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律论著 南师讲《瑜伽师地论》第四讲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9年04月05日 · 50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谓彼如是食知量已。于昼日分经行宴坐二种威仪。从顺障法净修其心。于初夜分经行宴坐二种威仪。从顺障法净修其心。过此分已出住处外洗濯其足。右胁而卧重累其足住光明想。正念正知思惟起想。于夜后分速疾觉寤。经行宴坐二种威仪。从顺障法净修其心。如是名为初夜后夜常勤修习觉寤瑜伽。”(二十一卷)

“谓佛世尊此中略显三种戒性。一受持戒性。二出离戒性。三修习戒性。谓若说言安住具戒。由此显示受持戒性。若复说言能善守护别解律仪。由此显示出离戒性。所以者何。别解律仪所摄净戒。当知说名增上戒学。即依如是增上戒学。修增上心增上慧学。由此能得一切苦尽究竟出离。如是出离用增上戒以为前行所依止处。是故说此别解律仪名出离戒性。若复说言轨则所行皆悉圆满。于微小罪见大怖畏受学学处。由此显示修习戒性。所以者何。若由如是所说诸相别解律仪修习净戒。名善修习极善修习。如是一种尸罗律仪现前宣说。当知六种又即如是。

尸罗律仪由十因缘当知亏损。即此相违十因缘故当知圆满。云何十种亏损因缘。一者最初恶受尸罗律仪。二者太极沉下。三者太极浮散。四者放逸懈怠所摄。五者发起邪愿。六者轨则亏损所摄。七者净命亏损所摄。八者堕在二边。九者不能出离。十者所受失坏。云何名为最初恶受尸罗律仪。谓如有一王所逼迫而求出家。或为狂贼之所逼迫。或为债主之所逼迫。或为怖畏之所逼迫。或不活畏之所逼迫而求出家。不为沙门性。不为婆罗门性。不为自调伏。不为自寂静。不为自涅槃。而求出家。如是名为最初恶受尸罗律仪。”(二十二卷)

……我一天忙成这个样子,我也睡不够,我死掉了?断除五盖,睡眠是一盖啊,还怕睡眠不够?修“觉寤瑜伽”就要断除啊。要“食知量”,肠胃不好就昏沉,所以中国人骂人“肠肥脑满”,脑子长满了,脑子都没有思想,你们的脑子像水泥一样,还会悟到空啊?肠太肥了嘛。

“谓彼如是食知量已。”所以,饮食要“知量”。

“于昼日分经行宴坐二种威仪,从顺障法,净修其心。”一个声闻出家者,白天应该经常经行。经行是什么?譬如打坐半个钟头,经行半个钟头,要相等。

“于初夜分经行宴坐二种威仪,从顺障法,净修其心。”“于初夜分经行宴坐二种威仪”,夜里也是这样修啊,“从顺障法净修其心。”

“过此分已”,到了夜里。

“出住处外,洗濯其足”,把脚洗好。

“右胁而卧,重累其足”,怎么叫“重累其足”?就是右足在下,左足在上,抻直。

“住光明想。”心中要放个太阳,光明想。

“正念正知思惟起想,于夜后分速疾觉寤,经行宴坐二种威仪,从顺障法,净修其心,如是名为初夜、后夜常勤修习觉寤瑜伽。”这才叫修行,这才叫真为修道而出家。

障碍是逆法,颠倒法,“顺障法”……,这是玄奘法师翻译文字别扭的地方,所以一般学者难以看懂。“顺障法”,照文字解释就是跟着障碍走了,是说把障碍顺顺,譬如我们整理书,很乱,“哎,把它顺一顺。”意思就是整理好,知道吧?

现在,我们为了争取时间,跳到403页,然后告诉你们修行定止的道理,卷二十二中间,戒律这些。

“谓佛世尊此中略显三种戒性,一受持戒性,二出离戒性,三修习戒性。”就是说,讲戒律与修持的重要。

“一受持戒性”,戒律,你不要听得那么严重,戒律是干什么的?就是心上的行为啊,拿现时代的学问来讲,即心理行为。其实,我们一切凡夫起心动念的心理行为就是戒,尤其是一个学佛的人,心理行为先要转,这叫做“受持戒性”,接受忆持戒性了。

“二出离戒性”,跳出三界。

“三修习戒性”,慢慢练习,把善根转了,修成功。这怎么讲呢?他说,佛告诉我们这个戒性,声闻道的三种戒性。

“谓若说言安住具戒,由此显示受持戒性。”就是说,你真正接受了比丘、比丘尼的具足戒,声闻乘啊,不谈菩萨戒,由此显示受持戒性”,你“受”了戒了。

“若复说言能善守护别解律仪,由此显示出离戒性。”受了戒干什么呢?比丘戒在宗教的学名上叫做别解脱戒。玄奘法师的翻译少一个“脱”字,不要加上,保持它原文。比丘戒为什么叫别解脱?就是特别的。本来一个人在世间法修,现在我们剔去须发,穿上出家的衣服,是走特别的一步,超人的一步,所以叫别解脱戒,同凡夫法、菩萨道有差别。所以叫别解脱戒。这样给你讲,你就懂了,不然你们看了别解脱戒是什么?别解脱戒就是比丘、比丘尼出家人的戒。为什么要修别解脱戒?为了“出离”世间快,出离是别解脱出离的解释。

“所以者何?”什么理由?

“别解律仪所摄净戒,当知说名增上戒学。”比丘、比丘尼的别解脱戒是一种“增上戒”,增上缘,使你善行,起心动念的善行很快地成就。

“即依如是增上戒学,修增上心,增上慧学。”有了戒以后,自然得定,定不谈了,定是小事。因为你依戒而行,起心动念,念念不敢乱来,有善法之学,你的心就转了,心转了自然定,不谈定而定在其中。有了定,自然得慧,“增上慧学”,所以这里没有讲到定,知道了吧?不然你想,这里怎么少了一个定?定在什么地方定啊?(有答:心。)心定!所以,“增上心”学,定在其中了,要懂这个道理,然后修增上。

“由此能得一切苦尽,究竟出离。”为什么出家?出家可以跳出三界苦缚,离苦得乐,得涅槃之乐。所以,“一切苦尽,究竟出离”,毕竟跳出三界。

“如是出离,用增上戒以为前行所依止处。”要真想离苦得乐,跳出三界,得究竟涅槃之乐,只有“增上戒”,“增上”什么呢?就是加工啊,就是现在所讲的加工的快。只有增上戒学做前锋部队,然后,你才能跳出来。

“是故说此别解律仪,名出离戒性。”因此,“别解”脱戒就是“出离”三界的“戒性。”

“若复说言,轨则所行皆悉圆满。”再说,修比丘、比丘尼戒,我们心理的行为、外表的行为,即做人行为的标准就初步上了“轨”道。什么轨道?“圆满”成就的轨道。

“于微小罪见大怖畏,受学学处。”你们要注意啊,真正受了戒的人要懂得戒,哪怕自己思想里头动一点点小念头的错误,就害怕因果,犯了大罪。所以,我初一、十五给你们讲戒时,不是引用过永明寿禅师讲的“隔墙闻钗钏声”,就已经犯了淫戒了。隔着墙壁,晓得,哎呀,高跟鞋的声音,这是个女的,走路倒是蛮轻的,一定是三围蛮好——你早犯了淫戒了。有分别心就代表犯戒,贪嗔痴慢疑都是如此。

你说:“哎,你这里有赠送的佛书啊?”

“有啊。”

“好不好给我一本?”贪戒犯了,严格讲就是如此啊!

所以,真正讲修行之戒……这不一定出家啊,你们居士们注意啊,要真正学佛的人必须如此!于起心动念处,“于微小罪见大怖畏”,年轻人要在这个地方学,才是真正学佛,叫做“受学学处。”

“由此显示修习戒性。”为什么我们要受戒、守戒呢?转这个业根,种姓地。

“所以者何?”什么理由呢?

“若由如是所说诸相别解律仪,修习净戒,名善修习,极善修习,如是一种尸罗律仪现前宣说,当知六种又即如是。”以大乘菩萨来讲,所说的戒律包括前面的布施、持戒、禅定、般若等都在内。“尸罗”就是戒,实际上不念si-luo,念si-la。

“尸罗律仪由十因缘,当知亏损。”讲到戒律,心理的行为,有“十”种“因缘”属于你不是修行人。

“即此相违十因缘故,当知圆满。”如果没有这十种过失,你是心行戒律,你是真实修行了。

“云何十种亏损因缘?”这一段,我特别要你们注意啊,同学们!

“一者最初恶受尸罗律仪。”不是恶(è),是wù,可恶的恶。想去受戒,又讨厌,没有办法,只好走出家这条路。师父拿两个钱,不守戒,庙子上不能当家,为了争取当家,也不能不走这条路。“恶受尸罗律仪”,你受戒不是真去受,你讨厌戒,可是呢,要想当和尚下去,不能不受戒;为了当居士下去,不能不受三皈五戒。以这样一个动因来学佛的,基本上要两大三大阿僧祇劫都转不过来,一念之微小,因果之大!

“二者太极沉下。”一天昏头昏脑,昏沉多。“竟日昏昏醉梦间”,散漫昏沉,光想睡觉,光想懒散,头脑昏昏,书也读不会,教也教不会,一天莫名其妙。虽然不像那位猪老兄一样,已经跟孙悟空的师弟差不多了。不好,要注意。

“三者太极浮散。”心太散乱,东想西想,有半天清净,然后两三天都在散乱,发脾气,贪嗔痴慢疑一概来。我们大家自己检查一下。

“四者放逸懈怠所摄。”什么叫放逸?放逸跟懒惰两样,放逸是任性。你们年轻人很任性,嘿,这是民主时代,搞这一套?我要怎么样就怎么样,这叫做解脱。这是放逸。

懈怠就是马虎,马虎一点都不可以。什么叫懈怠,我用现在的话一解释,你们就清楚了,马虎就是懈怠,做人做事绝不可马虎。什么叫放逸?任性。这下讲清楚了吧?不然,你们光在佛学院,放逸啊、懈怠啊——满口的佛话!所以我骂你们,一脸的佛气,满口的佛话,都是呼图克图,糊里糊涂。所以我叫你们是呼图克图,都变成活佛了。都是只把佛学名词记得了,那能怎么样?

什么是放逸?任性。什么是懈怠?马虎。他说,第四点,你若经常很任性、马虎,那根本不要谈戒,已经对戒性自然有亏损了。

“五者发起邪愿。”你要晓得发邪愿。我讲一个当代的大禅师,不过已经过世了,你检查他的最后的传记,最后他发愿,要带领多少比丘向东海龙宫龙王那里取宝。但是,他的愿力对不对呢?要救济这个世界的贫困众生。我当时看了他的语录,当代的禅宗,了不起!——当然不是虚老,虽然虚老是我的皈依师父,我并不偏向,如果虚老有此邪愿……可是虚老没有此邪愿。那不是笑话嘛!不过不要管人,我是举例子,这样叫做“邪愿”。

所以,你们有些人修学要修到神通,然后一抓,美钞一把就抓来,盖一个大禅堂——你发的这个是邪愿啊,我告诉你!你们同学里经常有,“看到老师苦啊,我们哪里想办法,弄点钱来给老师做事呢?”为什么老师不会要钱?我若要钱多得很,只有开口,为什么不要?注意啊。所以,我经常告诉你们参什么话头,我从头顶到脚心全身都是话头,你好好参。邪愿,钱是一个问题,其它你们邪愿多得很呢,有些许多比丘还放光给人家看,动地给人家看。譬如有一位大师,著了一本密宗的书,在印度著的,书上说,“噢,我正写到这里,大地六种震动。”我说这样啊?我在台湾常常写书的时候,六种震动啊。(众笑)邪见、邪愿,要知道。

“六者轨则亏损所摄。”不从“轨”道,不规规矩矩做人,不规规矩矩守戒。

“七者净命亏损所摄。”你不是正命活着。譬如说,外面有一些比丘挂牌看相、算命、看风水——邪命活着,你查戒律……除非是大菩萨,大菩萨不一定出家啊。此事不可以,连卜卦、算命都不来,乃至我们中国庙子的抽签都是勉强用的。邪命不对,要“净命”,所以,邪命活着,就是“净命亏损。”

“八者堕在二边。”不落空就落有。结果啊,我们都三边了,空也空不了,有也有不起,对不对?堕二边已经过错了,我们一切凡夫甚至有堕三边、四边了。

“九者不能出离。”没有真正发起真修行,想了生死,跳出三界外的心没有发,根本就犯戒。

“十者所受失坏。”等于整个没有戒。

那么,弥勒佛给我们怎么解释的呢?

“云何名为最初恶受尸罗律仪。”你受的戒,这十条里的第一条已经不对了。

谓如有一王所逼迫而求出家,或为狂贼之所逼迫,或为债主之所逼迫,或为怖畏之所逼迫,或不活畏之所逼迫而求出家。不为沙门性,不为婆罗门性,不为自调伏,不为自寂静,不为自涅槃而求出家,如是名为最初恶受尸罗律仪。

“谓如有一王所逼迫而求出家”,第一是出家的时候动机不对。譬如说,刚才提到的窥基法师,唐太宗跟他讲,你代表我出家。譬如说,小说上写的济颠和尚,是秦桧要他代表他出家。就是说,你出家是为环境所逼来的,“逼迫而求出家。”

“或为狂贼之所逼迫”,或者被强盗抓起来,逼着你,出家了就不杀你。譬如我们讲禅宗祖师,你看《指月录》,那是菩萨了。张献忠作乱,你们晓得张献忠吧?杀人不闭眼的。那个时候女人包小脚,他把女人的小脚砍下来做一个塔,造一个九层高塔,坐在那里感叹,啊,这个塔好漂亮,没有塔顶?要最小的小脚,那个最漂亮的女人的最小的脚来做塔顶。他最爱的第九个姨太太,他最爱的,那个九姨太把自己的脚一翘,“你看,大王,你看我的脚可以吗?”“哎,可以!”砍下来。张献忠就是这样杀人的。杀到了重庆,四川杀光了。所以,张献忠以后的四川人都不是四川人,都是湖南、湖北移民过去,四川已经杀空了。四川省一省有你台湾七八十个那么大好多倍,人可以杀光!杀到了重庆,什么人?破山明禅师,密云悟禅师的得法弟子,《指月录》中有。他的皈依弟子秦良玉,那个女将军,历史上有名的秦良玉,张献忠拿她没办法。秦良玉是破山明禅师的弟子。秦良玉赶紧把师父接来住在万县,张献忠也晓得破山明禅师住在万县,杀到重庆,破山明禅师叫人告诉张献忠:“不要那么杀了,不可以啊。”

他说:“好,老和尚有本事来见我,我可以商量。”

破山明禅师一听,跟秦良玉讲:“我去。”

秦良玉说:“师父,你恐怕,这个魔啊……”

“哎呀……行菩萨道的,我去了不回来就算了。”

见了张献忠说:“你不要那么杀好不好?”

“可以,你吃肉,我就不杀。”

破山明禅师:“一句话!好!拿肉来!”破山明禅师吃了。

他真下了命令不杀了。

你说这个和尚犯戒不犯戒?当然不犯戒。所以,破山明禅师有这样的气魄,这样的魔王,他把他化了。这是你们出家要效仿的。这是说“或为狂贼之所逼迫”。

“或为债主之所逼迫”,欠了人家的帐。“债”不但是钱帐啊,男女青年谈恋爱失败了,被那个怨家债主逼得啊,走投无路,哎呀,灰心了,这也是“债主”“所逼”啊情债。

“或为怖畏之所逼迫”,别的事情,或者是怕病死啊,或者是怕什么东西啊,可怕的事。

“或不活畏之所逼迫而求出家。”或为怕死出家。哎?你出家是为了生死,怕死出家不好吗?了生死出家对啊,可是,出了家以后,想着佛菩萨保佑我多活几年,这个不是为了了生死啊,懂了吧。

“不为沙门性,不为婆罗门性”,他说,这样的人也不是真正为了出家的本“性”,也不是“婆罗门”本“性。”

“不为自调伏”,换句话,出家是为了“自调伏”自己。为什么我们要出家?自己认为根性要出家,调伏自己,求修行证道的。

“不为自寂静,不为自涅槃,而求出家,如是名为最初恶受尸罗律仪”,这个戒律不对。怎么样叫做太清闲?怎么样叫做散乱?统统告诉你了。要注意啊,要研究这部经典啊,一辈子,你成佛都有余了,《瑜伽师地论》。

现在翻回来,重点告诉你修定,308页,《瑜伽师地论》卷十一开始。

“三摩地”,就是说,你们也在这里搞了一两个月,为什么打坐坐不好?当然没有得定,为什么不能得定?

“瑜伽师地论卷第十一

弥勒菩萨 说 三藏法师 玄奘 奉 诏译

本地分中三摩呬多地第六之一

已说有寻有伺等三。云何三摩呬多地。嗢拖南曰。

总标与安立作意相差别

摄诸经宗要最后众杂义

若略说三摩呬多地。当知由总标故。安立故。作意差别故。相差别故。略摄诸经宗要等故。

云何总标。谓此地中略有四种。一者静虑。二者解脱。三者等持。四者等至。静虑者。谓四静虑。一从离生有寻有伺静虑。二从定生无寻无伺静虑。三离喜静虑。四舍念清净静虑。解脱者。谓八解脱。一有色观诸色解脱。二内无色想观外诸色解脱。三净解脱身作证具足住解脱。四空无边处解脱。五识无边处解脱。六无所有处解脱。七非想非非想处解脱。八想受灭身作证具足住解脱。等持者。谓三三摩地。一空。二无愿。三无相。复有三种。谓有寻有伺。无寻唯伺无寻无伺。复有三种。谓小大无量。复有二种。谓一分修。具分修。复有三种。谓喜俱行。乐俱行。舍俱行。”(十一卷)

“本地分中三摩呬多地。”“三摩呬多”即定境界。

“嗢拖南曰。”“嗢拖南”即总颂。

“总标与安立,作意相差别,摄诸经宗要,最后众杂义。”从这一节开始,告诉你怎么样是定的境界?修行修定,怎么样叫做得禅定?“总”纲定的境界,建立的道理。“作意”,你怎么用心,譬如后世禅宗的参话头、净土的念佛、密宗的观想都是“作意”,怎么样去“作意”得定?每一种“作意”的“相”,每一种修法的现象,“差别”法门都要告诉我们。而且,这一篇里关于修定、修行的法门是包括了一切的“经”典、一切的“宗”派,华严也好、天台也好、密宗也好、禅也好,“经宗要”点都告诉你了。最后,而且把修行用功的大“义”,有关要注意的身体、心理的,什么都告诉你了,这是传法。

“若略说三摩呬多地,当知由总标故,安立故,作意差别故,相差别故,略摄诸经宗要等故。”这几句不要讲了,看懂了吧?

“云何总标?”先讲“总”纲。

“谓此地中略有四种。”所谓修定,包括了四种意义,四种境界。

“一者静虑,二者解脱。”怎么得“解脱”?你不得定能得解脱?修道学佛要得解脱,怎么样解脱?必须要得定,所以,“一者静虑,二者解脱。”

“三者等持。”什么叫“等持”?光有定,没有慧,是外道禅,定慧“等持”。

“四者等至。”定到了,智慧也到了,福德也成就了。

“静虑者,谓四静虑。”什么是“静虑”?就是四禅了。

“一从离生有寻有伺静虑。”第一点“离生”,什么叫“离生”?想离开这个现实的生命世界,心里想解脱。怎么叫“有寻有伺”?这个寻、伺很难办了,玄奘法师用这两个字翻译,我看他是用尽了苦心,中国字中找不出别的了。过去唐朝以前老的翻译是“有觉有观”,玄奘法师认为有觉有观翻译的不妥当,找了半天找到了“有寻有伺”。先解释这两个文字,什么叫“寻”啊?即寻找,譬如我们拿一只手电筒在地上找一个灰尘的,那个就是“寻”的境界。“伺”呢?什么叫“伺”?兼带有观察等待的作用反正你会下十二楼,我坐在一楼门口等你要账,你欠我钱,我也不上高楼,格老子就坐在门口等你,你总要下来吧,这个叫“伺”。你看我们的心理就是有寻有伺,打起坐来,不是找一个空的境界,就是呆呆地坐着等着三摩地,你们是不是这样啊?所以,一天都在有寻有伺中,怎么能得定?

进一步就是“无寻有伺”了,心不找了,呆呆地坐着,有点昏昏迷迷的,那就是无寻有伺了。你看,心理现象讲的多好啊!那么,到了“无寻无伺”呢?差不多接近定了。

什么是有寻有伺的境界?《瑜伽师地论》前面卷九、卷十讲有三地,叫做有寻有伺地初禅、无寻唯伺地中间禅、无寻无伺地二禅、三禅、四禅;然后,再由有心地到达无心地,《瑜伽师地论》的十七地啊,修行的法门统统告诉我们了,弥勒菩萨的大慈悲啊!

“二从定生无寻无伺静虑。”现在告诉我们,从初禅离生喜乐的有寻有伺地当中,到达二禅的定生喜乐,“无寻无伺”地,一切妄念不起了,“无寻无伺”了,定生喜乐,定境界来了。

“三离喜静虑。”

“四舍念清净静虑。”这是四禅。要修行,出家求道、在家求道,修定不得四禅,你永远免谈修行。我们凡夫的念经、打坐,那是修加行,修行的边缘工作。非要修定,戒定都在其中。所以唯有得定,戒性才圆满,一念不生处,万戒俱全,对不对?唯有得定,慧才发得起来,所以告诉我们:

“解脱者,谓八解脱。”八解脱在教理上还叫做什么?(有答:八背舍。)八背舍,对喽,好,这一下有奖,总算答出来了。

“一有色观诸色解脱。”哪位同学讲讲看,怎么叫“有色观诸色解脱”?简单明了,用世俗人懂的话讲出来,讲出来有奖。八背舍你们都听过吧?我们显明法师讲的天台宗的刚宗,你们不是听过吗?(有答:没有讲到。)哦,还没有讲到,哦……那是法师没有讲到,不是你们不对。好,告诉你。

“有色观诸色解脱”,不做佛学的解释了,记了那么多的佛学名词有什么用。在这个现实的“有色”的欲界里头解除了“色”,就在这个世间里头解脱了世间,无挂无碍,懂了吧?色身的内在(五脏六腑),观一切物质,如修不净观、白骨观,达到空净而得解脱,也可以说进入初禅了。这样一讲就明白了。若讲佛学,哎呀,记了一大堆名词,我的妈妈啊,那是读给读书人听的,只说你学问好,同修行不相干,我们注重的是修行。

“二内无色想观外诸色解脱。”这个难了,“内”明已经证到了,色,四大在定境界中空掉了;想阴,没有妄想,也空掉了。再观外面的物质世界,真得“解脱”了,即“内无色想观外诸色”一概“解脱”也可以说进到二禅了。

“三净解脱身作证具足住解脱。”好,身心都空了,到达现在我们活着,现生的净土现前,身心皆空,解脱了即身从三禅达到四禅的境界了。这个肉“身”“作证”,证明给你们世间人看,佛法就是这样,我证得了,身心都转了,学佛以现“身”来“作证”,不是吹牛的,不是讲理论。所以说,“净解脱,身作证,具足住”,所谓智慧神通,我已具足,但是呢,于三界中无所留,真正解脱了。

讲“教下“不能这样讲啊,你们出去讲经可不能这样讲啊,最好还是讲佛学名词,拿名词来讲。我们这里的教育方法不同,要培养你们成功。你们若照我这样讲,人家让你拿证明出来看看,你就证明不了啊,一生也不能做证啊。

“四空无边处解脱。”到了四禅定,空,证到真空。

“五识无边处解脱。”

“六无所有处解脱。”

“七非想非非想处解脱。”就是四空定。都超过了:

“八想受灭身作证具足住解脱。”等于到达了九次第定,大阿罗汉的灭尽定,生死来去自由。

那么,现在你们不要听忘记了,弥勒菩萨告诉我们什么叫得定,修定就包括了那么多的内容。换句话,你修定这些都要做到。这是讲“静虑”,拿禅定来解释这个定境,就包括了这样多的内容。第二个名词呢:

“等持者。”什么叫“等持”呢?

“谓三三摩地:一空,二无愿,三无相。”大乘的三法印,定慧“等持”,空、无愿、无相是大乘的三法印小乘的说法不同。所以《金刚经》讲空,“过去心不可得”;《金刚经》讲布施,所谓布施,住相布施就不对了。无住相布施就是无愿、无住、无相,无人相、无我相。大乘的一切经典、一切法门,即空、无住、无相。这里叫无愿,有些经典叫无作,也称无住。

怎么叫做这“三”种的“三”昧境界?你或者住在“空”的境界,或者住在“无愿”,即不起做意,一切无住。譬如我们六祖悟道,“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一句话悟道,他是由“无愿”的法门进入了一切,拿教理解释是这样,你听懂了吗?开始就是“无愿”。但是,这个时候,他悟到了“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他觉悟了吗?没有,初悟,悟了一点点。所以,后来做的偈子,“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好不好?半吊子,这是只讲空。那么,六祖到什么时候才开悟呢?是再见五祖的时候,半夜子时用袈裟围着,然后再给他讲一遍《金刚经》,大彻大悟了!所以他讲,“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能生万法,何期自性不假修证……”这个时候才是大彻大悟!上面的“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是半吊子,单板汉,只看到空的一面,这一面还看不见。到了说“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能生万法”,空有双运,非空非有,即空即有,这是大彻大悟了。所以,你们现在讲禅学的,抓到鸡毛当令箭,哎呀,本来无一物。我说去你的,本来无一物!本来无一物?

所以后来有位祖师悟了,就做个偈子笑六祖,“六祖当年不丈夫”,他说六祖当年不是大丈夫。“请人书壁亦糊涂”,自己不会写字,叫别人来帮忙自己写在墙壁上,这个已经糊涂了。“分明有偈言无物”,你的偈子不是明明讲自己无物吗?“却受他家一钵盂”,结果还接受了五祖的衣服啊、钵啊,那不是东西嘛?怎么叫本来无一物啊?这是幽默六祖的。这是六祖的后人,子孙,哈。但是啊,他不是诽谤祖师啊,就是点穿后人,不要落到一边,懂了吧?所以告诉你,六祖初悟的时候,因“无所住而生其心”,是从“无愿”的法门进入,进入以后,五祖半夜三更再给六祖说法以后,才大彻大悟!空、无相、无愿,任运自在。

“复有三种。”怎么叫等持呢?

“谓有寻有伺、无寻唯伺、无寻无伺。”这三种境界就是我们心理不能得定的原因,对不对?我们都在第一种上,“有寻有伺”。我们像饿狗去找那个烂猪肉吃一样,那个鼻子到处闻,哪里找个空境界?坐在那里很忙。虽然两条腿坐着,心里就像饿狗找东西吃,真是栖栖遑遑如丧家之犬,找不到,对不对?我们大家是不是这样?都在“有寻有伺”中,现在好苦啊。

真的大彻大悟了以后,苦不苦啊?完全“无寻无伺”吗?我教你们背林酒仙那位祖师的偈子,怎么讲的啊?答得出来,一百元的奖金!哎,等一下,我怕一百元给你们赚了,我背出来给你们听,“扬子江头波浪深,行人到此尽沉吟。他时若到无波处,还似有波时用心。”懂了吧?哈!我一讲,你一百块钱掉了,不然是你的啊,你们要好好背呦。

所以,等持法门也包括“有寻有伺、无寻唯伺、无寻无伺”,定境界都在内了。所以真得定了以后,在凡夫境界也是定,乃至在跳舞、唱歌、跑马、打球中也在定。那才叫如来大定,真得解脱。你以为光打坐叫定啊,那是初步给你练习。

“复有三种,谓小、大、无量。”真得了定,要入大定境界就入大定境界,要入小定境界就小定境界,无定不自在。

“复有二种,谓一分修、具分修。”就是说,定境界,修某一部分的法门,就到达了一切。譬如刚才讲,六祖当年一听到人家念《金刚经》“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一句话就进入了般若法门,即“一分修”,懂吗?“具分修”,你看我们讲了很多《指月录》上的祖师,有些从戒定慧教下慢慢几十年修下来,才大彻大悟,各有因缘,不一定。

“复有三种,谓喜俱行、乐俱行、舍俱行。”修定的境界还有三种,有些人根器不同,刚一学佛,哈哈一笑就得定了,高兴。而且,他总是“喜”相,不像我们打起坐来,满堂死相,他是喜相。有人一修定就得“乐”,身心就得快乐。有人是“舍”相,一上来就空,都可以进入。

但是,定境界一定有三种东西,喜——心理、乐——身体、舍——空。密宗后来叫三个要点,乐、明、无念。什么叫密宗、显教?一样的嘛,换一个名字就把我们骗了?对不对?喜、乐、舍,西藏密宗叫空、乐、明。乐、明、无念不是一样?懂了吧?

共收到 0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04月05日 10:53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