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律论著 南师讲《瑜伽师地论》第三十一讲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9年05月07日 · 66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复令其心于内寂静。如是名为于外身中修循身观。依他外身而发起故。后复应于自身内外诸不净物。善取其相令心明了。又于他身内外不净。善取其相。令心明了。于自所爱汝当发起如是胜解。复于死已出送冢间。至冢间已弃之在地。弃在地已至青瘀位。至脓烂位。广说乃至至骨锁位。发起胜解。数数发起此胜解已。复令其心于内寂静。如是名为于内外身修循身观。依自他身若内若外而发起故。汝复应于四无色蕴由闻思增上力分别取相。于其三分发起胜解。一于奢摩他品。二于无散乱品。三于毗钵舍那品。于奢摩他品者。谓若汝心于内略时。起无相无分别寂静想行。及无作用无思慕无躁动。离诸烧恼寂灭乐想行。于所缘境无乱受等四无色蕴。刹那刹那展转别异。”

“次复发起火烧胜解。谓此身分无量无边品类差别。为大火聚无量无边品类烧烬。火既灭已复起余骨余灰胜解。复起无量无边胜解。碎此骨灰以为细末。复起无量大风胜解。飘散此末遍诸方维。既飘散已不复观见所飘灰骨及能飘风。唯观有余眇茫空界。如是由其胜解作意。依于内外不净加行入界差别。于其身相住循身观。从是趣入真实作意。谓由如是胜解作意。于内外身住循身观。由胜解力我此所作无量无边水界火界地界风界虚空界相。我从无始生死流转。所经诸界无量无边甚过于此。谓由父母兄弟姊妹眷属丧亡。及由亲友财宝禄位离散失坏。悲泣雨泪。又饮母乳。又由作贼拥逼劫掠穿墙解结。由是因缘。遭无量度截手刖足。斩头劓鼻。种种解割身诸支节。由是因缘血流无量。如是所有泪乳血摄水界水聚。四大海水皆悉盈满。于百分中不及其一。广说如前。又于诸有诸趣死生。经无量火焚烧尸骸。如是火聚亦无比况。又经无量弃舍骸骨狼籍在地亦无比况。”

“又于阿那波那念正加行中。初修业者。先于舍宅前后窓门或打铁师。或锻金银师。吹筒[橐-木+棐]袋。或风外聚入出往来。善取相已。由缘于内入出息念。于入出息而起胜解。彼复先于微细息风经心胸处。粗穴往来而起胜解。所谓乃至一切毛孔风皆随入而起胜解。如是所有一切身分。风聚所随风聚所摄风聚藏隐无量风聚于中积集。”(三十二卷)

由现在起,大部分都是念过去,很恳切地希望大家自己能够看。对一个真正研究佛学、佛法的人,我想,这些观念是都会知道的,只是再念一遍,提起自己的注意。这些不是佛学,不是只讲思想学问的,要拿到自己身上来、身心方面来求证的。所以,这些理论要非常注意。我们一般学佛的,最严重的问题是都把它当学问、思想看过去了,用不到身心上来,所以,问题都出在这里。

现在,所谓帮忙大家跳过去、念过去,并不是说这些不重要,换句话说,是更重要,希望大家特别注意,是非常非常重要!现在我们……讲到不净观。“或广大胜解,或无量胜解,数数发起此胜解已”,先由不净观等等修起,这都是真修实证的工夫。

“复令其心于内寂静,如是名为于外身中修循身观,依他外身而发起故。” 所以,不净观、白骨观是先看外境发起的,再回到自己身上来。 “后复应于自身内外诸不净物,善取其相”,开始修都是着相的。 “令心明了。又于他身” “他身”就是指外面。 “内外不净,善取其相,令心明了,于自所爱,汝当发起如是胜解。” 就是说,你所爱的人,不管是男人爱女人,女人爱男人,乃至儿女、夫妇、兄弟、父母等等。

“复于死已,出送冢间,至冢间已,弃之在地,弃在地已,至青瘀位,至脓烂位,广说乃至至骨锁位,发起胜解。数数发起此胜解已,复令其心于内寂静。” 就是说,等于你们那天看了解剖回来,大家心里都凉了半截,虽然还吃得下饭,那个味道不同。等于很多年前……四十多年了,碰到一个德国人跟我们谈,他说,到中国一年,就想写一本中国的书,他认为自己懂得中国了。后来我们告诉他,“哎,多住一年好不好?再看看清楚。”住了两年了,“怎么样?”“哎,不行,还要住一年。”三年以后,他说:“不行,慢慢来,不大容易了解。”

那么,他就跟我们谈一个问题,他说“中国人的文化很伟大,哲学、宗教都很伟大。外国人认为中国人没有宗教,这是错误。但是,有一个我不懂,中国人为什么怕鬼?鬼有什么可怕?”我说:“怎么呢?”他说:“人死了变鬼,还不是人一样,可怕?鬼算什么可怕呢?”这个问题怎么答?他这个问题问得啊,好像外国人不怕鬼。后来我就问他,“这个问题很难,我也不懂你那个德文是怎么讲法……我问你,当夜里没有人的时候,你去到那个很多死人的坟上去,那个时候,假设夜里没有人,月亮也没有,天又黑,凄风苦雨的那个情况,你到那个很多死人的坟上去,那是什么味道?”“噢!那个很难受!噢,那个味道……这这……”我说:“中国人怕鬼就是那个!”“噢,这样啊,那一样的嘛。”我说:“你也是鼻子,我们也是鼻子;你是眼睛,我们也是,不过,你那个眼睛是蓝的,我们的眼睛是黑的,人就是人。那个心理,中国人有个名词叫做怕鬼,这叫怕,怕就是这个意思,一样……”“我懂了,我懂了,中国人的怕鬼。”所以,跟外国人交往很难讲话,越是外文说得好了,往往把自己的文化介绍错了。

同样的道理,你们那一天看了解剖,虽然饭是吃得下,心情不同,这个还没有完全达到“内寂静”。所以,看了外界,它就是外,要达到“内寂静”,保持那个寂静的心境详细讲太细了。

“如是名为于内外身修循身观,依自他身,若内若外而发起故。” 或者看了别人死了、烂了,感觉到是这样;或者自己生一个疮、生了病,到了医院……你看,医院隔壁床上躺着的,有些人一下子就被抬出去了,那个时候,假设我是病人,躺在床上,隔壁邻床的人,一下,白单子脸上一铺,车子一直就推出去了,你是什么心情?那叫做兔死狐悲,想到“算不定下一个就是我了。”或者依自己,“依他身”,“若内若外而发起”。

“汝复应于四无色蕴,由闻思增上力分别取相,于其三分发起胜解。” 这完全是按次序来讲修持的,呆板的,是科学性的。当然,你若是上根利器,一下就跳出去了,那是另外一件事,否则,都要走渐修法门。他说,你由白骨、不净观来,把人身了解清楚了——这个不是普通的了解,硬是观察清楚了,“应于四无色蕴,由闻思增上力分别取相”,那么,取什么?“三分发起胜解”。

“一于奢摩他品。” 得止。

“二于无散乱品。” 止了以后,譬如你们打坐,瞎猫撞到死老鼠,偶然得一点点清净,但是下坐就没有了,或者不下坐也没有了,随时散乱,那么,就是说理不透。

“三于毗钵舍那品。于奢摩他品者,谓若汝心于内略时,起无相无分别寂静想行,及无作用,无思慕,无躁动,离诸烧烦恼,寂灭乐想行” 这个字注意啊,“烧”恼,思想多、妄念多,心中在发烧,“离诸烧恼”,(同学:……)“烦”恼?那就改过来。

“于所缘境,无乱受等四无色蕴,刹那刹那展转别各异。” 这一段,等等,下面一直下来……现在就是告诉大家,这一段,我都不想念下去了,都可以看得懂。但是,我的意思就是说,不想念下去,看得懂,但不要认为这些理很好懂,我们就跳过去了。真正修持的人,就是在这个容易懂的理回到身上、回到心内,好好去体会一番。假定有人一边看几行,一个道理就回转来在身心内外一体会,这种看经就对了。看一遍佛经,不是白看的,马上,你的工夫、修证立刻就进步了!

可惜,一般看经的,两个眼睛带一千度的眼镜,都是看纸,看完了,理是理、经是经,它是它、我是我,所以不相干。这个话很容易听懂,很难做到,真正修持的人是这样。所以,你们也读过佛学院,也看过佛经,结果,学的佛学不上身,没有用,有什么用啊!所以,烦恼、妄想、习气一样的大,动不了,就是这个道理。那么现在,同我们修身有关系的:

“次复发起火烧胜解,谓此身分无量无边品类差别。” 就是由白骨观……你们现在有些修白骨观的时候……其实,我告诉你们,你们的白骨观都没有修好,第一个,还观不起来;第二,即使观得起来,以后,你就在那个观上——你不要说我还没有观完全,你只要有一点点观起来,马上就把它做火化了,做火化的观,就把自己当成这块白骨,把它化了,你的感受又不同了。

所以,大家理不通,然后嘛,智慧不太高明,再不然:我还没有问过老师呢,何必不多停留几天再火化呢——若碰不到我呢……哎,你要烧就烧烧看,反正就是观想嘛,也不会烧掉你。可是大家对这个东西还是小心得很呢,还当真珠宝贝那么留着呢。那么,这个地方是讲真工夫了,对于四大……

“为大火聚,无量无边品类烧烬。火既灭已,复起余骨余灰胜解,复起无量无边胜解,碎此骨灰以为细末。复起无量大风胜解”,就是叫你一步一步作观想来,白骨自己觉得化掉,化掉了以后变成灰,灰给风吹散了。而且,不是电风扇的那个风,整个的宇宙起风轮, “飘散此末,遍诸方维。” “维”字也有问题,遍诸方“所”吧?

“既飘散已,不复观见所飘灰骨,及能飘风”,风也静了骨灰也散光了,就是“灰身灭智”,这个身体空了,“唯观有余眇茫空界。”住在空的境界里,这个时候,你的身体没有什么感觉了;自己的观想真达到这里,身体的感受没有了,就是一片空。所以,这个都是实际的工夫。

“如是由其胜解作意。” 但是,这个是你作意出来的哦,是你观想出来的,这个叫做“胜解作意”,自己做得了主的,要把空拉回就拉回来,还是有;如果变神经病了,那就不对了,做不了主,由它做主就不对了。所以叫“胜解作意”。

“依于内外不净加行,入界差别”,又进一步,“内外”,“内”就是自己;“外”就是外界,“不净加行,入界差别”,什么是“界差别”呢? “于其身相住循身观”,再回转来,由空的境界一念又起,回转来,我的身体还是在这里,“于其身相住循身观”,跟着身上走是“界差别”。就是说,后世道家修气脉、密宗修气脉,就是这样来的。“循身观”, “从是趣入真实作意。” 这个不是胜解作意了,比较真实,这个真实是怎样?你身体坐在这里有感觉,腿发麻什么的。所以,你腿发麻,一作白骨观,把它一化,一观空了,你腿马上不发麻了;甚至,你观、作意的力量强,这两个腿还发乐,会发起舒服之感。那个乐是舒服得很呐,两个腿不肯放下,一句话,比你什么都快乐!不详细告诉你们——菩萨内触妙乐,还没有到那个菩萨内触妙乐的境界,可是已经发起了,所以腿不会想放下,坐多久都定得下去。那么,现在回转来,再由这个胜解“入真实作意”:

“谓由如是胜解作意,于内外身住循身观,由胜解力,我此所作无量无边,水界、火界、地界、风界、虚空界相。” 要把四大观重新观过。这个观,譬如你们读《楞严经》,昨天,在美国的那位老太太报告,她现在差不多自己的工夫已经到达这里了,同经典都相合,已经问“性火真空,性空真火”,问到《楞严经》的重点了。《楞严经》给你讲四大的原则,“性风真空,性空真风”,尽虚空遍法界“循业发现”,没有方位的,无所不在。你说,现在这个虚空里,我们手这样一动,我手这样动,这个里头有没有火啊?有电,对不对?摩擦就发电,一触电,这个地方空中就会燃烧,连你的手都会烧掉。空的里头,所谓“空不异色”,这个空、虚空是有相的虚空哦,我们现在手在动的是有相的虚空,不是佛说的那个毕竟空的虚空,那个是理念上的虚空,这是有相的,空不异色”,这个里头都有四大,地水火风都在内。

那么,像我们这个房子的墙壁、骨头,这个是实在的了?这是空的,你把它燃烧了,或者把它水漂掉,或者风把它氧化了以后,这个东西还是没有的,还是还虚空,虚空还是个相哦,是个物理的东西,我们现在有形的虚空是个物理的东西。

所以,要修止,地水火风空这个色身硬要把它转化,这是实际的工夫。这一段还是讲实际的原理,方法还是要你自己去研究、去参,再不然去找明师,教你怎么样修的方法。“由胜解力”,所以,地、水、火、风、空五大;《楞严经》讲到七大,地、水、火、风、空、觉、识,七大。现在,我们看看,他说叫我们怎么观呢?

“我从无始生死流转,所经诸界无量无边,甚过于此。” 这是个信念问题了,所以,佛法的基础是建立在三世因果、六道轮回。你要晓得,我们这个生命在轮回中,不晓得生生死死经过了多少次。

“谓由父母兄弟姊妹眷属丧亡,及由亲友财宝禄位离散失坏,悲泣雨泪,又饮母乳。” 我们多生多劫,吃了妈妈的奶不晓得多少?不是这一生的妈妈,变狗的时候吃母狗的奶,变老鼠的时候吃母老鼠的奶,这些等等。

“又由作贼,拥逼劫掠,穿墙解结,由是因缘,遭无量度截手刖足,斩头劓鼻,种种解割身诸支节,由是因缘,血流无量。如是所有泪、乳、血摄水界水聚,四大海水皆悉盈满”,佛经也说,我们多生累劫以来,自己生生死死的,自己所流的血,所流的口水,比物理世界的四大海水还要多——在无始生命中间,把我们无始的生命都累积算起来,就是算这个帐,电脑都算不清的。 “于百分中不及其一,广说如前。” 四大海水没有我们生命生生死死流的血多。

“又于诸有,诸趣死生,经无量火焚烧尸骸,如是火聚亦无比况。又经无量弃舍骸骨,狼籍在地,亦无比况。” 就是说,我们生生世世使用地水火风这个物质啊,不晓得用了多少。

这一段,叫我们要看实际的观想,在禅定正定的境界中,把自己从内部身内的观察,同这个理论的思想配合起来,把它观空。

我们现在跳过两节。

“又于阿那波那念正加行中初修业者,先于舍宅前后窗门,或打铁师,或锻金银师,吹筒橐袋,或风外聚入出往来,善取相已。” 就是讲,假定你是修风大的观,就是数息观开始,听呼吸。他说,要我们怎么样修加行呢,加行怎么办?我们对于自己的呼吸往来,只听到声音,里头有没有风你也不知道。叫我们先观外界,看打银的、打金的那个呼吸——尤其现在看不到了,我们年轻的时候,站在打铁店门口,看打铁的拉那个风箱,“嗤——噗、嗤——噗”,那个东西你们看过没有?乡下长大的看到过,城里长大的资格已经取消了,再也找不到看的了。爆米花的看到过吧,有风箱吹的。

他说,你先看这个风的作用,人呼吸在里头,人体内部,就靠呼吸,这两个桶是呼气桶,“呼呼呼”,才把生命维持住。先叫我们看这个东西,看清楚了,“或风外聚入出往来,善取相已”,这个时候要执着,不是叫你不着相,你可以着相,把风大这个相,机械的作用看清楚了,你才晓得自己身体的内部,这个气的往来也是这个样。

“由缘于内入出息念,于入出息而起胜解。” 这个风一来一往,我们呼吸鼻子进来、出去,中间是空的嘛,“起胜解”就是要这样了解。

“彼复先于微细息风经心胸处”,我们打坐在那里,你看呼吸经过整个的肺部,你知道的。 “粗穴往来而起胜解。” 鼻子是个粗的洞洞,肺部呼吸的时候,听呼吸……道家、密宗修气的时候,你知道的,先要把这个理论先了解了。

“然后渐渐于众多风而起胜解,所谓乃至一切毛孔风,皆随入而起胜解,如是所有一切身分。” 进一步,你慢慢拿身体来求证,晓得,有时候呼吸调顺了,好像不呼不吸了。那么然后,你晓得,把鼻子呼吸停一下,能够故意地、作意地把呼吸停住一下,如果停住一秒钟不呼不吸,你那个妄念一秒钟等于没有。妄念的加油站必须要通过气——初步啊,不是究竟。

所以,你把呼吸停止了,不呼不吸,念头和想就是跳动一样,比较慢好像大的妄念不起了。然后晓得,心的妄念跟呼吸气两个有这样大的关系。那么,等到你的呼吸能够息止,清净下来停止了,你慢慢可以从身体内部体会到,人原来没有鼻子的呼吸,毛孔本身在呼吸,毛孔也在呼吸,九窍都在呼吸,九个洞。这里一个嘴巴、两个鼻子、两个眼睛、两个耳朵、下面两个,所谓人身九窍,这是大的穴,可以呼吸,都在呼吸。我们要晓得,肛门前后都在呼吸哦,一个地方不呼吸往来,它出毛病了,除非有病。那么,健康的身体不但如此,毛孔也在呼吸。所以,他叫我们慢慢……这个经典如果只看文字,就过去了;你反过来到身上一作工夫,你才晓得,诸佛菩萨把实际工夫怎么修都告诉你了。

“渐渐于众多风而起胜解,所谓乃至一切毛孔风,皆随入而起胜解,如是所有一切身分”,你才慢慢体会到……,当然了,像大家普通人修持到这一步,已经不得了了,我告诉你。你们走错路的,到这一步会做气功表演,也可以身体发光了。所以,身上皮肤、脸都是光的、润滑的,那是不成问题的。所以,要从内部慢慢反观,他现在完全叫你着相反观。在密宗、道家,这一套传出来就是法,传法。那每一个人都要拿个红包给我,五百啊、一千啊、一万啊、百万,随便;没有钱的,一毛钱也可以。其实啊,原理都是从这里来的。

所以,你从内观了以后,“一切身分”,每个骨节、每个地方——假设你做呼吸的工夫到了这个程度,“一切身分”,哪个地方或者有风湿,哪个地方气脉不通,哪个地方要出毛病,或者胃不通了,或者感冒来了,你立刻就觉察到了,这个地方风就通不过来了,风与气就通不过来。所以到这一步,已经工夫很好了——只讲工夫哦,见道还谈不到啊。

那么,他下面告诉, “风聚所随,风聚所摄,风聚藏隐,无量风聚于中积集。” 你看他的文章,看起来很罗嗦,都是工夫啊,实际体会……。“风聚所随”,怎么讲呢?你气到哪里,血液、那个感觉的力量就会到达哪里。“风聚所摄”,气到哪里,可以吸引住到哪里。所以,有时候气功练的好,譬如练太极拳、气功练得好的人——内功拳了,不一定是太极,少林也一样,这个手下到水里按下去,那个河水马上这里一个坑,一提起来,水跟着手心就上来。那是什么道理呢?原理在哪?“风聚所摄”,风也有吞进来……你们现在看台风来,你转到那个风口,风要吸进去的时候,你就完了。

譬如新疆的乌鲁木齐,现在叫什么名字啊?清朝还叫乌鲁木齐,到那里……我们晓得,中国的地理,那个风口在那里,等于说是这个地球的肚脐呼吸通道之一。它每年春天,清明节前后,地球要呼吸一次。那边的人都晓得,那边有个风洞。什么人去过呢?满清的那个纪晓岚,他犯罪到了那里,他亲自碰到过。说地球要呼吸了,所谓“大块噫气”,地球要叹口气了,一年了嘛,它要换个呼吸先呼气,再吸气,所有几百里……

“如妒罗绵或叠絮等。诸轻飘物于是诸相而起胜解。彼若于内入息出息流转不绝作意思惟。尔时名为于其内身住循身观。若复于他死尸骸中青瘀等位入息出息流转断绝作意思惟。尔时名为于其外身住循身观。若复于自临欲死时而起胜解。或于已死入息出息无有流转而起胜解。或于未死入息出息无有流转而起胜解。由法尔故。尔时名为于内外身住循身观。遍于一切正加行中。应修如是上品助伴上品所摄无倒加行。所余一切如前应知。如是所有初修业者。蒙正教诲修正行时。安住炽然正知具念。调伏一切世间贪忧。若于如是正加行中。恒常修作毕竟修作无倒作意。非諠闹等所能动乱。是名炽然。”(三十二卷)

……什么都跑光了,一点都没留。那股气一冲出来,不管人啊、马啊,什么大东西都吸引去,这股气就把你化掉了。有些“呜……”,吹到哪里去?向西伯利亚,苏联北方或者北极那个地方去了,跑光了。等到……(断录)吸气回转来,回转来也“呜……”,人、马如果一碰到,也没有影了,被它吞进去了,吞进去连人的骨头都化掉了,只听到风穴里“大块噫气”,地球在活动,它在呼吸,风洞在那里。那是不得了,那确实……

所以,我问过一个蒙古人,跟章嘉活佛的那位副官,陈副官,张教授也认得的。我说“真的呀?”他说:“嗨,真的!你还不知道啊,我们蒙古那边的湖还会搬家。”我说:“湖怎么搬家?”他说:“哦,那才怪了,湖搬家……”一个大水湖啊,譬如青草湖、日月潭,搬家的时候,那个湖就立起来了,“看到湖水立起来了,一立起来,我们赶快跑,不得了,躲得远远的。湖一立起来,变成一个冰砖一样,那个鱼呀、虾呀还都在里头,那个湖就动了,滚动,一路滚动、滚动,就搬。”他说:“滚到某一个地方,那个地方就……,干旱啊,鱼呀、虾呀都在里头。”我说:“你不要说笑了。”他说:“真的呀,鱼虾都掉出来,我们还捡来吃啊。”湖滚过时,那个鱼虾掉在沙漠里头就干瘪了,掉出来了嘛,他说:“我们还捡来吃啊。”

所以,海洋有海洋的风光,大漠有大漠的风光,天地下的物理,我们所知道的太少了。现在讲的是什么,“风聚所摄”,风吞没的力量。

所以,你风气修到了极点,一个人可以把自己变成隐身。所以,诸佛菩萨大修行人,心风得自在者有这个工夫,坐在那里,你当面过来你也看不到,你一看是空的,他一天自己修行他把自己收摄了……都是唯心所造啊,心的功能,所以,“风聚隐藏”,气功练到了就是隐身。“无量风聚于中积集”,无量的风聚集在一念,这个就是气你要晓得,我们这个人体里面的气,气等于是电——并不是呼吸的气,那是粗的哦;气到了最后不呼吸了,那就是电能因为风通火的力量。那么,我们这个身体内部内外,有无量无数的气的功能,在你身体的生命里发起作用,“无量风聚于中积集”“中”不是身体之中,是心念中心。

“如妒罗绵,或叠絮等,诸轻飘物,于是诸相而起胜解。” “妒罗棉”是软的,“妒罗棉”是一种植物,棉花一类的丝,同丝绸一样软。“或叠絮等”,“絮”就是柳絮一样,就是我们现在做枕头用的木棉一样。他说,这个气在身体内部,会是这个样子柔软。所以,打坐坐好的人,可以返老还童,比较不老,年轻,相貌会转了,清净庄严,都是气的作用,呼吸的作用风气随心聚散的作用。所以,后来的密宗、道家专门注重先练气,就是这个道理。

他说,“如妒罗绵,或叠絮等,诸轻飘物,于是诸相而起胜解”,你晓得,气在你身体的内部如风聚,“诸轻飘物”,它是轻灵、漂浮的。你在这个“诸相”,这一切现象“而起胜解”,你要理解到,“胜解”就是理论到了;如果事实到了,你可以证到这个工夫——这还是证道,不是菩提啊。就是讲物理、生理四大与心风自在的功用的功能。所谓有的阿罗汉修到了,一定就有神通,那么,双脚盘坐在这里,如果气练到了,心气一合一,意念一动,脚不要放开,已经坐到那个位置去了,双脚盘着就过去了。意念一动,站起来走路……下面还有一套工夫,教你修神通的,都有,就是你们自己看,看不懂。所以大家说:哎呀,想修得神通……那是做工夫来的,要定力啊,打坐开始的,你们两个腿都不通,什么神通,麻都麻不通。

“彼若于内入息出息,流转不绝,作意思惟,尔时名为于其内身住循身观。” 换句话,你做风观,修这个气的时候、做呼吸的时候、安那般那的时候,你一出一入的这个空气“流转不绝”,还靠呼吸,还没有完全宁止停掉的时候,“作意思维”,这个时候,你做观想也好,修定也好,这个时候的工夫是初步,这个叫做“于其内身住循身观”,这个气还在跟着身体经脉在走。

“若复于他死尸骸中,青瘀等位,入息出息流转断绝,作意思惟,尔时名为于其外身住循身观。” 然后,你去看看死人,那股气就没有了。那个死人的身体内在没有风,没有风他就死了。没有风死亡了,这个肉体就烂了,我们这个肉体一没有气就烂了。

所以,为什么说年纪大了,血压高了,肩膀端起来,两个腿重了?那一部分的气不到了,气不到了,中医叫做中风,西医就是神经麻痹,他没有气了,没有电能通过了,就是衰老的现象。

乃至你们现在年纪轻轻,眼睛近视了,换句话,你们的眼球有些神经的地方已经没有气了。如果工夫做好了气脉通了,那些坏了的眼球神经、视力一样地恢复,气脉一通,眼睛就恢复了,耳朵也一样,同样的道理,都是这一股气。

但是,我若不给你们讲明啊,你看这些经典,一定不看,这一段你们就翻过去了,哦,这是什么道理啊?这是说理。一点也不是说理,是讲事实。因为你们每一样东西都没有求证过,所以,我非常感慨经常讲你们学佛是白学,不是说在这里白学,在过去也白学,将来是不是白学不知道,至少到今天为止。入佛学院啊,佛经也看了、听了,有什么用啊?不能到身上来……等于到了米店、饭店门口,素菜馆门口也好,看了半天人家在吃好菜,你吃不到哦!菜谱也买来了,噢,怎么做法也都知道,你吃不到哦!(南师拿起《大藏经》本,指着它说)这个就是菜谱,你把它做起来,吃进去,到身心上来修工夫,来求证。

前面讲的工夫,风在身内,现在你看死人,这个叫做“于其外身住循身观。”

“若复于自临欲死时,而起胜解;或于已死,入息出息无有流转,而起胜解;或于未死,入息出息无有流转,而起胜解。由法尔故,尔时名为于内外身住循身观。” 弥勒菩萨还是留了一手,嘿,他老人家亲自坐在这里,我就讲他,你还是留了一手。这个里头都是密法。

进一步说,“或于已死”,已经死掉的人,观察他出气、入气,“无有流转”,当然没有。将死的时候,还有一点,他那个余息没有断的时候,还有,只要身体哪一部分还有点暖的,哪一部分还有点气。完全冷却了,死亡完了。

哦,你不要忘记了,叫我给你们讲生死经过,对不对?你忘记了,我忘记了?可见你们又失念,有什么用呢。这个我讲了一百遍了,只好再给你们讲了。看看时间来得及吗?

“而起胜解”,已经死了。“或于未死”,这里头就有密法了,刚刚要死的时候,“入息出息无有流转”,好像自己快要断气了,“而起胜解”,这个人没问题,生命可以保持,就是平常的修持,密法里就有。这个里头,你能够一个时辰,就是两个钟头,念把气控制住,不让它走掉,不放出,逃过这两个钟头、一个时辰,生命又转回来了。知道哪一个时辰该死的时候,就是这一下,当然有方法,要定力,要工夫。

还有,如果没有修过气的这一方面的工夫,那么,你平常就是参禅、念佛,那个念力特别强的时候,还是会把它调过来。可是,一定,起码要一个时辰,一个时辰就是现在的两个小时。过了这个时辰,死亡的时辰就过去了。过去了以后,阎王对你也没办法,天地也对你没办法。这个里头就有所谓的密法,古今不传之密在这里,叫“天生之际御上”(?),等于说是跟宇宙抗拒,把生命抢回来。

那么,如果是大彻大悟了的,“由法尔故”,了解天然如此,“尔时名为于内外身住循身观”。

“遍于一切正加行中”,注意这句话,所以,这些工夫都属于修行的“正加行”,你不懂加行法,学佛有什么用?般若空,怎么空得了?有,怎么有得起来,这就是加行。

“应修如是上品助伴,上品所摄,无倒加行”,所以,你们修行,出家、在家,真的修行应该修这些“上品”,使你得定“助伴”的加行法门,帮助你,是悟道的伴侣。你没有这个加行,没有加过工还不行,这是红烧的,加工红烧——你们红烧吃的什么?红烧烤麸,那个烤麸要加了工,这是“正红烧”的烤麸,好好吃下去。“无倒加行”,正道,不是颠倒,所以,这样修气是正道。至于练气功的那个,是气里头又分出来的,那就走偏路了,偏路也有好处对色身有助,但是不算正路,偏路也是路就是,会走冤枉路、走颠倒路。这是“无倒加行”。

“所余一切,如前应知。如是所有初修业者,蒙正教诲,修正行时,安住炽然,正知具念,调伏一切世间贪忧。” 他说,“所余”,尤其修风、修气都很重要,修呼吸。因为人体是气质人体是以根本依的气为命根,气质就是业力,你先要把气质变化了。所以,“初修业者”,得到善知识的“正教诲”,不是歪教诲,正的,走的正路,减少了很多冤枉路。“修正行时”,真正修的,“安住炽然”,这个“炽”是形容火光一样,智慧光明,智慧如火一样的爆发,“正知具念”,正知正见之念随时在,“调伏一切世间贪忧”,你烦恼自然少,脾气也变了,嗔心重的也没有嗔心了。嗔心,贪、嗔、痴都是这一股气质在里头不好,所以,这个气质变了,才会贪欲调伏了。

“若于如是正加行中”,就是正加行。 “恒常修作,毕竟修作,无倒作意”,随时在修,毕竟在修,不颠倒地作意——这个时候是作意哦,听呼吸、修气,是在作意哦,但是,它是胜解作意,正作意,因为你知道在作意、在修。 “非諠闹等所能动乱,是名炽然。” 什么叫定力的“炽然”呢?“炽然”就是说,你的气修到了息的程度,心风,心跟息修持到这个程度,任何恼乱的环境,外界扰乱不了你;乃至说,你在战场上,乃至你碰到原子弹丢下来,明知道这个色身要散的时候,都不会乱,定住了。

那么,甚至于说,这个工夫做到了,有这个神通,能不能抗拒得了原子弹?抗拒与否不知道,我还没有试验过,还没有证过。在理论上,应该可以说,原子层面对他也没有办法,假设“具念”“正知”的时候,硬是堵住了。

所以,这个生命的四大,地、水、火、风的功用都大得很,因为它都是阿赖耶识的功能所变,是依报,你要知道啊。

普通学佛以为四大皆空,那个空是讲这个空啊,是你可以把四大化空,也可以化有。所以,一般认为四大皆空,就落于佛学的歪见解,空者就是没有。没有,那是断见啊,对不对?大家把空当成没有了,对不对?那正是佛学的错误啊,断见!“缘起性空”,把它当没有了就是断见,千万注意啊!这是佛学、佛法最关键的地方。

所以,现在一般世界上的思想家,学理的,他的观念究竟对了没有,一听就清楚了。没有对的,统统下去了。

所谓“炽然”,就是你的定力正定正观的功力像火光一样。所以佛在《大般若经》上说,“大般若如大火炬”,那个得了道的人智慧境界像个大火在烧一样,不管你好的、坏的、毒品,丢进去,都变成他的火光。小根器的人不能做这种事,那就不行。小根器的人,火力还没有构成“炽然”,没有定力。

共收到 0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05月07日 11:22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