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门故事 最好的处世秘诀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9年04月25日 · 最后由 443028295 回复于 2019年04月25日 · 99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最好的处世秘诀

 唐代丰干禅师,住在天台山国清寺,一天,在松林漫步,山道旁忽然传来小孩啼哭声音,他寻声一看,原来是一个稚龄的小孩,衣服虽不整,但相貌奇伟,问了附近村庄人家,没有人知道这是谁家的孩子,丰干禅师不得已,只好把这男孩带回国清寺,等待人家来认领。因他是丰干禅师捡回来的,所以大家都叫他“拾得”。

 拾得在国清寺安住下来,渐渐长大以后,上座就让他担任行堂(添饭)的工作。时间久后,拾得也交了不少道友,尤其其中一个名叫寒山的贫子,相交最为莫逆,因为寒山贫困,拾得就将斋堂里吃剩的渣滓用一个竹筒装起来,给寒山揹回去用。

 有一天,寒山问拾得说:“如果世间有人无端的诽谤我、欺负我、侮辱我、耻笑我、轻视我、鄙贱我、恶厌我、欺骗我、我要怎么做才好呢?”

 拾得回答道:“你匚妨忍着他、谦让他、任由他、避开他、耐烦他、尊敬他、不要理会他。再过几年,你且看他。”

 寒山再问道:“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处事秘诀,可以躲避别人恶意的纠缠呢?”

 拾得回答道:“弥勒菩萨偈语说:

 老拙穿破袄,淡饭腹中饱,补破好遮寒,万事随缘了;

 有人骂老拙,老拙只说好,有人打老拙,老拙自睡倒;

 有人唾老拙,随他自乾了,我也省力气,他也无烦恼;

 这样波罗蜜,便是妙中宝,若知这消息,何愁道不了?

 人弱心不弱,人贫道不贫,一心要修行,常在道中办。

 如果能够体会偈中的精神,那就是无上的处事秘诀。”

 有谓寒山拾得乃文殊、普贤二大士化身。台州牧闾丘胤问丰干禅师,何方有真身菩萨?告以寒山、拾得,胤至礼拜,二人大笑曰:“丰干饶舌,弥陀不识。”

 意指丰干乃弥陀化身,惜世人不识。说后,二人隐身岩中,人不复见。胤遣人录其二人散题石壁间诗偈,今行于世。

 寒山、拾得二大士不为世事缠缚,洒脱自在,其处世秘诀确实高人一等。

共收到 13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04月25日 08:52
96

供佛发生的奇事

在很久很久以前,佛祖释迦牟尼佛曾居住在波斯匿王的国土上,并受到波斯匿王虔诚的供养。

 一天,佛陀升上忉利天,去为其生母摩耶夫人讲法,以报答母亲养育之恩。这一去,就是九十天。

 波斯匿王是极其虔诚的佛弟子,一连九十天没有见到佛陀,未听到佛陀说法,他感到怅然若失,心中似乎无依无靠。波斯匿王思念佛陀,吃不下,睡不着,急切地盼望着能早日见到仁慈的佛陀。

 波斯匿王实在忍不住了,便用珍贵的牛头旃檀雕了一尊如来像。此佛像雕得精致无比,容貌神态与佛陀维妙维肖,双目慈悲地注视众生,如同佛陀在为众生说法一般,且芳香四散,沁人心睥。波斯匿王见到这尊如来像,就如同见到了佛陀一样,心生欢喜。

 波斯匿王将雕好的佛像置于佛陀的座位上,每天供养、礼拜。如此,他想念佛陀之心才得到了安慰。

 却说佛陀释迦牟尼在忉利天宫为母亲说法,不觉一晃就过去了九十天。其母劝佛陀赶紧回去,因为众生不能离开佛陀的教诲。佛陀深以为然,便辞别摩耶夫人,回到自己的精舍。

 佛陀一进房门,只见一尊佛像离座起身,前来迎接。佛陀用法眼观这佛像来历,心中释然,便恭敬地对佛像说:“请您坐回原来的座位吧。”

 随即,释迦牟尼佛对众弟子宣布道:“我涅檠后,此佛像可以为四部弟子,即此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做法事。”

 佛陀说完,那佛像便坐回原来的座位。

 这尊佛像就是众佛像之始祖。后人凡做佛像,均仿效这尊佛像。

 之后,佛陀不再住原来的精舍,而将佛像安置于精舍之中,自己则移到一边的小精舍中居住,与佛像相距二十步左右。

 释迦牟尼佛的祗洹精舍本有七重,渚国崇敬佛法,争先恐后供养佛,来听佛讲法之人络绎不断。

 有一天,精舍有一老鼠偷灯油,碰翻油灯,引燃幡盖,大火遂起。一刹时,熊熊烈火便吞没了七重精舍。诸王及臣民见 状,无不捶胸顿足,痛心不已。众人只道那殊胜的旃檀佛像必 毁无疑,日后再也雕不出第二尊如此美好的佛像了。

 大火接连烧了五天。火灭后,众人惊喜地发现,东边小精舍竟幸免于难,一点儿也没有燃烧的痕迹。众人推开小精舍之门,那旃檀佛像仍端坐无恙,毫无损伤。

 众人均以为是奇迹,心生大欢喜,遂礼拜供养,重新建造精舍。那尊佛像又被安置在精舍中。

96

世界上最可怕的敌人

有一位比丘,自出家以来,父母从未曾放弃说服他还俗,一再以亲情及丰厚的财富试图动摇他求道的信心。而他自己也一直徘徊在亲情与佛道之间,为此苦恼不堪。这一天,他终于鼓起勇气向佛陀禀明,请佛陀为他开示如何降伏内心的烦恼魔。佛陀于是向他说了这样一则故事: 有一位锄头贤人,他原本是个农夫,从早到晚辛勤在园里锄草种菜,后来他就发心出家。出家之后,觉得很不习惯,又还俗回去种田。但是种田实在辛苦,想想,还是出家没烦恼,就又出家去了。出家以后,他又无法适应每天早晚的精勤修行,为了不辱佛门清净勤朴的形象,又再度还俗。如此出家、还俗,还俗、出家,总是不能持久,而慈悲的佛陀总是方便包容了他的进退。     这一次,他维持了一段长久的出家生活,不曾动过还俗的念头,忽然看到一把从前用过的锄头,心念一动,又想起从前农夫的生活,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多么逍遥,忍不住就荷着锄头,一路走一路想,不知不觉来到江边,望着滔滔的江水,终于下定决心:“都是这把锄头,害得我在佛道里进进出出,来来去去。唉!人生究竟有多少的岁月可以蹉跎呢?今天决定不再退心还俗了!” 他毅然决然地把锄头往江中丢去,只见锄头迅速的沉没,泛起阵阵涟漪,所有的挣扎疑悔也随之消失,顿然有种解脱的感觉,心想自己以后再也不必挣扎了。 这个时候,正好有一位国王作战胜利,率领一大批兵将班师回国,一行人浩浩荡荡乘船而下,锄头贤人忍不住大喊:“你们作战胜利了吗?你们能打倒敌人,却不能胜过自己。我,锄头贤人,今天终于战胜了天下最顽强的敌人——自己,我丢掉了锄头,放下了我的执著,战胜了我心里的烦恼,我才是真正的胜利者啊!” 说到这里,佛陀无限慈爱地告诉他:“世间上最可怕的敌人不在外面,而是我们自己内心的贪嗔痴烦恼。修行就是和自己的烦恼作战,能战胜自己的人,才是真正的胜利者。”听了佛陀的开示,比丘若有所悟,发愿一定要战胜自己,做个堪受佛法的大器。

96

为什么不能很快认识自己

 吾人为什么不能认识自己?主要是因为真心久被尘劳封锁。好比明镜,尘埃遮盖,哪里能显现明镜的光照?真心不显,妄心反而成为自己的主人,时时刻刻攀缘外境,所谓心猿意马,不肯休息。人体如一村庄,此村庄中主人已被幽囚,为另外六个强盗土匪(六识)占有,拟此兴风作浪,追逐六尘,人体村庄一室六窗,从此怎么平安?

 仰山禅师有一次请示洪恩禅师道:“为什么吾人不能很快地认识自己?”

 洪恩禅师回答道:

 “我向你说个譬喻,如一室有六窗,室内有一猕猴,蹦跳不停,另有五只猕猴从东西南北窗边追逐猩猩。猩猩回应,如是六窗,俱唤俱应。六只猕猴,六只猩猩,实在很不容易很快认出哪里一个是自己。”

 仰山禅师听后,知道洪恩禅师是说吾人内在的六识(眼、耳、鼻、舌、身、意)追逐外境的六尘(色、声、香、味、触、法),鼓躁繁动,彼此纠缠不息,如空中金星蜉蝣不停,如此怎能很快认识哪里一个是真的自己?因此便起而礼谢道:

 “适蒙和尚以譬喻开示,无不了知,但如果内在的猕猴睡觉,外境的猩猩欲与他相见,且又如何?”

 洪恩禅师便下绳床,拉着仰山禅师,手舞足蹈似地说道:

 “好比在田地里,防止鸟雀偷吃禾苗的果实,竖一个稻草假人,所谓‘犹如木人看花鸟,何妨万物假围绕?’”

 仰山终于言下契入。

96

失而复得的能力

 从前,在一个遥远的村落,住有一户孤儿寡母,两人相依为命。家境虽不算富有,但倒也不愁吃穿。只是这位妇人经常喜欢对别人夸耀:「我从来不会弄丢东西。」

 一天,她又在对别人讲述她从来不丢东西的时候。她的儿子就想试探母亲是否真的具备这种本领,于是将母亲手上戴着的一枚戒指取下来,扔到了附近川流不息的河水中,然后对母亲说:「您不是总说自己不会弄丢东西,我现在把您的戒指扔在河水里,您还能找到吗?」

 母亲没有正面回答儿子的问话,只是拍了拍儿子的头说:「我从来就不会丢东西的。」然后,她对儿子说:「过不了几天,戒指自己会回来的。」

 当时,正是捕鱼的季节,这位妇女到市集上买了一条鱼回家。到了家中,剖开鱼腹一看,只见那枚被儿子扔在河中的戒指藏在里面,被阳光一照还闪闪发光呢!这位妇女便拿起这枚戒指对儿子说:「这回你相信我说的话了吧!我说过我从来不丢失东西的,你看!这是不是你扔的戒指?」

 儿子见到母亲的戒指果真失而复得,而且毫不费半点力气去寻找,不禁惊讶万分!

 过了几天,正好佛陀带着众弟子们托钵乞食,恰巧来到此地,儿子就来到世尊面前请示说:「我母亲为什么会有这种不丢失东西的福气呢?」

 佛就指着远处的一座山告诉了他原委。原来,在这座山的北边,每年一到冬天,就变得又阴又冷,所以家家户户都要迁移到山的南边去居住。山北有个孤老太婆,年老体弱,家中贫穷,无力往返搬迁,就独自留在山北,为大家看管留下的东西。等到第二年的春天,大家又迁回来的时候,她就把代为看管的对象一件件地交还给原主,从来也没有弄坏或丢失过。多少年过去了,这个孤老太婆始终为大家做着这样的好事,为此,大家都很感激她。这位孤老太婆的高贵品德,打动了居住此处的一位仙人,仙人就暗暗地赐给她这个「不丢东西」的福气。

 讲到这儿,佛陀停顿了一下,对眼前的孩子说:「其实这个孤老太婆就是你母亲的前世啊!」

 儿子听完,深深为母亲前世的美德所感动。此后,他对母亲更加敬佩,也更加孝顺了。

96

一心向善就会大富大贵吗?

师父:您好!弟子想问“一心向善就会大富大贵”是真的吗?

 学诚法师:如果一心向善就是为求大富大贵,那是错解了佛法追求解脱觉悟的宗旨和本意。乐善好施会感富贵之果,但富贵很容易成为造恶的助缘,再感堕落轮回的之恶果。

96

裸人国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有两兄弟各自办了些货物,出门去做买卖,走着走着,来到一个国家。这个国家的人都不穿衣服,称作“裸人国”。

 弟弟说:“这儿的风俗习惯与我们完全不同,要想在这儿做好买卖,可实在不容易啊!不过俗话说:‘入乡随俗。’只要我们小心谨慎、讲话谦虚,照着他们的风俗习惯办事,想必不会有什么问题。”

 哥哥却说:“无论到什么地方,礼义不可不讲,德行不可不求。难道我们也光着身子与他们往来吗?这太伤风败俗了。”

 弟弟说:“古代不少贤人,虽然形体上有所变化,但行为却十分正直。所谓‘陨身不陨行’,这也是戒律所允许的。”

 哥哥说:“这样吧!你先去看看情形如何,然后派人告诉我。”

 弟弟答应道:“是!”于是先进入裸人国。

 过了十来天,弟弟派人告诉哥哥:“一定得按当地的风俗习惯,才能办得成事。”

 哥哥生气地叫道:“不做人,而要照着畜生的样子行事,这难道是君子应该做的吗?我绝不能像弟弟这样做。”

 裸人国的风俗,每月初一、十五的晚上,大家用麻油擦头,用白土在身上画上各种图案,戴上各种装饰品,敲击着石头,男男女女手拉着手,唱歌跳舞。

 弟弟也学着他们的样子,与他们一起欢歌漫舞。

 裸人国的人们,无论是国王,还是普通百姓,都十分喜欢弟弟,关系非常融洽。

 国王买下弟弟带去的全部货物,并付给他十倍的价钱。

 哥哥也来了,他满口仁义道德,指责裸人国的人这也不对,那也不好,引起国王及人民的愤怒,大家把他抓住,狠狠地揍了一顿,全部财物也都被抢走。全亏了弟弟说情,才把他放开。

 兄弟两人准备动身回国,裸人国的人,都热情地跑来为弟弟送行,对哥哥却是骂不绝口。

 哥哥气坏了,却也无可奈何。

 据《六度集经》卷五《之裸国经》改编。参见《大正藏》第三卷第29页。

96

神会六问六祖慧能

 神会在广东韶州曹溪六祖慧能处住了几年,颇受慧能的器重。为了增广见闻,不久他又北上参学。先到江西青原山参拜行思禅师,然后又到河南洛阳受戒。唐景龙年中,神会又到了曹溪。他认真阅读佛教经典,但有六处感到困惑不解,于是他便去请教六祖慧能。神会的六问和六祖的六答是:     第—问:“在戒(戒律)、定(禅定)、慧(智慧)三学中,所谓戒,应戒何物?所谓定,应从何处修习?所谓慧,应从何处获得?”     六祖答道:“定就是定其心,戒则是戒其行,慧即在自性中观照,自见自知深。”     第二问:“本无今有有何物?本有今无无何物?诵经不见有无义,真似骑驴更觅驴。”     六祖答道:“生前的恶行记忆本无,生后的善行今有。念念不忘行善,后代人天不久。你现正在听我的话,我就是本无今有。”     第三问:“将生灭却灭,将灭灭却生。不明了生灭的意义,所见就如同聋耳瞎眼。”     六祖答道:“将生灭却灭,令人不执性,将灭灭却生,令人心离境,未脱离这两种见解,自然除去生灭的错误观点。”     第四问:“先顿悟而后渐悟,先渐悟而后顿悟,不了悟顿、渐的人,心里常常迷闷。”六祖答道:“听法顿中渐,悟法渐中顿。修行顿中渐,证果渐中顿。顿、渐是不变的条件,悟中不迷闷。”     第五问:“先定后慧,先慧后定。定、慧后初,怎样才是正确的呢?”     六祖答道:“本性常生清净心,定中而有慧。于境上无心,慧中而有定。定、慧平等没有先后,定、慧双修,自心就是正。”     第六问:“先佛而后法,先法而后佛?佛法本根源,最初从何处出?”     六祖答道:“说就是先佛而后法,听则是先法而后佛。如果说佛法本根源,一切众生都从自己心里出。”     神会在六祖慧能去世后,曾到洛阳弘扬六祖的顿教,确立了六祖在中国禅宗史上的地位,并著有《显宗记》盛行于世。     后来,神会在山东菏泽建寺,开创菏泽宗,他因此又叫菏泽神会。神会的禅法称为“无念禅”,即他说的:“不作意即是无念”(《神会语录》第一残卷《与拓跋开府书》),又说:“法无去来,前后际断,故知无念为最上乘。”(《神会语录》,见《景德传灯录》卷28)不过,神会最重视的是知见解脱,主张定、慧同等。神会的菏泽宗持续了150年,到唐末便衰竭了。

96

阳光、花朵、净水般的语言

多年以前,曾经在一篇文章里,读到这么一句话:“语言,要像阳光、花朵、净水。”当时深深感到十分受用,于是谨记心田,时刻反省,随着年岁的增长,益发觉得其中意味深长。

 俗谓:“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语言是传达感情、沟通交流的工具,但是如果运用不当,虽是出自无心,也会成为伤人的利器。回想我这一生中,不也常被人拒绝,被人挖苦,甚至被人毁谤,被人诬蔑吗?我之所以能安然度过每个惊涛骇浪,首先应该感谢经典文籍里的嘉句和古德先贤的名言,其中史传描述玄奘大师的“言无名利,行绝虚浮”,是我自年少以来日日自我勉励的座右铭,多年来自觉从中获益甚深;地藏菩萨的“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精神,总是在我横逆迭起的时候,掀起我无限的勇气;每当险象环生的时候,想到鉴真大师所说的“为大事也,何惜生命”,强烈的使命感不禁油然而生,增添我心中无限的力量。

 此外,我也颇能在心里“自创”如阳光、花朵般的语言,陶醉其中,怡然自得。记得开创佛光山时,学部圆门前面有一块小空地,我常邀师生徒众共同喝茶谈叙,当时心中常对自己说:“真是太好了,居然有这么一块空地,供我们师徒接心。”后来我们开辟了一条菩提路,我心里也十分兴奋:“真是太美了,我们又多了一个跑香散步的地方。”当宝桥完工的时候,快乐的感觉常常涌上心头:“真是太方便了,现在有了这么一条桥越过溪流,再也不用涉水绕路了。”即使买了一本小书放在图书馆,我也是满心欢喜:“大家又多了一份精神食粮了。”由于把许多事都视为“好大”、“好美”,所以,我从不将心思局限于人我比较上,而能从心灵的提升,来扩大自己;从建设的增长,来完成自我,故能知足常乐,积极进取。

 经云:“心如工画师,能画诸世间。”我们的心就好像工厂一样,设备良好的工厂制造出良好的产品,人见人爱,设备不好的工厂只会增加环境的污染,自恼恼他。如果我们能正本清源,打从自己的心里制造光明的见解、芬芳的思想、洁净的观念,生产阳光、花朵、净水般的语言,与他人共享,则能拥有一个丰美的人生。

96

没有人可以代劳

永平寺里,有一位八十多岁陀着背的老禅师,在大太阳下晒香菇,住持和尚道元禅师看到以后,忍不住的说:“长老!您年纪这么老了,为什么还要吃力劳苦做这种事呢?请老人家不必这么辛苦!我可以找个人为您老人家代劳呀!”

 老禅师毫不犹豫的道:“别人并不是我!”

 道元:“话是不错!可是要工作也不必挑这种大太阳的时候呀!”

 老禅师:“大太阳天不晒香菇,难道要等阴天或雨天再来晒吗?”

 道元禅师是一寺之主,指导万方,可是遇到这位老禅师,终于认了输。

 禅者的生活,无论什么,都不假手他人,也不等到明天,“别人不是我”,“现在不做,要待何时?”

96

嘘!不要告诉别人     阿育王朝是印度史上的黄金时代。阿育王崇信佛教,每看到出家人就至诚礼拜。     有一天,阿育王与大臣们出巡,途中遇见一位小沙弥,虔诚的阿育王很想向他礼拜,可是一想到后面有众多大臣跟随,就觉得自己堂堂一个帝王,在众人面前向一位小沙弥顶礼,实在有失威严。     于是他命令大臣把小沙弥请到无人的地方,把臣子支开,再恭敬地向他礼拜,并叮嘱小沙弥说:「请你不要向别人说起我向你顶礼的事啊!」     这时,小沙弥看到路边有一个小瓶子,就以神通力将自己变进小瓶子里去,过一会儿才又变出来。然后,小沙弥拉着阿育王的手说:「请大王也不要向别人说我能从小瓶子进出的事啊!」     阿育王看得目瞪口呆,当下豁然顿悟:即使是小沙弥,也是不容轻视的。

96

放下的气度:秤锤法师出家的启示

 以前虚云老和尚讲个故事,那是明朝云南的事情。     有一位在家居士,后来他出家了,外号叫「秤锤法师」。他出家的因缘大家听了很奇怪,他家父母虽然遗留下很多的产业,他还是很精勤,每天都种菜、下地,种完菜把菜卖了。     为什么叫「秤锤」?他卖菜给人家斤两都是多的,他说:「我自己种的,多抓上一把给你没有关系!」他这样想。他的妻子很美貌,但是不守规矩,找些野男人,他明知道也不管。     他越不管、妻子胆子越大,有一次他想通了,一早就上街去办一些酒席酒菜拿回家,他知道那个野男人在家里。等他回来了,野男人还得躲一躲、钻到床底下去了,他就自己在厨房做菜,他的妻子过意不去,也就洗洗脸、洗洗手也帮助他去做。     都做好了,摆筷子的时候,他妻子摆两双筷子,他就说:「摆三双筷子。」他的妻子说:「怎么摆三双?」他说:「我今天请个客。」她说:「哪有客人?」他说:「等一会儿就有了。」就摆上筷子,摆上了,他就跟妻子说:「把客人请出来。」她说:「哪有?就我们俩。」「你的床底下还有一个。」他妻子没有办法,把床底下的客人请出来了。     他请喝酒,那人以为是毒酒不敢喝,他说:「我喝给你看。」他就先喝,哎!那个奸夫也就喝了。酒足饭饱他就站起来了,他说:「我托你们俩一件事。」他俩就愣了。他说:「答应我,我们什么事和平共处,你们干你们的,我干我的,不答应我,我今天把你们俩杀了。」     刀子就往桌上一摆,他说:「我这个妻子以前想把她休掉,怕没人照顾,现在你照顾得很好,也不让你白照顾,我所有的家业都归你。」完了就给奸夫磕了三个头,他说:「好了!从现在起,这个家就是你们的。」     距离他家几十里路,有间庙,他就出家了。出家之后,大家想想,男的、女的都一样,他这种舍得的心情是什么心情?什么心境这样来出家?修没有几年他就成道了具足神通。     不说他了。就说这一家人吧!这男的好吃懒做,什么也不干,家业再好、好吃懒做、再好赌博,有好多产业都靠不住的。以后还打骂这女人,哎!这女人就想起怀念以前的丈夫。     她跑到山里头,想请他丈夫回来,她知道以前丈夫在那儿出家,她丈夫不理他。     她知道她丈夫爱吃鲤鱼,做一盘鲤鱼给她先生送去,她的先生说:「哎!谢谢你给我送来这个,但是我收到你这个礼物,我替你消灾消业,我把它放生!」这个女人说:「我这个都烹好做好了,怎么能放生呢?」     他说:「它还没有死,你把它倒在池里头,那鱼就游走了。」     虚云老和尚讲这个故事的时候,我还是小和尚,他说:「想成道,你是怎么出家的?有没有这个气度?是不是这样放下

96

名义上的夫妻

 迦叶青年时代,父母要为他娶妻,他手指一个黄金铸造的美女艺术品说:‘若一定要给我娶亲,请找一个和这金像一样的美女,否则,我立志终身不娶。’

 他的父母派人拿著金像到处寻访美女,从王舍城到北方毗舍离城。在毗舍离城郊迦罗毗迦村,一位婆罗门富豪名叫‘迦毗罗’,生有一女名‘妙贤’,长得和这金像美女一模一样,来人即将迦叶的情况详细告诉迦毗罗。迦毗罗一听十分满意,当下便应了这门亲事。

 成亲以后,新娘整天愁眉苦脸,闷闷不乐。经迦叶再三盘问,妙贤终于终吐露了真情:‘我本来厌恶五欲,希望净修梵行。我父被你家财富诱惑。把我嫁给你,多年的愿望将毁于一旦。’迦叶一听大喜,‘原来我俩是同志,我也是厌恶爱欲,乐修净行。就这样好了,我俩分床,作名义上夫妻如何?’妙贤自然十分高兴。

 迦叶父母听说新婚夫妻分床不吉利,就叫人拆了一张床。于是两人轮流睡眠,一人初夜中夜睡眠,一人在室内经行或坐禅。他俩就这样一起生活了十二年,传为人间的佳话。

 在迦叶三十多岁时,双亲先后辞世,就与妙贤商量出家,迦叶说:‘我先去求师访道,待访到明师后,立即回来接你。’妙贤听了,自然感谢迦叶对自己的关怀。

 于是迦叶出家访师,但诸师所说,都不能使他满意。当时佛陀在竹林精舍说法,迦叶他在王舍北门外,常到竹林精舍来听法。

 一天,佛在王舍城北门一棵大树下静坐,迦叶看到佛陀肃静威严的相好,合十顶礼,要求佛陀接受他的皈依。佛陀即为他剃度,并讲说四谛、十二因缘等法。在剃度后第八天,迦叶即证得阿罗汉果。

 迦叶证果后,即派人将妙贤接来参加比丘尼僧团,由于妙贤历行修持,勇猛精进,很快证得阿罗汉果。佛陀称赞她说:‘在比丘尼中,没有谁能比妙贤更通宿命的。’

96

解说苦的成因

有一次,佛陀在恒河中游北岸的末罗国游化,来到一个叫做“优楼频螺”的村落,住在附近的树林里。

 当地的驴姓村长,听说佛陀来了,想到佛陀常教导人知苦、灭苦,心中有着几分的仰慕,也向往能亲自听个究竟,就前往拜见请益。

 驴姓村长礼见佛陀后,问佛陀说:

 “世尊!听说您能为人解说苦的成因,以及如何灭除,这真是太好了,请世尊慈悲,也能为我解说。”

 “村长!我如果以‘过去如何如何’、‘将来如何如何’来为你说明苦的成因、苦的灭除,那么,你或许会相信,也或许不信而可能徒增你的疑惑。村长!现在我们都坐在这儿,我就举眼前周遭会发生的事,来为你说明吧,你要好好听,仔细思惟了。”

 “好的,世尊!”

 “村长!你想想看:你会因为你们村里的哪个人被杀、被捕、被罚款、被谴责而感到忧心、哀叹、痛苦、不悦、绝望吗?”

 “会的,世尊!”

 “然而,村长!是不是你们村里的任何一个人被杀、被捕、被罚款、被谴责时,你都会感到忧心、哀叹、痛苦、不悦、绝望呢?”

 “不会,世尊!”

 “村长!同样是村中的人,为什么你对某人会,而对其他人就不会?”

 “世尊!会让我感到忧心、哀叹、痛苦、不悦、绝望的那些人,是因为那是我所眷爱、关切的人,我对他们有欲爱的缘故,反之,则是跟我无关的人。”

 “村长!所以依此而类推于过去与未来,可知众生的种种痛苦,不论过去发生的,现在存在的,或是将来产生的,一切皆以欲为根本;由欲而生,由欲而集起;以欲为因,以欲为缘。”

 “世尊!这真是个殊胜的比喻啊!世尊!真是稀有啊!世尊!您说:‘一切苦的生起,皆以欲为根本;由欲而生,由欲而集起;以欲为因,以欲为缘。’真是巧妙的解说啊!

 世尊!我有一个儿子,名叫智罗瓦西。有一次,智罗瓦西在外过夜,隔天,我起了个大早,马上派人去探望他。当我派遣的人还没回来通报的等待期间,我只能情绪低落地老是念着‘希望智罗瓦西没事’。”

 “村长!如果智罗瓦西出了事,那你会不会忧心、哀叹、痛苦、不悦、绝望?”

 “会啊,世尊!”

 “所以,村长!从这件事也可以了解到‘一切苦的生起,皆以欲为根本;由欲而生,由欲而集起;以欲为因,以欲为缘’的道理。

 村长!在你还没认识智罗瓦西的母亲前,你会对她有欲爱之情吗?”

 “不会,世尊!”

 “是当你认识她之后,才有欲爱之情产生的是吧,村长!”

 “是的,世尊!”

 “村长!如果智罗瓦西的母亲被杀、被捕、被罚款、被谴责,你会感到忧心、哀叹、痛苦、不悦、绝望吗?”

 “会啊,世尊!”

 “村长!这也可以让你了解到‘一切苦的生起,皆以欲为根本;由欲而生,由欲而集起;以欲为因,以欲为缘’的道理。

 村长!如果心中有四种爱念,当这四种所爱念的无常变化了,那么,就有四种忧苦生起;如果有三种、两种、

 一种爱念,当所爱念的起了无常变化,就会有几种忧苦生起。村长!如果都没有爱念,那么,就不会有忧悲恼苦了。

 没有爱念的人,不会有忧悲恼苦;

 没有忧悲恼苦的人,如出水莲花般的超脱。”

 当世尊这样解说时,驴姓村长当场远尘离垢,得法眼清净,见法、得法;知法、入法,不再疑惑,不再畏惧,合掌对佛陀说:

 “世尊!我已经超越了。从现在起,我归依佛、法、僧众,愿意终身为佛弟子,请为我见证。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