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门故事 太虚法师,抗日救国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9年03月26日 · 最后由 443028295 回复于 2019年03月26日 · 53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太虚法师,抗日救国

太虚法师(1890—1947)是近代佛教复兴运动的倡导者,近代佛教领袖,曾任世界佛学苑苑长、中国佛教学会会长、中国佛教整理委员会主任。

作为中国佛教界的领袖,太虚法师在“九·一八”事变后,义不容辞地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行径进行严正谴责,同时以亚洲文明和世界和平的安危为计,希望佛教徒承担起维护正义的责任,协同一致,消除战争可能给人类带来的损害。他引史为鉴,日本帝国主义的扩张,不但堵塞了亚洲民族文化复兴的活路,使其失去化导西方国家共趋世界和平、大同的机会,而且可能引发第二次世界大战,他说:“中国固首受其害,而日本数十年来所造成之政治的经济的优势,殆将一举而归于毁灭,亦宁日本之利!”他劝导日本佛教徒在此危急之际,应秉承佛训,发扬大乘菩萨遏止暴力的无畏精神,速起自救,革日本军阀政客之命;如力量不足,则当与全亚洲佛教徒联合起来,共同“制止其非法行动”。

作为中国人,一个坚持正义和民族尊严的人,太虚法师的抗日救国立场非常坚定。作为关心人类福祉的宗教家,他又有一重更高的视野,不愿看到中日两国操戈,使方兴未艾的东方文明毁于战争。基于前者,他关注时事,随日本军事侵略的升级而表现响应的强硬姿态,如进行各种护国讲演,发表抗战、备战言论,号召创组“佛教青年护国团”。基于后者,他不顾亲日通敌的嫌疑,仍与日本佛教界保持联系,致力国际亲善,谋挽千钧一发。这使他在卢沟桥事变前,既受到日本军国主义分子的仇视,又每每被不理解其苦心的国人疑谤。

“七·七事变”后,太虚法师电告全日本佛教徒:“日本的三千万佛教徒究竟何在?有如此庞大数目的佛教徒,如何竟不能制止日军的暴行?假使是真佛教徒,应当真切的知耻,体念佛教宗旨,实现佛法精神,此是佛教徒应知之耻,和佛教徒应如此雪耻。”同时以中国佛学会理事长名义,电告全国佛教徒:“兹值我国或东亚或全球大难临头,我等均应本佛慈悲:一、恳切修持佛法,以祈祷侵略国止息止暴,克保人类和平。二、于政府统一指挥下,准备奋勇护国。三、练习后防工作,如救护伤兵,收容难民,掩埋死亡,灌输民众防空放毒等战时常识诸项,各各随宜尽力为要!”

1938年,南京、上海沦陷,中佛会负责人圆瑛法师等未及时西迁。为粉碎日本利用沦陷区佛教会惑乱视听的阴谋,太虚法师与章嘉活佛在重庆成立“中国佛教会临时办事处”,宣布废止沦陷在京沪的中国佛教会机构,断绝与各沦陷区佛教会的关系,捍卫了战时佛教会的纯洁性。太虚和藏传佛教爱国僧人章嘉七世等一起在重庆发表《通告全国佛教徒加强组织以抗倭书》,获得华中、西南、西北各省佛教会及在重庆中国佛教会理、监事及会员的拥护。同年七月,部分理、监事决定在重庆罗汉寺设立中佛会临时办事处,推选太虚主持。该办事处曾筹办僧侣救护队、伤兵慰劳队,募捐救济流亡难胞等,成为佛教界重要的抗战力量。办事处后因重庆屡遭轰炸,只得迁往重庆北碚缙云寺,但却能在困难的条件下与大后方各省市分会保持着联络。

太虚法师把佛教理念和抗战纲领联系起来,先后作《降魔救世与抗战救国》《佛教徒如何雪耻》等多次公开讲演,说明遮止罪恶是佛法慈悲普济精神的积极体现,二者相辅相成、绝无违悖:“中国为国家民族自卫,为世界正义和平,为遮止罪恶、抵抗战争而应战;与阿罗汉之求解脱安宁不得不杀贼,佛立为建立三宝不得不降魔,其精神正是一贯的。故显扬佛法,不惟非降低抗战精神,而是促进增高抗战精神的”。

1939年9月,太虚法师于国际反侵略协会中国分会欢送会中,据佛教立场提出“武力防御与文化进攻”之说,号召佛教徒献身抗日救亡运动。同时他还邀请学者名流上缙云寺讲学,让僧侣师生了解世界。重庆城里的不少著名人士如于右任、冯玉祥、郭沫若、马寅初、老舍等都曾上山讲学,梁漱溟、顾毓琇、田汉、梅贻琦以及孔祥熙、张治中、张群、易君左等也曾上山游历,还有不少外国来宾、远方僧侣,因此留下不少诗赋墨宝。太虚法师在民族存亡的危机关头通过与文化界的交流、沟通,振奋了民族精神,激发了知识分子的爱国情操。

抗战期间,东南亚国家通过滇缅公路向中国运送大量的抗日物资,滇缅公路成为中国抗战时期的重要生命线。日本帝国主义为了遏制东南亚人民对中国抗战的支持,煽动缅甸人民反对开放滇缅公路,大造谣言说中国政府是基督教政府,诬陷“中国赤祸蔓延,共产党毁灭宗教”,谎称侵华战争是“弘扬佛教的圣战”,妖言惑众,蛊惑不浅。在日本谣言蛊惑下,缅甸关闭了滇缅公路。

1939年11月,太虚法师为了揭穿日本帝国主义的谣言,组成国际佛教访问团,万里迢迢出访缅甸、锡兰、印度等国,“朝拜佛教圣地,访问各地佛教领袖,藉以联络同仁之感情,阐扬我佛之法化,并宣示中国民族独立生存与公平正义之奋斗,佛教徒亦同在团结一致中而努力。”“在缅甸时,曾将我国抗战情形详为报告,盖该处为我国抗战命脉,关系至为密切,国际宣传未容或缺。经余解释后,缅即组织一访问团赴华访问。后至印度时,则从事文化之探讨……赴印目的,即为研究印度近今文化及引起其研究吾华文化之兴趣。经锡兰,本团最大工作为佛教联络,当余抵锡时,首相、市长及各显要均至舟站观侯,且开多处盛大欢迎会。僧长及余坐于中间,其他官民分列两旁,先受三皈依。锡兰为欧美交通孔道,且为佛国,实为国际宣传最佳地方……”“我到印度,尼赫鲁亦主持欢迎,甘地、泰戈尔都曾访问过。”七个月后,访问团回到昆明。通过太虚法师的出访,宣示了日寇暴行,揭破敌方阴谋,滇缅公路重新开通。

共收到 13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03月26日 08:26
96

不知足的顶生王

过去,佛陀住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阿难尊者在闲静处静坐,独自思惟佛法时,心中生起一念:「所有众生,皆因一念爱欲之想,而有欲爱,日夜穷逐不舍,未曾满足。」於是,阿难尊者在傍晚时,从座而起,着衣整服,前往拜见世尊,恭敬地头面顶礼後,坐在一边,禀白世尊:「弟子今天在静处静坐时,生起一念:『所有众生,皆因一念爱欲之想,而有欲爱,因此日夜追逐不舍,不知满足。』」  

 世尊说道:「是的。阿难!正如你所说,一切众生,皆因一念爱欲之想,而有欲爱,因此日夜追逐不舍,不知满足。正如,过去有一位转轮圣王,名顶生王,他以正法治理国家,国内不仅没有违法乱纪的恶人,而且具足金轮宝、白象宝、绀马宝、神珠宝、玉女宝、居士宝、主兵宝等七宝。除此之外,他还有一千个儿子,个个身强体健,能降伏诸恶人,无需使用武力即可统领四天下。有一天,顶生圣王生起了一个念头:『我现在拥有南阎浮提洲,百姓繁盛,国中满是珍宝,以前曾听长老说过:「西边有西牛货洲,不仅人民兴盛,并且有许多各种珍奇宝物。」我应前去统治该国。』顶生王才生起这个念头,就与四部兵众,从南阎浮提洲隐没,前往西牛货洲。  

 那时,西土人民见到转轮圣王率领大军前来,纷纷向前迎接,礼跪问讯:『太好了!大王!我们西牛货洲人民繁荣昌盛,希望圣王能够在这里治理本土,使百姓顺从正法教化。』顶生圣王因此留在西牛货洲统治人民,历经数百千年。  

 有一天,顶生圣王又起一念:『我所统领的南阎浮提洲,人民昌盛,多有珍宝,天上亦降下七种宝物,高至膝盖。现在又统治西牛货洲,人民繁盛,多诸珍宝,我过去曾听长老说过:「东胜身洲的百姓兴盛,多有各种珍奇宝物。」我应当前去统治东方国土,以正法来治化那里的人民。』顶生王方才动念,就与四部兵众从西牛货洲隐没,来到东胜身洲。 

 当东土百姓见圣王到来,全都出来欢迎,礼跪问讯,异口同声地说:『太好了!大王!我们的国家,人民昌盛,多有各种珍奇宝物,希望大王留在这里治理,使百姓顺从正法教化。』顶生圣王因此於东土治理人民,历经百千万年。 

 有一天,圣王又生一念:『我所统领的南阎浮提洲,人民昌盛,多有珍宝,天上亦降下七宝,高至膝盖。而今又有西牛货洲和东胜身洲,人民繁盛,多有各种珍奇宝物。我曾从年长的长老听说:「北俱卢洲,人民昌盛,多有珍宝,没有人看管,任何人都可以自由拿取。那里的人民,寿命活足一千岁,命不中夭,命终之後,必定转生天上,不会堕入其他恶道。他们身上穿着由劫波育树自然长出的衣服,食用的是自然生长的百味稻米。」我现在应该前往统治北俱卢洲,以正法治化那里的人民』  

 那时,顶生圣王才动这麽一念,随即与四部大军从东胜神洲隐没,前往北俱卢洲。途中,远远望见北方国土一片青绿色,圣王看见这遍地的碧绿,便问身旁大臣:『你们看到这满地的苍翠吗?』众臣回禀:『看见了,大王!』圣王告诉臣子们:『这是柔软草,和天衣一样的柔软,这里的贤人都是以此为坐席。』  

 前行一段路後,一眼望去,北俱卢洲的土地呈现一片金黄色,圣王再问群臣:『你们看到了这一片金黄色的土地吗?』众臣回道:『看到了!』顶生圣王说:『这是自然生长的稻米,这里的贤人都是以此为食,现在你们也可以享用这美味的米粮了!』 

 是时,圣王再前行一段路,看见此国土地悉皆平正,远远见有一座高台,特别引人注目。顶生圣王又告诉众臣:『你们看见这里的土地皆悉平正吗?』众臣异口同声:『我们都看到了!』大王为他们介绍:『这是劫波育树衣,你们将来也可以穿着此树衣  

 当时北俱卢洲的百姓看到顶生圣王到来,都前往欢迎、礼跪问讯,异口同声齐呼:『太好了!圣王!这里的百姓昌盛,多有各种珍奇宝物,希望您在此治理,使人民顺从正法教化。』顶生圣王因此於北俱卢州统治人民,历经百千万年。  

 有天,顶生圣王心念一动:『我所统领的南阎浮提洲,人民昌盛,多有珍宝,天上亦降七宝,高至膝盖。而今又有西牛货洲、东胜身洲和北俱卢洲,人民繁盛,多有各种珍奇宝物。我曾经听长老说过:「有三十三天,天人所享的天福,其乐无比,天人的寿命极长,衣食自然而有,还有不计其数的玉女随侍左右。」我现在应当前去统治天宫,用我的王法来治理那里的天人。顶生王才动念,就马上带领四部兵众从北俱卢洲隐没,来到三十三天上。  

 此时,三十三天的帝释天主在天宫内远远见到顶生圣王到来,特地分出半座,对王说:『大王,请就此座。』顶生圣王便与释提桓因并肩而坐,二人共坐堂上,不可分别,他们的容貌五官、行为举止、言语音声都一模一样。 

 顶生圣王在帝释天宫中安享数百千年的天福之乐後。有一天顶生圣王心中生起了一念:『我所统领的南阎浮提洲,人民昌盛,多有珍宝,天上亦降七宝,高至膝盖。而今又有西牛货洲、东胜身洲和北俱卢洲,人民繁盛,多有各种珍奇宝物。今天在这三十三天,若杀了帝释天主,便可以在天上独霸称王。』顶生圣王才生起这个恶念,立刻从宝座上堕落到南阎浮提地,跟随着他的四部大军也一同坠落。当此之时,顶生圣王的金轮宝顿时消失无踪,白象宝和绀马宝同时丧命,神珠宝自然地消失,玉女宝、居士宝、主兵宝顿时命终。  

 当时,顶生圣王身患重病,所有的皇亲贵族都齐聚在他的身边关怀探问:『请问大王!大王薨逝之後,假使有人问起:「顶生圣王临命终时,留下了什麽言教?」我们应当如何答覆呢?』顶生圣王回答:『在我命终之後,如果有人问起此事,就说:「顶生王统领了四天下还不知满足,到了三十三天享受了数百千年的天福,还起了贪婪之心,想要杀害帝释天王取而代之,所以才堕回南阎浮提,病重而亡。」』  

 阿难!你不要怀疑不信,当时的顶生圣王便是我的前生。久远劫前,我统御了此四方天下,乃至於三十三天,在五欲中,仍不知满足。」  

 阿难!从顶生圣王的启示中,应当明白:起一念贪心,如果任此心念相续,将在爱欲的执着中不断辛苦追逐,无有厌足。要转化贪欲的烦恼,当依圣贤的智慧来努力。」  

 当时,世尊对大众说一偈语:  

 「贪婬如时雨,於欲无厌足;  

 乐少而苦多,智者所屏弃。  

 正使受天欲,五乐而自娱;  

 不如断爱心,正觉之弟子。  

 贪欲延亿劫,福尽还入狱; 

 受乐讵几时,辄受地狱痛。」  

 世尊说道:「阿难!你应当牢记顶生王的故事,一旦生起欲念,就要立即舍离,永不再兴起此想。」阿难尊者听闻佛陀的开示後,法喜充满,并教奉行。  

 典故摘自:《增壹阿含经.卷第八(安般品第十七)》  

 省思  

 《六祖坛经》云:「自性迷即是众生,自性觉即是佛。」一念不觉之际,便是无尽的轮廻;若能在烦恼之处,面对自己,检讨反省、忏悔改过,更进一步在起念的当下,立即觉察、觉照,不再起妄念,如此日久功深,便能与道相应,觉悟自心。正如,茶陵郁禅师开悟偈:「我有明珠一颗,久被尘劳关锁;今朝尘尽光生,照破山河万朵」。

96

和尚被迫娶亲,吞针以示正法

后秦弘始三年(401年)姚兴攻灭后凉,亲迎鸠摩罗什入长安,并组织了大规模的翻译佛经事业。但是姚兴却一直希望鸠摩罗什能后有子嗣。于是姚兴对鸠摩罗什说“大师才学超众,天下没有第二个了,怎么能没有后代呢?” 说罢便赐予鸠摩罗什宫女十余人,强迫罗什接受,并将罗什接出僧群,单独安排了住处。

 这事在当时的僧人中引起震动,有些僧人羡慕罗什的艳福,便想学罗什的样子,做个剃发在家的和尚,将出家生活与在家生活兼收并蓄。于是很多僧人也开始结婚生子,过起了俗世的生活。

 鸠摩罗什不敢疏忽大意,便召集众僧,示以一满钵的针说“你们若能与我同样,将一钵银针吞入腹中,我就同意你们娶妻蓄室。否则,绝不可学我的样子。”说罢,竟真将一钵银针吃到了肚里,与平时饮食一样。诸僧见罗什有此异能,不敢效仿,遂罢却了娶妻之意。鸠摩罗什仍不放心,他每次登座讲法,必要对大家解释说“我被逼无奈,娶妻蓄室,行为虽同常人,精神却超越俗事。譬如莲花,虽生臭泥之中,卸能出污泥而不染,你们要像采撷莲花的芬芳一样,但取其花,不要取其泥,我的戒行有亏,但是我翻译的经典,如果有违背佛陀的本怀,让我深陷地狱。如果我翻译的经典不违背佛陀的本怀,那么让我死后,我的舌头不烂。”

 圆寂后荼毗时显现了金刚不坏的舌舍利,罗什大师舌的舍利,在甘肃麦积山附近的武威,市中心有鸠摩罗什寺,还有他的舌舍利塔。

 【后注】历史上有很多高僧有着很多异于常人的表现,其原因虽有多种,但究其根本,高僧们往往都是借助一些特殊的行为来破除众生的执着。例如历史上的高僧道济禅师(俗称济公)吃肉喝酒无所不作,似乎是破戒和尚。但是在印光大师的书中就明确指出“其乃大神通圣人,欲令一切人生正信心,故常显不思议事。其饮酒食肉者,乃遮掩其圣人之德,欲令愚人见其颠狂不法,因之不甚相信。否则彼便不能在世间住矣。”所以罗什娶妻、济公喝酒都不是常人所能轻易模仿之事。正如道济禅师诗中所云“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世人若学我,如同进魔道。”

96

恰嘎国王

 ——轻慢尊者再忏悔,暂失王位后复得

 当佛陀在舍卫城的时候,有位名叫布德作拉巴多扎的人,遣除三界轮回的痛苦,获证阿罗汉果位,为了报答佛恩,他发愿度化无量无边的众生。

 有一次,他观知印度南方萨弥城的众生与他有缘,而且度化的时机也已成熟,就着衣持钵前往萨弥城化缘。果然,一到城里就有许多大施主及亲眷供养他,尊者观察他们的根机意乐,为他们传授相应的佛法,他们有的证得圣果,有的种下如来正等觉的种子,更多的人对三宝生起大信心。

 后来,得果的弟子向尊者祈求:「尊者,您对我们有大恩德,把我们从三恶趣中解救出来,再也不用轮回了。所以,我们诚心祈求您,希望您在有生之年,能接受萨弥城信众的供养。」

 尊者和善地说:「待在这儿也可以,但我还要饶益其它的众生。」

 由于尊者广度众生的大悲心,感召各地的朝拜者从四面八方纷纷前来请益。就在这时候,恰嘎国王率领四大军队打猎,经过此施主门前,看到人潮拥挤的景象,便问大臣:「这个院子怎么这么多人?」

 大臣说:「听说有位布德作拉巴多扎的人在这里,所以,有很多人朝拜他。」国王听到尊者的名字,知道他是友邦邻国国王的儿子,出家后已证得阿罗汉果位。

 「哦!原来是那个人,我应该去看看他。」于是,国王便走进院内,尊者看到他,没有起身迎接,依然坐在法座上。国王顿时感到有点不悦,但还是勉强礼拜尊者。

 「他毕竟是在我的国土上,居然敢对我不恭敬!」国王出来之后生气地说,大臣们也议论不已,说些冒犯尊者的话,国王听了更是怒气填膺。

 后来打猎返回时,心有不甘的国王说:「我们再去,如果那位尊者仍然那副姿态的话,我就砍断他的头!」

 「对,应该如此!」大臣们随声附和着。

 这时尊者知道国王发了恶心,就向前跨了六步去迎接国王。因为劳烦尊者亲自迎接,国王身上原有的光立即消失,大地瞬间裂开。国王非常害怕,他知道是尊者亲自迎接造成的,便马上跪下来,向尊者顶礼忏悔,并祈求:「寡人愚昧无知,只求一心一意忏悔。」

 尊者悲怜,慈眼看着他说:「这对我倒没什么,您已经知道错了,好好忏悔就可以了。」

 「我发了恶愿,身造恶业,会不会影响我的王位,危害到我的生命呢?」国王担心地请问尊者。

 尊者安慰他:「不用担心,您的生命不会有损伤。但因我迈六步迎接您的缘故,您将失去六个月的王位;因您忏悔的缘故,王位会失而复得。若您对我生欢喜心,身上的光可以恢复,裂开的大地也对您无害。」国王立即对尊者生起欢喜心,当下,身上的光复原,裂开的地也闭合。国王于顶礼尊者后,就回去了。

 过了不久,恰嘎国王又带着军队到森林中打猎。当国王独自朝某一方向追捕猎物时,迷失在森林中,看不到其它人,他着急地四处奔走。天黑后,国王既急且怕,竟然精神错乱了!他见到一个牧童的家,就随随便便地闯进去。牧童不知道他是谁,见他神智不清,也就让他住下来。之后,国王更是完完全全地发疯了。

 太子、大臣们等不见国王身影,在森林中四处寻觅,一无所获,只好放弃回去,此后居然不曾想要找国王。直到六个月过后的第一天,一位大臣才忽然想起丢失的国王,大臣们互相商量:「我们再去找国王吧!若能找回来,最好;若找不回来,就另立太子为国君。」于是,太子与大臣们共同外出寻觅国王。

 同时,国王的神智清醒了,牧童也认出他是恰嘎国王,在送他回宫的路上,正巧遇上前来找寻国王的太子及大臣们。

 太子兴奋地问:「父王,您这六个月来,是如何过日子的呢?」国王就把这六个月中如何如何,详细地告诉太子。

 在他叙述时,聪慧的太子回想起尊者曾对父王的授记,便禀告父王:「这一切正应验了尊者的授记啊!」

 国王也觉得此事不可思议,顿时,对尊者的信心更加增上,便对太子说:「父王暂时不回宫,要先去礼拜尊者。」

 他们直接到萨弥城的施主家,国王一见到尊者就恭敬顶礼,并祈请传法,于是尊者传给他相应的法。接着,国王请求尊者接受他七天的供养,尊者也默许了。

 供养圆满后,尊者又为他们传法,他们赞叹尊者的传法功德后,返回宫中。

 后来,世尊与僧众来到萨弥城,也安住在施主家中,恰嘎国王知道后,立即去拜见世尊,世尊也为他传了法。国王请求世尊:「世尊,您能否在三个月中接受我的供养?」世尊默然答应。

 在这三个月的广大供养中,国王对尊者是另眼相待,许多比丘不解,便好奇地请问尊者:「为什么国王总是特殊对待您?」尊着就将整个事情的经过告诉他们。

 于是,比丘们请问世尊:「世尊,是什么样的因缘使国王先对尊者生瞋心,导致身光消失?之后,又生信心,使身光恢复呢?请世尊为我们开示。」

 世尊告诉比丘们:「这是他前世的因缘。久远以前,有一位宁布国王在治理追培城的期间,国泰民安,风调雨顺,富裕祥和。宁布国王部下有一位小国王,小国王的太子精通十八明等世间学术。这位聪颖的太子观察到父王有时伤害人民,有时又利益人民,以及种种人生的苦乐悲欢,而深有感触。经过长久的观察,太子生起勇猛的出离心,舍弃王位,到森林中修行。后来,他修得四禅八定及五种神通,成为一位著名的仙人。

 修成后,他回宫传法,当时,对他恭敬供养者多不胜数。那位宁布国王打猎路过,见到众多的人群,就问大臣:『怎么会有那么多人聚在这儿?』

 『是您部下的太子修证成仙人,回宫传法,所以聚集很多人。』大臣说。

 听到这些话,国王心想:『以前我们彼此颇为友好,应该去看看他。』

 当宁布国王拜见仙人的时候,仙人没有起身相迎,于是国王生起瞋心,而想要杀掉他。正动念之时,国王身上的光立刻消失了,大地也随之裂开。他害怕极了,马上跪在仙人面前请求忏悔。

 仙人慈悲地说:『这对我没什么,但是在因果面上,您得多考虑。』

 国王再三祈问:『我对您发了恶心,会不会影响王位?会有什么样的报应呢?』

 仙人安慰他:『不会影响到您的王位,如果您对我生起信心与欢喜心,身光会立刻恢复。』国王当下对仙人生起欢喜心,裂开的大地随即闭合,身光也回复了。

 比丘们,当时的仙人就是布德作拉巴多扎尊者,宁布国王就是今世的恰嘎国王。这就是他们的前后世因缘。」

96

肥胖国王体能堪忧,佛陀妙计令其解脱

一天,波斯匿王来到祇树给孤独园,他顶礼佛陀后,坐于一旁,由于身形过于肥胖,虽然路程不远,却已累得满身大汗,气喘如牛。

佛陀告诉波斯匿王:“大王,您的身体实在太肥胖了!”

波斯匿王答道:“是啊,世尊!我经常因为这肥胖身形,感到惭愧、羞耻、痛若。”

于是佛陀说出一首偈语:“人当自系念,每食知节量,是则诸受薄,安消而保寿。”

这时有一位少年也在场,名字叫郁多罗。波斯匿王告诉郁多罗说:“你能不能在我每次吃饭之时,为我读诵佛陀刚才所说偈语?如果可以,我就赏赐你十万钱,并且赐你众多美食!”

郁多罗很乐意,回答波斯匿王:“我很乐意遵照大王所说而行。”

波斯匿王非常欢喜,顶礼佛陀之后,离开精舍。

这样过了一段时间,波斯匿王如愿减肥,容貌显得更加庄严。

一天,波斯匿王在皇宫楼阁上,向佛住处恭敬礼拜,并且连说三次:“至心皈依礼敬世尊如来,让弟子了解饮食贪爱皆应节制的道理,现在及未来都能获得大利益。”

96

造三层楼的富翁

有一个富翁,是愚蠢无知的人。一天,他到另一个富翁家去,看到这个富翁所住房又是三层楼,高大壮丽,华贵无比,心里很是羡慕,他想∶『我的钱,并不比他少,为甚麽不造一座三层楼呢?』於是他回家以後,立刻去请来了一位建筑工程师,问他说∶『你能造三层楼吗?』建筑工程师回答说∶『能造的。我已造过多处了。』富翁就说∶『那麽很好,你就立刻替我造。并要和我朋友所建筑的那座楼房一模一样的。』建筑工程师领导著工人们动手先平地基,垫础石,打墙脚,忙个不了。富翁等了几天,看不见楼房的影子,就把这位工程师叫来问道∶『你现在是作甚麽啊?』工程师回答说∶『我给你造三层楼呀。』富翁又问道∶『怎麽造三层楼要在下面造,不在上面去造呢?』建筑工程师说:『要一层一层造上去,不先造好了下面两层,又怎能造第三层呢?』不料富翁立刻阻止他说∶『不,不,我不要下面的两层,我只要第三层,你给我造最上面的一层就可以了!』建筑工程师听了大笑,一再说明,但富翁很固执。坚决要他只造第三层,弄得建筑工程师没有办法,只得停止工作回去了。

 这故事比喻∶佛弟子不肯恭敬承事三宝,切实地从『戒、定、慧』基本三学修起,只是懒惰懈怠,却又想不经过三果-初果须陀洹、二果斯陀何、三果阿那何,而立即证到四果的阿罗汉,正像这个富翁一舣,不过是痴人的空想罢了!

96

两个月大男婴差点被杀,蒙佛搭救当场度化

在舍卫国某个村庄之中,住着一户贫穷人家,女主人怀胎十月后,生下一对相貌十分庄严的双胞胎男婴,夫妻俩为他们取名双德、双福。

两个月后的某一天,母亲外出捡柴,父亲在外牧牛,返回家中稍作休息,忽然听到两个儿子在隔壁自责的声音。其中一个儿子说道:“我过去生努力修行,却在快成就道果时,生起一念愚痴,认为生命可以恒常不变,因而贪恋富贵,放纵自己,结果只得到短暂的快乐,导致累劫在生死苦海中轮回不已,今世又投生于贫穷人家。”另一个儿子则说道:“过去生我也曾勤苦用功,却不知道持续精进,以至于数世都遭遇种种苦难,但是这些苦果并非他人给予,而是自作自受,只能独自承担。”父亲听完两小孩的对话,以为这两个孩子是鬼怪投胎,打算在未成祸患之前就烧死他们。

父亲来到田边,捡拾柴火搬回家中,母亲回家看到这一幕觉得很奇怪,就问丈夫,于是丈夫就将孩子间的对话一五一十告诉妻子。妻子听后虽然也觉得不可思议,心中依然不愿详信。过了几天,夫妻俩又假装外出干活,随后偷偷跑回家观察孩子的言行,所见所闻与男主人之前描述的一样,于是这对夫妻下定决心,要将二子活活烧死,永绝后患。

此时佛陀以天眼观察后,知道两个孩童得度因缘已经成熟,于是来到这个村庄,身放五色光芒,普照天地,山川树木全部呈现金色。村民们见到这种种瑞相,无不至诚顶礼佛陀。接着,佛陀来到双德、双福家中,二儿见到相好庄严的佛陀,非常欢喜踊跃。夫妻将之前听到的对话及原先的计划如实禀告,并且请示佛陀:“这两个孩子是什么鬼魅,为什么言行举止这么奇怪?”

佛陀告诉这对父母及众村民:“这两个小孩并不是鬼魅,而是福德之子。他们二人在迦叶佛住世之时共同出家修行,却在快成道时生起邪念,只想得天福、享荣华,从而退失道心。自此,因缘甚深的两小儿,多生业果相连,全都为双胞胎,不断轮回。但因他们过去生出家、供佛的福报,使他们有得度因缘,并且知道过去生的事。”于是世尊说了一首偈子:“大人体无欲,在所照然明,虽或遭苦乐,不高现其智。大贤无世事,不愿子财国,常守戒慧道,不贪邪富贵。智人知动摇,警如沙中树,朋友志未强,随色染其素。”

此时,两小儿忽然长大成八岁孩童模样,并现出沙弥相,证得阿罗汉果,父母也因听闻佛陀开示心开意解。村庄中的人民,也因亲眼目睹此事,而且见到佛光明庄严的形相,从而证得须陀洹果。

96

虚云禅师七孔流血,静坐二十多天神奇康复

扬州高旻寺住持月朗到九华,称今年高旻有朱施主法事,连旧日四七,共打十二个七,赤山法忍老人已回寺,仰诸位护持常住,都请回山。将届期,众推予先下山。

至大通荻港后,又沿江行,遇水涨,欲渡,舟子索钱六枚,予不名一钱,舟人迳鼓棹去。又行,忽失足堕水,浮沉一昼夜。流至采石矶附近,渔者网得之,唤宝积寺僧认之。僧固赤山同住者,惊曰:“此德清师也!”畀至寺,救苏,时六月二十八日也,然口鼻大小便诸孔流血。

居数日,径赴高旻。知事僧见容瘁,问:“有病否?”曰:“无。”乃谒月朗和尚,询山中事后,即请代职。予不允,又不言堕水事,只求在堂中打七。高旻家风严峻,如请职事拒不就者,视为慢众。于是表堂,打香板,予顺受不语,而病益加剧,血流不止,且小便滴精。以死为待,在禅堂中,昼夜精勤,澄清一念,不知身是何物,经二十余日,众病顿愈。

旋采石矶住持德岸送衣物来供,见容光焕发,大欣慰,乃举予堕水事告众,皆钦叹。禅堂内职不令予轮值,得便修行。从此万念顿息,工夫落堂,昼夜如一,行动如飞。

一夕夜,放晚香时,开目一看,忽见大光明如同白昼,内外洞澈,隔垣见香灯师小解,又见西单师在圊中,远及河中行船、两岸树木,种种色色,悉皆了见。是时,才鸣三板耳。翌日,询问香灯及西单,果然。予知是境,不以为异。

至腊月八七第三晚六枝香开静时,护七例冲开水,溅予手上,茶杯堕地,一声破碎,顿断疑根,庆快平生,如从梦醒。自念出家漂泊数十年,于黄河茅棚被个俗汉一问,不知水是甚么。若果当时踏翻锅灶,看文吉有何言语!此次若不堕水大病,若不遇顺摄逆摄、知识教化,几乎错过一生,哪有今朝!

因述偈曰:“杯子扑落地,响声明沥沥,虚空粉碎也,狂心当下息。”

又偈:“烫着手,打碎杯,家破人亡语难开;春到花香处处秀,山河大地是如来。”

(摘自《虚云和尚自述年谱》,光绪二十一年,时年五十六岁。)

96

无畏与掌声

当佛陀在王舍城的时候,有一天,佛陀在前往舍卫城的途中,走进了一片寂静的森林。林中有些令人畏惧的猛兽,世尊在树下休息一会儿之后,又继续往前走。阿难尊者看见前面有个交叉路口,就报告佛陀:「世尊,前头有个叉路,一条是直的,但路上有许多狮子猛兽;另一条是弯弯曲曲,可是比较安全。请问世尊,我们该走哪条路呢?」

 佛陀说:「如来是没有任何畏惧的,走直路。」

 于是,佛陀与比丘僧就朝着直路走。这时路旁有两个孩子正在玩耍,一个手拿小鼓,另一个拿着弓箭,他们看见佛陀的庄严身相,立刻生起无比的欢喜心,于是蹦蹦跳跳地跑到世尊旁边,对佛陀恭敬顶礼后说:「世尊,您走的这条路有可怕的猛兽,但我们可以作您的侍卫,保护您。」

 「你们要怎样保护我啊?」世尊笑着问。

 「如果猛兽来了,我就摇小鼓,吓唬它们。」拿着鼓的小孩说。

 「如果牠们来了,我就用弓箭射牠们。」另一个比手势说。

 释迦牟尼佛听了很高兴,觉得他们俩发了清净心,积累福慧资粮很圆满,就说:「不用保护我了,你们已经圆满资粮,可以回去了。」

 这时,世尊放光微笑,光芒彻绕三千大千世界之后,返回进入世尊的白毫间。

 阿难合掌请问:「世尊!今天是什么样的因缘放光微笑呢?」

 世尊告诉阿难尊者:「刚才那两位天真活泼的小孩,对我生起清净的欢喜心,将于十三大劫之中,转生为人天中,享受人天福乐。之后,再转为人身,出家修行,在寂静的地方独自修学三十七道品,证得独觉果位。其中一位名叫无畏独觉,另一位叫鼓声独觉。所以我放光微笑。」

96

苦修无果决意还俗,佛陀妙喻令其觉悟

佛陀在世时有一位弟子,未出家前是一望族中非常有名的长者之子,因好乐佛法而出家。他很有抱负,认为佛陀的弟子中有那么多人闻法开解,很快地证到罗汉果位,而他是高贵族姓的子弟,又自认很有慧根,所以自信满满,以为自己一定很快能开解,于是急着要在他人之前体悟证果。他心愈急,烦恼愈多,一段时间过后竟毫无进展;他不知道佛法要从哪里入手,不知心和法要如何相应,因此心里很失望。尤其当他一想到:既然不能与法会证,那么出家有什么用呢?倒不如在家当居士,还能拥护佛法。

他起了这个念头,佛陀知道了,就请身边的比丘把这位弟子——二十亿找来。二十亿比丘来到佛陀面前,心里又感激又惭愧:感激的是,佛陀能够知道他的心意,又如此关心他;忏悔的是,既入佛门却无法早日证果、回报佛恩。

佛陀知道他的心意,很慈祥地告诉他:“二十亿!你在家时环境那么好,相信你学问一定很精深,至于娱乐的乐器,你也很精通,在多种乐器中,琴你有兴趣吧!”

二十亿说:“不只有兴趣,我以前常常抚琴作乐呢!”

佛陀说:“乐器的原理你知道,琴是靠弦线的弹奏才有声音,若是把弦调得很紧,能够弹得出声音吗?”

二十亿回答:“弦线不能调太紧,太紧弹出来的声音不好听,而且很容易断线。”

佛陀又问:“若把琴弦调得很松呢?”

二十亿说:“太松也不行,因为弹不出声音呀!”

佛陀告诉二十亿比丘:“你现在的心就像绞太紧的琴弦一样,弹不出好乐音而且又快断了线一般:琴弦应调得松紧恰恰好,这和修行的心一样,若过度精进,心太急,则容易有法的执着,这是很危险的事哦!修行不能放逸,懈怠放逸即堕落,但是也不能执着于法呀!应抱着平常心、平等心自然地精进,也就是让本性回归自然,于日常生活中注意照顾好六根门即可。”

二十亿问道:“佛陀,六根门到底是指什么呢?”

佛陀回答:“是眼、耳、鼻、舌、身、意六根,六根门守得好即无烦恼,烦恼不侵,心回归自然即容易回归本性。”

佛陀就是这样教导弟子,对于懈怠的弟子即鞭策他,对于太过精进的人则加以调和。六根门确实很重要,一般人均以肉眼看世事,因此很容易被物欲所迷,修行人应打开心眼、闭起肉眼,所见的一切自然清净自在。

96

他救活无数人,却选择前无古人的死法

五台山隐峰禅师,马祖道一禅师之法嗣,建州(今福建建瓯)邵武人,俗姓邓,人称邓隐峰。幼年时狂顽不慧,父母管不了他,于是听任他出家。出家受戒后,邓隐峰禅师即游学四方。他最初来到江西马祖门下,参学多年,未能见道。后听说石头希迁禅师在南岳大开禅席,于是心向往之。一日,邓隐峰禅师向马祖辞别。马祖问:“甚么处去?”邓隐峰禅师道:“石头也(到石头禅师那儿去)。”马祖道:“石头路滑(你可要小心石头路滑啊)。”邓隐峰禅师道:“竿木随身,逢场作戏。”说完便开了马祖,前往南岳。

刚一到石头禅师那儿,邓隐峰禅师也不礼拜,却绕石头禅师的禅床一周,然后将锡杖卓地一声,问道:“是何宗旨?”石头禅师回答道:“苍天,苍天!”邓隐峰禅师一听,如堕云里雾里,不知该如何应对。于是他又回到马祖那儿,并把自己参石头时的情景告诉了马祖。马祖道:“汝更去问,待他有答,汝便嘘两声。”于是邓隐峰禅师又前往南岳。见了石头,依旧象上次一样问道:“是何宗旨?”石头禅师于是“嘘”了两声,邓隐峰禅师又一次哑口无言。他只好垂头丧气地又回到马祖那儿,并且把自己失败的情形报告了马祖。马祖哈哈大笑道:“向汝道石头路滑!”邓隐峰禅师经过这两次挫败,决定不再四处乱跑,一心呆在马祖门下,用心参究。后来有一天,终于在马祖的一言点拨之下,豁然有省。

悟道后,邓隐峰禅师又一次前往南岳,参礼石头禅师。一见石头禅师,邓隐峰禅师便问:“如何得合道去?”石头禅师道:“我亦不合道。”邓隐峰禅师又问:“毕竟如何?”石头禅师道:“汝被这个得多少时邪耶?”看来,邓隐峰禅师虽然已有所省悟,但还不彻,这次又被石头禅师把住了尾巴。于是邓隐峰禅师决定留在石头禅师身边,继续参请。

有一天,石头禅师正在铲草,邓隐峰禅师站在他的左侧,叉手而立。石头禅师飞起铲子,将邓隐峰禅师脚前的一株草铲掉。邓隐峰禅师道:“和尚只铲得这个,不铲得那个。”石头禅师于是提起铲子,邓隐峰禅师便接过去,作铲草的姿势。石头禅师道:“汝只铲得那个,不解铲得这个。”邓隐峰禅师无言以对。

不久,邓隐禅师又回到马祖那儿。为了让邓隐峰禅师彻底放下,马祖经常不失时机地给予钳锤,以至有一天终于演出了令天下衲子惊心动魄的一幕——

有一天,邓隐峰禅师推着车子在路上行走,他突然发现马祖正坐地前方的路边,把脚横在路中间,挡住了车子的去路。邓隐峰禅师推车上前,说道:“请师收足。”马祖道:“已展不缩。”邓隐峰禅师道:“已进不退。”说完,便推车子从马祖的脚上碾过去。马祖回到法堂之后,拿着斧子,大声喝道:“适来碾损老僧脚底出来!”邓隐峰禅师便走到马祖的跟前,伸出脖子让马祖砍,马祖于是放下手中的斧子。

邓隐峰禅师彻悟之后,即前往池州参拜南泉普愿禅师。刚到南泉,正好碰上僧众参请,南泉禅师指着净瓶说道:“铜瓶是境,瓶中有水,不得动着境,与老僧将水来。”众僧无言以对。这时邓隐峰禅师走上前,拿起净瓶,在南泉禅师面前就倒。于是,南泉禅师便回到方丈室去了。

邓隐峰禅师后来又到沩山,直接走进法堂,将衣钵放在上首板头上。沩山禅师听说师叔到了(沩山是百丈怀海的弟子,百丈怀海和邓峰禅师又是师兄弟),于是先具威仪,来到法堂看望邓隐峰禅师。邓隐峰禅师看见沩山禅师来了,便作卧势,沩山禅师便回到方丈里去了,于是邓隐峰禅师便起身离开了沩山。过了一会儿,沩山禅师问侍者:“师叔在否?”侍者道:“已去。”沩山禅师问:“去时有甚么语?”侍者道:“无语。”沩山禅师道:“莫道无语,其声如雷。”

邓隐峰禅师生活上有个习惯,就是“冬居衡岳,夏止清凉”,一年中就这样南北来来回回地走。唐元和年间,邓隐峰禅师拟登五台,路出淮西,途中正好遇上官军同叛军吴元济交锋,未决胜负。邓隐峰禅师见双方互相残杀,顿生怜悯,说道:“吾当去解其患。”说完,便将锡杖掷向空中,然后飞身而过。两军将士仰头观看,发现眼前的这一幕与前天晚上所梦见的预兆一般无二,于是斗心顿息,各自回营。

邓隐峰禅师在公开的场合既显神异,担心被人理解为有惑众之嫌,于佛法不利,来到五台山之后,即决定在金刚窟前示灭。他先问信众:“诸方迁化,坐去卧去,吾尝见之,还有立化也无?”信众道:“有。”邓隐峰禅师道:“还有倒立者否?”信众道:“未尝见有。”邓隐峰禅师于是倒立而化。奇怪的是,他的衣服居然整整齐齐地顺着身体,没有倒挂下来。后来众人商量着把他的尸体抬到火化窑里荼毗,却发现无论怎么用力,他的身体却屹然不动地倒立在那里。远近前来看热闹的人,都惊叹不已。当时,邓隐峰禅师有个妹妹是个丘尼,也在场,她看到哥哥这个样子,于是上前拍着他的尸体,呵斥道:“老兄,畴昔不循法律,死更荧惑于人?”说完用手一推,其尸体偾然而踣。

邓隐峰禅师临终前留下了一首偈子:“独弦琴子为君弹,松柏长青不怯寒。金矿相和性自别,任向君前试取看。”

96

救国将军到佛门栋梁

清嘉庆三年(1798年)十月的一天,昭觉寺自丈雪祖师中兴以来的第五代方丈道魁了元禅师,自感身体不适。他知道自己时间不多,将不久于人世,于是召集四众弟子,预付后事。

这位道魁了元禅师在昭觉寺历代祖师中是一位功勋卓著的人物,自乾隆三十七年(1772年)出任昭觉寺方丈以来,兴道场,树法幢,可谓是内外安和,天清地宁。尤其是他善观众生根机,开辟了昭觉寺禅净双修之道风,使常住修学僧人达500余众。在他住持之时,昭觉寺的道望达到了自圆悟祖师以来的第二次鼎盛局面。同时,他还兼任草堂寺方丈,德高功深,在蜀中可谓望风而归。

弟子们见老和尚意欲离世,一时哀恸之声四起,纷纷跪下来请求他不舍众生,长久住世。老和尚见此情形,微笑着安抚众人说:“人生如寄,不过脱掉一身臭皮囊而已,有什么好留恋的呢?听好了,我给你们留一个偈子吧:树包碑,檐瓢飞,柱头落地祖师归!”看到众人一头雾水,老和尚抬手指了指大雄宝殿前那棵枝叶婆娑的菩提树,接着朗声说道:“你们看见树下的那块碑了吗?将来它就是证明!”

时间到了公元1987年5月5日,即农历四月初八佛诞日。当时,已是众望所归的上清下定法师,在昭觉寺举行了隆重的升座仪式,成为临济正宗第四十八世、昭觉堂上第十七代祖师。

清定上师俗名郑全山,浙江三门县人,早年以一介书生,投笔从戎,以期驱除列强,救国救民;中年以后,看破红尘,以将军身,入如来门。此后,追随近代高僧能海上师潜修密乘,得大成就,成为能海上师座下最优秀的付法传人。1955年,清定上师含冤入狱,被关押于上海提篮桥监狱,几经生死,直到20年后,73岁高龄时方才获释出狱。其后恢复僧装,孜孜于弘法利生事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直到1999年舍报归西时,清定上师的弟子已遍布海内外,且多为当代佛门栋梁,不愧为当代最令人崇仰的高僧大德之一。

据《清定上师隐尘回忆录》记载,1941年,身为国民党少将的郑全山,逃离红尘,在重庆慈云寺依澄一老和尚出家。澄一和尚给他剃度时取法名为清定,并给他讲了这个法名的来历。老和尚曾于1902年12月16日做过一个梦,梦见浙江来的一位很有道行的高僧要求住下,自称是前清朝的道魁和尚,今世的名字叫清定。因为这个梦太奇怪,老和尚于是就把它完完整整地记录下来了。郑全山本是浙江人,也恰好是老和尚做梦那天出生的。因与梦兆相符,从此,清定这个法名便伴随了这位佛门龙象大愿大行的一生。

就在清定上师于昭觉寺升座的那天,人们终于注意到大雄宝殿前的那棵老菩提树,如今已是劲虬龙钟,枝干庞然,原来那一块石碑,早已严严实实地包入树干之中。而旧殿重修,柱头早已落地,檐瓢也不翼而飞。看来,清代昭觉寺道魁祖师的预言偈应验了:树包碑,檐瓢飞,柱头落地祖师归。

96

大鲸鱼

当佛陀在舍卫城的时侯,大阿罗汉目犍连尊者经常以神通力往来于地狱、饿鬼、畜生、人间、天界,观察彼等众生的苦乐,诸如地狱的严寒、酷热和彼此残杀的痛苦;饿鬼受饥渴的苦痛;畜生彼此互相啖食及奴役的痛苦;人间的生、老、病、死诸苦;以及天人死前的痛苦,并回到人间一一为人们宣说,使人们了知五道众生的痛苦,因而对轮回生起厌离心。

 有一次,目犍连尊者在舍卫城中,忽然消失不见,原来他到了畜生界中的大海洋。这大海洋分为三层:

 第一层海水有二万八千由旬那么深,其中有大鲸鱼长达七百由旬。这些大鲸鱼每当肚子饿的时候,就张开大嘴,把海水、海生动物全部吞到肚子里,等肚子饱后,再把海水吐出来,就这样大鲸鱼靠水生小动物维持生命;而那些被它吃进肚里的小生物,则是以吃牠的内脏维生。

 第二层海水深二万五千由旬,里头的大鲸鱼身长一千四百由旬,牠饥饿的时候,张开大嘴所吞食的是第一层海水里的动物。

 第三层海水则有二千五百由旬深,大鲸鱼身长二千一百由旬,这些鲸鱼以吞食第一、二层的动物维生。

 就在第三层海水中,有一只巨大的鲸鱼,在牠的身上有许多动物吃牠、咬牠,牠的身体被咬成一块一块的,有大有小,有的约一由旬、二由旬,也有像小山一样,这些大大小小的烂疮让它痛的不得了。大鲸鱼为了减轻痛苦,就游到岸边,然因业力现前,有五百个夜叉拿着斧头等各种兵器砍牠,把牠的脊椎骨全部砍断,血流成河,它无法忍受,再游回大海,大海都被鲜血染红。返回大海后,海中的大小动物又争着吃它、咬牠,牠忍受不了,只得再游回岸边,但是又有夜叉砍杀它,就这样辗转来回,重复着不断的痛苦,它难以忍受地大声嚎叫。

 目犍连尊者看到这一切,就用自己的声闻智能,进入四禅定中观察这只鲸鱼的前世因缘:前一世、二世、三世,以目犍连尊者的声闻眼所能观察的每一世都是畜生。他认为只有佛陀的智能眼才能彻见无碍,应该到世尊前请问牠的因缘。剎那间,尊者从大海中隐没,回到舍卫城。

 这时,世尊正为许多眷属传法。目犍连觉得现在请问佛陀,能利益许多众生,就来到佛前,恭敬合掌,请问:「世尊!我平常到五道轮回中观察各道众生的苦痛,再回到人间告诉人们,使他们对轮回生起厌离心,得到利益。这次我到海边,看见大海中有一只身长二千一百由旬的大鲸鱼,有大小动物争相吃咬它,牠痛苦不堪,游到海边,又有五百夜叉砍杀牠,所流的血染红海水。我看它受到如此无间断的苦痛,就以声闻眼观察它的前世因缘,然而一世、二世、三世……直到声闻眼观察不到的生生世世全都是大鲸鱼。请问世尊,牠造了什么恶业因而受到这样的果报?希望世尊演说前后的因缘,我们都乐于听闻。」

 世尊告诉目犍连尊者:「目犍连,这是牠前世业力现前的缘故。在山王如来出世的时候,有一位施主在山王如来的教法下受三皈五戒。

 有一天,这位施主对自己的妻子说:『贤妻,妳貌美又贤慧,我们也一直生活得很好。但我在山王如来教法下受了三皈五戒,从今以后只能照顾妳的衣食生活,不能再有亲密犯戒的行为了。或者,我给妳另外找个男子,去跟他一起生活。』

 他的妻子对他说:『夫君,您既然已受了三皈五戒,我也绝不愿与其它人生活,应该好好承侍于您才是。』于是他们夫妻就共同过着清净的生活。

 由于他的妻子貌美无比,有一位大鼻子大臣处心积虑想占有她。有一天,大鼻子大臣带着一个人,手上捧着许多金银财宝,来到这位居士家中,对他说:『麻烦你,这些金银财宝请你暂时保管,我要去国王那里办事,带在身边很不方便,等我办完事回来,再取走。』这位居士很老实地答应,大鼻子大臣还特意让自己带来的人当证人,看着大鼻子大臣亲手把这些金银财宝交给这位居士。

 过了一段时间,大鼻子独自来到居士家说:『前几天我寄放的金银财宝,现在要取回,非常感谢你。』这位居士心无戒备,就把财宝原封不动还给他,根本没料到其中有诈。

 又过了一段时间,大鼻子带着那位证人,再度来到居士家,对居士说:『今天,我和证人两个人是来拿回我们那天寄放在你家的金银财宝,请把它还给我。』

 居士很惊讶地说:『什么?不是早就还给你了吗?』

 大鼻子装出很气愤的样子说:『你怎么是这样的人?那天,明明是我们两个把金银财宝交给你,今天来拿,你竟然不给,还冤枉我已拿走了,真是岂有此理!』

 他们两个争论不休,最后到国王那里,请求国王裁决。然而大鼻子是位大臣,又有证人,老实的居士最后输了。大鼻子趁机用皮带抽打居士,还将他的肉一块块割下来,再用斧头打断他全身的骨头,这位居士在极度痛苦中往生。

 后来,大鼻子告诉居士的妻子说:『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得到妳,你的丈夫已经死了,你就改嫁给我吧!我一定会好好待你的,我们可以快乐地过一辈子。』

 当时,施主的妻子强忍住心中的愤慨,对他说:『等我把丈夫的遗体火化圆满后,我们再一起生活。』

 大鼻子同意了,并假惺惺地陪她把尸体护送到尸陀林中火化,当火燃得正旺时,施主的妻子趁他不备,纵身跳入火堆,为夫殉节而亡。此时大鼻子非但女人没得到,反而造下极大的恶业,后悔莫及。

 比丘们,当时的大鼻子就是现在这只正在受报的大鲸鱼。牠先在地狱中无量劫受极大的苦报,再转生为大鲸鱼,至今仍不断地这样受苦。」

 目犍连再问:「世尊,这只大鲸鱼什么时候才能解脱恶报呢?」

 世尊回答:「将来人天导师、如来正等觉善意如来出世的时候,牠才能转为人身,在善意如来的教法下出家,并证得阿罗汉。」

 在座的许多眷属听完世尊详细宣说这前后因果,都对轮回生起厌离心。世尊观知他们已堪为法器,便传给他们相应的法,有些人因此得到加行道的暖、顶、忍、世第一位,有些证得预流果、一来果、不还果、阿罗汉果,有些得金轮王位,有些得梵天位及帝释天,有些得缘觉、辟支佛位,有些则是种下无上菩提的因,其它多数人也对佛法真实地生起信心而皈依佛门。

96

澄净如水的慈悲心

从前,一个名字叫长安的人住在印度的一个小村落中,长安有个十五岁的女儿,长得很漂亮,叫罗雨。

 罗雨一向深信佛法,对父母很孝顺,村里的人很称赞她。

 有一天,一大伙盗贼闯进村落抢劫,村人敌不过贼群,于是纷纷而逃。

 在夺取许多财物后,这群盗贼的首领因为觉得很口渴,就闯进了长安的家。

 他一开门,就凶狠狠地对罗雨说:"我很渴,有水吗?赶快拿来!"

 "你等一下!"罗雨说着,就转身去找水。没多久,她手中端一钵水,还随手拿了一盏灯。

 罗雨将水放在桌子上后,她用灯照着水,很仔细地观察着。贼首觉得奇怪,便问:"你在看什麽?"

 "看水。"

 "水有什麽好看呢?"

 "我怕水里有头发或杂草其他脏东西,你喝了身体会不舒服或产生病痛,所以才仔细观看。"

 "我是专门抢劫的人,现在害了你们全村的人。照理说你应该在水中下毒为村里的人报仇才是,但你干吗还有忧虑我会生病呢?"

 "抢不抢别人的财物是你的事,但我是个信仰佛法的人,还是要遵从佛陀的教法行事。你不是很渴吗?现在水干净了,赶快喝了吧!"

 贼首喝了水之后,觉得身心很畅快,生大欢喜心,对罗雨说道:"你不用担心我会伤害你,我已经把你当作我妹妹看待了。"

 "我不想当你妹妹,因为你以夺取人家的财物为生,跟很多人结下了冤仇。有一天要是你被人家杀了,那我就会失去一个哥哥,这样我会很难过。如果从今以后,你能够持守佛陀所教导我们的戒法: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饮酒,并皈依三宝,作一个正信的佛弟子,我就答应作你妹妹。"

 贼首说:"你说的很有道理,我愿意遵行五戒及皈依三宝。"

 贼群听到贼首这麽说,也纷纷跟着发愿。罗雨便为贼首及贼群详细说明持守五戒及皈依三宝的好处,他们听了十分欢喜,就把所夺的财物还给村人,从此以后改过向善,不造恶了。

 真正的慈悲,应该是没有分别心的。不管对方做了怎样不合理的事,自己依然要依善法而行。千万不可以牙还牙,以怨报怨,否则别人错了,我们也跟着做错了,岂不恩恩怨怨无了时。故事中的罗雨,能够秉持善法坚定行之,所以感动了一群贼改过向上。不但救了一群盗贼的法身慧命,也使得自己与全村的人转祸为福。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