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门故事 弘一法师:半生繁华,半生空门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9年03月15日 · 最后由 443028295 回复于 2019年03月15日 · 90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弘一法师:半生繁华,半生空门

前言:从风流才子,到一代高僧,从风花雪月,到清修苦行,他抵达了常人所无法抵达的境界。一言一行,都值得我们领悟一生。

他的前半生,繁华旖旎,是风流富贵的翩翩公子,是无所不精的留洋才子,是戏剧演员、是艺术家……万众瞩目、享尽风光。

他的后半生,“以戒为师”,淡泊无求,一双破布鞋,一条旧毛巾,一领衲衣,褴褛不堪,了寂无色,却供养出了更超然禅意的花枝。

他就是弘一法师李叔同,人生本是修行,从俗世,到禅门,从身外,到心间,他从“戒”中领悟。

待人以春风,对己以秋霜

“以戒为师”,本是佛陀逝世前留下的遗训之一,佛法法门八万四千法门,对治众生八万四千烦恼,无非“戒律”二字。

弘一法师常说,戒律是为律己,不为律人,“律己,宜带秋气;律人,须待春风”。他平时持戒甚严,口里却从不臧否人物,不说人是非长短。若要说批评人,他就自己不吃饭。但他的不吃饭并不是与人呕气,而是在替那人忏悔,借事磨心。

跟他常在一起的人,知道他的脾气,每逢他不吃饭时,就知道自己一定是做错事或说错话了,赶紧反省改正。一天两天,你什么时候把错改正了,他才吃饭。至于你的错处,他一句也不说,而让你自己去说。

弘一法师还曾自号“二一老人”,此号取自古人的两句诗,“一事无成人渐老”、“一钱不值何消说”,他说回想自己近十年所做的事,深觉自己德行欠缺,成功的事很少很少,残缺破碎的居其大半,虽然事实上,他的功德已遍布天下。

处处苦行,处处随缘

在出家的二十四年里,弘一法师黄卷青灯,晨钟暮鼓,始终保持着“过午不食,寒不逾三衣”的清规戒律,一肩梵典,两袖清风,三件衲衣,云游苦行。

素食唯清水煮白菜,用盐不用油,信徒供养香菇、豆腐之类,皆谢绝,原由是这些食材比其他的价格更高。他常说自己无福消受,“我们即使有十分福气,也只好享受三分,愿以我的福气,布施一切众生,共同享受”。

如此清修苦行,则有更上一层的随缘之喜,据夏丏尊回忆,他们一次会晤,弘一住在破旧的小旅馆里,却说旅馆主人待他如何和善;谈到他破旧的手巾,珍重地说和新的也差不多;吃到一碗咸苦的白菜,他却如享盛宴。

在弘一法师,世间竟没有不好的东西,一切都好,小旅馆好,粉破的席子好,咸苦的蔬菜好……什么都有味,什么都了不得。

他将琐碎的日常生活到如此境界,人家说他在受苦,他却仿佛在享乐,一茶一饭,他都愉悦丁宁,恐怕他人山珍海味里所品到的,还不如他在白菜里尝到的滋味。对于一切的际遇,他全无成见,认真对待,这才是真正的解脱,真正的享乐。

以悲悯处世,以福缘布施

弘一法师对人和物,都有特别的慈悲之心,有一次,他到丰子恺家。丰子恺请他藤椅里坐,他把藤椅轻轻摇动,然后慢慢坐下去。

每必如此,多次之后,丰乃垂问。弘一答曰:“这椅子里头,两根藤之间,也许有小虫伏着……先摇动一下,慢慢地坐下去,好让它们走避。”

连寺里闹鼠害,毁坏衣物,啮咬佛像,弘一法师都去翻阅旧典,找到饲鼠之法,每天投食两次,果然除去了鼠患。直到他西逝之前,还念念不忘让人们在焚化遗骸时不要损害蚂蚁生命。

抗日战争爆发后,弘一法师提出“念佛不忘救国,救国必须念佛”,他居住厦门万石岩,自题居室为“殉教”室,后厦门遭日机轰炸,弹片入室,弘一法师无惊无惧,泰然处之,并说:“为护法故,不怕炮弹。”

对万物都心怀悲悯,惜物、惜人、惜福,亦是他每时每刻所持的戒律,或许有人觉得弘一法师出家后,仍有太多“人情味”,其实菩萨都有千万法身,这亦不过是弘一法师其中一面,均是为了利益众生。

万事皆空,不废书法

出家前的李叔同,是世间难得的奇才,绘画、音乐、诗词、戏剧……一通百通,被誉为那个时代最有才华的天才之一。

遁入空门的弘一法师,之前全部的才华,都变成了供养书法的养料,他的书法浮华褪尽,以藏锋稚拙的线条,现出一种超然物外的意趣。

叶圣陶说弘一法师的字“蕴藉有味”:好比一位温良谦恭的君子,不卑不亢,和颜悦色,在那里从容论道……毫不矜才使气,功夫在笔墨之外,所以越看越有味。

时人都将弘一法师的墨宝都奉为至宝,一笔一画,都有如见弘一本人的喜悦,其中滋味,难以言表。

阅尽人间荣、辱、悲、欢,弘一法师由领悟,到修行,度人度己度世,我们或许没有因为他而领悟禅机,却一定会为他的言谈举止而动容……

共收到 13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03月15日 13:43
96

菩萨礼敬定光如来,九十一劫转世成佛

过去世菩萨出生于钵摩国,当时身为梵志,名字叫儒童。他拜老师勤求学问,能仰观天文,钻研图懺等众多典籍,凡见到、听到的知识都能融会贯通。他坚守真理,崇尚孝道,国内的读书人都很钦佩他。

一天,老师对他说:“你的道行已具备,技艺丰足,为什么不去游历,教化那些初发心的人呢?”

儒童答道:“我家贫穷,缺乏财物,无法来报答您的培育之恩,故而不敢离开。加上我母亲被疾病所困,无钱请医抓药。乞求让我出外当佣人,赚些钱好给母亲作医药费。”

老师说:“很好!”

他向老师稽首后,退出了书房。

他走到一个邻近的国家,见到五百梵志正在集会,讲堂上设置高座,并有美女一人、银钱五百。升坐高座者,座下众儒生随意问难、质疑。看到有学识渊博、道德高尚者,就以美女、银钱奖赏。菩萨临场参观,见这些人才智浅薄,对难题就理屈辞穷,就对众儒生说:“我也是梵志的后代,可以参加议论吗?”

大家说:“可以!”

他就升上了高座,众儒生提的问题浅显,而他解答的道理却很弘深,提的问题狭窄,而他解释的意义很宽广。

诸儒生都说:“道德高、义理明,可以做我们的导师了。”众人都下座向他稽首,菩萨却向众人辞退。

众儒生议论说:“他虽然有高深的学问,然而他是别的国家的人,不应该娶我国女子为妻,就多送些银钱赠送给他吧!”

菩萨说:“学识高深的人,依靠道德作源泉。我追求无欲的道德,这是道德的珍宝。我是以学识传授道德精神,以道德宣扬圣贤,神圣相互传颂,形影永远不朽,可以说是后继有人了!你们想堵塞正道的源泉,挖去仁德的根本,可以称作后继无人。”他说完就离开了。

众儒生听了他的话,既惭愧又感到羞耻。

那个女子说:“这位高尚之士,才是我要找的夫君呀!”她提着衣裳,徒步寻找他的踪迹,长途跋涉,经历了许多国家,走得精疲力尽,脚上也磨出了血泡,就坐在道路旁休息。

她走到了钵摩国,国王名叫制胜,当他巡游国境时,见到女子疲惫不堪,休息路边,就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何在道旁休息呢?”女子如实陈述了原因。

大王很赞赏她的意志,非常同情她,就对她说:“你跟我回宫,我收你为义女。”

女子说:“我与大王不同姓氏,怎么能白吃您的饭呢?希望能给我一个职务,我就跟从大王进宫。”

大王说:“你每天为我采摘鲜花,供给宫中作装饰用吧!”

女子就恭敬地答应下来,跟从大王进宫。她每日采摘鲜花,供给大王选用。

儒童回国时,他一路上见许多人忙忙碌碌地在平填道路,扫除地面上的污垢,就问行人道:“人们这样高兴,难道有什么喜庆吗?”

民众答道:“定光如来无所著正真道最正觉道法御天人师将要到此地教化众生,故而众人都很欢欣呀!”

儒童心中欣喜,寂静而入禅定,顿时内心清净无垢,观见佛将到来。他在路上遇到了以前的女子,她正拿着一瓶子的鲜花,他向女子乞讨鲜花,女子给了他五朵鲜花。

王后和庶民一起在整治道路,菩萨请求分一部分土地让他整治,民众说:“留下一条小溪,但是水流非常湍急,土和石头都留不住。”

菩萨说:“我以禅定神力,使星星落下来填满它,可以吗?”又想道,“供养的仪式,应以四大之力、亲自苦干为最好啊!”随即,他放弃了用星星当石头的念头,而是自己拉着车子、搬运石头,用来填没小溪。由于禅定之力止住了水流,只有少量的水淹溢到溪边上。这时候佛来了,他解下身上的鹿皮衣铺在潮湿的地面上,将乞求来的五朵鲜花散向佛,鲜花整齐地罗列在佛顶上空,好像亲手布种,根植大地生长一样。

佛告诉他说:“再经历九十一劫,你当成就佛果,名号为能仁如来无所著正真道最正觉道法御天人师。那个时代世间颠倒,父子为仇,苛政伤民,犹如下刀刃之雨,民众虽然到处躲避,也是难免受害。你应当及时拯济众生,那时能得到你救度的人一定难以计数。”

儒童听佛授记,心中无限欢喜,以神通力跳入虚空,离地有五十六尺,自空中下来,以头发展铺地面让佛踏着走过。世尊走过以后,回头对众比丘说:“莫要踏这块土地,为什么呢?授记成佛的地方,它是尊贵无上的。有智慧的人会在这里建造寺庙,这与授记得佛有相同的功德。”

诸天齐声说:“我们自当建造寺庙!”

当时有一位长者的儿子,名字叫贤乾,以少量柴草插在地上说:“我造的寺庙已经建成了!”

诸天相互望着说:“这平凡的童子,竟然有上圣的智慧呀!”随即赠送他许多宝物,帮他在这块土地上创建佛寺。

贤乾向佛稽首说:“愿望我得佛时,教化如同今日。如今我建立寺庙,福报应该怎样呢?”

世尊说:“儒童作佛的时候,你应当授记,成佛了!”

……

佛告诉舍利弗:“儒童就是我的过去身,卖花女就是如今的耶输陀罗,长者的儿子贤乾是如今在坐的非罗余比丘呀!”

非罗余随即到佛足前稽首。

佛为他授记道:“以后当成佛,号快见如来。”

佛说此经完毕,诸四众弟子、天人龙鬼,莫不欢喜,稽首退去。

96

阿育王夫人受八岁沙弥化

 很久以前,当时的印度由孔雀王朝的阿育王所统治。有一次,印度境内爆发传染病,阿育王担心疫情扩大,阻断皇宫对外的交通,并派遣使者到寺院,祈请圣僧慈悲祝祷疾病早日消除、天下太平。于是,僧团派了已证得罗汉果位的八岁妙颜沙弥到皇宫,为他们开示佛法。

 妙颜沙弥以神足通飞至皇宫,夫人及宫女们见到年幼的妙颜沙弥都非常欢喜。礼拜问讯后,夫人心生怜惜,伸手欲拥抱妙颜沙弥,妙颜随即制止,夫人问:「法师你年纪这么小,就像我的孩子一般,对你关爱疼惜又有什么过失?」妙颜沙弥回答:「情爱的贪着是很微细的,如同栗子般大小的火苗,能燃烧万里的原野,指头般细小的水流,能穿透坚固的石头,都是由少变多、由小变大。所以有智慧的人懂得远离讥嫌、躲避怀疑,防患未然。」

 妙颜沙弥义正严词的声音传到了正殿,阿育王问身旁的大臣是谁在讲话,才知妙颜沙弥已抵达宫中。于是,阿育王前往礼拜圣者后,询问两人为了何事争执?妙颜沙弥于是将事情原委解说一遍。阿育王不解地问:「夫人这么做有何不妥,为何要严词拒绝呢?」妙颜沙弥回答:「佛陀制定戒律的目的,是为了使弟子不违犯规范,在弊病未发生前,即小心谨慎地预防。如同世间的规矩:女孩子七岁以后,不可在父亲的书桌上嬉戏,男孩子八岁以后,不能坐在母亲的床上;或者在结实累累的果树下,不可以整理头冠,在瓜田中,不可以弯下腰来绑鞋带,这些都是为了远离讥嫌,防止弊病的产生与扩大。」

 妙颜沙弥接着说:「我已漏尽烦恼,犹如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晶莹剔透的琉璃,虽然夫人疼爱我的情感,如同母亲对儿子般的爱护,但对未除三毒的凡夫来说,如果他们这样做了,又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所以说,这样的行径绝对不行。」阿育王和夫人听了妙颜的开示后,相当惊讶,年仅八岁的妙颜沙弥,心念竟能如此微细。

 接着,妙颜沙弥慈悲地为大众开演微妙胜法,国王、夫人、宫女及大臣等五百余人皆对佛法生大信心,信守教诲,欢喜奉行。

 典故摘自:《经律异相.卷三十》

 省思

 经云:「爱不重,不生娑婆。」情欲的染污是很微细的,为了舍离欲爱的根本烦恼,修行人须在起心动念处觉察烦恼、转化烦恼,才能转凡成圣。过去,佛陀和俗家姨母摩诃波阇波提虽情同母子,仍拒绝接受其所供养的精致袈裟,不外乎是要告诫弟子,防微杜渐,在错误未发生前,即能小心谨慎地防范。佛菩萨的心思是细中之细,凡夫的心是粗中之粗,唯有仰仗佛法的智慧引导,才能使我们的生命更臻光明圆满。

96

舍利佛的智慧

从前舍卫国中,有一豪贵梵志,财富无数,其人也很聪慧明达,只是堕入邪见,不相信善恶报应,说布施无益。舍利弗以慧眼观之,这个长者宿有大福,今得豪富,即往度之。舍利弗即以神足持钵到长者家,这时长者正坐着吃饭,看见舍利弗来了,顿发瞋心,既不请坐,也不叫他走,他只坐着吃,吃了洗手漱口,看见舍利弗还没走,竟把满嘴的漱口水吐在舍利弗的钵中,说道:“就以此布施给你罢”!

舍利弗一点怒意也没有,并说道: “使汝长夜受福无量”。即回去了。这样倒使长者怕起来,刚才我那么无礼,道人一点也不见怪。于是叫一人跟在舍利弗后看看,究竟怎么样?那知舍利弗直接回到精舍,把长者的漱口水和泥调和起来,铺在佛所经行的地方,并且向佛说道:“那个悭贪长者,今施一口水用泥调和铺在佛所经行处,唯愿世尊经行其上,使彼长者受福无量”。佛即为经行三昧。

长者所派遣伺探的人,把所见的情形告诉长者,并说道:“佛舍去国王不作,出家修道,托钵求食,非有所贪求,乃为的欲度众生啊”!长者听了这许多话,十分懊悔不应当以傲慢态度对待沙门。 随即率领全家大小来到佛前,求哀忏悔,说明自己愚痴,愿祈佛世尊宽恕重罪。佛是大慈大悲,随为授三皈依,说种种法,长者心开意解,即从佛法,得不退转。

96

修行不要自欺欺人

众生放逸,智者精进;众生昏沉,智者清醒,

 智者超越愚痴的人,就像赛马超越老弱的马匹。

 两位比丘从佛陀那里得到禅观的指导后,到森林里的一处精舍去禅修。其中一位比丘心不在焉,只知在火旁边取暖,整个初夜只知向年轻的沙马内拉谈话而浪费时光。另一位虔诚的比丘则善尽比丘的职责:初夜时经行,中夜时休息,后夜则再度禅修。由于他的精进和正念现前,所以很短的时间内就证得阿拉汉果。

 结夏安居结束后,这两位比丘回去向佛陀顶礼问讯。佛陀问他们如何安居?懒惰又心不在焉的比丘说另一位比丘只是躺着休息、睡觉而浪费时间。佛陀就问道:「那么你自己呢?」他回答说自己在初夜的时候,靠在火旁边取暖,然后就整夜没睡。但佛陀太清楚他们两人安居的情形,所以就对懒惰的比丘说:「你明明懒惰、心不在焉,却说自己精进努力、正念现前,而你的同修精进努力、正念现前,你却说人家懒惰、心不在焉。你就像羸弱、步履缓慢的马,而你的同修则是强壮、脚程敏捷的马。」

96

白天举火把的人

佛经中有一则典故。佛世时有一位修行者,他觉得修行是为了离开乱世,除了自修也要教育众生,让人人的心能开解。  

 他很认真修行,但愈是修行,对社会的乱象愈是觉得忿忿不平,一直觉得怎么大家都那么傻,每个人的心都是堕落的,整个社会一片黑暗。如何打开人的心门,让人人点燃心光?他思考着要用什么方式引起人注意,只要有人注意到他,来向他请教,他就可以发挥智慧,将自己所知尽数开示。  

 后来他想到一个好办法,大白天举着一支火把,到处喊着:“人间太黑暗了,太黑暗了,我点燃这把火来为大家引路。”  

 大家看到了,心里都在想:这个人到底怎么回事,是精神状态不正常吗?  

 不过也有人去问他:“明明出了大太阳,外面亮晃晃,你为什么还要拿着火把呢?” 

 他很开心有人注意到了,就回答:“因为人人的心地都很黑暗,你们见不到光明,所以我要用这把火引出你们心中的光芒,要照亮你们的心。”  

 听了这话,有的人一笑置之,有的人摇摇头,觉得他很可怜。  

 无论大家反应如何,修行者仍是每天如此,大白天拿支火把,一直喊着世间黑暗。  

 佛陀知道了,觉得修行者出发点是善意的,只是所用的方法并不能真正开启人心,这种欠缺智慧的善心,实在有些自大妄为。于是佛陀化身为一位贤者,来到修行者面前,问他:“你真的什么事都知道吗?”  

 修行者说:“你有什么疑问提出来,我都能回答你。”  

 贤者就问了:“古代典籍中谈论天文地理,四时调和的道理不知道你懂不懂?”  

 “这太高深了吧!我怎么知道四时是如何调和的呢?”他回答不出来。  

 贤者再问:“那么你知道天上星相运作的道理吗?”他又回答不出来。  

 “天文地理你无法回答,再问你如何治国。有什么方法能使人人致富、社会祥和呢?假使有外国侵犯,如何调兵遣将?这些都是人间事,你能回答得出来吗?”  

 “实在没办法!我是个修行者,既不知天文,也不懂地理,至于人间的事,该如何治理国家,如何防范外国侵犯,这些方面我也没有想过。”修行者觉得很惭愧,原来自己所知的事这么少。他放下了火把,以非常惭愧的心向贤者求教。  

 贤者此时现出佛相,向修行者开示:“若多少有闻,自大以憍人,是如盲执烛,照彼不自明。”只是稍稍悟了一点道理,就自以为万事通达,于是贡高骄傲,这不是修行人该有的心态。好比一个盲人拿着火把却看不到路,又如何为人指引方向呢?  

 心地黑暗的其实正是修行者自己,拿着火把走进都会人群中,那点光亮就像微尘一般,又有谁能注意到。  

 佛陀的教育,时时提醒我们不要像那位昼执火炬的人,自己内心还是黑暗的,却说要拿着火把为人引路,这是很危险的。所以我们要自我引导,帮助自己走入正确的道路,不要自己看不到路,还想引导人走。好心虽是好事,但是首先要道理分明。  

 时时对大家说,要人和、事和,理就和;人圆、事圆,理就圆,和睦圆满都在人与事中,才能练事会理。在“无着行”中,能藉由人事物来增加我们的智慧。有智慧的人常心存感恩、事事尊重。要学佛,尊重的态度很重要,用佛心看人,人人是佛,这是修行者不能缺少的尊重心。  

 也一直在说“感恩、尊重、爱”,虽然很浅显,但是做人的规则中不能缺少。离开了尊重,就不能产生感恩心;离开了感恩,就无法尊重人;如若缺了这两项,爱就不必说了。爱必须是真诚的爱、是智慧的爱,而不是妄自尊大与自我膨胀。自大妄为不可行,人必定要能缩小、尊重,视自己若微尘,才能尊重他人、才有感恩的心。能如此,处处都能发挥大爱的功能。

96

阿难生生世世护持世尊

发愿度众生,此时就应照顾好身、语、意业,结好众生缘。凡事都要多用心!

  人与人之间,相处得欢喜或满腹烦恼,需看过去是否和对方结了好缘。有所付出,彼此互相关怀、互相照顾,即是好因缘。佛陀常常教导弟子要时时与人结好缘,曾讲述了一段他与阿难的往昔因缘,希望弟子重视因缘,多结善缘。

  在久远劫前,有一位老师父带着一群年少沙弥在一间古寺里修行。他的教法很严厉,严格要求沙弥要精进用功,勿自我放纵、浪费时光。

  老师父常对小沙弥们说:「大家要精进用功,不管是行、住、坐、卧,一定不离经文。哪怕是在外托钵,走在路上也同样要时时背诵经文。」

  其中有一位小沙弥,他谨记老师父的教法、依言奉行。有一天,他托钵出门乞食,眼睛专注地看着钵,直直地向前走,口里朗朗地背诵经文。

  那时,有一位长者看见他,打开大门要让他进去,可是由于小沙弥背诵得很入神,而忘记了要托钵,一户户地走过去。

  长者看到小沙弥从他家门口经过,嘴里还一直念诵经文,没有注意到周围的情形,觉得这位沙弥很可爱!他就向前叫道:「来,来!这位年轻的沙弥,你的钵还是空的,怎么走过我家门口而不进来呢?」

  小沙弥说:「长者,我太专心背诵经文了,所以走过头而不自知!」

  长者又问:「你为何这么专心,乃至于对周围的环境都没有感觉呢?」

  小沙弥说:「我师父对我们的要求很严格,教我们要守住一念心,不能放纵,要时时精进。所以我们每天都要背诵很多经文,而且要背会才可以回去。」

  长者就说:「你这么用功精进,不如以后每天都来我家,我供给你满钵的食物,那你就不用再费心沿路托钵了。」

  从那开始,日日、月月、年年,都是由长者供给他基本的生活所需,让他无后顾之忧的修行。年轻的沙弥很感恩,更加专心精进、深入经藏。

  佛陀说完这个 故事 ,告诉弟子:「当时的沙弥就是我,而那位长者就是现在的阿难。阿难生生世世都护持我,我则引导阿难入正知见,这都是因为过去种种好因缘的结果啊!」

  人与人间的相处,有「因」必有「缘」。有了因缘,才有互相对待的结果和彼此感受的回报,这是日常生活中不曾远离的。人无法离群索居,人群中要相互依存才能生活,所以要「安处于群众」,需与人结好缘。

  释迦牟尼佛离开皇宫到处参访、求道时,虽然有一段时间是在苦行林静修,但是他成道之后,为了教化众生,还是必须回归人群。所以修行不能离开人群。

  总之,与人结好缘,将来有朝一日有所成就,才有办法、能力及因缘度化众生。所以善缘是很重要的。

  在日常生活中,语默动静都需很用心、谨慎,比如说话,要为对方设想,说了这句话会让对方安心,或是让他烦心?不要逞一时之「口快」而去伤人,让人起烦恼,那就结了恶缘。恶缘不只在今生会有障碍,让对方心中产生怨恨;即使来生来世也会变成障碍,阻碍我们的道心、道行。

96

大唐第一名马

唐僧玄奘前往西天取经时所骑的白马只是长安城中一家磨坊的一匹普通白马。这匹马并没有什么出众之处,只不过一生下来就在磨坊工作,身强体健,吃苦耐劳,从不捣乱。

 玄奘大师心想:西方路途遥远,去时要做坐骑,回来时要负驮经书。况且自己的骑术又不是很好,还是挑选忠实可靠的马吧。选来选去,就选中了磨坊的这匹马。

 这一去,就是十七年。待唐僧返回东土大唐,已是名满天下的大德,这匹马也成了取经的功臣,被誉为“大唐第一名马”。

 白马衣锦还乡,来到昔日的磨坊看望老朋友。一大群驴子和老马围着白马,听白马讲西天途中的见闻以及今日的荣耀,大家称羡不已。

 白马很平静地说:“各位,我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只不过有幸被玄奘大师选中,一步一步西去东回而已。这十七年间,大家也没闲着,只不过你们是在家门口来回打转。其实,我走一步,你也在走一步,咱们走过的路还是一般长,也一样的辛苦。”

 众驴子和马都静了下来。是啊,自己也没闲着啊,怎么人家就“功成名就”,自己还是老样子呢?

 这话真的很发人深省。

 如果你在房间一圈又一圈地走,你可以走上几百公里的路,但不管你走多少年,还是无法从房间走出去。

 但是如果你知道门在哪里,那么,很快就可以走出去。

 我们一生一直都在绕圈子......一圈又一圈,我们就像那些驴子和马,每天也没闲着;并不是我们不努力,而是不知道“为了什么”而努力;我们一生也都在受苦,但“除了痛苦”之外,并没有从中得到什么?似乎所有人都绕不出那个圈子。

 杜斯妥也夫斯基(Dostoevsky)说过一句话:“我只害怕一件事情,我怕我不值得自己所受的苦。” 他说得对,如果你已经承受了痛苦,欠缺的是去领悟痛苦以外的感受。千万别白白受苦了,否则那轮回的圈子一定会再绕回来。

 记得心理学家法兰克尔写过:“活着就是要受苦,受苦是要找到受苦的意义。”

 成长的过程是苦的,但是当你越坚持这种内在转化的过程,你越发现喜悦、平静和智慧穿透到你的内在,你就能离苦得乐。

 人生最大的痛苦是自我成长,最大的快乐也是自我成长──只要你找得到那个意义。

96

圣人不是没有仇恨,而是善于化解仇恨

小沙弥去担水,回来的路上被蛇咬伤。

回寺院处理好伤口之后,小沙弥找到一根长长的竹竿,准备去打蛇。慧清法师见状,过来询问。小沙弥把事情对慧清法师讲了,法师问事发地点在哪里,小沙弥说在寺院北坡的草地。

慧清法师又问道:“你的伤口还疼吗?”小沙弥说不疼了。

“既然不疼了,为什么还要去打蛇?”

“因为我恨它!”

“它咬疼了你,你就恨它,那你踩疼了它,它也恨你,也该咬你。你们双方因恨结怨,可你是人,你该早些放下心头的仇恨。”

小沙弥一脸的不服:“可我不是圣人,做不到心中无恨。”

慧清法师微微笑道:“圣人不是没有仇恨,而是善于化解仇恨。”

小沙弥抢白说:“难道说我把被蛇咬当做被松果打中脑袋,或者半路被雨淋一样,我就成了圣人?如此说来,做圣人也太容易了吧!”

慧清法师摇摇头:“圣人不仅只是懂得化解自己的仇恨,更善于化解对头的仇恨。”

小沙弥怔住了,呆呆地望着慧清法师。

法师说:“世人对待仇恨有三种做法。第一种是记仇,等于在心里搁了一块土坷垃,自己总是生活在恨意带来的痛苦中;第二种是尽快忘掉仇恨,还自己平和与快乐,等于把土坷垃弄碎,在上面种了花;第三种是主动与仇人和解,解开对方的心结,等于是摘下花朵赠给对头。能做到第三种,就与圣人的境界差不远了。”

小沙弥点点头。

不久,北坡草地上出现了一条高于地面的窄窄的石板路,那是小沙弥修建的,之后这里再也没有发生过蛇伤人的事情。

96

还原历史上真实的玄奘

“破格”出家

玄奘于隋仁寿二年(602年),生于洛州缑氏县(今河南省偃师县),出家前姓陈名袆,玄奘是他出家后的法号。

据《续高僧传》记载,玄奘的家境开始还不错,祖父和父亲都是博学多才的知识分子,其父陈惠曾是县官,母亲是隋洛州长史宋钦之女,玄奘是第四子。玄奘自幼父母双亡,造成了幼年困顿的局面。玄奘的二哥出家,法名长捷,住洛阳净土寺,玄奘经常跟随他去学习佛教经典。

公元614年,隋炀帝号令度僧,通过考试选择27人出家为僧。在举行考试的那一天,陈袆被主考官大理寺卿郑善果看见,当时就问他为什么要出家?一句久存心底的话从陈袆嘴里脱口而出:“意欲远绍如来,近光遗法。”郑善果本来就欣赏他的相貌,又惊佩他的浩壮志气,就破例让他参加了考试,最终被破格录取。

勇敢的“偷渡者”

唐武德九年(626年),玄奘在长安遇到来自中印度的僧人波罗颇密多罗,他是印度纳兰陀寺权威佛学家戒贤的弟子,能记诵大小乘经典十万颂。玄奘听到这个消息如获至宝,亲自登门向这位印度高僧请教。玄奘听他说戒贤深谙百家佛学经典,并且正在纳兰陀寺讲学,于是立下西行求法的决心。

初唐时期,国家初定,边界不稳,国人不允许出境。贞观元年(627年),玄奘几次三番申请“过所”(即通行证,小说中的通关文牒),以西行求法,但未获唐太宗批准。此事并没有打消玄奘西行求法的念头,他决心寻找机会西行。根据当时规定,私度边关比私度内地关隘惩罚更重,所以他的这个决定非常危险。贞观三年(629年),长安遭遇大灾,政府允许百姓自寻出路,玄奘借机混入灾民中偷渡出关。那年,玄奘刚好27岁。从这一天开始,他踏上了一条充满未知的道路。

“传奇”的三个徒弟

西游记中的徒弟是唐僧取经之初收的,现实中的徒弟却是在取经之后收的。

第一个徒弟是在唐僧回来的途中收的,据说是一个西域神童,聪颖绝伦,过目不忘,记忆力几乎没人能比得过他。这跟孙悟空很相似,孙悟空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相对于大唐来说本来就是异族人了,而且神通广大和唐玄奘的神童大弟子的身份也十分相符。

第二个徒弟是开国元勋尉迟敬德的侄子——窥基,出身将门,却自幼通学儒典,熟读兵书。窥基当和尚有三个条件:“不断情欲;准吃荤血之物;过午能食”。因此他最初出去讲经一般都是准备三辆车,一辆载佛经,一辆载酒肉,一辆载家仆妓女,因此被称为三车和尚,这和西游记中的猪八戒很是相似。

第三个徒弟,应该是圆测大师,新罗国的王子,也是个外国人,也是学术渊博,与窥基大师齐名。圆测中规中矩,从事佛经的弘扬,并且是贵族出身,跟西游记中的沙悟净也很相似。

96

细心入微的佛陀

阿那律平时专心诵读经文,时常通宵不睡觉。实在是一位精进的修道者。但后来因为长期如此没有正常作息,所以过度疲劳,眼睛就瞎了。

 阿那律虽然很是伤心,却一点没有颓丧的状态,反而更积极勤奋地学习。

 有一天,他感觉到自己衣服破了个洞,便摸索着动手自己缝补,很是不容易地补好了。但后来线又脱了出来,他自己又看不见,衣着显得十分狼狈。

 当佛陀知道阿那律的困难,便生起慈悲心,以神通力来到他的房中,替阿那律细心地取线穿针。

 阿那律感觉到了有人在为他补衣服上的破洞,便发问:“谁人在替我穿针补衣呢?”

 “是佛陀为你穿针。”佛陀边回答,边为他缝补破洞。

 阿那律一时感动得流下泪来。

 弟子们知道了此事,十分感动,都互相勉励,互相帮助,谨记学习佛陀的大慈悲精神,为大众服务。佛陀便开示弟子:“同情别人,帮助别人,是我们每个人身上应有的责任。”佛陀如此以身作则,也着实给大家树立了一个学习的好榜样。

96

五百商人念佛得救缘

过去,有五百商人乘着一艘大船出海寻找奇珍异宝。一日,风和日丽,大家正自欢喜,不消几日即可到达目的地。过了一会儿,大家发现船速快的很不寻常,像射出去的箭一样,让人连站都站不稳。

 这时商主告诉大家:「快拉下帆来,并放下所有的小浮桶,降低船速。」

 听到商主的话,大家马上齐力拉帆、下浮桶,但奇怪的是,船一点儿也没有慢下来,还是急速地往前驶去。着急的商主问站在前端的船员看见了什么?船员回答:「前面似乎有两个太阳,太阳之下有一座大白山,山脚下有一个很大很大的山洞。」

 商主听了大吃一惊,说道:「糟了!竟然遇到摩竭大鱼,大山洞正是鱼嘴,因为它张口喝水,海水流向鱼口中,如河流注入大海,所以船速才会这么快,我们就快要葬身鱼腹了!人力无法回天,只有祈求奇迹出现,大家快向各人所信奉的神求助,希望能度过此次灾厄。」

 于是,所有的人都专心一意地向自己所信仰的神灵祈祷,希望能度过此劫。然而,众人求得愈专心,船速愈快,一点也没有慢下来的迹象。眼看整艘船即将掉进摩竭鱼的大口时,商主告诉众人:「当今之世,有佛名释迦牟尼,具大慈悲,能救苦解难,我们赶快齐声称念洪名,或许可免此难!」于是五百商人大声齐念「南无释迦牟尼佛」!

 摩竭大鱼听到了佛的名号,忆起前生,实时思惟:「现在释迦牟尼佛住世,而我却仍堕鱼类之中。」一念悲心起,即掉头沈回水中,五百商人因而保住生命,安稳而归。

 原来,此鱼前生曾为修行人,但因瞋心堕入鱼道,现在听到佛的名号,忽然想起过去生的种种,因此,生起一念善心,五百商人也因诚心诵念佛号的功德,免除了这场劫难。

 典故摘自:《众经撰杂譬喻?卷下》

 省思

 「天上天下无如佛,十方世界亦无比;世间一切我尽见,一切无有如佛者。」佛,觉行圆满,福智无边,以大慈、大悲、大愿、大行化导众生,欲令众生皆能脱生死苦海。故事中的五百商人因至诚诵念佛号,得以消灾免难,更何况能学佛之身口意?若能时时反省检讨,令三业清净,又何愁不能脱离苦海,到达彼岸?

96

弘一大师:惜福

“惜”是爱惜,“福”是福气。就是我们纵有福气,也要加以爱惜,切不可把它浪费。诸位要晓得,末法时代人的福气是很微薄的,若不爱惜,将这很薄的福享尽了,就要受莫大的痛苦,古人所说“乐极生悲”,就是这意思啊!我记得从前小孩子的时候,我父亲请人写了一副大对联,是清朝刘文定公的句子,高高地挂在大厅的抱柱上,上联是“惜食,惜衣,非为惜财缘惜福”。我的哥哥时常教我念这句子,我念熟了,以后凡是临到穿衣或是饮食的当儿,我都十分注意,就是一粒米饭,也不敢随意糟蹋掉;而且我母亲也常常教我,身上所穿的衣服当时时小心,不可损坏或污染。因为母亲和哥哥怕我不爱惜衣食,损失福报以致短命而死,所以常常这样叮嘱着。  

 我五岁的时候,父亲就不在世了。七岁练习写字,拿整张的纸瞎写,一点不知爱惜,母亲看到,就正颜厉色地说:“孩子!你要知道呀!你父亲在世时,莫说这样大的整张的纸不肯糟蹋,就连寸把长的纸条,也不肯随便丢掉哩!”母亲这话也是惜福的意思啊!  

 我因为有这样的家庭教育,深深地印在脑里,后来年纪大了,也没一时不爱惜衣食,就是出家以后,一直到现在,也还保守着这样的习惯。诸位请看我脚上穿的一双黄鞋子,还是1920年在杭州时候,一位打念佛七的出家人送给我的。我房间里的棉被面子,还是出家以前所用的。有一把洋伞,也是1911年买的。这些东西,即使有破烂的地方,请人用针线缝缝,仍旧同新的一样了。简直可尽我形寿受用着哩!不过,我所穿的小衫裤和罗汉草鞋一类的东西,却须五六年一换,除此以外,一切衣物,大都是在家时候或是初出家时候制的。  

 从前常有人送我好的衣服或别的珍贵之物,但我大半都转送别人。因为我知道我的福薄,好的东西是没有胆量受用的。又如吃东西,只生病时候吃一些好的,除此以外,从不敢随便乱买好的东西吃。  

 惜福并不是我一个人的主张,就是净土宗大德印光老法师也是这样,有人送他白木耳等补品,他自己总不愿意吃,转送到观宗寺去供养谛闲法师。别人问他:“法师!你为什么不吃好的补品?”他说:“我福气很薄,不堪消受。”  

 他老人家——印光法师,性情刚直,平常对人只问理之当不当,情面是不顾的。前几年有一位皈依弟子,是鼓浪屿有名的居士,去看望他,和他一道吃饭,这位居土先吃好,老法师见他碗里剩落了一两粒米饭;于是就很不客气地大声呵斥道:“你有多大福气,可以这样随便糟蹋饭粒!你得把它吃光!”  

 诸位!以上所说的话,句句都要牢记!要晓得:我们即使有十分福气,也只好享受三分,所余的可以留到以后去享受;诸位或者能发大心,愿以我的福气,布施一切众生,共同享受,那更好了。

96

卖身的老妇人

佛陀时代,有一位气质很好、但衣著褴褛的老妇人来到一座城里,她疲倦又饥饿地走到一户富有人家门口,便再也没有体力向前走。富有人家的佣人看到老妇人蹲在屋檐下,赶紧禀告夫人,夫人见老妇快饿昏了,于是叫人扶她进去,准备食物给她吃。

 等老妇人的体力逐渐恢复,富家夫人亲切地问她:“你从哪里来?为什么会到这个地方,而且这么狼狈呢?”

 “我很无奈啊!我的国家连续几年处在兵荒马乱之中,我和家人在逃难时分散了,走著走著便走到这个城市,又因为饿得没体力才会蹲在你家的屋檐下。”听老妇人这么说,夫人生起怜悯心,便要她暂时在家里住下。

 过了一段时间,老妇人看见一群从外地来的比丘威仪十分庄严,起了欢喜心,想起从前全家都是虔诚的三宝弟子,常对贫人布施,看到出家人更是欢喜供养……思绪回到现在,不觉悲从中来──因为看到出家人虽然很欢喜,却没有能力供养,只能顶礼膜拜。

 老妇人问比丘们:“请问师父是从哪里来的?在这里托钵顺利吗?”

 比丘说:“我们从国外游化到这个城市,初来到,人地生疏,你看,现在钵都还是空的。”

 “我也是流浪他乡,没有能力供养您们,不过,让我来替您们设法吧!”老妇人说完,马上回去向夫人说:“请你用较高的价钱买我的身体,我愿意一辈子为你做牛做马。”

 夫人问:“你拿这些钱要做什么?”

 “我想供养僧众,现在无法向你多解释,但是请你相信我,等我完成心愿后,会好好地向你报告。”富家夫人看到老妇人这么虔诚、善良,就拿了一笔钱给她。

 老妇人立即将这笔钱拿去准备食物,供养那群比丘,比丘们很感动,问她:“你身无分文,怎能有这么多东西供养我们呢?”

 “我把身体卖给了富有人家,要尽形寿为他们奉献努力,并将所得到的代价拿来供养您们。”老妇人说。

 “今天我们所接受的供品,就像是你奉献身上的肉一样,实在让人很感动!这不是身外物,而是你全身的奉献。”比丘们很虔诚地为这位老妇人祝福。

 这时,忽然一阵天摇地动,国王派大臣到城里查看发生了什么事。大臣遇到这群出家人,得知一切经过,觉得这是很吉祥的事,便立刻探访老妇人,准备带她去见国王。

 老妇人告诉大臣:“感恩国王的召见,不过,我的身体已经卖给这户人家,不是自由之身了,所以没有权利跟您去见国王。”

 大臣回去后将整个经过报告国王,国王听了欢喜地将老妇人及富家夫人都邀请来皇宫。

 老妇人细述流浪经过:“我本来有一个很幸福的家庭,因为国家发生动乱,使我和家人在难民潮中被冲散,才会流浪到这里。生活在动乱国家的人民,实在很可怜!”她进一步对国王说:“人民幸福的关键在于国王的爱心。国王能勤政爱民,事事为人民的平安著想,人民就能过著幸福的生活;若一国之主有了野心,相互掠夺,人民就会过著民不聊生的日子。”

 国王听了惭愧地说:“我虽然是一国之主,但是脑中所想的尽是扩大国土之事,从来没有想过人民的幸福。今天能听到你这番发自真诚大爱的话语,令我相当感动!我希望你能留在宫中,做我的善知识。”

 就这样,老妇人凭著一分真诚无求的爱和智慧,感动了国王,并受聘为国师。

 清净无染的爱可以造福人群、感动天地,我们要时时顾好心中的那分真诚大爱,不管环境如何变迁,都要让这念锲而不舍的奉献精神,永远跟随著我们。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