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律论著 南师讲《瑜伽师地论》第三讲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9年04月04日 · 40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云何胜缘。谓正法增上他音。及内如理作意。云何劣缘。谓此劣缘乃有多种。谓若自圆满若他圆满。若善法欲。若正出家。若戒律仪。若根律仪。若于食知量。若初夜后夜常勤修习觉寤瑜伽。若正知而住。若乐远离。若清净诸盖若依三摩地。

云何自圆满。谓善得人身。生于圣处。诸根无缺。胜处净信。离诸业障。云何名为善得人身。谓如有一生人同分。得丈夫身男根成就。或得女身。如是名为善得人身。云何名为生于圣处。谓如有一生于中国广说如前。乃至善士皆往游涉。是名为生于圣处。云何名为诸根无缺。谓如有一性不愚钝。亦不顽騃又不喑哑。乃至广说支节无减。彼由如是支节无缺耳无缺等。能于善品精勤修集。如是名为诸根无缺。”

“云何名为法住随转。谓即如是证正法者。了知有力能证如是正法众生。即如所证随转随顺教授教诫。如是名为法住随转。云何名为他所哀愍。他谓施主。彼于行者起哀愍心。惠施随顺净命资具。所谓如法衣服饮食诸坐卧具病缘医药。如是名为他所哀愍。云何善法欲。谓如有一或从佛所或弟子所。闻正法已获得净信。得净信已应如是学。在家烦扰若居尘宇。出家闲旷犹处虚空。是故我今应舍一切妻子眷属财谷珍宝。于善说法毗奈耶中。正舍家法趣于非家。”(二十一卷)

这部《瑜伽师地论》是佛法的宝库、宝藏,好的东西,要的东西太多了。上次讲到声闻地,相对出家方面来讲,这倒是挺需要的,但是,在出家需要当中,我觉得出家更需要的是修持,关于如何证得三昧的问题,这更重要。现在我们大家有准备了,上次讲到395页声闻地的种性地,大家已经有看过的吧?(有答:看不懂。)看不懂,这倒是老实话,也有很多人看得懂吧?你们不要谦虚了。

我们现在为了争取非常重要的修持方面的……虽然声闻地的种性地固然重要。这个种性,就是我们普通讲的根器,每一个人都有他的根器、来源,种性就是根器,前生的根器——不是前一生,多生累劫来的根器,就是阿赖耶识习气带来的,是过去生的种子,多生累劫积累来的种子起的现行。种子、现行这两个名词应该懂了吧?下面佛学程度差一点的要问坐中的老前辈们,所谓老前辈不是年纪大,是他对佛学懂得,因为没有时间给大家都研究啊。

《瑜伽师地论》讲到声闻地的种性地,尤其是出家的修行,种性更重要;乃至于在家,要真正想学佛,若根器没有、种性没有,没有这一颗种子啊,没有办法培养的,这一生只能种一点善根。所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是阿赖耶识的种子生起现行。首先他讲佛的种性,再讲到二乘声闻性的种性,然后再说到菩萨等等的种性。这个道理在《楞伽经》里说得很清楚,若没有这个种性,这一生的许多修行,老实讲,只能说这一生是种种善根;拿这一生的现行,现在的行为,熏习、充实、培养他生来世的种性。换句话说,诸位出家的法师们,今后收弟子,尤其是收出家弟子也不能随便,非要观察他的根性不可。

翻到396页。有了种性,有了前生来的种性,还要这一生得胜缘,有各种条件,才能谈修行。

“云何胜缘?谓正法增上他音,及内如理作意。”有了很好的根器,这一生还要遇到佛法的“正法”住世,“正法增上他音”,增上缘。就是说,有了种子,还要有正法住世,有善知识、明师的培养,这个种子才能长大,这是外缘。里面的缘呢?“及内如理作意”,内心上合理地正思维作意,就是说,意识熏习佛法,要造成意识的境界。譬如我们念佛、观想等等,乃至研究教理、研究禅定,这些都是“如理做意”。并非是不如理,不如理就是凡夫的妄想,一天到黑嘻嘻哈哈的,乃至声色犬马了,乃至发发脾气,耍耍花样啊,这些是非如理作意。非如理作意的现行累积起来,他生来世的种子更可怕。

“云何劣缘?谓此劣缘乃有多种。”哪一种是坏的因缘?有很多种。

“谓若自圆满,若他圆满,若善法欲,若正出家,若戒律仪,若根律仪,若于食知量,若初夜、后夜常勤修习觉寤瑜伽,若正知而住,若乐远离,若清净诸盖,若依三摩地。”这些就是“劣缘”。什么叫劣缘?你看这些都是好的,就是说,我们要修行,这些环境很可能会障碍你变坏,包括很多种。

“若自圆满。”我们自己不圆满,譬如六根有欠缺,耳朵听不见,眼睛瞎了,头脑白痴了,或者是麻痹了,身根不圆满,这就是所谓劣缘了。佛经经常说,人生最难得的是“暇满之身”,有清闲的时间,有圆满的身体。暇即闲暇,有空闲的时间,使你在这个地方能够又讲经、又打坐、又听经,你的时间还年轻,人生清闲难得。尤其是工业社会,哪个不为生活忙的不得了,你们出了家,没有事情,还坐在那里自生烦恼,你看我鼻子不对,我看你眼睛歪了,浪费这个生命。六根还圆满。

“若他圆满。”自己圆满后,还要“他圆满”,环境一切等等。

“若善法欲。”“欲”字,世间法的欲望很不好,对不对?有欲望好不好?欲分两种,广义的欲,一切都是欲;狭义的欲是男女之间爱好淫欲之欲。但是,一看到“欲”字,大家就想到淫欲之欲,错了,佛经的“欲”字是广义的。什么是“欲”?你说:“我是吃素的,所以不像你们,没有欲。”“哎啊,今天的青菜啊,乡下带来的,才鲜呢!才好呢!”筷子多去夹两口就是欲。“这个山水,哎呀!多美丽啊!”也是欲。世界上完全离欲就是尊了,所谓“皈依僧,离欲尊”。真正能够离欲吗?贪清净也是欲,一切欲皆远离了……所以,我们出家就是广义的欲要远离。但是,欲虽然要远离,我们没有离欲以前,要“善法欲”,恶法不做。你看我们大家都是学佛,甚至于出家,你做善事真的有没有这个欲呢?没有,逼着才做,绝不是已经发疯了,有这个欲去做。看电视非有欲不可,到时间不打开看,看到人家在看,走过心里就发痒,看电视是视听之欲。但是,你做善法有没有这样像看电视、看电影的视听之欲呢?你没有发起,没有发起就是劣缘。

“若正出家。”那么,不是歪出家,是 “正出家”。正出家有什么理由呢?下面声闻地里都有,有些人是灰心了出家,有些人被环境所逼出家等,都是非如理。要“正出家”,为什么正出家?为求了生死,为求得菩提,为求证果而出家,就是“正出家。”所以,非正出家就是劣缘。

“若戒律仪。”真正的清净,而且懂得戒律。戒律不是条文啊,像我们这里有法官在,学法律的人光是条文背来,判案子也许判错了,要懂得法理的应用,戒律也是这样。

“若根律仪。”根也分两面,一个是广义的根,种性,前生的因果;一个是狭义的根,六根等等。

“若于食知量。”你看你们经常生病,食不知量,好吃的多吃,肠胃生病了。因为肠胃生病了,就容易感冒,所以,凡是感冒的,肠胃一定有问题了,中医西医一样的道理。肠胃没有问题,即使感冒细菌进入,可以把它控制得了,自己的生命功能。因为肠胃有了问题,感冒就来了;因为感冒来了,肠胃一定出问题。出家的修行人自己食不知量,不知时,该吃的时候饿着,该饿的时候拼命吃。一个饮食都不能知时、知量,如何去修行?所以佛说,所谓饮食的障碍是很重的。

“若乐远离。”要远离愦闹。我们凡夫专门喜欢看闹热,但是,真的声闻要远离愦闹。若不能远离愦闹,就属于劣缘。

“若清净诸盖。”一切五盖,贪嗔痴慢疑,都要使它清净了。但是我们连半样都清净不了,所以是劣缘。

“若依三摩地。”随时在定境中。

漏了一行

“若初夜、后夜常勤修习觉寤瑜伽。”初夜就是上半夜,后夜就是下半夜,随时都在定境中。所以比丘戒律,睡眠时观日轮在心中,右胁而卧,这是戒律,我们做到了?呵,打呼,非律仪,真讲律仪有这样严重。已经受了三坛具足戒的比丘要右胁而卧,睡眠时观心中日轮。身是睡,身体睡着了,意识清明,没有睡,就是“常勤修习觉寤瑜伽”。你们听听看,所以我说,你们不要跟我谈戒律,我不讲戒律,因为我不守戒律。但如果严格讲戒律,我是真守戒律,守戒律有如此之难。除睡眠之盖。

“若正知而住。”你们天天正知而住啊?都是邪知而住,妄念比什么都多,正知正觉都没有,三藐三菩提是正知正觉。“若乐远离,若清净诸盖,若依三摩地。”

“云何自圆满?”什么叫自己圆满呢?

“谓善得人身,生于圣处,诸根无缺,胜处净信,离诸业障。”自己怎么圆满呢?“善得人身”,不是恶得人身。有些修魔法,修外道法的可以抢这个身体啊。尤其是婴儿出生的时候,有些修魔法,外道法有功力的时候,可以把那个婴儿的灵魂挤起走了,自己硬抢这个房子,这叫“夺舍”,抢这个房子,那是恶得人身,那也犯杀戒。譬如有些有定力的……譬如假设我们修得有定力的,当然,这些是要有特别的教授方法,要专修夺舍法。不想经过投胎,自己年龄到了,这一生没有了道,赶紧修夺舍法。自己灵魂出窍了,出窍了以后,也不升天,也不下地狱,六道都不走,就是飘荡,就看哪一个人体还在年轻,刚刚死的,里头没有毁坏,这个房子还可以用,就抢夺侵占。但是,有些人因为修成功了,连刚生下来的婴儿身体他也侵占,犯了杀戒,道也不会修成。这个身体本来是属于那一个人的,你抢别人的,等于霸住那个房子,霸王住那个房子,这个样子就不是善得人身。

所以,善得人身要“生于圣处”,生在一个有圣人的地方。“诸根无缺”,眼睛不瞎,耳朵不聋,头脑清明。“胜处净信”,有很好的正法住世,最好的地方,能够生起净信。 净信,不是说你信个宗教就对了,要净信,这个“净”字都很难。“离诸业障”,呵,这句我们做不到,满身是业障。一天到黑,鬼精明的头脑特别聪明,用在于正知正见上啊,《瑜伽师地论》都看不懂,有什么用?所以,“善得人身”之难。

“云何名为善得人身?谓如有一生人同分。”就是说,这人一生下来。

“得丈夫身,男根成就,或得女身,如是名为善得人身。”变成大丈夫,男人。佛法是平等的,或“得女身”,一样的,要圆满,“如是名为善得人身。”

“云何名为生于圣处?谓如有一生于中国,广说如前。”生在“中国”。当时,佛在印度,所以不是讲这个中国,是讲世界文化的中心,有文化、有教义。“广说如前”,前面已经讲了。

“乃至善士皆往游涉,是名为生于圣处。”这个你投生下来的地方,有很多修行人,有智慧的大善知识多,这是“生于圣处”。

“云何名为诸根无缺?谓如有一性不愚钝。”个性生下来不是笨蛋。脑子是个笨蛋,智商不够,即“愚钝”。

“亦不顽騃。”“顽”即调调皮,三天两头就有花样变变。“騃”就是傻,十三点。

“又不喑哑。”不是聋子,不是瞎子。

“乃至广说,支节无减。”就是四肢不缺,这样叫做善得人身。

“彼由如是支节无缺,耳无缺等,能于善品精勤修集。”尤其讲声闻性,注重在耳根,能够听懂话,听不进去有什么用?“耳”根“无缺”,“能于善品精勤修集。”

“如是名为诸根无缺。”等等等等。

这总会看得懂吧?怎么说看不懂?都是中国字嘛,你们没有用心在看啊!你们大家诸根无缺,善得人身,怎么看不懂呢?非不能也,是不为也,是自己不真正地用心去看而已。所以,这个关于声闻的种性地特别要大家注意。

下面,397页,我们随便抓一段看,现在都是跳着来讲。第一行“胜义正法作证道理。”开始。

“云何名为法住随转?谓即如是证正法者,了知有力能证如是正法众生,即如所证,随转随顺教授教诫,如是名为法住随转。”正法住世,实际上无所谓正法、像法、末法,就要你做到什么呢?“了知有力能证”,自己认为这一生非证到不可,这就是“正法众生”。“即如所证,随转随顺教授”,譬如拿我们现在一堂人来做比方,当然了,你们都是善士,我只好拿大家来做譬方,能不能“随转随顺教授”的“教诫”?平常你们一讲老师骂,我为什么骂你们?因为你们不能“随转随顺”,不能接受“教授教诫”。“教”是教你,“授”是传授给你,所以叫做“教授”。“传授”给你说:“哎,你这个事情应该那样做啊……哎,应该这样讲。”你没有跟着这样做,所以不是“随顺教授教诫”。假设能够“随转随顺教授教诫”,“如是”即这样,“名为法住随转”,等于正法住世。经典都在,不听我们的教化,你应该听经典的教化。所以,你没有看经,没有研究经论,就不是“随转随顺教授教诫”。

“云何名为他所哀愍?”这是专对出家,我们要知道,既然出家了,我们要接受佛说的所谓……为什么我们早晚功课要念“上报四重恩,下济三途苦”?佛恩、父母恩、国家恩、众生恩。因为我们都是被“哀愍”的,被人家可怜的。

“他谓施主。”广义地讲“施主”,不是出钱供养你两个钱,供养你吃碗饭叫施主,世界上一切众生皆是我们的“施主”。譬如我们一堂人坐在这里,肩不要挑,手不要提,坐在这里嘴巴一张吹吹牛,“如是我闻……”,饭就拿来了,敲敲木鱼就拿来了,还不满意呢。所以我们接受……世界上的一切众生皆是我们的施主,“施主”是这个道理。

“彼于行者起哀愍心。”一切施主对于我们修行人都起“哀愍心”。所以,出家声闻众修行要晓得,“他谓施主,彼于行者起哀愍心”,

“惠施随顺净命资具,所谓如法衣服、饮食、诸坐卧具、病缘医药,如是名为他所哀愍。”声闻众比丘随时要反省自己,我们接受世界上一切众生皆是我们的施主,譬如我们的衣服、饮食、卧具,睡的穿的,病缘医药,生了病下九楼拿药,这些等等都是接受“他所哀愍”。

“云何善法欲?”刚才谈到,一个修行人第一要发起善法的欲,发起这个欲望。你说,欲望就不对了。但是,在我们没有证道之前,必须要发起善法之欲,贪为善事、贪为善行、贪为善施,这个贪是正贪,这个贪是成佛功德的根本。所以“善法欲”要发起,厌离心要发起。世间法一天一天的厌离,善法的欲一天一天的增加,这就是三十七道品四正勤的道理。

“谓如有一或从佛所或弟子所,闻正法已获得净信,得净信已,应如是学。”就是说,一个学佛的人,“谓如有一”,玄奘法师翻译的文章素来不大高明,但是翻的很忠实,你们要看懂文字。“谓”即讲,弥勒菩萨告诉我们,如有一个人,假设有一个人,或者跟着“佛”,或者依照佛的“弟子”们,乃至佛的后世弟子们,听到了“正法”。听正法不算数啊,听“正法已获得净信”,听到正法,听过了就听过了,对你没有用,你没有起信;起信也没有用,要起“净信”。生起了“净信”,“得净信已”,确定相信了,如是这个人“应如是学”,依教奉行,必须要依照这样修行,才是真正的学佛。不是像你们一帮青年,看一点佛学的理论,六根啊、十二根尘啊、五蕴啊,谈得头头是道,行为上件件皆错,样样都错,这不是学佛,这是学牛肉店的佛,吹牛的,那有什么用?要依“正法”行,要依“净信”行,“应如是学”。

“在家烦扰,若居尘宇,出家闲旷,犹处虚空。”重点在这里。我们为什么出家呢?出家是为了修行。所以,当来下生弥勒佛告诉我们,“在家烦”恼困“扰”,因此“若居尘宇”。“在家”是住在世间灰尘里头,红尘滚滚的房子里头。你若不相信,我们到都市里走一圈,晚上回来鼻孔轻轻一洗都是黑的。当然,你们现在住在十二楼,那么高楼大厦,鼻子比较干净。你上街走三个钟头,毛巾一洗鼻子,黑的,“尘宇”。过去是红尘滚滚,现在工业时代是黑尘滚滚。“在家烦扰”,处在尘劳烦恼。所以,出家干什么呢?“闲旷”,清净,“犹处虚空”,等于一个人,一跳出了这个世间,形式一出家了以后,人就如住在半空中一样的清净。

“是故我今应舍一切妻子眷属,财谷珍宝,于善说法毗奈耶中,正舍家法,趣于非家。”因此,一个学声闻众出家的人,为了这个动机出家才是正出家。“是故”,“我今应舍一切妻子眷属”、金银财宝,“于善说法”处,真正有正法所在的“毗奈耶”戒律当中,“正舍家法,趣于非家”,舍弃了世间法,有家庭困扰的法。“趣”就是进去,进到不是家,那是什么家?法王家、佛家,空王之家,“趣于非家”,这个不是普通的家。

顺便讲个笑话,讲中国字的解释,如果你看中国字的解释啊,非常妙。“家”字,宝盖,上面一个箩筐,下面一只猪,人成了家就是一只猪,把你困在里面,永远跑不出来。所以,嫁人的“嫁”字,旁边加个女人,男人讨个女人,女人嫁个丈夫,两个就是变成了两个猪……

“既出家已勤修正行令得圆满。于善法中生如是欲名善法欲。云何正出家。谓即由此胜善法欲增上力故。白四羯磨受具足戒。或受劳策所学尸罗是名正出家。”

“依于意根修律仪行。是名根律仪。云何于食知量。谓彼如是守诸根已。以正思择食于所食。不为倡荡不为憍逸。不为饰好不为端严。食于所食然食所食为身安住为暂支持。为除饥渴为摄梵行为断故受为令新受当不更生。为当存养力乐无罪安隐而住。如是名为于食知量。云何初夜后夜常勤修习觉寤瑜伽。”(二十一卷)

……人住在楼的上面,当然,没有这样讲究的楼了,随便泥巴盖的,下面都是猪,养着猪、牛、狗、马。所以,上面一个宝盖,下面是猪,这是“家”字的来源,象形的。这是顺便给你们讲到文字。

“既出家已,勤修正行,令得圆满。”这八个字,大家应该记起来。既然已经“出家”了,要“勤修正行”,真正在修。“正行”怎么修?三摩地得定最重要。“令得圆满”,使一切“圆满”。

“于善法中生如是欲名善法欲。”这个样子才叫做“善法欲”,声闻地的善法欲。

“云何正出家?”怎么叫“正出家”呢?

“谓即由此胜善法欲增上力故。”发了厌离心,要求道的出家。

“白四羯磨,受具足戒。”这是戒律的形式。三坛大戒,现在普通讲受三坛大戒的,所谓教授师、清净师、四羯磨师,三坛大戒都受了。

“或受劳策所学尸罗,是名正出家。”什么叫“受劳策”?是受沙弥的戒担任事务,“劳”即付勤劳。所以你看,我们讲过《指月录》,禅宗多少大善知识祖师,都是做饭头的,六祖也舂米,做勤劳、劳务。“策”即鞭子,硬是把最苦的行给自己做,鞭策自己。像你们的“劳策”,擦窗子也懒得擦,擦地板也懒得擦……你们会啊?据我所知的,“会啊。噢,要搞整洁啊,清洁啊。”然后,转过来:“哎,这位同学啊,我看,还是你做一下吧。”分配给人家有本事,自己不肯做劳务,没有拿勤劳的事务来鞭策自己。所以,“或受劳策所学尸罗”,即戒律,“是名正出家”,出家不是贪舒服,出家“或受劳策”,以苦行为师,这叫做“正出家”。如是等等,都跳过去了。

再看第二栏。因为我的重点是要教大家正修行之路,你不要也跟着我跳过去了。我为什么……一百卷的《瑜伽师地论》,若详细地给你们讲,专讲这部书,五年,一天可以上四个钟头的课,专讲这部要五年。你全部《瑜伽师地论》学完了,人天五乘道一直到成佛之路,用功的方法、理论统统有了。所以,一般人写佛学概论,哪有资格写?弥勒菩萨写给你的佛学概论《瑜伽师地论》在这里,龙树菩萨写的佛学概论《大智度论》在这里;还有中国两位大师的佛学概论,智者大师的《摩诃止观》和永明寿大师的《宗镜录》。这四部才是真正的佛学概论,包括修行的方法,显教、密教统统有了,可惜一般人不看。

根据现代人写的佛学概论,那我可以写一百部,随便抓来,用渣子一编就是。再不然拿一瓶浆糊,拿一把剪刀,把人家的书东剪西剪地逗拢来一处,又是一本佛学概论。现在的大学里专门念概论,读人家的渣子,现在的大学不是教育。不但中国的大学,外国的大学我也经常骂,这些教授们,我当面骂他们,你们这是欺骗人,犯自欺欺骗别人之罪,来生果报不得了。

所以,年羹尧给儿子请家庭教师,那对老师多好啊……老师喜欢吃豆腐,有一天厨房烧的豆腐,老师一吃,嘴唇烫起泡了,年羹尧:“怎么搞的?”眼睛一瞪,等一下,一盘端上来厨师的头,杀了,这家人就是这个威风。但是挂在书房门口的一副对子,什么对子?“不敬师尊天诛地灭,误人子弟男盗女娼”那也是真的,天下为师之难当,教育不能随便。所以,这是最好的佛学概论。

那么,我现在带你们的重点是讲修持,为什么那么跳过去?再三给你讲了,知道吗?是来不及啊,好东西太多了,你们也跟着我跳过去了?平常是不是这样?是啊,犯了戒律的什么戒?不接受“教授教诫”。你容易看懂的地方,自己要看啊,买一本书不看,对不起书啊。你花父母的钱对不起父母,花老和尚的钱对不起老和尚,花自己的血汗钱买书,对不起自己。若是你丈夫给你钱,你对不起丈夫;如果是你太太给你的钱,你对不起太太,对不对?为什么这样?说“时间不够看。”你也是人,我也是人,我怎么看那么多?因为我很勤劳啊,我要求道啊,为受正法故,生命都要舍,哪里没有时间?!哪里没有精神啊?!都是自欺欺人,原谅自己的话,你想想看,对不对?

现在我跳过去,看397页,还是中间这一栏,第一行。

“依于意根修律仪行,是名根律仪。”什么叫戒律?戒律的重点在“意”,在你的思想。乃至你表面的行为一点都没有犯戒,谁知道,你那个意识里头都在犯戒啊,呵。说:“我过午不食。”你下午紧着在想吃东西啊。你说:“我不吃荤。”你做菜时紧着想,哎,这是素鸭子,这是素的红烧鱼啊。就是意根上犯了。所以,“依于意根修律仪行,是名根律仪”,这叫修行有根,这是什么根?第八阿赖耶识的根根转了,这是真修行。表面的修行没有用,要阿赖耶识实际的种子根转了。

“云何于食知量?”你看,我们未来的佛,弥勒菩萨教诫我们多清楚,上面提的一句话,他自己都再三地给你解释。什么叫修行人,出家人饮食要“知量”啊。我经常发现你们饮食不知量,乱吃。所以,你们平常跟着我在九楼吃饭的知道,我平时一天只吃一餐,晚上吃一碗红薯稀饭,浅浅的。有时候,夜里他们告诉我……哎,昨天又哄我,我也是没有修行,“好啊,好啊,吃一点,吃一点。”我告诉他:“你又哄我了。”吃多了不好,对修行不利啊。现在我陪他们吃饭,因为要我带领他们吃,每天两餐,每餐半碗稀饭。所以昨天晚上,因为是礼拜天,他们几个小萝卜头逗起来包饺子,我说:“我吃给你看,二十个饺子?我可以吃到四十个饺子!”但是吃后,我要一两个钟头打坐,把它化的光光的。哎,我看你们饮食不知量,所以多病。

什么叫饮食知量?很难呐,今天自己修持的工夫到了什么程度……譬如你们打坐腿容易发麻,是肠胃不清,血液不干净,所以发麻,百病都是从饮食来的。你看,《百丈丛林清规》挂在十一楼,都看到了,“疾病以减食为汤药”,你们没有减食啊,好吃就拼命吃,吃得多多的。啊,那一大碗、一大碗地装下去,都给身上的那些寄生虫吃了。饮食要知量,是修行的第一步啊。

“谓彼如是守诸根已,以正思择食于所食,不为倡荡,不为憍逸,不为饰好,不为端严,食于所食。然食所食,为身安住,为暂支持,为除饥渴,为摄梵行,为断故受,为令新受当不更生,为当存养力乐无罪安隐而住,如是名为于食知量。”

你们不是要学佛吗?学佛就要跟着佛的告诫,没有错吧?佛告诉你什么呢?吃饭有学问。你看,吃饭是学问来了。什么叫“食知量”?什么年龄该吃多少,什么身体该吃多少,乃至说配合营养,都是知量的道理。但是营养不要过分多啊。现在的人我经常说……有许多老朋友跟我讲:“奇怪,大陆上的人都没得吃的……怎么活得那么长呢?”我们的父母都还在啊,像我的老太太就在,现在九十几了。我说:“因为没得吃啊。”文明社会是吃死的,营养过分。这个我确确实实看到的,我在贵州西南边区当王的时候,那在山里有什么吃啊?山里人一年中辣椒沾盐巴是上好的菜,不过如此而已,辣椒加点盐巴,哪里看到肉,豆腐也是难得的上品。活的很长寿啊,子孙满堂啊。西藏、西康吃那些糌粑,等于我们吃饭,那还不是荞麦,是最坏的麦子,吃着苦苦的,但是一个个身体都蛮好的。我们现在文明,都是吃出病来,讲究营养,营养多了病多。

所以要知量,怎么知量?“谓彼如是守诸根已”,修行第一步要守根门,眼耳鼻舌身,身体六根不放逸。“以正思择食于所食”,吃东西要有思想,要有头脑,用“正思”维心来选择饮食。选择什么饮食?不是选择营养好的,每个人身体不同,体能不同,病不同,个个众生没有成佛以前个个有病。我需要什么?“食于所食”这四个字怎么讲法?吃我应该吃的,“食”是名词动词,我要吃的,“所食”的“食”是动词名词,我应该吃的什么东西。

“不为倡荡,不为憍逸”,什么叫吃“倡荡”?吃东西不是为了表现阔气,“你看我吃的东西多讲究啊!我做的东西多讲究啊!”“嘿,你看我做的菜,第一等!”“倡荡”,这是饮食上的风流,也是犯戒啊,犯细戒。“不为憍逸”,不是说摆个架子给人家看。老实讲,像我们现在的伙食比有些庙上都好,可以跟那些庙上骄傲一番,“你看,我们大乘学舍十方丛林的伙食怎么样!比你们好吧!”有此一念,“憍逸”,犯骄慢心,放逸,就不对。

“不为饰好。”做菜要三个原则色、香、味。“你看,我的菜一摆上来,颜色多好!”“你看我们家里吃的菜怎么样!”“饰好”,出风头。“不为端严”,也不是吃饭为了使自己的身体长得发光,脸上发红,好看一点。“食于所食”,吃我们应该吃的。重复一句。

“然食所食”,为什么吃我们应该吃的?“为身安住,为暂支持。”我们这个身体四大本来是假的,可是我们没有修成功以前,这个房子还要住啊,这个房子要补充它,慢一点死亡,慢一点倒下去。机器靠能源,肉体靠饮食,为了这个动念。所以戒律上告诉我们,吃饮食要有一个观念,什么观?吃药。吃什么药?治这个身体暂时活着,“为暂支持”。“为除饥渴”,口干了,饿了,不得不吃。

“为摄梵行”,吃饮食干什么?身体留着干什么?为了修行,不然留着它干什么?“为摄梵行”。

“为断故受,为令新受当不更生。”“为断故”,过去一切烦恼。“为令新受”,所以,我今天接受饮食,为了修梵行,使烦恼更不生。

“为当存养力乐无罪安隐而住”,为什么吃饭呢,饮食?为了保养这个有限的身体,使它无病,能够得“安隐”快乐。得“安隐”快乐干什么?不犯罪、不犯戒,“无罪安隐而住”,起心动念都要“无罪”。

“如是,名为于食知量”,“如是”,包括了这许多意义,“名为于食知量”。

懂了没有?要记得啊,看了佛经不记得,犯罪过的。我的口水也花气力的,我这个妈妈生的肉体也是暂住在这里啊,多给你们讲一分钟,我的生命也多消耗一分钟。你要对得起自己,对得起我哦,要记住。那么,又解释。

“云何初夜、后夜常勤修习觉寤瑜伽?”出家了以后,戒律规定,右胁而卧,睡的时候心中要观太阳日轮。身使它睡,心没有睡,这是修“觉寤瑜伽”,这是戒行,声闻品的戒。如此昼夜,“初夜”是上半夜,“后夜”就是下半夜。

你要晓得,真给你讲修行,讲个故事给你们听吧,你们有许多都听过的。有些人睡觉打鼾,但是一切清净。打鼾是身体休息,心是觉悟一切。比丘声闻道必须如此,依据戒律也是如此。但是,菩萨境界又不同。

现在我们都晓得三车法师,就是窥基法师,玄奘法师的弟子。他的前生不讲了,就是刚才讲的种姓地。他前生是迦叶佛,释迦牟尼佛以前,迦叶佛末法时代的一个比丘,在西藏、印度的雪山上打坐。末法时代没有正法,也找不到善知识,他入定了。玄奘法师到印度取经,经过雪山,看到每个山上都有雪,有个山顶没有雪,还有点黑黑的,这个是怎么搞的呢?跑过去一看有头发,咦,这里还有人!慢慢从头发挖,挖出来一个大头,玄奘法师是唐朝人,比我们现在高大,可是站在他肩膀上,还只是到那个人的耳朵。玄奘法师一看,这个样子是比丘入定,已经入定了。玄奘法师在他耳边上叫他,也听不见,赶快抓个引磬来,用引磬在他耳朵边上“叮……叮……”一敲,出定了,他那个眼睛一眨,眼上皮的雪块掉下来,“隆……”打雷一样,那个眼睛多大啊!

玄奘法师问他:“你干什么?你……”

他一看:“哪里有声音啊?”一看肩膀上,哎呦,站一个小人。

“哪里来的?”

他说:“我是东土来的。”讲了半天。

又问:“你是谁?”

“我是迦叶佛时代的末法比丘,打坐在这里,等释迦牟尼佛下生。”

玄奘法师说:“老兄,你这个不是办法啊,释迦牟尼佛又入涅槃了。”

“哎呀,这样啊。那我再等吧,等弥勒佛吧。”

玄奘法师把他的耳朵拉住:“诶,你不能了,老兄,你这样搞了,若弥勒佛出生,谁来通知你啊?”

“那怎么办?”

“我是像法时代的比丘,我到印度取经,二十年后一定回来。你赶快到东土投生,投生以后,等我回来,来度你。”

“那好啊。哪里投?”

“你这里向东走。”玄奘法师的意思是叫他变成太子。

“你看城市很大很大的,那个房子最大最大的,你向那里投生。”画个图给他。

“好。”他去了。玄奘法师再把他埋掉。

二十年后回来,同唐太宗见面,第一件事就问这个,唐太宗命赶快查。因为皇帝的妃子怀孕都要登记的,一查,这一年这一天没有这个人啊?没有生这么一个太子啊。

玄奘法师说:“不会,不会,一定有。”

再查,查来查去宫廷没有。唐太宗心里有些不相信了,你这个事情玄得很。但是唐太宗的精神是非求证不可。有没有?一查,发现尉迟恭生了个侄子,尉迟敬德,时间都对。把他找来,看到玄奘法师好像似曾相识。唐太宗跟尉迟恭讲:“代表我出家。”给玄奘法师做弟子,窥基法师是代表皇帝出家的。他啊,认不得皇宫,认为王侯的府邸就已经很大了,他就钻进去投胎了。但是啊,你看,罗汉都有隔阴之迷。

他说:“我不出家。”要出家,皇帝下命令了,要代表他。

“那要三个条件。”

“什么条件?”

“第一我不吃素,出门要带酒肉;我不能避世间的书,出门要带书;还要美女宫女服侍我。”

唐太宗说:“我一概答应。”

问玄奘法师,玄奘法师说:“好。”也答应了。所以叫“三车法师”,一出门,三个大车,一车酒肉,一车书,一车美女服侍他。

道宣律师是了不起的,修戒律的,非要把他弄来教训不可。道宣律师在终南山住茅棚,中午一到,天人送食,天女下来送饮食来,吃了饭就……非要给他点颜色看,约了三车法师来,窥基法师就去了,心里想,我嘛去看看你这个和尚玩些什么花样。

终南山啊,三车上不去,他就只好爬上去了。爬上去了,道宣律师说:“我请你受天人供养。”

“好啊,我天饭倒没有吃过,等着吃吃看。”过了午时也没有送来,到了晚上也没有送来。

窥基法师说:“你瞎扯,哎呀,害的我酒也没有喝,肉也没有吃。下山嘛,天晚了,好吧,在你茅棚里住一晚吧。”就在茅棚里住了。道宣律师戒律不倒单,初夜、中夜、后夜跏趺端身而坐,在打坐。窥基法师在那里,扯扯腿,打呼。你想他多胖啊,你到故宫博物院看看,他那个像很胖,同他师父玄奘法师那个身体差不多。道宣律师想,哎,你是犯戒比丘。早晨醒了,天亮了,他说:“你啊,既然出家了,虽然代表皇帝,总要有威仪啊。”

“你看我哪里没有威仪?”

“你看你这个样子,平常带三车,因为你代表皇帝,佛教界没有话讲了。但是,出家人睡觉心中要观日轮,你打呼打得那么厉害。”

他说:“我打坐啊,很被你打闲杈,打扰了我一夜。”

道宣律师说:“你不要瞎扯了,我一夜都没有睡好,被你打扰了,你看你这个人,还打妄语。”

“什么妄语啊?你坐到半夜,有个虱子在你腰里咬你,你拿手轻轻地把它抓出来,想把它咬了,咬了犯杀戒,赶快在地下一丢。那虱子丢在地下,一条腿就跌断了,那个虱子就叫了一夜的,“哎呦,哎呦……”害的我没有睡好。”道宣律师一听,是真有这个事!吓住了,这下可把他吓住了,他还以为他在打呼呢。所以啊,真入定的时候,如达摩祖师讲“听蚁斗如雷鸣”,蚂蚁打架听到打雷一样。道宣律师傻了,只好送他,“犯戒比丘”“菩萨你下山吧。”

下山之后,第二天中午,天人又来送食了。道宣律师问:“你们昨天怎么给我丢人呢!”

他说:“昨天我们进不来啊,找你这个茅棚找不到了。”

“怎么呢?”

“噢,四大金刚啊!天龙八部大菩萨在这里护法,我们是欲界天中间的小天人,进不来啊。”没有拿到入境证,进不来了。(众笑)

他说:“大菩萨在这里啊,谁在这里啊?”道宣律师一听,傻了。

这个故事不要只好听啊,为什么呢?所以,睡眠时,要“初夜、后夜常勤修习觉寤瑜伽”。夜里若能修“觉寤瑜伽”,这就与饮食有关了,为什么叫过午不食呢?过午不食不容易昏沉。

共收到 0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04月04日 09:05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