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门故事 阿难的总持因缘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9年05月13日 · 最后由 443028295 回复于 2019年05月13日 · 31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阿难的总持因缘

  一天,佛陀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比丘们兴起这样的疑问:「贤者阿难过去生是修持何种德行,今世得以有如此殊胜果报,能将佛陀所宣说的微妙教法,全部忆持不忘,一字也不漏失?」於是眾比丘便前往佛陀的住所,请求世尊开示。慈悲的佛陀於是将阿难尊者过去生的因缘果报娓娓道来。

  无数劫前,有位比丘和一沙弥住在一起修行。师父爱徒心切,要求非常严格,除了须托钵外,每天还规定弟子精进用功,背诵经典。这位沙弥原本就很喜欢诵经,只是苦於饮食等资具不足,需要外出托钵。托钵若是顺利,便有充足的时间用功,若是不顺利,回寺时间晚了,便会耽误功课而见责於师父。

  一天,沙弥托钵时间结束得晚,想到今日又无法完成师父所规定的功课,回去必定会被师父呵责一番,於是心裡愈想愈愁苦,不禁落下泪来。这时恰逢一位长者经过,见到这位沙弥边走边哭,便上前关心询问。沙弥回答:「长者,您有所不知,我师父非常关心我的道业,所以规定我要每天诵经。如果诵经足数,师父便很欢喜,如果没有完成功课,便会加以责备。不过,因為我每天还要外出托钵,所以诵经时间的多寡,就端看托钵顺不顺利。今日我托钵结束得晚,想到回去无法完成功课,必定会惹师父生气,所以才忍不住难过掉泪。」

  长者听了之后,很恳切地告诉沙弥:「请您不要再难过了,以后就请您天天到我家来接受我的供养,我很欢喜能供养您饮食,让您能专心诵经用功。」从此以后,沙弥在长者的供养下,每天都能专心诵学,师父规定的功课再多,也都能如期完成。

  佛陀告诉大众:「故事中的那位比丘,即是定光佛,沙弥即是我,供养饮食的长者就是阿难。阿难由於过去生诚心护持修行人用功办道,修了大福报,所以今生才能听闻法音一字不失,获得如此殊胜的果报。」诸比丘听佛宣说阿难的总持因缘,都生大欢喜心,信受奉行。

共收到 13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05月13日 09:48
96

  观罪性空

  有一次,佛吩咐优波离:“你去维摩诘那里问病。”

  优波离说:“我不堪能。”

  为什么呢?优波离自述了一段因缘:曾经有两个比丘犯戒后,内心羞耻,不敢去问佛,就来优波离处求助说:“愿尊者能解脱我们的疑悔,拔除罪业。”

  优波离为他们如法地解说。这时,维摩诘大士过来说:“喂,优波离!你别增长他们俩的罪业了,应当直接除灭,不要扰乱他们的心。这是什么道理呢?因为罪性不在身内,不在身外,不在中间。像佛所说,心染污故,众生染污;心清净故,众生清净。心不在内,不在外,不在中间。与心一样,罪垢亦如此,诸法亦如此,不出于真如。优波离!如你以心相得解脱时,还有罪垢吗?”

  优波离答:“没有。”

  维摩诘说:“一切众生心相无垢亦如此。优波离!妄想是垢,无妄想是净;颠倒是垢,无颠倒是净;取我是垢,不取我是净;诸法都是虚妄而现的,如梦如阳焰,如水月、如镜像,是以妄想而生的。了达这个道理,叫奉持戒律,叫善解脱。”

  两个比丘听了开示,都感慨地说:“真是殊胜的智慧呀!优波离不能比的,持律上首也说不出这番妙理。”他们当时就解脱了疑悔之心,发起了无上菩提心。

  这就是观罪性本空,破除我见而灭罪的。《普贤观经》云:“一切业障海,皆从妄想生,若欲忏悔者,端坐念实相。众罪如霜露,慧日能消除。是故应至心,勤忏六根罪。”

96

  广修菩提因

  菩提心即是成佛的心。发菩提心,就是发无上正等正觉之心,也就是要发“上求佛道、下化众生”之心。

  唐朝有一位三昧姑,她的身世来历不详。

  大历年间,她居住在华严岭,往往在静室一坐就能坐上七天,方始出定,因为她有这种禅坐的功夫,因此有「三昧」的称号。

  据说她有相当的神通力,能够驱使鬼神,又能随时召唤禽兽为她穿林开道,以达四面八方。她走起路来就像风一样的轻盈快捷,又像是在腾云似的,令人望之有飘飘然的感觉。然而她常常早出晚归的,乞化一些财物,用来广济饥饿贫寒的民众。所以钦佩她礼敬她信仰她的人,越来越多,因为发菩提心她能大公无私、广结善缘!

  「这位三昧姑啊!来头可大着哪!」有人在议论着。

  「怎幺个来头啊?」

  「说来奇怪!她只有一把粥釜,当她自己亲自拿着粥釜的杓柄,不管多少人前来要求布施,自然而然里面像是有用不尽的饮食,都能令人一个个吃饱回去呢!」

  「哦,真有这样的本事吗?」

  有一天她坐禅入定,没有亲自拿杓柄,粥食快要吃光了,她门下的弟子来禀告说:

  「施粥将尽,还有很多人要求施粥,怎幺办呢?」

  慈悲的她从蒲团起身,就自己把粥锅翻搅了几下:

  「谁说快要光了?」于是粥又回复满锅。

  三昧姑常对游客们说:「诸位!诸位!三界沉沦,你们可以来这里,广修菩提因才好啊!」

  当时地方官风闻三昧姑的事迹,以为她是妖孽,乃前往探访。

  三昧姑当时预先告诫徒众,然后就坐在一块石头上圆寂了,这时有神火自动燃烧,火化了她的身体,并没有留下任何的遗物,州牧见了,只有叹息而回。那一年是唐朝贞元三年的二月。

96

  百喻故事广释

  圣法法师著

  自序

  佛经有一部百喻经,皆说譬喻的故事,其意义甚深。若是没有把它解释,即和一般故事一样,没有什么意义。若是从其中意义阐扬,或广为发挥其意义。即其意味无穷。本书虽说广释,其实还是解释一点点而已。佛经一字一句其意都无穷无尽,何况一个故事。

  事能显理,理须事来作引证,故谓理事圆融。有人即执事废理。有人执事废理,都是有偏。讲理论须上根利智者方肯接受,一般的人须事来作引证,方得了解。而且也能引起其闻法的趣味。

  本故事经解释,有事有理可作通俗演讲之资料,也可以对小孩子讲的故事。可是作者这支笔,太笨拙,写不出什么意义来,希望读者,凭著自己的智慧辩才去发挥,能发挥更深、更广的意义。内容若有所不妥,希望十方大德有所指正。

96

  身出家和心出家

  早晨,阳光正对着大地明媚的照耀着,佛陀来到河边上散步。这时,远处一位青年向佛陀奔来,口中还不住叫着“我苦啊!我苦啊!”的声音。

  青年人走近了佛陀站的地方,佛陀用慈悯的眼光看着他,他也用怀疑的心情看着佛陀。终於佛陀的相好庄严,摄住了他发狂的精神,他跪在佛陀面前说道:“您是不是名叫大慈大悲的佛陀?请您慈悲救救我吧!我是迦尸城的耶舍,我给生活困惑得实在不安。旭日高升的白天,声色财利困扰得我没有休息的时候;华灯初上的黄昏,舞姬们又集合起来举行豪华的宴会。当初,我也曾为此陶醉迷恋过一时,但日子久了,我真寻找不出这其中的乐趣。昨夜,当宴会席终的时候,我拖着疲乏的身体,颓靡的回室就寝。正在昏沉朦胧的当儿,我做了一个恐怖的恶梦,再也不能入眠。我就从床上起来,走出寝室,忽然看到我私爱的舞女同一个音乐家正在戏弄,我当时再也无法忍耐,瞋恚的怒火在我的胸中燃烧起来。我的神经也就错乱,因此,发狂似的,就在午夜,离开家庭。我一路盲目的狂奔,像有一股什么力量似的,使我刚到黎明的时候,走到缚罗迦河的这边来。我看您大概就是被人称做大觉者佛陀吧!请求您救我,我的心中实在烦恼得很!”

  佛陀慈和地用手抚摸着耶舍说道:“年青的善男子!我正是你所说的佛陀。你不要烦恼不安,你见到我,自会安稳自在。你现在可以把心静下来想想:世间上有永久不散的筵席吗?人生哪里能永远亲密的住在一起?你不要悲伤,这本是一个虚伪的世界。这个世界上一切都是无常,我们的身体尚且不能依赖,哪里能要求别人都属於我们自己?你得度的机缘已到,你就把这一切放下罢!”

  耶舍听到佛陀的法音,像甘露似的滋润着他被怒火烧着的心灵。他再看看佛陀的慈祥的相好,他感动得流下泪来,他跪在地下痛切陈情,要求佛陀准许他出家。

  佛陀又再用悲悯的眼光看看耶舍,说道:“耶舍!你现在可以立刻回家去,你的双亲这时候都在焦急的挂念着你。出家并非离开家庭才叫出家。身上虽然穿起出家的衣服,而心却染着世间的俗情;人虽居住在深山丛林中,而时时不忘怀一般的名利,这怎么能叫做出家?如果身上虽然装饰着华美的璎珞,而心却光明清净,能降服烦恼的怨敌,对人没有怨亲的分别,还能以真理教化人间,这才可说是真正的出家。你要出什么样的家呢?”

  “佛陀!您开示出家的意义,我全部了解,也能接受。我请求佛陀,慈悲允许我出烦恼的家,做一个真理的传播者,做你伟大佛陀的一名弟子。”

  佛陀当即允许耶舍的请求,再说耶舍的父亲俱梨迦长者。他在第二天的早晨起来,听到家人的报告,说耶舍夜半无故出走,下落不明。一听到这话以后,他非常惊慌,当即下令,叫家人四面八方出外寻找,自己也亲往各地访查。就这样,他访查到缚罗迦河而来。

  俱梨迦长者渡过河川,走向佛陀的住处而来。佛陀先命耶舍避开,然后自己出来相见,俱梨迦长者问道:“你是不是做沙门的?怎么我没有见过像你这样俱有威仪相好的沙门呢?你看到我的一个名叫耶舍的孩子吗?”

  “请你坐下吧!你的孩子一定可以见到的!”

  “真的吗?我看你像一位大人物似的,一定不会说谎!”俱梨迦长者在佛陀对面坐下来。

  佛陀向他说明人生是如何需要布施的功德,持戒的好处。更说些人生非常的苦恼,富贵像水上的泡沫都是不可靠的道理。俱梨迦长者听佛陀的开示,很受感动。及至听到他原来是迦毗罗国悉达多太子出家而成道的佛陀,不觉就跪在佛陀面前顶礼起来,心里又感激又兴奋。佛陀这时才叫耶舍出来谒见父亲。

  俱梨迦长者并恳请佛陀明天到他的家中受供。第二天佛陀带领六名弟子受供后,耶舍的慈母也皈依佛陀的座下,作为在家的信女,过着佛化家庭的生活,是为佛陀优婆夷弟子(信女)的第一人。长者本来怀疑耶舍或已自杀,但现在却依然健在,而且亦已皈依佛陀,其欢喜非同小可。他很赞成耶舍的出家,他自己也愿意皈依佛陀,做一个在家的弟子,这是为佛陀优婆塞弟子(居士)的第一人。

96

  佛进入中国的故事

  摄摩腾原是中天竺人,精通大乘佛教和小乘佛教,经常到各地周游,传播教化。一次,他前往天竺附属小国宣讲《金光明经》。当时正赶上敌人侵犯边境,摄摩腾说:“佛经中说:‘能够宣讲佛经、佛法,可以得到地神的保护,使当地的人们安居乐业。’我刚到此地弘传佛法,这里的人民就遇上战争,难道这就是宣讲佛经的结果吗?”

  他发誓要平息这场战争。于是冒着生命危险,亲自前去调解。后来经摄摩腾的努力,两个国家重新和好,摄摩腾的声誉顿时显赫起来。

  东汉永平(58~75)年间,汉明帝夜里梦见一个金光闪闪的人从空中飞来,于是召集群臣给他释梦。大臣傅毅上奏说:“臣听说西域有一种神,叫‘佛’。陛下所梦见的金人,可能就是这种神吧?”

  汉明帝认为他讲的有道理,便派遣郎中蔡嗓、博士弟子秦景等人出使天竺,寻访佛法。蔡嗓等人在那里遇见了摄摩腾,邀请他到汉朝来。摄摩腾矢志弘扬佛法,不辞劳苦,长途跋涉,冒着生命危险经过流沙大漠来到洛阳。

  汉明帝对摄摩腾特别予以奖赏和优待,在城西门外修建了精舍,安排他居住。从此,佛教开始传入中国。

  由于佛法刚刚传布东土,人们还没有皈依诚信,所以摄摩腾没有过多地宣传讲述佛经,而以译经为主。后来,摄摩腾在洛阳去世。

  据说摄摩腾翻译了《四十二章经》一卷,起初保存在兰台石室的第十四间里。摄摩腾所住的地方,在现今洛阳城西雍门外的白马寺。

  相传国外有个小国国王,曾下令毁坏各个佛教寺院,只剩下招提寺没有来得及毁掉。这天夜里有一匹白马围绕着佛塔悲鸣,有人禀报国王,国王立刻下令停止毁坏寺院。因此人们把招提寺改为白马寺。后来各个寺院取名时,多效法此例。

96

  阿弥陀佛圣诞的由来

  永明延寿大师(公元九○四——九七五),唐末五代临安府余杭(浙江杭县)人,大师是净土宗第六代祖师。他一生著述等甚,尤其是其佛学巨著《宗镜录》乃是中国佛教史上最有影响的典籍之一。

  大师生于五代十国――正当唐朝灭亡到宋朝建立之间的一个乱世,佛法在那个时期经过唐武宗“会昌法难”的灭佛运动之后,呈现衰微的现象,已经见不到盛唐时期的八宗共荣的兴盛景象,永明延寿大师就是在佛法衰败等待重建的时代兴出于世。

  大师在当时深受吴越王钱俶的礼敬,尊奉他为国师。有一天,吴越王想开个无遮大会――就是打千僧斋,只要是出家人来应供,皇帝是一律平等供养。虽然说是平等供养,摆设的桌位总有上下座的分别,上座的位子谁都不愿意坐上去,大家都谦虚地推来推去。在谦让不下的情况下,大家想既然永明大师是皇帝的老师,当然请永明大师坐上首席位子,但是永明大师也很谦虚,就是不肯坐这个首席位子。在这么推推拉拉,就来了一个穿得破破烂烂的大耳朵和尚,大家都不认识,看到大家在那里推让,他老人家就不客气,往首席位子上一坐。这一坐下来,当然吴越王也不好意思赶,但是心里很不舒服,国师没有坐首席位子,却被一个不认识的和尚坐上去,但总算是出家人,也就不便说话了。

  打完千僧斋,大家都散去了,吴越王就问永明大师:“我今天供斋,有没有圣人来应供啊!”吴越王认为如果有圣人来应供,他的福报就大了。

  永明大师说:“有啊!”他说:“什么人啊?”“是定光古佛今天来应供。”“那一个?”“坐在首席的那个大耳朵和尚就是。”吴越王听了之后心里就很欢喜,赶紧派人去追。

  派去的人就一路到处去打听:“你们有没有看到一个耳朵很大的和尚,从那一条路走了?”后来打听到长耳和尚是在一个山洞里面修行,找到之后,吴越王派的人就顶礼膜拜,请他到皇宫里面来供养。

  长耳和尚说了一句话:“弥陀饶舌!”――阿弥陀佛多嘴啊,泄露我的身分!长耳和尚说完就圆寂了。

  这些人看到长耳和尚圆寂,就呆在那边:“定光古佛是找到了,却圆寂了。”想想他刚才讲的“弥陀饶舌”,说长耳和尚是定光古佛的人是永明大师啊,那“弥陀饶舌”不就是在说永明大师,原来永明大师是阿弥陀佛再来的!赶快回去报告吴越王:定光古佛走了,阿弥陀佛还在。

  吴越王听到定光佛圆寂的消息,当然很失望,但知道永明大师是阿弥陀佛再来,这下欢喜得不得了。就赶紧去见永明大师,快步往外走,走到门口,刚好一个报信的人慌慌张张地从外面跑进来,几乎跟吴越王撞在一起。吴越王问他:"什么事情这么慌慌张张?”“永明大师圆寂了!”

  这是阿弥陀佛示现作永明延寿大师的一段公案,于是世人便把大师的生日农历十一月十七日定为阿弥陀佛的圣诞。

96

  一偈得道

  昔日,佛陀在舍卫国讲经说法时,有一年长比丘,名叫‘般特’,因禀性愚钝,所以慈悲的佛陀请门下五百位已证得罗汉果位的弟子轮流教导他,但是三年下来,他连一首偈子也记不起来。渐渐地,般特比丘愚笨的消息传遍了全国,被大家当作茶余饭后的话题。

  佛陀知道后,心生慈悯,对般特比丘说:‘今日我亲自教导你一首偈子,你当牢记心底,时时专心诵持,作为你用功的法门。这首偈子就是“守口摄意身莫犯,如是行者得度世。”’般特比丘听了之后心领神会,立刻欢喜地诵持这三年来他唯一能记住的偈子。世尊又谆谆告诫他:‘你年纪这么大了,才记得这首一般人早已耳熟能详的偈子,实在不足为奇,所以你一定要了解它的含意,才能用得上功。’于是佛陀为般特比丘开示偈子的意义,说明身口意最常造作的过失,并且叮咛他要时时保持觉性,观照心念的生灭。众生于三界内流转生死,不管是升天享福、或深陷地狱、或悟道解脱,皆是由这念因心所生。只要能清净身、口、意三业,自然能证得涅槃解脱。

  接着,佛陀又说了无量妙法,般特比丘听了之后,心开意解,当下证得罗汉圣位。

  当时城中有一间精舍,住着五百位比丘尼,佛陀为了教化她们,每日都安排一位弟子前去讲经说法。一天,比丘尼们听说隔日要来为她们说法的人竟是般特比丘,都觉得非常好笑,于是想出一个办法要来捉弄他,就是故意将他唯一会念的偈子倒着念,让他感到惭愧而不敢说法。

  隔天,般特比丘到来精舍,五百位比丘尼虽然仍像以前一样出来迎接,但在顶礼问讯时却相视窃笑,等着看般特比丘出糗的窘相。应供完毕,般特比丘一上法座,便惭愧地说:‘自己资质愚钝,薄德才劣,所学不多,只能粗解一首偈子的含意,今天就为大众讲解这首偈子……’这时,有些年轻比丘尼正想开口捉弄他,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才惊恐地发现自己可能冒犯了圣者,于是立刻惭愧忏悔、礼拜悔过。

  般特比丘依照佛陀所说的道理,一一向她们开解,五百比丘尼摄心聆听般特比丘的开示后,满心欢喜,当下即证得罗汉果位。

  一日,波斯匿王请佛陀及众僧至王宫应供,佛陀见调伏大众慢心的时机已经成熟,于是特别将钵交给般特比丘,让他紧随自己的身后而行。然而,到了皇宫门口,守卫一看到般特比丘,立刻箭步上前拦阻说:‘身为一位法师,你连一首偈子也说不出来,你还好意思进去接受国王的供养吗?我这个俗人,都能随口说出几首偈子,而你是法师,竟然这么没有智慧,供养你也不会有什么功德!’于是把般特比丘独自留在门外。

  佛陀入殿升座净手后,般特比丘突然想到佛陀的钵还在自己手上,心念一动,手臂一伸,便以神通力将钵送至佛陀的面前。在场所有人只见虚空突然现出一只手,而不见任何身影,惊讶万分地问佛陀:‘这是何人的手臂?’佛陀说:‘是般特比丘的手臂。他最近已成道证果,因今日入宫,被守卫挡在门外,所以才以神通为我送钵来。’

  波斯匿王问佛:‘听说般特比丘一向资质愚钝,是什么因缘使他才听闻一首偈子,就能得道?’佛陀开示与会四众弟子:‘成道的因缘,不在所学的教理多寡,而是在受用行持上。般特比丘虽然只懂得一首偈子,但是他一心虔敬受持,自然能够心领神会,当下身口意三业清净如雨后天霁。反观世人学佛,虽强记多闻,却不能时时观照思惟,在行住坐卧中精进落实,只不过将佛法当成世间知识学习,所以无法受用。’于是佛陀为大众说了一首偈语:

  ‘虽诵千章,句义不正,不如一要,闻可灭恶。

  虽诵千言,不义何益,不如一义,闻行可度。

  虽多诵经,不解何益,解一法句,行可得道。’

  佛陀说完偈语后,在场的三百位比丘心开意解,当下证得阿罗汉果,而国王、大臣、夫人、太子们,莫不欢喜奉行。

96

  时时谦虚 以礼待人

  平日为人在懂得缩小自己,

  时时谦虚,以礼待人,则所行无碍。

  佛陀在时世,僧团中有一位比丘经常炫耀自己的贵族身分。

  这位比丘常说:「没有人能比得上我的出身。我的俗家富甲天下,无人能比。过去我吃的、穿的、用的,样样都有是珍贵、稀有的物品;就连佣人所使用的物品,也都是舶来品……」每次这位比丘托钵回来,看着钵中的粗食就会叹道:「唉!过去我吃的是山珍海味的珍馐,现在竟然吃这种粗食!」日子久了,渐渐引起其他比丘的议论。

  佛陀知道后,便对大家说明原由:「这位比丘在过去世很久很久以前就有这种习性。他曾经是一位织布工人,长得高大俊秀。当时有一们非常聪明伶俐、身怀多项技术的人,不但会制造弓箭,连射箭的技术也是一流的。每次比赛都大胜群雄,深获大家的好评。虽然他有一身的好技术想奉献给国家,却因身材矮小、外表不起眼,深怕国王看不起他。」

  因此,他想挑选一位身材高挑、外表看来能被重用的人,一起去觐见国王。结果,长得高大俊秀的织布工人被他挑上了。工于多项技术的人把自己的想法告诉织布工人,并诚恳地说:「不如你放下织布的工作,我们一起去觐见国王;然后告诉国王你有一身的技术,而我则上你的随从。若国王能录用我们,那么往后的生活就不必忧虚了。」

  织布工人听了,觉得有这么好的机会,何乐而不为?立刻答应了。于是,两人依约前往皇宫,织布工人向国王毛遂自荐有一身的技术。国王很满意,给了一分优厚的待遇,两人从此过着非常富裕的生活。

  过了一段时间,国境内传出老虎为害人畜的事件--老虎经常在进出城门的要道附近出没,已经有很多人被老虎吃了。国王听到消息后,立刻将这项任务交给织布工人,要他为民除害;织布工人接到任务,非常担心自己的身分被识破,赶紧将这件事告诉他的随从。

  这位技术高超的人就告诉织布工人说:「不要怕,你必须用沉着的态度来应付。首先,在捉拿老虎之前,要记得向大家宣布捉拿的时间,到时候人人一定会各执弓箭前来相助。等大家聚集起来,你再到老虎出没的地方引它出来,然后赶紧躲进草从中里趴着。这时,大家看到老虎,心里一定很害怕,就会发射弓箭。等老虎射中后,你就拿着绳子索站出来说:『我原本打算要活捉这只老虎去见国王,到底是谁把老虎射死的?』听你这么说,一定没有人敢承认,最后你就把被射死的老虎送到国王面前;国王看到了一定会很欢喜,然后大大地赏赐你。」

  织布工人听了,就按照「随从」所教的方法去做。果然不出所料,老虎被射死了,国王赏赐了许多金银宝物给他。

  隔了一阵了,又发生野牛为害百姓的事。织布工人依样画葫芦,用上次的方法把野牛除掉了。因此,国王又给他很多的赏赐,而且更信任他了。

  自从织布工人除掉虎、牛之患后,又得到国王的器重,就变得非常贡高傲慢,渐渐对传授方法给他的「随从」愈来愈不尊重。他常说:「你别忘了,你是我的随从,是服侍我的人!」这位技术高超的人只好忍气吞声地过日子。

  又过了一段时间,邻居的国家突然联合起来,要攻打这个国家。国王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织布工人,因此就对他说:「你的箭法这么好,是不是让你打头阵去抵抗乱人?」织布工人听了国王的命令,心里忐忑不安,也忧喜参半,因为如果打输了,那既得利益就会丧失;如果打胜了,就可以更上一层楼,名利兼收。

  当邻国的大军临近边界时,织布工人因没有真实技术,心里非常担心害怕,他的「随从」看他如此,就紧跟在后。

  出发时,织布工人骑在大象背上,看起来还颇为威风,但当对方的大军到时,他却吓得大小便拉了一裤子、险些从大象背上跌下来。他的「随从」就用绳子将他绑在大象背上,并告诉他说:「当你得势之时,多么洋洋得意;现在大军在前,你却如此害怕,真可怜!赶快回去把身体洗一洗吧!这次的战役就交给我了。」

  于是织布工人撤退下来,换这位身材矮小的「随从」去应战。由于他武术高超又懂得应用战术,没多久就打败了敌军,赢得胜利。

  凯旋归来后,「随从」用自己真正的身分觐见国王。国王非常欢喜也觉得可惜,原来一位「高人」只因身材矮小,就让自卑感埋没了这么久,于是封他为大将军。而过去不可一世的织布工人,经过这次战役后,完全失去昔日贡高自大的形态。

  佛陀说完之后,对大众说道:「你们知道吗?过去那位织布工人就是现在这位比丘。他出身贱族,内心有自卑感,却又生起傲慢心;他常常炫耀自己的身分,其实,只是为了掩盖自己卑劣的心态。」

  不管学佛或是平日为人皆要缩小自己;待人处事要事事谦虚。如果贡高自大,在修行或人生的路上就会遇到许多障碍。

96

  哪来这么大的脾气

  山冈铁舟到处参访名师。一天,他见到了相国寺的独园和尚。

  为了表示他的悟境,他颇为得意地对独园和尚说道:“心、佛,以及众生,三者皆空。现象的真性是空。无悟、无迷、无圣、无凡、无施、无受。”

  当时独园正在抽烟,未曾答腔。但他突然举起烟筒将山冈打了一下,使得这位年轻的禅者甚为愤怒。

  “一切皆空,”独园问道,“哪儿来这么大的脾气?”

96

  世间人依何谈笑不止?

  一天,在舍卫国只树精舍,正当佛陀在为天人、国王及大臣、百姓等四众弟子开示佛法时,有七位远道而来的婆罗门长老突然出现。他们一到精舍,便恭敬地向佛陀问讯顶礼。

  婆罗门长老禀告佛陀:“世尊,我们虽处远地,却一直想要前来接受您的教导,但因诸多阻碍而未能如愿。直至今日,我们终于来到这里,见到景仰已久的圣者,恳请佛陀收我们为徒,教导我们了生脱死的圣法。”佛陀听了之后慈悲应允,并且为其剃度,婆罗门长老终于得偿所愿,跟随佛陀出家修行。

  七位老比丘出家后,同住一间寮房,不但不用心思惟世间无常之理,反而经常在寮房闲聊出家前的种种俗事,逐渐忘记当初舍俗求法的决心。低语谈论时,还不时发出大笑的声音,毫不考虑他人的感受。

  佛陀以甚深的智慧观照,得知这七位老比丘的寿命将尽,但他们却丝毫不知无常即将来临,仍迷失于世俗往事、共相嬉笑之中。

  佛陀心生怜悯,来到这七位老比丘面前,慈悲地对他们开示:“出家应当上求佛道,下化众生。你们为什么要大声嬉笑呢?

  一般众生皆认为自己有五种事物能够依靠:

  第一、仗恃自己年纪尚轻

  第二、认为自己形貌端正

  第三、以为自己身强体健

  第四、依靠世间金银财宝

  第五、凭藉社会地位名望

  你们七个人在这里谈论俗事、大声嬉笑,又是凭仗着什么呢?”

  此时,佛陀为他们说了一首偈语:

  何喜何笑,念常炽然,深蔽幽冥,不如求定。

  见身形范,倚以为安,多想致病,岂知不真。

  老则色衰,病无光泽,皮缓肌缩,死命近促。

  身死神从,如御弃车,肉消骨散,身何可怙!

  佛陀说完偈语后,七位老比丘体悟佛陀的教诲,心开意解,真诚忏悔,当下证得阿罗汉果。

  自:《法句譬喻经·卷三》

96

  阎王的三个使者

  新来的鬼魂被扭送到阎王殿时,大都不服气,吵吵嚷嚷,说自己生前没有什么罪恶,不该来这。

  阎王拍案呵斥说:“你自认为没有罪过,其实是无知。我曾派出三位使者去人间,殷勤告诫过你,怎样才可避免下地狱,难道没有见过他们吗?先说说你是否见到过我派出的使者?”

  新鬼魂连呼冤枉,说:“这实在弄错了,我生前从没有见到过你派来的使者。”

  阎王拍案喝道:“胡说!我的第一使者曾多次出现在你面前,不断告诫你。他变作衰老的男人或女人,齿落发白,皮肤松弛,满面皱纹黑斑,腰弯背驼,行步跛蹇,纵使拄着拐杖还东歪西倒的。他们老眼昏花,口干舌燥,四肢虚弱,气衰力竭,喘息不畅,有时发出的声音像拉锯一样难听。难道你没有见过这样的人吗?”

  新鬼魂答道:“这样的老人我倒是见过许多,但不知道他们是你派来的使者。”

  阎王说:“这就只能怪你自己有眼无珠了。纵使你不知道那是我派出的使者,难道遇见这样的老人就不认真思索一番?生而为人,虽然现在尚年轻力壮,但注定要走向衰老,免不了遭受衰老的苦难辛酸,从而认识到人生之可悲,尽量约束自己,多多行善,并想办法得到解脱。”

  新鬼答:“我确实没有这样想过。”

  阎王说:“这就怨不得别人了,你没有思索过老年的苦痛,不知老之将至,就会放纵自己,追求逸乐,为满足欲望而不自觉地犯下许多过失。你来这里,正是自己种下的业因所成的业果,属于自作自受。”

  新鬼无言以对。

  阎王接着又问:“你见过我派出的第二位使者吗?”

  新鬼答云未见。

  阎王斥责说:“我的第二使者也是尽职尽责的。他化作男人或妇女,本来四大和合,身体健康,忽然乖违失调,卧病在床。或卧床不起,缠绵困笃,粪尿污秽,宛转其中,苦楚难以言说;或行坐眠卧,都须仰赖他人扶持,洗拭饮食、一切都需别人帮助,自己象个废物,心中好不凄惨;或身体疼痛,风喘咳嗽,寒热颤抖,痈瘤肿烂,种种折磨和不自在,不一而足。难道没有见过这样的人吗?”

  新鬼答道:“这样的病人我常见到,但不知是你的第二使者。”

  阎王说:“你见到这样的人时,难道就不自思,人生是如此脆弱,肉身如泡沫不由自主,病痛折磨无人能避免,须多行善事速离苦海?你既然没有这样想过,必然身心懈怠,安乐放逸,无形中自己造业走到这里,全该赖你自己”。

  新鬼无言以对。

  阎王又问:“你在世为人时,见到我派到人间的第三位天使吗?”

  新鬼答:“前两位我见过,但这第三位我确实未见,不知他化作何人?”

  阎王反问道:“难道你没见过某些男人或女人,突然命终,面色如土,四肢冰凉,身上蒙覆着杂色衣,被装进棺材,抬出村外?众亲友披头散发,捶胸顿足地号陶大哭,或悲泣哽咽哀哀欲绝,见者无不怜悯心酸。那些死人便是第三使者所化,难道你没有遇见过吗?”

  新鬼答:“这样的死人我也常见,但不知是你派来的劝戒天使。”

  阎王问:“你见到这样的死人,如此悲痛的场面,难道就不自思:我自己终究不能避免这一天,谁也无法逃脱死亡,性命危脆,人生暗如长夜。从而想想应如何精进修行,积善积德,以便逃出这生死流转大苦场?”

  新鬼答:“我见到使者时,也有些感想,但只想到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或者想:人生忽如寄,寿无金石固,万岁更相叠,圣贤莫能度,服食求神仙,多为药所误,不如饮美酒,被服纨与素;或者想:人生寄一世,奄忽若飙尘,何不策高足,先据要路津!无为守穷贱,坎坷常苦辛。试问古来圣贤尚且难逃一死,我辈俗人有何办法?只好及时行乐,或争权夺利,蝇营狗苟以使生活得更舒适些,实在不曾如大王想得那样长远。”

  阎王拍案怒道:“你们既然只知生,不知死,纵情放逸,不虑来世之果报,那就只好下地狱!”

  按这例行程序审问完毕,那些牛头马面的鬼卒便过来抓住罪人,有的抓胳膊,有的抓双腿,将之头向下、脚朝上,扔进地狱去。 至于新鬼有哪些具体的罪行,早已由判官记录在簿,建立起详细的档案,一言一行,乃至虽未付诸行动,但确曾在头脑中闪过的恶念头,均无一遗漏,该判什么刑罚,自有主司秉公决断,不关阎王的事了。

  阎王派出的三个使者,一名老苦,二名病苦,三名死苦,这是新鬼下地狱后才醒悟到的。 现在我们既然知道了,就应该努力修行,对得起自己。

  是日已过 命亦随减 如少水鱼 斯有何乐 当勤精进 如救头燃 但念无常 慎勿放逸

96

  众生芸芸,如何尽收眼底?

  有道禅师的禅堂里,除了出家众的禅者以外,也接受在家信徒进来参禅。他希望在家众里,也能出几位像苏东坡、王阳明这样的禅者。其中有一位叫王德胜的在家居士,他道心非常坚固,不仅对参禅打坐相当投入,还放下家事眷属,在禅堂里一住就是数年,即使逢年过节也不回家,只是一心参究。

  有一天,他终于对有道禅师说:‘我在禅堂里打坐参禅已经六年了,除了身心的舒服愉快以外,为什么始终不明白心地功夫?’

  有道禅师就说:‘现在,禅堂已经不适合你用功办道,你可以到社会尘劳里去找寻你的本来面目吧!’

  王德胜依照禅师的指示,有时站在大马路十字街头,有时就在骑楼巷子口,静静地看着车水马龙的人潮,熙来攘往,车声隆隆。

  有一天夜暮低垂时,他看到一名妇女,怀里已有一个小婴儿,背上又背着一个小孩,手中牵着一个幼童,另外一只手还拉着行李。妇女的面容疲倦,举步艰难。王德胜看到这位妇女辛劳的样子,很想上去帮忙,碍于世俗男女授受不亲的观念,虽想跨步向前,却犹豫了。就在那一瞬间,王德胜廓然大悟。

  王德胜立刻回到寺里告诉有道禅师:‘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有道禅师说:‘你明白了什么?’

  王德胜说:‘脚踏大地,头顶青天。’

  禅师又问:‘除去头脚,踏在何处?顶着什么呢?’

  王德胜再说:‘芸芸众生。’

  有道禅师追问:‘众生芸芸,如何尽收眼底?’

  王德胜不甘示弱地说:‘不离世间!若心无众生,蒲团上便无清净法身佛。’

  禅师闻言,呵呵大笑。

  自此以后,有道禅师总是告诉那些喜好参禅打坐者:‘一个禅者,双眼看不到芸芸众生愁苦的面容,两耳听不到芸芸众生悲苦的音声,心意感触不到芸芸众生的需求,就不是一位顶天立地的菩萨禅者了。’

  所以,禅不是自了汉,不是只顾自己而已。假如能够立大愿心,为众生解除苦难,那才是真正的彻悟吧!

96

  佛经故事:百头鱼

  清早,佛陀与弟子们经过犁越河畔,要前往毗舍离城时,发现有一艘渔船捕到大鱼,可是怎么也拉不上来……最后,五百位渔夫召集了五百位牧牛人,连同牲口们,拚着命、气喘吁吁的,总算把大鱼拉上岸。一看,大家不禁倒退了好几步,寒毛直竖,因为这条鱼身上,竟然长了上百个头!有的像驴,有的像马、骆驼、虎、狼、猿猴、狐狸,猪头、狗脸……叫得出名字的、从未见过的,一应俱全。

  佛陀独步安详地走到百头鱼身边,殷殷询问了三次:“你是迦毗黎吗?”鱼皆答:“是。”世尊又问:“当初教养你的人,现在在什么地方呢?”鱼说:“她堕入阿鼻地狱,苦不堪言……”听到百头鱼会说话,大众的疑惑更深了,于是多闻第一的阿难,恭敬地走向前去,请世尊为大众开示百头鱼的因缘果报……

  在迦叶佛时代,有一位婆罗门之子,名叫迦毗黎。迦毗黎非常聪明好学,从小到大,无论在任何团体中,他的表现都非常杰出,从不曾让老来得子的父母失望。不久以后,迦毗黎的父亲过逝了,年老的母亲对迦毗黎有了更深的冀望。一次,她问迦毗黎:“孩子啊,你这么聪明,天底下没有人比得过你吧?”迦毗黎诚实的回答:“母亲,迦叶佛的智慧太广大了,我实在追不上他啊!任何人有疑问去请教迦叶佛,都能得到满意的回答;可是,这些问题,我却都答不出来。”

  母亲说:“那么你何不去学佛法呢?这样,你就不会输给他了。”“母亲,您不明白,一切佛法,以恭敬为本。为成无上大道,必须发恭敬心出家,上求佛道、下化众生,才能真正体悟佛法的奥义。”迦毗黎回答。迦毗黎的母亲有些犹豫了,因为她只有这么一个儿子,怎么舍得让他出家呢?但她又忍不下这口气,于是一咬牙:“好,就让你去出家学佛,可是我们约定在先,一旦学好了,你就要赶快回来孝顺我。”

  单纯的迦毗黎进入了僧团,开始研读佛法,以他的聪明才智,很快就能了解经典的道理。他的母亲也时常去探望他,每隔一段时间,母亲就会满心期待地问:“孩子啊,你现在学得怎么样了,可以胜过迦叶佛了吧?”可是迦毗黎一次又一次摇头回答,让她的心情跌落谷底……

  终于,迦毗黎的母亲忍不住对他说:“我教你,以后只要有人说法胜过你,你就用不屑的口气回骂他:‘你们真是太愚痴了,没见识!比猪头还不如……’这样,就没有人敢再说下去,或者讥笑你了。”

  迦毗黎虽然知道生气骂人不对,但是,一想到自己一向都拿第一名,现在却怎么追、也追不上迦叶佛,他的心里不禁急躁了起来。所以他真的开始用骂人的方法,来掩饰自己的不足。日子一天天过去了,原本善良的迦毗黎,变得愈来愈傲慢,愈来愈口不择言,用他能想到的一切动物来骂人,如:猪头、狗脸、驴头、马脸、猴脸……等来侮蔑一位又一位的圣者。

  “如此深重恶业,使迦毗黎招感堕为水族的恶果,身上长满了百余颗畜生头,犹如无数毒瘤。”佛陀的音声中,流露着无限的悲愍,教化了一旁听法的大众。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