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律论著 南师讲《瑜伽师地论》第二讲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9年04月03日 · 84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八虽无此失然有懈怠懒惰故。弃舍加行过失。九虽无此失然有为他种种障碍生起过失。十虽无此失然有于寒热等苦不能堪忍过失。十一虽无此失然有慢恚过故。不能领受教诲过失。十二虽无此失然有于教颠倒思惟过失。十三虽无此失然。于所受教有忘念过失。十四虽无此失然有在家出家杂住过失。十五虽无此失然有受用五失相应卧具过失。五失相应卧具。应知如声闻地当说。十六虽无此失然于远离处不守护诸根故。有不正寻思过失。十七虽无此失然由食不平等故。有身沉重无所堪能过失。十八虽无此失然性多睡眠。有多睡眠随烦恼现行过失。十九虽无此失然不先修行奢摩他品故。于内心寂止远离中有不欣乐过失。二十虽无此失然先不修行毗钵舍那品故。于增上慧法毗钵舍那如实观中有不欣乐过失。如是二十种法。是奢摩他毗钵舍那品证得心一境性之所对治。又此二十种所对治法。略由四相于所生起三摩地中。堪能为障。何等为四。一于三摩地方便不善巧故。二于一切修定方便全无加行故。”(二十卷)

“八虽无此失,然有懈怠懒惰故,弃舍加行过失。”第八条说,为什么我们修行不得力,不能得定?假定没有上面七条所讲的那些过错,但是有一个人性天性的毛病,“懈怠,懒惰”。你说懈怠不是懒惰吗?懒惰不是懈怠吗?嘿,一个是老大,一个是老二。“懒惰”是真懒惰,贪吃贪睡,什么都懒得动,叫他做一点勤务都不干。拿个毛巾啊,拿手这么叼着,一看这个人就懒惰。就像表演有位同学的样子,打个人吧,是这样打(师示动作),天生就是懒惰,看他就是懒骨头。

“懈怠”是什么?马虎,做事情马马虎虎的。你说,每天应该念个经吧,打个坐吧?念经可以,马虎一点,“如是我闻,一时舍卫国……”敲木鱼,心里很急,想赶快弄过去,然后想空一点,自己的空闲时间多一点。你觉得想给自己留点空闲时间,实际上就是懈怠心理。你说人生留那么多空时间干什么?坐在那里——非想,这个非想的果报就是智慧越来越来闇钝,他生来世的果报变呆头鹅,变鹅、变猪这一类的。你不要认为那个猪吃饱了没有思想,它也有思想,它也有境界,它是什么境界?“哼……”昏沉境界。

所以,因为“有懈怠懒惰故,弃舍加行”,更严重了。什么是“加行”?我们所有的修行方法都是加行而已,加行就是加工厂。为什么要拜佛?为什么要念经?为什么要做工夫?加行。把无始劫来的那些坏的习气,拿这一念,拿这个加行的法门把它磨掉……为什么要打坐?也不过是修加行。为什么要念佛?是修加行,这是广义的加行。

狭义的加行呢?四加行:煖、顶、忍、世第一法。哪个发心来写黑板?不要懈怠,会写的赶快跑上来,也是一功德,虽然不是一功,也是一德。煖,打坐要真坐到所谓密宗讲的拙火发起,气脉通了,浑身得煖,得三昧真火之力。顶,气脉打通了,通顶。忍,妄念自然切断,这个样子不过是世第一法。包括密宗、显教等一切的气脉工夫,不过是四加行,煖、顶、忍、世第一法。达到世界上第一等,然后才可以叫做修出世法。

他说,结果因为自己“有懈怠懒惰”之“故”,不能精勤地修四“加行”。四加行是大原则,念佛也可以念到四加行成就,修止观等也都是一样啊。可是一般人,真修持不会干,因为懒惰;自己原谅自己,就是懈怠,自己很原谅自己。而且原谅后有时候很忏悔,觉得自己没有出息,但是过五分钟后,又找出许多理由来支持自己那个没出息是很对的。人就是那么搞,所以永远不能修行成就。

“九虽无此失,然有为他种种障碍生起过失。”虽然假定没有上面这些过错,但是“有为他种种”,为了外在的事,不相干别人的事……所以,有些人我就骂他,“好猫管七家”,你们晓得,家里养个好猫啊,它自己家里的老鼠要抓,别人家里的它也跑去抓,“好猫管七家”。把家搞定,别人的事乱惹,同他屁都不相干,热心一点,还被人家讨厌,觉得这个家伙怎么好讨厌啊!世界上有没有这种人?多啊,多得是,你也是一个,哈。为别人的事瞎忙,“为他”,这个“他”还不只是为别人的事,为外面不相干的事瞎忙,忙得一塌糊涂,“障碍”了自己,“生起过失。”

“十虽无此失,然有于寒热等苦不能堪忍过失。”修行要行菩萨道,难行能行,难忍能忍。第十种错误是什么?气候变化,到了冷的地方,哎呦,太冷,不好打坐。没有电炉,没有暖气。太热的地方,哎呀,没有冷气,这个地方怎么打坐?这里风水不好。那里湿气太重。又怕冷、又怕热,没有头陀行坚忍不拔的心理,不能修定。

你说要环境好了再修定,把释迦牟尼佛的那个座位让给你好不好?就怕你坐不住啊。如果你说爬到那个位置可以得定的话,我现在马上把释迦佛请下来,请你上去。你到那里,你定不了的。电灯给你开亮一点,“哎,灯光太强了。”关暗了,“哎,这样太暗了。”“不亮不暗好不好?”“哎呦,前面窗子开着,不行。”人就是这种毛病。就是要难行能行,难忍能忍,“不能堪忍过失。”

“十一虽无此失,然有慢恚过故,不能领受教诲过失。”虽然没有这种错误,骄慢、傲慢,“慢”是我慢;“恚”是脾气特别大,脾气大是恚,不是嗔心哦,嗔心你还不够。嗔心是一动就杀人,挎着刀子,做英雄的思想,“这些死老百姓,混蛋!都拿来枪毙了!”说杀就枪毙了,杀人不在乎,那才是真嗔心。你们哪里有嗔心啊?比你脾气大的就把你吓住了,那是恚心,气大,毛病大。这里看不惯,自己的气就来了,实际上是肝病,肝火旺。所以,因为有“慢”心、“恚”心,“不能接受”别人好好的“教诲”,不能得定。

“十二虽无此失,然有于教颠倒思惟过失。”思想不清,对于经“教”的教理,思想教理的理路,你根本就解释不对,“颠倒思惟”。同样在看佛经、讲佛学,你们还觉得,“哎,这个不对吧。”自己有新的思想,叫做新潮派。鸭子是专门跟着潮水走的,你新潮去吧,变鸭子了,跟着时代潮流就被冲掉了。所以,我一生不跟时代的潮流走,结果到现在我变成最新潮了,我那些旧东西现在反而变成最吃香的了。何以如此呢?因为我不肯跟着潮流走,那个潮流滚来滚去,滚到最后,我站在这里不动,它又滚回来了,对不对?所以啊,信而好古,老老实实修行去。“于教颠倒思惟过失。”

“十三虽无此失,然于所受教有忘念过失。”你们诸位有没有?没有啊?听了就忘记了,这有什么用啊,呵。“忘念过失”,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你说“要原谅我,我外婆给我的脑瓜不大好啊。”没有什么脑瓜好不好的,我告诉你,是肯用心不肯用心,你把我这句话仔细地研究。聪明的人一听就会、就懂,就记住了,我笨,我把它念一百次,你看会不会?你不肯下工夫而已。念一百次之后,跟聪明人比比,聪明人落后了,你成功了。所以勤能补拙,四个字,记得。我讲的口音听不听得懂?勤劳的“勤”,能够的“能”,补拙的那个笨“拙”。会写的赶快来写啊,没有功,也有德啊。哎,小宝的这两个字写得漂亮了,有些进步。

“十四虽无此失,然有在家出家杂住过失。”像我们楼上一样,在家人跟出家人住在一起。所以,有时候想想,自己的头发剃的实在可惜,看人家的头发蛮漂亮的。呵,“在家出家杂住过失。”实际上,倒不是形相,是心在家出家的“杂住” ,这个“过失”最严重。

“十五虽无此失,然有受用五失相应卧具过失。五失相应卧具应知如声闻地当说。”第十五种没有以上这些错误。但是,觉得打坐的垫子不好,棉花不够厚,睡的枕头不够舒服,被子不好,或者穿的这个衣服打坐不方便。这些毛病也叫做“相应卧具”有“五”种过“失”。这里不讲,到“声闻地当说”,是对于出家人真正修持戒律的,下文有,我会说的。

“十六虽无此失,然于远离处不守护诸根故,有不正寻思过失。”虽然没有这些过失,但是对于世间应该隔离的,远远丢开放下的那些事情,那包括很多了,结果呢,没有真正放下。“不守护诸根”,六根没有好好守戒。喜欢看电视,是真的啊,是眼根不肯守戒,贪图世间色相,喜欢看电影。喜欢听音乐,耳根没有守护。喜欢听笑话,喜欢听什么……乃至心里做梦,乃至你们年轻人一边念佛,有些人心里头还起了一个黄色的杂念,你头上的光就出来了,就变黑了,都看得清清楚楚,你不要瞎扯了。这就是“不守护”“根”门,六根尤其意根之根门,就是妄想烦恼多。

“十七虽无此失,然由食不平等故,有身沉重,无所堪能过失。”贪吃!而且乱吃,饿了又不吃。所以叫你们“不要把肚子搞饿了,去吃一点吧。”“不要紧,等一下吃。”搞出胃病了,慢慢熬……犯戒了。你说:“这个素菜好吃啊,今天香菇多,黄花菜多……”多夹两口,看到新鲜豆腐,多吃两块,结果肠胃吃坏了,不能得定,妨碍定,所以饮食调养第一难。吃坏了,“食不平等”,“身沉重”,打起坐来不舒服,这里发酸,那里容易发胀发麻,因为你肠胃里头不干净,种种毛病来。要不然坐在那里“喔……噗……”不是气通,气通的声音不同,你们打嗝的声音跟气脉通了的声音不同。你们若气脉通了,我就向你顶礼。你们吃饱了,坐在那里“呃”。再不然上面憋住了,下面放屁,左右两边的人都坐不下去了,光是变成你的“闻香队”了。“食不平等故。”

“十八虽无此失,然性多睡眠,有多睡眠随烦恼现行过失。”贪睡,爱昏沉。你要晓得,睡多了,随烦恼容易起。哪些是随烦恼?《百法明门论》念过没有?譬如睡多了容易漏丹,睡多了容易做梦等,这些毛病都来了。睡多了伤气,气不容易通等等。当然,完全不睡容易伤血。坐久了容易伤骨,不是打坐,是椅子上坐久了。走路久了不休息,容易伤筋。行多了容易伤血。我的妈妈啊,外婆啊!我们这个四大身体才难弄呢,要四大调和了才能得定啊。所以学佛成道这个学问是简单的啊?只是跑到庙上三皈依,你就皈依了?哪有那么简单!这些学问,一部《瑜伽师地论》里都有了。

“十九虽无此失,然不先修行奢摩他品故,于内心寂止远离中,有不欣乐过失。”你“不先”好好打坐得到止,“奢摩他”是止,心念都不能止,不能系念一缘,所以“内心”不能清净、“寂止”,“于内心寂止远离中有不欣乐过失”,这个“中有”也包括再生的中有,就是在昏沉睡眠,先天性的灵魂上带来的习气,中有身的境界,那个如梦如幻中的那个现象,那许多习气没有去掉,所以内心不得止,对于定的修法不喜欢,所以叫你打坐很不喜欢。这里“中有”的中阴身讲法在书中被删掉。

叫你看书喜欢吗?严格地讲为什么你喜欢读书,不喜欢打坐?因为你无始劫以来的业果果报是散乱心重。看书是散乱心啊,你懂不懂?爱看书是散乱心重。有些人看书看不进,一看就昏头,那是昏沉习气重。你说我不讨厌也不喜欢看书,只想修定。不过呢,看书的时候也不太昏沉,就是呆呆地,每一天呆头鹅一样,没有事情做,坐在那里发呆,这是多生累劫无记业重。所以,许多人都落在无记果里、无记业里。有没有发呆的人?站在那里,“你想什么?”“没有。”是真的,他没有想,没有想吗?“你入定了?”“没有。”昏,头一层板一样,很昏,落在无记业果里。无记果久了,他生来世变孙悟空的师弟,呵,你要注意。

“二十虽无此失,然先不修行毗钵舍那品故,于增上慧法毗钵舍那如实观中,有不欣乐过失。”因为开始修观、修止观,最后两个讲的严重了,止观。止观成功了,修止修观到达了,不算是得三摩地啊,三摩地者得正定。因为对修观的法门不清楚,所以“慧”始终发不起来。你们的白骨观观不起来,你要观行观好了,慧力才发得起来,白骨观都观不起来,你看你的慧根习气多闇钝啊!只有多念佛,多念咒,多求忏悔,知道吗?不要灰心,勤能补拙。“我一年观不起来,我二十年工夫总能观起来吧!”大丈夫学佛就要下这个决心。这二十条过失使我们不能修行得定,弄清楚了?

“如是二十种法,是奢摩他毗钵舍那品证得心一境性之所对治。”这二十条讲起来多可怕,我们没有一样对的。若一样一样地医,我的妈啊!又是高血压,又是心脏病,又是糖尿病,一身都是病,你叫我怎么医啊?他说不要紧,放心,只有一样,“心一境性”,一念专一,这“二十种”病都会去掉。你念佛真的念到一心不乱,止观双修之间“心一境性”,四禅八定的第一步,真能够到达“心一境性之所对治”,这“二十种”毛病不谈了。

“又此二十种所对治法,略由四相,于所生起三摩地中,堪能为障。何者为四?”讲了“二十种”不能得定的原因,归纳起来再归纳,有“四”种现象,在修定的当中是个大“障”碍。哪四种呢?

“一于三摩地方便不善巧故。”你对于修定的方法没有弄清楚。譬如修念佛,念佛的“方便”你就没有懂;譬如修密宗观想,我教你们准提法,你们方法都没有弄清楚;叫你们修白骨观,白骨观的方便你都没有懂,那当然不能得定,有障碍。那么叫你好好研究,“哎,我懒得研究。”不是你懒得研究,你那个无记同昏沉就来了,呆头鹅的习气。

所以第一,“于三摩地方便不善巧故”,不能“善巧”地应用。“善巧“这两个字太麻烦,所以,我经常告诉修大乘道的朋友,“有时且念十方佛,无事闲观一片心。”有时候念佛念到烦恼妄想都没有了,什么也不想,空了,也不昏沉,又不散乱,那么你就定了。“无事闲观一片心”,这个方法要对,要晓得善巧方便。善巧方便要对,有时候晓得我这个身体不对,或者肠胃吃多了,定不下去,就下来打个拳,运动一下;再不然啊,找个朋友聊聊天。但是不要妨碍别人修行啊,不要做恶知识障碍别人。再不然……那么就随便你了,方法多得很,要懂得善巧方便,调伏自己,此心最难调伏。

所以小乘比丘戒戏曼歌舞都不准的,唱歌啊、跳舞啊、说笑话啊,都不准的。大乘菩萨戒戏曼歌舞皆许可、准许,为什么?因为可以调心。你不能不调心,当此心如猴子般发跳时,那怎么办呢?密宗的大庙子里,另外僻个地方,当你发脾气的时候,“咚”,把你一推关进去,那里头塑有人像,男的女的都有,你反正一个个指着骂,“你这个混蛋!狗东西,老子打死你!”你打了半天,那些人都是影子,你打完了以后,没有气了。师父说:“你好了吗?”“师父,我好了,我忏悔。”门一开放出来,打坐去。你要唱歌,给你个地方去唱;你要跳舞,密宗让你跳。敦煌壁画那个天女的舞都教的,个人跳,不是两个人跳,戏曼歌舞给你调心。你没有得定以前没有办法,人就是那么麻烦。吃饱了又想拉,拉完了又想吃,就是那么讨厌的一个东西。所以要“善巧”调治,修行要懂得善巧,“于三摩地方便不善巧”,所以你修行有障碍,懂吗?

“二于一切修定方便全无加行故。”你“修定”方法有了,还要有“加行”。譬如修白骨观,为什么我叫你们修白骨观?花了那么多钱,去把高雄、台北的白骨模型都收罗完了,白骨公司发了一笔大财一样。为什么呢?因为你们都没有看过白骨嘛,现在没有死人摆在外面的,没有乱葬岗,佛经所谓的尸陀林没有啊,你没有看过,只好买模型来给你看。这是加行的一种啊。那么,白骨观为什么修不成功呢?还要有各种加行的方法,加工的方法你不懂……大乘学舍他们有个同学正好在台大医院的解剖室,天天泡死人的,他们说晚上把死人骨头拿来给大家看看,有一天背了一袋的死人骨头回来,你们都看过了,那就容易上路了,这也是加行之一,你们不懂加行。所以,一个修行人又要懂得医药,又要懂得武功,什么都要会。为什么修行人要会那么多的东西呢?都是属于修行的加行法门而已,加工。面粉……

“三颠倒加行故。四加行缦缓故。此三摩地所对治法有二十种白法对治。与此相违。应知其相。由此能断所对治法多所作故。疾疾能得正住其心证三摩地。

又得此三摩地。当知即是得初静虑近分定。未至位所摄。又此得三摩地相违法。及得三摩地随顺法。广圣教义当知唯有此二十种。除此更无若过若增。由此因缘依初世间一切种清净。于此正法补特伽罗得三摩地。已善宣说已善开示。”(二十卷)

“瑜伽师地论 卷第二十一

弥勒菩萨 说 三藏法师 玄奘 奉 诏译

本地分中声闻地第十三初瑜伽处种姓地第一

如是已说修所成地。云何声闻地。一切声闻地总嗢拖南曰。

若略说此地姓等数取趣

如应而安立世间出世间

此地略有三谓种姓趣入

及出离想地是说为声闻

云何种姓地。谓嗢拖南曰。若略说一切种姓地应知。谓自性安立诸相数取趣”(二十一卷)

……面包是面粉做的,对不对?那个面粉弄起来一烤,就变成面包,所以非要加工不行,不然还是面粉。所以他说,你们对修定的方便完全缺乏了加行法门。

“三颠倒加行故。”你虽懂得加行,但是搞错了!该要饿一餐的时候,你偏要吃得饱饱的;该要饱的时候,你偏要把肚子空了,也不行。要智慧,修道要多大的智慧啊!所以,加行有种种方法。

“四加行缦缓故。”对于加行法变成“诸葛暗”了,过后方知,“哎呀!我那个时候怎么自己没有想起来?应该这样办啊!”那还有屁用?一辈子有多少后悔啊?

“此三摩地所对治法,有二十种白法对治,与此相违,应知其相,由此能断所对治法,多所作故,疾疾能得正住其心证三摩地。”这个修定的“二十种白法对治”,白是指善念,黑就是恶念。但是你说,这样一听,修行多难啊,我的妈啊!几时做得到啊?“算了,我不干了。”不难,只有一条路,这些毛病都医了——善行啊!多做善啊!身业增延“白法”,念孜在孜为善的人,很容易得定。所以,为什么我们不能得定?你的恶业太重了,只有“白法对治与此”,“应知其相”,每一个现状,哪个是生理的关系,哪种是心理的关系,都要搞清楚。“由此能断所对治法多所作故”,“疾疾”,就是很快,“能得正住”,很快地得到定境,“其心证三摩地”,不只身体证三摩地,心也就可以证道、悟道。

“又得此三摩地,当知即是得初静虑近分定,未至位所摄。”现在告诉你“此三摩地”定的境界,是什么定的境界呢?是初禅定的前奏,就那么困难,“得初静虑近分定”,接近于初禅定的定境,“未至位所摄”,还没有真正到初禅的那个果位。

“又此得三摩地相违法,及得三摩地随顺法,广圣教义,当知唯有此二十种。”所以啊,对这“二十种”要了解,这些一切经典里都有的,不过散开了,他把它们归纳拢来。

“除此,更无若过若增,由此因缘,依初世间一切种清净。”就是“世间”定,到达这里就是“世间一切种清净”,才可以起步修行。还没有到达初禅的境界,是初禅近分定。

“于此正法补特伽罗得三摩地,已善宣说,已善开示。”“补特伽罗”就是一切众生、人,也代表修道的人。这个名词用法相词典解释起来就是一大堆,玄奘法师喜欢音译,因为意思太多的,他只好翻译为补特伽罗。实际上就是说,这样的修行人可以“得三摩地”,可以给人家说法了。但他还不是菩萨、罗汉,讲佛经、讲佛法比较不会错一点。“已善开示”,可以给人家做开示。你看,修定是这个样子的。听了这些,害怕不害怕?(有答:害怕。)啊,害怕,此路太难走了,我看赶快下电梯吧,哈哈。

这是大概粗一点给你们讲,现在翻到395页,《瑜伽师地论》卷第二十一。

“瑜伽师地论卷第二十一,弥勒菩萨说,三藏法师玄奘奉诏译。”无著菩萨记录,没有写上。

“本地分中声闻地第十三,初瑜伽处种姓地第一。”我们要出家修行修道,《瑜伽师地论》每一地上面都有本地分,禅宗所谓讲本地风光,自性是一个,真如是一个,分开讲修行次序,那么多次序。这里的“本地分中”先讲“声闻地”,人天乘超过了,专门修行的。“第十三”,开始一段。“瑜伽处”,能够够得上真的修瑜伽,即修禅定的修行人,也要他有根器、有种性,即前生阿赖耶识的种性如何,检查他的成分啊。

“如是已说修所成地。”二十一卷之前,是讲由人乘、天乘到达闻思修,“修所成地”已经讲过了。

“云何声闻地?”现在开始讲“声闻地”,怎么样才是“声闻地”?

“一切声闻地总嗢拖南曰。”“一切声闻地”的总颂、纲要。

“若略说此地姓等数取趣

如应而安立世间出世间

此地略有三谓种姓趣入

及出离想地是说为声闻”

这样念懂不懂啊?(有答:不懂。)青蛙跳井——一样不懂,噗通,噗通,你讲不懂是老实话。所以,你们自己要发心看经啊。有许多人,“哎呦,我想闭关啊,看藏经啊。”是看藏经啊,你看得自己都藏起来了。所以你看,我们这里开始就叫你中文基础打好啊,否则你怎么看?这不是中文吗?你们都是中国人,看了青蛙跳井——不懂,不懂,怎么办?

他说:总归这个偈颂,纲要,“若略说此地”,简单地讲声闻地这个范围,“姓等数取趣”,一切种性即“数取趣”,死了又生,生了又死,在六道轮回中转,就是“数取趣”。一切众生、中阴身,变人变马变狗,都有他的种性。为什么人死后会变成狗呢?会变成猪呢?为什么某一个蚂蚁会转变成人、变猪呢?这是什么道理?个人的业力因缘。为什么有的上天堂,有的下地狱?个人的种性不同。所以我们在座的每一个都是人,为什么有男的、有女的?每个人的脾气、个性、思想统统不同,是阿赖耶识带来的前生业力、习气、种性不同。

“如应而安立。”现在,当来下生佛,弥勒菩萨为了告诉我们后世一般修行的人,把这个理论,应该说的,建立指出来给我们讲。

声闻地并不是一定出家啊,在家的也有声闻众,“世间”声闻众,“出世间”声闻众,世间法怎么样,出世间法……所以,这一部分包括了三个大成分。

哪三个呢?“谓种姓趣入”,哪一种人的根器才容易证得声闻的大阿罗汉果?根性不够,没有办法,提不上来。等于我们用人一样,譬如我们在座的好几位将官,他们都带过兵,做过官长的。有些部下硬想把他提上来,很喜欢他,想把他提上来升两三级。我的妈啊!想尽办法,就是提不起来,他是扶不起来的阿斗,他是豆花,一倒地上就散了,你捧他都捧不起来,没得办法,他的根性如此,你想提拔他没有办法。像我一生的经验,世间、出世间都有,有些人,很想捧一下,捧了一半,他在里面翻筋斗了,“去你的!”就把他放下来了,捧不得的。不捧他蛮好,捧一半,我手还没有端住,他就在里头翻起筋斗来了,那我怎么办啊?根性问题。所以“谓种姓趣入”,哪一种人才可以修行得这个果。

“及出离,”怎么样才是真发了修道的心?“出离”世间之心?出离心没有发起,是无法谈学佛啊,不管在家、出家人。厌离心没有发……你们在座的很多居士学佛,哎呀,你们哪里发过厌离心啊?世间法还高兴得很呢,儿子管完了还管孙子,孙子管了,最后生个曾孙子,然后再也不管了……前两天我有一位朋友:“哎呀,儿女出嫁了,再也不管了!”现在拼命地为孙子了。我说:“你看,你自己……”“哎呀,孙子管了,绝不管了!”我说:“你不要吹牛了。”最好孙子五天就长大,再讨个太太生个曾孙子,你抱抱看,豆腐一样,高兴,“哈哈,我见到四代了。”还要管下去。没有发起出离心,学佛都是空谈,我告诉你们,今天讲的是真话。

所以,平常我都是跟你们马虎:“老师啊,我学佛。”我说:“你了不起啊,大居士,好好,很发心啊。”去你的!出离心的影子都没有!你对世间还闹热得很。所以禅宗祖师骂人,“君心正闹”,你的心里头还闹热得很呢。你还来学佛?学个什么佛?你对世间还“前途无量,后途无穷”呢,在哪里……你不晓得你是“前途有量,后患无穷”。所以,这个里头包括出离,要真发心,发什么心?学佛的第一步先发出离心!“想。”一切妄想放下,真空了,这样才够得上是学声闻道。

“云何种姓地?”哪种“种姓”?

“谓嗢拖南曰。”总颂讲。

“若略说一切种姓地应知谓自性安立诸相数取趣。”简单地告诉你,声闻地的“一切种姓地应知”,自己晓得检查自己应该知道,做人的善知识、老师教化人时应该知道,所以,成诸佛菩萨,不应该不知道。

“谓自性安立”,那么,什么根器是成佛的根器呢?有根器你就成佛了?威音王以前无师自通,或者有可能;威音王以后都要有明师教化,但是不离开“自性”之道。那么,这个根器是谁范围的呢?没有人范围,无主宰非自然,“自性安立。”

可是呢,人的确有个性不同,业力种子不同。“诸相数取趣”,在轮回中,这个生命转了又转,转了又转。前生多做了几生狗,这一生生来就有狗相,有狗习气。有些人多做了几生女性,这一生变成男人,一动还是有女人的习气,一看就晓得,这个家伙是才来变男人的。有些人是男人做久了,才来变女人,动不动就“怎么样?格老子的!”哎,就是不同,根性不同。你看他的言谈、面孔上,每一个细胞都会看得出来,乃至身上的体嗅都不同。有许多人是畜生道中来的,刚变人身,一闻,那个味道还带着;有些是仙佛道种来的。这要靠你修定,工夫到了都会知道,不用问。有人问:“老师啊,那怎么知道啊?”你问我,我有屁的办法帮你知道;我有办法,我教你修定,你到了,自然会知道。

共收到 0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04月03日 08:45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