界,拿这个精神来修道,没有不成功的。这个思食的重要,思想的这个精神……。

所以,为什么观想成就了的人,可以入定不吃饭、不饮食、不大小便?那个观想成功就是“思食”,思想这个“思”,你本身就在吃。入了定则是识食维持生命

所以,这些都要研究清楚哦,你们学佛,我经常骂你们不好好看佛经,佛学没有搞好,就在这里。一天到晚佛教刊物办了那么多,五阴、十八界、十二处、三十七道品,翻来覆去在那里算账,不讨厌嘛,这是真的。

这三种饮食使一切三界有情的“寿命安住”,存在。“段食”,看到吧,分段,我们一天吃三餐是段食,也叫做抟食,拿手抓来吃的。尤其印度人更是抟食,吃抓饭,拿手抓来吃。西方人拿刀叉,我们拿筷子,抟食。段食一种,只有欲界的众生吃的,我们欲界众生是分段的饮食。

但是,讲到段食也很可怜,越是毒蛇猛兽,它一辈子吃不到几餐好的。那个老虎、狮子真叫它吃饱啊,差不多要半条羊、半条猪,那个胃才吃饱一点,然后再舔舔舌头,睡觉了。吃饱了,它再不想吃人,饿虎才吃人,饿极了!许多动物的生命,这个分段的饮食没有吃饱过。

所以,动物变成畜生道,畜生道多半还在饿鬼中,可怜!

像我们一天吃三餐,然后还觉得不够,吃不够蛋糕凑,拿蛋糕来凑一凑,舒服得很!在欲界里头这个是享受。

所以,“段食一种,唯令欲界有情寿命安住”。

(同学:什么叫意食?)思食啊?意跟思两个连着的,“意”同思想的“思”连着的。

“又于那落迦受生有情,有微细段食,谓腑藏中有微动风,由此因缘,彼得久住。” 地狱里的众生吃不吃呢?还是吃,需要饮食。他本身那个生命腑藏里头有一种气在动。我们不看别的,看乌龟,它就吃气。譬如很多动物,蛇、蛤蟆、青蛙,冬眠的时候,几个月在土里不吃,还活着。那个时候,它变成地狱、饿鬼道的生命。那个生命,你说,它要不要吃饮食?要啊,它的身体内部有一股气流可以维持它,意识还是有的。

你看,我们饿了的时候怎么吃啊?也就懂了,我们饿了的时候,看到东西想吃的时候,(师示吞咽动作)已经吃了,嘴一动,一咽,这个气还是吃了,虽然不能像吃饭那么饱,不咽更容易死,咽一两下也容易饱一点。

我们当过兵,饿过饭的时候,知道肚子饿得要命,前面还没有走到,怎么办呢?只好嘴巴……(师示吞咽动作)“啊”,也饱一点,这就体会到了饿鬼的吃。

“饿鬼、傍生、人中,有粗段食,谓作分段而啖食之。” 就是吃别人的生命。

“复有微细食,谓住羯罗蓝等位有情及欲界诸天”,还有一种最细妙的饮食是什么?“羯罗蓝”是什么?胎儿位。胎儿也要吃啊,胎儿就靠脐带里头母亲消化来的营养给他在脐带里头输送过去,通过脐带输送,脐带跟母亲那个肠子连着的,胎儿是靠这个输送过来的营养,胎儿是靠这个吃。

“羯罗蓝等位有情”,不止一种,胎儿是一种“有情”;以及欲界里的天人,欲界里的天人比我们高了,四天王天,乃至弥勒菩萨现在在那里当天主的那个兜率天里头,他们吃不吃呢?也吃,那是微细的饮食,很微妙的,比我们的好吃多了。

“由彼食已,所有段食,流入一切身分支节,寻即消化,无有便秽。”所以,这个微细的饮食,就是我们工夫做到了会体会到。所以,真正工夫修到了,可以不吃饮食的时候,老实讲,是在吃这种微细的饮食,所谓天人之食。那么,这种也是段食,流到一切身体内部马上消化了,不会变成大便、小便了,欲界天的天食已经很高了。

至于维摩居士手一伸,到香积世界拿下来的那个饭,那不是你所想象的,那是识食的境界,识食所变化的神通饮食。那个只要吃了一口,你就长生不老。慢慢求吧,多修一修。这是讲人生的境界。

“复次淫欲受用者”,饮食以后,男女性的关系。

“诸那落迦中所有有情,皆无淫事,所以者何?由彼有情长时无间,多受种种极猛利苦,由此因缘,彼诸有情,若男于女不起女欲,若女于男不起男欲,何况展转二二交会。” 地狱里头没有淫欲,那真是不起分别了!不是得道不起分别,女的看到男的、男的看到女的,彼此都讨厌了---苦啊!只有苦!所以,女对于男不起女想,男对于女不起男想,“何况展转二二”,何况两个合在一起,不可能,地狱里头没有淫欲事。

这里头有个巧妙了,所以,淫欲是好是坏,欲界里头又是个问题。

“若鬼、傍生、人中,所有依身,苦乐相杂,故有淫欲,男女展转二二交会,不净流出。” 鬼道也有性欲,傍生即畜生、人都有性欲,“所有依身”,我们这个身体叫依身,这个身体是我们依报,我们的正报是我们的意识思想,就是知觉、感觉了。那么“苦乐相杂”,苦跟乐两个相杂,“故有淫欲”,所以有淫欲。“男女展转二二交会,不净流出”,这个“男女辗转”,两个人两性的关系在一起,这是欲界里的。

这个里头我还插一个笑话,好几个月前,有个同学从美国回来。吃中饭的时候——我们在下面吃饭时,都是乱七八糟,上至三十三天,下至下层地狱,没有什么话不谈的。那个同学报告说:“嗨,我听了个笑话,笑死了!人啊……”谈到人的重欲,我们吃饭时谈……这个人真是莫名其妙,猪牛狗马对于性的关系都是定时的,“哎,老师啊,有个典故,我才听的。阎王有一天判罪,然后规定啊……”他讲的很多,我忘掉了……老鼠的两性关系,一个礼拜一次,什么是一个月一次,马是多长时间一次?好像是二十天一次啊,好几样动物他都报出来,这是科学哦,科学研究过的。然后讲,这个马就吵了:“阎王,你不公平,老鼠跟我两个不能比呀,它那么小,它都一个礼拜一次,我们怎么……”其它的动物也在吵……。后来,人等不及了,就跑去问阎王说:“那我们呢?”阎王烦死了,说:“随便、随便!”所以,人就变成很随便了。(众笑)我说这样啊,我想这种故事大概是外国人编的,但是,编的也很有道理。

详细讲起,人比畜生还要随便,这随便的道理呢?那中间有大问题了,你不要简单看过去。所以,我叫你们研究,研究天人,佛法里要写书的资料太多了。

“欲界诸天,虽行淫欲,无此不净”,比我们高升的,包括天人,他们也有性的关系。但是,没有所谓漏丹、漏精的问题,可是有性的关系。

“然于根门有风气出,烦恼便息。” 但是,他们所谓气交,漏不漏?还是漏,气漏的。欲界众生漏精,天人境界,比我们高的欲界天人是漏气。

所以,你们做工夫有时候漏气,真的哦,你们漏气,当然,天人境界的漏气……。还有,你们有时候做梦梦到屙大便,那是最漏气的,那真是堂而皇之漏屁、漏气呀,哈。你们不要自己觉得没有漏,虽然不漏精,有时候经常在漏气,很严重。

所以,欲界天人的漏叫气交,欲界众生的交是精交。那么,能够把气交反转来的,那就又升华了。

“四大王众天,二二交会,热恼方息。” 再高一层的天,四天王境界有没有欲?有欲,他两个人只要一抱,两性一抱就行了,就成功了,那等于说是神交。

“如四大王众天,三十三天亦尔。时分天,唯互相抱,热恼便息。知足天,唯相执手,热恼便息。” 只要互相一抱,或者一拉手,已经达到目的了,境界越来越高。

“乐化天,相顾而笑,热恼便息。” 更不同,两个人看到,对望一下,笑一笑,就行了。

“他化自在天,眼相顾视,热恼便息。” ……

“又三洲人。摄受妻妾施设嫁娶。北拘卢洲无我所故无摄受故。一切有情无摄受妻妾亦无嫁娶。如三洲人。如是大力鬼及欲界诸天亦尔。唯除乐化天及他化自在天。又一切欲界天众无有处女胎藏。然四大王众天于父母肩上或于怀中。如五岁小儿欻然化出。三十三天如六岁。时分天如七岁。知足天如八岁。乐化天如九岁。他化自在天如十岁。

复次生建立者谓三种欲生。或有众生现住欲尘。由此现住欲尘故富贵自在。彼复云何。谓一切人及四大王众天乃至善知足天。是名第一欲生。或有众生变化欲尘。由此变化欲尘故富贵自在。彼复云何。谓乐化天。由彼诸天为自己故化为欲尘。非为他故。唯自变化诸欲尘故富贵自在。是名第二欲生。或有众生他化欲尘。由他所化诸欲尘故富贵自在。彼复云何谓他化自在天。由彼诸天为自因缘亦能变化为他因缘亦能变化。故于自化非为希奇用他所化欲尘为富贵自在。故说此天为他化自在。非彼诸天唯受用他所化欲尘。亦有受用自所化欲尘者。是名第三欲生。复有三种乐生。或有众生用离生喜乐灌洒其身。谓初静虑地诸天。是名第一乐生。或有众生由定生喜乐灌洒其身。谓第二静虑地诸天。是名第二乐生。或有众生以离喜乐灌洒其身。谓第三静虑地诸天。是名第三乐生。问何故建立三种欲生三种乐生耶。答由三种求故。一欲求。二有求。三梵行求。谓若诸沙门或婆罗门堕欲求者。一切皆为三种欲生。更无增过。若诸沙门或婆罗门堕有求者。多分求乐。由贪乐故。一切皆为三种乐生。由诸世间为不苦不乐寂静生处起追求者极为鲜少故。此以上不立为生。若诸沙门或婆罗门堕梵行求者。一切皆为求无漏界。或复有一堕邪梵行求者。为求不动空无边处识无边处无所有处非想非非想处。起邪分别。谓为解脱。当知此是有上梵行求。无上梵行求者。谓求无漏界。”(第五卷)

……就是说,性的问题有精交、气交、神交,一层一层的升华,果报不同,享乐就不同,就是升华的不同。这同你们做工夫有绝对的关系哦,你们注意啊!假设不懂佛法,这些佛法白读了,太可惜了,都是宝贝啊。

那么,讲人世间,我们这个世间,“又三洲人,摄受妻妾,施设嫁娶。”我们这个世界,东胜神州、南瞻部洲、西牛贺洲这些等等,有男女、有婚姻制度。

“北俱卢洲,无我所故,无摄受故,一切有情,无摄受妻妾,亦无嫁娶。” 只有北俱卢洲人没有什么占有性,这个丈夫属于我的、妻子属于我的,没有这个事无婚姻制度。

“如三洲人如是,大力鬼及欲界诸天亦尔”,也没有像人世间的婚姻制度,这个属于那个的,那个属于这个的;这个是某人太太,那个是某人丈夫,不是这样的。这里老师说错了,如三州人一样,大力鬼及欲界诸天也有婚姻“唯除乐化天及他化自在天。”化乐天以上,他化自在天,已经没有什么夫妇归属、占有的制度,没有了。一切有情,看到有情就……

“又一切欲界天众,无有处女胎藏。然四大王众天,于父母肩上,或于怀中,如五岁小儿,欻然化出。” 至于再进一层呢,生人的时候,没有在娘胎里头,“处女”不是说处女,“处”就是安处在女人的肚子里,叫“处女”,不要看错了。所以,玄奘法师翻译的文字,有时候该打两个手心,我可以当他的国文老师,有时候翻的不好。

无有“处”女人胎藏中的事情,这个生命不在女人胎上。四天王天生人是什么?在父母的肩膀上生,不从下部生。只有我们人同欲界畜生众生是从下面出来。四天王天生人,从这里裂开了就出来。不一定,女人也可以生,男人也可以生,看他两个同意了,男女俩:你生啊,我生?哈,两个讲好了,说从哪里生就哪里。

“如五岁小儿”,那么,四天王天婴儿一出来的时候,像我们人世间五岁以上孩子那么大,“欻然化出。”出来不是像我们胎儿慢慢爬啊,在产房里光听到妈妈在叫“哎呦啊!哎呦!”有些还在骂人呢。

你到产房一听,热闹得很,在骂人,骂这个丈夫:你这个短命鬼,都是你害我的,我再也不上你当了!然后,生了孩子满月了,两个人又蛮好,嘿,那时候骂得要命。哎呦,有些女人痛的时候,那个手把后面的铁床一拉,那个力气不晓得怎么来的,铁床都拉弯了!这些都要去看过,才能讲修行;看了以后,我告诉你,比看白骨观的味道还差,看到人啊,都没有意思了,怎么那么可怜!好可怜!好苦!觉得人好苦,产房里一看,哎呀,真痛苦!

那么,有一个心情,对于自己的母亲啊,无比地怀念,原来我是她那么受苦生出来的,很难过。就是这个世界。

在四天王天,并不像那么苦生,在父母怀中、肩膀上,先是一股烟一样一冒,一出来就是五岁那么大的一个婴儿,是“欻然化出”,已经接近到化身的阶段。

“三十三天如六岁,时分天如七岁,知足天如八岁,乐化天如九岁,他化自在天如十岁。” 三十三天的婴儿生出来,开始就等于我们现在“六岁”那么大,“时分天如七岁”,一层一层高,“知足天如八岁,化乐天如九岁”,他化自在天等于我们这里“十岁”小孩那么大。

那么,这里问题来了,上面不是讲过,身体越大受果报苦越大,那天人不是受苦大?是,但天人受乐也大,天人是乐中之苦,所以,还是受苦,始终离不开八苦,天人有天人的痛苦,对不对?

没有房子的人有痛苦,你要晓得,有了这些房子,痛苦比穷人还要痛苦啊,地捐、税捐、水电捐……,像我们这里五层楼,每一个月这一层楼的管理费就要三千几呀,我的妈妈、外婆啊!

你不要有房啊,你们在这里享受的都不知道啊,呵,没有我们在那里办事,你们有这里的享受啊?!所以,还在这里拱进来、拱出去的,你对我不痛快,我对你……笨死了!我们办事才痛苦呢。这两天公事又来了,十楼到十五楼交税要交五、六万,他说我们这里是营业的所在,所以我发了脾气,到税捐骂他:你们懂吗?我们怎么算是营业的?!公事收回去,不收回去告你!办事错了,呵,我们营业了什么?哎,可是,没有房子何必受这个罪呢,他就不来找你了。所以,由此你可以想到,天人境界的苦是一样的。

“复次生建立者,谓三种欲生,或有众生现住欲尘,由此现住欲尘故,富贵自在。” 他说,生命的存在有“三种欲”,欲生的生命存在,有些众生,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是住在“欲尘”中,欲界的“欲尘”等等。因为我们住在“欲尘”,有些人富贵自在,有钱有功名。 “彼复云何?谓一切人及四大王众天,乃至善知足天,是名第一欲生。” 从我们人类起,同比我们高的四天王天,就是我们中国人讲的神,什么**圣王,老七、老八的,(同学:七爷、八爷。)七爷、八爷的,走起路来这个样子的,呵,这些都还是天王天的部下,但是,比人已经不同了。“四天王众天,乃至善知足天”,就是“第一欲生”,第一层。

“或有众生变化欲尘,由此变化欲尘故,富贵自在,彼复云何?谓乐化天,由彼诸天,为自己故,化为欲尘,非为他故,唯自变化诸欲尘故,富贵自在,是名第二欲生。” 那么,我们这个人类同天王天的欲尘,是靠物理的现住在享受。高一层的,所谓乐变化天、他化自在天,哈,我们还不要说成佛,做到那个样子也不错,等于有神通,要黄金玩玩嘛,自己“哈”一口气,黄金就出来,就变化得出来,叫他化自在天。如果你没有结婚,自己带一个瓶子出门,一边要酒喝,叫一声瓶子:哎,酒来!酒就来了;然后说:叫一个女的或者男的,男士也好、女士也好,出来唱个歌吧,吹一口气就跳出来了,他化的。

中国《神仙传》上那个壶翁,壶翁的故事读过没有?他就做到了,壶翁是个神仙,他出门背一个葫芦,《淮南子》上面说的,葫芦里头……然后,到了休息时,要喝酒了,把葫芦打开,“出来。”叫他的太太出来了——所以你看,不要买飞机票,呵,就带走了。太太一出来以后,“做饭吧……”有酒喝,酒喝得醉醉的,神仙啊,你看,太太多舒服啊,就在那个葫芦里头装着,带走了。

酒喝醉了,睡觉了,太太一看到这个老头神仙睡觉了,太太怀里一摸,也摸出一个小葫芦,一个化妆盒,“出来。”里面是一个男的情人跳出来,“老头睡觉了,我们两个喝酒。”等一下,老头转一个身,“进去”,那个情人就进太太盒子里了。老头醒来看太太,你还在这儿,“进去”,就跳到葫芦里头了。(众笑)呵呵,这个叫壶翁,壶中别有天地。

你管他是神仙的故事也好,假托说人生也好,人生还不是那个样子,大家各有一套葫芦,你晓得怎么在卖呀,嘿嘿,就是这个。他化自在天,也就这样化。

“或有众生他化欲尘,由他所化诸欲尘故,富贵自在,彼复云何?谓他化自在天,由彼诸天为自因缘,亦能变化,为他因缘,亦能变化,故于自化非为希奇,用他所化欲尘,为富贵自在,故说此天为他化自在,非彼诸天唯受用他所化欲尘,亦有受用自所化欲尘者,是名第三欲生。” 你要知道,第一级的欲、第二级的欲、第三级的欲……

你们注意哦,我们打坐初禅境界到了,发乐发得好,一贪着乐你就走入欲界天去了。到了二禅那个乐感,气脉更发动,你就到了第二禅的欲界里。所以,气脉的发动、清净的快感,同你的心理的观念配合了一点,你就进入欲界了!所以,修行打坐修定做工夫是那么细的啊!你们现在,“哎呦,气脉流通了……”小心!看你流通到哪一界去了,你智慧不够,佛法不通,你就搞不清楚!那么容易呀?那么容易我还有得饭吃,还能够在这里吹啊,要搞清楚啊!

“复有三种乐生。” 快乐、快感的。

“或有众生,用离生喜乐,灌洒其身,谓初静虑地诸天,是名第一乐生。” 初禅得快感的时候。

“或有众生,由定生喜乐,灌洒其身”,你注意,都是“灌洒其身”,身上气脉自然通了,“谓第二静虑地诸天,是名第二乐生。”

“或有众生,以离喜乐,灌洒其身,谓第三静虑地诸天,是名第三乐生。”

讲到这里提问题了,“问:何故建立三种欲生?三种乐生耶?答:由三种求故。”因为我们第八阿赖耶识自然有要求,你修道为什么求成佛?求成佛就是大欲成也。“一欲求,二有求,三梵行求。”对不对?

“谓若诸沙门或婆罗门堕欲求者”,你要求得清净舒服的快感,“一切皆为三种欲生,更无增过。”你就堕在欲界中。充其量,你禅定修得好,道德高一点,是升天,变欲界的天人,更不能求上进,你自己画了一个界限,落在欲求中。

“若诸沙门或婆罗门堕有求者,多分求乐,由贪乐故,一切皆为三种乐生。由诸世间为不苦不乐寂静生处,起追求者,极为鲜少,故此以上,不立为生。”,所以,你在定中贪着乐感、快感,是比欲界的功德上升,果位还是天人中,不过呢,最高的是不苦不乐的比较好。这是欲求。

“若诸沙门或婆罗门堕梵行求者,一切皆为求无漏界”,怎么样叫做梵行求呢?一切只想求到无漏,一念不生的清净境界。

“或复有一堕邪梵行求者”,有些人修道,修道的人都属于梵行了,清净行为,结果堕在清净里头有的邪门,邪道里也有清净哦,所以,堕邪的梵行。

“为求不动,空无边处、识无边处、无所有处、非想非非想处,起邪分别,谓为解脱。” 在四禅八定里头,见地、见解的观念错了一点就是外道、邪道,所以,见地智慧最重要。出了一点的偏差就是邪魔外道,虽然你修的是佛法。

所以,《楞严经》上佛说,声闻、缘觉都还是外道,五十种阴魔,最后属于识阴的阴魔,见解上的、见地上的差别。你把《楞严经》拿出来查查,那不是魔了,叫做外道。

所以学佛之难啊,见解!所以中国文化的禅宗讲见地第一,“只贵子见正,不贵子行履”,你见地一对了,修行的路没有走不对的。所以,学其它的有为法的,修密法等各种有为法的修持是很危险的!但是你说:我什么都不修,修空,你已经更危险了,变成拨无因果的空,更严重。

“当知此是有上梵行求。无上梵行求者,谓求无漏界。” 真正得道的罗汉,叫做“无上梵行”。

那么,今天讲到这一段,还保留,以后还要研究。

然后,答复大家一个问题,由他们两位艺术家提出的问题。修白骨观,艺术的境界,看一切众生,世界上一切的众生都是美的,一修白骨观、不净观,看一切世界都是丑陋的,对不对?你们想想看,是不是这样?这两个怎么样去调和?你们将来出去作大居士、大法师的,这个观念对了没?错了,见地的问题。

白骨观、不净观……先答复你逻辑上一个总论,为什么修这个法才是求真的真善美。

因为这个欲界,我们这个世界的人身,本来是白骨不净的,我们所谓的美不是真正的美,这是欲界的人,我们这个世界上的人,自己的观感所谓的美。他告你,我们的生命有真美,超越于这个肉体,超越于这个物质的世界。那么,你怎么去求呢?他有个方法,第一步,先要把这个现有的身体,现有的物质世界打破了,才求出一个身体来,那个生命……所以,《禅秘要法》白骨观修到最后,是佛身来了,佛的报身、法身成就了,是光啊,光的生命,神光的生命,那才真叫做美。

所以,不是冲突的,它才是真正求艺术境界的真正至善、至美。知道了吧?所以,不但不冲突,而且是最高的成就。

至于修“安那般那”(出入息)入手,达到四禅八定,乃至灭尽定的境界,它最高的原则与白骨观、不净观几句完全相同,但修证的方法在内涵上却有不同的变化。如果是直接修空观或者修缘起观,每个修证入手的方法,表面上与白骨观、不净观似乎相同,但实际的内涵是有差别的。这是与声闻乘有关的要点,随便加以说明。

我可以当法师吧?(同学:老师本来就是法师。)哦,这样啊?你看,慈仁师又送我一顶高帽子。我这个话是给你们讲笑话。

你们要把见地弄清楚,不然一问到,你们就搞不清楚了。为什么你们答不出来?不在智慧上求,见地不清楚。白骨观本来如此。

所以你看《禅密要法》的白骨观,先由不净、白骨修,理由是为什么?等我讲的时候再告诉你,为什么非走这个路子不可呢?不然你修不成就,你欲界都超不出来。这个所谓如“毒痈”之身你就化不掉,就摆不开,你怎么得呀?所谓得初禅之喜乐,喜也得不到、乐也得不到。这个过了以后,你看,修到后面一步,完全变成佛光灌顶,变成佛境界,本身就变成佛。

你看,你们很多人看过《禅秘要法》,我一考你们《显密圆通成佛心要》,考了三次,你们几乎都没有一两个及格的,《禅密要法》不敢考你们,因为考你们都不及格,我的脸都发烧了。《禅密要法》的中间,要把这个法修成功,修到中间,叫我们观每一个身体跟气球一样,“练囊”,古代就是气球,中空的,里面都是光。然后观光明境界定,最后是佛的定,所以“禅密”、“要法”。

你们光是拿着第一两页的白骨啃了半天,所以我讲,你们专门吃排骨嘛,号称是吃素的,实际上是在啃白骨,也啃不下去。然后,读书死笨,像我年轻时候读书,没有像你们这样笨,前面几页看不懂,我就看后面,后面看不懂,看屁股后面,哦,有时候倒转来看前面,看懂了。你们啊,说你们笨,你们绝不承认,一个一个认为自己不笨。嘴里说,“老师啊,我本来笨……”你嘴里对我那么讲,你心里不服气,我知道的。

但是,我若讲你们聪明,我对自己还不愿意,我讲了谎话实在受不了,你们实在不是这样聪明的。你们读书……读不懂,在那里死盯着,你就不会活一点,先翻过去看看,把一本翻完了总可以吧。呵,可是你们不这样读书,所以,偷巧也不会。那么,老老实实一个字一个字慢慢啃嘛,又不干,一学就想会,所以痛苦。

《禅密要法》好好准备,这一次听完好好记录,好好弄。有个条件,记录不好,下次要求别的不讲了,我们的话讲好,别的东西还多哦,这一次记录得好才讲哦,你不要笑笑了事,“嘿嘿”。(起立!敬礼!)

共收到 0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05月16日 02:36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