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律论著 南师讲《瑜伽师地论》第六讲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9年04月07日 · 85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惛沈者。谓或因毁坏净尸罗等随一善行。不守根门。食不知量不勤精进减省睡眠。不正知住。而有所作。于所修断不勤加行随顺。生起一切烦恼。身心惛昧。无堪任性。睡眠者。谓心极昧略。又顺生烦恼坏断加行。是惛沈性。”(十一卷)

现在开始要讲昏沉啦。昏沉,你们注意啊,你们每一位昼夜都在昏沉中啊。古人不是有一首诗吗,我经常讲,你们有些新同学可能没有听到过,《千家诗》上有,什么人做的一首古诗,“终日昏昏醉梦间,忽闻春尽强登山”,一天到黑自己昏头昏脑,酒喝醉了一样,忽然听到春天完了,就想郊游去,爬山。结果碰到庙子里的一个和尚,到庙子里谈一下,“偶过竹院逢僧话,偷得浮生半日闲。”这首古诗很好,是有名的名诗。结果到了清朝,有一个读书人,也到山上去玩,经过一个庙子,只有一个和尚,这位和尚紧拉到他讲,哎呀,他烦死了。后来,这个和尚听说他是,“哦,你是某人啊!哦,那很好……”晓得他文名好,拿出纸来,请他题一首诗。他就把这首诗颠倒了,平仄押韵都对,“偷得浮生半日闲,忽闻春尽强登山。偶过竹院逢僧话,终日昏昏醉梦间。”把这个和尚骂了,一天到黑都终日昏昏。你看,这样一换过来,四句话一颠倒了,平仄音韵都合,骂人不带脏字的,你看,一点脏话都没有。“偷得浮生半日闲,忽闻春尽强登山。偶过竹院逢僧话,终日昏昏醉梦间。”所以,我们修行人不要给人家骂我们是“竟日昏昏醉梦间”,是昏沉人。

“惛沈者。”什么叫“昏沉”呢?

“谓或因毁坏净尸罗等随一善行。”刚才你们提到昏沉,这一段最重要,大家随便讲过去了。犯了戒的人容易昏沉,“尸罗(si-la)”,戒律,“净尸罗”,尤其是漏丹了,男孩子们遗精啊、手淫啊,女孩子们经期要来啦,月经来以前脾气大,心理烦恼起变态,或者有男女行为,或者种种等等,淫戒犯了。杀盗淫妄戒犯了的,马上给你颜色看,定境界就差了。很多朋友最怕我瞪眼睛,有许多老辈子的朋友,我一进门,我那个眼睛这样一瞪,他们吓死了,因为他们昨天做了的事我都知道了。然后,我说“吃药,感冒了。”这两天有好几个朋友一进门,我一看,“吃药,感冒了。”他们说:“哎,老师,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啊。”没有?好啦,你不吃,第二天鼻涕来了,“咳咳”咳嗽,“哎呀,老师真灵光,你怎么一看就会来。”难道我眼睛里有感冒细菌啊?因为他脸色上已经挂起来了,犯“净尸罗”。所以大慧皋骂弟子们:“你们不要在我前面啰嗦!在我前面走三步路,已经晓得你命根在什么地方!”就是这个,逃不过的。所以,“毁坏净尸罗等”,包括很多。

“随一善行”,怎么讲法呢?随便你做了哪一件坏事——你说这里没有这么讲,“随一善行”嘛,哎,这句文章是跟着上面来的,就是“毁坏”“随一善行”,你毁坏了任何一点的“善行”,心理行为,善心不起。

善何以有这样重要呢?这就是心理行为同生理的关系了,为什么古今中外一切宗教都赞叹善行呢?善能生阳,阳气就来了。所以,“为善最乐”不是教育上的话,不是教条。人为什么快乐呢?阳气来了就快乐,阴气来了,都是阴气就烦恼,就忧愁。阴者就是五阴、五盖,懂了吗?所以善是阳气,譬如我今天做了一件大好事,高兴,高兴阳气就来了。所以,“随一善行”拿白话来讲:任何哪一种善行你破坏了,就容易落昏沉,头脑就昏聩了。譬如杀了人的,最后都被抓住了,因为他头脑昏聩了,东逃西逃最后还是逃不了,因果也是这个道理,懂了吧?所以,这句话你们一看,简单地就过去了,这是最重要的话,对不对?你们两个人现在服气了吧,所以啊,票房纪录不高,票房要叫座、卖座,高一点,一句话也不能马虎。

“或因”,“或”是不定,昏沉并不一定是从这个来的,不过这是个重要的,“或因毁坏净尸罗等随一善行”。第二:

“不守根门。”哪个根门?六根,眼、耳、鼻、舌、身、意。怎么叫“不守根门”?看电视看多了,打起坐来眼睛痛,爱昏沉睡觉了——不守眼根门。听人家讲话,听歌听累了,一打起坐来就——不守耳根门。鼻根门是什么呢?鼻根门你难懂了,你天天练气功练多了,容易昏沉,呼吸气不够也容易昏沉,什么东西刺激了……你们不要拿我这句话做榜样,我今天吩咐了,你们做榜样要犯过错的。什么是鼻根门?譬如佛经上说,有个比丘随时昏沉,昏沉的厉害,一打坐就昏沉。很多了,现在很多比丘我也看到,一打坐就昏沉,他逃不过我的眼睛。昏沉有昏沉相,平常都有一股昏沉相,等于人要死就有个死相。很多老和尚肚子大大的,像个弥勒佛一样,脸上一脸的黑气,满眼的血光,一打坐就昏沉。再不然,口水答答滴滴地就出来了,昏沉相。“尸罗”有问题,“尸罗”犯了什么问题?不守根门。那么,这个比丘就是这样,坐起来就昏沉,不打坐蛮好。来问世尊,佛说:“山中有草可以解倦。”山里有一种草可以去掉昏沉,什么东西啊?(师举起香烟,众笑)这个东西,佛晓得,佛发明的,“山中有草可以解倦”,其名曰“烫八哥”(tobacco),烟草,你们不要学着抽啊,你们不要跟我学坏事啊,抽了烟就散乱。

但是,除非你真有定力,随时入定的人,不要使他走入定境,还有很多事,你只好偶然服用咖啡、茶叶,都会起散乱。所以,为什么不准吃五荤呢?五荤刺激性,增加荷尔蒙的,刺激神经的,不容易得定,所以,佛戒五荤的理由在此。譬如大蒜、葱,吃多了以后,刺激你神经振奋。但是,太昏沉了,做药吃,不算犯戒,要懂这个道理。哎,不要听了我的话,借口这是老师说的,所以你们学抽烟啊,我抓到了就捶,打香板,你们没有这个资格。如果你太昏沉了,或者可以喝浓茶。你看,我一天喝这样的浓茶,还不是冻顶乌龙,是最浓的铁观音,一天要三、四杯,那个热水瓶要5-6磅,你们受不了的,不要随便乱来啊,要出毛病的。这些都不要学,作个话头在参可以。所以,这是香跟鼻子的关系,鼻子不守根门,也容易昏沉。

“食不知量”,味,舌头的味,东西吃多了,爱吃,贪吃了,饮食一多就昏沉。所以佛戒过午不食,为少昏沉。肠胃清了以后,脑子就清;肠胃不清,脑子就不清,要注意。 所以,比丘戒过午不食是有理由的,有科学的道理。

“不守根门”,眼、耳、鼻、舌都讲了,身根又是什么?男女生殖器,身根。所以戒律上,男女生殖器,性器官叫做身根。年青人犯手淫的,犯遗精的,身根破坏了,身根破坏了容易昏沉。跟你们讲明了吧,不然你学佛,一辈子学死了,不晓得身根是什么,男女性器官是身根。女性还不止生殖器部分,两个乳房也是身根之一,两个乳房是生命的根。这叫“不守根门”。

所以昏沉,或者是“毁坏净尸罗等随一善行”,或者是“不守根门”,或者是“食不知量”,你们贪嘴乱吃,吃的太多了,是“食不知量”。你说:“哎,我都不吃了。”那也是“食不知量”,饿坏了,饿出十二指肠溃疡,胃有毛病,饿坏了的。像我,个把月不吃东西,也不睡眠。有个老居士一听,很高兴,他也照着做,结果十天不吃东西,进医院开刀了,胃割掉一半。

我说:“为什么?”

“我学你啊。”

“我没有开刀啊,你怎么学我呢?”

他说:“我看你不吃饭,又不睡觉,精神很好,一天可以当两天,做两天的事,我也那么做。”

我说:“所以你进医院,把胃切掉一半。”饿出来的,你不要乱搞。做劳动工作的更不能饿还想学这一套,脸上一脸的乌气,你搞吧,将来胃要开刀的,这都是“食不知量”。

“不勤精进,减省睡眠。”这是心理方面的,心理懒惰,“不勤精进”。睡眠不够,打起坐来容易昏沉。叫你们看文字,不要将“不勤精进,减省睡眠”看错了,以为是不要睡眠,错了。

睡眠是根据年龄来的,譬如一个婴儿生下来,这就是科学了,婴儿的睡眠需要18—20个钟头,“终日昏昏醉梦间。”稍稍长大到十几岁的孩子,需要睡眠十几个钟头。所以,现在的孩子们读书,都戴上了近视眼镜。每天6点钟起来赶公共汽车上学,还背那么多东西,从小都在毁坏自己的这个民族,我大反对这种家庭教育。睡眠已经不够了,加上营养不够,然后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结果龙也成不了,变泥鳅;凤也变不了,变乌骨鸡(众笑),有什么用?这是父母不懂事。所以我经常大声疾呼地讲:现在的父母统统要回来再受教育,四五十岁以上的父母要再来受教育。假如我办一个父母教育学院,我拿个香板,每个当父母的进门,都打三百板屁股再说,粗制滥造地生了那么多青年!(众笑)真的,很严重的问题。你要晓得,少年人要十几个钟头的睡眠。老年啊,你给他睡也睡不着,一夜睡两个钟头已经太多了。所以,老了能睡能吃……我跟他们说笑话,他们睡不着,我说我啊,每天睡不够。我假设真要睡啊,我可以连着睡二十几个钟头,大睡一番。我每天睡不够啊,可怜啊,尤其是你们,害得我连觉都睡不好。所以,老而能睡并不坏,越老越不要睡。可年青人中……当然有些是病相了,譬如太胖的人爱睡,那是病,你不要找理由,说因为我个子大、胖,所以不要紧,我迟一点起来吧,少打点坐吧。再不然,《瑜伽师地论》上说不能‘减省睡眠’啊,你不要拿这句话哄我啊,那不行的。所以,饮食跟睡眠都要知量,知时知量。

“不正知住,而有所作。”这八个字怎么讲法?你的知识的范围,“不正”的“知”识,“住”在某个不定的境界上,不好的境界上,习惯性地“住”在这个境界上,“而有所作”,自己乱作。

“于所修断不勤加行随顺。”睡眠可以“修”行做工夫把它断了,不要睡眠了。但是你修行,对于“断”去睡眠的“加行”方法不懂,加工的方法你不懂。那么,如何才能断除睡眠呢?气功,瑜珈气功,不是瑜珈术,佛法里有特殊气功的修法。所以道家这几句话,“精满不思淫,气满不思食,神满不思睡”,精气神充足。神怎么充足,脑的气,神打开了,那就不需要睡眠。

所以,这个四大的身体修练成功了,精气神修练成功,转化了以后,这一身都是业力习气,转化了以后,“夜睡无梦”,要睡绝对没有梦,一觉可以睡多少年,也可以一秒钟不睡;“身轻如叶”,身体轻的像树叶子在空中飘一样;“昼夜长明”,白天、晚上,此心永远是光明清净,才可以。

你们做到没有?你们都做到了,因为昼夜长明的,你们也昼夜长明你晓得吗?相反的“冥”;你们也身轻如叶,轻骨头,自己看自己不贵重,那就是身轻如叶了,骂人是轻骨头了;你们也做到夜睡无梦,昏沉也是夜睡无梦。所以这三句话,同样的情形,相反的意义,要做到啊。

所以,睡眠是修所断的,注意啊,记起来,睡眠这个习气是修所断的,要修持做工夫才能把它断了,工夫不到断不了的。睡眠是个习惯,现在西医也晓得,睡眠是个习惯。譬如我几十年练习睡眠,人家问我你究竟睡多少?我说我不一定。真讲老实话,告诉你,不一定,我能够长睡也能够不睡。那么,你几时睡眠呢?我不一定,分期付款,今天夜里有事,可以到通天亮;白天也不管,当夜里,抓住时间就睡。因为你觉着,我夜里需要睡,白天不能睡,这是个习气的观念。所以,有许多人到外国去,一过了换日线,今天到了美国还是白天,所以,从美国住了几个月回来,好几天睡不着,昼夜时间颠倒了。其实,你把昼夜的时间观念忘掉,要睡就睡,没有什么颠倒。这个颠倒、不颠倒是个心理上习气的观念。所以,睡眠饮食这些都是修所断的,懂不懂修所断?是修持做工夫可以断除的习气。那么,修断要怎么样修呢?要勤于加行,才能断除睡眠。所以,“不勤加行”,就“随顺”这个睡眠的习惯去了。

可是,你们不要乱干哦,听了这个话:哦,我要把睡眠修断了。你算不定眼睛就修瞎了,第一眼睛就吃不消。这要懂得加行的修法,加行的修法不是那么简单的。你们真的修得好,近视眼睛就会恢复了,不近视了,至少是度数减退。老花眼,像我,可以不戴镜子看这样的字给你们讲,看得很清楚。不过呢,年纪到底大了,总有一点吃力,所以,还是配一副最轻度的镜子戴戴,而且也表示像个学者的样子(众笑),你们戴镜子都像学者。所以,“于所修断不勤加行随顺”。

“生起一切烦恼,身心惛昧。”因此,昏沉是“生起一切烦恼”。你说我昏沉,睡觉有什么烦恼呢?睡觉本身就是个烦恼。什么烦恼呢?身心昏昧。生理一天重重的,不舒服,对不对?不轻松嘛。你看,你们感觉到身体轻松不轻松啊?腿子痛了,坐骨神经痛了,这里那里不舒服了,头发胀了,脑后一层板一样,对不对?你们感觉到脑后一道板,两个眼睛干干的,是不是啊?通常毛病都有的,这不烦恼啊?因为你们烦恼惯了,所以不觉得烦恼。我若碰到这种情形,我就烦死了,绝不让这个身心留一点点这些东西。再不然,我就抓药,自己把它解决了,不是自杀(众笑),是把这个病给它解决了,不留这个病态在身上,都是障碍修行的。

所以,大烦恼就是昏昧,一天脑筋糊里糊涂,脑筋不清醒,这还不烦恼啊?这是身烦恼;心烦恼呢?智慧开不了。所以,昏沉能够使你生起一切的烦恼。换句话,大昏沉的人,贪、嗔、痴、慢、疑都来了。爱睡眠的人,一定好吃懒做,爱睡眠的人,酒色财气都喜欢,你去研究去。尤其欲界中间,我们众生都在欲界中,欲界中犯罪的行为,都是在快要到睡眠,晚上来的,对不对?同样的事,你们都不研究。所以研究清楚了,就晓得睡眠、昏昧“生起一切烦恼”,跟着这个东西来。

我们晓得跳舞厅阴暗,一进跳舞厅……我也常常去坐,现在没有空了,我是不会跳,进去“摆八字摊”(闲坐),泡杯咖啡。为什么?我讲是到地狱里头玩玩。那里头灯光一关,黑暗的,只看到鬼影幢幢(众笑),那是个地狱的画面,很清楚。然后看到蓝的眼睛,各种样子,然后,打一个吊死鬼的结子(领带),然后在里头扭啊扭啊,他都在昏昧的境界里,真的。所以,为什么要灯光暗才舒服,就是使你身心进入昏昧。可是一切众生啊,以自己身心进入昏昧反而为快乐,奇怪!此所谓佛说“众生颠倒,是为至可怜悯者也。”为什么修成功了要入大光明定?不在昏昧境界里,懂了吧?哎,我说懂了没有,好像没有人答应我,好像没有懂啊?哈。

“无堪任性。”这四个字怎么讲?你担当不起来修行的事,因为你心力不够坚强,因为你身体不够坚强,所以“无堪任性。”“堪”是可能,“任”是挑这个任务,所以你“无堪任性”。这是只讲昏沉哦,没讲睡眠,重点在下面的睡眠:

“睡眠者,谓心极昧略。”睡眠比普通的“终日昏昏醉梦间”还要厉害,心完全糊涂了才是睡眠。

“又顺生烦恼,坏断加行,是惛沈性。”睡眠多了的时候,容易生起一切烦恼。譬如你们年青人,你们什么时候遗精啊?睡眠中遗精、漏丹,对不对?哦,“顺生烦恼”,你不睡也不会漏的,对不对?可见睡眠这一条很明显,你们男孩子经验很多,少数女孩子也有这个经验。女孩子也有漏丹,不过女孩子更糊涂,自己不知道,以为自己没有,也都是在睡眠中起来的。所以讲,睡眠是“顺生烦恼,坏断加行”,因为睡眠了,修行的四加行都做不到了。广义的四加行原则:煖、顶、忍、世第一法,没有一样做到。狭义的四加行……睡眠了,你做什么工夫呢?什么工夫都做不到。

所以你看人生,活到60岁,一半是睡死了的,对不对?一半在床上嘛。你把人算算帐看,假使一个人活60岁,15岁以前不懂事,不谈了,老年中的十年没有用,还剩35年,35年又有一半睡在床上了,还剩几年?十几年了,吃了三餐饭,屙了两次大小便,还剩几年?

“心极昧略。是睡眠性。是故此二合说一盖。又惛昧无堪任性。名惛沈。惛昧心极略性名睡眠。由此惛沉生诸烦恼随烦恼时。无余近缘。如睡眠者。诸余烦恼及随烦恼。或应可生。或应不生。若生惛昧。睡眠必定皆起。掉举者。谓因亲属寻思。国土寻思。不死寻思。或随忆念昔所经历戏笑欢娱所行之事。心生諠动腾跃之性。恶作者。谓因寻思亲属等故。心生追悔。谓我何缘离别亲属。何缘不往如是国土。何缘弃舍如是国土来到于此。食如是食。饮如是饮。唯得如是衣服卧具。病缘医药。资身众具。我本何缘少小出家。何不且待至年衰老。或因追念昔所曾经戏笑等事。便生悔恨。谓我何缘于应受用戏乐严具朋游等时。违背宗亲朋友等意。令其悲恋涕泪盈目。而强出家。由如是等种种因缘。生忧恋心。恶作追悔。由前掉恶作追悔。由前掉举与此恶作处所等故。合说一盖。又于应作不应作事。随其所应。或已曾作。或未曾作。心生追悔。云何我昔应作不作。非作反作。除先追悔所生恶作。此恶作缠犹未能舍。次后复生相续不断忧恋之心。恶作追悔。此又一种恶作差别。次前所生非处恶作。及后恶作虽与掉举处所不等。然如彼相腾跃諠动。今此亦是忧恋之相。是故与彼杂说一盖。”(十一卷)

“我现在六十几了。”

“治疗干什么?”

“失眠啊。”

我说:“你死了没有?”

“诶,南老师你真开玩笑,死了还会跟你谈话啊?”

我说:“好啊,你没有死呀,你失眠三十年,现在六十几岁。我们活六十年只活了三十年,你活了六十年等于活了五六十年呢,你有一半还不睡嘛。多好呢,这个帐一算,蛮划得来的。”失眠不是病,失眠是什么病?心理病,“哎呀,我昨天没有睡好,失眠了。”这个最严重。所以你要晓得,失眠并不是病。所以说,失眠是“顺生烦恼,坏断加行,是惛沈性”,是大昏沉。

“心极昧略,是睡眠性。”越笨蛋越爱睡,世界上有一位老兄专门睡,这位老兄我们不讲了,黑的,吃了就睡,睡了就吃。“心极昧略”,他的头脑不大用心,心里头“终日昏昏醉梦间”,这是睡眠。

“是故此二合说一盖。”大的昏沉叫睡眠,小的睡眠叫昏沉。所以,这两种合起来是修行障碍的一盖,把你盖住了。

“又惛昧无堪任性,名惛沈;惛昧心极略性,名睡眠。”再详细地讲,一天到黑昏头昏脑,什么事情都做不成。譬如你们写文章,有时候你们的境界啊……你看对不对,(师做动作)看书的时候拿起看……(众笑)看不下去,昏沉。写文章也是这样,拿着笔,半天,这半天在哪里啊?同孙悟空的那个兄弟在一起了,闷住了。虽然闷住了,你的眼睛还是瞪着的,在“惛昧”中,你要注意,这就是“惛昧”。所以,随时看到你眼睛是张开的,清醒——在惛昧。

为什么佛教要敲木鱼?鱼是昼夜不闭眼睛的。古人说鱼不睡觉,其实鱼也睡觉,鱼眼睛张得大大的,瞪在那里,尾巴不动的时候,它在睡觉。但是古人认为鱼是不睡觉的,所以佛教要敲木鱼,叫我们昼夜清醒。所以,那个敲的东西上画个鱼,叫木鱼,不然敲木鱼干什么?敲木头就敲木头,为什么叫做敲木鱼呢?懂了吧?鱼是表示昼夜长明,警觉性。

所以,睡眠“惛昧无堪任性”,什么事情都做不成功,头脑“终日昏昏醉梦间”,你一天到黑在细昏沉中,细昏沉、惛昧造的果报——你以此以为修持,他生来世的果报是白痴、笨人。假设做人是笨人,若变猪就是笨猪,肥是很肥了,肉很值价,变狗也是个笨狗,变鸟也是个笨鸟,你们注意,昏沉有这样可怕!所以,“惛昧无堪任性”,“堪任”是不能担任任何事。

我们事法都晓得“事业看精神”,一个真做事业的人,真有学问的人,他有超过人家的精力,这个精力是怎么来的呢?意气来的,志气来的。你说我没有志气。不然,若有人拿枪逼着你:“格老子,三天不准你睡,你一睡就枪毙你!”你看你睡不睡?你就有“堪任性”了,绝不在睡了,因为你要保命啊,精神就来了。所以精神越用越出来的,头脑是越用越灵活的。你说:“不行啊……我用完了……哎呀,我身体不好啊……”一看这个家伙就是懒家伙,像我碰上这种人,绝不要他做事,因为他无“堪任性”,不能担任工作的。学问事业,一分精神,一分事业,一分学问,是这样来的。

所以,“惛昧无堪任性,名惛沈;惛昧心极略性,名睡眠。”“惛昧”到最后,一点清净都没有了,糊里糊涂,这就叫做“睡眠”。

“由此惛沉生诸烦恼时,无余近缘。”所以,由这个“惛沉”生起一切的“烦恼”。乃至大“烦恼”即根本烦恼:贪、嗔、痴、慢;随烦恼即小烦恼,《百法明门论》里都有,恚心就是小烦恼。“无余近缘”,其它的善缘就不容易接近了。

“如睡眠者,诸余烦恼及随烦恼,或应可生,或应不生。”“睡眠”的时候,根本“烦恼”,贪、嗔、痴、慢等等,“及随烦恼”,因大烦恼而生出来的儿子叫小烦恼,学理上的《百法明门论》叫随烦恼,随着大烦恼而变化出来的心理行为。“或应可生,或应不生”,这些烦恼或者应该生,或者应该不生,睡眠的时候。这个话怎么讲?睡眠的时候烦恼在哪里?你们找不出来啊?你们都经验过的,为什么找不出来,因为你们的脑子在惛昧中,所以没有这个智慧。就是你做梦啊,梦中起的烦恼来,独影意识起来的。睡眠中还有什么起来?第七识中自己起的。你去观察,哪一天你们大家轮流不睡觉,观察同学,看他睡在那里起烦恼,你看那个脸啊(师做表情)……再不然……(众笑)他在起烦恼。你看睡眠时脸上的表情,你细细地观察,就有他心通,你就晓得他心里在想什么。(师做表情)……那绝定有怪事。有时候笑得都笑眯了,有时候气得啊……一个人在睡眠时,随时在……为什么自己不觉得呢?因为第六意识不清明,独影意识带第七识的业力起的作用只是独影意识兼带质境生起的作用。所以在全身神经、细胞的表情上有,记忆上没有,意识上没有。

所以,这个书难读懂吧。你看,你们两个人一下子就讲了两盖,我半天也盖不完,为什么我盖的比你们盖得大呢?这个地方要注意了。所以,将来你们是要去盖人的,你们将来都是学得第六盖啊,五盖以外一盖啊,要这样盖得好。

所以睡眠的时候,生“诸余烦恼及随烦恼”,“或应可生,或应不生”,所以要昼夜常明才是觉性,佛者觉也。你们背过三祖的《信心铭》,中间有两句可以解释这几句话,一分钟答出来一百块,哦,没有带钱,我下楼拿。“眼若不寐,诸梦自除。心若不异,万法一如。”“眼若不寐”,眼睛不昏,“诸梦自除”,不会做梦了,“心若不异,万法一如”,《信心铭》。

“若生惛昧,睡眠必定皆起。”你看睡眠没有事啊,睡眠中,在阿赖耶识的犯罪行为比清醒时还要大。此唯有禅定中人看得很清楚。

“掉举者。”昏沉和睡眠合拢来叫做一盖,现在讲“掉举”盖。掉举不是散乱啊,散乱很明显,譬如我们这一堂人不是规规矩矩地那么坐着,东站一个、西站一个,散开了一定乱,乱了一定会散,所以叫散乱,这是很容易懂的。掉举难懂,跳动,翘起来,东蹦一下、西蹦一下,不规则,这个叫掉举。什么是“掉举”呢?你们打坐坐得好的时候,好像是入定了,你里头都没有思想吗?有的啊,东一个、西一个,疏朗一点而已,那就是掉举。看起来好像是入定,实际上是在掉举中。比散乱更看不出来,譬如一潭清水,不动的水,一点波纹都没有,微风过来,轻轻地有一点波纹,看不出来,那个就是掉举,懂了吧?“掉举”是这个心理。

“谓因亲属寻思,国土寻思。”这两样,刚才法尘师同慈仁师两位都讲过了,我们不讲了。“亲属寻思”是想家里了,想父母、兄弟、姐妹,想你过去的情人啊。你看苏曼殊的诗,很多“亲属寻思”,“升天成佛我何能?幽梦无凭恨不胜。”苏曼殊是个假和尚,他没有受戒的,“曼殊”是一个度牒名,一个和尚死了,他捡来了,他并没有受戒。他里头很多这些诗,“九年面壁成空相,持锡归来悔晤卿。”“雨笠烟蓑归去也,与人无爱亦无嗔。”看起来很洒脱,假和尚才洒脱啊,那正是“亲属寻思”。 “亲属”不但包括亲人,还有朋友,乃至将来我们分开了,你打起坐来,忽然想到我这个老师,哎呀,坐在那里坐不好,想老师,也是“亲属寻思”。那么,你说怎么办呢?把它转成上师相应法,那就转了,就看你有这一转嘛,“怎禁得那临去秋波那一转”,呵,就看你转不转得好。转得好,一切恶法都变成正法;转不好,一切善法都变成恶法。所以,修行就是个转识成智。“国土寻思”,刚才慈仁师都讲过了,都知道了。

“不死寻思。”怎么叫“不死寻思”呢?你想修道长寿,想工夫做得好,多活几年,“不死寻思”。老头子、老太太们打坐,多半为了这个目的,求长寿,就是《金刚经》上的“寿者相”。

“或随忆念昔所经历,戏笑欢娱所行之事,心生諠动腾跃之性。”或者,想过去的事,偶然静坐坐得很好的时候,想起人家欠你十块钱一样,或者想起过去的人,“当时只是寻常事,过后思量倍有情。”结果是,打坐虽然坐了一个钟头,是在那里回味当时的一颦一笑,等于李商隐的诗“只是当时已罔然”,这一罔就是三大阿僧祇劫罔过去了。这些事情你们心中不能说没有啊?蛮多的哦。就是少年出家也会有,有时候会想起,哎呀,小时候跟某一个小孩子两玩,那个味道很好。不做工夫则已,工夫做得好的时候,掉举就翘起来。你不做工夫,不静定,没有啊,想都想不起来,这个叫掉举。所以你要认清楚做工夫的盖,它到这个时候来盖你,谁来盖你呢?是魔。哪个魔?魔由心造,你的心,阿赖耶识的心种子。

“恶作者。”恶念wù,一般讲唯识的人讲错了,很多,不是全体,都念成“恶(è)作”了,什么叫“恶(è)作”?是“恶(wù)作”,讨厌叫“恶作”。你们的许多行为……这里的工作分配给你,你们都愿意做?是不是?不得已啊,“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对不对?你们心理上都在“恶作”啊,一边做,一边讨厌,这就叫“恶作”。人生每一个人,每一天,每件事都是“恶作”的。就是普通人讲的,“吃哪碗饭,怨哪一行”,就是“恶作”。你们虽然出家了,也是“恶作”,讨厌出家;学佛的人讨厌学佛。我也经常“恶作”,我一听到上课头就大了,“恶作”,讨厌这个事。

“谓因寻思亲属等故,心生追悔。”你们现在怎么恶作呢?想到自己家里的事:哎呀,我讨厌自己,那么年轻,当时若不发脾气,不剔光头,不换这个衣服……现在穿都穿上了,怎么办?恶作。想想爸爸妈妈有时候也蛮难过的,有没有?恶作,“心生追悔”。

“谓我何缘离别亲属。”为什么我离开爸爸妈妈到这里来呢?

“何缘不往如是国土。”为什么不到美国去呢?应该到美国去求发展啊。

“何缘弃舍如是国土来到于此。”为什么我离开南部家乡跑到台北?在复兴大厦十二楼还挨骂呢?这不是冤枉自己么。

“食如是食,”“哎,我当时吃一个东西,麻辣,才好吃呢……哎呀,南部的麻辣才好呢。想到回家,去看爸爸妈妈,嘴里告诉我说请假,我说:“你干什么?”“回去看爸爸妈妈。”假的,心里合计着想吃那个东西。

“饮如是饮,唯得如是衣服卧具,病缘医药,资身众具。”或想回去拿钱啊,弄东西啊。“资身众具”,自己生活上需要的东西。

“我本何缘少小出家。”“哎呀,我为什么年轻上当,当时上当,在那里出了家!”

“何不且待至年衰老。”“我年轻不应该出家,现在光头剃了,没有办法。”在后悔,恶作。应该像慧智师一样,到年纪大的时候再来出家,看看他蛮好。看看自己那么年轻,怎么跟他两个坐在一起了,搞这个事呢?心里在恶作。有没有?这叫做“瞎子吃汤圆,肚子里有素。”人生都在恶作中。

“或因追念昔所曾经戏笑等事,便生悔恨。”或者回想起过去的男朋友、女朋友,哪个对你好,讲一句话哄你一下,男女都在骗人,“哎呀,我多爱你啊!”这句话人最爱听。有些人还要求人家:“你讲一声‘我爱你’嘛,讲一句以后,我就不恨你了。”他明知道上当,他非要听这句上当的话不可,这就是众生,其蠢如牛。“戏笑”,其实这是一种“戏笑”,明知道人生是一个笑话,他偏要爱听笑话,“纵然是梦也风流”啊,就是这个话,明知道假的,假一下都是好的。“便生悔恨”。

“谓我何缘,于应受用戏乐严具朋游等时,违背宗亲朋友等意,令其悲恋涕泪盈目,而强出家。”“哎呀,当时大家劝我,亲戚不答应,我硬是……现在好后悔啊!”讲不出来了。

“由如是等种种因缘,生忧恋心,恶作追悔。由前掉恶作追悔,由前掉举与此恶作处所等故,合说一盖。又于应作不应作事,随其所应,或已曾作,或未曾作,心生追悔。云何我昔应作不作,非作反作。除先追悔所生恶作,此恶作缠,犹未能舍。”就是讨厌事情,讨厌人生的心理,自己这个讨厌心始终去不掉,障碍定境。你们检查看,有没有?讨厌什么?有时候活着连自己都讨厌,讨厌自己。“哎呀,牙齿没刷,打起坐来坐着,恐怕那个口水溜下来不干净。”有没有?然后想想:“哎呀,我这个人怎么那么罗嗦呢?牙齿不刷也没有关系?这个习气怎么就脱不了呢?”又讨厌自己,有没有?都有吧?如此者,恶作轮回。

“次后复生相续不断忧恋之心,恶作追悔,此又一种恶作差别。次前所生非处恶作,及后恶作,虽与掉举处所不等,然如彼相,腾跃諠动,今此亦是忧恋之相,是故与彼杂说一盖。”“恶作”跟“追悔”的心理合起来是一盖,悔是严重,恶作是讨厌,比悔轻一点,人生都在恶作中。譬如我们做文章的,为了卖稿费,一边写文章,一边不晓得多讨厌:“格老子,不能好好为了儿女,只好写文章卖稿费。”在恶作,对不对?人生都在恶作中。有时候结了婚生了孩子,一边抱孩子,一边讨厌:“格老子,为什么生来,生活负担那么重。”爱是爱啊,也在恶作,讨厌这个孩子,对不对?都有过。

共收到 0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04月07日 08:41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