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门故事 神通不能使人获得解脱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9年04月26日 · 最后由 443028295 回复于 2019年04月26日 · 248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神通不能使人获得解脱

普琼瓦曾问京俄瓦:“一种是获五神通,通达五明,拥有八大悉地,一种是尊者的道次第在心中生起,你会选择哪一个呢?”     京俄瓦答道:“不要说道次第在心中生起,就算只是心中能生起‘道次第确实如此’的胜解,也应当选这个。过去我们曾无数次的获得五通、通达五明、拥有八大悉地,然而都没有脱离生死轮回、没有战胜轮回。如果获得了对道次第的定解,就必定能从轮回中解脱出来!”     普琼瓦、京俄瓦皆是噶当派大德。五明:声明、因明、内明、工巧明和医方明。八大悉地:宝剑、丸药、眼药、神行、金丹、飞游、隐身和土行。五神通:天眼通、天耳通、宿命通、他心通和神变通。

共收到 13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04月26日 08:46
96

向佛讨债的人

佛陀带领众比丘弟子,向善信居士大德乞食。一行人威仪严整,众人无不投以钦仰赞赏的目光;然而才刚刚转入一条小巷,情势马上有了戏剧性的变化──「此路不通!」一名其貌不扬的婆罗门伸出手指在沙地上画出一道凹线,瞪大眼睛直勾勾地望向佛陀。「你交出五百两金子,才许通过!」佛陀一行人安静地站立于巷口,在烈日下没有人移动半步。这件意外的插曲惊动了瓶沙国王和波斯匿王,纷纷带来奇宝珍玩,想替佛陀解围。     「不要!我不收!」婆罗门非常固执,毫不妥协;没有谁了解他究竟葫芦里卖些什么药。     终于须达长者闻讯赶来,带着好几车金子。「先生,请笑纳,让尊贵的佛陀通过好吗?」须达长者小心翼翼地指着准备好的五百两金子,陪着笑脸。     「如果是你的话,就姑且收下吧。」婆罗门点了点头,接过金子,满意地走了。     「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事情?世尊,是什么因缘造就今天这场遮难呢?」众比丘松了口气,一起向佛陀请教事件的本末。     佛陀笑了:「过去无量世以前,有一个国家,名叫波罗。波罗国的大臣有个儿子,赌输了五百两金子,仗着权势而不肯偿还,当时,刚好波罗国太子路过,见二人僵持不下,就对赌徒承诺:『假如大臣的儿子不偿还赌债,我代替他还。』从此以后无量世中,赌徒常常向我索债。当时的太子就是我的前世;而大臣的儿子,就是须达长者;赌徒不是别人,正是挡路索金的婆罗门哪!所以,凡是负债的人,不可以不偿还;否则纵使修行成佛,依然不脱此难!」     省思     「假使百千劫,所作业不亡,因缘会遇时,果报还自受。」修行不离因果,如是因,如是果,一切果报皆自作自受,无人可替代。了解此理,更要在因地上戒慎,努力断恶行善。

96

沉默的慕魄太子

在波罗奈国有个太子名叫慕魄,不仅面貌端正,而且非常聪慧,上至天文地理,宿命星辰;下至人间万物,往来因果,他几乎没有不知道的。但这个聪明绝顶的太子,到了十三岁时却忽然闭口不说话了。

 天冷加衣,到时吃饭,他都任由随从服侍,给他什么就是什么,无欲无求。有耳朵有眼睛,却像看不见、听不见一样;虽然聪明异常,智慧过人,却什么都不闻不问。

 老国王见到儿子这样,心里十分愁苦。他询问了一个婆罗门意见,婆罗门紧张地说:

 “大王祖业毁灭的时候不远了,虽然太子相貌堂堂,但您想想,为什么有了这个太子后,便再也没有儿女了呢?这都是太子所克的呀,只有将他活活埋掉,大王才可以保全国家,连得贵子,不然的话,麻烦可就大了。”

 国王听了这话,觉得有道理,但一想到自己的爱子将因此死去,心里更是发愁了。过了好一阵子的食不知味、寝难安眠,国王终于决定听从婆罗门的劝告。

 这时一位大臣建议:“依老臣之见,不如挖一个深洞,里面修成居室模样,放些粮食物品,再加上五个仆人,将太子放在里头,听凭命运安排吧。”国王听了,觉得这个办法可行,便告诉下属去做准备。

 仆人们赶着车,来到挖洞穴的那个地方,此时洞穴还没有挖好。

 太子慕魄坐在车上,心里暗暗想着所发生的一切,不知不觉地轻轻说出话来:

 “父王和国中的大臣百姓们都说我是痴呆聋哑,其实他们不知道,我所以不说话是为了摆脱尘世间的一切俗缘,抛弃那些无穷尽的烦恼之事!现在却因为我这样的做法,反倒使自己被人认为是招致家族不幸之徒,要被关在这洞穴里别离人世,难道这真是命运的安排吗?”

 太子的叹息,被一旁的侍从听见了,连忙快马回去告知国王。国王听了,悲喜交加,立即带着王后一道驾车前往迎回太子。

 慕魄见父王来到,便起身相逢,恭敬地请父王就坐。国王细听太子说话的声音,虽然平缓却隐含神威,似有震天动地的力量,心里高兴之极,便请慕魄回国,让他管理朝政,自己愿意退位。

 慕魄拒绝了国王的好意:“父王,您不知道,我实在害怕再受地狱煎熬之苦呀!”

 国王听了十分不解。太子接着说:

 “我的前世曾做过国王,在位时以德政治理国家,国家二十五年来没有过官司讼状,也没打过仗,牢狱中从未关过人。朝廷对人民广施仁德之举,常常周济穷苦百姓。但虽然如此,我还是因为犯了一点过失而在死后被打入地狱六万余年,遭受熬煎烹煮、生剥活裂之苦。受刑时痛苦难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而当时您正在父母的庇护下无忧无忧虑地生活呢,更不用说来分担我的痛苦了。”

 “那么,你犯的是什么罪过呢?”国王问道。

 “我往昔做国王的时候,所管理的领域里有许多小的附属国。由于我生性仁慈,一味强调以仁德治国,各种法纪松弛,各个小国便觉得我软弱可欺,便组织起兵马来攻打。我拿出大批珍贵财物赠换取了短暂的和平。反复多次后,他们不仅不思悔过,反而变本加厉,贪得无餍。但我依旧认为对于各小国国王只要能慢慢教育诱导,就可以让他们去恶从善。我为王一日,就要施行普济众生之功,永远不兴诛杀惩罚之举。后来,各小国见我一味迁就,气焰越发嚣张,索性肆无忌惮,兴兵再度打来,一路之上任意残杀无辜,涂炭人民。

 我听到百姓遇害的消息,心里十分难过,多次泪如雨下。在宫里穿戴起丧服,为诸国死难的百姓奠祭。消息传开,众小国的国王听说我慈悲心怀,爱民若子,为无辜百姓服丧,不禁都被感动,一改残暴的本性,纷纷来降服归顺。我虽然最后降服了众国王,但先前毕竟伤害了许多无辜的人民呀,这就是我获罪的原因。”

 慕魄太子讲完了自己前世的因果以后,国王虽然明白了不少,但毕竟是上辈子的事,也不完全是他的错,便安慰儿子说:“你已明白了前世的因果,得知了自己的罪过,这已经是很好的了,何必还这样折磨自己呢?”

 慕魄坚决地说:“我每次想到这些,心里便痛苦得不得了,唯恐前世的吉凶祸福、安危成败会再次经历,所以希望自己不要过问世间俗事,避免妄辨好坏造成无尽的烦恼。我的沉默不语虽然让我减少许多麻烦事,想不到仍为世人所误解,而招来灭顶之祸。原本这次您下令把我活埋,我原不打算辩白的,只是不愿意看到您做了错事,日后会坠入地狱受苦,永无出头之日,所以才又开口说话。

 我从来不想做国王,生活中的烦恼事是数不尽的,乐少苦多才是现实的生活。我视功名富贵为身外之物,如尘土一样不值钱。我内心淡泊名利,而您却要让我当国王?”

 国王仍然想让太子回心转意,便又劝他道:“你是个智慧过人的孩子,将来是要成大器的,千万不要随便抛弃这一切呀!”

 慕魄太子见父亲还要苦言相劝,便严厉地对父亲说:“就拿世俗的观点来看吧!从没听说过父亲抛弃活生生的儿子。您既然这样做了,就表示我们的骨肉之情已断。现在你苦苦相求要迎我回宫,也是白费工夫,我不会答应的。”

 国王见儿子执意不肯,知道他心意已决,心中不禁茫然失措,无言以对。过了好一会儿才对慕魄说:“就像你刚才所说的,前世做国王时广施善政,仅有些小罪过又不完全是你的责任,尚且要受地狱之罪。而我如今治国的政策谈不上仁政,倒有不少失误,往后保不住也要遭受地狱之苦呢。这些俗事看来也不宜再拖累你了。”

 于是,国王便顺从慕魄太子出家修行解脱之道的意愿。太子从此舍弃了王位,一心修行,最后终于开悟成佛。

 这位慕魄太子就是佛陀的前身,那婆罗门相师就是提婆达多的前身。

96

一盆洗脚水的启示

佛陀的唯一的儿子罗怙罗尊者追随佛陀出家修行,是在他年纪尚幼时。未满十岁的他初初修行,仍有着童稚爱玩的天性,并且经常说谎戏弄他人。每当有居士向他询问佛陀在何处,他便故弄玄虚,混淆视听。当罗怙罗见到这些居士像傻瓜一样地东奔西跑时,心中却觉得十分有趣。若佛陀是在竹林精舍,便告诉对方佛陀在鹫峰山;若在毕钵罗窟,便告知在西尼迦窟,使得这些信众无法如愿的礼见佛陀,奔波疲累。

 佛陀知道罗怙罗的行为后,心想:只有让罗怙罗深刻体会说谎的过失,才能真正端正他的行为,否则再严厉的吓阻都只有短暂的效果。

 一天,罗怙罗见到佛陀刚从城中托钵回来,立即满心欢喜地为佛陀准备洗脚水,佛陀便决定藉此因缘教育罗怙罗。当佛陀洗完双足后,将水倒掉只留下少许在盆中,问罗怙罗:"你看到了吗?"接着把水全部泼在地上,又问:"你看到了吗?"然后又把水盆倾斜一边,再问道:"你看到了吗?"最后将整个盆子倒盖在地上,还是一样问罗怙罗:"你看到了吗?"

 罗怙罗虽然对佛陀的举动大惑不解,但仍然不断地点头称是,佛陀说道:"罗怙罗,法在你的心中,就像刚刚盆子里的水,只有那么一些些而已;现在因为说谎的习惯,你心中的善法就像泼撒出去的水,丝毫不剩半点!你玩笑的戏弄人,就像倾斜的水盆,人们将不再信任你,并且也会轻视你。最后你会像倒盖的盆子,连自己的善根也泯没,再也装不进任何一滴的法水!"

 罗怙罗顿时感到万分羞愧,立即向佛陀忏悔:"慈悲的佛陀啊!罗怙罗若是没有您这样用心的比喻教导,不知道妄语给自己和他人带来无量的苦恼,从今以后我一定不再犯!"此时,佛陀微笑、点头,赞许罗怙罗真诚忏悔的勇气和不二过的决心。

 人们往往因为无知,才会做错事情。由于佛陀以巧妙的譬喻,慈悲且有耐心地引导,不仅让罗怙罗体认到说谎的严重性,更进一步学会尊重自己、也尊重他人。从此之后,他精进力行佛的教诲,丝毫不放逸懈怠,因而证得阿罗汉的圣位,赢得佛陀弟子当中"密行第一"的美名。

 其实佛法的根本建立在心性的肯定,及禅定智慧的涵养;透过佛法的教育,将使人格获得最大的启发,也使得教育者能掌握最具体的方向,落实教育。

 这里所说到的教育不仅是知识与技能的学习,更重要是人格的启发与陶冶。对于教育者而言,肯定每个人的佛性及禅定的涵养,才能具有启发他人的智慧;对于学习者而言,懂得惭愧忏悔、知过改过的心,是修行前进趋向圆满的要因。人人佛性本具,遇到好的外缘,有智慧的教导,便能使良善的心性显发。

96

猎人的前世今生     「若犯无邪者,清净无染者,     罪恶向愚人,如逆风扬尘。」     【恶品第(125 偈颂)】     此一偈颂,是佛陀在祗树给孤独园的时候,为一个自食恶果的猎人钩葛而说的。     祗树给孤独园附近,有一个名叫钩葛的猎人,生性残暴,又不通情理。一天早上,钩葛带了弓箭,领着自己养的一群猎狗到森林去打猎。路上遇见一位托钵的比丘,钩葛很生气的自语道:「今天要倒霉了,一大早就碰到一个光头,我看今天什么也猎不到了。」说罢很生气的往森林里走去。比丘捧着钵到村子里走了一圈,找一个静处,将乞到的食物吃了,准备返回寺里。     这边,钩葛在森林里猎了一整天,毫无斩获,气闷闷的带着猎犬往回家的路上走,谁知又碰上了这位比丘,不禁火冒三丈,大骂道:「我一大早就碰见你这光头,所以倒霉,连一只小免子也没逮到,谁知回来又碰见你,不知又要倒什么楣了。」说罢就要叫他的猎狗咬比丘,将比丘吃掉。比丘赶紧说道:「有话好说,我并没有得罪你,你不要冲动啊!」     钩葛那管三七二十一,就放开猎狗。比丘只得赶紧脱身逃命,跑到一棵树下,爬了上去。钩葛的猎狗咬他不着,只得在树下徘徊绕圈子,对着树上的比丘狂吠。此时钩葛赶到,他说:「今天你跑不掉了!」随即拿起箭头向上猛刺比丘的脚底,比丘哀哀求饶。钩葛仍然不理,非得置他于死,不肯罢休。      比丘双手紧握树枝,两个脚底不停地闪躲钩葛的矛头,痛苦不堪。身上的袈裟渐渐松了,终至落下,从头到脚将钩葛罩住,钩葛来不及挣脱。那些猎狗看到袈裟,以为是比丘,猛地扑过去,一下子将钩葛咬得动弹不得。比丘见状赶忙折了一根枯枝向猎狗们丢去,猎狗抬头看到树上的比丘,才知道牠们咬了自己的主人,逃入森林。      比丘这才从树上下来,看见袈裟沾满了鲜血,钩葛已然一命呜呼,心中非常难过,他想:因为我的袈裟掉下的缘故,才使得猎人丧命。他怀疑自己是否犯了杀戒,因此来到佛前,将经过向佛陀禀告一遍。      佛陀安慰他说:「善哉比丘!你没有丝毫过错,那个猎人不应该伤害没有过错的出家人,他如此作为是自食其果;而且,他不止这一世伤害无辜,前辈子也是。」佛陀因此又说了有关钩葛前世的故事:     很久以前,有个医生,为人医病赚取医药费谋生。后来时运不济,病人渐渐少了,医生赚不到医疗费,贫穷潦倒。有一天,这位医生到乡下,看到一群天真无邪的小孩在一起玩耍嬉戏,心里于是起了一个不好的念头:「我要是能让这些小孩都被蛇咬了,我就可以为他们医治,而赚到很多医药费。」        于是他将小孩子们带到一棵树下,在树根的枯洞里有只睡着的蛇,蛇头露在洞口,看起来就像蜥蜴的头。医生告诉小孩子们说:「这是蜥蜴,你们抓来玩没关系。」小孩不知天高地厚,就依着医生的话,捉住蜥蜴的颈部,谁知当他握住之后,才发现原来是只蛇,蛇身很快地缠住小孩的手肘。小孩非常害怕,情急之下将蛇往医生的头上丢去,这只蛇立即缠住医生的脖子,一口咬住医生的颈部,医生脸色发青,立刻中毒而死。      这个医生就是钩葛的前生。「比丘们!一个人如果常常做出伤天害理、伤害无辜的事,终究会果报还诸自身,自作自受的;就像逆风而起的灰尘,终究还是扑向自己的脸上。」     佛陀为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若犯无邪者,清净无染者,     罪恶向愚人,如逆风扬尘。」     很多比丘闻偈已,当下都证得阿罗汉果,余者亦同沾法益。

96

行人莫与路为仇

惠南禅师曾经在庐山的归宗寺参禅,后来云游至圆明禅师的道场时,圆明禅师就令他分座接引,指导禅法,这时他的声誉已经名闻八方了。

 后来,云峰禅师见到他,就赞叹道:“你虽有超人的智慧,可惜你没有遇到明师的锻炼。圆明虽是云门禅师的法嗣,但是他的禅法与云门禅师并不相同。”

 惠南禅师听后不以为然,问道:“为什么不同?”

 云峰禅师回答道:“云门如同九转丹砂,能够点铁成金;圆明如同药物汞银,只可以供人赏玩,再加锻炼就会流失。”惠南禅师听后愤怒异常,从此不再理睬云峰禅师。

 第二天,云峰禅师向惠南禅师道歉,并对他说道:“云门的气度如同帝王,所谓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你愿意死在他的语句下吗?圆明虽有法则教人,但那是一种死的法则,死的法则能活得了人吗?慈明禅师的手段超越了现代所有的人,你应该去看他。”

 后来,惠南禅师在衡岳的福岩寺参访了慈明禅师。慈明禅师说道:“你已经是有名的禅师了,如果有疑问,可以坐下来研究。”

 慈明禅师说:“你学云门禅,必定了解他的禅旨,例如放洞山顿棒,是有吃棒的分儿,还是无吃棒的分儿?”

 惠南禅师答道:“有吃棒的分儿。”

 慈明禅师很庄重地说道:“从早到晚,鹊噪鸦鸣,都应该吃棒了。”

 于是,慈明禅师端正地坐着,接受惠南禅师的礼拜。然后又问道:“假如你能领会云门意旨,那么,赵州说‘台山婆子,我为汝勘破了也’,哪里是他勘破婆子的地方?”

 惠南禅师被问得冷汗直流,不能回答。第二天,惠南禅师又去参谒。这次,慈明禅师不再客气,一见面就是指骂不已。惠南禅师道:“难道责骂就是我师慈悲的教法吗?”

 慈明禅师反问道:“你认为这是责骂吗?”惠南禅师在言下,忽然大悟,就作了一首偈:

 “杰出丛林是赵州,老婆勘破没来由;

 而今四海明如镜,行人莫与路为仇。”

 四海明如镜,行人莫与路为仇。保持宽容宁静的心,无论遇到什么情况,都能从中感受到不一样的境界,那就是真正的超脱了。

96

丑陋的小孩

——骂独觉得丑相,因愿力而转变

 从前在印度有一位拥有很多财产的大施主,他与妻子一起过着幸福的生活。后来他的妻子怀孕了,却生下一个非常丑陋的孩子。为此,夫妻二人非常烦恼,施主抱怨:"我们前世不知造了什么业,生出这么丑的小孩?不如丢出去喂狗算了。"

 妻子阻止丈夫:"不可以,如果我们杀了人,将来会下地狱的。不如秘密养着他,等他能够独立生活后,再把他赶出家门吧!"因为这孩子长得很丑陋,所以就叫他"丑陋的小孩"。

 果然孩子长大以后,就被施主夫妇赶出家门。他过着到处乞讨的生活,四处流浪。无论到了哪个城市,都因为长相太丑,看上去很可怕,而被调皮捣蛋的孩子们脚踢拳打,或打耳光、扯耳朵,或丢石头、牛粪,甚至于用木棒追打他,还一边追打一边叫:"魔鬼来了,魔鬼来了!"

 "自己以前不知道造了什么恶业,现在才会这么痛苦?现在人多的地方待不下去,到较僻静的公园里或许会好一点吧!"于是,他就住到了公园里,白天躲藏起来,等太阳下山后,才偷偷出来,找一点游客扔下的食物,勉强维持生命。

 这时,佛陀以神通力观察到这位丑陋的小孩,知道他受教化的因缘已经成熟,就在围兜里装一些食物,幻化出一个更丑的孩子,来到丑陋的小孩所在的公园。

 那个丑陋小孩看到佛陀幻化的丑小孩,非常害怕,转身就跑,佛陀马上以加持力使丑陋的小孩跑不掉,还让他回头看看自己。就这样,丑陋的小孩看到这位奇丑无比的小孩,心想:"没想到这世上竟然也有跟我年龄相近的丑小孩!我得去问问他,究竟是什么人?"

 当丑陋的小孩往幻化的小孩走去时,幻化的小孩就向后跑,丑陋的小孩赶紧喊:"朋友!你不要跑,你要跑到哪儿去?为什么跑呢?"

 幻化的小孩回答:"因为我长得太丑了,不管到哪,都有人对我脚踢拳打,或打耳光,或用石头、牛粪丢我,还边打边骂我是魔鬼。所以,我怕见到人,一看到人,我就赶快逃跑。"

 丑陋的小孩追着他说:"你不用怕啦!我也是因为长得太丑,常常受到别人打骂。就是因为这样,我才躲到这个静静的公园里,比较不会被人看到。你不要怕嘛!我们可以一起去找点东西吃。"

 "好啊!我们就交个朋友吧!"

 幻化的小孩慢慢走向他,还拿出放在围兜里的食物,来分了一些给丑陋的小孩吃。吃饱以后,丑陋的小孩心里很高兴,就对幻化的小孩生起欢喜心,觉得他们可以一起生活。在他生欢喜心的刹那,世尊现出他本来具足的三十二相庄严金色身。丑陋的小孩一见到这庄严相好,顿时生起无比的信心和欢喜心,其快乐非十二年的禅悦所能比。于是他走到佛前恭敬顶礼,世尊为他传了法,他当下就获得预流果位。

 丑陋的小孩心想:"可惜,我的因缘不具足。如果我的身相不是长得这么丑的话,真希望能在佛陀的教法下出家受戒,解脱生死轮回的痛苦。"

 就在他发心出家的剎那,丑相顿时变成妙相,他立即在佛前祈求:"世尊若慈悲开许,我愿在世尊的教法下出家受净梵戒。"佛陀为他授比丘戒,并传了一些法要。他依法精进修持,不久就灭尽了三界烦恼,证得阿罗汉果。

 这时,比丘们请问世尊:"世尊!丑陋的小孩以什么样的因缘出生在富贵之家?又以什么样的因缘而长相丑陋、被父母赶出家门?之后又为什么能对佛陀生起欢喜心,最后出家证阿罗汉呢?请世尊为我们演说这前后因缘。"

 世尊告诉比丘们:"这是两世因缘成熟的缘故。以前无佛出世的时侯,只有独觉在世间。那时,有一位施主是个守财奴,不但自己用钱计较,对别人更是一毛不拔。

 有一次,一位独觉经过他家门口向他化缘,他勉强供养,但马上就后悔了,他想:'供养这位光头沙门,还不如拿给工人吃。'因而跑出去,把供养出去的东西抢回来,并用恶毒丑恶的言语和行为,咒骂这位独觉,还赶他快点走开。

 独觉知道他这样做,已经造下很大的恶业,很想救度他,于是立即示现神变,飞入虚空中,同时出现闪电、打雷、下冰雹等景象。吝啬的施主看到了,当下就对独觉生起尊敬心,跪下来求独觉救度他。独觉看他已经心生忏悔,就从空中下来。施主重新恭敬供养独觉,并发了一个愿:'希望以此供养的功德,愿我生生世世出生在富贵之家,且能在比独觉更殊胜的圣者前,获得阿罗汉果位。还希望这次造的恶业不要成熟,如果成熟了,希望在我发心出家的那一瞬间,能全部消失。'

 比丘们,当时那位吝啬的施主就是现在的丑陋小孩。由于他以各种丑恶的言语咒骂独觉,所以今生长得丑陋;因为他驱赶独觉快点走开的过失,所以今生从小就被赶出家门;由于生起后悔心,再加上对独觉供养发愿的功德,使他今生能生在富贵之家;因为愿力的缘故,他能在发心出家的剎那间转丑相为妙相,最后出家,证得阿罗汉果。

 另外,他在迦叶佛出世的时候,也曾出家。临终时,他发愿:'我在迦叶佛座下出家,一生都没得到什么境界,希望以后能在释迦世尊的教法下出家,灭尽三界烦恼,获证阿罗汉果。'由于这两世发愿的因缘,现在都成熟了,所以他今生能在我的教法下出家证果。"

96

长在肚子里的酒瓶

古语有言,酒逢知己千杯少,也曾说过,借酒浇愁愁更愁,就是一个神奇的东西,很多人因为酒成为久遇才可深交的知己,有的人因为酒的催化效果成为一代诗仙,但同时,更多的人则因为酒招致而来各种纷纷扰扰,车祸、酒驾、官司、死亡。然而,这些远远不是最为可怕的,酒给人最大的危害是恐惧,是瘾,是一种戒不了、忘不掉的“毒”!

 乌局长生性多疑,却又偏偏喜爱杯中之物,每次喝了酒以后疑心就更大,疑神疑鬼。

 这天,乌局长陪上级进工作餐,一不小心,便喝高了,走起路来踉踉跄跄、东倒西歪的,进了局机关,还在一边走一边指天划地。局里同事见了个个掩鼻而笑,无不退避三舍。乌局长走着走着,突然一声怪叫,双手捂着肚子蹲在了地上。同事们以为出了什么事,赶紧跑到他身边,只见乌局长捂着肚子连声叫嚷:“快!快叫车!”

 不一会儿,乌局长的专车就开来了,大家七手八脚地把他抬上车,司机以最快的速度把他送到了市医院。医生们见来了急病号,立即组织抢救。医生问满头大汗的乌局长哪里不舒服,乌局长皱着眉头,吭吭哧哧说不出个所以然。医生看他的样子十分痛苦,立即为他作了全面检查,发现他除了胃液里面酒精含量偏高外,身体的各个零部件都完好无损,借助先进仪器也诊断不出他到底患的啥怪病。可是乌局长却仍然躺在那里哼天叨地,十分难受。医生只得再次问乌局长:“病不瞒医嘛,你哪里不舒服就说出来,以便我们对症下药呀。”乌局长吭哧了老半天,这才说道:“不得了啦,我肚子里突然长了一个酒瓶儿!”医生闻言,“噗嗤”一笑:“这怎么可能呢?你不是在开玩笑吧?”乌局长急得赌咒发誓,还硬说人家医生是庸医,连这么明显的病都看不出来,叫着嚷着非要见院长不可。院长来了以后,乌局长要求马上给他动手术把酒瓶儿取出来。院长见他神经兮兮的,只得安排医生为他作了一个假手术,不过倒也做得跟真的似的。

 经过一番像模像样的折腾后,乌局长刚从麻醉中醒来。院长就举起一个啤酒瓶儿对他说:“乌局长,你比我们医生还行哩。看,酒瓶儿取出来了。”

 乌局长仰头一看,大叫一声,又晕了过去。医生们赶紧掐他的人中,把他又掐醒过来。乌局长号啕大哭,边哭边指着那个啤酒瓶儿对院长说:“我过去一直喝‘茅台’,这两年喝的是‘酒鬼’,肚子里怎么会长个啤酒瓶儿呢?”

96

小妾的美德

 有一位长者,家中很富有,娶了一位富贵人家的女子为妻,并纳有一个小妾。小妾面色微黑,与妻子的美貌相比,不免相形见绌。因此那妻子便在家中作威作福,将小妾如奴仆一般使唤。

 有一天,有位辟支佛来到这位长者家中化缘。长者的妻子见辟支佛容貌端正,长相不俗,心中不由生出非分之念,便对辟支佛说道:「你如果随我心愿,我当准备最好的供养。」

 辟支佛是已经修行开悟得道的圣者,闻此言后,心不颠倒,意不慌乱,平静坚决地回答道:「不行!」

 妻子欲念未遂,恼羞成怒,便口出恶语,驱赶辟支佛。

 小妾见状,心中对出身大家闺秀的夫人的举动甚为厌恶,便劝她道:「夫人为什么向别人提出不正当的要求呢?我们大户人家不应如此啊!」

 长者之妻闻言大怒,取来棍棒痛打小妾,然后忿忿而去。

 小妾强忍着伤痛,毅然取来自己的全部饭食供养辟支佛圣者,并恭恭敬敬地送辟支佛出门。

 不久,小妾觉得有些头晕,便回到屋中倒头便睡。在睡梦中,她隐隐约约感觉到自己平素粗糙微黑的皮肤起了变化,变得洁白细嫩,自己的容貌也变得端正无比,成为一位绝色女子。她不由猛然惊醒,坐在床上发楞。

 正在此时,长者从外边回来,推门看见床上坐着一个美丽绝伦的姑娘,顿时惊愕。只见她面容俏丽,皮肤嫩白,就像芙蓉一样的清雅。长者正呆望着她,不知是人是仙时,小妾却连忙起身,含笑拜见主人。

 长者这才知道美女竟是小妾,忙将她搀起,惊问原因。小妾便将辟支佛来家中化缘时,夫人不敬之举及睡梦中自己的变化告诉夫君。长者知道详情,当即娶她为妻,而将那个心术不正的妇人赶出了家门。

或许我们的天生条件不是那么优越,或许我们的周遭环境不是那么的理想,又或许我们没有遇到一个慧眼的伯乐,但是,一切的一切都不妨碍我们拥有幸福美满的生活,只要我们有一颗向上的心,把事情向着好的一方面的努力,总会有回报。不要焦躁,不要忧虑,幸福的来临总是需要一些等候和一些代价来换取。

96

度驴度马

赵州从谂禅师居住的河北观音院,有座天下闻名的石桥。一位云游僧问赵州∶「听说这里有座赵州石桥,但我却只看到一座独木桥而已,却看不到赵州的石桥。」

 赵州说∶「你只看到独木桥,却看不到赵州的石桥。」

 僧人惘然∶「赵州的石桥到底是怎样的东西?」

 「度驴度马,」赵州停顿了一下,接著从容而坚定地说,「度一切众生!」

 有形的独木桥仅仅能度一人,而无形的赵州石桥却是以菩萨的慈悲心默默地以身承受驴马践踏,普渡众生。

 又一次,赵州在扫地时,僧问∶「您是悟者,为什麽还扫灰尘?」

 赵州说∶「灰尘是外来的。」

 另一位僧人接著问∶「清净的佛堂为什麽有尘埃?」

 赵州笑著对前一位僧人说∶「瞧,又一点了。」

 悟者、佛堂虽然清净,但也会沾染上尘埃。除了清扫之外,别无他法。如果被这种事情困惑,就是尘埃,就是迷失。

雪窦颂云∶

孤危不立道方高,入海还须钓巨鳌。

堪笑同时灌溪老,解云劈箭亦徒劳。

 赵州平常接应学人时,不立玄妙,不立孤危,不似一般的禅师那样,动不动就说打破虚空、击碎须弥山,海底扬尘、须弥山鼓浪,用这些不著边际的话来宣示佛法。但赵州的话平易固然平易,却蕴含著无限的机锋。这叫做不立而自立,不高而自高,看似寻常实奇崛,玄妙无穷。这就像龙伯国的大人,入海垂钓,对小鱼小虾从来是瞧不上眼的,一钓就是戴负神山的巨鳌!於平易处见孤危,而不像灌溪和尚那样故作惊人之句——

 有僧问灌溪∶「早就神往灌溪了,可我今天来这里一看,只见个沤麻池。」灌溪说∶「你只见沤麻池,不见灌溪。」僧问∶「什麽是灌溪?」灌溪说∶「劈箭急!」

96

看准方向做事

 从前有一个人,从魏国到楚国去。他带上很多的盘缠,雇了上好的车,驾上骏马,请了驾车技术精湛的车夫,就上路了。楚国在魏国的南面,可这个人不问青红皂白让驾车人赶着马车一直向北走去。

 路上有人问他的车是要往哪儿去,他大声回答说:“去楚国!”路人告诉他说:“到楚国去应往南方走,你这是在往北走,方向不对。”那人满不在乎地说:“没关系,我的马快着呢!”路人替他着急,拉住他的马,阻止他说:“方向错了,你的马再快,也到不了楚国呀!”那人依然毫不醒悟地说:“不打紧,我带的路费多着呢!”路人极力劝阻他说:“虽说你路费多,可是你走的不是那个方向,你路费多也只能白花呀!”那个一心只想着要到楚国去的人有些不耐烦地说:“这有什么难的,我的车夫赶车的本领高着呢!”路人无奈,只好松开了拉住车把子的手,眼睁睁看着那个盲目上路的魏人走了。

 那个魏国人,不听别人的指点劝告,仗着自己的马快、钱多、车夫好等优越条件,朝着相反方向一意孤行。那么,他条件越好,他就只会离要去的地方越远,因为他的大方向错了。

很多时候,成功就这样与我们擦肩而过,而我们仿佛一直没有意识到这样的问题,仍旧一意孤行,向着那个错误的方向行进,而且听不到别人的劝解,只是坚持自我。并不是说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坚持是错误的,但是,有的时候,我们的自身条件本就不错,而我们一直被失败、挫折、困难伴随左右的原因,恰恰就是我们的自我,凡事都有着一种变得更好的可能,之所以生活越来越糟糕,不是我们不够努力,也不是我们不够坚持,而是我们太过于坚持,太过于执着着错误的方向,那些原本有利的条件就这样离我们越来越远,最终成为成功路上的绊脚石!

96

杀羊屠夫六世升天的因果

—(摘自《杂譬喻经》)—     佛在世时,有一位国王叫阿阇世王。某日,一位以杀生为业的屠夫前往见国王,并请王答应他一个请求,王问他有何愿望,他说:“国王您每遇节日需要屠杀畜生时,请全部赐给我包办。”     王说:“杀生的事,很少人乐意替别人做,为什么你却那么喜欢做?”     屠夫答以:“我往世曾做贫穷人,幸好靠杀羊得以度日,又因杀羊之故,死后生到四天王天,享受天福。天上寿尽,又出生为人,还是从事杀羊的职业,死后又生天上。就这样六世出生为人,都从事屠羊的工作,使我每次死后都生到天上,享受天上无量的快乐,前后往返天上人间已有六回。屠羊既然有这么大的好处,因此向国王提出请求。”     王问:“就算真如你所说的,但你怎么知道的呢?”    屠夫答:“因为我具有能知宿命的能力,可以知道往世的事。”     王不相信,认为他说谎,因为像屠夫这么下贱而毫无修行的人,怎么有能力知道宿命?国王疑惑不解,便去向佛请教。     佛答说:“屠夫所说全都真实,并非说谎。他往世曾遇到一位辟支佛,那时很欢喜、很恭敬、很专心的瞻仰辟支佛庄严的容貌,善心随生,由于这一功德,使他得以六回生天享福,出生为人又能知宿命。因为敬佛的功德,造作于前,福报先成熟,才能六次往返天上人间;杀生的罪业应受恶报,但机缘尚未成熟,所以不见他受报。等此生命终,福报享尽,他将堕地狱接受屠羊的罪报。地狱的罪报受完,接著无数次出生为羊,一一偿还命债。这位屠夫,知宿命的能力很浅,只知过去世六世杀羊生天的事,再早些的第七世的事,他便无法得知,于是误认为屠羊是使他生天享福的原因。”     阿阇世王至此恍然大悟。     ————————————————     世间有些老板、大官,造做种种邪淫恶业,但好像这些人仍然潇洒过活,看了这个佛经典故就明白,因果决定丝毫不差,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罢了。     同时造作过邪淫的同修,也务必深刻的忏悔认错,不要以为暂时没有受到果报就能够侥幸逃脱,还自以为没事,那决定是丝毫不可能的事情,因果一旦成熟就让您傻眼,哭都来不及,因果非常残酷,不会相信任何眼泪。故要速求忏悔,改过自新、断恶修善,精进种诸善业,如此过去罪业能够重罪轻报或不定报。     愿各位同修务必深信因果,尊重因果,法界是公平的,种善因必得善果,造恶因必得恶果。

96

发布时间:2014-11-17 文章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23 阿难陀涅槃,圣体并分成两半

 据《大唐西域记》记载,阿难陀在涅槃之前离开了摩揭陀国,前往毗舍离国。这时摩揭陀国的阿阇世王正要和毗舍离国开战,阿难心想,如果在摩揭陀国入灭,遗骨就不会分给毗舍离,如果到毗舍离入灭,他们也不会将遗骨分给摩揭陀国,所以他打算在两国交界处的恒河中间上空进入涅槃。

 当阿难陀在渡过两国之间的界河时,便从船上飞升到空中入放光三昧,放出种种色光,进入涅槃,圣体并分成两半,使骨灰舍利分别落在河的两岸。两国国王于是各自拾取舍利,在自己的国内建造佛塔供奉,一个是在毗舍离城北方的大林重阁讲堂,一个是在王舍城外竹林精舍的旁边,称为阿难尊者半身舍利塔。

 摩揭陀和毗舍离两国因为阿难陀入灭的因缘,遂释嫌修好,不再战争,救了千万人的生命财产。阿难陀尊者的牺牲,真是伟大崇高!

 虽然阿难陀尊者入灭了,但他对佛陀的功劳,对佛法的贡献,以及温和善良、谦虚忍让的圣格,永远活在佛弟子心中。

96

四种佛弟子

 随着佛陀教化的弘传,皈依佛陀的弟子不可胜数,僧团份子良莠不齐自是意料中事,要求所有的弟子在短时间都能成圣成贤,是不可能的事情。如同十只手指头有长有短,再好的良田,也有几根稗草。

 一日,佛陀正为众弟子说法释疑的时候,一名弟子起身问道:“佛陀!可否说说您心目中理想的弟子应该具备那些条件呢?”

 “你问得正是时候,这也是我一直想告诉你们的。世间上有四种鸟:有一种鸟,牠的外形美好,但是声音却如同鸷鸟一般难听;第二种鸟,牠的声音悦耳动听,但是外形却很丑陋,譬如拘翅罗鸟;第三种鸟,不但外形丑陋,声音也不动听,譬如兔枭;第四种鸟,外形与声音都很美好,那就是孔雀。沙门如同这四种鸟,也有四种不同的类型:

 第一种弟子虽然身相庄严,威仪具足,但是却不能承顺法教,如法修行,又不勤于讽诵披览经典,这种人就如同形好而声丑的鸷鸟。

 第二种弟子的身相威仪或者比不上前者,但是却勤于讽诵披览经典,通达义理,精进持戒,具足梵行,这种人就如同声好而形丑的拘翅罗鸟。

 第三种弟子不但不能承顺法教,具足梵行,而且懈怠轻忽,对正法不能生起深信,邪知邪见,这种人与声形俱丑的兔枭没有什么两样。

 第四种弟子不但身相端严,威仪具足,并且勤于讽诵披览经典,精进修持,具足众戒,稍有一点小过错,便戒慎警惕,忏悔不已,更何况大的过错呢?他们对于正法也都能如法受持,不忘失一句一偈,这样的人真可媲美声形俱佳的孔雀呢!

 你们应当效法第四种类型的人才是啊!这就是我理想中的弟子。希望你们能善自思惟,如是学习。”

 众弟子听闻佛陀慈心剀切的教示后,莫不欢喜信受,依教奉行。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