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律论著 南师讲《瑜伽师地论》第十九讲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9年04月22日 · 62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此中缘妙欲想。名为色想。此想所起贪欲断故。说为外空。又修行者。由彼果空。或时作意思惟外空。或时作意思惟内空。由观察空或时思惟内外空性。由此力故。心俱证会。设复于此内外空性。不证会者。便应作意思惟无动。言无动者。谓无常想。或复苦想。如是思惟。便不为彼我慢等动。由彼不为计我我慢乃至广说动其心故。便于二空心俱证会。云何无愿心三摩地。”(十二卷)

关于考试的事,要考的有国文、佛学,我讲过的《指月录》、《瑜伽师地论》统统要准备。国文、佛学怎么考,我都不知道,怎么说我不知道呢?我一辈子反对考试,我从小以来就讨厌考试,可是从小开始,我每考一定好。虽然讨厌,可是对这个事情我还是很认真地做,考试时也不管分数,我考得很好。我发现现在的考试,真是一般学生太可怜了,从小考到老:小学考中学、中学考高中、高中考大学、大学考留考,留考回来公务员考,公务员考了后,三卡三考,一直考到老,最后送到殡仪馆还有一烤(众笑),哈,这个人生都在“烤”中过,世事真是蛮可怜的。所以我也想考你们,但是,也觉得蛮可怜的,可是不考不行。我的考试啊,你们不要打主意。譬如太极拳的考,你们觉得很突然,这就叫做考,还给你准备好,你答,那个有什么用?所以,你问我佛学考什么,《瑜伽师地论》里凡是我讲过的都会考。怎么考法?我算不定是神经病性地,心血来潮这一下就考了,又算不定跟你谈话一下,你答得出来就算考了。给你准备好,题目的答案在哪一页第几行,那叫考啊?我认为那没有用。所以我把这个意思告诉你们,非考不可,怎么考我也不知道,等到我心血来潮时,随时就抽考了。反正啊,真读书、真有研究的不怕这个,怎么样都有办法,这是我的经验。我一辈子反对考,每考必好,本事就在这里。心里还在反对:讨厌,考试。可是考的时候,我拿到卷子很认真。答卷子有一个办法,不要超过范围,不要自做聪明,也不要太笨,那就答的很对了,大概是这样。

现在,我们继续讲我们的,考试没有讲课轻松。现在是帮你们念书,所谓帮太子攻书,将来,从下学期起——假如还有下学期或下学年的话,就规定你们自己念经,念完后你讲给我听。现在这个学期是带领你们读书的方式,以后是你讲我听,要注意啊。我们上次讲到“五欲空无欲爱”,“如说我已超过一切有色想故,于外空身作证具足住,乃至广说”,讲到这里。

“此中缘妙欲想,名为色想,此想所起贪欲断故,说为外空。” “妙欲”,狭义地讲,譬如男的爱女的,女的爱男的,我们中国的文学将男女之间的贪恋叫“好色”。这个“色”字很妙,好色这个名称可能来之很久了,不等佛学来就有了,中国文化,男色、女色。人先要爱漂亮,由爱才生欲,所谓欲就是一种占有性,所以爱与欲的结果就是占有性。“妙欲想”,这是人为的,认为这样才是“妙”,那样就不“妙”,这个就是“色”,属于“色”法的思“想”。“此想所起贪欲断故”,由于妙色,爱这个色,而引起“贪”心,引起“欲”望。这个欲界的众生能够把这个念头“断”了,见色而不动心,更不会起贪爱,这样叫做“外空”。不是现在科学上的外太空啊,佛学上讲的“外空”是外里的空,还不算是里面真空。

“又修行者,由彼果空,或时作意思惟外空,或时作意思惟内空,由观察空,或时思惟内外空性,由此力故,心俱证会。” 所谓什么叫做修行呢?随时随地“由彼果空”,做到了随时“外空”,能够放下。譬如说,举个很实际的例子,因为我们这里是讲修行。大家肯把自己的头发剃了,尤其是女同学们,穿了这件灰布的衣服,叫坏色衣,颜色很难看,这是先从外形上,把色相上对美的爱好先去掉。所以,出家人穿坏色衣,乃至穿破烂衣,叫做粪扫衣。粪就是大便那个粪,扫就是扫把那个扫,就是把垃圾堆里的破布捡来,一块块逗拢来缝衣服穿,这是头陀行的衣服,叫粪扫衣。为什么呢?这是修行先做到把外色空了,外色能够空。像你们,男女同学都一样,剃了光头,穿了这么一件衣服……尤其我们佛教的这个礼服啊,是不大好看,我很想改了它,我自己画了很多,没有理想的,有理想的我早帮你们改了,我才不管什么人批评,我从来不怕批评。我就是想不出一个好的,西式的不对,中式的也不对,穿成我这个样子嘛,又不大好,样样都不好,所以我到现在也设计不出来一个新的佛教衣服;若设计得出来,我马上就出钱给你们做了,每人做一套。哪里像你们,长长短短的,在这里衣冠不整,肩膀上搭一块,这里挂一块,讨厌,看上去衣冠不整。你们并不是为了破除外色相而如此,不整齐,懒散。出家人穿坏色衣、粪扫衣,整齐是第一,是戒律,但是不讲究漂亮是真的。像你们现在搞的这个,不是坏色衣啊,没有哇,还蛮讲究的,洗得也很干净,而且还讲究裁的好不好。可是你穿得不像样子,东一块,西一块,肩膀挂一块,膝盖头盖一块,不晓得是什么,这就是扬州话“不晓得哪一块?哪块?”在哪里都搞不清楚了,就不对。

所以,虽然你们剃了光头,换了这个坏色衣,凭良心说,我们检讨一下:你们还爱美不爱美?(众点头)对,说不爱美是欺心之论,自欺心理。只要爱美的话,外色心就没有(去),这是真讲修行的道理啊,注意!这个爱美还不只是对自己说,对外面的东西爱不爱美?一定会爱美。

爱清洁、整齐是另外一回事哦,爱美又是一回事哦,这个中间心理上有差别啊,修行要注重自己的心理。像你们女同学出家了以后,有没有再照过镜子啊?一定照的。照镜子是平常事,没有什么,但是你追查一下阿赖耶识的心理,照镜子还是越看自己越美,还是会这样的——这一念,三大阿僧祗劫慢慢去修吧。修行就在这里哦,我不是给你们讲笑话啊,要谈修行就在这里,很难呐,非常非常难。

所以,“我打坐坐的好。”那叫修行啊?你不坐,那个工夫境界就没有了。而且,你要晓得打坐是靠肉身还在,四大还在啊工夫才在;这个四大不在了,你怎么坐啊,你坐在哪里?你腿怎么盘?你们怎么不在这里想呢?这个身体死了,这个灵魂出窍了,你说我还盘腿,怎么盘?腿都没有了。所以啊,打坐是很重要,不要认为这个就是修行,那你的知见不要搞佛法了,你全错了,这是靠四大工夫来的。四大皆空,四大空了以后,哪样不定呢?何必一定要盘腿呢?之所以要盘腿是因为你四大不能空,对不对?我不是给你们讲笑话啊,对不对啊?要自己参想。

“又修行者,由彼果空”,这个果是什么?外境界真空了,所以,因为证到外境界真的放下……你再看中国道家的《神仙传》,看《高僧传》,再说济公和尚,真有其人,世家公子出家,学问又好,你看后来搞的,踢里邋遢的,塑的像,裤裆都破了,穿个破鞋,踢里邋遢,虽然喝酒吃狗肉,他也不是天天吃啊,偶然吃一回,喝酒是真喝啊。他那个喝酒是在做工夫哦,可是此事不能学哦,只有他能够啊。脏的很,随便躺下来就睡,就是这个道理。这个就是说,身色破不掉,你做不到。道家许多学神仙得了道的,他都装疯的,假做疯子,不希望人家知道他有道,或者算不定地下躺着睡,跟猪两个睡一起,什么都干,因为他已经到了不垢不净,没有这一套了。有道的人不希望人家知道他有道;不像我们没有道的,还在这里冒充当老师,装起有道的样子,那是装的,骗饭吃的,你要知道。

所以修行 “由彼果空,或时作意思惟外空”,外面境界一切放下。“或时作意思惟内空”,内空就更难了,内空四大都要空掉。所以,由于经常观察“空”,或时时刻刻“思惟内外空性”,由于有空的境界,经常研究参究,“由此力故”,心力,心的力量坚强了,“心俱证会”,这个心证到空性了。譬如在座的年青同学,学佛也很久了,晓得佛讲空,事情来了就空不了,脾气来了更空不掉,烦恼来更空不掉。你明知道是空,可是自己的那个脾气空不掉,是不是这样?为什么呢?理智上晓得是空,可一到那里,毛病又犯了?理知道,一边发脾气,一边觉得很不应该,可是非发下去不可。就是说,情感,那个情绪是由四大变化来的,业力来的,心力不够坚强,理性知道而做不到是心力不够坚强。修行,一切是“由此力故”,所以大乘十波罗蜜、六波罗蜜是普通讲法,十波罗蜜最后一个第九个是“力”波罗蜜,心力一切成就。

小乘道证神通罗汉的修法,硬是把物理世界看空了,把墙壁看成不是墙壁,观念上把它变空了。可是你撞撞看,头去碰碰看,一定碰肿了,心力坚强的人,他就出去了,神通就是这样来的,他真把这个墙壁当成空了。不然,叫心物一元都是骗人的。那么你说,“这个理知道了,物质硬是硬的啊,我心想它空,空不了啊。”明告诉你,所以《禅波罗蜜经》告诉你,心力不够坚强,力的问题。在这里也给你点出来了,“由此力故,心俱证会”,譬如你们读书读不好,背书背不来,文章做不好,佛学搞不好,讲老实话,你们蛮用功的,不算很用功,但是为什么智慧开发不了,样样不行呢?我看了那么着急,是你们的心力不够坚强,心力绝对不够坚强。

所以你看,我下午给你们拿了篇文章看,我说我被学生考,苦死了,杨*编好了这本书,印好了,等我的一篇序文,十二年的因缘我要了一了。你看我忙得啊,哪有时间坐下来写文章啊?半个字都写不出来,怎么起笔都不知道。我告诉他事后来拿,到了昨天下午实在没办法,事情一大堆,加上你们这里零零碎碎的,“老师,伤风了。”那个,“我感冒了。”“吃什么药啊?”这些事情,做老妈妈的事情都做不完,很痛苦。到了昨天下午,自己溜下去,坐下来一个字都写不出。嗨,非写不可……哎,洗把脸吧,屙泼尿吧,洗个澡吧,把自己调一调,把外空丢一丢吧。丢完了之后,一洗澡,干净水一冲,灵感来了,在洗澡缸里,这篇文章的轮廓晓得是这样,出来个把钟头就写完了。所以,我今天拿给这几位老朋友们看,我请教授来讲这篇文章,“不好讲啊,这篇才不好讲啊!”有年青的同学说:“这篇很好,都是禅。”我说没有禅,这里的每个典故很少有禅的。你们都看了吗?好不好?哎,你还敢说老师的不好!你说好不好靠不住的,因为你自己就不晓得好不好,对不对啊?所以,你们讲好我也不动心;讲不好,你外行嘛。

你不要说我是讲现在的事给你们听,答应人家的事情就非要做到不可。这个环境实在没有办法坐下来写一个字,可是,既然如此,心力一转,就做到了,也靠心力啊,天下有难事吗?你们为什么精神不好啊,习气转不了啊,然后,“哎呀,我习气转不了,这就是业!”你是推辞的话,推辞就是业,业就要转过来啊,心力。这是由这八个字的感慨告诉你。“由此力故,心俱证会”,要内空、外空的心力强,才能够证到这个境界。

“设复于此内外空性不证会者,便应作意思惟无动。” 假定说,你内空、外空这个境界证不到,这不是理论,硬是拿身体来证,心来证。你不能“证会”,那你就要“作意思维”不动心,“无动”。假使要考,就考你这段了:空不了怎么办?他说要先“作意思维”,参究不动心。怎么叫不动心呢?同孟子的“四十不动心”不同啊。

“言无动者,谓无常想,或复苦想”, 先做“无常”的观想,做世间一切皆“苦想”,一切万事“无常”。你说:“哎呀,我们的钱忘了,结果给人家盗了”。然后啊,一定气的不得了。哎,万事无常,天下人的钱,天下人用之,虽然不是我用,给人家用了一样的,这个典故,出自‘楚庄王失弓’。皇帝的这个弓是个名弓,等于一个国家元首使用的最名贵的武器,手枪丢了,那还得了!大臣说:“不得了!”楚庄王说:“没得关系,楚人失弓,楚人得之。”他是楚国的皇帝,我掉了弓,充其量楚国别人拿到,一样用,所以楚庄王了不起。但是,孔子听了:哎,楚庄王还是差一点,应该说:天下人失弓,天下人得之,何必限于楚国呢?就是这个道理。万事本来无常,世间没有一件事我们可以永远把握得住。想永远属于我,想抓住,这个人不是疯子就是笨蛋。感情也好,夫妇也好,儿女也好,父母也好,财产也好,功名也好,今天碰到了,有,玩一下,要晓得不属于我的,连我们的身体都不属于我们的,暂归我们之所用,并不属于我们之所有,一切“无常想”。或者,人世间有就是“苦”,没有固然也苦,但是,比较起来,据我的经验,没有的苦比有的苦轻松,有的苦是真苦。你们在座的同学当然个个都是穷小子,大概手上十万块钱也没有见过,如果给你一亿财产的话,你才晓得那才是苦,非常苦。你不要认为穷小子看到钱,想:有钱我就快乐——才苦呢,那个时候求其穷而不可得,会这样,而且习气也大了。所以世间一切做“苦想。”

“如是思惟,便不为彼我慢等动,由彼不为计我我慢,乃至广说,动其心故,便于二空心俱证会。” 由于这样开始,先看一切世间无常,一切皆苦,慢慢对于外境界不大动心,名也好,利也好——这是讲理了,如果讲实际呢,你如果能到殡仪馆兼个工作做做,或者到医院太平间去兼个小工作做,包你就看空了,没有意思。只看到抬进来,抬进来就是臭的,再漂亮的进来都是一样。进来以后马上用冰一冻,放在那个柜子里,那也是上下铺,好几个上下铺,两三层。然后,有时朋友家属没有来,我们还要进去认,看看这个,把白单子拉开一看,“哎哟,搞错了,这是个老头,我找的是另外一个。”到处翻。不过呢,我看到也不空,那个管太平间的人,他一边还端着一碗饭,放着肉,还在吃火锅,他筷子指“哎,这个,这个,这个……”哎呀,我真佩服他,那工夫比我还高(众笑)。他一边吃饭,还吃肉,还烧着火锅,还拿筷子指着,“这个,这个你打开看看”。白骨观啊、不净观啊,对他都没有用了,什么观,对死人都不动心了,哈。可是,他虽然如此啊,对活人还是会动心,这就叫人啊。所以你要晓得所谓无常苦想。

这样一来,“便不为彼我慢等动”,我们之所以动心,重要的是有一个下意识的动力,“我慢”、“我”在,就是我。“慢”心,即普通讲的自尊心,你说:“哎呀,人总是要保持自尊心。”而佛法就是要你去掉自尊心,自尊心是后天自卫的,也就是慢心。人若把这个放下,烦恼没有……

那么慢慢来,“由彼”,即他,泛指,“不为计我、我慢”,“计”就是计较,认为:“我若这样放空了,什么都看开了,那不是给你看不起了?”这就是计较心。认为,格老子你脾气大,我比你……吼起来,你跳一尺,我跳八丈,给你看看。就是这个“我慢”心,这都是在计较、比较。“计我”乃至“我慢”,“计我”是很普通的,这个心理去不掉,要做到完全不动心是做不到的,要把“我”、“我慢”去掉。“广说,动其心故”,一切外境界,能够使我们动心的都放下不动了。

“便于二空心俱证会”,所以,对于外空、内空可以证到,但那还是小乘的空。你不要看不起小乘空,小乘空就是做不到,小乘做到了,那大乘就容易了。所以我常讲:中国的佛法动辄就讲大乘,这个思想害死人。你大个什么呀,格老子,你就是那么渺小,有什么伟大?你把小乘证到了,还怕大乘?像上楼一样,上了二层,你还不会上第三层啊?光站在下面想:噢,十二楼,楼顶都是我的!那是疯子哎,那是人嘛?所以一般学佛的都是这样,大乘?“我不走小路子。”你不走小路子,哼,你有什么资格走大路子?!就是这个道理。

“云何无愿心三摩地?” 我们经常念大乘三法印:空、无相、无愿。怎么叫做“无愿心”?佛经就是叫我们发愿,“无愿”是什么意思?“愿”就是我们普通讲心里头意志很强,意志是心起的波浪,妄念的作用所以无愿就是不起妄念、心不波动的意思。如何才能做到心不波动呢?就是要解脱色、受、想、行、识的五蕴。如何才能解脱呢?“心住一缘”,所以,他现在解释什么是无愿:

“谓于五取蕴,思惟无常,或思惟苦,心住一缘。”

“谓于五取蕴。思惟无常。或思惟苦。心住一缘。云何无相心三摩地。谓即于彼诸取蕴灭。思惟寂静。心住一缘。如经言。无相心三摩地。不低不昂。乃至广说。云何名为不低不昂。违顺二相不相应故。又二因缘入无相定。一不思惟一切相故。二正思惟无相界故。由不思惟一切相故。于彼诸相不厌不坏。惟不加行作意思惟。故名不低。于无相界正思惟故。于彼无相不坚执著。故名不昂。”(十二卷)

“谓于五取蕴,思惟无常,或思惟苦,心住一缘。” 衣服穿少了,你会伤风,就是受了风寒,接受进来,所以心里感觉到不舒服了,这是受蕴。所以,五蕴空,把受蕴空得了,你行不行?你打坐坐到后来麻了,就是感受来了,你说“照见五蕴皆空”,不要五蕴了,你照见两腿皆空,你照照看,把眼睛拿来照见两腿皆空——越看越麻,麻过了还要痛,一腿都空不了,还五蕴呢?那不是说佛法的话是骗人的?可是,心力强的,真可以把它空掉,不信?给你个测验,你就知道了:你腿发麻时,有个人拿把刀要砍你的头,要你的命,你再也不晓得腿麻了,对不对?因为受阴不到桌上去了,对不对?再不然,两条腿发麻时,前面摆一千万美钞:“你给我坐三个钟头,就是你的。”你看到美钞,“嘿嘿”,两腿全不麻了(众笑),熬一熬,三个钟头。一切都是受阴的作用,受。

色、受、想、行,行阴难了,当然,你打坐还没有行。行阴是你的血液还在流动,你的生命没有切断,你生命的这个轮转,这个旋力还在转动。老实讲,一般的修行人,认都认不得什么叫行阴啊!譬如说,你打坐想空了念头,某一件事情,根本不去想它,结果,你不去想它,它自己来了,这就是行阴的作用。拿好听的词,拿现在新的文学名词来讲:生命的旋律,还在旋呢,它自己会动,这个行阴更难空。

行阴空得了,还有识阴,这个心意识的识阴。你打坐觉得空,空起来的那个就是识阴的作用,你怎么去空?所以,“五取蕴”都能够空,这才叫“无愿心三摩地”。那么,“思维无常,或思维苦”。那么,唯一入手的法门,怎么样把五蕴慢慢真地做到照见了呢?“心住一缘”,或者一个明点,或者一句佛号,叫做缘有分别影像;或者缘无分别影像,先修缘止,这叫做五蕴空的起步。

“云何无相心三摩地?谓即于彼诸取蕴灭,思惟寂静,心住一缘。如经言,无相心三摩地不低不昂,乃至广说。” 怎么叫“无相心”?不着任何相,一切不着相。若要修“无相心”三昧境界的话,“心住一缘”的修明点啊,及一句佛号、一个话头,都不要了。那么,“无相心”怎么修呢?“谓即于彼诸取蕴灭”,“取蕴”是什么蕴?“受”跟“取”在十二因缘里哪个在前,哪个在后啊?“受”缘什么?不要猜嘛,无明缘行,行缘识,识缘名色,名色缘六入,六入缘触,触缘受,受缘爱,爱缘取,取缘有,有缘生,生缘老死,对不对啊?我就考得出来,你们就考不出来,问了你们半天,一个猜前,一个猜后,大家各猜的。诶,既然你们学佛学,这个是专门哦,人家看到你是个出家法师;当然,从这个十二楼下去的,虽然是有头发的,“你是佛学院的,十方丛林的同学吧?那我请教你:怎么叫十二因缘?”你说:“我到十二楼查查看。”(众笑)哎,真的呀,我老头子都背得来:无明缘行,行缘识,识缘名色……你们怎么背不来?因为你们很轻视,觉得这些名相容易。嗨,你一百岁记不得,你一百岁就不行,什么不行?你用起功来绝对不上路。这个十二因缘就是你心路的历程,你就找不出来,所以你们用功都白用了,这是心路的历程,你轻视了它。今天就算是考试完了,所有都得零分,我告诉你们,通知教务处记录下来,佛学考试全体零分,没有一个背得出来的。连十二因缘最起码的都背不出来,叫你背三十七道品,你背得出来?一个名字都不差的,你背得出来?你们注意啊,你们出去天天讲宏法利生,我看你还是“留发利生”算了吧,真的哎。你们居士们也是一样啊,不要看人家的笑话,你们说是在这里听课……

你们将十二因缘看得那么简单,是因为你们真的没有用功啊。你先把它画成圆图看,一个个写出来,它的关系,我过去上课时都给你们严重地讲过了,关于物理世界的,关于心理精神世界的,关于三世因果的,一切都在内。而修声闻道、小乘道,是必然要先了的,了无明……你看《心经》里面都提到,“照见五蕴皆空”以后,“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两句话,十二因缘。

从无明开始,要了无明,无明缘行、行缘识……生缘老死,一个轮回。你要了生死,先要了最初的一个无明,“无明”不起“行”了。你们的念头为什么起来,没有想的事情,打坐起来就想到,这是“行”来的,突然来的,“行”就是一股力量,转动来的,怎么转动呢?后面还有个动力,从无明来的。无明又从哪里来的?必须要把那里的电源切断,你要找啊,对不对?所以,你们都以为自己很高明。所以,我经常骂你们,我昨天诵戒时骂你们一无是处,今天我给你们证明了,对吧?最基本的,一无是处!十二因缘是个心路的历程啊,你看佛经上多少次讲过因十二因缘而证罗汉果的,你以为他们只背会十二因缘的名称就能证罗汉果?他们是把心路的历程倒转去找。现在,我们这个阶段是“有”,“有”的前面是什么?(答:取)你在取不在取啊?(答:是)对啊,我们现在坐在这里,把四大身体抓得牢牢的,这个就是取。取的前面是什么?(答:爱)你爱不爱?你说:“我没有爱。”你才爱自己呢,爱得要死,又怕生命早死了,打坐时碰了你的座垫都不高兴,然后,碰你的身体更不行,侵犯你的时间更不对了,都是爱啊。一路一路向前面追,所以,你逆转来倒追,你就找出东西来了,研究的东西就来了,你们哪里用过功?哎呀,算了,不要说我又在骂人。

“于彼诸取蕴灭”,“取蕴”在十二因缘讲,是在中间。我们人都在取,取就是执着,就是抓啊。我们取自己的身体、取名、取利,就是争取嘛,人生本来就是争取嘛。一个普通的人生,争取是正常的,还说这个人好啊,很努力,很前进,很能够进取啊,都是鼓励的好名词;以修道来讲,这个取回转来,一切“取”都不是的,尤其是对自己内在的一切“取”。因为有“取”心,情、爱、欲一样都放不了。有取所以有受,我拿到东西就舒服,不拿到就悲哀,心理感受不同,所以,受与取都是连着的。所以,他在这里讲“无相”三昧,先把“取蕴灭”了,受阴没有了,那么“思维寂静”。这个字有一点问题,不要动它,要对照一下别的大藏经典,可能是“极静”,“思维极静”,当然,这个“寂”也讲得通了。就是说:这个时候要完全放下,等于你打坐,这个时候打坐放下。就等于修禅的初步,也等于密宗的初步,学密宗大手印等等的初步,“心住一缘”,两个腿一盘一坐,什么都不管。这个“缘”不缘一个光明点,也不要缘呼吸,什么都不缘,“心住一缘”。住什么缘呢?佛经说“无相心”,住在无相,什么叫“无相”?“不低不昂”。

“云何名为不低不昂?” 此心即不求空,念头不想空掉,也不要妄念起来。起来也不怕,来了不欢迎,走了不欢送,这个念头自然过来过去同你不相干。然后在那里“不低不昂”,一杆秤一样平等地摆在那里,也不这一头翘起来——空了,就是这一头翘起来了;有嘛,就是这一头翘起来了,始终此心是平的。这个心境啊,使它像一塘清水,水波不兴,水上的波纹都不动。但是,波纹动了有没有关系呢?没有关系,思想念头动了,它是空的嘛,它又不防碍你,知道了……思想念头在《楞严经》里是比喻为客人嘛,客人进来了,你不理他,他自然走了,你主人坐在那里就是寂然不动,这是无相心的三摩地。“不低不昂,乃至广说”,“广说”,很多的方法,可以做到这样。但是,你不要认为这个就是定哦,这不过是各种三摩中的一种“无相三昧”而已。而已就是而已,没有什么了不起。把而“已”当成了不起,你就变成而己(jǐ)了,自己的“己”了,哈。

“违顺二相,不相应故。” “违相”,烦恼来,妄念起来是违;“顺相”,就是心境做到了坦然,很空的,也无烦恼,也无妄念。任何一点,任何一个境界,你抓住了都不对,就是空也不取,有也不取,平静也不住,“违顺二相不相应”,空跟有对他都没有关系,就那么下去,“无相”。

“又二因缘,入无相定。” 入无相定蛮舒服的哦,很容易进来的。

“一不思惟一切相故,二正思惟无相界故。” 要想修到无相定的境界,有两个方法,有两个门路,第一个,“不思维一切相”,“相”就是一切境界,都不要,乃至光也不要,佛菩萨也不做,什么都不要。但是不要落在昏沉啊,昏沉就不是了,只是无相,不可以昏沉。第二个法门,可以用“思维”,思维什么?“无相界”,思维做到无相,“不低不昂”。

“由不思惟一切相故,于彼诸相不厌不坏。惟不加行作意思惟,故名不低,于无相界正思惟故,于彼无相不坚执著,故名不昂。” 他说,正思惟无相者,第一点,由于不想“一切相故”,一切境界我也不求,坐起来定着就是定着,“于彼诸相不厌不坏”,我眼睛如果张开,看到外面的窗子,看到前面的人,人就人,我也不叫你站开。“噢,我要打坐了,你不要吵我。”那就着相了,有个人相在前面。我管你是个人也好,阿猫也好,阿狗也好,阿婆也好,阿公也好,我反正把你这个相没有了,不管了;你也看到他,不是没有,“无相”不是没有。你说:“我还看得到啊!”当然看到了,但你心里没有事啊,我管你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阿猫阿狗,阿公阿婆啊,乃至佛也好、魔也好、菩萨来也好——我也无相,看到等于不见,这个样子,一切无相。“不厌”,我不讨厌,譬如我正要打坐,你站在我前面:“我火大了!”内外相皆着了。你在我目前走来走去,我也无所谓讨厌一切无相。

所以,若真做到无相境界,你说哪里不可以修道啊?一定要在茅棚里才修道啊?你若能够做到无相境界,我买张票,请你到跳舞厅去,今天晚上都是我买单。你到那里“无相”,非常舒服,音乐也好,看到人在那里跳起来也好,舞起来也好,很舒服,那里是“娑婆极乐世界”。看这一切众生,一切华尔兹也好,兹尔华也好,一切菩萨皆在念佛、念法、念僧,你就会到达这个境界,哪里都可以去;没有这个境界啊,你佛堂里都不能去,进佛堂就着相。你看那些阿公、阿婆拜佛烧香,那一幅着相的样子:花两毛钱买一只香,要求发一千万的大财,那种贪心的样子,对不对?三根香蕉拜三拜,然后要儿子好,孙子好,丈夫好,要发财,功名富贵统统要,最后还把三根香蕉包回去,跟孙子两慢慢分着吃。哈,这种心理能学佛啊?还是做什么?无相。“不厌”,即对一切境物,好坏,环境没有厌恶,也不讨厌任何一个人,也不讨厌任何一个清净与不清净。

“不坏”,怎么叫不坏呢?所谓“无相”,即“不坏”一切相而无相。山还是山,水还是水,不过山水同你不相干。譬如唐人李白的两句诗,“相看两不厌,唯有敬亭山”,他着相不着啊?对,着相。他只是“相看两不厌”而已,还在着“山”相。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着相不着相啊?着相。可能陶渊明那几天生了眼角膜炎的病,眼睛斜着来看,因为采菊东篱下在这边,怎么“悠然见南山”呢?他眼睛不是斜的吗?(同学:南山也许就是山之南,是终南山也未可知。)噢,这样啊,他在东篱下就看到了啊?哈,是有人同你一样这样解释的,可是陶渊明的那个环境不在终南山,哈,他在江西啊,终南山在陕西啊。(同学:……)可以那样解释,若你到江西陶渊明的家乡,他家住在山之南,“悠然见北山”可以,哈……

共收到 0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04月22日 08:34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