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律论著 南师讲《瑜伽师地论》第九讲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9年04月10日 · 49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疑者。谓于师于法于学于诲及于证中。生惑生疑。由心如是怀疑惑故。不能趣入勇猛方便正断寂静。又于去来今及苦等谛。生惑生疑。心怀二分。迷之不了。犹豫猜度。

问此贪欲盖以何为食。答有净妙相。及于彼相。不正思惟。多所修习。以之为食。净妙相者。谓第一胜妙诸欲之相。若能于此远离染心。于余下劣亦得离染。如制强力余劣自伏。此复云何。谓女人身上八处所摄可爱净相。由此八处。女缚于男。所谓歌舞笑睇。”(十一卷)

328页,上次讲到五盖……现在接着讲疑盖。

“疑者,谓于师、于法、于学、于诲及于证中,生惑生疑。由心如是怀疑惑故,不能趣入勇猛方便正断寂静。”所谓“疑”就是怀疑了,怀疑,他这里分析有好几种。对于老“师”,对于所学的“法”,对于所学的教理、理论,“于诲”就是老师的训诲,即你们讲的骂你,乃至于自己境界到了,修“证”的那个境界,自己认不清楚,自己“生”出“疑惑”。有许多人修行,已经到了那个程度,因为智慧不够,有怀疑处,那个程度反而变坏了,很多。由于心里有“如是怀疑惑故”, “不能趣入勇猛方便”里头,“正断寂静”,自己很走“正”道地而“断”除了一切烦恼,而证得“寂静”。

譬如今天下午大家所听的这位老太太,《外婆禅》,你看最近的进步,她一个人自己在那里摸,很多地方,她自己到那里——当然,她写信,写报告来问我,来回答复要二十天,可是,往往我的答复到了,她已经自己信得过进去了,又进了一步,因为她没有疑惑,有疑,自己大部分都能解答,她的难能可贵就在这里。

譬如你们在这里学的,天天围着,“老师长,老师短,老师有饭碗……”结果呢,都没有用。告诉你这样对的,“这样啊!”然后还要讲半天,因为我讲对的,他听都没有听,不对的也没有听,自己说自己的。然后,今天来问是这个问题,明天来问也是这个问题,一、三、四年以后回来问,还是这个问题,毫无智慧。尤其是你们同学们当中,有许多尽管学佛很多年,包括出家的、在家的,自己对于教理的修证一无是处,一点影子都没有,对于五阴、十八界、六尘、十二根尘这些名词,大概弄清楚了一点,其它一无是处,一样都没有对,这是因为无智。

这是讲到疑盖里头,自己不能证道,不能修证。你们现在是初学,不要说别的,乃至初学打坐当中,自己的这种情形,包括你腿直麻,包括坐多少时间,生理、心理的变化,什么理由,你根本茫然,不知道。换句话说,对于佛法的教理一无所知,真叫做盲修瞎练,浪费自己的光阴,这都属于疑盖当中。

“又于去来今,及苦等谛,生惑生疑,心怀二分,迷之不了,犹豫猜度。”所谓疑盖,修行,自己多疑。有一句话,你们大家念《金刚经》赞时都念到的,开宗明义,翻开《金刚经》就念武则天作的偈子,“断疑生信,绝相超宗,顿亡人法解真空,般若味重重。”怎么我一念,你们都会了,好聪明,一问你们就都莫宰羊。断疑生信才能入般若,才能证得般若智,疑太多了……

我经常说,佛教徒,佛教界,当然,包括一切七众弟子,佛法是建立于三世因果,六道轮回,大家所有的佛教徒凭心而问:你自己相信三世因果吗?六道轮回你信不信得过?没有人信的,我告诉你,都是张开嘴巴骗人家。你盲目地信三世因果、六道轮回没有用,这个理没有弄清楚,你说:“我信佛。”那你自欺欺人。所有大小乘的佛法,三藏十二部的佛法,各宗各派的修持,一切的方便,一切的圣境界,基础建立于三世因果、六道轮回。所有,很多年前,在这里有名的一位大法师,现在还在,在海外。有一次,他因为庙子出了问题,他公开演讲,就说:“居士怕因果,因果怕和尚,和尚怕居士。”公开在这里演讲,好几百人听到,我没有在场,别人回来告诉我。哎,听了不胜一叹!那位法师固然还是有感慨而来,但是也是真话。初学佛的人勉强还信因果,但是这个信因果是盲目的迷信,真正的因果自己本身都在遭遇,可是自己没有看清楚,号称学佛,不要自欺了。佛教如此,任何一个宗教徒,基督教、耶稣教、回教等等,你说他真信了上帝?那才见鬼,都在那里自欺。

所以啊,佛法从明理起修,就是说,一切众生天生下来,就是阿赖耶识种子带下来的:不信任一切。那是当然,所以,现在的青年人动辄讲“反动”、“革命”、“推翻一切”、“推翻传统”,没有什么稀奇,人性本来就是多疑。大家要把自己自性里的多疑去抓出来。

现在佛告诉我们,你看看,此所谓佛:有第二种怀疑处,人不能起善法的信,是“于去来今”,过去、现在、未来,“及苦等谛”等,为什么我们人生这辈子的遭遇那么苦?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苦,有钱有有钱的苦,有地位有有地位的苦,权力有权力的苦,你看美国总统卡特跟里根两个竞选,不苦啊?比你们苦得多了,你们在这里享福,他才苦呢,睡都睡不好觉,求名求利的苦。这些都是多生累劫的因果关系,可是人不懂,所以,“于去来今” 过去、现在、未来因果所发生的苦谛、集谛等四谛根本不清楚,怀疑,“生惑生疑”,并不相信。

尤其是学问好的佛学家,大陆上我看得多了。欧阳竟无,熊十力的老师,等是熊十力的弟子,我跟他们的祖师爷欧阳竟无先生是忘年交、朋友。你问欧阳竟无先生,他真信因果吗?杨仁山的弟子,他才没有信呢!理论讲得比谁都好,般若、唯识比谁都好,临死时,王恩洋这一批人围着他:“先生啊……”大陆上当年不叫老师的,我到台湾来,听到叫老师好难受啊,我们那边学木工、学泥水、学工的叫师傅、老师。不过现在也听惯了,听到先生还不如老师好呢。你们老一辈的都晓得,当年在大陆是叫先生,我们叫我们老师也是先生。所以,王恩洋他们围着欧阳竟无说:“先生啊,怎么样?”临死时“哎呦哎呦”地难过,他告诉王恩洋等弟子们:“哎,平生所学,到这里啊,一无用处,你们还是好好念佛吧。”这个时候才晓得叫弟子们念佛了,呵,哎,我们听后是不胜一叹。所以,学佛同研究佛学是两个路子,学问再好有什么用?。

“于去来今及苦等谛,生惑生疑”,“心怀二分”,脚踏两只船,你叫他完全不信,研究佛学吧?他不干,这个里头很有味道;那信佛学就要修佛法,真投身进去,不单心进去,把身都投进去,把生命投进去求证,做的到吗?又做不到。所以“心怀二分”,两边分开的,讲学理时是口口讲空,做起人来是步步是有。这里叫大家都放下,自己贪得不得了,每个学佛的几乎都如此,包括我在内,你看怎么得了!所以,心怀“迷之不了”。什么叫开悟?破了疑,“断疑生信,绝相超宗”,那就是开悟,《金刚经》的第一个偈子。“断疑生信,绝相超宗,顿亡人法解真空,般若味重重”。

因此啊,“犹豫猜度”。一般人信佛,对于三世因果、六道轮回,说是可以证得菩提,可以得定证果,老实讲,学理尽管讲,心里头“犹豫”不决,没有真正的信,“猜度”。同你们诸位一样,大概证的果如苹果一样,圆圆的,果是什么也搞不清楚,都在“犹豫猜度”。

我们修定的人,学佛法为什么不能得定?这五盖盖住了,而且,最后一盖疑盖还最厉害。讲良心话,我们大家很坦然地讲,你们现在年轻,都学佛,你们有没有自信过 :我这一生非成功不可!有没有这个信心?你们有没有这个信心?除了疯子才有这个信心。(有答:有。)有?有个屁!有个什么有?你怎么修啊?不疯的就是傻子,都在不信,“犹豫”中。所以啊,万人修行,没有一人证得。除了狂妄之见,狂妄者,“我就是佛!”那是狂妄之见。再不然呢,根本修是修了,头发也剃光了,前途如何?“莫宰羊”,不可知了,走一步算一步看吧,看哪里茅棚好就去挂个单嘛,哪里素菜好去吃一餐再说,都是这样,在“犹豫猜度”中,所以不能证得。

“问:此贪欲盖以何为食?答:有净妙相,及于彼相,不正思惟,多所修习,以之为食。净妙相者,谓第一胜妙诸欲之相,若能于此远离染心,于余下劣亦得离染,如制强力余劣自伏。此复云何?谓女人身上八处所摄可爱净相。由此八处,女缚于男:所谓歌、舞、笑、睇,美容进止,妙触就礼。由此因缘,所有贪欲,未生令生,生已增长,故名为食。”再问,关于五盖,讨论的非常详细,这是学佛修道的第一步。第一盖,什么叫“贪欲盖”?上面我们讲的贪是广义,贪名、贪利、贪风水好、风景好、环境好,都是贪欲盖。现在,转到狭义的男女之爱,弥勒菩萨说:“贪欲盖以何为食?”你看这个文字翻译的很妙,“以何为食?”饮食,为什么?因为我们人活着都是靠这个饮食喂大的,对不对?现在我们活着,至少每天要吃一餐,再不然一个月吃一次,总要吃,要靠这个饮食喂它,才能够活着。这个贪欲啊,这个欲念活着,你也要喂它,培养它啊。什么东西培养它?就是食粮。弥勒菩萨“答:有净妙相”,就是现在讲:美,漂亮。“及于彼相,不正思惟”,对于这个“净妙相”, 不是丑相啊,很美的,做“不正思惟”,“多所修习”,在这个里头拼命地练习、修。“以之为食”,慢慢修,想这个东西,你要想得都不饿了——你们不懂,尤其是在座的,班里很多年轻出家的更不懂。你们看过《西厢记》没有?你们看《红楼梦》等言情小说,“茶不思来饭不想”,那个相思病犯了的时候,不要吃东西的。你们有没有害过相思病?我想你们可能还没有这个专情的境界,现在青年男女之间的情都不专的,古人有,现在的人倒蛮解脱的——不是解脱,现在的人就是无情。

你不要看男女之情是坏情啊?所以第六代达赖的诗,一转:“若将此心移学道,即身成佛有何难”。男女的爱情就是父子的爱情、对父母的爱情,这个相是两样,爱情是一个,转过来的话,就是大慈悲,所以菩提萨埵是有情啊。

但是众生贪着这个情。所以你看,你们对男女爱情没有体会,但有一种体会,精神病院你们去看过没有?我想在座的没有几个人看过吧?看过的举手,你们几个看过,我相信,你们还没有进去,你们到台大、到容总看看,一进精神病院,看得你眼泪直掉下来不可,我是常去的。大门比监牢的锁还大,一看,探个头出来就像犯人,有些人的手用铁链绑起来,头上拴起来,不然就会打人,一个个不是人的样子……那简直不能看。有些精神病人好像可以几个月不吃饭啊,饿不死的。有些精神病人一生气,两三层的楼房,一下子就上去了,跳上去了。我以前有一个小朋友在我家里,一发了精神病,把那个抽水马桶,还不是这个,是日本式的埋在地上的,他一屙大便,两只手就把它端起来,那个力气那里来的?但是相反,你要知道,人这个生命有无比的神力,修持到了一样发出来,疯了的人也发起来。精神病院,你们大概看过小病院,什么精神病院啊,那是修养的,修养的地方不算,你要到台大医院里真正的那个精神病院去看看,锁在里面的多得很,一送进去了,一辈子就送进去了,锁在里头不能出来。现在不是讲精神病,不要听错了问题,一听闹热自己没有正思维。

就是说,为什么要翻译成“食”呢?“以之为食”呢?食量。一个贪欲重的人,茶也不想喝,饭也不要吃,就是这点欲念就可以维持他的生命,“为食”。弥勒菩萨解释,怎么叫经典上贪欲盖的“净妙相”呢? “谓第一胜妙诸欲之相”,世界上最美的,最殊胜的,最妙的一切欲望之相。就是说“若能于此远离染心,于余下劣亦得离染”,这个染污心离开了,真离开了以后,可以离欲。

如果能够真离欲……我问你们读过佛学院的,真离欲了,在佛法的修证算是什么?才算是和尚,真僧,才是离欲尊,真离欲。但是,我讲这个话,你们绝不承认,你们根本没有欲啊,对不对?你们现在有欲没有欲啊?我想一个都没有欲,真的,不需要你答复。你以为没有欲啊?这个环境坐着,你觉得不舒服,这个就是欲。这个枕头睡着……这件衣服不便,就是欲,无止之欲,没有哪一样不是欲!这个菜做得不合口味就是欲。真达到“离欲尊”,初果罗汉的预留果相,教理上有的,这才叫离欲。《金刚经》上哪个是“离欲尊”啊?“阿兰那行”是谁啊?你们都念过《金刚经》的,木鱼都差不多敲瘪了,当然没有敲破,木鱼的两个嘴被敲得牙齿都拔掉了,瘪下去了,那叫敲瘪了。须菩提嘛,他告诉佛:我若没有达到这个程度,佛不会认证我是罗汉,阿兰那行。完全是寂定行,才能够得上是离欲,严重地讲,欲有如此之难。

所以你们觉得:我现在如如不动心就是离欲——那差远了,偶然不动而已,没有真正的诱惑到你前面来而已。你看历史上的两个人,三国时的管宁和华歆,两个是同学,挖地,挖到一块黄金,管宁看都不看,丢开了;华歆也不错啊,不过看了一下:“噢,这是黄金啊,蛮好。”然后丢了。管宁从此跟他不做朋友,就看出来这个人有贪欲,虽然只看一眼。后来华歆当了宰相,管宁一辈子不下楼,你统治的土地,我土地都不塌;你所统治的土地,脏的,我不要,一辈子不下楼。这是中国历史上有名的。也就是说,人的贪欲很难讲。

“若能于此远离染心”,染污之心,不给它染着,“于余下劣亦得离染” ……“净妙相”是什么?就是我们的哲学名词:真善美,能够离得开了,那不垢不净了,什么都可以离开。“如制强力余劣自伏”,对于差一点的稍稍一动念,克制一下就过去了。

“此复云何?”弥勒佛又提问了:佛啊,你这里讲的是什么意思呢?他说,第一个是先讲明显的,“谓女人身上八处所摄可爱净相”,讲女性的,但是对不住啊,我们在座的有女性,并不是女人多可爱,我们男人也蛮可爱的,立场不同啊,男人看女人是女人可爱,女人看男人是男人可爱。不过佛经只讲一面,但是你不要认为佛在重男轻女啊,平等的,那一面你自然通了。譬如有一天,有几个同学来问我:“某某人对女人有特殊的反感。”我说他这个人有问题,什么问题啊?性变态心理。如果不是性变态心理,没有反感,都是人,一切众生平等视,没有男女相的。“啊,女人,我看都不要看!”你不要看啊?你心里阿赖耶识就有这个东西在,为了逃避不敢看,真无此念,有什么不敢看的?女人同泥巴,男人同狗屎,不是一样?所以啊,变态心理者往往矫枉过正。

所以,“由此八处,女缚于男”,女人,一条绳子把男人捆住了,哪八种?“所谓歌、舞、笑、睇”,唱歌,当然像我这个人,一辈子……哎,从前也喜欢跑跳舞厅,我们跑跳舞厅是穿布鞋子、穿长袍,买个票进去一坐,咖啡一泡,舞女过来:“干什么的?”“对不住啊,摆八字摊的。”坐在那里参观的。等到灯一黑,看到那些鬼影幢幢,都在里头动,那个时候是下了地狱,我们正在那里做工夫,很好玩。那么,那些舞女们过来陪陪,好,都来,都接受,大爷们到这个地方来花钱布施。半个钟头多少钱?一个钟头呢?好啊,都来……跟我跳舞啊?不会,因为穿的也是长袍,没有办法,布鞋子。我们在重庆也常常如此,一辈子不会跳舞,喜欢去看,那个里头就是道场。

歌舞啊,嘿,你不要看到跳舞啊……你们在座的对人生都只是懂了八分之一。那个跳舞上了瘾的,在这里坐都坐不住,到这个时候,两脚心硬是痒起来。你看有些人坐在那里上课,我在台上一看,有几位太太、有几位先生坐在那里,到时间他就动两下,我晓得这个家伙是常进跳舞厅的,他到那个时间就瘾发了,受不了,硬是要扭两下,就会这样。哎,你们都外行。像你们将来要去做法师的,眼睛一望,下面是什么角色一看而知,谁都逃不了。做土匪的有土匪习气,做小偷的坐在那里两个眼睛低下来,歪着,看哪个地方好摸,呆的。

“歌、舞、笑、睇”,女性的那个“笑”,那个牙齿一露。“睇”更严重了,这个“睇”,目字旁一个弟,不是那样看,眼睛还要拿着,这样看(师做动作,众笑。),那个叫“睇”。就是《西厢记》上说,“怎禁得她临去秋波那一转。”就转死你,拿眼睛这样勾一下,这个叫“睇”。 “笑”就是巧笑,你看孔子在《论语》上最会形容,“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我在中央党部讲这两句话,大家就问:老师你讲的这两句话……

“美容进止。妙触就礼。由此因缘。所有贪欲。未生令生。生已增长。故名为食。问此贪欲盖谁为非食。答有不净相。及于彼相如理作意。多所修习。以为非食。此复云何。谓青瘀等。若观此身种种不净杂秽充满。名观内身不净之相。复观于外青瘀等相种种不净。名观外身不净之相。由观此二不净相故。未生贪欲令其不生。生已能断故。名非食。由于彼相如理作意故。遮令不生。多所修习故。生已能断。前黑品中。由于彼相不正思惟故。未生令生。多所修习故。倍更增广。”(十一卷)

……“巧笑”还不算,“倩兮”,这样一来就是“倩兮”(师示)。“美目”,很漂亮的眼睛,已经够难受了,还“盼兮”,斜起来勾你一下,你看受不受得了?你以为这只是骂女人?哼,男人也一样。我上课时经常看到男同学勾引女生的,哈!那个“巧笑”——恐兮!那个怒目——*兮,那个眼睛啊,噢!更厉害,一看就知道。所以啊,我讲课的时候男女同学怕死我了,不要在我前面捣鬼。做小偷出身的,现在来当刑警队,你们这些鬼还来捣乱!(众笑)。所以你看,佛经高明吧。

“歌舞笑睇”四个姿态了,他说女人有八条绳子捆男人的。“美容”,当然是漂亮的容貌。“进止”是什么?你看穿个高跟鞋,走起路来,进一步退一步,叫“进止”。你看舞女都学过的,走路一条线,两个高跟鞋前一脚,这一脚、这一脚,手里拿个皮包,要这个样子(师学动作,众笑。)这就叫“进止”。你们年轻人不懂,你们还学佛?这些魔境界你们没有经过,你学佛能成功啊?到了那个时候给你“美容”一“进止”,你的定力统统夸了,莲花宝座一块块地掉下来。尤其出家的,将来女众皈依弟子一多了,你们那个法师统统没得法了,我告诉你。现在先传给你这点法,先把它参通。

“妙触”,“妙触”就是拉个手啊,身体上碰一下这些。哎呀,男女之间非要挨着一下,那个魂都掉了。

“就礼”,这个难懂,什么叫“就礼”啊?彬彬有礼,这位女性或者男性绝不粗鲁,你一看:“啊!这个修养啊……啊!这个教养啊……啊!这个风度啊!真好啊!”你完了,这条绳子还最难逃。看这八条绳子捆你。

“由此因缘,所有贪欲,未生令生,生已增长,故名为食。”因为女性男性之间有这样八条绳子在捆你,“由此因缘”, “未生令生” ,就是那个故事了。一个老和尚看看这些人都讨厌,然后抱了一个小孩子,孤儿,带到山上养了。十几岁了带下山来,男人都没有看到过,别说女人,当然没有看过了。下山后在街上走,小和尚光看女的,问师父:“这叫什么?”师父说:“那是老虎嘛,会吃人。”然后,回山以后,老和尚问小和尚:“哎,你今天跟我下去看看,街上什么东西最好看?”他说:“师父,我看来看去,还是老虎最好看。”就是这个道理,它未生能够令你生,这八大绳子。若有一点影子,“生已”就会“增长”,“故名为食”。你看佛经解释的多清楚啊!佛是没有哪一样不懂的。这个“食”,就是你精神的食粮被捆住了。

“问:此贪欲盖,谁为非食?答:有不净相,及于彼相如理作意,多所修习,以为非食。”要解脱这个……所以,我经常告诉你们要做白骨观和不净观,你们检查。这几年我经常大声疾呼:禅宗、密宗、律宗在唐宋兴起以后,佛教里的人才是一天一天衰落,没有证果的人。你查查《高僧传》,唐宋以前,出家人及学佛的居士证果的非常多,原因是什么?都走禅定的路子。自从禅宗一来,大乘禅一来,完了,佛法是昌明,证果的人没有了,修定的人没有了,不修定。

那么你看,我是把这些路子都走了,显教、密宗,反正管你绳子也好,我都要去上吊一下,吊完了就晓得,再回转来看看佛法,在佛法上面找。发现小乘佛法中的白骨观、安那般那是修行证果的根本法门。你看,由小乘开始,没有不走白骨观的路子!尤其是中国证果的这些高僧,包括智者大师,开始都走这个路子。回转来,我把一切法门学完了,自己再闭关,再一修证,三天以内——哎呦,那真是惭愧,平常都看大乘,认为这些是小法,理都不理,自己后来,一修证以后,三天之内,哎呦,原来佛说的不净观法、白骨观法包括了显密一切大乘,才懂。我又重新把自己回炉,炒回锅肉一样,把自己再投进去试试看,才晓得它的妙用;再回转来一看,大小乘经典,一切印度的高僧同佛在世,你看,佛在世的时候,见到佛,佛叫他修法,七天以内证阿罗汉果,非常多。为什么现在真是末法,做不到呢?你说是末法,三藏十二部佛的遗教都在啊,并没有一本少;少了,看不见了,那真是末法到了。那么,他修行的经历、方法都有啊,翻来看完全对。

所以啊,你不要看到不净观、白骨观……只是你们不得法,不晓得怎么观法,对不对?教你们白骨观、不净观,你们十个里有八个都说观不起来,对不对?是不是这样?没有冤枉吧?就是你观不起来,一观起来就成!没有不成的。观的理在什么地方?这个关键在哪里?观不起来,换句话说,就是你业力太重了,过去来今,三世因果。但是话又不能那么说,是你的般若不够啊,智力不够,观不起来。你教理讲得通达,比喇叭还响,到真修行啊,一点理都没有。所以佛在这里告诉我们,第一个是不净观。但是不净观有问题啊,我告诉你。

“此复云何?谓青瘀等。若观此身种种不净,杂秽充满,名观内身不净之相。复观于外青瘀等相,种种不净,名观外身不净之相。由观此二不净相故,未生贪欲令其不生,生已能断,故名非食。由于彼相如理作意故,遮令不生。多所修习故,生已能断。前黑品中,由于彼相不正思惟故,未生令生,多所修习故,倍更增广。”“黑品”就是黑业、罪业,白品就是善业。下面这几句话注意啊,再念一遍:“前黑品中,由于彼相不正思惟故,未生令生,多所修习故,倍更增广”,你们想想看,怎么说法,佛经嘛,一看应该懂,懂不懂?哪个懂?出来讲一下,不懂,讲错了没有关系,讲对了还做学生啊?不懂的来说嘛,所以错了没关系。

但是,你们不要认为文字懂了……所以,为什么我在这里提出问题?所以告诉你们中文要弄好啊,佛经都看不懂,还看外文,看什么文,还想翻译,你不要见鬼了。我们黄种人还没有度好,你还要再去迷糊那个白种人干什么。你翻的东西不对,不是迷糊、害了别人吗?宁可让他多转两个生都没有关系。中文都没有弄好,外文还行吗?现在推开书本:

不净观,你们都做过,我也教过你们,有许多没有学。叫我们观身体内部……我们这个人,你到杀猪场一看,到猪肉摊上一看,我们人同猪肉一样,猪肉是菜场里整理过的,还很漂亮。我们小的时候在乡下,经常亲自看杀猪的。那个猪一杀了以后,那个肚子一挑开,里头一拉开以后,难看的很啊!肠子是五颜六色的,红的、绿的、青的,一段段的,真难看,臭的要命,这个人体里头就是这样。这层皮包在外面,再油漆一下,肥皂刷一刷,粉擦一擦,胡子刀刮一刮,女的再加上点颜色,各种油漆把它一涂,那是蛮漂亮的,这个动物还可以看看。你把里头扒了看看,才难看呢。修这样的不净观是初步,能去了贪欲?去不掉!我告诉你一个经验,大陆上我有一个和尚朋友,听老和尚说现在已经圆寂了,我不讲名字了,当年大家都是年轻人,在大陆还鼎鼎有名的。因为他在杭州办了个佛学院,也有很多和尚,几十个,民国37、38年的时候。我一到杭州他的庙子上——我好几个庙子上都有我的房间,都锁着,我一到,这个房间就专门给我住。不过我住了那个房间也划得来的,总要来给他上课的,总要讲的。所以,我到南京有地方住,到庙子上住总是划不来的,总要上课,上海也是这样,杭州也是这样。寺,杭州第一处看梅花的地方,过去就是洞了,现在的印顺老和尚都住在那一边。后来他告诉我:“我出家的时候,也修过白骨观,修到上街看人啊,没得人了,统统是白骷髅。”

我说:“那你很不错了。”

他说:“后来啊,再修下去不行了。”

“为什么呢?”

“白骨也蛮可爱的!”

我说:“对了,你这句话是真心话。”

所以我给他作了一句诗:“纵然白骨也风流!”

他说:“对!”

我说:“那以后呢?”

他说:“白骨观都抑制不了我的贪欲之病,那不净观还能够观?不净观更没有力量。”

你说人的肚子啊、肺啊不大好看,也蛮好看的,看久了,最脏的东西也变成美的了。这是修行经验啊,不要当做笑话听。所以你们出家的、在家的,都晓得讲白骨观、不净观,你真觉得人体不净吗?有没有?凭良心讲,没有这个观念,对不对?尤其是对自己的肉体,肥皂一洗,镜子一看:哎,山鸡起舞了。怎么叫山鸡起舞?就是山上的野鸡,你拿个镜子给它对者,那个野鸡看到镜子里头,以为有一只野鸡,两个对着跳舞,一直跳到死为止。我们每个人照镜子,你看世界上男的女的,镜子里头看自己啊,越看越漂亮,都觉得人家不认识我的漂亮,对不对?你们厌恶自己的身体没有?没有!怎么做不净观啊。所以,不净观经典上尽管讲,生不出效果,对不对?我们这里不能讲假话啊,要真讨论。你们有没有觉得自己不净啊?尤其是热水澡一洗,香肥皂一擦,嘿啊,自己还觉得净得很。不过,讨厌别人不干净是真的,是不是啊?都要讲良心话啊,诚语者,实语者,不妄语者。

不净观,你说:“哎呀,我喜欢这个小姐。”然后坐在那里观想,把这个小姐的皮扒掉,就看她肚子里头不干净的,你觉得那个时候眼泪还掉出来:她怎么会呢?那就是苏曼殊的诗,“人间花草太匆匆,春未残时花已空”,你会掉眼泪啊,绝不会想到不净观。所以,不净观有时候生不出效力,对贪欲盖并不能制止啊。因此,佛经尽管说不净观有如此的不净,但是你们拿来修定做工夫,真的走这个路子,我可以讲,百万人中没有一个真的在修。我这个话你们信不信?不是百万人,你们在场的都听过不净观,你们有一个人在修吗?有没有?有修的举手,有修的我给两百块,绝对没有,这是真话。

同时,你们也没有看过不净观。不净观要什么时间看?战场上,或者你现在到殡仪馆去看,我经常说你们没有去殡仪馆看过。哎,我们*庭长也许看过,不晓得他验过尸没有,验过尸的就看过了。我们人死了,不管你在家出家的,尸体送到殡仪馆,亲人一走,殡仪馆的人把衣服裤子统统扒光,扒光了以后,那个大水池里都是药水,臭的像咸鱼,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和尚、尼姑、道士,反正是泡在一起,“咣当”一丢,药水泡着,防止尸体烂了。那一条一条的就像咸鱼里头的味道之难闻啊,难闻的要命啊!若不是药水给你泡着,不到两天,现在这个天气大概要三天,尸体上一青、一发紫,这个地方就开始烂了,七八天以后,烂的脓水流出来,慢慢地,里头的虫子就爬出来。所以你到战场上一看,一个个东烂一块,西烂一块,嘿呀,那你可以修不净观了。所以,你们怎么能修不净观?连猪肉摊子都没有看过,烂猪肉也没有看过,只看过腌火腿,腌火腿蛮好看的,那个绳子一吊,蛮好的,所以修行不得力。

为什么我们佛制度,比丘要住在尸陀林,尸陀林就是乱葬岗。古人,农业社会连坟墓都没有,死了草席一包,丢在那里,被狗拖出来,东叼一块,西叼一块,到处都是烂的、臭的虫啊。尸体之臭啊,比什么都臭。人最香,香都极点,死掉三天以后,那个臭味发出来不可闻,比咸鱼、咸肉,比烂猫、死老鼠都难闻,看过了这个才能修不净观。但是我要告诉你经验,你就是看了烂的死人,看了战场上那么多死人,修不净观大概有三天吃不下饭,三天对男女不起分别,不动心。过了七天啊,看到漂亮的还是漂亮,修行之难,贪欲盖之难去也!

所以,此法还是小乘法,小乘法都修不成啊。白骨观你们怎么修?白骨你们也没有看到。所以后世修法的人,佛讲的话都白讲了。你真到了那个境界的话,那么,只好转回来,譬如说,智者大师只好教你修六妙门啊,修这些法门了。这些法门,老实讲、严格讲,看似大乘法门,没有不净观、白骨观这些基础来的,一概都靠不住。

共收到 0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04月10日 08:55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