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门故事 仁焕法师:饿死不化缘,冻死不攀缘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9年03月12日 · 最后由 443028295 回复于 2019年03月12日 · 117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仁焕法师:饿死不化缘,冻死不攀缘

仁焕法师1953年1月出生于广西。法师少年多病,久病成医,1982年于多苦多难中皈依三宝,1995年因缘成熟剃度出家,拜江西云居山首座和尚、同安寺方丈慧参长老为师,1997年于云居山受三坛大戒。法师出家时即立下“但愿众生得离苦,不为自己求安乐”之大愿,并发誓“饿死不化缘,冻死不攀缘”。

法师20多年学佛生涯中,曾亲近觉明、元音、慧参、清定、本焕、茗山、海空等十多位禅、净、密高僧大德,并得四位长老亲授传承法卷。法师初学佛时即修学密法,整整20年,得汉藏多位上师灌顶传法,修证功夫非同一般。2002年于闭关中亲证净土法门之殊胜后,即放下密法,专门研修实践念佛法门,深得弥陀本愿之微妙精髓。

法师在道场建设上不重香火之旺衰,而重在建成道德教育的场所与离苦得乐的基地。于弘法方面主要教导众生“以家庭伦常之道完善今生,以弥陀本愿之法横超三界”,以知恩、感恩、报恩为人生第一法,实践人间佛教。其开示深入浅出,通俗易懂,妙语风趣,契理契机。常年应邀于各地弘法利生,足迹遍及大江南北,法音远播四海内外。

法师说生命来到世间上,功德是父母的;善根福德来自老祖宗。所以我们的命根是老祖宗,命本是父母。能有我们生命的今天,是老祖宗和父母互相继承的功德。

但是我们能生存在世间上,还是天地给予生存的条件。如果空间没有良好的氧吧,我们缺少几分钟的氧,生命就报废了,所以我们的生存是天地的功德。

生存在这个世间上,能让我们获得安祥自在的,应该是师长指导的功德。谁得到师长的教育,谁就得到自在的条件。如果没有得到师长的根本教育,那就是辛苦、不能自在的生命。

所以,生命的来踪是父母的功德,生命的生存是天地的功德,生命的解脱是师长的功德。

如果我们缺少知恩,生命就会有障碍。因为缺少知恩,就是缺少了依靠。缺少依靠了,就自然有障碍了。感恩就是互相提优点,我把你抬高,你把我抬高。互相抬高了,生命就得到升华。

报恩的原理就是互相成全。报恩有三个层次:于理相上报恩,于事相上报恩,于心相上报恩。于理相上报恩就是能够互相理解;于事相上报恩就是要互相帮助;于心相上报恩就是要互相尊重。

心相上报恩比什么都重要,是大报恩。因为我们人人都会有缺点嘛,所以真正的报恩就是共同发扬优点,共同原谅缺点。互相发扬优点就一起看到光明,互相原谅缺点就一起远离黑暗。

今天是我们冥阳两界离苦得乐的日子。几天的努力得到今天的成果。愿望念佛七会上,各人父母师长、各人堂上历代宗亲、各人身上一切冤亲债主、十方法界六道群灵,尽虚空界一切佛子、有情、孤魂等众,真正想要离苦得乐,必定要懂得今天来之不易,互相知恩,互相认可。

今天来到这里,一者是常住的慈悲。有常住慈悲迎请三宝,建立坛场,才有我们十方集会在高山寺的因缘。如果没有常住的慈悲,三宝也没有缘份光临,也没有我们十方大众的光临。所以常住慈悲功德无量。

念佛七法会是迎请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统领西方极乐世界的诸佛菩萨光临法会,放光接引我等冥阳两界,愿令我们借此因缘,共同离苦得乐。愿望来到法会的出家在家,能建立良好的信仰,相信阿弥陀佛今天必定光临接引。然后,我们就意念自己的老祖宗,愿令老祖宗在我们知恩感恩报恩的意念中,光临法会,不遗漏一个生命,随佛慈悲接引共同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不管有没有牌位,只要我们信仰往生的功德,愿意成为无量寿,愿意成为无量觉,愿意成为无量光,愿意接受阿弥陀佛的接引,当西方三圣光临的时候,就能随着西方三圣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佛号就是让我们回归极乐的因缘,愿大家为离苦得乐念好每一句佛号,有一分诚心就有一分解脱,有十分诚心就有十分解脱。方法是:在念佛号时,意念我们的老祖宗互相统领,互相转告,随着一句佛号来到法会,等待佛的接引,共同往生西方。如果老祖宗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我们就是西方极乐世界的后代。

愿望大家依教奉行。有你们诚心依教奉行,你们合家冥阳两界必定离苦得乐!

共收到 13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03月12日 08:54
96

被一千个人恶骂了八万四千年的忍力仙人

过去久远劫前有一位外道仙人,名叫忍力仙人。忍力仙人受持什么法呢?就是对一切众生都不生起嗔恨之心。

 那时有魔名叫恶意,他想,我如今为什么不到忍力仙人那里去破坏他所修的忍辱之法呢?让他生起嗔恨之心、退转舍离忍辱之心。于是恶意就派遣一千个擅长恶骂的人,围绕于忍力仙人的前前后后,恶口斥骂仙人,造谣生事、妄说其过,粗言秽语不堪入耳、极其难忍。忍力仙人行走的时候也骂,到了聚落的时候也骂,进入聚落也骂,吃饭的时候也骂,吃完了也骂,从座位站起来也骂,离开聚落也骂,回到所住的树林也骂,站着的时候骂,坐下的时候也骂,躺下的时候也骂,经行的时候也骂,分分钟乃至一呼一吸之间都在骂,总之就是跟随着仙人不停地骂,种种污言秽语不曾停止。

 当时这一千人受到恶魔的指使,在八万四千年恶口毁骂忍力仙人。恶意魔呢,则在忍力仙人进入聚落的时候用自己的屎扣到忍力仙人的头上,而且还将自己的屎尿涂到仙人的衣服上和饭钵里,用粪便涂满各处。忍力仙人于八万四千年中被这一千个人恶口斥骂轻视作践,内心始终没有生起一念嗔心,乃至没有生起一念退转沉没之心,而且也不会疑惑我到底有什么罪业会受到这样的遭遇,终究没有生起一念怨恨之心,在这八万四千年中,忍力仙人从没有用恶意的眼神看过恶意魔,也从没有疑惑自己到底有什么罪过、要受到这样的待遇。

 这一千个擅长恶骂的人,骂了忍力仙人八万四千年,终于知道忍力仙人的忍辱力是不能被破坏的,于是对忍力仙人生起清净的信心,忏悔各自的罪过,他们问忍力仙人:你这样做到底想要有什么成就呢?我们也愿如此来修行成就。这一千个擅长恶骂的人对忍力仙人生起清净心,恭敬供养尊重赞叹,仙人受到供养之后,从未生起过贪爱之心。

 那时的忍力仙人并不是别人,而是本师释迦牟尼佛。那时忍力仙人受持忍辱法,恶意魔所差遣的一千个人,日夜不停、不曾休息地恶骂了八万四千年,如此轻贱,也未尝令忍力仙人动心,未曾令忍力仙人失去清净心。

 这一千个擅长恶骂的人,对忍力仙人生起清净心之后,忏悔毁骂仙人的罪业之后,跟随忍力仙人学习,发起无上菩提之心。忍力仙人教化他们安住佛法、修行佛道。这一千人具足成就六波罗蜜之后,一个接着一个渐次成佛,皆入无余大般涅槃。

 那时差遣一千个人来骂忍力仙人的恶意魔,并不是别人,就是提婆达多。

96

水瓮的用处

 假如世上有三种瓮:第一种水瓮,坚固毫无破损,没有微小的裂缝,一点也不会漏水;第二种瓮则是没有破损,但有一点小小的裂缝,因此会渗出水来;而第三种瓮则就是又破又漏了。

 如果要你用这三个瓮装水,该如何是好?

 对曰:「先将水倒入坚固不漏的瓮中,倒满之后,再倒入第二个瓮,至于第三个瓮虽然又破又漏,但还是可以趁它还没漏出水时,暂时用一下,这样才能将三个瓮的功能发挥到极致。」

 智慧小语:瓮虽然有破与不破之别,人却没有残与不残之别,不要因外在身体的限制而忽略自身的才能天性。无论如何都该在有限生命中将良能发挥到极致。

96

白云禅师:超然自在地生活

佛在世时,有一位小国王,这位国王可以说是富甲天下。他信仰印度传统的婆罗门教,他深信今生此世的位高权重,是他前世布施、造福的结果,所以他非常欢喜造福。

 有一天,他启开珍宝库藏,以七天的时间为限,发出通告说:“人不分远近,不分种族;只要来此,一定有求必应。”他把珍宝分成一堆一堆的,每堆约六十个枣子堆起来这么大,来求助的人,每人给一堆。这些财物尽管有不少人来拿,但还是剩下很多。

 佛陀知道这位国王发如是心,并不是真正的寻求解脱,因为他还有所求——求来生福。

 于是,佛陀化成一位婆罗门教的乞士来到国王面前。国王说:“你有什么困难尽管说,不用客气,我一定满足你的需求。”

 这位乞士说:“我知道国王喜欢布施财物,所以我来求取财物。”

 国王说:“好,那你就拿一堆吧!”

 乞士拿了一堆珍宝就走,可是只走了七步,他又回过头来把珍宝放回原处。

 国王问:“咦!为什么又拿回来呢?”

 乞士说:“本来我想三餐温饱就可满足,但现在有这些珍宝,却还要过如此流浪的生活,觉得欠缺了安全感,所以很希望盖一栋房子。”

 国王听了觉得有理,就说:“你可再拿一堆!”

 他真的又拿了一堆,走了几步又回头放回原处。

 国王疑惑地再问:“怎么啦?”

 乞士回答说:“我想如果把这些东西拿去卖了,也只够盖一间房子,若想娶妻也还不够呀!”

 国王就说:“好吧!那你拿三堆去,这样就足够让你娶妻盖房了。”

 这位婆罗门乞士于是拿了三堆珍宝,回过身便走。走了七步,又回头把东西放在原处。国王很讶异地说:“你这个人真是奇怪,三堆财宝难道还不够吗?”他说:“我算了算仍然不够,因为即使房子盖好,娶了妻,生了子,我还得请一些奴婢来奉侍妻儿,再把房子装潢得漂亮一点,所以算起来仍是不够用!”

 遇到这样的人,国王却也度量宽大地说:“那你就拿七份去吧!”乞士真的拿了七堆宝物离去,走了一段路,他又把东西原封不动地放回去。

 国王微怒道:“你真是一个怪人,够你盖房子娶妻,也够你请奴婢了,这些你还嫌不足吗?这些财物可以让你享受一生啊!”

 乞士叹道:“我再怎样计算,仍觉得不够,即使什么都有了,可是儿子长大也要娶媳,唉!人生一世确实是追求不完,也做不完呀!况且人生无常,我宁可过着目前这种朴实自在的日子,没有精神的负担及家室之累,可以清净地过一生,我认为目前的生活,就是我最理想逍遥自在的生活方式。”

 国王听了这位婆罗门乞士的一番话,顿有所悟,他想:“对呀!人生有永无尽头的追求。我现在已经很好了,还想追求来生的福;若生生世世只追求福报,那就永无解脱之日了。身为国王要为百姓、国事操劳,还得防范他国侵犯,为此忧恼,像这样是真正的福吗?我应该去追求更超然自在的福!”

 佛陀已经知道国王的心态,这位婆罗门乞士于是向国王说:“现在有一位觉者——佛陀,出现于人间,我要追求财物,倒不如去追随佛陀,因为佛陀有取不完的轻安解脱的法财。所以,我想我还是去追求佛的真理比较好。”他喃喃自语的边走边说,离开国王而去了。

 国王听到世间有位觉者,他心中一震,“对呀!国内的人民不是也口耳相传地说,悉达多太子已经成佛了!他是天下众生的导师,我何不去求佛陀,请佛为我开示皈依呢?”于是他即刻传令准备马匹,动身到祇园精舍去。

 到祇园精舍求见佛陀时,国王一见佛陀,觉得像是遇见故人一般,他想:“我在哪里见过他呢?”佛陀微笑地向他说:“才没有多久的时间,你怎么就不认得我了呢?”那时,国王见到佛陀这么慈祥的态度,于是会意过来,赶紧五体投地,感谢佛陀启发他的智慧。

 佛陀最善于观机逗教,甚至用婆罗门乞士的形态去接近国王,以种种的方便法,三番两次地乞求财物又归还,这就是智慧的引导,这位国王终于被度化了。

96

善良的力量有多大

十年前一个穷苦大学生,为了付学费,挨家挨户地推销货品。

 到了晚上,发现自己的肚子很饿,而口袋里只剩下一个小钱。他在大街上犹豫徘徊了半天,终于鼓起勇气,敲响了一户人家的门,准备讨点饭吃。

 然而当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孩子打开门时,他却失去了勇气。他没敢讨饭,却只要求一杯水喝。女孩看出来他饥饿的样子,于是给他端出一大杯鲜奶来。

 他不慌不忙地将它喝下,然后问道:我应付您多少钱?而女孩的答复却是:你不欠我一分钱,母亲告诉我们,不要为善事要求回报。

 他怀着感恩的心,向女孩深深地鞠了一躬,真诚地说道:那么我只有由衷地谢谢您了!

 当他离开时,不但觉得自己的气力强壮了不少,而且对人生的信心也增强了。他本来已经陷入绝望,准备放弃一切的。

 十年后,有个女人病情危急。当地医生都已束手无策。家人终于将她送进大都市,以便请专家来检查她罕见的病情。他们请主任医师亲自来诊断。

 当他听说,病人是自己的家乡某某城的人时,他的眼中充满了奇特的光芒。他立刻走向医院的病房。当他来到病人的床前时,他一眼就认出了她。

 他决心尽最大的努力来挽救她的生命。从那天起,他特别观察她的病情,查阅了所有的文献,并发帖向全世界同行咨询。经过不懈的努力,终于让她起死回生,战胜了病魔。

 最后,批价室将出院的帐单送到他手中,请他签字。医生看了帐单一眼,然后在帐单边缘上写了几个字,将帐单转送到她的病房里。

 她不敢打开帐单,因为她确定,她可能需要一辈子才能还清这笔医药费。当她打开帐单看到帐单边缘上的一行字:一杯鲜奶已足以付清全部的医药费!

 她的眼中顿时盈满了泪水,她心中感动地祈祷着:佛陀啊!感谢您,感谢您的慈爱,藉由众人的心和手,在不断地传播着。

96

善光公主

当年波斯匿王有一个女儿,名叫善光,聪明伶俐,相貌端庄,父母很疼爱她,宫内的人也对她很恭敬。他父亲波斯匿王对女儿说:“你是因为父王我的缘故, 所以才会受到宫内人的尊敬。”善光公主回答道:“这是因为我自己的业力,和父母没有关系的。”波斯匿王问了三次,善光公主全都是做同样的回答。  

于是波斯匿王就很生气地说:“那现在就看看你究竟是有这个业力还是没这个业力。”然后波斯匿王就吩咐左右侍从,从城里找一个最下等贫穷的人来。不多久,下人回报说已经找到了,并且带来参见大王。波斯匿王就把女儿善光嫁给了那个穷人,并对女儿善光说:“如果你真是因为你自己的业力,不需要借助我的势力,那就走着瞧吧,以后的事情就能验证出你说的对不对。”善光依然答复说“我有我自己的业力”,然后就和那个穷人互相依扶着出门而去。  

善光公主问他的丈夫:“你还有父母么?”穷人回答说:“我父亲以前是舍卫城里面最富贵的,不过如今父母全都已经过世了,没有依怙,所以穷苦潦倒。”善光问道:“那你还记得你以前的宅院的位置吗?”其夫回答说:“地方还记得,但宅院都已经坍塌毁坏了,只有空地。”  

于是善光就和丈夫一起到老宅去,在破旧的宅院周围查看,在他们所经过的地方,地面突然自己塌陷,显露出地里面以前埋葬的宝藏。善光就拿出珍宝,雇人新修宅院,不到一个月时间,宫殿宅院等就建好了。也有很多的侍从婢女。此时。波斯匿王也想念他的女儿善光,不知道地如今生活的怎么样了。有人回答说:“她现在的宫殿宅院和钱财不比大王少。”波斯匿王不由得感慨道:“佛陀说的果然真实不虚,自作善恶,自受果报。”  

善光公主让丈夫到宫中迎请其父王波斯匿王,波斯匿王接受了邀请,见到善光公主家里也是华丽庄严,比王宫还要好。波斯匿王见到这种场景,感叹以前未曾见过,说道:“这个女儿知道她自己说的没错,所以一直回答我说自作此业,自受果报。”波斯匿王就去问佛陀,这个女儿以前做过什么福德,能够生在王宫之家,身有光明,佛陀回答说:“在九十一劫之前,有一佛号毗婆尸,那个时候有个大王名叫做‘盘头’,他有一个王后。毗婆尸佛入涅 后,盘头王造了一个七宝塔来供奉毗婆尸佛的舍利。他的这个王后,用带有如意宝珠的天冠戴在毗婆尸佛像头上,光明照世,并发愿说:愿我将来身有光明,紫磨金色,尊贵荣华,不要落入三恶道和八难当中。”

那时,这个王后就是如今的善光。在迦叶佛的时候。一个妇人要用好的食物供养迦叶如来及四大声闻弟子。她的丈夫当时要阻止她。她劝丈夫说道:“你不要阻拦我。请让我供养佛陀和他的弟子,使他们食物充足。”丈夫听从了她的话,让她供养完毕。那时她的丈夫,就是今日她的丈夫。那个时候的那个妇人就是今日的善光。当初她丈夫由于阻拦她供养,所以经常贫穷。但由于后来听从了妇人的话,所以娶得那个好人也就是善光,才可以得到大富贵。失去这个妇人之后,还是会贫贱。善恶业报,丝毫不会差。王听到佛所说的话受益匪浅,不再自大傲慢,深信并了解因果关系,欢喜而去。

96

千辛万苦求佛偈

 从前有一位修道人,名字叫做善信。他出生的时候世上已经没有佛法传布了,但他还是苦心寻求正道佛法,希望可以找到正确的解脱之道。

 有一天,空中忽然有股洪亮的声音对他说:

 「善信!你仔细听着,从这里往东方六十万里的地方,有个叫作善住的国王。佛陀曾在他的国家出世,佛教一度传遍各地。可惜佛陀涅槃后,佛法渐渐衰落,现在全国已经连一所佛寺都没有了。那里住着一个贫穷的女人,长得非常丑陋,可是她会说半句佛陀的偈语,现在她想传授给别人。你就去取那半句偈语吧!」

 说完,空中便寂然无声了。

 善信毫不迟疑的踏上前往东方的遥远路程。他日日夜夜赶路,走得腿都肿起来,脚也裂开,鞋子外都渗着血迹。

 有一天黄昏,忽然前方传来一阵凄惨的叫声,善信跑向前一看,马上被眼前的景象吓呆了。在他面前有一大块望不到边际的淤泥,范围不知有几万里。

 善信心想:「刚才的叫声凄惨无比,一定是什么人被吞没了!」想到这里便觉毛骨悚然,浑身发抖。

 这时候,从善信头顶上飞过一只乌鸦,停在淤泥上歇息,没想到一停落在上头便沉下去了,一下子就没了踪影。

 善信当场楞在那儿,内心沮丧极了。他想:「看样子我是过不去了。得不到佛的偈语,我怎么使佛法发扬光大呢?」

 善信低下头,看看自己破烂的衣服和脚上血肉模糊的伤口,一阵阵疼痛传遍全身,善信于是想着:「我今天就死在这里好了!佛陀啊!我为此而舍弃生命,死得其所。」想完就朝眼前的淤泥走去。

 当他一脚踏上淤泥的时候,奇迹发生了,脚下出现一条洁白笔直的平坦大道,大道直通东方,通到看不见的天边。

 善信心中很高兴,顿时忘掉他所受的烦恼痛苦,快速奔跑在洁白笔直的大道上,越走越兴奋,很快便到了善住王的国家,找到那个丑陋的女人。

 那位丑陋女子住在一间茅草屋里,一见善信就问:

 「远方而来的客人啊!你找我有什么事?」

 「我是专门来拜您为师的。」善信凝视着她,恭敬地跪在她面前,心里想着:「这女人长得这么丑却懂得偈语,真是奇怪!」

 那丑女问:「你要跟我学什么呢?」

 善信仍然恭敬地说:「弟子是来跟师父您学知识的。」

 「我没有什么好教你的,我只会半句偈语。」丑女回答。

 善信一听,高兴地说:「我从六十万里以外的地方来投师,一路上历经艰辛,就是为了向您学这半句偈语,以振兴佛教大法啊!」

 「那好吧!你坐下来慢慢听。」

 善信连忙坐好,专心等待女子说那句佛偈。

 女子念诵道:「一切恶事切莫为,半点善德皆奉行。」

 善信听完,一阵清凉欢喜的感觉遍布全身,心中自然贯通,而且铭刻于心中。

 女子问道:「记住了吗?」

 善信答道:「不但记住了,而且理解精通了。」

 「很好,你已经得到神通力了,回去吧!」

 女子说完,便不再出声,于是善信向老师告辞,回到自己的国家。

 善信因为获得神通力,很快就回到自己的国家。他到处宣讲这句偈语,积了许多功德,并得到坚信不移的心志。

 从此,所有妖魔鬼怪都依着偈语的教义来接受教化,人民们又重新皈依佛法,国家得到神佛的保佑,于是风调雨顺,灾祸都被消除了。

 善信菩萨说:「我从前不知道这句偈语的时候,一直处在生死轮回的痛苦之中,现在求到了偈语,无论是为众人讲解佛经或是推行任何善事,都更加坚定我对佛法的信念。」

 善信菩萨的事迹从此被流传下来,他的功德也深深铭记在人们的心中。

96

一行禅师:不会褪灭的美

 雨季安居结束前两个星期,一个异常美丽的女人造访佛陀。她坐一辆由两只白马拖行的白色马车前来。陪同她一起来的,是一个大概十六岁的少年。她的衣着和举止风度都十分高贵典雅。她请一个年轻比丘引路前往佛陀的房舍,但他们到达时,却发觉佛陀仍未行禅归来。于是,那年轻比丘便请他们先在佛陀房子的外面坐在竹椅上等候。

 没多久,佛陀便在迦鹿荼离、舍利弗和那先沙摩罗的陪同下回来了。那女人和少年都站起来恭敬地鞠躬作礼。佛陀请他们坐下来后,自己便坐到另一张竹椅上。原来这位女士就是阿摩巴离,而少年就是频婆娑罗王的儿子——戌博迦。

 迦鹿荼离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美丽的女子。他才刚受了比丘戒一个月,一时间不知道应否目视美人。于是,他把眼睛垂下来,望着地上。那先沙摩罗也是同样的反应。只有佛陀和舍利弗直望进女子的眼里。

 舍利弗望着阿摩巴离,然后再望着佛陀。他看到佛陀自然轻松的目光。他的脸就像个美丽的圆月。佛陀的眼睛清澈慈祥。舍利弗感到佛陀的从容自在和喜悦,都在那一刹间渗进了他自己的心内。

 阿摩巴离也是直接望着佛陀的眼睛。从没有人像佛陀这样望过她。在她的记忆中,所有男人见到她都会感到不大自然或对她生起欲念。但佛陀的目光,就如他在望着一片云、一条河或一朵花。她似乎觉得佛陀可以看到她心里深处在想什么。她合起掌来,把自己和儿子给各人介绍。“我是阿摩巴离,这就是我学医的儿子——戌博迦。我们已久仰大名,一直都盼望着与你会面的时刻。”

 佛陀问戌博迦有关他学业上和日常生活的问题。戌博迦都一一礼貌地回答。佛陀可以看得出他是一个善良和聪颖的少年。虽然与阿世王太子同父异母,但他很明显地比太子具备更有深度的性格。戌博迦对佛陀充满敬仰和爱慕。他告诉自己,日后完成学业,必定要定居竹林附近,以能亲近佛陀。

 未见佛陀之前,阿摩巴离以为他就只像她见过的其他著名导师。但她现在发觉她从未遇过像佛陀一样的人。他的眼神充满着难以形容的慈和。她感到他全然了解锁在她心底里的痛苦。单是佛陀对他的凝望,已把她的苦痛溶解了一大部分。泪光盈睫,她对佛陀说:“大师,我一向命苦。虽然我衣食无缺,钱财丰足,但一直以来,我的生命都全无意义,今天才是我生命里最快乐的一天。”

 阿摩巴离原是一个非常出色的歌舞家,但她不是随便给人表演的。行为态度恶劣或不合她心意的人,就是肯给她再多的金钱,她也不会为他们表演。十六岁的时候,她经历了一次痛心的恋爱。之后,她便遇到了当时年轻的频婆娑罗太子,双双堕入爱河。她替她生下了他们的儿子戌博迦。但宫中没有一个人肯接纳阿摩巴离和她的儿子。一些王族成员更扬言戌博迦只是太子在路边一个大桶旁拾回来的弃婴。为了这些诬陷,阿摩巴离的自尊大受损害。因为宫中的人对她嫉妒成仇,她也只是忍辱负重。最后,她发觉只有她的自由才是唯一值得维护的。她从此便不愿在王宫居住,也立愿永不会再放弃她的自由。

 佛陀对她温和地说:“美丽的生和灭,正如其他现象一样。只有从禅定中得来的平和、喜悦和自由,才是真正的快乐。阿摩巴离,你要珍惜生命剩下来的每一刻。不要让自己迷失在不察觉或无意义的娱乐中。这是十分重要的。”

 佛陀告诉阿摩巴离她怎样可以重新安排她每天的生活——修习呼吸、静坐、留心专注地工作和遵守五戒。她很高兴获得佛陀这些宝贵的告诫。在离开之前,她说:“我在城外有个芒果丛林,那里清凉恬静。我希望你和你的比丘会考虑到那儿一游。那将会是我和儿子的莫大荣幸。佛陀上人,请你考虑一下我的邀请吧。”

 佛陀微笑接纳。

 阿摩巴离离开之后,迦鹿荼离禀请坐在佛陀旁边。那先沙摩罗请舍利弗坐到另外的椅子上。他自己则依然站着。几个经过的比丘也前来加入他们的谈话。舍利弗望着迦鹿荼离微笑。他又同样望着那先沙摩罗微笑。然后,他对佛陀说道:“师傅,一个僧人应如何对待美色?美,尤其是女人的美,会障碍修行吗?”

 佛陀微笑。他知道舍利弗这个问题不是为自己,而是为其他的比丘而问的。他答道:“比丘们,一切法的真性,是超越美丽和丑陋的。美与丑都只是我们心中创造的观念。它们与五蕴是难分难解的。一个艺术家的眼中,什么都可以被认为是美丽,什么也都可以被视为丑陋。一条河、一片云、一片叶、一朵花、一线阳光或一个金黄色的下午,全都具备不同的美。我们身旁的金竹也非常美丽。但也许没有任何美丽会比一个女人的美更容易使一个男人动心。如果他是被美色迷倒的话,他便会失去道业。

 “比丘们,当你们已因看透而得道,你们会看到美的依然是美,丑的也仍然是丑。但因你们都已证得解脱,你们便不会被系于它们任何一样。当一个解脱了的人看美,他也同时会看到其中包含着不美的部分。这个人会明白到一切的无常和空性,包括了一切美的和丑的。因此,他不会被美所迷,也不会抗拒丑陋。

 “唯一不会褪灭和产生苦恼的美,就是慈悲和已得解脱的心。慈悲就是无条件、无希求的爱心。已得解脱的心是不受环境和外来因素影响的。慈悲和已得解脱的心才是最真的美。那美中的平和喜悦就是真正的平和喜悦。比丘们,精进地修行吧,那你们便会证得真美。”

 迦鹿荼离和其他比丘都觉得佛陀这番话非常有用。

 雨季终于过去了。佛陀提议迦鹿荼离和车匿先回迦毗罗卫国通传佛陀即将回去的消息。于是,迦鹿荼离和车匿便立刻准备动身。迦鹿荼离现在已是个稳重祥和的比丘。他知道都城的人看见他现在的模样,都会十分惊奇。他期待着宣布佛陀回乡的消息,但也同时觉得要离开只曾小住的竹林,有点遗憾。

96

少康大师一生灵感奇事

少康大师(688 - 763)唐代高僧,中国佛教净土宗第五代祖师。俗姓周。唐缙云仙都山(浙江缙云)人。

  母亲罗氏梦游鼎湖峰仙境,有玉女授给她一朵青莲花说:“此青莲花表大吉祥,寄于你所,当生贵子,冀爱护之。”临到诞生少康大师的时日,青色光彩遍满室内,并散发芙蕖的芬香。少康大师容貌端庄,聪慧可爱,幼时即有不凡之形态,与一般孩童大不相同,有识见者都认为少康大师有武将文官之相,最为奇特的是少康长到七岁还未曾启口讲话。  

  有一日,其母带他往灵山寺拜佛,于大雄殿中母亲问他:“认识佛像否?”少康大师忽然回答:“此是释迦牟尼佛。”其母听言甚感惊诧,心知此子定是宿具善根与佛有缘,便令少康出家修道。  

  少康十五岁时,已能通晓《法华经》、《楞严经》等五部大经的奥义。弱冠之年,前往上元龙兴寺听讲《华严经》、《瑜伽论》,朝夕不懈地深研佛学义理。后游历四方,参学知识。  

  唐贞元初(公元785年),到了河南洛阳白马寺。在殿中礼佛时,见大殿阁中佛典文字放光,细观查之,发现是善导大师的《西方化导文》。少康观见此番情景,欢喜异常,心想善导大师乃净土宗的高僧,自己又对净土教法颇有好感,认为这定是一个吉兆。便于心中默默祝祷:“我若真与净土有缘,当使此文再放光明。”刚发愿毕,果见彼文重放光明,光中还现出无数的化佛菩萨。少康目睹这些瑞相,证知实乃先祖的灵迹感应,遂五体投地顶礼发誓说:“劫石可将磨损,我的誓愿不会变易。”由此而树立起了研学净土教法,弘阐净土法门的坚实志向。  

  少康大师为表心迹,特意前往长安光明寺善导和尚的影堂,怀毕恭毕敬之心,瞻仰顶礼善导遗像,祈愿得见善导大师。于顶礼之际,心存观想,但见善导大师现真像于空中而对少康作语曰:“汝依吾教,广化有情,他日功成,必生安养。”少康得到善导大师的教诲之后,如服定心之丸,更加坚定地一门心思研修净业,发誓终生弘阐净土教法。 

  少康大师南下到江陵,路遇一僧对他说:“你欲教化众生,应当去新定。”说完,倏尔不见,香光往西而去。少康大师到新定,人未得到佛法教化。少康大师乞食得钱后,诱奖儿童说:“阿弥陀佛是汝本师,能念一声,给你一钱。”众儿童为钱故,争相而念。几个月后,念佛儿童剧增,少康大师又善巧引导,念十句给一钱。如是经过一年的劝化,新定地区大小贵贱念佛者,盈满道路。  

  少康大师见机缘成熟,便于乌龙山启建净土道场。筑坛三级,聚集大众午夜行道唱赞。每逢斋日,有三千余人云集。少康大师登高座,令四众弟子望其面门,即高声唱阿弥陀佛。每念一声,口中即出一佛,连诵十声,则出十佛,若连珠状。  

  唐贞元二十一年十月(公元806年),少康预知时至,嘱告身边的四众弟子说:“当于净土,起欣乐心,于阎浮提,起厌离心。”言毕结跏趺坐,身放数道光明而化。当时,天气陡变,狂风四起,百鸟悲鸣,乌龙山间仿佛也一时变白。遗体火化后其弟子等为其立舍利塔,存于州东台子严,因此之故少康大师又号台岩法师,后来的天台德韶国师又曾重修塔坟,后人称之为“后善导塔”。基于少康大师对净宗作的杰出贡献,在《佛祖统记》卷二十六中列其为莲宗七祖中第五代祖师。

96

转轮圣王天上人间往返三十六次终成佛果

过去,佛陀在波罗奈国鹿野苑为天人、龙鬼、国王、臣民,以及不可计量的大众说法。当时有一大国的太子率领其他小国的王子共五百多人,来到鹿野苑顶礼佛陀,并且退坐一旁聆听佛陀开示。太子们赞叹佛陀,并且问道:“佛法义理精深微妙,自古以来,是否有国王、太子、大臣、长者子,舍弃名利地位,放下世间的荣华、快乐及家庭的恩爱来出家修行呢?”

佛陀告诉太子:“其实世间的国土、荣乐、恩爱,如梦幻、如声响,生生灭灭,变化迅速,是无法恒常拥有的。国王、太子因为三个原因,所以不能得道:一、不钻研佛法经藏,以微妙法义来提升自性,反而纵情恣欲,放逸堕落,滋生邪见;二、贪婪不布施,吝于将自己的财物救济贫困人民,或与大臣、将士分享,所以无法建立国家富强之本;三、不能远离色欲、爱欲,舍弃流转三界、令人烦忧的根源,藉由出家修行灭除众苦,返求自性。但是由菩萨转世的转轮圣王,则不会执着这三件事,所以能成佛。另外,若国王、太子能够:一、年轻时博学多闻,以仁德统领国家,化导人民力行十善;二、经常布施财物给贫穷、孤寡人家及群臣将领,与民同乐。三、时时思惟生命的无常,并有出家修行,断除生死轮回之苦的决心。做到以上三事,则能得道。接着,世尊为大众开示自己过去生的一段因缘:

过去生,我曾为转轮圣王,名为南王皇帝,能够飞行于虚空之中,周游各地,自由自在,无人能抵。出入皆有七宝,拥有宫殿、浴池、行宫、花园及群臣、夫人、宫女、象、马……等各八万四千。还有千位儿子,个个勇猛精锐,一人可抵千人。圣王寿命有八万四千岁,以法制治理国政,从不冤枉人民。

一日,圣王思惟,人命苦短无常,应当多修福德,契悟真道。常行布施,帮助贫困之人,并与人民共享财物,如此修习福德,再出家修行,断除种种贪欲,才能灭除人生苦恼。于是圣王便命令为自己梳发的人,一旦发现白发,一定要向他报告。

过了几万年,负责梳发的人看到圣王已长出白发,立刻报告圣王这个消息。圣王看着白发,悲泣地说:“第一使者已到,我头发已白,应当出家修行,求解脱道。”于是说了一首偈子:“今我上体首,白生为被盗,已有天使召,时正宜出家。”

圣王召集群臣,立太子为王后,便出家入山修行,等到寿命终了,转世为天帝释之子,天寿终了后又继位为王,统理天下。圣王亦如过去世般,吩咐梳发人发现白发时马上向他报告。当梳发人启禀圣王白发已生,圣王又说了相同的偈子:“今我上体首,白生为被盗,已有天使召,时正宜出家。”立太子为王后,便出家修行,寿命终了时,又转世为天帝释提桓因。前一位天帝释已享完天寿,下生世间,为转轮圣王的太子。

这三位圣王,互相轮为父子关系,在天界为天帝,在世间为转轮圣王,两者之间则为太子身份,历经数千万年,如此周而复始,往返三十六次,世世不忘以仁德教化大众、布施、断除生死苦这三件事,最后才证得佛果。

佛陀告诉大众:“当时的父王就是我,太子就是舍利弗,而当时的王孙就是阿难。此后我们三人,累生多世,展转为王,化导天下。”太子与王子们听完佛陀的开示后,十分法喜,便受持五戒,证得须陀洹果。

典故摘自:《法句譬喻经.卷四》

省思

《无常经》云:“外事庄彩咸归坏,内身衰变亦同然;唯有胜法不灭亡,诸有智人应善察。”众生因执着于虚幻生灭的境界中,一旦无常来临,便容易怨天尤人,痛苦万分。所以,唯有认清生命的真实相貌,落实修行,才能契悟人人本具的自家珍宝。

96

波斯匿王使者至诚礼请佛陀,命终生天

过去佛陀在王舍城迦兰陀竹林精舍弘法,有次结夏安居圆满后,与众多比丘欲往他国度化众生。此时须达长者向波斯匿王说:“佛陀欲至他国游行教化,我们将有一段日子见不到佛陀,请国王写信派遣使者至佛陀住处,迎请佛陀到国内来接受大众的供养吧。”波斯匿王听了马上派遣使者前去。

使者手持信函来到竹林精舍致意问候,并在外遥望礼拜。但等了许久,都未能见到佛陀,于是使者至心祈请佛陀能慈悲应允供养之事,佛陀即欣然接受。使者回宫禀告波斯匿王后,波斯匿王立即命使者准备庄严的马车,前往迎请世尊,并乘此马车回宫受供。世尊回答说:“我已有六种神通之神足通,另有七觉支为庄严的花蔓,八圣道为道路,以菩萨乘为车,有了这些神足车乘,所以不需乘坐国王的马车。”使者听后,还是再三祈请佛陀慈悲,能乘此马车前往王宫应供。

世尊为满使者之愿,于是乘上马车,以神通力令车驰聘空中飞行,抵达王舍城应供。当天晚上,使者因故命终,生至忉利天上,并且马上长大成八岁孩童的模样。天人心想:“我有何福报能够生此天上?”即观察自己过去生有何作为?才发现原来自己曾为波斯匿王的使者,因殷勤劝请佛陀乘车前往王宫应供,以此福德因缘,所以得生天上。于是天人心怀感恩,头戴天冠、身披璎珞,以庄严之身手持香花,前往精舍供养佛陀。全身散发着光明的天人,照亮整个精舍,他来到佛前顶礼佛足后,退坐一旁。接着,世尊为其解说苦、集、灭、道四谛的道理,使者心开意解,马上证得须陀洹果,绕佛三匝后返回天上。

是日清晨,有许多比丘前来请问佛陀,昨夜的光明是何因缘所生?佛陀告诉大众:是波斯匿王已故的使者,因为祈请的一念至诚善心,命终之后得生天上,现又来此供养我。”众人闻佛所说,心开意解,欢喜奉行。

典故摘自:《撰集百缘经.卷六》

省思

《大方广如来不思议境界经》云:“供养佛者,得大福德,速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令诸众生,皆获安乐。供养法者,增长智慧,证法自在,能正了知诸法实性。供养僧者,增长无量福智资粮,致成佛道。”

使者初到佛所请佛应供,虽未能见到佛面,但以一念恭敬之心遥望礼拜,并祈求佛陀慈悲哀愍接受,后又再三殷勤祈请佛陀搭乘国王马车前往王宫,其当下所显发的无疑信心、无垢净心、不杂烦恼心,即为自己种下无上福田之因,而得往生天上之果。佛弟子若能时时以身、口、意清净三业供养三宝,获福必定无量。

96

贤者全家共证罗汉

 以前,净饭王手下有一位极贤大臣,婚后一直都没有子嗣,夫妻俩常常祈祷梵天、帝释天、地神等,但都没有效果。

 后来,净饭王生下悉达多太子,婆罗门相士预言:“太子若在家,将成为金轮王;若出家学道,将证得无上正等觉。”

 听到这个预言,极贤大臣非常痛苦,心想:“如果有孩子,将来可以作悉达多太子的侍从,我的职位也可以传给儿子,只可惜我现在没孩子。”想到这里,极贤大臣心里倍加难过,夫妻俩又想尽办法,再三祈求,仍然无济于事。

 悉达多太子长大后,享尽人间的荣华富贵,后来出游四城门,亲眼目睹人间的生、老、病、死、苦,他深深思维世间的诸苦,生起猛烈的出离心,独自夜半越出城门,拔剑削发,出家修道。在苦行六年之后,在尼连禅河接受牧羊女的羊奶,以及婆罗门的吉祥草等供养后,他在菩提树下的金刚座上发誓:

 “在未现证菩提以前,我永远不起此座。

 后来,夜睹明星,而大彻大悟,证得无上正等正觉。接着,佛陀在鹿野苑初转****,摄受憍陈如等五位比丘,也度脱很多人,皆得圣者果位,后来又去迦毗罗卫国等印度各地演说妙法,弘法度众。

 这时,极贤大臣心想:“我已经七十多岁了,膝下无子,应该将财产供养佛陀,不然,我死后,财产无人继承,将全部充归国库,没什么意义。”于是,他发心迎请佛陀及僧众应供,亲手供养各种甘美的饮食。供养圆满后,佛陀对他传了法。他受持赞叹正法,对正法生起欢喜心。同时,他对佛陀诚恳地说出内心话:“佛陀,如果我家有个男孩,就可以像我侍奉净饭王一样地侍奉您……。”

 佛陀安慰他:“如果您真是如此希望,那非常好,我们就这么约定。”

 不久,极贤大臣的妻子果然怀孕了,十个月后生下一个非常庄严的孩子,他们为他举行隆重的诞生仪式,并取名为“贤者”。贤者很快长大了,他学会八观察及一切世间的学问。

 佛陀观知贤者出家的因缘已成熟,便亲往极贤大臣家,对他说:“您家的贤者,在未生之前,你已答应给我作侍者。现在,我来接他了。”

 极贤大臣很欢喜,把贤者叫到佛陀面前,吩咐他:“贤者,在你未出生以前,我已承诺把你交给佛陀作侍从。今天,佛陀亲自来接你,你一定要好好地侍奉他,千万不要辜负父亲对你的期望。”

 贤者高兴地说:“我一定遵守您的教诲,谢谢父亲给我这个机会,孩儿非常乐意。”

 佛陀把贤者带回经堂,为他剃度、授戒、传法。贤者精进修行,灭尽了三界烦恼,获证阿罗汉果位。这时,他心想:“我现在已断除一切痛苦,获得无上安乐,这些都是佛陀给我的。而报答佛恩的唯一方法,就是度化一切众生。”

 贤者以神通观察了知,应该先调化自己的父母。剎那间他回到家里,跃入虚空,对父母示现雷、火、雹等各种神变,父母亲对他生起欢喜心和信心。他传法给父母,当下父母二人都摧毁萨迦耶见,证得预流果。

 父母告诉贤者:“我们想出家修道。”

 贤者说:“你们怎么决定,都可以。”于是,父母布施所有的家产,安排好一切,就一起出家。出家后,各自精进努力,都成为阿罗汉。

 这时,比丘们请问世尊:“世尊,贤者是什么样的因缘出生在富贵之家,身相庄严,能于佛的教法下出家,获证罗汉果?他的父母又是什么因缘被贤者度化,也能出家得阿罗汉果?请世尊为我们演说前后因缘。”

 世尊说:“这是因为他们前世的愿力。在贤劫人寿四万岁时,人天导师拘留孙佛在度化众生圆满后,示现无常,入了无余涅盘。当时的国王准备为佛修建一座遗塔,命令一位大臣全权负责。但这位大臣对佛没有太大的信心,因而把修建遗塔的事推给儿子做,他对儿子说:『儿子,我在王宫里国事繁忙,若再兼管修建遗塔,恐怕会忙不过来,你来负责修建遗塔吧;

 大臣的儿子听从父亲的命令,掌管整个修塔工程中的大小事务。在修塔的过程中,他对拘留孙佛生起很大的信心,并皈依受戒。他的父母受他的影响,也渐渐对佛生起信心,进而也皈依受了居士戒。

 遗塔圆满竣工后,国王召集全国人民,举办一场大法会。大臣的儿子,在塔前恭敬地供养,并发愿:『以这个善根因缘,希望未来能令佛欢喜,在佛的教法下出家,灭尽三界烦恼,获证阿罗汉果位。』

 他的父母问他发了什么愿,他如实回答,父母听后,也一起发愿:『希望我们生生世世财富圆满,能依孩子的引导,在佛的教法下出家,灭尽烦恼,证得阿罗汉。』

 比丘们,当时大臣的儿子就是现在的贤者,当时的父母就是贤者的父母。因为我和拘留孙佛的功德事业是相同的,所以他对我生起欢喜心,在我的教法下出家,证得阿罗汉果。他的父母也因为同时发愿,现今愿力已经成熟,而能在我的教法下出家,灭尽三界烦恼,获证阿罗汉果位。

 另外,在迦叶佛出世时,他们三人出家,曾共同发愿:『希望将来能在佛的教法下一起获得解脱。』

 因此,今天这三个人能同时得到究竟涅盘的果位。这就是全家人一起共证阿罗汉果的前后因缘。”

96

元晓法师喝死尸水

韩国元晓法师是一位高僧,也是净土宗的大德。唐朝时候到中国来寻师访友,吃了不少苦头。有一次,夜晚睡在郊外坟地,半夜很渴没有水喝,看到旁边废墟乱瓦中有一些水,就把水捧起来喝。第二天天亮的时候,一看这是从死尸流下来的水,他当时心里觉得很恶心,然后豁然大悟说:‘三界唯心,万法唯识,美恶自我,何关水乎?’他喝的时候以为是泉水,喝得非常舒服,到第二天才知道是死尸流出来的水,他从这个地方觉悟了。‘一切唯心造’,心清净平等,死尸的水也与泉水一样好喝。(节录自《太上感应篇》19-12-147)

 真有心学习

 往年我在台中亲近李炳南老师,那时我尚未出家,我跟他学习了一年三个月,之后到台北出家。李老师在台中住了三十年,学生有十几万人,他很感慨的说了一句话:‘你们这些人跟我十几年了,没有学到东西,学到东西的人走了。’

 台中的同学跑到台北来找我说:‘老师说你学到东西了,你学到什么?’

 我说:‘老师没有特别教我,上课的时候,大家不是都在一起吗?’

 为什么我能学到,你们不能学到?我有心,你们没有心,我想学、肯学,你们虽然天天坐在那里,听得比我多,机会比我多,但你们当作是耳边风,听了没有落在心上。所以,不肯学的,天天在老师身边守一辈子,还是造作不善业,那是真正可惜了。(节录自《太上感应篇》19-12-041)

 一栋别墅

 在三十多年前,有一位居士带我到台北阳明山,住在一个非常豪华的别墅。别墅是谁的?陈查某的。那栋别墅确实非常豪华,我在那里住了一天。那么大的别墅,他自己没有时间去住,请两个佣人住在那里帮他照顾。那两个人有福报,住那么好的房子,而且还要给他们钱,请他们去住。他自己一生当中,在那个别墅只住过一个晚上。这是造业!这个钱为什么不拿去做好事?世间苦的人很多,为什么不去帮助别人,去做真实功德。我们晓得很多人在全世界许多地方都有别墅,都有产业,但这一口气不来,死的时候,一样也带不走,都是为了自私自利,没有替社会想,没有替众生想。这些事情,在我们周边有很多,我们要警惕。

96

顺治皇帝出家缘的前世今生

明末有位老僧,在峨眉山高峰结茅庵隐居。老僧终年不下山,不吃饭,不喝水,闭目打坐。有一个小和尚跟着他,不时下山买米做饭自己吃。就这样老僧打坐了十多年,徒弟跟随了十多年。

 一天,老僧忽然睁开眼睛,对徒弟说:“我要走了,你好好呆在这儿,不要下山”。徒弟闻此言牵着老僧的衣服大哭,不希望师父离去。老僧劝慰说:“不要悲伤,我们师徒还有见面的一天。”遂从袖中取出一幅画轴,上面画着老僧的形像,肖像上眼睛、耳朵、嘴巴、鼻子都有,就是没有眉毛。老僧要徒弟珍藏师父肖像,说:“我走后,经过十二年,你就下山找我,看见人就拿出画给他看。如果有人帮你为肖像画上眉毛,那人就是我。”交代完,老僧就飘然而去。

 不久张献忠流窜入四川,使川民血流成河。老僧的徒弟恪遵师父吩咐,没有下山,所以性命得以保全。十二年的期限到了时,徒弟才下山,此时清兵入关后,爱新觉罗·皇太极第九子福临继位,称大清世祖章皇帝,年号顺治。

 小和尚辗转云游了十多年,走遍天下寻找师父,却一直没有找到。后来徒弟讨饭讨到北京,恰逢顺治帝到郊外狩猎。小和尚不知这是皇家队伍,只牢记师父的嘱咐,于是竟上前冒犯御驾,请求顺治帝看画。侍卫大惊,想逮捕老僧徒弟,顺治帝却制止了,要小和尚不妨打开画轴来过目。小和尚打开画卷后,顺治帝一看,诧异的说:“这肖像怎么没画眉毛呢?”命令左右取砚台、毛笔来,顺治帝亲手为肖像添上了眉毛。

老僧徒弟此时早已泪雨滂沱,跪倒在地上大喊“师父,我可找到你了!……”。众人面面相觑,顺治帝也吃惊不小。于是小和尚把老僧的嘱咐原原本本说了一遍。顺治帝恍然大悟:原来自己的前世是峨嵋山老僧啊!怪不得总有出家的念头冒出来。

 1638年3月15日出生的顺治帝,马上要过23岁生日时,于1661年2月5日,黄历正月初七子刻,抛弃帝位出走,与徒弟遁迹于普陀山深岩之中。世祖离位后,皇三子玄烨于顺治十八年继承皇位,史称康熙帝。康熙帝六下江南,目地之一就是探访顺治帝踪迹,但未如愿。

 顺治皇帝出家偈

 天下丛林饭似山,钵盂到处任君餐。

 黄金白玉非为贵,惟有袈裟披最难!

 朕为大地山河主,忧国忧民事转烦。

 百年三万六千日,不及僧家半日闲。

 来时糊涂去时迷,空在人间走一回。

 未曾生我谁是我?生我之时我是谁?

 长大成人方是我,合眼蒙眬又是谁?

 不如不来亦不去,也无欢喜也无悲。

 悲欢离合多劳意,何日清闲谁得知?

 世间难比出家人,无牵无挂得安闲。

 口中吃得清和味,身上常穿百衲衣。

 五湖四海为上客,逍遥佛殿任君嘻。

 莫道僧家容易做,皆因屡世种菩提。

 虽然不是真罗汉,也搭如来三顶衣。

 兔走鸟飞东复西,为人切莫用心机,

 百年世事三更梦,万里江山一局棋!

 禹尊九洲汤伐夏,秦吞六国汉登基,

 古来多少英雄汉,南北山头卧土泥!

 黄袍换却紫袈裟,只为当初一念差。

 我本西方一衲子,缘何落在帝皇家?

 十八年来不自由,南征北战几时休?

 朕今撒手归西去,管你万代与千秋。

 以金刚为正法眼

 以楞严为降魔杵

 以大悲为利世灯

 以弥陀为导归处

 教在天台行归净土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