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禅修 《我说参同契》(三十六)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9年04月05日 · 最后由 443028295 回复于 2019年04月05日 · 49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我说参同契》第75-01讲 大丹的基础 接下去是《参同契》的原文:“上善若水,清而无瑕。道之形象,真一难图。变而分布,各自独居。”这里是引用老子的话“上善若水”,这句话包含体、用两方面;包含做人的行为,也同时包含修道。所以说,经典的著作,一句简单的话包含多方面。现在他引用的是道家做工夫这一面来说的,“上善若水”是绝对纯清,没一点瑕疵的。这就是道体的反映,不能说这就是道体,是我们后天生命中的这个道。原来的本体,谈不到若水不若水,修道第一步工夫是做到“上善若水,清而无瑕”。道的形象就是“真一难图”,“难图”是很难把这个表达清楚。我们引用禅宗的一句话——“万法归一,一归何处”,道家不谈“一归何处”,而是说 “至真”,也就是至一。那么这个道,所谓真一,就牵涉到天一生水,又有《易经》的数理在其中了。“变而分布”,一切都是由这个一变出来的。“各自独居”,然后就分布开了。这个原文大致如此,不用我们的意见来解释,还是采用朱云阳祖师的意见。

“此节,言先天一炁,为大丹之基也。”我们一般人修道都想要修到有个东西来,可是道体本来没有东西,佛家叫它空,道家叫它清虚,是指道之体,宇宙万有都属于这个体的变化。这个观念同佛家一样,在佛家说来,一个人成佛要证 得三身:法身、报身、化身。法身是体,不生不灭,不垢不净;报身就是万象,宇宙万象各有一个报身,体是一个,变成了万有以后各有一个报身,也就是色身;化身是法身变化出来的,有千百万亿化身的不同,成佛叫做应化身等等,很多的名称,就是有一个实质的身体。道家改变了三身的名称,成为“一炁化三清”,都是这个炁的作用,变化出来就化三清。三清就是太清、上清、玉清,这同法、报、化三身同一个道理。譬如说基督教,一切宗教,最后的哲学都有点相同,所谓上帝天父、自己、圣灵是三位一体,也是这个道理来的。

至于我们后天这个生命,来来往往的是报身,要如何修道呢?必须要得到“先天一炁”。“先天一炁”是由道体上来,没有什么办法形容,所以叫它“一炁”。无火之谓炁,下面四点是火;没有“米”字这个“氣”,等于说虚空里头空气,大气层这个气。“先天一炁”不是空气的气,不像风不像气流,勉强来讲,只能说它是个能,生命的能就是“先天一炁”。“先天一炁”到了才能够结丹,大丹。

共收到 10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04月05日 10:43
96

《我说参同契》第75-02讲 虚无不是虚空 练气功的人,把呼吸之气在身中练来练去。还有些修道的人,把呼吸之气配合上“意”,转到身上有了感觉跳动,认为气发动了,那个并不是气发动了,同先天之炁差远了。结丹成道不是这个东西,而是要先天一炁才行。别的道书上说得很明白,“先天一炁从虚无中来”,结果有人练气功拼命对着太阳,把虚无解释成虚空,从虚空观想一个气进来,一个光进来。密宗这类很多,道家也在搞这一套。那么从虚空中观想一个气进来与身心合一,是不是“先天一炁”呢?虽然不是,但是比练身体上的感觉好一点点。

我们再清楚地讲,不论佛家、道家乃至世界上各种修炼法门,都不出炼气的范围。譬如说密宗的人念咒子出声念,或者念佛的人也出声念,可以念到一心不乱,也成功。但是老实讲,这些方法都是在炼气,只是比炼后天呼吸之气好一点,是专一的气,还没有到“先天一炁”。譬如说有些人守窍观想,这是炼神;譬如说修戒、定、慧,规规矩矩修止观,乃至修白骨观,修各种观,各种道家的工夫都是炼精。这些方法对不对呢?都不对,但是也都对,锻炼身体祛病延年是有些效果。其实连运动都有效果,打拳也好、跑步也好,都是在炼气,这都是有形的。但是结丹不是这个,不过同这些炼精、炼气、炼神的炼法,都有密切的关联。偏向于任何一点都不对,能够融会贯通起来都对。

“先天一炁”从虚无中来,并不是从虚空中来,要注意啊!你心念越空得掉,身体的感觉、知觉越清净越放得下,慢慢这个“先天一炁”自然发动。所以“先天一炁”从虚无中来,你要修通气脉,转变色身,并不是做什么稀奇古怪工夫。所以“先天一炁”到了,“为大丹之基也”,就可以结丹了,这是了命的第一步。

96

《我说参同契》第75-03讲 来自虚无的先天一炁 “盖道本虚无,始生一炁,只此一炁,鸿濛未分,便是先天真一之水,非后天有形之水也。”这里解释修道这个道,道体本来是虚无,佛家讲空,本来空的,由真空而生出妙有。本来是寂然不动,就是《易经》上所讲“寂然不动,感而遂通”,一感就动,这个“先天一炁”动了“始生一炁”。这个一炁的境象来的时候,有个专门名称叫“鸿濛”,天地 鸿濛。“鸿濛”两个字很难解释,跟混沌差不多,像春天二三月间那个细雨时候的境界。从前有人出个对联“细雨湿衣看不见”,这个下联很难对,结果有个青年人一下子就把它对起来了,“闲花落地听无声”,一朵花开久了掉下地来,听不到声音,把中国方块字变成一个艺术的画面。现在讲“鸿濛”,等于说暮春三月,草长莺飞,天气温暖,人的身体都懒洋洋的,脑筋都不大动,只想睡觉一春困。换句话说,湿度非常高,鸿濛境界人就是倦,是疲倦那个“倦”。疲是疲,倦是倦,不同的,现在年轻人不管这些了。

所以“先天一炁”要搞清楚,“先天一炁”从哪里来? 从虚无中来,越空越有。在佛学讲“真空妙有,妙有真空”,也叫做“性空缘起,缘起性空”。“先天”这两个字要注意,什么叫先天?孔子解释《易经》乾卦,我们上一次提到过的,“先天而天弗违,后天而奉天时”,这个天地是没有办法违背的,那个本体的力量叫先天。我们现在的生命及一切的万有,都算后天。先天没有一切,本来无一物;后天呢?“奉天时”,要顺应自然,本体功能的规范不能违背。太阳一定从东边上西边下,每天一定是上午、中午、下午,各有不同。

“先天一炁”从虚无中来,你越空得了,身心感觉越放得开,越接近于先天,这个时候就有真的“炁”来。这个不能叫它一“炁”,《老子》里头很少用这个字,而是说“有物混成,先天地生”,这个东西不是自然科学物质的东西,它有股力量,无形无相,在佛学叫做业力。业力不一定是坏的,成佛成仙是善业修成功的力量,一切凡夫众生是因为恶业力量,所以在六道轮回受报应。学佛修道也在造业,造的是善业,绝对的善业才能成功。

当这股力量来了,真空中生出妙有,但是就算你“先天一炁”来了,一般人没有佛家所谓戒、定、慧的修持,也是徒然。普通人“先天一炁”从昏沉中来,你睡够了醒来的时候,将醒未醒之间,它来了,你不觉得。一来了以后,凡夫第一步欲念就来了,就入了欲界,把“先天一炁”糟蹋了。再其次的,你在将醒未醒之间,或者生重病,病快要好时是“先天一炁”来,这个东西来了,就是生命的功能,你的病一定好。可是你不知道,自己体会不出来,认识它很难,因此修道的人,万修万人都不成功。“先天一炁”随时会来,换句话说也就是活子时,冬至一阳生就是这个东西,也可以叫阳生。现在进一步讲,阳生有个现象,这个时候你自然有一种春意,生命的春意,就是“先天一炁”。什么叫春意? 就是春天万物都在发生,有一种生发的力量。当这个“先天一炁”来了,学佛也好,修道也好,都要把握住这个境界。

96

《我说参同契》第75-04讲 混沌 昏沉 鴻濛 他说这个“先天一炁”是“鸿濛未分”,阴阳都没有分开,而这个境界一定是有一点混沌的状态。对了,趁这个时候答复本院一个出家同学,你在日记上提到,一个人得定,住在那个混沌的状态,同昏沉的差别在哪里?你问得好极了,一般人打坐,就是两个境界,一个昏沉,一个散乱。昏沉分两种,大昏沉像睡眠一样,有些人打坐没有坐好,身体弯起来,肚子大大的,好像一只龙虾里头装了一个西瓜一样,身体变成这样就不对了。真坐得好,身体一定是端正的,你看每一个菩萨像,坐姿都很端正。一昏沉就不行了,这个身体,这个气——不论“先天一炁”也好,“后天一炁”也好,就支持不住,所以就弯起来,这样就会睡觉了。

有些人坐着好像没有念头一样,实际上是在昏沉,那很严重。譬如我们念佛的时候,念到昏沉了,好像佛号也念不起来了,就没念佛了。你要搞清楚自己是不是在昏沉中,如果自己昏沉以为是入定,以为自己在修道,以为自己在好境界,你的果报是走入畜生道的。这样越修脑子越迟钝,越无智,而且越懒,懒得动脑筋了;慢慢也不想记事了,以为自己这个是空,其实是大昏沉。细昏沉就是打起坐来,好像自己也知道,实际上不大清楚,迷迷糊糊的做不了主,这箅不算睡着了?没有,别人讲话自己还听见,这是细昏沉。细昏沉搞久了以为是入定,那个果报也是同样,所以要搞清楚。

其次是“掉举”,大的“掉举”就是散乱。我们普通人就在两个境界里过一辈子,千生万劫都在这里头转,不昏沉就散乱。人疲劳了就睡觉,睡醒了眼睛还没有张开,思想就来了。所以不昏沉就散乱,永远不会平衡,因此永远在生死轮回中转动。不管你佛学讲得多么高明,戒、定、慧怎么样的好,理论再怎么好,第一你没有真正得定,纵然持戒很好,不是真的戒;第二你纵然智慧好,不是真的智慧,那是世智辨聪,是从世间的知识、头脑的分辨来的,不是真智慧,真智慧不用头脑思想就来。我们看到很多学佛的人,身上都是病痛,那修个什么道?佛说学佛可以了生老病死,你既然是学佛的人,身心都不能健康,这个东西学了干什么呢?对不对?这是很现实的问题。重点是你定力不够,要想戒学得好,必须要定。一定了以后,就不需要谈戒了,他杂念妄想都不乱起,那就是戒了。你定了以后也不要谈慧了,定中自有智慧来了。

道家所讲“鸿濛”,是定的初步,如果拿佛教的教理配合来讲,就是四加行的第一步得暖。暖、顶、忍、世第一法,这是佛法里的四加行,不管大乘、小乘离不了四加行。鸿濛境界,混沌境界就是得暖。所以这位同学问的问题,现在答复了,也解释了这个鸿濛混沌。它与昏沉差别在哪里呢?昏沉是自己做不了主的,鸿濛混沌境界是自己证入这个境界,做得了主。拿唯识的道理来说,鸿濛混沌的境界就是五遍行的作意而成,但是昏沉不是作意来的,而是由习气来,两个详细的差别在这里。不过不能随便去讲理论,要好好用功体会才能清楚。

96

《我说参同契》第75-05讲 先天真一之水来了该如何 当你空到极点,什么都没有,到了一切“鸿濛未分”这个境界,“便是先天真一之水,非后天有形之水也”。这个现象并不是身上有个水来了,“先天真一之水”,用方位来代表是北方壬癸水,拿人体来讲,是下面。天一生水,等于说我们生命上的春意发动,并没有加任何的妄想,并没有加任何的欲念,就是所谓“天地絪缊,万物化醇”的境界,也就是鸿濛的境界。这个有水的现象,由下而上升,等于我们物理上的水蒸气由下面上来。

“学道之士,若能摄情归性,并两归一,才复得先天真水,水源至清至洁”,“先天真水”也就是真的活子时,这是金丹一点的根基,所以学道的人,这个一发动,精神好了就来真水,衰败了就没有。要“摄情归性”,后天的妄想、欲念都属情,学道的人要能够定得住,把它空了,才能归到清净无为的境界。修道的到了这里,本来昏昏迷迷,忽然精神来了。一般人都在疲劳时去打坐,觉得蛮好蛮清净,实际上并没有修行,因为这是休息。疲劳了当然清净,杂念也没有了,没有力气妄想了,并不是工夫到了。那么一般人何时下座呢?坐到先天真一之水差不多来了,精神也来了,觉得我差不多了,下来穿上鞋子,要打牌的去打牌,要做事的去做事,所以永远不会成道,永远不会得定。因为在先天真一之水来时,你稳不住,就不能“摄情归性”,当然也空不掉。这个时候空得掉就叫做空了,这叫做返本还原。

96

《我说参同契》第75-06讲 性与情合 身心一片 他这里把做工夫的办法告诉你,修道之士到这个境界能“摄情归性,并两归一”,把两种归并成一个。两种什么呢?性跟情。理论上就是妄想空了,归到本性上。这两种作用,在身上是神跟气,神不动,神与气两样凝结拢来,才能够得 到先天的真水。“先天真水”这个时候“水源至清至洁”,妄念一动,尤其是加上男女的欲念一动,这个水已经不清了,先天一炁变成后天混浊之水,没有用了。

“此时身心打成一片,不染不杂,自然表里洞澈,有如万顷水壶”,到这个境界那是呆定的,不管你学显教、密宗,修止观,修净土,不管你修什么法门,就是“先天而天弗违”,呆定的法则。到了这个境界,先天真一之水来了,这个时候身心打成一片,怎么打成一片?杂念妄想没有了,身体感受也没有。感受没有不是勉强做的,如果一个念头都不想动,甚至什么都没有兴趣,什么都没有意思,那变成枯木了,那完了!那不是先天一炁,那个学佛叫做枯木禅,是邪禅。真正身心打成一片是身心融为一体,春意盎然,这个春意没有什么色情的作用,只代表生机充满。“身心打成一片,不染不杂”,所以心如明镜台,那就一尘不染。那个时候,告诉诸位,你想动烦恼动妄想都动不起来了!没有烦恼没有妄想,是自然的,但是并没有到家,这是第一步。张紫阳真人在《悟真篇》上告诉我们,到了这个境界,“烦恼无由更上心”,一个烦恼妄念都动不起来,没有了!这个时候“自然表里洞澈”,拿身体来讲,一片空灵,身体好像空了没有了,变成一个玻璃瓶子一样——玻璃瓶子还有个玻璃,这个时候连玻璃都没有了。道家北派的丘长春真人,形容这个境界叫水晶塔,身心变成水晶的塔,内外透明。

如果我们再严重地做个比喻,佛家的《法华经》,没有什么佛学的理论,只莫名其妙地讲了许多的故事。所以有些知识分子不喜欢看《法华经》,因为就像是神话故事一样,可是他故事里头有东西。有一个故事,说到释迦牟尼佛说法,地下涌出来一个多宝如来的宝塔。多宝如来,你们做生意的碰到他可高兴了,那一定发财。他从地心涌出来,这个塔是无缝塔,没有门,进不去,打不开,多宝如来坐在里头。因为释迦牟尼佛说法说得好,他就叫释迦牟尼佛进来坐在旁边,这就是分释迦半座的故事。这个时候,所谓“先天一炁”从地涌出,“表里洞澈”,还没有到达多宝如来那个境界,可是有消息了。

还有一个禅宗公案,释迦牟尼佛在世时候,有一个女的入定,佛就问小乘及大乘的弟子,谁能够使她出定。文殊菩萨、普贤菩萨,这些能力很强的,想尽办法,无人能够使这个女的出定。诸大菩萨们束手无策,可见她的定力有多高。后来一位罔明菩萨从地下涌出,在这个女的耳朵边弹指一声,她就出定了!禅宗有这么一个公案,等一下你们参参看。

96

《我说参同契》第76-01讲 真一之炁如何发起 刚才讲道家所说真的活子时来,就是先天一炁,一切都从虚无中来,那个境界他都讲得明白,“自然表里洞澈,有如万顷冰壶”,这是形容境界,不是真的冰冷,而是像玻璃一样的透彻,把实际的境界都讲出来了。他解释道理是引用老子这一句话,“故曰,上善若水,清而无瑕”,就是这个境界。

接着下面第二段,“大道离相离名,本无形象”,无名可得,所以连佛也不可说不可说,没有名相的。“及其生出一炁,似乎可得而形容矣”,本体,道的体无名无相无形,所以离一切相即一切法。拿佛学的道理说,在真空生出妙有的时候,起作用的时候,“似乎可得而形容矣”,有一点形相可以抓住了。

“然此真一之炁,杳冥恍惚”,他把老子浓缩了,原文是“杳兮冥兮,恍兮惚兮,其中有物”,在空空洞洞中间有个作用,这个妙有作用哪里来呢?真空中来。“形于无形,象于无象。非一切意识可以卜度揣摩而得”,它有形有相,又无 形无相,这并不是指妄想境,注意啊!我们一般修道打坐都在想象或者有意去练工夫,那是自己意识去造作出来,想要达到这个境界。只不过,这是妄想,是假的不是真的。先天真一之炁不是意识可以“卜度”,卜度就是猜想。这个不是意识分别,拿佛法来说,是在无分别心的时候,才能够发起真一之炁。

“故曰,道之形象,真一难图”,他说真正到先天一炁来的时候,很难说出一个样子,如果一形容一描写就着相了。一般修道的人没有不着相的,佛家、道家一样。所以说“真一难图”,的确如此。

现在又一段,这个先天一炁,“真一之水,便是中宫一点鄞鄂,所谓太乙含真炁也”,这个水是现象,所以叫“鸿濛”,就是刚才我们说像春天的那个气候。这里拿《易经》的天象来比喻,这个真一之水,就是中宫,像城墙一样围起来,有个堤防。这个时候就如达摩祖师所讲的“心如墙壁,可以入道”,自然到达没有妄念。道家形容所谓“太乙含真炁”,这就是太乙,属于北方真气。

96

《我说参同契》第76-02讲 神与气的交会 “合之为一炁,分之则为两物”,神与气合拢来完整的叫做一炁,分开了就是两个东西。大的代号叫阴阳,小的代号叫刚柔。阴阳、刚柔,在我们生命的作用,就是神跟气两个。大家念佛也好,打坐也好,工夫做得好,神和气充满以后精神来了,于是心就散乱起来了,结果又分散了神与气,所以工夫永远不上路。你真懂得这个道理,用起工夫来,一百天一定上路的,所以“百日筑基”是没有错的;充其量四个月一定上路,你的生理、心理都改变啦。说分开是两物,“又分之,则为四象五行”,两个东西再一分就越来越散乱,所以神、气两个不要分开。

“交会之时”,我们修道就是把向外放射的六根都收回来,就叫“交会”。有些书上就变成“交媾”了,一般人把道书看错了,认为是男女关系,那是很罪过的。这个神气交会的时候,形容有如夫妇交配之象。“五行变化,全在中央”,在身体内部五行起变化了。有些人打坐,一下病发了,以为打坐出了毛病,那是你本来里头就有病,因为静坐以后,元气充沛了,反应灵敏,那些病的感觉就反映出来。既要修道,你就要把生死看空,一步一步给你打开,才能一步一步成功。神、气两者交会,五行起变化,心、肝、脾、肺、肾都会起变化,全在中央戊己土之中。什么是戊己土呢?就是一念不生,一切都不理,不要配合它,气走到心也好肝也好,走到任何地方有感觉一概不理。拿佛学来讲,色、受、想、行、识五阴,你要是跟着感觉的地方跑,就是受,就落在受阴的境界。妄念则是想阴的境界。

这个时候神气交会,五行各归本位,各归本位就是不动,自己杂念妄想寂然不动。“既而木仍在东,金仍在西,火仍在南,水仍在北,各居其所矣。故曰变而分布,各自独居。”木属肝归东方,金属肺归西方,火就是心在南,水就是肾在北。换句话说,这样金、木、水、火、土各归本位不动。如果身体不好,尤其老年修道的,有各种变化,有各种难过,只好不理。一个念头,用佛的十念法,念佛、念法、念僧……最后一个是念死,反正晓得要死的,迟死早死一样。充其量不成功而死掉,可是我修道的心不变,在戒、定、慧中要有这个坚持。这一段把用功做工夫的境界讲了,都从先天一炁来的。《参同契》告诉我们活子时一来,先天一炁来,会有那么多的变化,变化的过程很多很多,讲起来只有几句。

现在他做结论,“此段,言真一之水,实为丹基”,告诉我们修长生不老之道,不死之法,炼丹的基本,就是真一之水。如果你的善行功德不到,你修百辈子也没有用,第一关天一真水一来,你就先垮了。我叫大家看《西游记》,我这个教育法古怪,我们新出一部《西游原旨》,要看悟元子真人的批句,好极了,什么秘密都说了。朱云阳注解这一段很重要,说天一生水,“真一之水,实为丹基”,是炼丹的根本。

96

《我说参同契》第76-03讲 气不住怎么办 崔公“《入药镜》所云”,崔公是古代的一个神仙,“水乡铅,只一味是也”,“水乡铅”就代表气住了脉停了。气住之后,虽不到脉停,妄念自然空了。大家学佛修道打起坐来,思想妄念为什么不能空?因为气不住。所以一般人修止观,听鼻子的呼吸,叫做数息。我常说鼻子的呼吸,数息,是修六妙门第一步,只是方便而已。夜里失眠的时候,注意数出气,如果身体差精神不够的,就要注意进气,这是个秘密啊!

一数二随,第二个方法是随,不要数了,就随着呼吸气在动。修数息不是修这个气呀,这个呼吸是生灭法,以生灭法来修一个不生不灭之道,这岂不是背道而驰!念佛也是生灭法,你在生灭法中念佛,会得到一心不乱吗?念佛必须要把“净土三经”研究清楚,搞数息的要研究什么是息?不呼不吸那个时候是息。人的思想杂念同呼吸是连成一起的,念住了息一定住;息停了,思想念头也不起作用了。换句话说,呼吸不停,你说妄念空了你是在自欺,永远修不成功的。要达到气住,先要做到念住,念跟气两个是一体的,所以修道到“水乡铅”时气住了。就是这一味药,就是这个气住,长生不老之药是也。得了这个药就祛病延年,长生不死,真能够念住气就住了。

“学者若知攒五合四,会两归一之旨,鄞鄂成而圣胎结矣。”这个“攒”,就是把几个铜板在手上,这么一丢一丢。“攒五合四”,把五行四象不散开啦。“会两归一”,把神、气两个会合归一。你懂了这个目的,“鄞鄂成而圣胎结”,就是百日筑基成功。换句话说有胎儿了,并不是你真的怀胎,可是像女人怀胎一样,觉得身体里有东西。那么你们女的呢,有些人道书乱看,看了“斩赤龙”想把月经断了,你不要乱搞啊!真到这个时候已经是男女一样了,月经断不断那已经不考虑了,它自然清静,都会返老还童的。所谓结圣胎以后,第二步就是长养圣胎了,道家比喻十月怀胎,要保养它,慢慢使它成功。

96

《我说参同契》第76-04讲 结丹后下一步 下面《参同契》原文“类如鸡子,白黑相符”,这个是讲结圣胎以后。“鸡子”就是北方人叫的鸡蛋,鸡蛋里头有个蛋黄,外面是蛋白,白黑代表一阴一阳,混沌状态。这叫,混沌包起来,神在气中,所以一念灵明,神在气中像是中间一点灵明不昧,一念的正知正见,外面则是絪缊鸿濛的状态。

“纵横一寸,以为始初”,上面横的直的只有一寸宽,这是形容,拿身体来讲,就是我们中国人的方寸之地,就是心。不是有形的心脏,是在心窝子之下这个地方。“四肢五脏,筋骨乃俱”,在这个里头,不管男的女的,四肢五脏,样样具备。

“弥历十月,脱出其胞”,这是形容女性怀胎生孩子现象,以比喻工夫到了这一步时,你身上每一个细胞、神经、骨头,都会起变化。有时会很痛苦,尤其是到了头部。我常常吩咐有些用功的同学,你小心啊,下一步会头痛得你要死。有些同学害怕了,老师啊,痛多久?我说,半年一年不一定啊,裂开了一样。那怎么办?怎么办?你能拿个刀把头砍下来吗?怎么办?你只能忍受。所以说道家必须懂医药,你看每个神仙都是高明的医生。所以佛家走菩萨路子要修五明,其中一个是医方明,要医药的帮助,非懂不可。道家到这个阶段内丹有了,还要外丹,外丹就是药物,配合上就减少痛苦很快通关。修道是多方面的学问,千万不要认为打坐就是道啊!你会修倒啦!你会倒退啦!

这个时候“骨弱可卷,肉滑若饴”,一个人修道到了这步工夫,你的肉体就变了,这个骨头软得好像面粉一样,软得不得了,可以卷起来;皮肤光滑得同婴儿一样。“饴”就是麦芽糖,皮肉像治糖一样的光滑。这还没有到神仙,是成神仙的第一步。学佛的人得初禅、二禅时,就到了这个境界。到了这个地步不用进美容院,就很漂亮了。

再看注解,“此节,特显法身之形象也。”这里讲法身,是借用佛家的话,但是佛家对法身的解释不同。佛家讲法身是涅槃境界,离相离名;道家讲的法身就是这个丹头一点,天一生水,结丹以后生出来的身外之身。拿佛学来讲就是《楞伽经》所讲的“意生身”,是身外之身,肉体以外的身,所以学佛修道不得“意生身”是谈不到成就的。

“圣胎初凝,一点元神,潜藏神室,混混沌沌,元黄未剖,黑白未分,有如鸡子之状。故曰,类如鸡子,白黑相符。”这末两句就是解释真正得定的状况。禅宗也一样,真正开悟了没有不得定的,得了定,“圣胎初凝”就不动了,身上的毛病早就没有了。如果身上还有风湿等老化病,就不是了。像我们这些都没得道的,发苍苍视茫茫,就不行了!得定时,一点元神“潜藏神室”,向内敛,这个内敛境界勉强可说在心中,有形的可以说在心窝子当中,可是不能着相,一着相就不对了。

这个时候叫混沌,上次讲过混沌跟昏沉的差别,你要注意了,这个混混沌沌,其中一点灵明不昧,没有昏沉,可是外面的身心都转变了。这等于“元黄未剖”,“元黄”是《易经》坤卦的道理,像太阳快要落下去,阴阳交会时的一片昏黄之象。所以到了混沌元黄境界,就是一念灵明在内,外面的身体柔软,气住脉停了。“黑白”代表阴阳,“有如鸡子之状”,混沌未分,“故曰类如鸡子,黑白相符”,这是结丹以后的第一步。

96

《我说参同契》第76-05讲 混沌境界在何处 “神室中间,方圆恰好径寸,法身隐于其中,优游充长,与赤子原初在母腹中,一点造化。故曰,纵横一寸,以为始初。”这个时候丹头一点不在脑子里,你们修道守窍啊,密宗的三脉七轮啊,这个时候都不谈了,因为都过啦,气脉早打开了。这个时候那个真正的境界,在我们身体的中心点。我们身体也怪,到处都是三角形,你看密宗画的坛场,生法宫就是三角形。我们人体上很多啊,你们懂了就晓得修道。脸上三角形,两个眼睛到口鼻三角形,两个乳房到肚脐三角形,两个乳房到上面喉结三角形,到处是三角形!下面下去也是三角形。所以中国的东西也是根据这个来的,连香炉也是三脚香炉。可是你们现在工夫不到,认为道家守在三角形,自己搞得心痛,胃气不通。所谓“神室中间”,有些道书说“中黄神室”,“中黄”就是中宫,“神室”中间方圆恰好一寸,这个寸不是现在的寸,真正的一寸,学针灸的人知道,有些部位是以自己中指中间一段为标准,道家称这个为一寸三分,每个人身体不同。

譬如说喉管三寸也是这样一个量法,这个我告诉你,中国文化现在都没有了。有一种草药叫葛根,四川的特别好,一个人打摆子发冷发热,胃里有细菌消化不良,中医、西医都没有办法,搞了一年多都好不了。当地找来一个乡下人,用土法子,那真有本事,他一看这是疟疾打摆子,就去找一个葛根,把外皮一扒,里面白得像葱白一样。他把病人手指头拿来一量,我在旁边看他是个内行,量了就把葛根切好长度,从病人喉咙里一直插下去,等一下他一抽出来,那个人就好啦。我问病人有什么感受?他说那个东西下去,感觉好像有个东西咚一下掉下去啦!就没有啦!就是很久的消化不良,像在胃里头长毛了,没有办法化掉。这是中国人用的老办法,我现在可惜,那个到胃里头几寸忘记了。还有一个懂得中药修道家的,不管什么病找到他,很简单,随便出去抓一点草药洗洗,吃了就好。我要拜他为师,他说条件是你什么都不要做,跟我三年。我一听这三年跟你,做一个草药的,这有什么用呀?我现在想想很后悔,跟他三年,这个草药就学完了,能救多少人啊!笨!可是来不及了!人没有三头六臂,要学的东西太多,学不完啊。

“方圆恰好径寸,法身隐于其中”,说那个丹头一点,混沌境界就在中宫。“优游充长”,在禅宗就是“任运”,让它自己充满。“与赤子原初在母腹中,一点造化”,道家叫怀胎,没有真的胎儿,等于婴儿在娘胎里慢慢长大的现象,修道的境界是一样的。所以《参同契》上讲“纵横一寸,以为始初”,就是这个道理,真结了丹那个境界是在这里,这叫初步。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