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律论著 《楞伽大义今释》第二卷 (b)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9年03月12日 · 最后由 443028295 回复于 2019年03月12日 · 88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楞伽大义今释》2.21章 名辞章句的文字理则 【《楞伽经》原文】 复次大慧。当说名句形身相。善观名句形身菩萨摩诃萨,随入义句形身,疾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如是觉已,觉一切众生。大慧。名身者。谓若依事立名,是名名身。句身者。谓句有义身,自性决定究竟,是名句身。形身者。谓显示名句,是名形身。又形身者。谓长短高下。又句身者。谓径迹,如象马人兽等所行径迹,得句身名。

大慧。名及形者。谓以名说无色四阴,故说名。自相现,故说形。是名名句形身。说名句形身相分齐,应当修学。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名身与句身 及形身差别 凡人愚计著 如象溺深泥

【南怀瑾老师解读】 佛又说“其次,我应当为你们解说名辞和章句的理则,你们学习大乘菩萨道的人,也可以从文字义理上,去证得无上正觉的道理,既可以此自觉,又可以此开悟一切众生。

大慧啊!所谓名身,就有确立名辞本身的定义,它是因事而定名。换言之:每个名辞都有它本身的涵义。所谓句身,就是每一文句当中,它所表达的义理,须有肯定或否定的绝对性作用。所谓形身,就是每篇文章,是包括了字的定义和句的意义,以表达整个思想的。例如长短、高下,它就是把名和句所表示的整个形象完全表达出来。

再说:所谓句身,犹如道路的径迹。例如象马人兽等所走过的形迹,可以由此迹象寻求到它目标。这就是句身的要义。

所谓名及形呢?有的名辞只是属于抽象的观念,但是又可以由此抽象观念来了解事实。例如说:命题和涵义,它本身就是无形色可得的。

至于所谓无色,乃是从感受、思想、行动、精识的作用上,来了解它是无色的。为了表达无色的涵义,就有文句结构的需要。

这就是名辞和名句形身等文字理则的作用,关于这些差别的涵义,你们应当修学,既可以由此研究义理,也可以表达义理。”

这时,佛就归纳这些道理,作了一首偈语说:

名身与句身。及形身差别。 凡夫愚计著。如象溺深泥。

(这是说:凡夫们往往执著文字名相,以为这就是究竟,所以不能解脱。犹如大象陷于泥坑里,愈陷愈深,无法自拔,是多么的可怜啊!)

共收到 7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03月12日 09:10
96

《楞伽大义今释》2.22章 佛为什么只说出世法 【《楞伽经》原文】 复次大慧。未来世智者。以离一异俱不俱见相,我所通义,问无智者。

彼即答言,此非正问。谓色等,常无常,为异不异。如是涅槃诸行,相所相,求那所求那,造所造,见所见,尘及微尘,修与修者。如是比展转相。

如是等问,而言佛说无记止论。非彼痴人之所能知。谓闻慧不具故。如来应供等正觉,令彼离恐怖句故,说言无记,不为记说。又止外道见论故,而不为说。大慧。外道作如是说,谓命即是身。如是等无记论。

大慧。彼诸外道愚痴,于因作无记论,非我所说。大慧。我所说者。离摄所摄,妄想不生。云何止彼。

大慧。若摄所摄计著者,不知自心现量,故止彼。大慧。如来应供等正觉,以四种记论,为众生说法。大慧。止记论者。我时时说。为根未熟,不为熟者。

【南怀瑾老师解读】 佛又说:“大慧啊!未来世间的智者们,他们舍离自性的究竟实际,只寻问一(如一元)、异(非一元,如二元、多元等本体论。)、俱(同体或共有的形而上论等。)、不俱(非同体,或非共有。)、见相(知识的真实性,如认识论等。)、我所(人我所作的真实性,即为人生的价值,或人生的行为论等。)他们都以这些通义,来考问无智的人们。

“而无智的愚夫们,可能会答复他们说:这些都不是佛法中的正问。如果他们再问关于佛所谓的色等(物理的实际),它是否恒常不变?或变化无常?它是否为同体?或不同体?甚至问:涅槃自性中一切活动的现象?以及所起这些现象的状况?物理的能和物理变化的情状?能为造物主宰的是谁?和造化的根源是什么?能见和所见的作用?微尘和尘质的根本?能修行的是谁?所修行的是什么事?这些等等问题,彼此都可以互相引证,可以相互发明的。可是无智的愚夫们,可能会说:我佛向来对这些问题,是把它归属于没有穷尽的无记止论,所谓‘置答’而不说明。

“这样的回答,其实等于谤我,决非痴人们所能知了的。我有时对于这一类问题,为什么‘置答’(即不答)呢?因为对某一般人们,没有听闻理解的慧力,为了使他们远离深奥难知的恐怖心理,所以说这些乃没有穷尽的无记论(相同于戏论),又为了阻止外道的邪见理论,所以可以‘置答’不说。

“大慧啊!这些外道学者们,认为人身就是生命的根源,形体化去,生命也就随着化去了,这就属于无记论的范围。因为他们愚痴无智,不知道生命最初的因,所以走入了无记论的范围,这当然也不是我所要说的了。我所说的,是要离能生和所生的现象,以及远离妄想分别心的能所。我那里要用‘置答’来阻止他们的理论呢?

“大慧啊!如果执著另有一个能生和所生的现象,始终不肯放下,他若不知道能生都是自心(真如)的现量,我就会阻止他,或者置而不答了。佛以四种记论(见下偈中)为众生说法,‘置答’是阻止无记论的一种方法。我经常对你们说:这是用在善根还未成熟的人,假以时日,等到他们善根成熟后,才为他们说法,所以有时才会‘置答’。”

96

《楞伽大义今释》2.23章 宇宙万法无主宰非自然的道理 【《楞伽经》原文】 复次大慧。一切法,离所作因缘不生。无作者故,一切法不生。

大慧。何故一切性,离自性。以自觉观时。自共性相不可得,故说一切法不生。何故一切法不可持来,不可持去。以自共相,欲持来无所来,欲持去无所去。是故一切法离持来去。

大慧。何故一切诸法不灭。谓性自性相无故。一切法不可得,故一切法不灭。

大慧。何故一切法无常。谓相起无常性。是故说一切法无常。大慧。何故一切法常。谓相起无生性,无常常,故说一切法常。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记论有四种 一向反诘问 分别及止论 以制诸外道 有反非有生 僧佉毗舍师 一切悉无记 彼如是显示 正觉所分别 自性不可得 以离于言说 故说离自性

【南怀瑾老师解读】 其次,大慧啊!宇宙万有的一切法,是因缘所生的,离了因缘以外,就根本无生。因为没有一个作为主宰的造物者的存在,所以从形而上的本体性而言,我说一切法本自无生。因为一切法的自性,本自没有体相可得。如用自智自觉,观察诸法的自性体相,毕竟性空而不可得,所以一切法本自无生。

为什么呢?一切法既不可以把捉而来,也不可以把捉得去。只因为自他妄念,想要将它把捉而来,但它却无所从来,想要将它把捉而去,但它却无所从去,所以说一切无可把捉,离了来去。

可是为什么我又说诸法本自不灭的呢?因为形而上的自性,本来就没有实相可得,所以说:虽然有现象的灭,但形而上却空无自性,本自不灭。

但为什么又说,一切法无常呢?因为缘起的现象,本来没有经常存在的可能性,所以说它是无常的。然而为什么又说一切法是常的呢?因为现象缘生,形而上的本体,毕竟性空无生,一切现象缘起缘灭是无常的,而自性本空却是恒常的,所以说一切法性空是常的。”这时,佛就归纳这些道理,作了一篇偈语说:

记论有四种。一向反诘问。分别及止论。以制诸外道。

(这是说:佛法的论理,有四种方法。那就是直答、反问、分别、和置答等四种。佛是用这四种方法,以制服一切外道们的邪说。)

有及非有生。僧佉毗舍师。一切悉无记。彼如是显示。

(这是说:数论(注三十一)学派与胜论(注三十二)学派等,他们大抵都是说:有生于无,无能生有。这些义理都是无记论,都不是真理。)

正觉所分别。自性不可得。以离于言说。故说离自性。

(这是说:佛是大智正觉者,于无分别中分别宇宙万有,一切法的自性,都没有实体可得,也不是言语思想可以形容的,所以说是无自性。)

(凡是善于说法者,必须能建而又能破。此是因明和逻辑的共通原则。破是辩驳不同于我的谬论,破其邪见执著。建是使他在真理之前低首,归依于吾所建立的宗旨。而最善于能破和能建的说法者,可谓人间天上,莫过于佛。

佛具一切智,穷万法源。明宇宙万有的空无自性,无言语可说,离思义之表。却又须以此事明白告诉众生,必须要在不可说中,用各种方法说出其中的道理,使人们在可思议里,达到不可思议的超脱境界。

所以在这里说了一切法如幻,破一般论理思辨的执著以后,跟着又说出名句形身的要义,和表明吾佛说法的方法。

如果人们对此了然于胸,就可以知道佛说一大藏教的组织方法,同时也可以了然后世诸善知识接引后进的妙用了。即使不是学佛的人们,懂了这个道理,对于思辨义理文字的写作和讲说,也应该有很大的进益。)

(注卅一)数论:迦毗罗仙所造之论,又名《金七十论》,立二十五谛,论生死涅槃。以数为量诸法之根本。故以立名。从数而起之论,故名数论。

(注卅二)胜论:呕露迦仙所始称,分析宇宙万有为究竟的唯物的多元论也。别为六种,谓之为六句义。实为本体,德为属性,业为作用,同为共通性,异、和合为物间之固有性。

96

《楞伽大义今释》2.24章 四种罗汉的果位境界 【《楞伽经》原文】 尔时大慧菩萨摩诃萨复白佛言。世尊。惟愿为说诸须陀洹,须陀恒趣,差别通相。若菩萨摩诃萨,善解须陀洹趣差别通相,及斯陀含,阿那含,阿罗汉,方便相。分别知已。如是如是,为众生说法。谓二无我相,及二障净,度诸地相。究竟通达,得诸如来不思议究竟境界。如众色摩尼。善能饶益一切众生。以一切法境界无尽身财,摄养一切。

佛告大慧。谛听谛听。善思念之。今为汝说。

大慧白佛言。善哉世尊。唯然听受。

佛告大慧。有三种须陀洹,须陀洹果差别。云何为三。谓下中上。下者极七有生。中者三五有生而般涅槃。上者即彼生而般涅槃。此三种有三结,下中上。云何三结。谓身见.疑.戒取。是三结差别。上上升进,得阿罗汉。

大慧。身见有二种。谓俱生。及妄想。如缘起妄想。自性妄想。譬如依缘起自性,种种妄想自性计著生。以彼非有非无,非有无,无实妄想相故。愚夫妄想,种种妄想自性相计著。如热时焰,鹿渴水想。是须陀洹妄想身见。彼以人无我,摄受无性,断除久远无知计著。

大慧。俱生者,须陀洹身见,自他身等,四阴无色相故。色生造及所造故。展转相因相故。大种及色不集故。须陀洹观有无品不现,身见则断。如是身见断,贪则不生。是名身见相。

大慧。疑相者。谓得法善见相故。及先二种身见妄想断故。疑法不生。不于余处起大师见。为净不净。是名疑相。须陀洹断。大慧。戒取者云何。须陀洹不取戒。谓善见受生处苦相故,是故不取。

大慧。取者谓愚夫决定受习苦行,为众具乐,故求受生。彼则不取。除回向自觉胜。离妄想,无漏法相行方便,受持戒支。是名须陀洹,取戒相断。须陀洹断三结,贪痴不生。若须陀洹作是念。此诸结我不成就者,应有二过。堕身见,及诸结不断。

大慧白佛言。世尊。世尊说众多贪欲,彼何者贪断。

佛告大慧。爱乐女人。缠绵贪著种种方便,身口恶业。受现在乐,种未来苦。彼则不生。所以者何。得三昧正受乐故。是故彼断。非趣涅槃贪断。大慧。云何斯陀含相。谓顿照色相妄想。生相见相不生。善见禅趣相故。顿来此世。尽苦际,得涅槃。是故名斯陀含。大慧。云何阿那含。谓过去未来现在色相,性非性。生见过患使,妄想不生故。及结断故。名阿那含。大慧。阿罗汉者。谓诸禅三昧解脱力明。烦恼苦妄想非性故。名阿罗汉。

大慧白佛言。世尊。世尊说三种阿罗汉,此说何等阿罗汉。世尊。为得寂静一乘道。为菩萨摩诃萨方便示现阿罗汉。为佛化化。

佛告大慧。得寂静一乘道声闻,非余。余者行菩萨行,及佛化化。巧方便本愿故,于大众中示现受生,为庄严佛眷属故。大慧。于妄想处种种说法。谓得果得禅。禅者入禅,悉远离故。示现得自心现量,得果相,说名得果。复次大慧。欲超禅无量无色界者,当离自心现量相。大慧。受想正受,超自心现量者,不然。何以故。有心量故。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诸禅四无量 无色三摩提 一切受想灭 心量彼无有 须陀槃那果 往来及不还 及与阿罗汉 斯等心惑乱 禅者禅及缘 断知见真谛 此则妄想量 若觉得解脱

【南怀瑾老师解读】 这时,大慧大士又问说:“惟愿佛再为我们解说罗汉的四个果位的境界,如果我们都能了解四种罗汉果的方法,和其中不同的境界,我们才能为后世众生说二种无我相——人无我和法无我,使他们去了烦恼障和所知障,一直进入如来的不可思议的境界。”

佛回答说:“有三种须陀洹的境界和他的不同果位。初果须陀洹有那三境界呢?就是下、中、上三种。下品须陀洹还须经七次返生人间。中品须陀洹还须三次返生人间,及至五次返生人间,才能进入有余依涅槃(残余的习气未能净断,定住在空忍的境界,即以为是究竟寂灭的果位,所以名为有余依涅槃)。至于上品须陀洹,就是不须投返人间,就能进入涅槃。在这三种果位的人,还有三结,所以不得解脱;那三种结呢?就是身见、疑见、戒取见三结。如果能加以修持上进,就可以得到阿罗汉果。

“大慧啊!所谓身见,是有两种不同。①是与生命俱来,和生命根本同在的,名为俱生。②是妄想所生。什么是妄想所生呢?例如对缘起所生的现象界,分别它们的缘起自性,却执著自性是的确有一空性的存在。不过认为这个自性的境界,既不是有,也不是无,也不是非有和非无。其实这正是一种妄想所形成的观念。

“可是无智愚夫,只认为分别妄想是空,不知执空还是妄想,却反而执著空为自性。这仍然如热时的渴鹿,误认旷野里的阳焰光影,把它当作清净的凉水一样。这就是须陀洹们以空性为身见。他们只证得人空,乃认人无我就是无自性的境界,他们断除烦恼,久住空境,就在此处身立命了。

“什么是须陀洹的俱生身见呢?他们观察自己和人们的四阴作用——受(感触)想(思想)行(本能活动)识(精神作用)——都是没有色相形状可得,都是物理生理所造,互相辗转发生作用,彼此互为因果。四大种——地(固体)水(液体)火(热能)风(气体)——以及光色等,都不是固定性的。他们由此观察,既不执有,也不著无,断除凡夫坚认此身是我的身见之惑。因此再也不生贪欲之念,就此以断惑为证真之果。那就是须陀洹的身见相,即所谓去妄求真之流。

“大慧啊!所谓疑相是什么呢?那就是对上述的两种身见妄想已经解除,但又自以为这种心得就是得法的善见相。即认为诸法断灭,都是不生的,所以对其余更有超过这种境界的上乘法,就起怀疑,认为大乘大士们所说的清净法,恐怕是未净其意的,这就名为须陀洹的断见疑相。

“大慧啊!所谓须陀洹的戒取见,是说须陀洹们不肯守取善业的戒行,轻视它为邀得生天的福报。他们了解有生即有苦,因修善而得生天的福报,福报尽了,仍然会堕落的,仍然没有脱离苦因。所以他们既然不为恶造孽,也不守取戒行以求福。所谓取的意义,是说人们现世修习苦行,而为了求取他世或换得来生福报,或死后往生天堂的乐报,这是愚痴凡夫们的希望,所以须陀洹们在所不取。他们除了返心归向于自觉的殊胜境界,远离妄想,及断除烦恼的无漏法的清净禁戒以外,其余都不执取,这就名为须陀洹的戒取见。

“虽然须陀洹们已经断了贪、瞋、痴的三结,再不生起这种心理。可是他们如果有了我已断除三结的自负,就等于没有成就的凡夫。只要一有此意,便会有两种过错,①是堕在身见,如上面所说的。②是其余诸结不断。所以真正已经成就须陀洹果位的人,是没有这种自负的心理的。”

大慧又问:“您说一切众生们,本来就有很多的贪欲,须陀洹们是断了那种贪欲呢?”

佛说:“他们是断了男女之间缠绵的情、爱、欲,乃至从情、爱、欲所出发的种种身、口、行为:如打情骂俏,拥吻眄[miǎn]视等等。因为这些行为,虽然得到目前暂时的享受,但会博得未来无穷的苦果,所以他们已经远离不生了。但这如何能够做得到呢?他们在禅定的境界中,已经得到三昧正受之乐,就是身心内发的妙乐,所以他们能够断除男女欲乐之心,而贪著趣入涅槃境界的妙乐。

“大慧啊!怎样是斯陀含的境界呢?他们是对境无心,目前有色相,心中无分别,总是在禅定的乐趣境界当中。所以他们尽此一生的苦报,命终即进入有余依的涅槃境界,这就名为斯陀含。

“大慧啊!什么是阿那含的境界呢?他们是已经断除过去、未来、现在的三世时间的束缚,没有内外有无之心。也没有因我见而产生的偏差,所谓绝对不生妄想,究竟断除三结,这就名为阿那含,他们能住入涅槃,不再生人间而征得不还果。

“大慧啊!什么是阿罗汉的境界?他们已经具有世间和出世间的各种禅定三昧境界,得到解脱的能力,和神而明之的通力,不再生起烦恼苦果等妄想习性,这就名为阿罗汉。”

大慧又问:“您平常不是说有三种阿罗汉吗?这里所指的是哪一种的阿罗汉呢?是得寂灭清净的一乘道果呢?或者大乘境界的菩萨们,为了方便显示,故意以阿罗汉的姿态出现呢?或是佛以化身显示的呢?”

佛回答说:“这是指得到寂灭清净的一乘道的声闻众中的阿罗汉,并非其余的那两种。其余两种,都是由于慈悲的愿力,视时代和环境的需要,故意显示阿罗汉的姿态,来作佛法众中的眷属,借以相得益彰,以此庄严佛众。

“大慧啊!所谓得果,也无非是对凡夫众生们说,因为他们根本不能远离妄想心的希望,虽然学出世法,但总是要求取得一种地位,所以才说他得果和得禅。如果是真正的禅者们证入禅的正受三昧,就根本无所谓有这些得果得禅的观念存在,只是借此表示而说已证得自心的现量果罢了。

“大慧啊!如果要超过各种禅定的无量境界,超越欲界、色界、无色界的三界外者,还应当舍离自己的心量境界。若是还有少许感受和细微妄想的存在,认为自己是超过心量的境界者,那就根本不对,为什么呢?因为还在心量的范围啊!”这时,佛就归纳这些道理,作了一首偈语说:

诸禅四无量。无色三摩提。 一切受想灭。心量彼无有。

(这是说:所有各种禅定,都超不出四无量的境界。(又名四梵行,十二门禅中之四禅也。一、慈无量心。二、悲无量心。三、喜无量心。四、舍无量心。此四心依四禅定而修之,则得生色界之梵天,故云梵行。)就是空无边处定、色无边处定、识无边处定、非想非非想处定。禅定最高的境界,是无所有处定,也叫作灭尽定。但是无色定还是不出无色界的范围。总之:四无量的禅定境界,不外欲界、色界、无色界的领域,虽然,没有粗的触觉和妄想,但依然还存有细的感受和妄想。这些仍然跳不出自心的现量境界,如果能超越自心的现量,就一无所得,而解脱三界了。)

须陀槃那果。往来及不还。 及与阿罗汉。斯等心惑乱。

(这是说:初果须陀洹,二果一往来,三果是不还,四果阿罗汉等。如果认为是有法可得,有果可证,执著果位和自己所得的禅定境界而不知舍离,都是自心惑乱的证见,以大乘佛法看来,不过是比较高明一点愚痴凡夫罢了。)

禅者禅及缘。断知见真谛。 此则妄想量。若觉得解脱。

(这是说:真正的禅者,在禅定境界中,既无所谓能禅定的心,也无所谓得禅定的境。既断除了能知和所知的见,便没有真和妄的分别执著,依此而证得正觉的自性,自然就得到解脱了。)

96

《楞伽大义今释》2.25章 两种智觉的境界 【《楞伽经》原文】 复次大慧。有二种觉。谓观察觉。及妄想相摄受计著建立觉。观察觉者。谓若觉性自性相,选择离四句不可得。是名观察觉。

大慧。彼四句者。谓离一异,俱不俱,有无非有非无,常无常。是名四句。

大慧。此四句离,是名一切法。大慧。此四句观察一切法应当修学。

大慧。云何妄想相摄受计著建立觉。谓妄想相摄受计著。坚湿燰(暧)动不实妄想相,四大种。宗因相譬喻计著,不实建立而建立。是名妄想相摄受计著建立觉。是名二种觉相。

【南怀瑾老师解读】 佛又说:“还有两种觉相:①是观察觉,②是妄想相摄受计著建立觉。

所谓观察觉是人们返照自己的知觉和感觉的自性,以体认妄心的现状,毕竟是离了互相对立的‘四句’,了无自性可得,这就名为观察觉(就是凡夫智慧境界的相似觉,并非正觉的境界。)。

所谓四句:就是一(一体)异(不一体)、俱(共同存在)不俱(不共同存在)、有(有实在的)无(没有实在的)、非有(好像是没有)非无(好像不是没有)以及常(永恒的存在)无常(没有永恒的存在),这些就是互相对立的四句。大慧啊!离这四句,就是离一切法的纲要,所谓离四句,绝百非。也就要以离此四句为观察一切法而得智慧的体相,所以你们应当修学(这就是观察法无我。)。

大慧啊!所谓妄想相摄受计著建立觉:就是人们都在妄想境界中接受它的本能感觉,所以一般人们对于坚(地)湿(水)煖(火)动(风)等的生理本能状态,执著不舍,而误认此虚妄假合的四大活动,是真实的存在的。而且还根据因明的——宗、因、喻三支理论方法,于虚妄不实中强认为是真实性的。智者就在此中觉知它都是虚妄不实的妄想境界,这就名为妄想相摄受计著建立觉(这就是观察人无我。)”

96

《楞伽大义今释》2.26章 菩萨境界 【《楞伽经》原文】 若菩萨摩诃萨成就此二觉相,人法无我相究竟。善知方便无所有觉,观察行地,得初地,入百三昧。得差别三昧。见百佛及百菩萨。知前后际各百劫事。光照百刹土。知上上地相,大愿殊胜神力自在。法云灌顶。当得如来自觉地。善系心十无尽句,成熟众生。种种变化,光明庄严。得自觉圣乐三昧正受。

【南怀瑾老师解读】 “大慧啊!大乘菩萨们就在此中成就二种觉相,了知人无我和法无我。由此得究竟善知方便无所有觉,又名为得入无相智的善巧观察。从此入于菩萨的初地(欢喜地)境界,‘入百三昧。得差别三昧。见百佛及百菩萨。自知前后际各百劫事。光照百刹土。知上上地相。大愿殊胜神力自在。法云灌顶。当得如来自觉地。善系心十无尽句(注三十三)。成熟众生。种种变化。光明庄严。得自觉圣乐三昧正受。’”

(注三十三)十无尽句:初欢喜地菩萨,发广大之愿,以十无尽而成就。若此十句有尽,则我愿亦尽;若此十句无尽,则我愿亦无尽,名为十无尽。一、众生界无尽。二、世间无尽。三、虚空界无尽。四、法界无尽。五、涅槃界无尽。六、佛出现界无尽。七、如来智界无尽。八、心所缘无尽。九、佛智所入境界无尽。十、世间转法转智转无尽。

96

《楞伽大义今释》2.27章 形而上的心物同体观 【《楞伽经》原文】 复次大慧。菩萨摩诃萨,当善四大造色。云何菩萨善四大造色。

大慧。菩萨摩诃萨,作是觉彼真谛者,四大不生。于彼四大不生,作如是观察。观察已。觉名相妄想分齐,自心现分齐,外性非性。是名心现妄想分齐。谓三界观彼四大造色性离。四句通净。离我我所。如实相自相分段住。无生自相成。

【南怀瑾老师解读】 “大慧啊!大乘菩萨们,还应当了解四大所造成的色尘(物理)作用。他们应当觉知,形而上真如自性的实际,本来没有四大种的生元,因此四大种也本自无生。若能真观察到四大无生的实际,才知道宇宙有一切现象,都不过是名、相、和妄想分别的境界,所以才感觉它的存在,无非都是自心现量的差别境象而已。

“其实,外界物理的性能,根本也是无自性的,这就名为心现妄想分齐(等差平等)。就是说观察三界中,所造的色尘体性自相,也本来就是离四句,绝百非,究竟无一物可得,毕竟是通体清净的。它也各自离物性的自我和物我所属的作用,住在自性体相的如实法中,根本就没有物理类别的分段自相可得。因为万物一体,所谓‘是法住法位’,都住在诸法本自无生的自性体相之中。”

96

《楞伽大义今释》2.28章 色尘物理形成世界的真谛 【《楞伽经》原文】 大慧。彼四大种,云何生造色。谓津润妄想大种,生内外水界。堪能妄想大种,生内外火界。飘动妄想大种,生内外风界。断截色妄想大种,生内外地界。色及虚空俱。计著邪谛。五阴集聚,四大造色生。

大慧。识者,因乐种种迹境界故,余趣相续。

大慧。地等四大,及造色等,有四大缘。非彼四大缘。所以者何。谓性形相处所作方便无性,大种不生。

大慧。性形相,处所作方便和合生,非无形。是故四大造色相。外道妄想,非我。

【南怀瑾老师解读】 “大慧啊!那么,怎样会产生四大种,造成三界一切色尘现状呢?因为一切众生,自无始以来,妄想自性功能,具有如津液般润湿的大种,所以就产生内外界水的成分。妄想自性功能又具有热能的大种,所以就产生内外界火的成分。妄想自性功能又具有飘动的大种,所以就产生内外界风的成分。妄想自性功能,又具有坚定的大种,所以就产生内外界地的成分。妄想自性功能,同时又具有色相和虚空的现象,所以就产生内外各种不真实的思虑。因此和合而有五阴——色、受、想、行、识的聚集,和四大——地、水、火、风的和合,造成世间色尘的种种状况。

“大慧啊!所谓唯识的识,乃是由内外界种种境象,依他而起作用,由此遍计所执,乐于执著种种境界迹象,再由此贪著之心,又构成为一种力量——业力,使它相续流注而及于无穷尽的未来。

“大慧啊!地等四大种以及造成色尘等状况,依形器世界来说,当然是由四大种的因缘和合而生。依形而上本体自性来说,能生四大种的,却不是四大种本身的因缘和合。为什么呢?

“因为能形成色尘物质现状的性能,虽是偶然的、暂时的形成了各种方便,如果推穷物理性能,其所以能形成的元素,本来就没有它的自性。形而上本体的自性,虽然能生四大种的功能,生生还自无生,所以说一切万法各无自性。它形成了万象的各种形相,只是自性功能所生的一种方便现象,靠因缘和合而生。但既借因缘和合而生,就并非没有形相。

“所以说:外道的学者们,只认为四大种,或认为某一大种便是造成万有色尘形相的基本原因,实在是不明究竟的真谛。他们之所以如此都是由于分别妄想所生的谬论,而和我的说法不同。”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