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禅修 《我说参同契》(十三)

443028295 · 发布于 2019年03月11日 · 最后由 443028295 回复于 2019年03月11日 · 99 次阅读
96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我说参同契》第27-01讲 打坐的好处 君臣御政章第五 可不慎乎!御政之首,管括微密。开舒布宝,要道魁柄,统化纲纽。爻象内动,吉凶外起。五纬错顺,应时感动。四七乖戾,誃离俯仰。文昌统录,诘责台辅。百官有司,各典所部。 原始要终,存亡之绪。或君骄佚,亢满违道。或臣邪佞,行不顺轨。弦望盈缩,乖变凶咎。执法刺讥,诘过贻主。辰极处正,优游任下。明堂布政,国无害道。 现在有些同学提一个意见,认为朱云阳祖师注解的《参同契》,非常宝贵,但是文字上有些地方还不太了解,希望能够连注解一起讲。不过我觉得时间会拖太长,我们只可以适当地提一下。开始的总题目是“御政”,“御政”就是做主的意思,也就是认识正道如何修持。要认识清楚我们修道是修什么。《参同契》本身是用中国古代的帝王政治制度来解说,所以这一篇的大标题是“御政”,这一章标题是“君臣御政章第五”。朱云阳注解,“此章以君臣御政之得失,喻金丹火候之得失也。”就是用政治的得失,来比喻修道炼丹火候的老嫩、轻重。

第一句“可不慎乎”,一般的《参同契》版本,都在这里分割内文,实际上这一句可以归到上文去,将上文的最末一句连接为“天下然后治,可不慎乎”。现在这里把它分割,就是叫我们特别注意。

打坐的好处 “御政之首,管括微密”,我们修道,在开始的时候,第一要认识什么是正道,道家丹经始终没有提出正道是什么,只有佛家提出一个东西就是“心”,心性的道理。道家只提一个比喻,像是管理天下政治,“御政之首,管括微密”,管 理要包括得非常微妙幽秘——不是神秘。这八个字就是讲理论,实际上说,大家修道一定想到打坐,其实修道不一定打坐,而是管理自心。但现在我们以打坐来讲,打坐有个什么好处呢?过去有许多医生反对打坐,现在又不同了,因为在美国有很多医生研究打坐,而且把这个拿来治病,叫做“冬眠治疗”,效法动物的冬眠,很有效果。因为洋人高鼻子蓝眼睛说的,我们也跟着说对啦。

过去西医非常批评打坐,认为打坐两腿交叠,把血管压住血液不大流通,所以发麻了。说到血管压住,你看那些劳力挑担子的,两条腿上青筋一坨一坨地鼓起来,那是因为用力过度,所以血管神经曲张受伤纠结了。打坐不会坐出腿上的筋纠结,西医不了解中国医学乃至道家气脉的道理,发麻不是血液流通受阻碍的关系,是因为气血不清,浊气没有下降。气脉慢慢走通了以后,不但腿不麻,而且两腿舒服得很,舒服到发快感,因此就不愿意下座了。所谓发乐,就包括快感的意思,快感还是粗的。

打坐为什么对人体有那么多好处?先不管修道问题,只要腿一盘,手收拢来结手印,心脏的工作就减轻了。我们这个心脏是一个帮辅,随时收缩舒张,当两腿一盘两手一收,人体四肢向外消耗放射的功能就减少了,因此心脏工作可以缓慢,所以后世修道多半采用了打坐。打坐有九十多种姿势,以盘腿坐比较好,但是也要把姿势弄清楚。

现在一般道家打坐,用得特别多的只有一个叫做手诀,道家原来叫做结太极图,一阴一阳抱着。一般同善社、一贯道都用这个,这是太极图的手印,实际上也是密宗的手印。密宗的手印很多,手印的道理就是手语,是与佛菩萨、有成就的人沟通的手语,这也是个大奥秘。所以说打坐时手的姿势、身体的姿势、腿的姿势,虽然是一个模式,但严格地研究,每人都不同,这个与自己身体的气脉、禀赋有关,所以要懂这个原理。

现在只讲“御政之首,管括微密”的道理。我们打坐时,外形收拢起来就是管理,内心不向外面消耗了,这是打坐姿势身体“微密”的作用。打坐的姿势包括那么多的学问,所以是“微密”。这还是外形,至于内心“管括微密”的管理,就更难了,虽说有很多方法,道家只列出来上品道法与普通道法的一个总纲。道家的上品丹法,这个名称没有具体的东西,据说得了上品丹法,七天以内就可以成仙证 。普通的修法,如后世伍柳派讲得很清楚,要十二三年。 但是谁能做到?这是伍柳派所说的大法。所以这个“管括微密”,就是根据后世所谓百日筑基,炼己——锻炼自己;外加十月怀胎,三年哺乳,九年面壁,都需要“管括微密”。

这个“管括微密”有什么要点呢?下面有,是真正“御政”开始的要点。身心收拢来到达“微密”,这个“微密”不是密宗这个“密”,这个时候印度的佛教佛法还没有来,这个“密”是我们本来文化里就有的。上古的圣人,尤其是孔子在《易经·系传》中说“退藏于密”,已经说清楚了。 如果以《易经》中国文化道理来讲,不管佛家、儒家、道家,一切修身养性法门走的都是一个路子,就是“退藏于密”。密在什么地方?不是身上哪一个点、哪一个穴道,而是密到不可知处,无始无终一念不生,这个谓之密,没有处所也没有形象。所以“密”字要研究也很多,唐宋以后佛学密宗进来,真正的大密也就是这个意思,并不是什么另外一个秘密。这里讲修道的道理,所谓“管括微密”,也就是这个道理。“微”字是老庄的观念,“密”字是取用《易经》的观念,所以《参同契》把《易经》、老庄、丹道的修法合一,三样相通。

共收到 8 条回复
32 443028295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03月11日 08:58
96

《我说参同契》第27-02讲 修道的关键重点 能够做到“管括微密”,修炼久了“开舒布宝,要道魁柄,统化纲纽”。这个“开舒”就是开展、舒畅,就是密宗、道家所谓气脉通了。“布宝”,不止气脉通了,我们生命的内部更显现自己生命之宝。这个生命之宝也是本有的,就是长生不死的丹药。不过平常不知道,当生命结束时,就默默无闻地跟着结束了。

“开舒布宝”的道理,我上次提过,最好的说明是孟子,他对这个养生养气之道说得清清楚楚,就是《尽心篇》里“可欲之谓善……”这一段。孟老夫子到处提到这个修道的修养,譬如“善养吾浩然之气”,孟子以前孔子没有提过这个话。所以战国时期,我们中国修道家的人物都出笼了,也正是孟子这个时期。他工夫做得很细密,而且程序讲得最清楚。第一句话“可欲之谓善”,一般人都喜欢修道,这是好事,有时候做做工夫,做了几个月工夫不干了;想想不对,又回来搞了;过几天事情忙又耽误了,这些都是可欲阶段,是走上一个善的阶段。

真要到“开舒布宝”,是要到“有诸己”工夫上身了。过去听到老前辈讲,道要上身,这个是有效验有征候的。工夫有没有到,自己才知道,这个是正信,不是迷信。这是个科学,不是乱讲,道不是空洞的。“有诸己”,自己的确有个东西来才有些消息。到唐朝神仙吕纯阳,跟孟子相距有一千多年了,他讲的“丹田有宝休寻道,对境无心莫问禅”,就是“开舒布宝”这个境界,也就是孟子讲的“有诸己之谓信”。后面一步一步工夫越来越高了,六个秩序清清楚楚。孟老夫子这几句话,无法做别的解释,而是实际的工夫境界。

修道达到这个基本的境界是御政,等于帝王就职,他的政策对了,也就是政治领导管理的准则,我们修道也是这样。“要道魁柄”,这又是形容词,以天体来讲,魁就是北斗七星,指挥是斗柄。在我们人心来说,“魁柄”就是上一次提到过的“天心不动”,也就是这个心不动。心念不动最重要,孟子也提到不动心,这里告诉我们修道最重要的是炼心,重点在于魁柄。北斗七星这个魁柄一转动的话,统率了整个天上的星座,所以是“统化纲纽”,这个是它的纲要。

我们修道也就是心念,我们常说“天心泰然”,这是我们的纲要,天心要怎么样泰然呢?这又要引用《易经》上孔子很简单的两句话,将哲学、宗教、修道都讲完了。他讲道这个东西“寂然不动,感而遂通”。真正要做硬工夫修炼气脉,我很公平地讲,密宗不及正统道家。当然旁门左道的道家,炼气脉就不及密宗,这个里头各家各有一个层次的差别。正统的道家不炼气脉,而走上品丹法,同佛法的上品禅法是一样的。只要心君泰然,涵养久了——这个涵养就是静极静久了,气机自然“开舒布宝”,自然打通了。所以要心君泰然,寂然不动。

“爻象内动”,这又是《易经》了。为什么讲爻呢?后天用卦只有六爻,我们的老祖宗真了不起!科学进步到现在不管哪一门科学,应用方面没有到第七位的,都是讲到六位,声学、光学、电学、化学、物理等等,也是一样。佛也一样 只讲到六根,动的就是六根,我们人体眼耳鼻舌身意,对色声香味触法这个外境,养成心君泰然,寂然不动。这一步是“御政”的要点,是入手的工夫,自己可以生生不已孕育新生命。这一步做不好,想气脉通,修成身外有身的神仙是做不到的。“爻象内动”就是我们听到声音看到光,或是打起坐来,看到前面亮光,引动色阴境界,自己心动了以为得道。“吉凶外起”,是好是坏关键很大,必须要自知,必须要有智慧。所以在修道来讲,你本来寂然不动,很进步,但是心里一动念,身上气脉也动了,然后就跟着气脉在转,这样就完了!

96

《我说参同契》第27-03讲 不受感动 跟着“吉凶外起”就“五纬错顺”了。“五纬”就是金木水火土,内脏心肝脾肺肾也跟着变化综错了,“错”就是综错,复杂得很。所谓“错顺”,不是对错的意思,是相错,互相插进来为之错。这个五行就插进来捣乱了,内外的境象都变了。“应时感动”,念一动气就动了,身心都变了。所以先要做到寂然不动,等于《大学》说要“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寂然不动,无为之道很难啦!只要你一动就“应时感动”。

“应时感动”以后呢?“四七乖戾,誃离俯仰”。“四七” 二十八,我们中国的天文同西方不同,把天上无数星座变成一个政治的组织体系。换一句话说,我们中国的政治哲学思想和政治体制,是根据天文来的。所以我们把满天的星斗划成三垣二十八宿,中央皇帝住的“紫微垣、太微垣、天市垣”,外面有二十八宿的诸侯之象都分类好。西洋天文也是划成二十几个星座,狮子星座、天女星座、白羊星座、宝瓶星座等等,两样观念完全不同。所以我们中国文化讲天人合一,是另有一番道理。这个中间就麻烦了,要了解中国文化,先要从天文开始,勉强说先要从司马迁的《天官书》读起,要把星座的划分搞清楚。这种天文的学问同我们人体、医药、修道、政治都相关的。我们老祖宗的天文科学本来世界第一,现在是最落后的。

讲到“爻象内动”,念头动了以后,身体的气脉变化也动了。“四七乖戾”,四七二十八宿也就动了,整个的气脉就乱了。所以有些人走旁门左道的,乃至于修采补之术,所谓 “倒转河车”,是在出精的时候忍精不放,把它硬从督脉转上 来。小心啊!大小便中毒不得了啊!这个时候就很危险,小说上写的走火入魔,就是“誃离俯仰”。

所以他说,我们打坐走正统的道,身上气脉动了,或者一个境界来,我们心念偶然错了,就跟着这个境界跑了。那怎么办呢?“文昌统录,诘责台辅”。这是中国政治哲学、天文哲学与人文哲学合起来,万一走错了,这个心君,这个皇 帝变成昏君,我们的心迷惑了,这个时候最重要的是文昌帝君。这不是后世讲的文昌帝君,真正的文昌帝君是什么呢?就是南极星!管智慧也管长生禄位的。

北斗七星是管死的,因此你看小说就知道,诸葛亮晓得自己要死了,只好拜北斗。嘿!这个方法是道家来的,密宗也有这个方法,不是藏密,是东密,唐代开始的。其实诸葛亮那个时候有没有拜北斗,不知道,因为《三国演义》是元末明初写的。

我们小的时候都晓得,北斗七星出来要赶快拜,因为我们的生死簿掌握在他手里。南极仙翁管长生,如果他老人家肯在生死簿上勾一笔,你的名字没有了,就通知北斗那一边,你就不死了。南极仙翁也管智慧,他的画像是有道理的,智慧越好,脑就越高。脑为什么高呢?还精补脑,长生不老,所以修道到后来,脑越修越充沛。那么佛呢?头上一块红红的,这是修成功,精气神所化的!所以这些画像都有道理。

你看中国有些神仙画像,一个神仙站在海上,脚上踏一个鳌,一个法螺,一只眼睛那么看,那就是道家修法的工夫,叫做“只眼看乾坤”。打起坐来眯一只眼睛,把宇宙的光都吸到自己身上,是长寿法的另外一种修法。那很厉害,懂了这个法的话,身体的亏损可以补回来。传说道教人物刘海蟾,用三个铜钱钓海里的蟾蜍,也就是代表一种修法。这里讲到“文昌统录”,心君昏迷就要靠智慧,靠南极星君的文昌来“诘责台辅”,重新把它修回来。

“百官有司,各典所部”,他拿天文政治的道理说“御政”之道。我们入手的第一步先要正心诚意。心怎么正?意怎么诚?《参同契》只提原则没有讲方法,所以要研究禅、道、老庄、儒家,综合起来才是个完整的东西。

现在为了应年轻同学们的要求,我们把下面注解文字要点提一下。

96

《我说参同契》第27-04讲 天心为主的金丹 “此节以御政喻火候”,以御政的观念比喻火候,“戒当慎其初基也”,修道的时候,下手就要小心这个正心诚意之学。“火候之要,彻首彻尾”,从开始到最后就是四个字“防危虑险”。我们做人也要记住这四个字,现在讲忧患意识就是“防危虑险”,所以“无一刻不宜慎”,随时要谨慎。“若人君御政然”,像当皇帝管理政治一样的心理。“而尤当致谨其初基”,下手做工夫要注意开始这一步。“盖金丹大道以天心为主”,这个天心是什么?心里没有杂念,清静心谓之天心。

道家有一本经典写得非常好,将近四百个字,叫做《清静经》,你们不管学佛修道的找来念念看。《清静经》可以同佛家的《心经》媲美,但是如果讲学术,对不起,那是仿照佛家《心经》来的。《清静经》上说“人能常清静,天地悉皆归”,一个人能够常清静,天地的力量会回到你生命上来。 所以一念清静有如此之重要,比佛家讲的功利一点。佛家讲了半天空啊,好像我们做生意一样,谁愿意抓空的!道家很会诱惑人,他不做蚀本的生意,“天地悉皆归”,一投资就一本万利,这还不干吗?!

注意哦,这个注解很重要,“以天心为主”,修心养性为主;“精气为用”,什么修气修脉,那不是道,只是助道品;“正犹人主之统御其臣下也,故曰御政”。所以这一篇题目叫“御政”。

“学人入室之始”,当你开始修道,道家叫“入室”,就是闭关专修。道家、禅宗闭关时房间里头没有书本的,什么都没有,也不拜佛念经也不敲木鱼,就只在那里修道打坐。如果闭关还拜佛念经读书,那就不叫闭关了。“一阳初动谓之首经”,一阳初动处,万物未生时,一念不生这一步,是修炼的第一步。“首经”是第一个道理。“譬若人君即位之初,更改正朔谓之元年上章,元年乃芽滋,即其义也,故仙翁喟然发端曰”,这个作者火龙真人魏伯阳,喟然感叹说: “可不慎乎!”

“御政之首,管括微密者,即静而内守,环匝关闭之意”,六根跟外界断了,等于禅宗达摩祖师所传的心法,内外隔开了,无论外境界如何,都不动念,就是“环匝关闭之意”。

“开舒布宝,即动而应机”,气脉发动了。“发号顺应之意”,这个时候心里知道,如同佛家《心经》说“照见五蕴皆空”。只照到它,不要动,不增不减,你要是帮助一下,那气脉就完了;也不要减少它,就是“发号顺应之意”。“魁柄即是斗杓,斗为天之喉舌,斟酌元化”,北斗七星那个斗柄,它是发号施令的。“统摄周天,若网之有纲,衣之有纽,是为要道,喻吾身天心,实为万化之纲领。”这是比喻,修道就是修能够起心动念的这个心,那是道的根本、纲要,先要把心清静下来。

“丹道作用全仗天心斡运,斗柄推迁,故曰要道魁柄。统化纲纽,天心既为万化纲纽,动而正则罔不吉,动而邪则罔不凶。”起心动念如果是正的,则“罔不吉”,就是无不吉,反之就是无不凶。因此他也引用孔子在《系辞》说的 “爻象动乎内,吉凶见乎外,即其义也”。在《易经》叫做爻象,“在易为爻象”,在中国天文就是星象,“在天即为星象”。“天有三垣”,中国天文分成三垣。“紫微垣为北极之所居,最处乎内,太微垣次之,天市垣又次之”,这叫三垣。“由是金木水火土之五纬,并二十八宿之经星,环布于垣外”。

他为什么把这些引述得那么清楚呢?这有个道理了,因为我们中国的医学讲针灸、点穴、按摩,与气脉都有关系。正统的十二经脉以外,还有奇经八脉同天上的星座对应。所以点穴就是由这个学问来的。人体上的气血,子丑寅卯,每一天什么时辰,在哪个经脉哪个穴道,只要一碰这个穴道人就完了。真的,要你死就死,要你病就病,这一套学理就是根据这个来的。现在点穴失传了,古代学点穴的人先学咒语,可以把人点坏转不回来。我们在座也有人看见过,这个人无声无息在人身上那么一摸,那人就站在那里不会讲话,氰远站住了。我常说中国有许多老祖宗的学问没留下来,太可惜了。

点穴的道理翻过来用就可以救人,那样治病就不要针灸,指头一摸就行了。因为人体气血流行,同这个天文完全一样,所以中医要先从天文学起。现在听到中医随便看看书就考取了,会医了,哎呀!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只有希望文昌帝君的智慧帮忙你们了!

96

《我说参同契》第28-01讲 炼丹的初步 天文讲起来太啰唆了,道家比喻,北斗七星在身体上来讲,前面三星是斗杓是心;还有一个比喻从上面下来的,从眼睛这里一直下来;还有一个比喻两眼是斗杓。所以道家许多书上头顶画出一个小儿,结果有人读了就拼命观想自己头顶上出来一个小儿。我说那个小儿要吃奶,要拉大便,拉在你头顶上怎么办?这不过是个比喻,不是真有形象。《性命圭旨》上画一个人在打坐,前面两把剑插在地下。听说有一 派人就弄两把剑插在那里练。那也是比喻,是要把两个眼睛回转来,守到内丹田,是方法之一。这些也都是比喻,拿天文来做比喻。

“此喻人之天君妄动,则五官错谬,百脉沸驰,所谓毫发差殊不作丹者也。”这一句话“毫发差殊不作丹者也”,是道家丹经的秘诀,特别注意,很多的丹经都引用。修长生不老之道炼丹,这个丹是个代名词,这个念头差了一点,错了一点,这个丹就不成功了,就散乱了。

“天象乖变失常,不可责之众星。人君御政失宜,亦不可责之百官。有司各有主者。孰为主者,在天则文昌台辅。文昌,即紫微垣中戴筐六星,号南极统星,录入长生之籍。” 南极统星就是南极仙翁,管人家寿命的,因此我们祝寿都送寿星,寿星就是南极仙翁。

“台辅,即垣中,三台四辅尊星。三台,以应三才,四辅,以应四象。”三才就是天地人,四象就是太阳、太阴、少阳、少阴四象。“各居其方,环拱北极。天之有文昌,犹人君之有六部也。天之有台辅,犹人君之有相臣也。相臣夹辅帝主,樊理阴阳,六部从而奉行之,则百官有司,不待诘责,自然各典所部矣。”

“譬若作丹之时”,现在讲到炼丹,什么叫结丹?“心君处中”,念头不动了,“以制外”,就是气住脉停了,清静了,呼吸之气也停掉了。清静再深入一点,血液的流动也宁静下来,心电图测量也都是平的了,只偶然动一下。“魁罡坐镇, 斗杓斡旋,一水一火,调燮得宜”,我们打坐坐得好,身心清净,身体健康,从头脑中心下来,有口水自然而来,甜而带有清香的味道。咽这个津液,可以长生,也可以祛病。尤其妇女专修这个法门,口水越多,越漂亮,脸上发光了,这叫“玉液还丹”。吃这个“玉液还丹”要把舌头立起来,这么一送,一气到丹田,停在那里,会散布全身,不能够像吃东西那么咽。“金液还丹”更深了,道理又不同。

96

《我说参同契》第28-02讲 六根大定结丹 “调燮得宜,自然六根大定,百脉冲和”,这是佛家的话,这就是初步结丹。参禅到达六根大定,眼耳鼻舌身意,色声香味触都不动了,“百脉冲和”,冲不是动,是百脉和平了,所以“而无奔蹶放驰之失矣”。到达这个程度也只是初步结丹就是练基之功,道家叫“百日筑基”。所以修道不容易啊!佛家的四禅八定,想达到“六根大定,百脉冲和”的境界也不容易啊!“六根大定”就是眼睛见而不见,但都知道,而不动;耳根一切声音也知道,所以佛家的观音法门说“动静二相了然不生”。《心经》观自在法门,由“观”而到“照”,寂然不动,身体的气脉周流运转,完全宁静下来。所以任督二脉奇经八脉完全通了,六根大定是百脉冲和,平衡,这才初步结丹,这是“御政”。

修道的第一步,由这里开始入手筑基。做不到的话,只打打坐,那不算数啊!所以伍柳派的修法,就是拼命守住身根,身根也叫做命根。以为不漏丹、不遗精、不手淫是筑基,那还只是在有形有相上,不过是筑基的筑基的筑基,最初步最初步而已。这里给你讲得很清楚,“六根大定,百脉冲和”,那才是“御政”,才是修丹道、修神仙之道。现在我们再回到《参同契》本文。“原始要终,存亡之绪”,由开始到结果,一切都在于心,成功与失败都在这个关键。所以道家也算是信佛法的。 这样看来,学佛的人把正统道家看成外道,也不对呀,因为都一样是菩提大道。

“或君骄佚,亢满违道”,“骄”是骄慢,“佚”是放松了,就是心君动念,自己认为工夫到家了,嗯!行啦!得道啦!这个念一起就完了。所以自古真正的仙佛,依我看来只有修谦和、谦虚,不会说自己得道了。“亢满违道”就是 《易经》乾卦“亢龙有悔”,太高反而不好。这一篇是讲火候,要注意啊!纵然你得到“六根大定,百脉冲和”,这个时候中间变化还是很大!哪个时候该动,哪个时候该静,自古仙佛都没有办法传你,就看你的智慧了。所以我说释迦牟尼佛只传了四个字,“知时知量”。就算是达到了“六根大定,百脉冲和”,依佛家的菩萨戒,耽着在禅定这个境界也是犯戒的,其理由也在此。所以千千万万人修道,哪一个成功?太难了!就是要靠智慧之学。

“或君骄佚,亢满违道”是百脉冲和得太过,那也是阳极就阴生了。所以这个中间的应用之妙,在佛学叫做对治法门,要懂得许多许多,什么都要懂。我们看中国的神仙传,每个神仙都是上知天文,下通地理、医药、武功,没有哪样不会。学那么多干什么?就为了一个目的,修道!这些都变成调配的药,等于厨房里酱油呀、辣椒呀,缺一样不可。

96

《我说参同契》第28-03讲 气脉真通与变化 “或臣邪佞,行不顺轨”,这个形容是比喻气脉,你想心君定,心想宁静,可是办不到。我常叫大家问一问自己,你为什么想下座?是身体坐不住?还是心坐不住?大家就茫然了。其实是心不想坐的居多。身不想坐就是气脉不对,就是 “臣邪佞”。这个“臣”是气脉,身体“佞”是坐不住了,定不住了。“行不顺轨”是气脉不入轨道,气脉不顺了。大家修道做工夫,有时觉得背上或前面在转动,认为是河车转动。有些人很有意思,来说,老师啊!我是任督二脉打通了的!实际上一听人这么说,我就知道他没有通。真正任督二脉打通了不是这个样子,哪有这里动那里动!这是不是气脉动呢?是!是不是通了?我叫它“凡气通”,只是普通感受的境界罢了。如果气脉真通时,就没有气脉的感觉了,也没有身体的感觉了,那就是天人合一,那才真正叫气脉通,也就是“百脉冲和”的境界。

所以这里告诉你“弦望盈缩,乖变凶咎”。“弦望盈缩” 我们讲过的,上半月的月亮谓之上弦,下半月的月亮谓之下弦。月亮有盈亏,苏东坡的词,“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这是一个天地间现象的境界。修道到了“六根大定,百脉冲和”,我们可以再加一句话形容,这个时候身心的境界如“朗月中天”,永远像满月一样,心君寂然清静。如果配合佛家的话,现在年轻人都喜欢禅宗,寒山禅师有一首诗可以说是在这个境界:

君心似秋月 碧潭清皎洁 无物堪比伦 教我如何说

古代有个禅师大彻大悟了,看人家都崇拜寒山这一首诗,他说,那有什么了不起,半吊子!别人听他这样说,当然不服气,那你也作首偈子看看,他就作了:

吾心似灯笼 点火内外红 有物堪比伦 来朝日出东

寒山说没有东西可以比拟,这个人说我有个东西可比,明天早上太阳从东方出来。他是比寒山讲的进了一步,但这并不是说寒山不懂,或寒山只修到这一步。

“弦望盈缩”,修道到了这个境界,“六根大定,百脉冲和”,这个根基打好了,还要注意的就是“观心”了。这个心要管理得住,管理不住,或者气脉走出了轨道,或者有时候身心配合不好,有时候变成暗的下半月,昏沉了,走入阴境界。不只昏沉,有时候到此就败道,就失败了,你又要重来第二次。所以修道屡成屡败的例子很多,“六根大定,百脉冲和”变成瞎猫撞到死老鼠了,没有用,这就是“乖变凶咎”。

因此我们修道第一步就是心君、天君的照顾,“执法剌讥,诘过贻主”,要随时反省。佛家注重观心、观照,表面不谈工夫,因为怕人着相。但是有没有这些工夫呢?绝对有!临济用“宾主” 二字,参禅的方法有“四料简”,“料简”就是做菜的材料一样,有时主中主,有时主中宾,有时宾中主,有时宾中宾。这是干什么呢?因为气脉色身的转变,到了某一步工夫的时候,要完全靠智慧了。当“心君” ——思想观念不做主时就让宾做主;有时候不行啊,老是让宾做主,专搞气脉去了,这时就要主做主,心念把它拉回来,空掉就要空掉。所以这个调配很难。禅宗的曹洞宗在唐末五代兴起,讲五位君臣。严格地讲,曹洞宗的曹山、洞山两位祖师,他们参禅修道的工夫,受《参同契》的影响太大了,甚至曹洞宗有时候干脆用离卦来表达。中国文化三家修道,以真工夫来讲,唐、宋以后已经汇合为一了。现在什么一贯道两贯道,三贯道五贯道,都是空话。

“辰极处正,优游任下”,这个“辰”就是北斗星,就是讲自己心君心念,正念不动,这就是佛家的观照,“照见五蕴皆空”。这个时候“优游任下”,你听任气脉的变化,可是你不跟着它乱跑。就像那个皇帝在上面,下面办些什么事都 知道,都看住,跑不过他的眼,不对就不准你办,这个气脉就不能再动了。

“明堂布政,国无害道”,他拿政治哲学来说明修道的道理。换一句话说,研究中国文化政治哲学的,倒要拿道家的这些东西来说明政治哲学的法则。领导的法则如此,法治的道理也如此。下面的批注又有好东西,“此节,言火候之要存乎君主,当慎终如始也。”《参同契》这一节告诉我们,火候最难,千古神仙没有办法传你。

96

《我说参同契》第28-04讲 修道谁做主 所以道家的祖师张紫阳真人说:“山中前后尽非铅。”铅汞的道理我们以后会讲到,先说入山的道理。禅宗讲“不破本参不入山,不到重关不闭关”,没有达到一念不生处,没有资格入山,也不是随便可以闭关的。因为到了某个时候,工夫应该怎么变换,你一概不知,你去问谁呢?除非你的老师也在关中。以前,我们有位前辈的朋友在闭关,他的老师晓得这个徒弟工夫到某一步不行了,正在没有办法的时候,老师已经站在面前,告诉他怎样怎样,讲完走了。除非你有这个福气,有这样的老师,但这种老师很难找啊!

“火候之一动一静”,这个一动一静之间之难,就看到佛家观音法门的“动静二相了然不生”是一步真实工夫!不是讲理论。所以一动一静要极为谨慎。“彻始彻终,宜乎无所不慎。亦犹人君御政,一动一静,自始至终,宜无所不慎。 慎则转亡为存”,谨慎的话,就是快要亡了,又可以复活。“不慎则转存为亡。存亡之绪,从此分矣。”如不小心,则转安为危,就是在一念之间。“此一大事,君臣各有其责”,换一句话说,身体上气脉的关系,同你心念的关系互相影响,心物是一元一体,所以“君臣各有其责”。

“而主之者惟君”,做主的君就是念,在一念之间。“盖臣之听命 于君,犹气之听命于志也。”这一段是用孔孟的话,孟子曰:“志者,气之帅也。”孔子曰:“三军可夺者,帅也;匹夫不可夺者,志也。”就是正心诚意这个道理,要气听命于你的意志走。说气脉动了,哎哟,我做不了主啊,哪有这些鬼话!那是你太糊涂,你不必修道了,因为你让气脉做了主。有些人一打坐,摇呀摇的打神拳,说是花五千块学的。我说你拿五块钱给我,我教你。你只要手合掌一站,念个咒 子,其实咒子都不需要念,只要这样站久了,手就会动起来,你要怎么动就怎么动,叫做打神拳,其实是生理自然的现象。或者你两手伸直一站,站二十分钟不垂下来,他就动了,你不做主,跟他动,以宾为主,就打神拳了。这也要花五千块去学吗?有些人打坐,我反而要他动,因为他身体太坏了,平常不运动,让他这个时候摇摇蛮好。动了一阵,老师,怎么办?啊,可以了,不准动了!其实这个都是多余的,气是听你指挥,所谓“气之听命于志也”的道理。

“心君翼翼,能持其志,则奸声邪色自不得而干之。”所以你心正清明,就算打坐当中看到什么光,什么境界,也都不理,等于你这个皇帝很精明,不论臣下如何,上面都不动。如果你觉得看到菩萨了,那你差不多走到第二号神经去了,所以不要走错了!真修道对一切现象变化都不动。

“若心君骄亢自用,违其常道,则耳目之官,亦以邪佞应之,行事不循轨则矣。”这个高了,我们这个心念,同宇宙本体同根,庄子所谓“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这个心念有如此重要。所以老庄都告诉我们,修道修到心君泰然,自然与天地精神相往来,那就是长生不老之道。若加上宗教,就是修药师佛的补法,补身体的方法,那个方法将来再讨论。

“天心之与人心,同出一原。天心稍或不顺,则天行立刻反常,不特五纬错谬,经星乖戻,已也。即如太阴之晦朔弦望,本有常度,今者当盈反缩,当缩反盈。”太阴就是月亮,月亮升起来了,这个时候的光明,令人不想睡觉。有些人修道到了这个境界,偏要吃安眠药,那又何必去修道!我常常告诉大家,佛家道家做工夫为了要除睡眠,结果却害怕自己失眠!他不知道那个境界并不是失眠。有时候精神旺得几天几夜都不要睡,有时候又想要睡,你赶紧让身体自己(臣)做主,算不定大睡两三天都不动。到了后来,身轻如叶,像一片树叶在空中飘,昼夜长明,当然不需要睡眠了。拜佛的人喜欢点一个长明灯,拼命出钱买油,或者用电点长明灯;当自己的长明灯亮了又害怕起来,偏要吃安眠药。修道本来要修到昼夜长明嘛,人真是奇怪呀!

身心像月亮一样有光明在,如果一念不对,气脉也不对了,该要亮却弄得一点亮光都没有了,所以修道要懂。有时候有些人不是在昏沉,而是在混沌境界,你不要当成昏沉去纠正他,他自己当然不知道,你也不知道。混沌跟昏沉外表差不多,但差别很大。当混沌来的时候,是不要做主的,让它混沌个够!或者是歪在那里打坐,你都不要管,那就是《易经·系辞》所讲“天地氤氲,万物化醇,男女媾精,万物化生”,那不是昏沉。所以说这个就叫做“火候”,你没有智慧,不但看不懂别人,自己到了哪一个境界都搞不清楚,你怎么修呀!?

96

《我说参同契》第28-05讲 你懂得火候吗 这个时候“薄蚀掩冒,凶咎不可胜言矣”。这一节讲火候,修道像月亮盈亏那样,该是朗月当空的时候,你当然睡不着,自己偏要弄得睡着;当你在混沌的时候,你又当成昏沉,然后拿凉水洗脸,拼命把它搞坏。所以修不成啊!这个是“凶咎不可胜言矣”。

“天有执法之星,主刺讥过失,即太微垣中,左执法右执法也。朝廷象之,故立为左右执法之臣,亦主剌过失。然违道之过,不在百官有司,而在台辅。并不在台辅,而在君主自身。”这就是中国政治哲学思想,政治制度是效法天象的运行轨则。如果领导错误,不是一般地方官的事,是宰相错了;也不是宰相错了,是领导人皇帝错了。等于说自己这个心念错了,心念一错则整个错了。

“此万化从心,反本穷源之论也。”道家有句话,“万化由心,天地在手。”是讲性命双修之道,命就是身上的气脉。所以,修道第一还是在自心。

“故曰,执法刺讥,诘过贻主。主心得失,只在一反复间。” 一念之间就转了。“盖惟皇建极,惟民归极。心君能寂然不动,无为以守至正,百体自然从令。”所以你坐在那里,不要用工夫去求一个法,只要自己有股傻劲,禅宗的旁门有一句话:“久坐必有禅。”这一句话也对。不管你有没有禅,我常说,你们要想到外国去弘扬佛法很简单,先练腿,不管有没有道,把两个腿练到坐在那里三天都不起来,嘿!人家就当你有道了。久坐自然有禅,你心中也无别的事啦!真地坐在那里,你纵然打妄想也不敢起来,要表演嘛,没有道也差不多嘛!无为之道,做到“泰然无为”,“守至正,百体自然从令”,气脉自然通了。

“有如北辰居所,而众星自然拱之。故曰,辰极处正,优游任下。心君既端拱神室,百节万神,莫不肃然。”这个“神室”,后世道家指在心窝这里,或者叫中宫,这是有形的。就是要念头沉下来一点,差不多同心窝子相平这个地 方,叫神室,不是心脏,心脏是偏的啊。心君在神室,一念不生,清静,鬼神都听命,是真的!内在的鬼神听命自己内心,外面鬼神也不敢动了。只要两腿一盘,心君凝神,什么鬼呀魔呀你都不要理,都把你莫奈何,碰都不敢碰你。

“犹王者坐明堂,以朝诸侯。四海九州,莫不率服。宁复有出,而梗化害道者。故曰,明堂布政,国无害道。辰极,在天象为紫微垣,即北极所居。在人君,为深宫内寝,晏息之所也。”注意啊这是天文上的明堂。我们看相把印堂这里叫明堂,常说明堂亮不亮等等。有些人明堂很宽,有三个指头那么宽,一定度量宽宏;那个明堂窄的,不要问,脾气又急度量又小。再加上眉毛打结的,一定犯法。有几个同学两眉之间很窄,我说你把它夹宽一点吧!我们骂人常说,你搞什么明堂呀?那个明堂就代表你心里头想些什么,大概这些话还流行的。

“明堂,在天象为天市垣,乃帝星所临”,明堂像是皇帝所住,心念定了,明堂就光明了。“在人君,为朝会之所,通道于九夷八蛮者也。心君所处,内有洞房,外有明堂。” 道家有本书叫《黄庭经》,我们凡夫心脏有七个孔,七窍。 外在叫明堂,心脏的中心就是洞房,所以真正定力够的时候,心脉洞房宁静了,心脏脉不跳动了。

“此章,即治道以明丹道,最为了然”,以政治道理讲修道。“丹道彻始彻终”这六个字要圈起来,“不出天心运用。故君喻天心,臣喻药物”,药就是精、气、神。“文昌台辅,喻三田四象。执法之臣,喻耳目之官。百官有司,喻周身精气。吉者,受炁吉也。”这是《易经》的话。“凶者,防炁凶也。” 一动念气就散。“存喻片时得药,亡喻顷刻丧失。所贵乎御政者,必须外却群邪,内辅真主,心君端拱于辰极,万化归命于明堂,岂非还真之要道乎。”这一段就是修道的根本,下面的附注诸位回去自己看看。

我们今天先说到这里,下一次开始就是练己,筑基,讲修道如何打基础,怎么样叫“百日筑基”。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